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四

卷第九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九十四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九十五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九十四

玉堂嘉話卷之二

看古玉噐當解其刀刻碾刻者刀刻爲上碾與刻蓋

相去其逺丞相史公嘗収太康墓中玉環名曰泥湫

龍係昆吾刻也

磨李廷珪墨法啇台符甞云向抄合萬户用聚星玉

版研磨李庭珪墨求木菴書研爲墨所畫木菴亟止

之曰用李氏墨有法(⿱艹石)用一分先以水依分數漬一

𪧐然後磨研乃不傷研論硯先觀其石性麁細枯潤

不必須有眼者其膩潤視之有紫芒而不拒筆者即

端之佳者也

看畫當觀其氣次𮗚神而𦘕筆又次之用⿰氵𭝠㸃睛朱

砂紅石緑者皆唐𦘕也予甞𮗚閻立本老子西昇如

許魯齋云古人看漢書皆有傳授不然有難曉者豈

律歴天文之謂乎

太康SKchar2或云漢梁孝王墓或云晋何曽墓以下里物

色攷之皆恐非也予向與呉教授㑹真定因及此呉

曰此晉司馬文王陵也曰何據呉曰昔居太康時SKchar2

前有廟晋文王祠至田夫野叟皆以文王呼之及發

其龜璧皆刻南征並夀之字以史攷之文王南征數

矣豈其然歟鹿庵先生曰前漢列傳多少好様度於

後揷一銘詞篇篇是箇碑表墓誌作者觀此足矣不

必它求曹南湖亦甞說作銘辝法度謂如一人有数

事好處取其重者論之及詳史漢論賛其原蓋出于

坡詩雖二十宇者皆有莫大議論

歐公文尊經尚體於中和中做精神

鹿庵曰文章以自得不蹈襲前人一言爲貴曰取其

意而不取其辝恐終是踵人足跡俱不(⿱艹石)孟軻氏一

字皆存經丗大法其辝莊而有精彩也

南湖又云非莊無以雄其辯非騷无以清其氣

予甞問匡衡相業於先生先生曰汝以爲何如曰學

術有餘而忠蹇不足先生爲肯首地震説周語伯陽

父曰陽伏而不能出隂迫而不能烝於是有地震孔

晁云陽氣伏於隂下見迫於隂故不能升以至於動

以地道安静返動爲異也又靈臺秘苑云地夲於隂

而生万物其形至厚其德至静定而不動者也(⿱艹石)

