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禽經
作者:師曠

舊本題師曠撰。晉張華註。漢、隋、唐諸誌及宋《崇文總目》皆不著錄。其引用自陸佃《埤雅》始,其稱師曠亦自佃始。其稱張華註則見於左圭《百川學海》所刻。考書中鷓鴣一條,稱晉安曰懷南,江左曰逐隱,春秋時安有是地名?其偽不待辯。張華晉人,而註引顧野王《瑞應圖》、任昉《述異記》,乃及見梁代之書,則註之偽亦不待辯。然其中又有偽中之偽。考王楙《野客叢書》,載《埤雅》諸書所引,而楙時之本無之者,如鶴以怨望,鴟以貪顧,雞以睨視,鴨以怒睨,雀以猜懼,燕以狂行,鶯以喜囀,烏以悲啼,鳶以饑鳴,鶴以潔唳,梟以兇叫,鴟以愁嘯,鵝飛則蜮沉,鵙鳴則蚓結,鸛俯鳴則陰,仰鳴則睛,陸生之鳥咮多銳而善啄,水生之鳥咮多圓而善唼,短腳者多伏,長腳者多立,凡數十條。是楙所見者非北宋之本。又楙書中辯鶯遷一條,引《禽經》鶯鳴嚶嚶。辯杜詩白鷗沒浩蕩一條,引《禽經》鳧善沒,鷗善浮。辯葉夢得詞睡起啼鶯語一條,引禽經啼鶯解語,流鶯不解語。今本又無之。馬骕《繹史》全錄此書,而別取《埤雅》、《爾雅翼》所引今本不載者,附錄於末,謂之《古禽經》。今考所載楙已稱《禽經》無其文者凡三條,其餘尚有青鳳謂之鹖,赤鳳謂之鶉,黃鳳謂之焉,肅白鳳謂之肅,紫鳳謂之鷟,鶴愛陰而惡陽,雁愛陽而惡陰,鶴老則聲下而不能高,近而不能尞,旋目其名睘,方目其名厷,交目其名鳽,鳥之小而鷙者皆曰隼,大而鷙者皆曰鳩,烏鳴啞啞,鸞鳴噰々,鳳鳴喈喈,凰鳴啾啾,雉鳴嘒嘒,雞鳴咿咿,鶯鳴嚶嚶,鵲鳴唶唶,鴨鳴呷呷,鵠鳴哠々,鵙鳴具々,卻近翠者皆步,卻近蒲者能擲,朱鳶不攫肉,朱鷺不吞鯹,摯好風,鸍好雨,鹴好霜,鷺好露,陸鳥曰棲,水鳥曰宿,獨鳥曰止,眾鳥曰集,鵝見異類差翅鳴,雞見同類拊翼鳴,鵻上無尋,鷚上無常,雉上有丈,鷃上有赤,暮鳩鳴即小雨,朝鳶鳴則大風,鹯鹯之信不如鷹,周周之智不如鴻,淘河在岸則魚沒,沸河在岸則魚湧,雕以周之,鷲以就之,鷹以膺之,鶻以搰之,隼以伊之,鴻雁愛力,遇風迅舉,孔雀愛毛,遇雨高止,雁曰翁,雞曰{沙鳥},鶉曰鷹,鷹不擊伏,鶻不擊姙,一鳥曰佳,二鳥曰雔,三鳥曰朋,四鳥曰乘,五鳥曰鳸,六鳥曰鶂,七鳥曰鳥,八鳥曰鸞,九鳥曰鳩,十鳥曰{章鳥},拙者莫如鳩,巧者莫如鶻,鵲見蛇則噪而賁,孔見蛇則宛而躍,山禽之咮多短,水禽之咮多長,山離之尾多修,水禽之尾多促,衡為雀,虛為燕,火為鷮,亢為鶴,鸛生三子一為鶴,鳩生三子一為鶚,鷹好峙,隼好翔,鳧好沒,鷗好浮,乾車斷舌則坐歌,孔雀拍尾則立舞,人勝之也,鸞入夜而歌,鳳入朝而舞,天勝之也,霜傅強枝,鳥以武生者少,雪封枯原,鳥以文死者多,雀交不一,雉交不再,冠鳥性勇,帶鳥性仁,纓鳥性樂,鴺鳥不登山,鶮鳥不踏土諸條。其中有兩條為楙所摘引,餘亦不雲無其文。則今所見者,又非楙所見之本矣。觀雕以周之諸語,全類《字說》,疑即傳王氏學者所偽作,故陸佃取之。此本為左圭《百川學海》所載,則其偽當在。南宋之末,流傳巳數百年。文士往往引用。姑存備考,固亦無不可也。(文淵閣四庫全書提要)

