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祭顧書宣先生文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6

嗚呼!大雅蕪塞,不絕如線。公復雲亡,來者何見?古惟哲人,以道相持,降而文學,猶其流支。陸相登韓,道光於唐。程、張、蘇、曾,顯以歐陽。假無二公,二代曷述?群賢繼武,茲塗無閼。余試禮部,實出公門。公嘉余文,或有違言。公謂「斯文,惟某能然。所舉不遂,甘棄一官」。既發其覆,果匪異人。滿堂動容,僕隸同喧。與公朋齒,宿號知音。得以至公,兩無愧心。老親趣餘,歸裝在途。公使來追,斬鞅道隅。余不反顧,懼公見督。公以書來,詞溫意渥。公尋使楚,命余速西。余時腹悲,冬以為期。忽承凶問,帶絰長號。紼枿帷荒,尋駐江皋。余入太學,公實朋試。公既日顯,余每自避。辱公交余,惟恐不親。鈍直可貴,公知獨真。十年三接,違離日遠。誼重心勤,結歡則淺。公之詩篇,已足自壽。在公無悲,獨為世疚。

古稱善人,天地之紀。余所師友,蓋可屈指。大理質行(宛平高公裔),秩宗經術(長洲韓公),侃侃少宰(太原姜公掞),守官不屈。窮在下者,劉、徐二生(言潔、詒孫),經明行修,吾道之楨。後先一紀,壯脆老終。匪余恩私,懼世瞽聾。楚山峛崺,邗水嗚咽。涕泣陳詞,肝腸斷絕。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