神仙 (對冊)

神仙
作者:春澄善繩 都良香
本作品收錄於《本朝文粹

↑ 《本朝文粹

文中都宿禰言道即為都良香。


參議正四位下行式部大輔春澄朝臣善繩問


●問:玉樓金闕,列真之境難窺。紫府黃庭,群仙之遊斯遠。莫不控乘赤鯉,策馭青牛。飛液祕不死之飡,道引傳長生之術。何以,子晉駕鶴,獨稟輕舉之靈;曼都對人,空造誕漫之語。為道之感,備定於自然。將人之勤。求未有所至。骨錄所屬,既迷其方。形相攸存,亦昧其法。且慈心陰德,出自誰談。吐故納新,指為孰說。子養材柳市,振響楊庭。宣不憑虛,終通蹠實。

文章得業生正六位上行播磨大目都宿禰言道對


○對:竊以三壺雲浮七萬里之程分浪,五城霞峙十二樓之構插天。信迺列真之所宅,跡閉不死之區。群仙之所都,路入無人之境。若存若亡,言談杳而易絕,隔視隔聽,耳目寂而罕通。遂使人少麟角,輒比之於繫風;俗多牛毛,妄喻之於捕影。是則井蛙淺智,當受嗤於海虌;夏蟲短慮,終昧辨於冬冰。求諸素論,長生之驗寔繁,訪於玄談,久視之方非一。故得扇南燭之東輝,後元而極,掇絳桑之赬葚,入道之真。姮娥偷藥,奔兔魄於秦清之中;玉女吹蕭,學鳳音於麗譙之上。鶴歸舊里,丁令威之詞可聞;龍迎新儀,陶安公之駕在眼。莫不垂虹帶,拖霓裳,洟唾百川,呼吸萬里。四九三十六天,丹霞之洞高闢。八九七十二室,青巖之石削成。芝英五色,春雨洗而更鮮;松蓋千尋,暮煙扶而彌聳。奇犬吠花,聲流於紅桃之浦;驚虱振葉,香分於紫桂之林。斯皆事光彤編,餘映靡盡。義茂翠簡,遺靄可探。但真途遼夐,奇骨秘而獨傳;妙理希夷,凡材求而不得。雖則手謝可揖,王子晉之事不疑。然而口說斯虛,項曼都之語難信。即驗爨朱兒而練氣,當在天資;向玄牝而取精,非因人力。是故骨錄攸存,好尚分於皮竺;相法既定,表候見於形容。眼光照己,方諸之紫名相傳;手理累人,大極之青文不朽。此類蓋多,罩鄧林而養枝葉。其流彌廣,鼓渤澥而沸波瀾。慈心陰德,聞諸青童之談;吐故納新,著自黃老之術。我后化躪鞭草,聲高吹筠。蔭建木而折若華,御薰風而轡慶雲。勢揜崑岳,蛇身繞而難周;德重蓬山,鱉背負而無力。然望汾陽而接軫,不容髮於帝放勳;嘲曲洛而飛輪,請開口於穆天子。謹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