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七

卷第六十六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六十七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六十八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六十七

 翰林遺藁

    増謚睿宗仁聖景㐮皇帝玉𠕋文

臣再拜稽首言伏以

至徳難名於穆乹坤之大孝思罔極有嚴

祖考之稱稽遺羙而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廼守文之先務弘宣

令問荗對

耿光伏惟

睿宗景㐮皇帝秀㧞神支淵潜龍徳

英武内根於仁孝

温文外表乎謙恭

先事而謀

臨機善断當軍國

撫監之際赫風雲

𠕋伐之功川蜀

威加宋人為之禠氣鈞臺

戰𧚨金源遂不能兵

闢土宇而靖中邦翊炎圗而𨺚寳運䇿勲天府歸羙

皇靈方

請命於上蒼思保安於宗社祥開

後聖光啓皇元致今日之𨺚平蓋

孫謀之燕翼惟天縱其

睿智故

澤流於子孫爰伸凝慕之誠䖍舉増

徽之典詢諸輿議𠃔恊至公謹遣某官某奉玉𠕋玉

寳加上

尊謚曰

仁聖景㐮皇帝廟號睿宗遹守

先猷仰

聖靈之如在式垂

歆鍳降福祉以無疆

    追謚

    先太子𠕋文

皇帝(⿱艹石)曰於戯故

皇太子某天姿玉𥙿荗徳淵冲

朕紹纂丕圗仰遵

太祖聖武皇帝遺訓以爾世嫡元孫譽望攸属爰從

燕邸正位春宫愈貴能謙居貞益慎及夫聽政揆叙

有方至於睦親昆仲無間尊師問道日御經筵視膳

候安時詢内竪佐予柔理恵彼小民方念神器匪輕

投艱有託豈期

前星揜耀永隔幽明日居月諸懷思SKchar巳比者大臣

敷奏冝易名奉祀光崇彛典今遣某官持𠕋賜爾謚

明孝太子永昭遺懿式慰

朕懷尚兾明靈歆承寵渥

    皇太后玉𠕋文

至元三十一年歳次甲午五月朔某日嗣皇帝臣

謹稽首再拜言合萬國者莫𨺚於孝治揚懿徳者

必著其徽稱洪惟我㓜冲人嗣無彊大歴服率先風

化無尚於斯恭惟

太母聖善懿恭睿識逺慮力行善事隂賜及民隆孝

敬於

先朝軫憂勤於内助宫壼仰其規範宗族化其肅雍

誕眇躬而厎于有成翊燕謀而俾登大寳

深恩至徳蕩焉難名匪極鴻一作SKchar伸至願載惟

昭考巳升祔於 宗祧言念

宸闈冝大崇其典禮庻㡬均報仰荅

㤙慈今遣某官謹奉玉𠕋寳上

尊號曰

皇太后伏惟

皇太后殿下端處福宫誕膺𩔰𠕋儼

母儀於四海徳配坤元期

聖夀於萬年祥開神筴永資

慈訓保我子孫臣誠歡誠抃稽首𠕅拜謹言

    改元詔

朕祗遹

先猷■嗣承丕構訪予落止在夙夜以靡遑永言孝

