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七

卷第八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八十七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八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集卷八十七

烏臺筆𥙷

    弹順天路緫管祖丗傑不合支俸事狀

照得尚書省劄付莭該今後官吏辨證𥝠罪但離本

職其禄不給承此今體察到順天緫管祖丗傑於至

元七年二月爲道大言語公事尚書刑部勾喚本

官前來歸問至當月十七日到部至至元八年二月

二十二日才行還府有本官却將正二兩月俸秩於

本路盡數関支了當事属違錯合驗曠闕月日於本

官處依數追理施行

    論借貸飢民米粮事狀

切見益都淄萊衛輝洺磁等路農民因連年蝗旱闕

乏餱粮自去秋至今春剟食草木至結死中毒病腫

自縊死者幾於百人其壯者迫於飢寒徃徃去爲盗

賊外據見闕食者宻州萊陽等處二萬七千餘户西

京一路三萬餘户上下累申前後十月才聞尚書省

將三路飢民分間約量許貸米粮接濟却令今秋還

納而上年佀此等事依例催徴欠數叅詳極有未當

者夫張官置吏本以爲致如爲郡縣者承流宣化牧

飬元元爲本主監司者以按治撫察問民𢇻苦興利

除害爲務且救荒守臣職也今坐視民飢大失所天

至於此極不敢權冝畧爲營救方循守常例行移申

解經由官府數重至於再三尚不𫉬請即救其轉死

溝壑之禍誠可痛也又慮任内户口流散别致違錯

虗言安諭隨以隣佑團甲保結不使東西就食它處

苟延朝夕以致殍餓死亡迯竄如此是上慢下殘而

與有司殺之何異使監司管民等官當位食禄何顔

安處民上而以牧飬興除爲治哉夫邦以民爲本民

以食爲天宰相者代天理物下遂其冝者也今民急

如此理合以哀痛爲心猶巳飢溺開陳事冝作急聞

奏使

朝廷曉然知利害所在大發倉廪(“㐭”換為“面”)寛貸塩法或停罷

夫役蠲除差税重加惠恤以賑濟撫飬爲事庻可以

上副

聖主天地雨露之恩仁民愛物之念不務出此視爲

細微方以借貸還官爲事所謂聞荒不救見饉不驚

者也兼所在爲粮多有名無實切恐虚行了無所濟且

近年巳來爲百姓貧乏省部雖差官賑濟止是營

救一時不見逺有安濟弭盡之方以至於此如西京

一路見闕食者三萬餘户今許借貸米粮倉檻二萬

石約户給七斗家以五口爲率日食二小升是僅能

支持月餘兼山後地寒霜雪早至設或天災依然二

月之外不知復何存活而秋田又無所望此又當慮

者照得前宋時每遇水旱飢荒必選摘京朝才幹重

臣以體量安撫爲職其一切規畫悉以便宜從事如

冨弼之活青州韓𤦺之救利益前後所活百有五十

萬口足見規爲有方雖多益辦况二三万之衆乎又

檢㑹得金監司條例遇災傷闕食去處有能以物賙

濟困窮與民興利除害者按察司保申

朝廷約量旌賞其或今後遇有此等事理許令守臣從長

規畫營救更乞將巳借米粮即充賑濟之物外據上

年懸欠舊税截日住徴其於官民兩得便濟某今當

去職有見不言寔爲負責合行一就具呈據乞

御史臺照詳

聞奏施行

    舉李户部稱職合特加寵數事狀

切惟財賦天下之大計民部六卿之劇曹昔李唐一

