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一卷

卷第一百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附錄一卷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秋磵先生大全文集後序

先考文定公人品髙古才氣英邁勤學好問敏於製

作下筆便欲追配古人騰芳百代務去陳言辝必巳

出以自得有用爲主精粹醇正非他人所可擬自其

弱冠巳甞請教於紫陽遺山鹿庵神川諸名公愛其

不凢提誨指授所得爲多及壯周旋於徒單侍講曹

南湖髙吏部郝陵川王西溪胡紫山之間天資既異

師問講習者又至継之以勤苦不輟致愽學能文之

譽聞於逺近其後五任風憲三入翰林遇事論列隨

時記載未甞一日停筆平生底緼雖畧施設然素抱

經綸心存致澤桑榆景迫有志未遂一留意於文字

間義理辝語愈通貫精熟矣故學者以正傳名家推

尊之旣捐 --捐館公孺編𩔖遺藁爲一百卷字幾百萬咸

謂學有余而不盡其用者則其言必大傳於後奈家

貧無力不能刋播言之䀌傷(⿱艹石)㷀㷀在疚恐一旦溘

先朝露目爲不瞑矣延祐已未歳冬季孫苛方任刑

曹𭅺官走書于家取其遺文云

朝廷公議

光祖資善府君平生著述先明正大関係政教甞𫎇

乙覧致有弘益堂移江浙行省給公帑刋行以副中

外願見之心公孺聞之不勝欣躍因念韓文公爲唐

大儒學者仰之如山斗其文集自唐至宋歷二百年

之乆頼桞如京之賢方刻板本流傳於丗

先君去丗今𦆵十五寒暑特𫎇

朝廷發揚如是實為希闊之遇于以見

聖朝崇儒右文之羙光賁千古矣延祐七年庚申正

月載生明男王公孺百拜叙書于后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後序

翰林承旨文定王公衛之名儒秋澗其號也從游遺

山鹿菴紫陽神川四先生之門講貫漸磨深造閫域

語性理則以周邵程朱為宗論文章則以韓桞歐蘇

為法才思泉湧下筆輙數千言星囬漢翻韶鳴鳯躍

千變萬狀可駭可愕文中巨擘也學古入官𫾻歷清

要内而金馬玉堂外而豸冠繡斧所至有令譽雖公

務填咽手不釋卷耽書嗜古天性然也公長子翰林

待制紹卿嘗集公平生所作分爲百卷題曰■秋澗

先生大全文集庋藏家塾以貽後人繼而有聞于

朝者取而寘之黄閣未幾𠗂發

江浙行省議鋟諸梓卷帙繁工費夥或者難之庚申

冬檄送本路俾㑹學廪之贏以給其用命出

省府奉行惟謹矧余與■文定居同鄉姓同氏視公

猶父行承乏嘉禾幸𫉬覩公之遺文又安敢不用情

耶迺命郡愽羅君應龍任其責學録余元第專董其

事仍委藺溪州判唐泳涯校正擇諸生中能書者重

為繕冩以授刋者工役甫見次第余⿺辶商叨廣東憲節

之命秣馬就道遂書此以𢌿禾學刻之卷末云旹至

治改元重光作噩𡻕清和月古衛王秉彛謹序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壹伯終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附録

制辭

    授翰林修撰

王惲行已無忝博學能文顧超絶之逸材足鋪張於

偉績冝司綸命以賛皇猷可特授翰林修撰同知制

誥兼國史院編修官當振斯文以宣

朕命

    封謚

制曰文章與時髙下陋乎宋而追乎唐人材隨世汚

隆尊其官而羙其謚僉謂賁戔之信度大兹渙號以

楊庭故翰林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王惲

慱學修能雄文逸氣五持憲節誅鉏吏弊而翼植民

彛三入詞林敷(⿰氵閠)