思閱𡻕時而憎愴惟春秋之謹始實古今之成規適

屇履端聿新紀號可改至元三十二年爲元貞元年

咨爾有衆體予至懐

    手詔侍𭅺楊大淵

省表具之朕恪守王封⿺辶䖏膺推戴即位之始不遑康

寕惟爾遠戍邉陲乆服戎政身外心内来陳賀章宣

加寵荅之辭以勵忠貞之節故茲詔示想冝知悉■

    詔罷東平路管民緫管兼行軍萬户嚴忠

    濟

爾父承 國家興運左右将士同心戮力封植東平

爲名藩我

祖宗嘉爾父之功乃建爲侯自爾嗣位又二十年

朕𥘉即政命復襲爵徃即乃封敬之慎之其脩徳砥

行自立名節勉圗後効無忝先猷十七日戊寅巳刻

上臨軒親諭諸路緫尹遂以前東平揔管嚴忠濟弟

忠範爲東平總管仍戒之曰兄弟天倫事至於此■

朕甚憫焉今予命爾王茲東土非以訟受之也彼所

責匪輕敬哉今而後苟不克荷非若汝兄幸而免也

    授賀某宣諭大理國

㓜懐竒節筮仕昌時及知遇於

先朝遂撫綏于大理楊威絶域昔収定逺之功服事

彤庭屢抗伏波之請冝旌前効俾煥綸章汝其宣暢

皇猷洋溢方外爰體綏懐之意以安遐邇之情轉爲

招倈式副所托

    宣諭大理及合刺章俾還本土手詔

嘉汝等逺自雲南導從選鋒轉戰千里直波鄂渚以

逹於此勤巳至矣今者俾爾各還本士以遂耿性優

賜各有差

   姜真人手詔

神以知来智亦蔵徃言念長江之邁未嘗一日而忘

遐想仙標載勤馹傳雍容太厦論用復於細氊寂寞

嚴扄雲暫辭於故𨼆春寒遣書指不多及

    追封皇國舅按赤那演濟寕王謚忠武制

制曰䟽㤙異姓無踰王爵之崇追冊元勲况在世𡛸

之懿典禮𠩄逮存亡靡殊故皇國舅按赤那演天挺

英姿志宣忠力當

祖宗造基之始爲股肱佐命之臣衍慶軒星儷輝

宸極惟勛閥之茂著冠戚里以獨髙朕紹述丕圗飬

懷世徳冝錫大邦之號仍褒壹恵之文可進封濟寕

五謚曰忠武於戯議恊明廷庸布

絲綸之命澤流後裔永昭泉壌之光尚想英靈歆此

寵渥

    皇舅濟寕王妃制

制曰爵以徳崇既建真王之號婦因夫貴俾𨺚藩國

之儀眷我外家徳昭

祖母誕彌

聖后作配

先皇豈惟内𦔳之多光溢徽音之媺是冝管形瞱煒

象服委蛇顧予沖人𫉬紹前烈禮崇報本心焉敢忘

可追封濟寕王妃與對邦休服茲寵數重衍𡛸親之

懿永膺伉𠐚之榮泉壌雖幽歆承罔昧

    贈謚故光禄大夫左丞相都元帥阿木制

制曰功徳兼𨺚其所及者既遠存亡靡間故為報也

必豊廼眷元勲豈同常品故光祿大夫中書左丞相

都元帥阿木挺英将種作世虎臣爪牙兼信布之材

韜畧合孫呉之法惟重厚克𧸛其委𭔃故謙恭不有

其智能當

世祖之恢圖自元戎而宣力奠我南服𨼆若長城秉

持旄龯者三十餘年出入行陳者百五十戰𡚒身不

顧忠如皎日之明愾敵無前𫝑若迅霆之擊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武飛渡長江佐收一統之功名岀諸将之右継将明

