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六

卷第九十五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九十六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七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九十六

玉堂嘉話卷之四

榖梁子曰獨隂不生獨陽不生獨天不生陽也隂也

天也三者合然後生

天極謂南北極天之樞紐常不動處譬則車之軸也

河圖言崑崙者地之中也下有八柱互相牽制名山

大川孔穴相通素問曰天不足西北地不滿東南注

云中原地形西北髙東南下今百川滿湊東之滄海

則東西南北髙下可知或問邵子曰天何依乎曰依

乎地地何附曰附乎天天地何所依附曰自相依附

天依形地附氣其形也有涯其氣也無涯但天之形

圎如弹丸朝夜運轉其南北两端後高前下乃其樞

軸不動之處其運轉者亦無形質但如勁風旋之當

晝則自左旋而向右向夕則自前降而歸後當夜則

自右轉而後左將旦則自後升而趍前旋轉無窮升

降不息是爲天體而實非有體也地則氣之查滓聚

成形質者但以其束於勁風旋轉之中故得以兀然

浮空甚乆而不墜耳黄帝問於岐伯曰地有憑乎岐

伯曰大氣舉之亦謂此也曰九重則自地之外氣之

旋轉益逺益大益清剛䆒陽之數而至於九則極清

極剛則無復有涯矣豈有營度而造化之者先以斡

維繫於一處而後以軸加之以柱承之而後天地乃

定位矣

許魯齋云古人看漢書皆有傳授不然有難曉者豈

律暦天文之謂乎

鹿庵先生江南平告天地文伏以時逢䘮亂岳瀆分

𭛌運属休明乾坤一統睠靖康之餘孽據江表以偷

生依阻山谿動摇戈甲不修嵗幣乆𧇊事大之儀留

止行人永絶親隣之好既興師而問罪即列陳而長

駈戈舡浮鄂渚之波鐵馬渡松関之險方知力屈始

悔前非遂奉表以求哀願納地而入覲宋主某巳於

某月日来至闕下其江南郡縣人民巳委官撫治了

當是皆上帝垂祐靈祇降祥𣣔康功普𬒳於黔𥠖故

盛事施及於冲眇尚祈昭監永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休嘉

告太廟文伏以踐祚守文雖奉巳成之業繼志述事

敢忘未集之勲眷靖康亡滅之餘擅呉㑹膏SKchar之壤

依憑江險壅隔皇風累興問罪之師猶守執迷之意

逮戈舡飛渡列明土崩始悟前非方圖改過遂稱臣

而奉表願納地以歸朝宋主某巳於某月日来至闕

下其江南郡縣人民巳委官撫治了當朔雪炎風盡

書𮜿混同之地商孫夏裔皆烝甞助祭之臣顧冲眇

以何功實祖宗之餘廕尚祈昭監永錫休嘉瀛國公

制辝

時逢屯否岳瀆分疆運值休明乾坤一統眷靖康之

餘裔擅呉㑹之奥區逺隔華風乆睽鄰好我國家誕

膺景命奄有多方炎風朔雪之郷盡修職貢(⿱艹石)木虞

淵之地靡不來庭罄六合以混同豈一方而獨異用

慰徯蘇之望爰興問罪之師戈舡飛渡而天塹無憑

鐵馬長駈而松關失險末主趙某乃能察人心之向

背識天道之推移正大姦悞國之誅斥羣小浮海之

議决謀宫禁送欵軍門奉章奏以祈哀率親族而入

覲是用昭示大信度越彛章位諸台輔之尊爵以上

公之貴可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司徒瀛國公主者施

凉威肅酒與甘張沙是燉煌𤓰晉昌徒單侍講括

至元六年行用元寳鈔止七十餘萬錠予時為御史

曾照刷提舉司文按故知

至元七年天下軍民并折居緫二百三十二万户

天干地支天有五隂五陽為十幹地有六柔六剛為

十二支

九州地𠭇數後漢郡國志注九州之地凡二千四百

三十万八千二十四頃定墾者九百二十万八千二

十四頃不墾者一千五百万二千頃

哲宗孟后元祐七年太皇太后以六禮儀制聘入宫

   奉迎使  發䇿使  告期使

   納成使  納𠮷使  納采使

皆以僕射左右丞攝太尉使

六帖説白樂天作𩔖書名六帖通典選舉門載唐制

開元中行課試之法帖經者所以習經掩其两端中

間微開一行裁𥿄爲帖凡帖三字隨時増損可否不

一或得四得五得六者為通此六帖之名所從起也

六帖云者取中帖之數以名其書期於必中選也

鹿庵命擬復立按察司手詔以一身之微惟萬事之

綂不遑夙夜常切憂勤顧七道之提刑擴六條而從

事近因省革偶值停閑然非違稽緩之愆縱令弗問

恐伺便譸張之者為害滋深仍轉側以詳思非監

而罔益據所在按察司照依巳降條畫依舊設立施

行於戯鷹隼當搏擊之任不與護恐爲反傷琴瑟旣

更張之餘識大軆乃為稱軄

樂天毎作歌詩成須令其家老嫗聽讀能通解其㫖

意辭爲之定軆此無他不過通俗近人情而已特表

而出之且為艱澁無謂之戒西溪云

減江南冗貟詔草諭江淮軍民等

夫張官置吏本以為民非擾民也

朕自混一江淮于今五年憂恤元元之心不遑夙夜

期於撫定安集以承上天全付所覆之意比聞陳奏

不圗設立之際官冗人濫重致煩擾念之憫然罔副

朕志今者上自行省宣慰司下及緫府州縣官酌量

輕重去處一切冗濫凡有擾於民者盡行革去尔其

各安恒業永底而生旣清舊染之風共樂惟新之治

其有作姧犯科佀前不應者已敕

行御史臺紏察

中書省究治外咨尔𥠖庶軆予至懷

正大七年毫州節使趙庭王詔别有擢用其子贄時

爲省知除揉旣定省公問以召之之意贄曰以嫌疑

故特回避旣而公拜禮部尚書贄入賀

予嬰年見神川劉先生三蘇交讀不去手因問於先

大夫曰古人有言蘇文熟啖羊肉蘇女生啜菜𡙡豈

此之謂也

宋未下時江南謡云江南(⿱艹石)破百鴈來過當時莫喻

其意及宋亡蓋知指丞相百顔也夫熒惑之精下散

而爲童謡不尓何先事如此

宋真宗東封升中圖嶽頂有五色雲山下環衛以甲

金道陵元㑹圖及郊天儀仗圖郊天圓丘圖曽聞某

說當時掌礼者房千里中外幾用人三万未知方

澤制度與此何(⿱艹石)