皇猷而表章

帝典進承華之昭鑑恢

儲聖之良規勸其遺書蓋抱經綸之志詢夫成績豈

徒黼黻之才惟治朝蓍蔡之是稽繄晚生斗山之所

仰式遄歸而請老遽興歎於云亡SKchar2彼壽耆議斯節

惠於戯有斐君子何盛徳之可忘無競維人尚𥙿昆

之克紹肸蠁巳朕魂魄猶強可贈翰林學士承㫖資

善大夫追封太原郡謚文定主者

皇帝聖㫖裏中書省御史臺呈據監察御史呈切見

 故翰林學士秋澗王文定公文才愽雅識見老成

廼中州之名士也頃在翰林曁居臺察觀其因事

 匡時立言傳丗未甞不以致君澤民爲心端本澄

 源是務進呈承華事略𫎇

𥙿宗皇帝嘉納俾諸

 皇孫傳勸弘益良多近日又𫎇

聖上特命張司農等再行繪冩以賜

 東宫(⿱艹石)非深有可取豈能如是哉即係

兩朝御覧珎重文集又有元貞守成事鑑中堂事記

烏臺筆𥙷玉堂嘉話并其餘雜著光明正大雅健

雄深皆出於仁義道徳之奥禆益政務百関風教

 足爲一代之偉觀故追贈■制詞有云觀其遺書

蓋抱經綸之志詢夫成迹豈徒黼黻之才惟

先朝蓍蔡之是稽繄後生斗山之所仰其子太常禮

儀院司直公孺編𩔗成書計一百卷字幾百萬家

 貧不能播刋無以副中外願見之心翰林國史院

 已甞爲言未蒙定奪(⿱艹石)依祕書少監楊桓六書統

郝奉使文集例具呈都省移咨江浙或江西行省

於學田子粒錢内刋行昭布諸路學校以示後進

 非惟儒風有所激勵實彰

聖朝崇儒之盛事也具呈照詳得此送據禮部呈照

到郝文忠公例著述陵川文集一十八𠕋三國志

 三十𠕋巳經具呈都省於江南行省所轄儒學錢

 粮多處就便刋行去訖本部議得翰林學士王秋

 澗文集合准監察御史所言比依郝文忠公例移

 咨江浙行省於儒學錢粮内就便刋行相應具呈

 照詳得此照得郝文忠公文集巳咨江西行省委

 官提調如法刋畢各印二十部裝褙完備咨來去

 訖今據見呈今將秋澗王文定公文集隨此發去

 都省合行移咨請照驗依上施行湏至咨者

   右  咨

   江浙行中書省

  王翰林文集

  年 月  日

諸賢慶壽哀挽詩并序

    壽七十詩卷序

翰林學士知制誥同修國史秋澗王公自

文聲予方弱冠時人有持公詩文至東平者子讀之

以未及識面爲恨中統建元始遂願見未幾■被召

至京師時一款接情相好也旣而予求養

契闊至元十二年予應奉翰林文字復■嵗公入爲

待制玉堂多暇日得考古論文知其所未知聞其所

未聞爲樂可勝旣哉予賦分凉薄公尋又舎去出貳

提刑按察雖聲問數相及十五年間僅一再㑹晤迨

予移疾返鄊里而公膺

璽書之召予亦蒙誤

恩趣還寓舎頗相逺自非公集率不得相過■■用

惘然公長予六年今平頭七十神明不襄事理至精

熟下筆作文不减平昔至其論古今利害援引■據

有條不紊毎賔友期集未甞後約而至歩履輕便不

事杖䇿行且曵之而鏗然作聲院屬聞之知爲公■

矣少日多飲酒近𡻕浸復不喜遇良辰嘉㑹驩得意

適猶能滿引舉白至數杯不亂子賢孫孝以學問丗

其家晚景㤗然順適所欲夀祉方隆未有涯也予著

作公孺置酒爲具稱觴上慶諸公例作詩稱頌予謂

公孺言七秩之壽未足爲君家公賀也申公𭙶束帛

之招䘙武公作詩箴警之曰㑹當副士林之望是席