命逺震邉庭威方暢於

皇靈訃⿺辶䖏聞於瀚海朕奉

先猷而祗懼念王業之艱難欝爾風雲追惟徃昔優

加䘏典開勸後人官資超極品之榮封爵建大國之

號於戯麟䑓𦘕像豈惟宛轉於丹青甲第賜書庸示

昭光於窀穸可特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尉并國公謚

曰武宣精爽如在不昧欽承

    太尉并國公夫人某氏制

平章政事卜鄰𠮷帶母别速真氏父爲於運宗臣甞

有功扵社稷夫亦折衝名将屢宣力扵封疆位陟中

台慶鍾賢嗣惟是數者萃扵一身其存殁則俱荣蓋

始終之鮮儼况内徳壼儀之著而婦規母訓之崇錫

之以翟茀之章賁之以鋃黄之飾沛殊㤙於既徃示

深勸扵将来在邦𢑱皆𠩄當然於世教其或有𥙷於

戯脂田肇啓獨垂範扵兩宗蘋饋相承尚流芳扵百

祀可贈并國太夫人

    追謚司徒鞏公制

制曰莭惠易名恩禮備飾終之典依光毓徳風雲非

一日之期故具官某禀性淑均處心貞亮眷

昭考當歧嶷之際侍内庭多傅翼之功奉事

兩宫勤勞有曰爰念邸潜之𪧐望特班邦教之殊階

謀叅宻近而屢効忠誠位極崇髙而愈形謙謹朕方

外于大寳將圗任于舊人巳聞歌露之悲可後蓋棺

之議鼎湖未逺想陪

仙馭之游泉壌生光洞賁綸章之寵可贈金紫光禄

大夫謚曰忠懿有來精爽不昧歆承

    追謚賽平章制

制曰人臣罄奉上之忠恩䘏奚分於今昔國家有飾

終之典光楊亦頼於子孫於惟閥閱之家况復風雲

之契某官某儀刑西域柱石中朝以文武之長材藴

經綸之大業爰從潜邸早識

英資而又圗回每沃於淵𠂻度量獨髙於天下四川

分陜

朝廷無西顧之SKchar六詔行臺 郡縣奠南服之理福

星霖雨動應時祥和氣嘉聲撫綏殊俗念匪躬而盡

瘁每當饋以興哀朕祗奉

先猷循思逺莭位兼將相徳全始終况爾孫克光繩

家訓弼予孝治進貳文昌用推錫𩔖之恩寵以上公

之號於戯鑄金圗像豈惟專媺於前賢告第頒書尚

兾傳芳於來世可贈某官某謚英爽不昧其克欽承

    賽平章國夫人誥

國治固先於家齊古今匪易婦秩諒從於夫貴典禮

攸冝某官夫人某氏婉自名家嬪我賢輔循法度而

供壼職以恭儉而相夫勞委佗儼象服之尊恭懿融

管彤之美以正以順如山如河主饋冝家綿休積慶

夫延登於鼎胙孫進貳於文昌不以輝稱SKchar彰内𦔳

仍易小君之號榮偕品極之封於戯德容尚肅於舊

儀誥鵉有煥脂澤於故壠世祚彌昌可封某國太

夫人謚某號主者施行

    追謚故都運梁公通憲先生制

制曰望壠思賢臣子無古今之間顯親盡孝國家有

推㢡之崇矧兹文憲之傳䔍我丗臣之舊資德大夫