唐張說家藏明皇開元𥘉東封圖有說

宋范石湖𭣄轡録記興陵見宋使儀衛戍子干入見

循東西御廊北行廊幾二百間廊分三節毎節一門

將至宫城廊即東轉又百許間其西亦然亦有三出

門中馳道甚闊两傍有溝上植栁廊脊皆以青琉璃

瓦覆宫闕門户即純用之北即端門十一間曰應天

之門下開五門两挾有樓如左右昇龍之制東西西

角樓端門内有左右翔龍門日華月華門前殿曰大

安殿使人自左掖門入北循大安殿東廊入敷德門

東北行直東有殿宇門曰東宫直北面南列三門中

曰書英是故夀康殿母后所居西曰㑹通門自會通

北入承明門又北則昭慶門東則集禧門尚書省在

門外東西則左右嘉㑹門二有樓即大安殿後門之

後至幕次黒布拂廬待班有頃入宣明門即常朝後

殿門也門内庭中列衞士二百許人貼金𩀱鳯幞頭

團花紅錦衫散手立入仁政隔門至仁政殿下團鳯

大花氊可半庭殿两傍有朶殿朶殿上两髙樓曰東

西上閤門两廊悉有簾幕中有甲士東西御廊循簷

各列甲士東立者紅茸甲金纒竿槍黃旗畫青龍西

立者碧茸甲金SKchar2竿槍白旗𦘕黃龍至殿下皆然惟

立於門下者皂𫀆持弓矢殿两階𮦀列儀物幢節之

属如道家醮壇威儀之𩔖使人由殿下東行上東階

却轉南繇露臺北行入殿閾謂之欄子金主幞頭紅

𫀆玉帶坐七寳榻皆有龍水大屏風四壁帟幕皆紅

繡龍拱斗皆有繡衣两楹間各有大出香金獅蠻地

鋪礼佛毯可一殿两傍玉帯金魚或金帯者十四五

人相對列立遥望前後殿屋崛起甚多制度不經工

巧無遺力煬王亮始營此都規摹出於孔彦舟投民

夫八十万兵夫四十萬作治數年死者不可勝計

和宋書皇云眷命   大䝉古國

皇帝致書于南宋皇帝爰自平金之後蜀漢荆揚挐

兵㡬三十年交聘非一卒無成約比者川蜀擣虗荆

湖批亢生靈有塗炭之苦戰士有𭧂露之勞朕甚憫

焉是以即位之始首議寢兵用示同仁以彰兼愛期

於休息元元馬天下共饗有生之樂而巳且南交廣

而西巴蜀北長江而東滄海分兵守險彼所恃以爲

國者也今戰艦万艘既渡江以扼海鐡𮪍千群復踰

廣而出蜀四塞無結草之禦六軍有破竹之威人所

共知不必徧舉於此時也非不能掎角長駈水陸並

進秋風虎旅指揮着浙江之潮春露䲔柸談𥬇挹呉

山之翠蓋以佳兵不祥素所不喜守位以仁今之本

心又况靖康南北釁端𥘉無盤錯大故非如女直西

夏惡積𬽦𭰹而不可解者也徃者彼巳勝負之事徃

來曲直之辝各有攸當置而勿論自今作始咸取一

新故先之以信使申之以忱辝告寳位之𥘉登明朕

心之已定准親王上宰能報聘之一來則保國樂天

必仁智之两得苟盡事大之禮自有歳寒之盟(⿱艹石)