也㱠爲賛詠張本云元貞二年夏五月東平李謙序

             閻承㫖

七十人生福壽隆耆英𦆵入𦘕圖中耆英㑹七十方入静吟

秋澗雲泉緑安歩花磚暁日紅玉𣗳芝蘭方秀發詞

源筆力愈清雄鹿庵慎獨傳芳𣲖㑹見遐齡⿰糹⿱𢆶匹兩公

             王瓠山

文衡始字文康公敬齋鹿庵聲望隆共城三王稍後

出秋澗早直蓬萊宫升華屢赴延英召下筆咸推言

語妙𫟪臣奬諭相臣麻百粤三韓同荅詔烏臺𥘉立

公選掄輟之持憲材益伸宗祐不嚴考工罪忠言亹

亹逹楓宸繡衣山東又河北民不媮浮吏姦戢累牋

進上青宫圖玉𥙿淵冲垂典則出處平生唯自足使

節何堪上閩蜀搜窮學海思遒贍練多世事機圎熟

天朝養賢恩禮殊中統而後元貞𥘉東門賜金開祖

幄西園束帛隨徴書重來地尊年未老積行弸中外

敷藻鈎深輯略手編研謹而月之仍細考共山不煩

頻勒移耆英今日非公誰九十司徒昔甞有康強七

十歸豈冝晚生幸際扶摇便前軰風流親接見中州

元氣三數公介壽同饗公堂燕

             楊損齋

方平家世有公賢三壽𦆵行七十年秋澗未容歸舊

𨼆瀛洲方且㑹群仙向來政事流遺愛此去文章論

正傳我幸巷南瞻巷北時時訪問得周旋

             陳北山

秋澗仙翁年七十五色筆頭百鈞力應龍淵潜忽天

飛白日湧雲轟靂靂湏㬰雨止風亦霽萬頃淪漪舞

秋碧真書透𥿄錐畫沙行草入神綰驚蛇胷中政有

不平事搦管一掃無邊涯平生六籍不去手刋落枝

葉收菁華世無公是有公器跳出百家成一家癸巳

之秋皆赴召晚生何堪從諸老長楊館裏共瞻

天承明廬中同視草别公南去五閱春邇來拜公情

更親公雖引年乞謝事看公神觀老益振當年上壽

客滿座奉觴迭起爲公賀犀軸綺語光陸離𥿄尾挂

名惜欠我八十行及李東軒九十㑹到鹿菴年願從

期頥數滿千我亦預備長生篇

             王鹿泉

蚤𡻕聲華便軼群學擾不輟向來勤

兩宫垂顧逢千載三世讀書萃一門蘭省柏臺留讜

論玉堂金馬愌雄文平頭七十無多賀㑹見諸孫子

又孫

    故翰林學士秋澗王公哀挽詩序

内翰秋澗公謝事之明年終命於家春秋七十八寔

大德甲辰六月辛丑也儼聞之悼心失圖彌日𭧽自

幼挹公盛名知衞有三王與吾魯有四傑並甞求其

所爲文諷誦之愛其氣格雄㧞不窘近世繩尺毎以

不𫉬樞衣趍隅一問津焉爲疇昔恨旣而公提憲山

東按部過鄆始遂一拜履絇輙辱折行軰以待聽其

論說古今文字淵淵浩浩有源有委如法家議獄絲

髮不少貸一歸公是而止使人胷中之滓都盡嚮來

瓣香於是爲贈爾後參商相望瞻拜弗𫉬徒有江空

𡻕年晚之歎壬辰同𬒳

召詣公車入見

世祖皇帝于上林苑癸巳又同拜

北扉之命甲午抑又同在史局纂修

世祖皇帝實録幸哉日得聆謦欬備准諾惠教弘多

尋儼移病歸及再入奉常公巳登七秩矣乃出諸名

勝賀章見示且命追𥙷前作爲賦七言長句公過爲

激賞辛丑拜章引年甚力朝議以公

三朝𦒿宿特

命進秩二品且授子公孺鄊郡府推以便養仍官孫

笴祕書郎以寵其歸

恩至渥也比哀問至京師縉紳之流皆失聲相謂曰

玉堂東觀寕復有此翁邪往住見諸哀誄是則哀生