震動是謂臣強陽伏而不能出隂迫而不能入隂有

餘也(⿱艹石)外戚擅𫞐后妃專政則土爲變異小人用下

有謀及民擾則地震其分多兵饑(⿱艹石)動於宗廟宫庭

或動而不已者國有叛臣讒侫並進大臣數動誅罰

不以理而上下不相親或政在女子或秋行冬令則

地裂(⿱艹石)裂而有聲四方不寕地忽䧟乃專政民離散

亦爲失地(⿱艹石)火燃者乃爲陽精地爲隂主(⿱艹石)或燃則

越隂之道行陽之政傷而不克之象臣專恣而終以

自害也(⿱艹石)地忽生毛爲金失其性人將勞役又漢應

奉云人氣内通則感動天地天變見於星氣日蝕地

變見於竒物震動者陽用其精隂用其形猶人之有

五臟六躰五臟象天六體象地故臟病則氣色發於

面體病則欠申動於貌前丗術者乃以日辰分配國

土爲占歳日月時辰及見災所在之地皆同用之又

有只以日時相加爲占者如漢成建始三年日蝕地

震杜欽云殆爲後宫何以言之日以戊申蝕時加未

戊未土也土者中宫之部也其夜地震未央宫殿中

今本朝大臣無不安之人外戚無乖刺之心諸侯無

強大之國四方無逆理之節此必⿺辶商妾將有争寵而

相害者其法甲爲齊乙爲海外東夷丙爲楚丁爲江

淮南蠻海岱戊爲韓魏申州河濟巳爲韓魏庚爲秦

辛爲華山巳西之國壬爲燕趙衛癸爲常山巳北北

方之國子爲周丑爲翟魏亦主遼東寅爲趙楚夘爲

鄭辰爲晉邯鄲趙巳爲衛午爲秦未爲中山梁宋之

國申爲齊𣈆魏酉爲魯戌爲趙呉越亥爲燕

天鳴有聲人主驚憂而百姓勞失厥土

五福太一所在毎歳湏利一事大斿三十六年一交

十二年司天十二年司地十二年司人小斿三年一

交大斿所在天開眼小斿所在人相食巳上皆東平

立星劉明之説如此

日月徑一千里周三千里何以知之曰周天三百六

十有五度以太陽日行一度攷之則知矣

周公以陽城土圭測日自王城四面去千里則减一

寸凡日食於䆫𨻶間穿𥿄如錢許取影視之可見食

之多寡東缺則西見西缺則東見

樞府典故

唐𥘉典兵禁中出於帷幄之議故機宻名官開元中

設堂後五房而樞宻自爲一司其職秘獨宰相得知

舍人官屬無得預也貞元之後藩鎮旅拒重以兵屬

人乃以中官公領左右神䇿軍而樞宻之職歸於北

司然常𭔃治省寺廡下延英㑹議則屏立殿西𫝑猶

厭厭傳道宫省語而已至其盛時其䝿者號中尉次

則樞宻使皆得貼黃除吏唐末乃除北司并南北軍

于樞宻使遂緫天下之兵五代以來多以武人領使

而宰相知院事至宋復置副貳簽書直學士之名大

畧文武參用間以宰相兼領故得進退大吏預間機

政其任職蓋重矣

西使記壬子歳

皇弟旭烈統諸軍奉 詔西征凡六年拓境幾萬里

己未正月甲子常德字仁卿馳馹西覲自和株岀兀孫

中西北行二百餘里地漸髙入站經瀚海地極高寒

雖暑酷雪不消山石皆松文西南七日過瀚海行三

百里地漸下有河濶數里曰昏木輦夏漲以舟揖濟

數日過龍骨河復西北行與别失八里南以相直近

五百里多漢民有二麥黍榖河西注瀦爲海約千餘

里曰乞則里八寺多魚可食有碾磑亦以水激之行

漸西有城曰業瞞又西南行過孛羅城所種皆麥稻

山多栢不能株絡石而長城居肆囿間錯土屋牎户

皆琉璃城北有海鐵山風出徃徃吹行人墮海中西

南行二十里有関曰鐵木児懴察守関者皆漢民関

徑﨑嶇似棧道出関至阿里麻里城市井皆流水交

貫有諸菓唯𤓰蒲萄石榴最佳囬紇與漢民雜居其

俗漸染頗似中國又南有赤木児城居民多并汾人

有獸似虎毛厚金色無文善傷人有䖝如蛛毒中人

則煩渇飲水立死唯過醉蒲萄酒吐則觧有㗜酒孛

羅城迤西金銀銅爲錢有文而無孔方至麻阿中以

馬撁拖床逓鋪負重而行疾或曰乞里乞四易馬以

犬二月二十四日過亦堵两山間𡈽平民夥溝洫映

帶多故壘壊垣問之盖契丹故居也計其地去和林

萬五千里而近有河曰亦運流洶沟東注𡈽人云此

黄河也二十八日過塔刺寺三月一日過賽藍城有

浮圖諸回紇祈拜之所三日過别石蘭諸囬紇貿易

