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三

卷第六十二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六十三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六十四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之六十三

祭文

    告家廟文

至元四年𡻕次丁卯六月丁巳朔卄三日巳卯孝

曽孫王惲䓁謹以香酒時果之奠敢昭告于 曽祖

考府君 曽祖妣臨清吕氏 顕祖考修武府君

𩔰祖妣孟氏韓氏 皇顕考忠顕府君 皇顕妣夫

人靳氏之靈先以丙寅𡻕十有二月為子公孺聘婦得

宣差石君之第三女兹者徃之女家躬展禮幣今龜

告吉日維斯時廟授有儀式伸䖍告尚享

    𥙊元神祝文

𡻕次丙辰九月戊戌廿九日丙辰臣某等謹以清酌

庶羞之奠敢告于𡻕德之君惟神一𡻕之君百臣是

統端臨異位獨秉威權悔吝灾祥維神是与臣某父

某年踰知𠇮心切齊家動静之間旣乖攝養公𥝠之

尤重愆違而又庭户積殃子孫不孝扵七月廿七

日遽嬰末疾将抵時冬困致沉綿力疲舉履日因元

𠇮躬薦愚𠂻幸兾神明蚤躋和豫尚享

    告家庿文

至元四年八月丙辰十七日壬申孝子惲忱䓁謹

以清酌百羞之奠敢昭告于 皇顕考忠顕府君

 顕妣縣君靳氏之靈嗚呼哀哉維丁巳歳八月至

今年丁卯秋仲府君損舘十週星矣寔至元四年

八月丙辰朔十有八日癸酉也十者數之盈天道

之小變也𥙊法以春秋享奠盖因其氣之終始而致

思焉矧履霜露瞻拱木歳月近紀親日愈逺得不極

其志而重其感傷乎今之所謂道供豈古致齋鄉親

之意歟兹者爰即正寢敬演靈章庶仗眞筌以證妙

果神維格思式伸䖍告尚饗

    至聖文宣王奉安祝文

扵赫元聖萬丗作凖曰義曰仁風化之本頋瞻清廟

曠兹有年咎将孰執廼吏之愆爰自下車心弗遑安

靡朝匪夕載經載营誕弥八月厥功告成奕奕新廟

桓桓王楹峻以文階重以神幄有翼有嚴乃丹乃雘

爰居爰處以清以寕神格其思享兹菲誠爰暨厥民

日焉啓迪仰止瞻依聿脩厥德庶幾報本以謝不聀

尚享

    兖國公奉安文

㐲㠯庶工告成新廟孔碩扵穆素王之亞聿陪元聖

之居仰底攸寕永欽厥祀尚享

    鄒國公奉安文

伏㠯有嚴閟宫載新祀典仍増光扵肖像永配享扵

神庭扵穆維清尚安且妥尚享

    辝墓𥙊文

維大元國至元九年𡻕次壬申四月乙未朔十七日

辛亥男孫惲謹以清酌之奠敢昭告于 曾祖王父

𩔰考王府君之靈惲自至元五年冬十月𬒳召赴臺

■九年春用前資翰林修撰由監察御史改授承直

郎平陽路緫管府判官已擇此月十九日赴任所今

當逺離墓次伏兾明靈特垂隂祐尚享

    𥙊孚惠神祠文六月十四日祈雨至十八日申刻大雨至十九日𥠖明方止

惟神淵懿徽柔德妃乾方觱沸其泉寔為淵浸屋而

祀之禮固宜矣兹者時雨愆常蒲絳兩州旱暵頗甚

吏寔不職民將何尤SKchar麥勒而半成槁稼嘘而可燎

衆仰一溝之水恃為卒𡻕之安然得之有限漑之不

濟與其施及乎有數之田何(⿱艹石)膏潤夫一境之内惠

䘏哀憫繄神能然伏望起伏龍鞭電轂神泓為之變

動川雲隨而蓊從細犍天瓢溥霑壠畒使槁者勃興

而如揠𤍠者得濯而輒醒雲漢昭回一滌藴隆之氣

甌窶滿載卒成大有之年神能鍳兹敢忘昭報尚饗

    𥙊斛律丞相文

大元國至元九年歳次壬申六月丁亥朔初八日甲