文邪文生哀邪詞之有七哀八哀豈容巳邪一日公

孺走書需予引篇首儼以公宏才碩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歷清華殆

四十年其事業顯顯着人耳目之表庸何俟贅言哉

惟公嗜古力學凢所未見書訪求百至必手爲謄冩

老大尤篤視盛孝章爲無讓平生詩文幾四千篇雜

志緫八十卷方易簀始停筆其勤可謂至矣其振耀

來世宜矣嗚呼儼從大人先生游能幾時乙未紫山

胡公卒丙申苦齋雷公卒祗惟公一个焉今又卒嗟

後生小子於何考德問業焉少陵所謂長嘯宇宙間

髙才日凌替豈不重可哀邪廼擬楚騷之亂以抒余

哀其詞曰

太行壁天𠔃横亘坤維篤生偉人𠔃企其齊而鞭赤龍

𠔃駕白霓凌倒景𠔃㓕没其可追䟽决雲漢𠔃黼黻

明時渾渾灝灝𠔃孰闚端倪雄咮一鳴𠔃喑萬

塵埃野馬之一瞬𠔃浩江河之獨馳嗟形蛻而神往

𠔃逝者如斯與造物者爲徒𠔃萬萬古猶一朞大冠

如箕𠔃珮玉陸離耿音容之在目𠔃眇一去而不復

顧四方上下安所止𠔃雖巫陽九招竟奚爲諒

SKcharSKchar或昭昭𠔃知邪弗知哀鐸有詞𠔃尚以聲吾悲

              陳儼歛祍端拜

學與天淵慱名隨事業新文章早無敵字畫晚逾神

SKchar躅追前哲遺芳澤後人獨憐秋澗月猶照玉堂春

              劉敏中斂祍書

司馬凌雲氣逼真廣川精學道爲隣文章舘閣三朝

舊冨貴児孫八十春醴酒常存沾講舌

内帑特賜表詞臣歸來勘破浮生夢白玉樓成筆愈

神             劉愻頓首上

文章字畫世争傳四海飛聲自早年冠豸一方騘馬

使腰犀二品玉堂仙承家素學児孫貴謝事清朝壽

福全零落山丘懐謝傅西州門道獨澘然

              王徳淵載拜

儒林冝有傳汗竹藹餘青筆陳如飛電詞源(⿱艹石)建瓴

方登群玉府遽憶湧金亭欲扣平生學撞鍾愧寸莛

疇昔聞淇上三王藉有聲共推天下士獨擅斗南名

吾道光昭代斯文属老成玉堂佳話在一讀一傷情

中統文明治都司政事堂寵分鰲禁燭名重栢臺霜

空谷藏遺藁餘哀𭔃挽章鳳毛今有子染翰侍

君王            劉𢋫瓣香書上

嗟哉秋澗公立志恒矯矯文章尤苦心傑出千仭表

公之筮仕初庻務猶草草毎以正自期臨事無大小

閩中憲節回淇上風煙好徴書下九天鑾坡湏故老

一旦幡然歸群情惜其早餘慶及後裔心事粗能了

生平英靈氣因風人SKchar杳明月太行顛詩名同皎皎

             王約頓首

德業中朝望文章蓋代名誨人循善誘接物極推誠

春露傳家記洄溪别墅銘殁寕無少恨三世荷

恩榮           表弟韓從益再拜

縱横筆陣知無敵如將升壇拜韓白先登劘壘特勇

夫投石翹関乏風格黄金端可鑄鴟夷坐困強呉覇

全越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自有萬人英豈尚虚浮棄真實唐興継代

重詞科往往篇章見家集世衰䑕尾競喧啾天下幾

人能事畢王公才敵異徹侯悄焉夜壑藏虚舟倐焉

有力負之去不譲横槊劉并州𫝑如偃屋建瓴水熟

如平地馳輕輈味如調羮夏鼎臠温如器琢崑山璆