憂大位之難継慮詭道之多方坐令失圗自甘絶弃

則請修浚城池増益戈甲以待秣馬利兵㑹當大舉

論天時則炎瘴一無畏憚論地險則江海皆所習知

必也窮兵極討一决存亡而後巳力之所至天其識

之禍自彼挑此無可慊在我者至誠可保在彼者聽

所擇焉母循前例止作虚文時薦清和善綏福履不

宣白庚申年四月七日開平府行

李翰林欽叔一日與杜仲良在茶肆中有司召公甚

急公曰無佗多是要撰文字渠留此勿去少當即來

已而果至曰爲戒論百官草詔適當茟者應奉程天

翼程𥘉入供職有猝不易稱者公遂立草五百餘字

𠃔恊事冝甚称上意其辝曰朕新即大位肇親万機

國事寔爲未明政統猶懼多闕尚頼尔文武多士内

外庶寮上下同心始終戮力以副遺大投艱之託共

成興滯補廢之功然而養資考者毎務於因循啫閑

逸者或託於疾病因之積弊習以成風事至於斯朕

將何賴蓋甞𭰹惟百姓勤勞之意尚能不忘累聖𣷉

養之仁服田力穡而以給租庸輓栗飛蒭而不憚征

繕况尔等世𭙶髙爵身享厚恩夫有國乃可以有家

而爲臣亦猶爲子未有國不安而家可保必湏臣竭

力而君以寕加之事属方殷時丁多故舊彊待平恢

復強敵期于削平正當經營之秋難行姑息之政朕

既夙宵軫念庻幾弘業以昭功尔其朝夕在公豈冝

翫歳而愒日夫湯刑以儆具位周典以正百官兹出

話言以爲明訓掌刑者有法可奉母使有𡨚抑之情

典選者有格可修毋妄求䟽駮之節錢糓當審知取

予母吝千出納之間臺諌當指陳是非毋渉于細碎

之事司農以敦本察吏不可苟且而曠聀司牧民以

扶弱抑強不可聚歛而營𥝠計至于大而分閫小而

掌兵固當志殄㓂讎日闢土宇受朝廷之託必思報

國念功臣之後常恐辱先又豈可平居或冐于糗糧

臨事或生于畏懼視郡縣之官妄分于彼此後部伍

之卒不計于公𥝠凡有我官所當共戒其敬遵于邦

憲務恪慎于官箴享冨貴于當年垂功名于身後且

賞罰期于信必而功罪貴乎正明兹誠前代之良規

亦我祖宗之巳事今當仰法要在决行於戯任賢使

能周室果聞乎興復綜名核實漢家遂至于肅清公

勤者賞不敢𥝠弛慢者刑兹無赦各勤尔聀明聽朕

言故兹詔示想冝知悉

      賜國用安鐵劵文

皇帝(⿱艹石)白咨尔内族英烈戡難保節忠臣儀同三司

都元帥兼平章政兖王完顔用安大邦維屏古有格

言王府藏勳賞存舊典卿台階孕秀海岳儲靈天賦

忠貞性資明敏𥘉爲兒戯營壘巳成長學神機風雲

暗曉方將提挈義旅勤勞主家服金革以不辝冐矢

石而有勇頃遭逢於多壘偶䧟没於他邦而能臨事

見機去僞從正変疾風雨謀先SKchar神一舉而患難殄

殱不時而州縣㫮復聽聞如此歎曯乆之朕方緫攬

英雄興建功業躰天地含弘之德厚君臣終始之恩

胙尔以諸王之封寵尔以上公之位氏族巳書于玉

牒勲業復紀於太常同三司之威儀建大將之旗皷

蓋欲宥及于十丗何嫌恩積于一門泰山黃河永及

尔裔皇天后土實聞斯言肆申白馬之盟庸示丹晝

之約嗚呼謂予不信鍳詩人曒日之辝弗與同心如

文公白水之誓尚奉非常之渥以保無疆之休此是

左丞李實之子介然所作時爲翰林修撰

鹿庵云丗稱米南宫者言禮部也自唐巳來見稱或

云指太常也米芾甞爲太常官

宋高宋善書學擇諸王命史彌逺教之視可者以繼

