稼軒記

稼軒記
作者:洪邁 南宋

(國家行在武林廣信最密邇畿輔。東舟西車,蜂午錯出,勢處便近,士大夫樂寄焉。環城中外,買宅且百數。基局不能寬,亦曰避燥濕寒暑而已耳。)

郡治之北可里所,故有曠土存,三面傅城,前枕澄湖如寶帶,其從千有二百三十尺,其衡八百有三十尺,截然砥平,可廬以居,而前乎相攸者皆莫識其處,天作地藏,擇然後予。

濟南幼安最後至,一旦獨得之,既築室百楹,財佔地什四。乃荒左偏以立固,稻田泱泱,居然衍十弓。意他日釋位得歸,必躬耕於是,故憑高作屋下臨之,是為「稼軒」。田邊立亭曰「植杖」,若將真秉耒耨之為者。東岡西阜,北墅南麓,以青徑款竹扉,錦路行海棠,集山有樓,婆娑有室,信步有亭,滌硯有渚。皆約略位置,規歲月緒成之,而主人初未之識也。繪圖畀予曰:「吾甚愛吾軒,為吾記。」

余謂侯本以中州雋人,抱忠仗義,彰顯聞於南邦。虜巧負國,赤手領五十騎,縛取於五萬眾中,如挾毚兔,束馬銜枚,間西奏淮,至通晝夜不粒食。壯聲英概,懦士為之興起,聖天子一見三嘆息,用是簡深知。入登九卿,出節使二道,四立連率幕府。頃氏禍作,自薄於江西,兩地驚震,談笑掃空之。使遭事會之來,挈中原還職方氏,彼周公瑾謝安石事業,侯固饒為之。此志未償,顧自詭放浪林泉,從老農學稼,無亦大不可歟?

若予者,倀倀一世間,不能為人軒輊,乃當急須襏襫,醉眠牛背,與蕘童牧豎肩相摩,幸未黧老時及見侯展大功名,錦衣來歸,竟廈屋潭潭之樂,將荷笠棹舟,風乎玉溪之上,因園隸內謁曰:「是嘗有力於稼軒者。」侯當輟食迎門,曲席而坐,握手一笑,拂壁間石細讀之,庶不為生客。

侯名棄疾,今以右文殿修撰再安撫江南西路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