平生無意修邊幅丈室凝塵勝華屋詩腸耿耿少陵

心經笥便便孝先腹豸冠繡斧滌源清視草判花隨

意足南歸郷里未揮金寂寞荒阡竟埋玉獨存秋澗

大全文來者相傳誦芬馥  至大改元春三月望

日洛客暢師文再拜

束髪躭經晚益勤平生精力盡斯文

先朝十老今餘幾當代三王獨數君李賀屡煩韓愈

駕羊曇空阻謝安墳玉堂寥索人何在落日淇川滿

白雲            濟南張飬浩拜手

  大元故翰林學士中奉大夫知 制誥同修

   國史贈學士承㫖資善大夫追封太原郡公

   謚文定王公神道碑銘并序

皇慶壬子𡻕

朝廷推恩舊學贈先考中奉府君翰林學士承㫖資

善大夫追封太原郡公謚文定先妣推氏追封太原

郡夫人眷恤隆渥上及二代明年春正月丙午焚黄

𥙊告寵賁松檟越王氏有煒是用追述 先公立身

行道致兹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敢昭告于神道先公諱惲字仲謀

世家于衛曾祖諱經隠居讀書郷黨化其徳謚文元

先生曽祖妣吕氏臨清大家祖父諱宇亡金衛州刑

曹孔目官精於文法官敦武校尉用公貴贈集賢侍

讀學士太中大夫追封太原郡侯謚敏懿祖妣孟氏

韓氏並追封太原郡夫人顯考諱天澤資剛明决科

律學魁多士亡金忠顯校尉户部王事中年折節讀

書務教子起宗所交皆海内名士易名文通先生用

公貴贈正奉大夫大司農卿追封太原郡公謚莊靖

顯妣靳氏追封太原郡夫人先公㓜有至性勤學好

(⿱艹石)飢渇然弱冠受教於鹿庵王公詩文字畫巳有

聲紫陽遺山一見爲指授所業期以國士楊西菴曹

南湖髙吏部徒單顒軒愛其材器折行軰與交極口

爲延譽中統建元左丞姚公宣慰東平辟充詳議官

𬒳中書召特授翰林修撰同知制誥兼修國史院

編修官制詞有行已無玷愽學能文顧超絶之逸才

足鋪張於偉績之㫖士論榮耀焉一時詔制辭命皆

出其手共稱敏瞻既而兼中書省左司都事建言曰

廟堂出治之源今機務草創當究其本末先後酌而

行之允焉遇事詳處得冝同列許其眀逹至元五年

肇立御史臺首拜監察御史獻書曰憲臺執法紏正

邪枉今無法可守取人無路冝講法制以立紀綱設

科舉以取人材體用旣明朝廷不勞而肅矣憲寮爲

首前後申明典制彈劾姦邪凢一百五十餘章𥨸直

敢言不畏強禦於政體多所裨益如劾劉都水怙𫝑

作姦䧟公儲四十萬石𫞐貴爲側目九年陞授承直

郎平陽路緫管府判官晋大府也先是吏風盛民嚚

於訟公用誠敬待官長威嚴肅吏屬作勸諭文二一

則勉飭州縣革弊勤政一則諄告百姓務本畏法致

吏民感化奉約束惟謹歷二考如一日絳兵卒陳姓

者殺同産兄社獄因鬻緩逮繫者三百餘人延滯至

五年之乆逺近爲憤惋省檄鞠問廉得實跡一問即

服時晋絳乆旱是夕大雨霑足咸謂伸理𡨚抑所致

各路設辦課官例分門下平陽所轄院務幾百按籍

㸃差終任不易藩府採姑射山文石藉夫匠力闢山

蹊爲坦途者六十里西山伏利由之而出𡈽人刻石

紀其事大起府學敦勉師生傳授暇率吏屬聽講風

俗爲一丕變又復囬車嶺孔子廟首陽山二賢祠修

建廨傳逓鋪以間計者千數増户餘三千

敕使過晉者以政績

上聞至蒙奉公勤政之諭十三年奉