統孝宗其一也髙宗因出秘府蘭亭使之各書五百

本以試其能孝宗不旬日臨七百本以進

司馬公注古文孝經首章作仲尼閑居曾子待坐廣

揚名篇於故治可移於官後有閨門之内具禮矣乎

嚴父嚴兄之辝

續夷堅志載廣府某官苦蛇毒取雄黃貯紗囊中掛

四壁間既而承塵上日流黒汁視之有巨虵一衆虵

十數皆腐潰而死自是府舎清安絶無毒物蟠蟄

鹿庵云青詞主意不過謝罪攘災保佑平安而巳宋

史王安石傳論安石謂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

言不足恤雖少正夘言偽而辯行僻而堅王莾以六

經文姦言不是過也

東坡論浩然之氣在身爲氣見於行事爲節合而言

之爲道故剛而不餒

歐陽公云韓愈不𫉬用於丗脩用於出而不盡

青陽夢炎説春秋書春王正月本無𭰹意周雖建子

其紀年實用夏正觀𡺳國風爲可見矣只爲左氏書

周正月故後人說謂以夏時冠周月又謂公榖雖迂

逺義理最明左氏尚文辝却差了義理

許魯齋說班固作古今人表分九等恐昔人心術行

事不易知也如孔子称四科言語宰我子貢至哀公

問社食稲衣錦曰安皆爲失對称管仲之噐小哉而

曰如其仁如其仁伊尹謂不以尭舜之道事君治民

是賊君民也而佐湯伐桀其前後不同如此又云聞

𫉬玉山賊首害陳宣慰祐者斬楊州市予即曰君陳

為善之心不冝罹此今(⿱艹石)是命也如果得其賊天理

為不泯矣魯齋為肯首

栁文五就桀賛序云伊尹聖人也不夏商乎心心乎

生民而巳曰孰能由吾言由吾言爲尭舜而吾生人

堯舜人矣退而思曰湯誠仁其功遲桀誠不仁朝吾

從而暮及於天下可也於是就桀至於卒不可乃相

湯伐桀俾湯爲尭舜而人爲堯舜之人吾所以見伊

尹急生人之大

唐會要貞觀十四年陜州刺史房仁𥙿奏臣所管界

内正月九日河變清者首尾三百余里京房云河水

清天下平宋少卿云所清處天地之氣上下澄徹故

清亦如霜降水潦収而清也弘道又説文與可送東

坡通判杭州詩云北客(⿱艹石)來休問事西湖雖好莫吟

詩坡𥘉以爲常及遭事乃知與可爲知㡬

相如傳云倒景者謂人在天上下視日月故曰倒景

課税所立於

合罕皇帝即位之元年

諺云平生避車不逺一舎

李受益說宋人文廟位次列子思於孟子上

徳州城壁壍髙深城門内起直城前障掩蔽内外左

右慢道其尾相属俗傳云皆顔魯公制也

宋校正礼部韵說卄■字本音入今人作二十字用

卅 字本音鈒字今人亦作三十字用

近杭州遺火焼五萬餘家延及御史臺少府監燼焉

至秘書監救得免有人作賦一聮云公道不行臺遂

焚於御史斯文未喪省僅存於秘書

觀顔魯公忠義堂等帖偶悟公書勁面潤蓋筆善轉

面韻勝故也

何叅政繼先說大名宣極司叅議烏古論貞區處事

機甚有决斷時奉

朝旨死囚呈省待報其餘邊関雜犯皆從便處决時

圍李璮於濟南人心中外不安烏議一切重刑欲皆

戮之使由子明巳下皆以違制不從烏與左丞濶子

清謀曰璮賊未下魏爲西鄰不便冝從事無以震讋

衆庻竟戮之市人称臨事知權變云貞字正卿小字

四和馬前朝近侍局大使

晦翁明道論性説

生之謂性止生之謂也

天之付與萬物者謂之命物之禀受於天者謂之性