子野曰:「鳥之屬,三百六十,鳳為之長。」故始於此。鳳者,羽族之長。

鳳雄凰雌。鳳,鴻前,麟後,蛇首,魚尾,龍紋,龜身,燕頷,雞喙,駢翼。首載德,頂揭義,背負仁,心抱忠,翼夾信,足履正。小音鐘,大音鼓。不啄生草,五采備舉。飛,則群鳥從。出,則王政平,國有道。

亦曰瑞鶠。景純註《爾雅》云:「瑞應,鳥也。雞頭,蛇頸,燕頷,龜背,魚尾,五彩色,高六尺許。出,為王者之嘉瑞。」《孝經》援神契曰:「王者,王者德及鳥獸,則鳳鳥翔。」

亦曰鸑鷟。鳳之小者,曰鸑鷟。五彩之文,三歲始備也。

羽族之君長也,鸞瑞鳥。鸞者,鳳鳥之亞。始生類鳳。久則五彩變易,故字從變。省禮鬥威儀曰:天下太平安寧,則見。其音如鈴,巒巒然也。周之文物,大備法車之上,綴以大鈴,如鸞之聲也,後改為鑾。

一曰雞趣。顧野王《符瑞圖》曰:「雞趣,王者有德,則見。首翼赤,曰丹鳳;青,曰羽翔;白,曰化翼;玄,曰陰翥;黃,曰土符。別五彩,而為名也。」

鳳翥鸞舉,百羽從之。鸞鳳翔止,百鳥皆從也,以類化。

鳳靡鸞吪,百鳥瘞之。鳳死,曰靡。鸞死,曰吪。禽鳥啄土,以瘞藏之。

慈烏反哺。慈烏曰孝鳥,長則反哺其母,大嘴鳥否。

白脰烏不祥。烏之白脰者,西南人謂之鬼雀。鳴,則兇咎。

巨喙烏善警。鳥之巨觜者,善避矰弋彈射。曰善警。

哀烏吟夜。烏之失雄雌,則夜啼。

鷙鳥之善搏者,曰鶚。鶚大,人見而悚愕也。

竊玄曰雕。色淺黑而大者,其羽能落鳥毛也。

鴘曰鵕。鷹色蒼黃,謂之鴘。《廣雅》曰:「鴘鷹二歲,色也。鷹生二歲,始擊也。」

骨曰鶻,瞭曰鷂。能遠視也。瞭目,明白音了。

𪄡曰鹯。展風也。向風搖翅,其回迅疾。狀類雞。色青、搏燕鸴食之。《左傳》云:「若鷹鹯之逐鳥雀。」

奪曰鵽。如鹯,而小者。其脰上下亦取鳥雀,如攘奪也。

王鴡,鴡鳩,魚鷹也。《毛詩》曰:「王鴡,摯而有別,多子。」江表人呼以為魚鷹。雌雄相愛,不同居處。詩之《國風》,始《關睢》也。

亦曰白鹥。鹥之色白者。

亦曰白鷢。狀如鷹,尾上白也。

雉介,鳥也。善搏鬥也。

亦曰鳩。《爾雅》曰:「雉絕有力奮。」

五彩備,曰翬。《爾雅》曰:「伊洛而南,素質,五采皆備。成章,曰翚。江淮而南,青質,五采皆備,成章,曰鷂。言其毛色光輝也。《周禮》後,六服一,曰翚衣。取其雉性介而守,以比後德也。