代以調度見稱者裴劉二公而巳切見 户部尚書

李徳輝資禀忠純精詳政體夙夜在公克盡所事而

又疾邪持正吏不敢欺爱自歷職巳來寔爲𠃔稱可

謂蹇蹇匪躬盡瘁於

國者也近聞 尚書省亦以喉舌得人不許改𠑽别

職誠然照得唐例如裴劉諸人於度支塩鐡本職上

帶 中書門下兼同之稱據尚書李德輝官資禄秩

理冝特加寵數顯異良能以慰中外之望而

當國者且復塞進賢之責矣

烏臺日事至元五年冬十一月終至元辛未夏四月

    請舉行科舉事狀

切見科舉事理徃年翰林院巳經具陳中書省乞

聞奏定擬頃者尚書省亦下禮部復有講䆒條目至

今未聞施行盖未有度其事冝而力爲言者伏惟

朝廷凡有大小勾當

聖意毎云尋好人者且好人者大槩觧官事識廉耻

以公滅𥝠不作過犯之人(⿱艹石)科舉事行必須先立學

校或人人力學學校者■國家之化原人材之大本

也但自教育中來人終是通古今解公事知廉恥識

忠義鮮過犯如此豈非好人歟由是觀之庠序科舉

以之育材取士㝡爲急務理合舉行兼自立銓選已

來内外郡官其品從散官俸禄職田子孫廕叙其爲

寵數亦以不薄至於功能陞賞之科過犯降罰之例

又復備具盖所以磨鈍礪丗欲官得其人以之致理

故也然取人之道未覩其由應選之人𡻕有定數謂

如目今随路府州司縣見設正官一千五百餘貟槩

以中材較之其實良能著稱者少又中間身故老病

因罪黜罷及闕貟去處每𡻕極多據格法之外雖有

適用長材又不敢枉法叅注一人是應選常調之者

不數年所存固無幾矣(⿱艹石)科舉取人之法於此不早

詳定是猶工巧者得製錦之方而無錦可製將何以

就裘服之功乎又如儒人户計委係深通文學者依

例免差(⿱艹石)此科不立恐不能竟别是否使委通文藝

之人終身不𬒳其澤而又無路可進得展實用於明

時誠可惜也以此叅詳科舉爲法以之取人寔爲公

當故歴代因仍雖格制異同終不能少廢此明驗也

鴻惟

太宗合罕皇帝聖模宏逺戊戌年間以程試之法畧

爲施行當時翕然向化所得人材不少據設科事理

旣係

先朝已行故事理冝追述

聞奏定奪施行如此則上可以副

聖主求賢致理之心下庻幾多得人材大𥙷銓選内

外百官之用不然人情急於進用𫝑利所在僥競成

(⿱艹石)此風一煽治道無由而𨺚風俗因之而靡尚何

選法之有哉故時政所先莫此爲重秉

國鈞者冝深思逺慮預防其將來之弊則天下幸甚

    論職官公𥝠有犯不聽収贖皆的决事狀

古者刑不至大夫禮不及庻人兼爵禄者所以待材

能廉耻者所以厲莭行此自古之常法盖断不可易

者今訪聞得尚書省奏擬到將一切内外職官如公

𥝠有犯不聽収贖皆以的决論罪甚非待才能而厲

臣莭也如此則是有司教人以頑鈍無耻奊詬之莭

廉隅不立而當職任者既無貴貴尊尊之義且以官

徒自處苟日計庸而已假如外路一州縣官聽断民

訟其或無理者必諭之使退彼執迷不聽至於再三

官偶以怒詈遣出民必曰汝雖無𥝠罪猶得以辱詈

爲公罪是當官者手足無措爲小民者恣得羅織矣

兼目今官弱民強例以侵侮把持爲事(⿱艹石)此法一行

官府决不能立上司亦不復制矣論者必曰相臣得

罪且受杖責此何所措是大不然夫相臣受責出

人主一時權断舊例即非永格體制不得引爲後例

今欲以的决施之天下必將爲常行格法所謂非常

之論民必懼焉恐此言一出断不可訓徒傷天地之

恩爲

國家歛怨之舉耳據此合行紏呈

    論重刑决不待時事狀