如上巳節四日過忽章河渡舡如弓鞋然𡈽人云河

源出南大山地多産玉疑為崑崙山以西多龜蛇行

相雜郵亭客舍甃如浴室門户皆以琉璃飾之民賦

歳止輸金錢十文然貧冨有差八日撏思千城大而

民繁時羣花正坼花唯梨薔薇玫瑰如中國餘多不

能名隅城之西所植皆蒲萄粳稻有麥亦秋種其乃

滿地産藥十數種皆中國所無藥物療疾甚效曰阿

只児狀如苦叄治馬䑕瘡婦人損胎及打撲内損用

豆許嚥之目消曰阿息児狀如地骨皮治婦人産後

衣不下又治金瘡膿不出嚼碎傅瘡上即出曰奴哥

撒児形似桔挭治金瘡及腸與筋断者爵碎傅之自

續餘不能盡錄十四日過暗不河夏不雨秋則雨溉

田以水地多蝗有鳥飛食之十九日過里丑城其地

有桑𬃷征西奥魯屯駐于此二十六日過馬蘭城又

過納啇城草皆苜蓿藩籬以栢二十九日殢掃兒城

山皆塩如水晶狀近西南六七里新得國曰木乃奚

牛皆駝峯黑色地無水土人隔山嶺鑿井相㳂數十

里下通流以溉田所屬山城三百六十巳而皆下唯

擔寒西一山城名乞都不孤峯峻絶不能矢石丙辰

年王師至城下城絶髙險仰視之㡌爲墜諸道並進

敵大驚令相大者納失兒來納欵巳而兀魯兀乃筭

灘出降算灘猶國王也其父領兵别據山城令其子

取之七日而䧟金寳物甚多一帶有直銀千笏者其

國兵皆刺客俗見男子勇壯者以利誘之令手刄父

兄然後充兵醉酒扶入窟室娱以音樂羙女縱其慾

數日復置故處既醒問其所見教之能爲刺客死則

享福如此因授以經呪日誦盖使蠱其心志死無悔

也令潜使未服之國必刺其主而後巳雖婦人亦然

其木乃奚在西域中最爲𠒋𣵡威脅鄰國霸四十餘

年王師旣克誅之無遺𩔖四月六日過訖立児城所

産蛇皆四跗長五尺餘首黒身黄皮如鯊魚口吐紫

艶過阿刺丁城禡咱蒼兒人𬒳髪率以紅帕首衣青

SKchar

王師自入西城降者幾三十國有佛國名乞石迷西

在印毒西北蓋傳釋迦氏衣鉢者其人儀狀甚古如

丗所繪逹摩像不茹葷酒日啖粳一合所談皆佛法

禪定至暮方語丁巳歳取報逹國南北二千里其主

曰合里法其城有東西城中有大河西城無壁壘東

城固之以甓繪其上甚盛王師至城不一交戰破勝

兵四十餘萬西城䧟皆尽屠其民尋圍東城六日而

破死者以數十萬合里法以舸走𫉬焉其國俗冨庶

為西城冠宫殿皆以沉檀烏木降真為之壁皆以黒

白玉為之金珠珎貝不可勝計其妃后皆漢人所産

大珠曰太歳強蘭石璱璱金剛鑚之𩔖帶有直千金

者其國六百餘年傳四十年至合法里則亡人物頗

秀於諸國所産馬名脱必察合法里不悦以橙漿和

糖為飲琵琶三十六絃𥘉合法里患頭痛醫不能一

伶人作新琵琶七十二絃聽之立解土人相𫝊報逹

諸胡之祖故諸胡皆臣服報達之西馬行二十日有

天房内有天使神胡之祖葬所也師名癖顔八児房

中懸錢絙以手捫之心誠可及不誠者竟不得捫經

文甚多皆癖顔八児所作轄大城數十其民冨實西

有宻乞児國尤冨地産金人夜視有光處誌之以灰

翼日發之有大如𬃷者至服達六千餘里國西即海

海西有冨浪國婦人衣冠如丗所畫菩薩狀男子胡

服皆善寢不去衣雖夫婦亦異處有大鳥駝蹄蒼色

皷趐而行髙丈餘食火其如升詐其失羅子國出𤤽

珠其王名襖思阿塔卑云西南海也採珠盛以革囊

止露两手腰絙石墜入海手取蛤并泥沙貯于囊中

遇𢙣䖝以醋噀之即去旣得蛤滿囊撼絙舟人引出

之徃徃有死者印毒國去中國最近軍民一千二百

萬户所出細藥大胡桃珠寳烏木雞舌賓鐵諸物國

中懸大鐘有訴者擊之司鐘者紀其事及時王官亦

紀其名以防姦欺民居以蒲為屋夏大𤍠人處水中

巳未年七月兀林國阿早丁算灘来降城大小一百

二十民一百七十萬山産銀黑契丹國名乞里彎王

名忽教馬丁䓁灘聞王大賢亦来降其技里寺大城

獅子雄者鬃尾如纓拂傷人吼則聲從腹中岀馬聞

之怖溺血狼有鬃孔雀如中國𦘕者唯尾在翅内毎

日中振羽香猫似土豹糞溺皆香麝如鸚鵡多五色

