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祭柳員外文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10

維元和十五年,歲次庚子,正月戊戌朔日,孤子劉禹錫銜哀扶力,謹遣所使黃孟萇具清酌庶羞之奠,敬祭於亡友柳君之靈。嗚呼子厚!我有一言,君其聞否?惟君平昔,聰明絕人。今雖化去,夫豈無物?意君所死,乃形質耳。魂氣何托,聽予哀辭。

嗚呼痛哉!嗟予不天,甫遭閔凶。未離所部,三使來吊。憂我衰病,諭以苦言。情深禮至,款密重複。期以中路,更申願言。途次衡陽,云有柳使。謂復前約,忽承訃書。驚號大叫,如得狂病。良久問故,百哀攻中。涕洟迸落,魂魄震越。伸紙窮竟,得君遺書。絕弦之音,淒愴徹骨。初托遺嗣,知其不孤。末言歸青,從祔先域。凡此數事,職在吾徒。永言素交,索居多遠。鄂渚差近,表臣分深。想其聞訃,必勇於義。已命所使,持書徑行。友道尚終,當必加厚。退之承命,改牧宜陽。亦馳一函,候於便道。勒石垂後,屬於伊人。安平宣英,會有還使。悉已如禮,形於其書。嗚呼子厚!此是何事?朋友凋落,從古所悲,不圖此言,乃為君發,自君失意,沈伏遠郡,近遇國士,方伸眉頭,亦見遺草,恭辭舊府。志氣相感,必逾常倫。顧予負釁,營奉方重。猶冀前路,望君銘旌。古之達人,朋友則服。今有所厭,其禮莫申。朝晡臨後,出就別次。南望桂水,哭我故人。孰云宿草,此慟何極!嗚呼子厚!卿真死矣。終我此生,無相見矣。何人不達,使君終否。何人不老,使君夭死。皇天后土,胡寧忍此。知悲無益,奈恨無已。君之不聞,予心不理。含酸執筆,輒復中止。誓使周六,同於已子。魂兮來思,知我深旨。嗚呼哀哉!尚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