切見中綂建元詔内一欵犯刑至死者如州府審問

獄成便行断决則死者不可復生断者不可復續案

牘繁冗湏㬰决判萬一差誤人命至重悔將何及

朕實哀矜今後但有死刑仰所在官司推勘得實

情始末及断定招欵申宣撫司照詳宣撫司再行審

覆無疑呈省

聞奏待報决断至今依上施行理實𠃔當此

聖主天地好生之大德雖堯舜無以踰此今訪問得

朝廷諭尚書省今後合打的便打了者合死的便施

行者省官回奏云己前重刑待報候秋分後断决爲

這般儧下多有便似淹禁一般今後至如省部問了

監察重審無𡨚不待秋分逐旋施行呵怎生

聖旨您道得是一般所聞大槩如此設或在京者能

然外路何以區處卑職叅詳刑者侀也一成而不可

變故君子盡心焉謂如明白重刑其正犯干連𧷢仗

准服追勘審覆結案須經歴官府數重少者不下半

載之上不能一切完備尚慮事情始末恐有差疑人

命至重或致枉錯有傷和氣故舊例重刑不限催舉

待以𡻕時欲於三覆五奏之間脱有𡨚誣庻正犯敗

露不致濫及無辜以極哀矜欽恤之意見不嗜於速

殺也至於秋分後行刑盖自古

帝王體天行道以順四時生殺之理此又大不可悖

也如舊例决不待時盖所以待惡逆以上罪也今者

■將一切常犯死罪者數月之間案牘稍具止令省

監察審問無𡨚同惡逆罪犯决不待時雖皐陶在

上保不能曲盡獄情一無𡨚濫今畧舉近年北京髙

幹忽乃壻銀延壽奴將隨逐妻家駈男長夀轉賣上

都民家在後事發到官以殺害駈男自誣又經

中書省審刑官審問無𡨚至將延夀奴作死罪断訖

一百七下及將妻髙氏離異旣而駈男以親書逹于

本使乃知本人誣服本道按察司方爲改正以此叅

詳捶楚之下何求而不得兼法者天下之公共非倉

卒奏對間所可擬議伏惟尚書省緫持紀綱號令天

下民之大命繫一言安危誠當審量事冝集議𠃔當

可爲永格者而復更改

聞奏以救旣徃則天下幸甚據此合行舉呈

    髙唐州州尹張庭瑞稱職事狀

今體得髙唐州州尹張庭瑞自到任已來甫及朞年

五事可稱一方受賜盖其人強幹有爲廉能素著凢

所興除率先律巳如待僚佐以禮束胥吏以法勸課

耕桑裁抑游惰宣明教本則首興學庿拯齊羸劣則

課習毉流井井有条吏安民便而又䁱暢軍機勇於

臨敵向軍虎嘯巳肅邊声今尹齊西號稱治㝡誠有

用之全材一時之良大夫也理冝

聞奏擢置監司不然百里之地不能盡其所長爲可

惜耳據此合行 呈

    請立登聞檢皷院事狀

切見一等狂妄小民苦無𡨚抑如婚姻田宅户門等

事徃徃輙便接駕唐突

聖主愛民心切以爲事重致使

聖顔未甞不爲之動其唐突者必奉將

敕㫖令有司理問然後退去則是

萬乗帝王之尊下行有司之事萬無此理臣下能不

駭懼合無建立登聞檢皷院如有指陳軍國大事朝

政得失大段𡨚抑累經訴理未擭辨明或事不機宻

者許令投進以

聞如此使天下𡨚抑之情得以上逹而

朝廷尊嚴之𫝑彼狂妄小民亦不能咫尺輕近矣

    論立司諌等官事狀

盖聞朝無諍臣則不知過國無逹士則不聞善至於

諸侯卿大夫士庻人皆有諍臣諍友則國安而令名

可保矣况

萬乗之帝王歟伏見

朝廷近年以來雖或事小情有似重者

天威震怒出於一時輙至不測欽惟

聖慈隨復追悔以至有云當間如何無人題奏來所

聞大槩如此今憲臺雖立或有所論執卒不能上逹

得開陳利害於前合無選近侍重臣輔以剛正儒者

使爲司諌等官如此則

聖益聖而明益明且免夫旣徃追惟之悔天下幸甚