中書左丞梁暗都刺故曽祖金中奉大夫司農少卿

陟早登科第顕歷仕途履正奉公才SKchar國計持難抗

節身爲大閑在先儒𦒿德之間有㤗和能臣之譽經

綸事往道義日尊流澤逺及於子孫致位有開於卿

相克宣忠力勵相我家不有䘏章SKchar𭄿來者可賜謚

曰通憲先生於戯老成雖逺典刑猶見於國人寵數

惟新潜德載光於泉壌尚期英爽不昧歆承

    太子少𫝊竇公制

傳經明道旣輔立太平之基崇德報功烏可後非常之

典故桓傅致臨雍之敬而甘盤動憶舊之思古今雖

殊典秩不異故翰林侍講學士竇黙業尊周孔學際

天人詢治體以綱常為言論人臣以功利為末侍謀

帝幄剴切多文貞之風論相中書慷慨見陽城之烈

而又三代建國眀倫是先惟西池儼籥羽之儀故東

序擴人文之化風移俗易一變虗文地闢天開載明

正學廼眷兩朝之𦒿徳寔爲

先禰之宮師稽考規模夣𥧌風采是用榮分三事光

邦教之階恩貴九泉瀟洒玉堂之契有來精爽服

我寵靈

    夫人賈氏誥辭

天人之際若弗可知禎祥之來各以𩔖應凢祖宗父

母尊榮夀考未有不以善而𦤺者具官某夫人某氏

従清望嬪我儒宗恭儉以相其夫勤恪以成其子

珩璜中莭藻薦多儀清白傳家管SKchar有煒冝爾従

之貴寵膺華郡之封鵉詰副加服我休命

    追謚賈愽児赤制

負暃于時既逢其

明主當饋起嘆有懐扵昔賢某官藩邸近臣

中朝𦒿徳⿺辶商際風雲之㑹素多監掌之功割烹調和

廼其常事威儀進退曲盡恒規凢侍

殿庭望高徳度方舊人而圗任⿺辶䖏薤露以興哀嵗月

雖深徳容如在抱茂陵之弓劒婉變何窮悵華屋之

兄筵未昭

𠡠奠近因廷奏大需

㤙章可加贈某官謚曰某嗚呼授寵數以如生幽明

罔間顧諸孫之衍慶福祉方来慰我老成含嘻泉壤

    追謚忽林赤制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徽内職固有籍扵世臣追錫親榮廼式遵扵𢑱典

其官髙閎集慶美行禔身早以謙㳟光聮侍従藝則

名而威則棣責扵已而功扵人出入禁闈者㡬三十

年主典玉食者何百餘事忠勤奉

上夙宵在公毎多燕饗之儀何止割烹之技方

廷章之宣羙遽朝露以溘先可贈某官某謚嗚呼祇

奉仙逰悵同翻於𫤌景流光泉壌尚垂慶扵後人魂

而有靈歆我寵數

    進呈

    世祖皇帝實録表

臣某等言臣聞典謨𫐠堯舜之功合名顕著方䇿布

文武之政義問宣昭粤自漢隋及夫唐宋咸有信史

以貽後来况大業豊功震今耀古惟深善述首議丕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臣 等誠惶誠懼頓首頓首洪惟