亦曰夏翟。《書》曰羽畎。夏翟雉尾至夏,則光鮮也。

亦曰鷂雉。青質,五采,解見上註。

朱黃曰鷩雉。背毛黃,腹毛赤,頸毛綠而鮮明。《周禮》鷩冕,取此。

白曰鵫雉。江東呼曰白雉。

玄曰海雉。羽色純黑,亦善鬥。生海中山島上。

首有彩毛,曰山雞。山雉,長尾,尤珍獲之。林木之森郁者,不入,恐觸其尾也。雨,則避於巖石之下,恐濡濕也。久雨,亦不出而求食,死者甚眾。

頸有彩囊曰避株。雉屬,出華嶽及盛山中,晴旸則頸出彩色作囊。遇樹木,則避之。故曰避株。任昉曰,亦名吐綬鳥。

背有采羽曰翡翠。狀如鵁鶄,而色正碧,鮮縟可愛。飲啄於澄瀾洄淵之側。尤惜其羽,日濯於水中。今王公之家以為婦人首飾。其羽值千金。

腹有采文曰錦雞。狀如鳩鴿,膺前五色如孔雀羽。出南詔越山中,歲采捕之,為王冠服之飾。

鸤鳩、戴勝,布谷也。揚雄曰:「鸤鳩、戴勝生樹穴中,不巢生。」《爾雅》曰:「皂鴔,戴鵀。」鵀即首上勝也。頭上尾起,故曰戴勝。而農事方起,此鳥飛鳴於桑間,雲五谷可布種也,故曰布谷。《月令》曰:「戴勝降於桑,一名桑鳩,仲春鷹所化也。」

亦曰鴶鵴。鳴自呼。

亦曰獲谷。江東呼為獲谷。(見揚雄《方言》)

春耕候也,云此鳥鳴時,耕事方作,農人以為候。

倉鹒,黧黃,黃鳥也。今謂之黃鶯、黃鸝是也。野民曰黃栗留。語聲轉耳,其色黧而黃,故名黧黃。《詩》云:「黃鳥,以色呼也。」

亦曰楚雀,北人呼為楚雀。

亦曰商庚,夏蠶候也。雲此鳥鳴時蠶事方興,蠶婦以為候。對上文也。

雞鸴惡其類。雞與山鵲惡其類,相值則搏。鸴,狀類鵲,長尾,丹嘴。

鴛鴦、玄鳥愛其類。鴛鴦,匹鳥也。玄鳥,燕也。二鳥朝倚暮偶,愛其類也。

鳱,以水言,自北而南。鳱音雁,隋陽鳥也。冬適南方,集於江幹之上。故字從幹。

斥,以山言,自南而北,斥亦音雁.中春寒盡,雁始北向。燕代尚寒,猶集於山陸岸谷之間,故字從厈。(註:斥字應作[厈鳥])

鶴,以聲交而孕。雄鳴上風,雌承下風,而孕。

鵲以音感而孕。鵲.乾鵲也,上下飛鳴則孕。

白鹢相眡而孕。雄雌相視而孕。

鵁鶄睛交而孕。狀類鳧而足高,相視,而睛不眩轉,孕而生雛。

鸐,巂周,子規也。啼必北嚮。《爾雅》曰:「巂周,甌越間曰怨鳥。夜啼達旦,血漬草木,凡鳴皆北向也。」

江介曰子規,啼苦則倒懸於樹,自呼曰謝豹。

蜀右曰杜宇。望帝杜宇者,蓋天精也。李廣《蜀誌》曰:「望帝稱王於蜀時,荊州有一人化從井中出,名曰鱉靈。於楚身死,屍反泝流上至汶山之陽,忽復生,乃見望帝,立以為相。其後巫山龍鬥,壅江不流,蜀民墊溺,鱉靈乃鑿巫山,開三峽,降邱宅,土民得陸居。蜀人住江南,羌住城北,始立於柵,周三十裏。令鱉靈為刺史,號曰西州。後數歲,望帝以其功高,禪位於鱉靈,號曰開明氏。望帝修道處西山,而隱化為杜鵑鳥,或雲化為杜宇鳥,亦曰子規鳥。至春則啼,聞者淒側。