    論職官子孫試𥙷省臺院部令史狀

照得舊例

皇家緦麻以上親及曽任宰執之子聽試尚書省令

譯史

皇家𥘵免親及宰執孫并弟(⿱艹石)三品以上職事官之

子弟及終場舉人聽試臺院令譯史其散官五品以

上職事子孫兄弟及姪或散官不及五品曽任五品

職事子孫兄弟皆𦗟試史譯史通事切見

朝廷近年將大根脚官貟子孫分付 都省臺院習

學政務此政前代宗室宰執職官試𥙷之意也至於

宗室子孫不敢輕議如宰執職官子孫弟姪理冝舉

行盖宰執職官子孫弟姪終是有門地大相脚中出

來人其所聞所見無非䆠體時務有所顧惜且不急

於財賄此㝡可取者今後合無酌准上頃格例限以

𡻕月試驗𠑽堪相應之人令於省臺院部與吏貟相

叅勾當寔爲兩有便益且吏貟職掌文字皆係

國家庻務刑政機宻動関利害自非守愪公幹者鮮

不害事(⿱艹石)以宰執職官子孫相叅勾當驗事務輕重

上下分掌使逓互𤥨磨長短相𥙷持體𠋣辦各有所

司豈非兩有便益者哉爲吏貟者漸磨旣乆務知逺

大聲迹漸好易其鍛煉積習之心爲子弟者通曉政

事一適於用革去驕堕侈靡之氣不數年使

朝廷之上備任用者比皆良能公正閥閱素䆠之人

將見𥝠已門下僥倖泛濫之弊不革而自去矣

    舉都事馬甫并選用儒者事狀

切念臺之爲司不同省部職掌上所以肅

朝廷之紀綱下所以正百官之邪僻至於軍民利害

刑政得失皆得紏而繩之故一臺綱領必須擇得其

人使内外官府動或過舉則曰有某人在恐不冝然

可也又古者用人唯出至公雖父子相舉兄弟同臺

官府有舊皆不以爲嫌如或不才抑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正臺司

之職耳切見都事馬甫性詳静閑吏事凡所論議務

先大躰以儒飾吏者相叅勾當方爲𠃔稱不致事務

差謬爲外望所易

    論陳提刑改除不冝取觧由事狀

伏見尚書省奏擬山東東西道提刑按察使陳祐簽

中興等路行尚書省事就令本司取無粘帶觧由前

來叅詳見設按察司五道據祐忠真剛果毅然有爲

脫畧務明大體凡所興除民安吏畏風彩所加百

城震肅以聲迹比量㝡爲稱職兼山東東西阻山負

海地廣物衆連年蝗旱軍民不安所仰祐等以之鎮

静今祐所除名雖相列其寔左遷(⿱艹石)向前代官苟非

其人是一道監司殆虚設耳憲臺理合開陳可否以

之執奏别議選注外據取觧由一莭照得舊例凢省

除官倒除者止是給據别無取觧由休例且按察官

係 朝廷耳目之使以按劾弹紏爲職不同州府掌

管事理今也擠同有司一例取觧由赴省似爲非體

乞一就定奪據此合行舉呈

    論五品以上官殿授事狀

訪問得舊例五品以上官得除者殿授皆奏謝六品

以下官於嚴祗門授而無謝禮今者内外大小官貟

其 宣命勑牒皆於中書省祗受似有未當者且三

品至五品官僚職掌雖分内外俱係

國家𠋣重臣子而

朝廷誠不可不察視其人之邪正能否也昔太宗將

都督刺史姓名䟽於屏風欲坐卧觀覧得善惡之跡

注於名下以備黜陟至玄宗將已除職官延之内殿

詢訪治道然後諭遣至人人感激莫不以名莭自𡚒

故貞觀開元之治號稱隆平今後合無將五品以上

官貟盡令 陛見祗受

宣命使人人躬𬒳

恩寵於朝抑且革去僥倖非妄之徒外據六品以下

官貟且於 中省祇受權冝門授之制如

殿庭定立然後别議施行

    論貧難軍合從所属定奪事狀

切見天下新舊軍户極有生受難以應當者如貧難