風駝急使乗日可千里鵓鴿傳日亦千里珊瑚出西

南海取以鐡網高有至三尺者蘭赤生西南海山石

中有五色鴨思價㝡髙金剛鑚出印毒以SKchar投大澗

底飛鳥食其SKchar糞中得之撒八児岀西海中蓋瑇玳

之遺精蛟魚食之吐出年𭰹結為價如金其假者即

犀牛糞為之也骨篤犀大蛇之角也解諸毒龍種馬

岀西海中有鱗角牡馬有駒不敢同牧騮馬引入海

不復出皂鵰一産三𡖉内一大者灰色而毛短隨母

影而走所逐禽無不𫉬者壠種羊岀西海羊臍種土

中溉以水聞雷而生臍系地中及長驚以木臍断嚙

草至秋可食臍内復有種又一胡婦解馬語即知𠮷

㐫甚驗其怪異䓁事不可弹紀徃返凡一十四月郁

歎曰西域之開始自張騫其土地山川固在也然世

代浸遠國号變易事亦難攷今之所謂瀚海者即古

金山也印毒即漢身毒也曰駝鳥者即安息所産大

馬爵也宻昔児即唐拂菻地也觀其𡈽産風俗可知

己又新唐載拂菻去京師肆萬里在西海上所産珎

異之物與今日地里正同盖無疑也中統四年三月

渾源劉郁記

堂叔伯者是並父之兄弟也

父之姊妹謂之女叔女弟

鄂王岳飛謚忠穆文

主耳忘身兹謂人臣之大節謚以表行必稽天下之

公言申錫賛書追告幽穸故太師追封鄂王謚忠穆

岳飛威名震於夷狄智略根乎詩書結髪從戎前無

堅敵枕戈勵志誓清中原謂恢復之義為必伸謂忠

憤之氣為難遏上心宻契詔札具存夫何權臣力主

和議未究凌烟之偉績先罹偃月之隂謀李將軍口

不出辤聞者流涕藺相如身雖巳死凜然猶生宜高

皇眷念之不忘肆孝廟哀矝之備至還故官而禮葬

頒祠額以旌褒逮于先帝之時禭以真王之爵旣觧

誣於累聖可無憾於九京然而易名之典雖行議禮

之言未一始為忠𢚓之号旋更武穆之称朕𫉬覩中

興之舊章灼知皇祖之本意爰取危身奉上之實仍

采克定禍乱之文合此两言節其一惠昔孔明之志

興漢室(⿱艹石)子儀之光復唐都雖計効以或殊在秉心

而弗異垂之典𠕋何嫌今古之同符頼及子孫將與

山河而並乆英靈如在茂渥有承

鹿庵先生曰作文之躰其輕重先後猶好事者以盡

娱客必先示其尋常而使精妙者出其後予偶悟曰

比倒食甘蔗之意也

作文字亦當從科舉中來不然豈唯不中格律而汗

漫披猖无首無尾是出入不由户也又云後學雖不

業科舉至於唐一代時文律SKchar亦當披閲而不可忽

其中躰制規模多有妙處二王行書其蜿娫欹傾之

(⿱艹石)行雲流水似不拘於律然即於筆意求之其端

莊流離皆有餘韻唯具眼乃能識之

鹿庵先生甞以歴代史學誠問於不肖惲對曰自史

漢而下文字率猥併無法如新唐書雖事增於前辝

省於舊字愈竒而氣愈索不若新五代一唱而三歎

有餘音者矣先生爲忻然

南方之地物香而人臭或者謂飲食致然與草木之

氣所奪故也予曰不然四方者乃中國之隂也陽爲

馨香隂爲臭穢四方氣偏不得中和之正故香臭異

辛殿撰小傳棄疾字㓜安濟南人姿英偉尚氣節少

與㤗安党懷英友善肅慎氏旣有中夏誓不爲金臣

子一日與懷英登一大丘置酒曰吾友安此余將從

此逝矣遂酌别而去旣歸宋宋士夫非科舉莫進公

𥬇曰此何有消青銅三百易一部時文足矣巳而果

擢第孝宗曰是以三百青鳬𫝊吾爵者乎其爲授觀

文殿𠉣撰及議邊事主和者衆公曰昔齊桓公雪九

丗之耻春秋韙之况我與金人不同戴天讎邪今日

之計有戰伐而巳時丞相侂胄當軸與公議合自是

敗盟開邊用兵於江淮間者數年公方爲居多開禧

二年除知紹興府至陛辝復以金人■乱冝亟攻爲

言辝情慷慨義形於色継侂胃再議恢復乃以樞宻

都承㫖召公於越中道以疾斈道𭈹稼軒■土今女

集中壽南澗翁者盖侂胄也𥘉公在北方時與竹■

甞遊泰山之靈巖題名曰六十一上人破辛字也至

元二十年予按部來遊其石刻宛在

聖上御極十有八年當至元十一年丙子春正月江

左平冬十二月圖書禮噐並送京師𠡠平章太原張