世祖皇帝仁孝英明

睿謀果断爰従

潜邸有志斯民植根𠏉而佐理皇綱聘𦒿徳而講明

治道始平大理再駕長江過化存神有征無戰迨其

龍飛滦水鼎定上都革𡚁政以惟新擴同仁而一視

規模宏逺朝野清明内則肇建

宗祧創設臺省修舉政令登崇俊良外則整治師徒

申嚴邉將布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徳柔服蠻羗加以

聖無不通明靡不燭守之以勤儉朴素飬之以慈

雍和収𭣄𫞐綱綜覈名實賞罰公而不濫號令出以

惟行萬彚連茹群雄入彀削平下土統正中邦慕義

嚮風聲教奚朔南之曁梯山航海職貢無遐邇之殊

方且開學校而劭農桑考制度而興禮樂

國號體乾坤之統書畫煥奎璧之文罄所有而醻戰

功不待計而救民乏聽言擇善明徳緩刑歛福錫民

遇灾知懼得洪範惟皇之理過周宣條政之勤以致

時和嵗豐民安吏職蓋

帝德克周于廣運故至公均𬒳以無方可謂文致太

平武定亂略継

一祖四宗之志兼三皇五帝之功開天建極者三十

五年立經陳紀者二萬餘事以

謙譲弗遑於備紀故纂修未至於成書欽遇

皇帝陸下夤紹詒謀厲精

圗治亟鍳𮗚於 成憲思遹駿於

先聲深

詔下臣俾爲實録宅心

宗祐凝孝羮牆開館局而増置官僚

敕群司而大紬圗籍編摩旣冨搜訪加詳採摭於時

政之編參取於起居之注張皇𥘉藁増未見於罕聞

承奉

綸音俾蠲繁而就簡俯殫管見仰體

宸𠂻盡略虚文一存實事其饗㑹征伐文物典章粲

焉列三代之英蔚爾開萬世之業與夫才徳孝廉之

士忠良姦佞之臣版圗生齒之夥繁財賦畜牧之冨

盛謹依條據粗致無遺今具所修成

世祖聖徳神功文武皇帝實録二百一十卷事目五

十四卷

聖訓六卷凢二百七十卷謹繕冩為二百七十秩用

黄綾夾複封全隨表上

宸扆臣某等忝備台司幸膺盛典顧惟載筆才何有

於三長勉進蕪辭慮庶幾於一得冐瀆

聖聦下勝兢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臣䓁無任瞻

天望

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表陳

進以

聞臣 等誠惶誠懼頓首頓首謹言

 元貞元年六月 曰開府儀同三司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臣䓁上進

    聖夀節賀表至元十四年丁丑代中省作

伏以

龍徳御天恊千載休明之運星虹流渚開九秋震夙

之祥正朔所頒臣民胥慶欽惟

陛下長䇿逺御叡断有臨凢經制於宏規思光昭於

先業修振古未修之典集

累朝未集之勲獨運神機載揚我武削平六詔無好

大喜功之心混一三呉見伐罪弔民之舉治道巳隆

於貞觀風聲仍邁於漢家尚深門政之虞屢致迓衡

之問詢謀元老懷保小民體群臣敬其所尊免包徭

以之固本而又禁酒酤而重民食憫兵餘而肆

赦恩動順輿情咸躋夀域繄爾至元之盛德SKchar於行

葦之深仁属莭届於誕彌適躬臨於廵省臣某等乆

承鈞軸列侍瑶墀一作分司蘭省阻司蓂堦愧無金鑑之封章

切効露囊之微悃鳯來儀而陪舞聽簫韶九奏之音

虎拜手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休祝

天子萬年之壽

    甲午賀正表代中省作

伏以寅宫建斗洪釣轉一氣之春

漢殿稱觴大禮重三朝之慶衣冠環拱文物昭融

皇帝陛下乾健萃精睿思作聖頓皇綱而開大統備

百度而冠前王澤旣洽於域中威復加於海外

中天而立躋丗於平以冨蔵民惠免逋懸之賦先春

肆赦

恩深寛大之書繄至治之惟馨致

上天之伸祐

端臨正旦光動多儀受圗籍而膺貢𤤽醼臣工而湛

春酒臣某等率先列辟拜舞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政與時新萬有遂

生成之樂

壽從天恪八秩開億兆之祥

    大都城隍廟設醮保佑青詞

伏以天監雖髙曽易顯思之命基圗寅紹敢忘奉(⿱艹石)