年老单丁女户消乏者是也至如新簽軍人近年上

司畧行分㨂難易不堪者却行收係為民二千餘户

况在前年分舊軍中間年老单丁女户消乏貧難數

多獨不䝉分間優恤何事情一躰而舊軍偏重如此

盖有司之不省故也其㝡可傷者如貧難等户徃徃

陳告經年累歳了無投向如告到緫府府司止備申

兵部部即曰非我當問即行下令申合属本路依准

申覆樞宻院院即曰我主調發但恐闕少正數而巳

仍散押入案亦别無定奪叅詳雖使貧難軍人無所

控訴而軍前氣力亦不濟用是軍力人難上下既無

分觧兩相躭悞今畧舉懷孟路舊軍李用姚三秦義

等三名俱各单丁年八十餘歳無人俱給日逐㳂營

乞食應役向申樞宻院不蒙明降其秦義近於軍前

因病身故本路又將李用等三名申詳兵部又行下

令申合属别無定奪此明驗也今檢㑹到唐制健兒

在軍皆有年限更來徃額爲勞弊又諸軍鎮量閑劇

利害置兵防健兒於諸色征行人内及客户中召募

取丁壯情願者𠑽健兒常住邊靣者每年加常例給

賜兼給永年優復其家口情願去者聽至軍州各給

田土屋宅人頼其利中外𫉬安是後州郡之間永無

徴發之役又舊例諸軍健年六十者罷役如秦義等

八十老人使之守戍禦敵何所頼其勇健哉今後合

無應貧難軍人陳訴許從合属受理定奪勘當的實

唯復寛减差役或别議優恤庻免致靠損人難進退

無據不然請依分間新軍体例將貧難極生受者亦

從長定奪似爲安便外據闕少合𥙷之數官爲召募

情願者聽仍優復其家口遇有𢧐功普例給賜如此

可以𭣣壯健而活疲民其爲惠恤小民豈不倍於尋

常萬萬也據此合行舉呈

   薦臺SKchar趙文昌事狀

切惟臺之爲司以禮法䋲官邪用儒術飾國事近丗

巳來文學之士專上才華少諳吏業一旦從事觧克

有爲苟有盡心誠可嘉尚切見前濟南副提學趙文

昌自爲臺SKchar強幹有稱夙夜在公精研政事以儒有

飾吏之材飬氣負嫉邪之志求之等倫誠難多得今

去繁居簡明見甄奬(⿱艹石)臺司將來闕貟如文昌者誠

冝擢用必能不負所學克堪所任儻升霜簡之流尤

勵素餐之者某今當去職有見不言寔為負責據此

預合薦明

    舉左丞姚公克經筵等職狀

伏惟

朝廷凢有大政大議必湏

清問故老兹盖詢諮黄髮恐有所愆之

盛意也切見前 中書左丞姚樞

潜邸舊臣中朝大老生平以聖學爲心輔政多嘉

謀入告近簽南省爲衆牽持罔伸所懷今年雖𦒿艾

精力未衰謀猷論議足有規爲未冝閑退使後事功

至於侍講經筵監修

國史保傅

儲闈承旨樞宻寔能克堪負荷必能進盡忠嘉有所

廣益兼翰院集賢等貟如

許竇二公者巳𫎇

恩眷如是有此體例合行舉言者伏乞

憲臺詳照施行

    論衛輝路不冝通𬋩竹課事狀

切見衛輝路見𬋩竹課據所該地靣懷洛嵩汝唐鄧

徐邳益都泰安等處自方萬有餘里其實難以勾赴

今止令衛輝緫府並𨽾𬋩領恢辦課程不致虧兊失

誤叅詳極有未便者蓋衛輝路分微小當四衝驛程

民訟科差諸軍奥魯一切課程等事比之他郡百倍

其劇今又將諸路竹課並令𬋩領雖極慮盡心勾當

决有力所不及去處又縁竹雖官貨寔係經啇交易

不同啇税認辦宣課事體至於斫伐以時般運有法

價直低昂使官民兩便自非通知貨殖善於理財者

鮮能首尾相應彼此皆辦兼上項有竹地靣必須差

監司廵竹等官吏又令𦗟受本道節制前去各路

營運其間交関徃來其路分旣平牒衙門而監廵皆

差委客𭔃少有蹉跌輙成沮阻與其廢力如此何(⿱艹石)