公兼領監事尋

詔許京朝官假觀子遂與左山啇台符叩閤披閲者

竟日凡得書𦘕二百餘愊今列于左王羲之四月忱

四十字獻之三帖一洛中二佳音三北問王羲之與謝安石評書

帖後跋云古人作字悉平生用功安有不絶出於右

今者邪羲之與安石冠王謝首所争(⿱艹石)此况它哉盖

帖中有云自於山谷中臨學鍾氏張芝等書二十餘

年竹葉樹皮山石板木不可知數至牋縠藤紫反復

書之佳者収採自書皆記不能得而云此公何時用

功夫深不達耳

獻之鄱陽帖

右軍威略帖八十二字入梁唐御府至宋入蘇大簡

家崇寜癸未襄陽米芾審定真跡其圖書有秘玩手

臨■智永禪師臨右軍四帖後東坡跋六■書如聽

響切胍知其羙𢙣則可謂必能名之者過也予觀秘

閣墨跡皆唐人硬黃臨本但得臨本皆可蓄惟鵝群

一帖佀是獻之真筆熈寜五年子瞻書禇遂良臨黄

庭南唐昇元三年裝褙紙則黃硬

米芾學右軍書并論其筆法後一幅亦學右軍書退

之詩俗書趂姿媚此公不爲石皷發想亦見此等物

耳■獻之草洛神賦𥿄極殘缺向明視背萬綻縱横

謝安東山帖

右軍快晴帖米襄陽臨本

蘭亭五言帖后跋云唐虞世南臨夲

晉王恬帖三十一字

晉王敦帖作草聖書皆晉史中語

獻之書洛神賦后有梁普光間題跋云唐人臨本不

名何人

獻之書陸士衡文賦

鍾太傅墨蹟議事表後錢惟演范堯夫薛祖道題錢

文僖公題尚父甞寳此帖尚父謂忠懿王鏐也

唐人書

唐太宗二帖一两行十字若珠還合浦劒入延平泰

和二年三月司封貟外𭅺栁公權記

唐玄宗賜道士李𣷉光𠡠

李陽氷墨跡篆侍御帖上有李後主合同印

李陽氷篆二十六字后有韋處厚李啇隠題商隠字

躰絶𩔖黄庭經時開成三年

髙聞上人詫得韓序帖后有韓𤦺劉敞冨弼

歐陽脩宋敏求題云此卷蠟帋書非摹本也歐云如

此韓公稱實録云書系顛草

歐陽率更帖二臨本度尚帖㐮陽寳定珎迹秘玩智

永禪師春雨帖 真草千文墨跡

唐相李憕連句帖後跋云筆𫝑似李北海

李北海毒熱帖臨夲李邕手簡後題觀者黄魯直張

淳休卲䶵王説張舜民等凡六十九人

僧髙閑觀張旭顛逸帖

唐史惟則墨跡篆𨽻韻系小篆體例修狹后張浮体

李公麟跋

李太白醉歸墨迹後自題云吾頭懵懵試書此不能

自辦賀生爲我讀之汝年少眼明上有四世三公之

印懐素草千文草聖遊京師帖論草字帖自叙帖布

帘帖上林花發帖

唐髙宗巳下諸帝墨跡手詔

李北海休休帖

白少傳墨跡六偈子

唐元和大理評事呉通微行書千文

唐人草北山移文垂洪二年冩貞元甲戍陸贄觀筆

法似是孫過庭

唐僧亞栖書

吴彩鸞龍鱗楷韻後栁懸誠題云吴彩鸞世傳謫仙

也一夕書廣韻一部即鬻於市人不測其意稔聞此

説罕見其書數載勤求方𫉬斯本觀其神全氣古筆

力遒勁出於自然非古今學人可及也時㤗和九年

九月十五日題其制共五十四葉鱗次相積皆留𥿄

天寳八年製

懐素洛中帖近於洛中得王右丞苔磯静釣水閣閑

棊二畫其林野之思物景之清不覺身在其間信精

筆感人也如此

李白墨跡送賀八歸越詩

顔書

與兄常山太守書乞米帖與宗室李太保勉

奉辝帖與盧八倉公快雪晴時帖二十八字

與李太保狀后有唐陳銓印誌𥙊濠州文

孫過庭墨跡草書譜過庭字處禮陳留人髙宗垂拱

二年書徽宗書譜云孫草書皆逼羲献妙於用筆雋

挍剛断岀於天材非積習所可至

孫思邈書計二十一字

坡書

洗玉池銘擘窠真書痩勁

神奎閤碑墨跡■上清儲祥宫碑墨跡然後書老泉

撰商左山云蓋避黨禍故改云

東坡醉書盧仝詩爲團練使書

東坡觀世音賛靖康元年五月書蓋以殁前二月絶

筆書也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九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