隋陽,越雉,鷓鴣也。飛必南翥。《廣誌》云:「鷓鴣似雌雉飛,但徂南不北也。」

晉安曰懷南。《異物記》云:「鷓鴣」白黑成文,其鳴自呼,象小雉,其誌懷南不北徂也。江左曰逐穩。《古今註》曰:「南方有鳥名鷓鴣,向南飛,畏霜露,早與暮稀出。有時夜棲則以樹葉覆其背,燕人亦不知有此鳥也。」

鹖,毅鳥也,毅不知死。狀類雞,首有冠,性敢於鬥,死猶不置,是不知死也。《左傳》:鹖冠,武土戴之,象其勇也。

鷗,信鳥也。信不知用。鷗,水鳥,如鸧鹒而小,隨潮而翔,迎浪蔽日,曰信鷗。鷗之別類群鳴,喈喈優優,隨大小潮來也。食小魚、蝦蝡之屬.雖潮至則翔,水向以為信,反為鷙鳥所擊,是知信,而不知所以自害也。

鷸有文而貪。鷸,狀類鷰,紺色,錯出有文色。水際伺蚌出,啄而食之,反為蚌所持,死水中。不知所食以為害。《左傳》曰:「好聚鷸冠是也。」

鳶不擊而貪。鳶,鴟也。不善搏擊,貪於攫肉也。《詩》曰:「鳶飛戾天。」鮑照曰:「寒鴟嚇雛。」

鵜志在水。鵜鶘,水鳥也。似鶚,而大喙。長尺余,頷下有胡如大囊,受數升。湖中取水以聚群魚,候其竭涸,奄取食之。一名淘河。《詩》曰:「維鵜在粱,誌在水也。」

鴷志在木。《爾雅》曰:「鴷,斵木鳥,巢木中。嘴如錐,長數寸。常斵樹,食蠹蟲。喙振木,蟲皆動也。」

鳩拙而安。鳩。鸤鳩也。《方言》云:「蜀謂之拙鳥,不善營巢,取鳥巢居之,雖拙而安處也。雄呼晴,雌鳴陰。」

鷦巧而危。鷦眇,桃雀也。狀類黃雀而小,燕人謂之巧婦,亦謂之女匠。江東人呼為蘆虎。喙尖,取茅秀為巢。刾以縑麻,若紡績為巢。或一房,或二房,懸於蒲葦之上,枝折巢敗。巧而知所托。