各令所在緫府兼行𬋩領以爲長便又照得濱樂清

滄觧塩依舊專設司事恢辦合無將上項竹課亦另

行設立監司同塩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一體𬋩領勾當庻氣力專一終

是易爲責辦今省部(⿱艹石)不如此從長别行定奪將來

衛輝官府不惟因此負累其所辦課程儻有虧兊失

誤深係利害據此合行舉呈

    儒士楊弘道賜號事狀

伏念髙尚之士無代無之

國家必遂其素忘賜以處士先生之號盖其材學節

義可髙足以勵薄佫而敦風化故也切見益都路耆

儒揚弘道文章德業師表一丗至於賊壇頻年徼功

經營海道欲遂奸計先生預有所見發為歌詩聲言

不可今行年八十有三窮君守道垂老丘園誠天民

之先覺清時之隠逸也合無照依莊靖李公

恩例乞

賜處士先生之號以表其康節且令本路歳時常加

存恤

    請職官依舊三十月遷轉事狀

切見即目到部聽除職官縁貟多闕少填積停滯人

數以致進退兩難有礙銓調佀失才能樂於從政之

望深有未便者至如

尚書省奏准令大小職官皆以六十月為一考盖出

一時𫞐冝本為収拾户計等事恐考限短促中間不

能盡心勾當而已近聞隨路户口事理巳是檢括版

籍見數别無隠落(⿱艹石)止擬六十月成考歳月旣乆則

官府人情不無厭急輕易之弊又於選調有所窒礙

時之制佀冝復舊合無

依舊例以三十月為滿考選調無得通行庻官

免致閑曠實於宫民兩得便當

    弹劉汝翼狀

今體察得中路教授劉汝翼今月𥘉七日於崇孝寺

與提學楊榮因議事間用言侵犯遂將楊榮輙行毁

詈及𭣄捽髯鬚至於脱落却行𥝠下𭄿和叅詳教官

維爲人師行中士表宣明教本訓導生徒爲任其劉

汝翼㓙悍荒酗凌犯官長爲細人所不爲旣傷儒風

大失士體使京師首善之地何所矜式冝遴選師儒

以代其職據此合行紏弹

    論隨路闕貟及未到任官貟事狀

切惟張官置吏本以爲民官得其人貟不曠闕庻得

民安事辦今體察得隨路見闕緫𬋩八貟正從七品

二百七十餘貟兼州縣省併以來所轄地靣極有寛

闊去處加以蝗旱大作民心嗸嗸似爲未安况𠑽兆

平陽太原濟南等處皆係重鎮尤不可闕貟勾當合

無遴選才德兼備素爲

朝廷所知者擬注緫𬋩及州縣𬒳災重處貟闕多者

省部從長講䆒於見守逺闕官内選摘或令内外五

品以上官辟舉廉幹相應人借注𥙷𠑽勾當又知得

四月中受除官貟巳踰兩月尚有未到任者五十餘

貟亦當作急催督别議䆒治不然切恐中間規避致

悞一方事務又於

國家法制有所蔑裂合行一就舉呈

    為起盖良郷縣南留里河橋梁事狀

㑹驗中書省條畫内一欵該(⿱艹石)有利害可以興除者

申臺呈省遵此切見中都迤南係四方官貟客旅

朝㑹經行驛程正路近體知得良郷縣南十三里有

舊來經由留里河橋官道南至涿州六十里兵革以

來橋廢不行目今靠西由継陽套遶轉至𣵠州七十

五里(⿱艹石)經夏秋河水泛漲𭰖濘虚䧟致使鋪馬客旅

來徃生受兼継陽套地形卑下村坊逺窵接連溝㑹

屢常失盗深爲未便𥨸詳(⿱艹石)依舊起盖留里河橋道

不唯道路髙平徑直使鋪馬客旅徃返近三十餘里

又免水潦泥濘之患官民寔爲兩便伏乞御史臺備

呈中書省行下相視改正施行

    益津縣尹張英非違等事狀

今察到益津縣尹張英自到任已來甫踰兩月其逐

莭非違爲𥝠蠹害等事開具于后據此合行紏彈

  一縣尹張英到任至今兼掌尉印凢失盗二起

    明有窟穴顯跡不即督勒弓兵嚴限緝捕

   却爲擗問失盗李鄭二家親属及勒要訖

   事主王伯英自願不行申告文狀其從滋

   盗賊以有爲無匿而不申度其主意止恐

   不𫉬停罰月俸本縣民心因此失望其張

   英字民之官務在肅清所部盗賊消弭方

   爲稱職今所行如此非唯違錯寔爲以𥝠

   㓕公

  一前益津縣尹張文郁主簿李璋使訖塩折粟

   鈔三十餘定其張英明知前官侵使官錢

    不即依理舉問又不止約本官申明使州

   知㑹於九月十九日反行送出還家去訖

    及發下馬駞一千餘疋已悞料粟𦆵於十

    月𥘉十經隔二十餘日不由所𬋩上司擅

    自赴府而越言上說稱前官張文郁並不

    交代徃豐閠去訖乞勾追發下依理交代

    及緫府退訖月申縣觧却就都於州司吏