之誠爰自君臨頗歷年所顧眇躬之上託致至理之

維艱豈期外侮潜消復荷天休兹丕炎風朔雪大開

一綂金穣王燭屢致豐年而又雲静祁連春囬沙漠

晝日有平安之報霜風無偃簿之虞匪凉徳之能然

聖靈之所佑廼即青陽之月恭修金籙之科誥演琅

凾真臨玉境導含景蒼精之駕覆垂雲洪䕃之仁鍳

兹報謝之䖍重以保持之福干戈止息永惟四海之

邦國榮懷亦尚一人之慶如式

    至元三十年崇真宫設醮齋意

大元

皇帝紹隆丕構撫御多方欲期中外之安致有憂勤

之慮爰資道䕃用介福寕擬於今月𥘉三日就大都

崇真萬壽宫設金籙醮筵二百四十分位㳙日卽良

預期以告

    青詞

伏以纂承有在擴

先業以丕隆撫御攸寕皆上天之申佑况年齡之

向邁資 福廕以彌深念兹一巳之微事有萬幾之

重邊聲雖捷軫慮良多精力自如過勤或倦而又囬

氣交更而無不順盭多生感受而未免乖和敢殫禱

謝之誠普兾

神明之相潜消災滯滋至天休

素履安舒符乾剛而不息皇圗鞏固叢景福以惟新

無任𢢽禱之至

 祀廟樂章

    無射宫之曲昭成

於赫

皇祖■睿智聦明天扶

一徳海毓群生

文經武暢治定功成禋祀無期昭垂頌聲

    無射宫之曲顕寕

天啓

𭰹仁湏世而昌追惟

顯考敢後光楊儀尊謚羙禮備音鏘

皇靈鍳止降𨤲無疆

     祝文第一室

於赫

聖武開運立極

啓迪後人奄宅萬域

継體守文爰及眇質

大位昭升 隂相之力奉薦明禋載祗載式尚祈

顧歆永深■燕翼

    第二室

丕顯

睿祖載揚我武左右

禰昆𦒿定區字慶衍■本支■紹纂基緒

嗣服惟𥘉禮湏告祀

延洪㓜冲■永錫繁祉

    第三室

明明

我祖神聖無方武定文緩于

先有光運開大統徳冠百王

仙馭漸逺攀慕奚極祔廟奉安縟典是式

燕翼如在■英靈日赫

    第四室

於皇

昭考神靈在天民受隂賜餘二十年不

饗其位眇躬是傳追尊

徽號永言奉■先爰用昭告齋慄掲䖍尚兾

申佑寳祚綿延

    登明亥元神

維神■㧾劾成功■尊臨隂位適承■嵗德爰誕■

眇躬属秋仲之佳辰致嚴禋之菲奠仰祈

昭格永荷

神休

    𡻕星木照星

維神■象緯玄穹■祥開下𡈽直兹嵗事相我

冲人恭伸黙禱之䖍爰即絳宫之閟庻憑■隂佑聿

底丕平

    桞𪧐胎星

維神光臨■𥘉度𫉬■纂鴻圗顧惟凉薄之躬萃集

簡穰之福近因多故致禜幽壇尚兾精英更隆安

    新舡落至𥙊𡻕君文

成舟委波謂之落至維神灼知一嵗之事汎彼中河

轉致厥載上下安輸非神SKchar

    修玉門前橋𥙊𡻕君地祇文

應門將將前臨天津 玉輅所馳虹梁必陳爰搆爰

締築之陾陾神維垂祐迄于有成

    五方帝𥙊文

因方殊號尊以帝稱殿臨五部有赫其靈維橋之作

鞭石駕梁尚兾擁衛大來百祥

    擬禁酒詔

漢賜大酺𡻕有常數周申文誥飲戒無彛况糜粟者

莫甚於斯崇飲者刑則無赦近縁春旱朝議上陳冝

禁市酤以豐民食朕詳思來奏寔爲腆民可自今年

某月日民間毋得醖造酒醴俾天物𭧂殄重傷時和其

或違者國有嚴典悔其可追故兹詔示想冝知悉■

    中書省牒宋三省文

中書省劄該爰自

聖上即位之𥘉重惜南北生靈之故一視同仁首主

和議故遣信使講信修睦往年征進大軍即令各還

本屯仍嚴𠡠邊將非奉

上命毋得妄動行人衛■命以更𡻕侓寂無來音

何哉不惟有失忱辭反啓邊釁以致攻圍我上蔡侵

軼我鄧鄙襲華陽SKchar隨州刼掠真陽數犯漣水此皆

出於使軺巳入彼疆之後將和而戰得無異議乎夫

信與義自古所恃以爲國者也一旦棄捐 --捐自有任其

責者矣向也

大駕廵狩北庭以平内難今渠魁授首已於正月廿

六日還宫飲至頃因行臺入覲

陛見之日具以

奏聞請重兵壓境以問其故五月𥘉五日奉

聖旨此一事發端自我姑待之省府仰體

聖上仁慈尚存兼愛恐咈𥘉心弗允所請且夫

朝廷大計巳定此特有司之事耳今就委本路發使

詳問焉(⿱艹石)復遟疑不决秋髙馬肥至日别有區處當