命同陳節齋考試河南五路儒士語於陳曰吾道如

綫不冝用平時取法凢就試者皆以通文學第之十

四年授翰林待制奉訓大夫鹿菴大學方執文衡屢

稱其文章精妙眀年秋選授朝列大夫河北河南道

提刑按察副使改除燕南秩競移山東東西道先公

之任風憲甞諗僚屬監司職在繩愆紏繆肅清政務

惟自治而後可以治人又憲府非有錢榖詞訟之繁

特明大體布公道事當熟議極乎中正方可服衆惟

克已自勵故按治州郡褰帷具瞻有風動百城之目

部内府尹恃占名鷹房恣爲不法公納賄賂莫敢誰

何即按劾罪狀以聞蒙杖而黜焉憲臺徧諭諸道逺

近為肅然兾州監從人因造作掊衆利甚夥與監逸

去事白曰行司廵歷動經𡻕時俟𫉬而治則姦人得

計矣質其田宅償其民南宫弭筆者號尹庫因告訐

曽蒙賞賚沮嚇官府肆㓙侔利或言其擅殺耕牛歷

數奸惡痛校之而死萬口稱快又辨釋徳平民劉氏

疑獄一十八年除行臺治書侍御史下赴進承華事

略於

東宫廣孝立愛端本𩔖二十篇採古儲貳善事前有

圗後断以已意蒙

𥙿皇徧覧稱善賜酒有極用心纂述之諭令諸

皇孫傳觀宫寮稱其弘益良多

聖上命近臣繪冩以賜

東宫二十二年奏充中書省左司郎中屢趣不應時

小臣盧以理財用事或問其故曰力小任重剥衆利

巳未見能乆者可近乎旣而果敗衆服其識先而有

守卄六年授少中大夫福建閩海道提刑按察使甌

閩僻在海隅歸附後官貪民殘奄爲盗區黜尤貪惡

者數十人乃上章彈劾行省官非其人冝選文武備

具有籌䇿大臣矯正枉濫肅清邊陲則民心服而㓂

盗息巨賊鍾眀亮嘯聚洪閩郊東繫則西逸西逐則

東奔彼此玩冦師老無功乃請立主帥專號令

朝廷允焉賊果潰㓕卄七年以疾得告北歸卄八年

朝廷以𦒿宿來徴明年二月謁見

丗祖皇帝於柳林行宫蒙慰諭义之継上萬言書條

陳時政一曰議憲章以一政體二曰定制度以抑奢

僣三曰節浮費以豐財用四曰慎名爵以𭣄威𫞐五

曰重廉司以勵庻官六曰議保舉以覈名實七曰設

科舉以収人材八曰試吏貟以清政務九曰恤兵民

以固邦本十曰復常平以廣蓄積十一曰開屯田以

息逺餉十二曰息逺略以撫巳有十三曰感和氣以

銷水旱十四曰崇教化以厚風俗十五曰减行院以

一調遣十六日絶交貢以示曠度

上嘉納焉授翰林學士嘉議大夫與議政事凢預

庭議知無不言

成宗嗣位獻守成事鑑曰敬天法祖愛民恤兵凢十

五篇逐事直說本諸經㫖侍臣謂純正親切有魏文

貞司馬端明之風元貞改元加通議知制誥同修國

史纂修

丗祖實録作表進呈及封謚除拜大典𠕋皆經定撰

大徳元年進中奉明年戊戌春以

三朝舊臣賜楮幣萬緍其年七十請老不許五年再

上章懇請除公孺自祕著司刑鄊郡以便侍養仍官

孫笴祕書郎榮其歸方優游鄊里樂遂安閑不幸於

大德甲辰𡻕六月辛丑以疾薨於𥝠第正寢之春露

堂享年七十有八越九月已酉葬河西里之先塋夫

人推氏祔焉送葬餘萬人及四方來弔𥙊者𡘜皆失

聲曰五百年那復生此公耶先妣共城人尚醫推公

季女資婉順事舅姑睦婣親以孝敬聞先公所得俸

給均之家人惟恐失所(⿱艹石)稍越規矩即治之如法故

皆恱服而不敢犯女侍生二子善加撫育無異已出

内𦔳力爲多先十八年卒生子公孺奉議大夫知頴