然天命流行必二氣五行交感凝聚然後能生物也

性命形而上者也氣則形而下者也形而上者一理

混然無有不善形而下者則紛紜雜糅善𢙣有所分

矣故人物既生則即此所禀以生之氣而天命之性

存焉此程子所以發明告子生之説而以性即氣氣

即性者言之也

皆水也止各自出

此又以水之清濁譬之水之清者性之善也流至海

而不汚者氣禀情明自㓜而善聖人陸之而全其天

者也流未逺而巳濁者氣禀偏駁之甚自糿而𢙣者

也流既逺而方濁濁者長而見異物而迁焉失其赤

子之心者也濁有多少氣之昏明纯驗有淺深不可

以濁者不爲水𢙣亦不可不謂之性也然則人雖爲

氣所昏流於不善而性未甞不在其中故人不可以

不加澄治之功惟能學以勝氣則知此性渾然初未

嘗壞所謂元初水也東城云昔之爲性論者孟子以

爲善而荀子以爲𢙣楊子以爲善𢙣混而韓愈氏又

取夫三子之説而折之以孔子之論離性以爲三品

曰中人可以上下而上智與下愚不移言孔子之所

謂中人可以上下而上智與下愚不移者是論其材

也而至於言性則未甞断其善𢙣曰性相近也習相

遠也而巳

晦翁象刑説周穆王五刑皆贖復舜之舊不察舜之

贖初不上及五刑而穆王之法亦必疑而後贖穆王

之事以予料之殆必由其廵遊無度財匱民勞至其

末年無可爲計乃特爲此一切權宜之術以自豐而

又託於輕刑之說以違道以干譽耳

鹿庵問惲匡衡爲相何如對曰學術有餘忠蹇不足

先生爲然

陳希夷甞有詩云我見世人𢗅箇箇忙如火忙者不

爲身爲身忙却可

觀蜀工孫知㣲人様渡海觀音像足前有謂小百花

者蓋作一大青荷葉上布散諸天花故云又觀馬雲

卿臨呉道子轉山北斗圖凡七人中有𬒳甲者又觀

周宣王宣榭敦考其欵文至至元戊寅二千年矣

顔魯公書岀師表後題乹元元年戊戍歳蒲州刺史

顔真卿奉勑書予以謂雖顔氏童僕尚不至此恐是

世俗好事者爲之

盧摯説甞聞諸先輩漢去三代㝡近髙祖有爲之主

不能革去秦弊復井田封建之制此㝡何之可責因

與論作文當於易中求難難中求易相鑑之作當以

蕭何爲首一日左丞姚公謂余不(⿱艹石)自臯夔始而下

自無首尾爲間余詳思處變之極反經而不失其正

者莫伊周爲大故自阿衡爲首

宋賔客云河水清河隂精本濁而反清不惟異常亦

水氣之極盛也

李受益云祖宗次序自曽祖巳上爲五代祖増而上

之也

鹿庵云今之聲韻始自沈約及説今禮部韻如十灰

十三元音殊不恊何以知其自約始以文選前聲韻

不謹嚴乃知

鎮國寺栢上生芝

中宫有旨令院官䆒其祥以進因與李受益具事實

如左論衡云芝生於土土氣和故芝草生古瑞命記

王者慈仁則芝草生瑞應圖王者敬事耆老不失故

舊則芝草生酉陽雜爼云屋柱木生芝黃者爲喜陶

𨼆居云今世用芝此是樹木枝上所生状如木檽

枹朴子云木芝者生於栢脂名曰未威喜夜視有光

本草經云霍山生赤芝名曰丹芝常山生黒芝曰天

芝㤗山生青芝曰龍芝華山生白芝曰玉芝嵩山生

黃芝曰金芝唐公逺靈芝經曰芝木之精也芝四季

皆生名曰春精夏精秋精冬精又曰青芝一枝應

酒也宋敏求春明宫退朝録唐禮部𭅺中知省中詞

翰爲南宫舎人百日後必知制誥又載𥘉學記唐玄

宗爲諸王從學時命徐堅定撰雖名𥘉學終身觀之