午承直𭅺平陽路緫管府判官汲郡王惲謹以清酌

庶羞之奠致𥙊于 有齊忠臣大丞相咸陽王斛律

公之神伏念惲以監察御史叨承郡幕視事之初来

讞兹獄求情罔𫉬非神疇依惟神心秉塞淵氣餘忠

謹始焉義合於神武終以威馳於栢璧生為良弼殁

為明神對越英靈凛然如在以徳以功宜永嚴祀惲

授舘絳園迫近神廡號呶扑擊不無震驚然兇悍禍

賊寔神所憝尚矜不逮俾集厥事式伸明薦以克来饗

    康澤王廟謝雨文

惲訊獄絳陽囬經大平百里之間秋禾如槁物之生

植時方尚飬民之告病不為不勤俾驕陽亢甚耕隴

塵翻誠守吏不聀之所致也近虽致禱於鼓塠行復

展誠扵祠下及次襄𨹧油雲四㒷甘澤霈作郊野灑

⿰氵専獲沾足且神化無方龍徳為大山澤一氣初無

間然虽愚𠂻適與之㑹寔神碩䘏而恵之也用薦明

禋以荅靈貺尚享

    拜奠夷齊墓文

維大元國至元九紀𡻕玄(⿰黑戈)涒灘冬十二月既望承

直即平陽路總管府判官王某㳟以牢醴之奠致𥙊

孤竹二賢之墓嗚呼天下有當然難合之事惟特

立者能成之天下有至中大正之道惟齊聖者能明

之三代而下建天地之極碇君臣之義掲若日月亘

萬古而不息者其惟二賢而巳王申之冬某以守吏

按事蒲坂仰止髙山其立卓爾𠩄謂聞凛凛之風者

貪夫廉懦夫有立志也趍拜几像山烟四起奠以性

醪若恐将凂有薇在山有粒在簋㓗以馨誠薦我明

水尚享

    𥙊黄崖山神文

節彼南山奠安一方爰産竒石紫質青章主宫繕興

爾焉來营伐而材之不無震驚用是昭告帷神降寕

庶慿黙佑迄用有成尚享

    謁西岳廟文

維神徳嫓坤維氣㴠崑潤際四海洪𮎰之内位寔雄

尊在提封宻迩之間禮當趍謁仰止三峰之峻來伸

一禱之誠僥倖之求断不敢萌憂恋之心庶幾昭鍳

爰生申甫來佐明時冐瀆顥靈豈勝悚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尚享

    安二賢神文

某以壬申之冬來拜祠墓悼其傾圯几像𭧂露載經

載營今也告成睠彼雷首肅焉神庭繄二賢之徳聖

之清𠔃以孔聖之哲極所稱𠔃掲若日月何廟皃之

尚𠔃封而匪屋來者何瞻仰𠔃蒼煙喬木何山爛其光

𠔃盤非周粒桂酒苾其香𠔃神其格思𡻕永此而享

弓

    肇𥙊霍岳文

大元國至元十三年𡻕次癸酉六月壬午朔三十有

六日丁未承直𭅺平陽路緫管府判官王某謹以牢醴之

奠致𥙊于霍岳中鎮應靈王之神維神峻秀靈異鬱

為鎮山兾州之野嶽麓所盤致興雲雨祀典載新報

本信敬兹焉其辰頋維守吏𡻕奉嚴禋籩豆孔修敢

告駿奔乃祝之曰 髙冝麻麥𠔃下冝稌蛟蛇結盤

弓物不窳王事庶集𠔃神所與

    康澤王廟祈雪文

大元國至元十年十二月已酉朔承直郎平陽路緫

管府判官王惲謹以清酌之奠敢致禱于■康澤王

之神伏念一冬三白𡻕事之常今者云暮未覩其祥

寒律徒切風埃𣻳洞𪧐麥虽萎猶含餘凍載憂載忡

春疫為重彤雲油油旣合而収和氣致盭政SKchar未修

吏寔不聀民将何尤惟神降鍳一雪孔周灾沴不作

恵我來牟吾儕小人敢後神休尚享

    𥙊靖應真人姜公文

大元國至元十一年𡻕在甲戌二月戊申朔十有二

日已未承直郎平陽路緫管府判官王某謹以茗果

之奠設𥙊于靖應真人姜公之靈某以中統元載列

聀省𭅺得掌綸命

帝遣使臣奉宣 詔㫖起公扵晋有遐想仙標載勤

馹乗之語眷眷之意何其隆信者哉逮明年春𫉬拜

下風寳玄之宮野服黄冠道淳徳冲曽無一言及乎

本宗其揄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稱頌(⿱艹石)恐隕越者堯舜禹湯文武之道