州事孫三笴朝列大夫中書刑部郎官次詵詵侃侃

尚㓜女孫二長適昭文館大學士耶律伯強子著作

郎楷次適寗氏子重孫五男漢璋德璋潤璋女二皆

幼庻子二公儀廕授承務郎同知磁州事公説衞輝

路儒學學正生子𤨏住

先公資明敏正大材器英邁操行純古慱學有經濟

器業與人交樂易直諒不能詭隨與時俯仰常曰士

當行其所學明義逹道一以至誠將之窮逹得失有

不在巳者當官持重有體守正奉公表表欲見於丗

故所至有聲遇不平事及惡之可疾者憤然必窮治

廼巳官清要四十年自奉如寒士平生篤於禮義視

𫝑利蔑如藩國丗子且貴顯於朝招翰林諸公讌集

𥝠覿禮衆議未一曰禮上國卿當下國君遂平揖而

巳省SKchar趙和之病疽迎毉救視没爲殯歛以行橐付

其家友人周曲山能官至廉卒無以葬營治至成禮

南官劉文卿善數學客死于衛旣周其䘮妻少嚢珎

具甚冨求一室相依以禮謝去其廉正𩔖此少與西

溪春山友善時目曰淇上三王别號秋澗晚莭名德

俱重爲丗尊仰不穪姓字但曰秋澗公作爲文章不

蹈襲前人要自肺腹中流出平居談話無異於人及

操觚染翰經㫖之義理史傳之鋪陳子集之英華古

今體制間見疊岀雄𭰹雅徤辝古而意不晦以自得

有用爲主冝乎綰持文柄獨歩一時字畫遒婉以魯

公爲正所書卷帖爲世珎玩樂教掖後進明義理工

文章必盡所得又善因材致篤故藉之多顯逹者自

少至老未甞一日不學易簀方停筆平昔著相鑑五

十卷汲郡志十五卷其承華事略守成事鑑中堂事

記烏臺筆𥙷玉堂嘉話賦頌詔誥表啓書䟽詩文碑

誌銘賛樂府號秋澗大全文集者一百卷延祐六年

朝廷公議爲之刋播焉冨哉言乎其勤篤至矣其振

耀後丗冝矣至於論列時務利害互明得失兼著忠

愛情切聞一事可行一士可用必爲建白雖未盡行

後竟如所言較其藴奥見諸行事者𦆵十之二三故

贈謚 制詞有觀其遺書蓋抱經綸之志詢夫成蹟

豈特黼黻之材惟治朝蓍蔡之是稽繄晚生山斗之

所仰蓋公論云敢用是爲銘辭曰

   士惟有立    德功與言

   能一於此   不朽者存

   顯允先公    睠兹克勤

   䇿勲學海   力振斯文

   擴我浩氣   塞乎乾坤

   手抉雲漢   大放辝源

   鴻文大𠕋    帝載昭宣

   人所共知    方駕昔賢

    紹韓歐之宗𣲖  得文章之正傳

    臣時禆政    人有未知

    志存經濟    惟日孜孜

    拜章奏記    罔或少遺


    有物禁訶    百𦆵幾施

    時耶命耶    而止於斯

    載瞻遺藁    爲世蓍

    山斗聞望    後學仰規

    内相羙謚    恤典恩推

    見諸行事    功止一時

    著書傳後    千古是希

    孰得孰失    必能辨之

    又何俟曠丗相感  則吾道爲庻幾

    用是昭告    神寕無疑

    大行峻極    清泉漣漪

    淵峙無窮    永照豐碑


         嗣子公孺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