鳧鶩之雜。鳧鶩,鴨屬,色不純正,故曰雜矣。

鷴鷺之潔。白鷴,似山雞而色白,行止閑暇。

鶗鳺鳴而草衰。《爾雅》謂之鵙。鵙伯勞也。狀似鶷葛而大。《左傳》謂之伯趙。《方言》曰:「孤雞鳴則草衰。」

澤雉啼而麥齊。澤雉如商庚,春季之月始鳴。麥平隴也。

風翔則風。風禽,鳶類。越人謂之風伯,飛翔,則天大風。

雨舞則雨。一足鳥,一名商羊。字統曰:「商羊」。一名雨天,將雨則飛鳴。孔子辯之子齊庭也。

霜蜚則霜。鹔鹴,鳥名,其羽可為裘,以辟寒。鹔鹴飛,則隕霜。

露翥則露。露禽,鶴也。子野鼓琴,玄鶴來舞。露下,則鶴鳴也。鶴之馴養於家庭者,飲露則飛去。

林鳥朝嘲。林鳥朝之將翔也,聚而噍啁。

水鳥夜嘢,山鳥巖棲。山巖之鳥,多不巢。

原鳥地處。阿鳥之屬是。

靈鵲兆喜。鵲噪則喜生。

恠鵩塞耳。一名休鹠。《廣雅》曰:「江東呼為怪鳥,聞之多禍,人惡之,掩塞耳矣。」

鴽鶉野則義,豢則搏。《月令》曰:「田鼠化鴽。關東謂之鶉,蜀隴謂之循。在田得食鳴相呼,夜則群飛。晝則草伏。馴養之以見食相搏鬥也。

水鶩澤則群,擾則逐。鶩,野鴨也。飛止大澤之中,群處。既豢,擾之惡其族類,而相逼逐也。

鸚鵡摩背而瘖。鸚鵡出隴西,能言鳥也。人以手撫拭其背,則喑啞矣。

鴝鵒剔舌而語。《山海經》謂之者鵒,今人育其雛,以竹刀剔舌本,教之言語。謝尚能做鴝鵒舞。

扶老強力。《古今註》云:「扶老,禿鹙也。狀如鶴,大者高七、八尺,善與人鬥,好啖蛇脯。羞食之,益人氣力,走及奔馬也。」-

鹡鸰友悌,雀屬也。《爾雅》曰:「鹡鸰雍渠。」《毛詩》曰:「水鳥也,大雀高尺,尖尾,長喙,頸黑青灰色,腹下正白。飛則鳴,行則搖。」又曰「脊令」。《詩》曰:「脊令在原,兄弟急難。鹡鸰共母者,飛鳴不相離。」詩人取以喻兄弟相友之道也。

采寮雍雍,鴻儀鷺序。鴻雁屬,大曰鴻,小曰雁,飛有行列也。鷺,白鷺也,小不逾大,飛有次序,有百官縉紳之象。詩以振鷺比百寮,雍容喻朝美。《易》曰:「鴻漸於幹於磐,聖人皆以鴻鷺之群擬官師也。」

鷃雀啁啁,下齊眾庶。鷃,籬鷃也,雀屬,眾人之象言多也。

鷯鶉,雄鶛牝庳。鷯,雀也,鶉也,二鳥皆雄者足高,雌者足短。

鳩鵽,雌前雄後。鳩,鸤鳩也,鵽大如鴿生。關西,為鳥憨急。二鳥雌飛則隨,雌止則止,雌常在前也。

鷇將生,子呼母應。鳥伏卵將成,子鳴於鷇,母應之。

雛既生,母呼子應。鳥即雛,母呼則子應之。

班鳩辨鵴。班,次序也。凡哺子,朝從上下,暮從下上。他鳥皆否。

梟鴟害母。梟在巢,母哺之。羽翼成,啄母目,翔去也。

舒雁鳴前後和。舒雁飛成行也。雌前呼,雄後應也。

群棲獨警。夜棲川澤中,千百為群,有一雁不瞑.以警眾也。

覆卵,則鸛入水。鸛,水鳥也。伏卵時,數入水,冷則不毈,取礜石周卵以助暖氣。故方術家以鸛巢中礜石為真物也。

鵝,月逆月。伏卵則向月,取其氣助卵也。

宵鳸司夜,行鳸主晝;雄翼掩左,雌羽掩右。《爾雅》曰:「鳥雌雄不可別者,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

物食長喙。食物之生者,皆長喙,水鳥之屬也。

谷食短咮。鳥食五谷者,喙皆短。

搏則利觜。鳥善搏鬥者利觜。

鳴則引吭。善啼鳴,頸長也。

毛協四時。春則毛弱,夏則稀少而改易,秋則刷理,冬則更生細毛自溫。

色合五方。倉鷹之屬以象東方木行,朱鳥之屬以象南方火行,黃鳥之屬應土行,以象西方金行,玄鳥之屬以象北方水行。

羽物變化轉時令。仲春之節,鷹化為鳩。季春之節,田鼠化為鴽。仲秋之節,鳩復化鷹。季秋之節,雀人大水,化為蛤。孟冬之節,雉入水化為蜃。《淮南子》曰:「鱉化為鶉,鶉化為鹯,鹯化為布谷,布谷復為鷂。順節令以變形也。

乾道始終,以成物性。生物者,乾之始;成物者,乾之終。隨時變化,成就萬物之性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