之功建祠奉祀竭夫一躬退而論思豈墨名而

同者耶及官平陽載覩儀容振𬒮談舊一沛平生之

𮌎愈知蜻SKchar之性精誠之徳𠯁以動三河而沃淵𠂻

也云何一别上仙三峯杳黄鵠其何邁将神㳺乎太

空天藐雲髙涕泗無從過故都而眷恋庶斯文之可

通尚享

    兵次孟津𥙊靈源王文

維十有一年甲戌夏五月丙子朔越七日壬午承直

𭅺平陽路緫管府判官王某敢昭告于靈源王殿下

我國家将有事扵南服桓桓兵甲例作于晋頋予小

子寔緫其一焉今兹南邁前次河壖尚克顕相其安

以濟豈惟可免薄責誠以威靈隂隲以先啓行之力

也尚享

    𥙊平陽府東城門文

惟神聀司啓閉氣積隂凝今者滛雨為崇巳及浹旬

害役粢盛動妨民作伏望道迪陽和速成開霽尚享

    𥙊皐陶文

惲以到官四日奉憲部符鞠絳陽獄大小之情心敢

不盡侊愡曖昧有不可致詰者使讞議適當生死兩

明愚𠂻不逮神惟能誘之𡨚滯沉痛捶楚之下求而

不𫉬者神惟能伸之伏惟明靈尚克顕相

    中元莭𥙊 三代告生孫汾郎文

伏為男公孺新婦石氏扵今月十有二日辛巳生子

名曰汾郎盖人倫之事継續為大因時以享式伸䖍

告庶憑神佑其安且冝尚享

    立社禝𥙊告文

維神五𡈽之祇百谷之本血食于社萬丗依凖礼墜

而興張本自兹牲醪香腯鼔鍾清夷迄用康年神其

餒而

維神百榖是長萬民之天配食于社古莫能遷名存

實亡乃吏之愆張本于兹神其鍳焉有酒斯㫖有牲

肥鮮維神格思𡻕其有年

    范陽房族祖九翁𥙊文

至元十三年𡻕次丙子冬十月壬戌朔十有八日

已夘房孫謹以清酌少牢之奠百拜致𥙊于

故軍資府君族祖九翁之靈嗚呼哀哉十二年春予

守官平陽祖母慕容氏書来以公訃告國有常制莫

敢擅離然聞母弟忱自疾凾扵納壙皆與及喪次雖不

𫉬戴星奔赴中為少遑也越翼日即縞素為位於府

北郊之僧舎發哀以𥙊婦推氏子公孺新婦石氏在

焉慼不視事者五日迨今年春三月秩滿東還将為

指日即路得哭墓而唁親老也復為中書檄去考試

河南四道滿三月而㱕日月逾邁霜露之感積諸中

而至于攸乆也如是曠慢不恭之責将何所逭今兹

之来駿奔露處不遑安者凢十有四日含凄茹辛實

以𥙊告為事伏惟神靈鑒兹哀悃嗚呼哀哉尚饗■

    𥙊中書左丞姚公文

聖維天開寵綏九有必誕賢輔以左以右手斡機衡

殆天旋斗伊公挺生𡚒迹營柳長白之英遼江之瀏

元氣絪緼鍾此■秀脫落俗學沉浸道囿SKchar情孔思

伊淵洛薮一物致知千古尚友起而翼漢雲雷交遘

啓沃淵𠂻逹聦纊黈至元之𥘉公綰機紐謀謨廟堂

股肱元首聀分六卿綱維結紏帝載用熈豊而不蔀

大明黜陟罷侯置守萬鈞機張頼公克彀霖雨一濡

載清宇宙我武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荆㐮持乆大闢屯田櫛比粮糗

公善開物務深耕耨𡺳風良耜十千為耦継倡農司

邦是揉明彼王道始夫南畒護軍來㱕雪髯垂脰

長江失險萬介北趣特置舘筵體貌𦒿耇眷我儒臣

甘盤之舊天理人私自公判剖國势民機𠋣公安否

有辯懸河而惡利口四海具瞻漢更啇叟龍光稠疊

玉杖秬卣望公百年以佐元后胡不慗遺梁木壊朽

彼蒼■悠莫之能䆒嗚呼公之為學知所先後味道

飫經大𡙡玄酒平生㳺藝組綉雕鏤公視餘事爲丗

瓊玖公之逢辰道合非偶来儀舜庭台鼎鳳雊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中外𠯁展抱負八十之春巳極眉壽考終牖下載啓