司依奉■省劄令差諮議官崔明道兵馬副都李合

義充詳問使移文淮東制司即今■國使安在何稽

留不發并莭次侵疆之役具由囬示以慿呈省施行

請早示定議據此湏至牒者

    順德府大開元寺重建普門塔碑銘

國家以神武戡定區夏際海内外悉主悉臣其所以

尊𩔰釋教彌綸元化者方往昔爲㝡重于以推弘濟

之深仁歛無量之衆福纉大寳錫群生躋六合於仁

夀極樂之域豈特崇奉而巳哉順德府大開元寺旺

聖天子潜邸迄於

御極持護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者前後非一至精藍浄衆特

命近臣主領不與佗寺比三十年間續光起廢集于

大成主僧崇嚴以寺之大縁寔肇基寳塔今雖雄峙

雲衛未有紀述何以夀無盡藏之傳至元丁丑秋懇

輦真國師以其事請于

朝制可命奉御脫烈傳

㫖翰林院定撰合立碑文者臣謹按提點僧崇湛具

列事蹟寺舊有塔曰圎照癸酉之兵燼焉逮

國朝辛卯萬安恩公来主凾丈始圗興復其感験灵

異有神化無方者初公旣祝髪心印佛乗機蟠利用

錬形辟糓面壁安禪結習於臨城者五年建縁於淸

泉者有日演法出無礙妙辯濟物現當機應身至囬

邪入正郤火返風雞悟靈而啄香牛馴致而受戒寒

泉復眢井之波斗粟周衆僧之供復以慈善根力愈

竒疾拯危厄人蔵髪餘珠垂舎利㓗庖寮而偫館榖

代公𥝠而息繹騷其感化方便人叵具舉第以菩薩

目之以致逺邇隆嚮願言依歸及廟役興得能仁觀

音舎利二顆光大殊常又易塔心柱礎因風自正故

勲貴豪冨鉅商世農施獻輸給同竟事縁金幣梓材

不期而輦至藝巧工能不率而子来風動雲委畧無

虚日不十稔疊構重簷輪奐離立文階層戺𫝑軋坤

軸藻拱璇題翬飛塵外(⿱艹石)乃紺瓦鱗差金輪眩彩覆

法雲於真境曜慧景於康莊絢爛䡃盪若金光明中

現無量化佛仰之者火宅晨凉𫆀之者重昏夜曉誠

法界之寳宫河朔之傑𮗚也實經始於重光單閼之

仲春断手於上章困敦之秋孟簷十有三崇六十仭

其二與費不可殫紀癸卯冬師拂衣禪室歸寂真空

即日有雨木氷之異塔位石像亦怛化流潤若澘焉

出涕者及歛大衆聞空中来妙音樂聲雲光变幻環

刹成五色樓觀中現三大士像至有升塔投空攀號

者其具戒門資萬數内嗣祖傳法解三藏教沙門今

亦千計其爲世宗師感慕者蓋如此巳酉𡻕嗣僧崇

朗因太保劉秉忠奏䟽請

聖上爲大功徳主遂嘉納焉旦聞師𣑽行清修乃遣

近侍護葬及建塔賜銘謚曰弘慈愽化大士

勅寺額曰大開元寺塔曰普門之塔爾後累降

綸㤙SKchar護贍䘏靡不備至其紹化住持曰崇潤嗣傳

住持曰崇朗崇悟崇瑀至崇嚴凢六代𥘉縁清泉净

土寺乃大士宗姪崇音住持云臣𥨸聞大雄氏之教

以清净虚寂爲心方便慈悲爲用愍念大千衆生堕

落苦海洪濤鼔風漂流無際世尊心運慈航拯溺度

厄俾登彼岸歸浄土正路又慮一切愛慾有迷悶終

不覺其本來真心者故假象設教閎厖靈歘至理絶

人區事岀天外弗𠇍奚能傳悠乆而警悟萬億刼邪

窣堵波之建假教髙顯極矣然道自人弘功繇縁立

非遇間氣傑出智慧開濟大士疇克弘通法海鋪敦

教基如是光大者哉冝爲

聖天子終始崇奉如一特

詔賜銘以昭永世臣某拜手稽首而獻銘曰

  釋迦挺生自西域  靈山玄風暢無極

  經從白馬肆金光  法本誠心歸利益

  仁王應世憫言湮 大千淪流苦海厄

  教因象設濟無邊  塔廟龍宫争湧出

  開元大士弘慈公  五載雷轟奮禪窟

  法音演出琉璃筒  建此道場化所服

  髙摽突地跨蒼穹 一日雄尊三百尺

  雨華天風韵流鈴  師雖示寂此長舌

  聖皇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號曰普門  臣今思議何惻怛

  要欲手絜閻浮生  躋彼仁壽極樂國

  臣聞大徳必得夀  佛應囬施無量福

  蘿圖鞏固䓁弥盧

  聖子神孫千萬億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