可也

雪庵李禪師與余觀栁懸誠書何進滔碑李云桞書

法度最備予曰然然懸誠書令人易厭不(⿱艹石)魯公筆

法愈觀而意無窮也桞窘於法度取媚於一時中枯

而無物顔意無窮蓋以忠義之氣中SKchar之故也雪庵

爲肯首劉太保常云中興頌雄偉如駈之一字(⿱艹石)

金駿馬𠋣丘山而立

歐率更三帖一姚將軍墓誌二化度寺碑三追贈隋

禪國公詔時貞觀五年也化度碑李百藥文率更規

模一岀黄庭至竒古處乃𨽻書一變尔李禪師説作

字有得筆意時有得布置時趙大中庸説甞見遺山

與張緯文相謔見碑文過俞曰遺山又貨了一平天

冠也

鹿庵説堇奉御近贈一歙硯殊發墨且増其色

馬雲漢説太庚麥無𦬆圎太謂之和尚麥

後宋宰相韓侂胄甞改諸州後園蓮沼爲放生池詞

臣髙文虎作記有云鳥獸魚鱉咸(⿱艹石)湯王所以基商

後髙作主司出硬題困舉子一科生以髙用事惧作

一小詞嘲云髙文虎誇伶俐萬苦千辛作箇放生池

記從頭無一字説及朝廷只把托胄歸羙夏王道我

不是商王鳥獸魚鱉是你

劉元城與司馬先生論玄宗𥘉年焚珠玉於前殿時

有云焚之前殿蓋欲人知此好名之心也一日侈心

復囬其弊有甚於此者晚年果如其言司馬公云惜

乎史失其人姓名至今爲恨又云人君去賢任侫譬

如治病飲良薬可愈非良薬即死明知之只飲𢙣薬

既飲𢙣薬非至死不巳蓋玄宗暮年用相知林甫蕭

松之佞用之甚乆知張九龄韓休之賢退之甚速

張萱畫則天朝六蕃圖其布置取則天遊上苑詩意

明朝遊上苑火速報春知花湏連夜發不待晚風吹

及太宗朝蕃玉横軸文皇乗一花輿四近侍肩舁云

閻立本筆

有詔集百官問鈔輕物重事大學士王鹿庵對云物

貴則不足物賤則有餘要以節用而不妄費庶物貨

可平

宋少卿弘道說葬書分五姓九星又有棊旋正式風

水𡈽丈二尺下爲𡈽龍界又丈二尺下爲水龍界過

此則吉乂說唐太真改葬祖墓上有紫藤一株隂影

甚茂既伐去藤流赤津如血不數年劉氏滅之殆盡

因以徃嵗改葬

先妣夫人靳氏𥘉啓玄堂其棺蓋上露珠交布成文

如所結瓔珞然甚可觀也復有二黃蝶飛出其露華

移時方晞宋公云在葬書此子孫潤澤文華之兆别

有記以書其詳

慶壽長老滿公曽住㤗安天保寨聞土人說党竹溪

未第時家甚窘至令其子爲人牧猪燕城西南門曰

端禮有大定末劉無黨所撰左丞唐括安禮碑有云

尹大興時迎午休吏燕雀語堂下人不知有官府之

康節與客遊嵩山中涂客指所憇樹問曰此何日枯

悴先生乆不對客疑焉曰非不荅吾有所俟也俄一

葉墜先生曰比吾二人還亡矣旣回樹巳爲人伐去

占法蓋取葉墮時刻而定其存亡者焉

鹿庵與顒軒論事顒軒曰天下事亦有不可以理槩

知者鹿庵大爲不然徒單公曰謂如大城南栁樹(⿱艹石)

不親覩如何知東西幾行大小㡬株鹿庵爲默然一

座大𥬇

晦庵云張良曹參二人皆學黃老子房體用兼備曹

得其體而不得其用文云漢自武帝朝宰相但行文

書而已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九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