其手有子承家公復何疚嗟吾道之如綫念後學之

孤陋與斯民之不幸孰思濟而云救惲自束髮辱知

㝡厚拔擢提撕兩端親叩至登瀛洲再承善誘弦晦

一週玉堂清昼今公云亡此㑹難又情悄悄以填膺

淚浪浪而霑䄂今也送不遑執紼葬不得撫柩寓哀

斯文爲一觴侑尚享

    故尚書禮部𭅺中致仕丁公𥙊文

嗚呼維至元十三年夏六月惲考試河南拜公床下

留語終日言不及私維是治之隆汙民之殿屎法具

未完涕下漣而至扵㢘扵律巳老而知止教子以義

方𠡠断家事其在倫列如公一人而巳此天下之公

論非予得而私議也區區之誠幸惟鑒兹尚享

    故吏部尚書髙公𥙊文至元十五年閏十一月十一日大雪中拜奠

惟中綂壬戌之春惲以事累退耕于壠畒者再罹寒

暑旣而擇御史開憲府人文之選公以予主不肖誤

蒙公知擢置言路三秊裏行我盻我頋豈惟使之増

光迄薄用于今者寔■之載舉及官平陽公判吏部

不以契闊怜我椎魯每借譽扵時人為聲勢之一助

是又見公終惠且勤不我遐遺之故也至扵雄文大

笧忠規治具三峽秋濤危波砥柱兹公論之有在匪

鄙言之能喻念公平生靄靄德度霑賸馥扵蘭䑓悵

歳律之巳暮敢以受知一已之私抒予哀而酹公之

墓也神惟有靈鍳兹誠素尚享

    外祖安陽縣丞靳公𥙊文十五年復十一月十五日

惲年垂髫省識公面蒼髯堂堂山立而弁逮予成童受

訓母氏公之丗家頗聞一二或官郷縣或擅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年五百財雄一方至公而衰亦理之常厥後一紀公

殁于郷惟嗣罔續我考奭傷春秋時思合食祖傍是

用傳訓子孫奉行公殯淺𡈽幾卅霜棺衾改卜未就

深藏姨母雖在顧力弗遑有劣其甥按部洹漳東望

堯城心焉靡寕迎置姨母如拜儀形爰念𦵏事与之

經營及兹春首窆公于茔庶幾畢考妣之志慰安公之

神靈也尚期不昧俯鍳微誠尚享

    左丞董公𥙊文

至元十六年𡻕次巳卯九月乙巳朔樾有三日丁巳

朝列大夫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副使汲郡王惲謹

以清酏嘉肴之奠致𥙊于故資徳大夫中書左丞簽

書樞宻院事贈金紫光禄大夫平章政事謚忠献董

公之靈觀夫大燕南陲全趙北垠神尖鬱茂滹池濟

淪蟠精萃秀篤生異人公應運挺岀絶𩔖離倫閱敦

詩禮感會風雲𡚒父祖之餘烈䇿冦鄧之髙勛其志

慮良實又濟以武恵惻𨼆之仁謙而接物勇見扵大

敵㳟以持巳孰知夫丗臣至扵肅齊家範友于弟昆

忠結主知徳庇生民功愈大而心轉小𠖥旣厚而憂

益殷無私蓄為子孫之計不樹黨収門墻之恩其公

亮謹厚又似夫董侍中與万石君也幾丗幾年孕此

忠純方沭恩扵鳯沼俄星隕扵中軍痛丹青之宛轉

追𦘕像扵麒麟此非一巳之私議在中外哀悼所不

忍聞也惲爰自布衣仰公清塵接樽酒扵中統之首

與賔筵扵至元之春每燕語之衎衎頋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顒之可

賔矧二弟之欵曲辱交乆而情親雖草𪧐而罔哭聊

寓哀扵斯文伸孺子之薄奠庶劒繫扵徐公之墳也

尚享

    遷奉曽外祖殿試靳公𥙊文并外妣李氏

惟公才徳兼𬾨元精孕和早擅塲屋三中巍科人文

之譽在公寔多正大𥘉元公卒冝津權厝新瀧幾七

十春殯而未𦵏譬彼行人㱕不及家SKchar寕其身兹者

日吉時良奉安祖傍祔以元配永閉深藏魂而有靈

以賁幽光尚享

    遷奉安縣丞外祖并外媪王氏𥙊文

惲以前𡻕後十一月廿三日為迁奉之事巳告尊靈

今者應期舉厝永慰幽煢以順從祖以安則郷祔我

外妣閟此玄坣靳雖衰宗在公未傷有甥妷以主祀

重時思而不忘是則不必其子而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也有牲斯羜

有酒斯香神惟昭鍳歆此一觴尚饗及葬公伯兄孝思貢士及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