    李讓處詭取本州空觧依前申覆切詳上

    項事理非唯失悞支持事属欺罔詐冐兼

    張英係監臨之官知代官有犯故不舉問

    送令還家其徇𥝠害公孰甚於此(⿱艹石)弗紏

    治切恐因而循習别生事端所壉前項事

    情就問得州吏目王文進司吏吕仲榮與

    所察相同

   一覇州益津縣分俱該河流陂浸地靣其驛程

   係山東要路中間津梁㝡爲急務又照得

   省劄修理橋道事明該簿尉闕貟委自巳

   上正官兼𬋩及令長官檢校其縣尹張英

   將本縣合修橋道堤口畧不省問止委弓

   手盧得用𬋩領工役致使人夫迯散冬月

   寒冷修疊不能了畢使經行人貟罷役城

   夫及發下馬駞蕩渉氷水人幾有漂没者

   就問得縣逹魯花赤舎里甫丁吏目王文

   進與所察相同其於公不幹違錯怠慢如

   此

  一守令百里𭔃命苟非其人則一方彼害其張

   英性荒SKchar酒昧於事體又乗酒縱𭧂不居

   公𪠘將公使人符首領等非禮SKchar擊致有

   逃避之者及本州行下事理如橋道見禁

   等事徃徃違拒輙不申報至於縣司所行

   或不應者典吏報覆畧不聽從恃頼曽為

   部SKchar蔑視上司如委棄尉印令弓手張典

   掌管將舎里甫丁𥝠已人烈石立為巡捕

    祗待官見於煎茶鋪勾當其恣意亂行如

    此致將公務窒塞兩耽非止一事兼張英

   前任唐縣其部民告發不公等事上司未

   曽歸結不審縁何依前遷除𠑽益津縣尹

   勾當合無一就䆒問

   彈左巡院官休和趙仲謙事

今體察得趙仲謙於至元五年十二月内詣中都左

巡院告王四打死妹趙喜蓮事其郝警使馬警判蕭

典史提控張仲禮將𬒳論人王四不行撲捉到官及

在都見有干證人亦不勾喚虚調行遣及將潞縣取

發到干連人等並不與元告𬒳論當官對問從放還

家其事主趙仲謙爲見巡■院故意遷延再行告到

總府并右三部行下廵院其巡院官吏止是依前虚

調行遣並不理問却於今年二月二十日有郝警使

沈警副等當㕔公然省㑹元告𬒳論人等與限二日

勸和了者切見巡院係京畿親民正聽務要禮義興

行肅清所部據前項違錯事理合行紏弹

   爲添科南京不任差户事

切見南京路兵興巳來百色所湏盡出民間如挑河

運粮和買和籴採打木植造作舡𨾏噐甲等事三年

之間畧無寕息加以蝗旱相仍物價踴貴其𬒳災去

處至今有闕食者而賑濟

大恩又不霑𬒳中外嗸嗸財殚力困已是生受又即

目䖝蝻比之去歳滋㣧極多近體訪得今歳將本路

新𭣣二萬四千餘户盡行添科差發湏𬋩不失元額

却縁照得上項户計内一萬餘户俱係交叅重抄老

疾不任差下户切恐絲銀一出别致迯竄將閃下差

發必𤂢於見在户數可敷元額如此是百姓重併轉

増困弊兼目今襄漢未下攻取之本首仰河南據已

困之民爲

國計者誠冝深慮撫摩存恤得小利爲易固邦本爲

重合無欽依近奉

聖旨减免益都差發

恩例再行勘當堪與不堪從長定奪

聞奏施行據此合行具呈伏乞御史臺照詳施行

   爲除豁河南屯田户差發事

切見河北路分新簽軍户省部將元當盡數除豁了

當今體知得南京路屯田户計相近二萬方其絲銀

止除訖正額餘上趓下數目却今見在民户包納即

目本處軍馬調度百色所須民力已是生受更將額

外絲銀敷納切恐靠損不安合無依見起新軍差發

一體除豁似望百姓蘇SKchar不致因而重困

   爲劉古乃打魚事

切見雄覇武清等處魚官劉古乃所𬋩專一打魚人

户七十六户毎年納魚二千餘頭自去年納至五千

四百餘頭比舊數増一倍之上儘供官司用度今體

知得歳納魚數増至萬頭切詳雄覇等處俱係河泊

斥鹵地靣其間貧難人户别無營産止仰捕魚爲生

應當一切差役又兼依例認辦課程其古乃毎年於

民間抽分魚貨巳是侵擾今來本官爲増數及萬陳

告上司將應有河泊盡拘属官禁絶諸人不得採捕

就問得魚户趙知事與所察相同(⿱艹石)依上項所告不

惟下奪小民衣食於

國家賑䘏貧難之意大相乖違又兼天地生物有數

歳取萬頭不幾於竭澤乎據古乃所請理冝裁抑合

行舉呈










秋澗先生大全集卷第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