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端明殿學士蔡公墓誌銘

端明殿學士蔡公墓誌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5》和《歐陽修集/卷035

公諱襄,字君謨,興化軍仙遊人也。天聖八年,舉進士甲科,為漳州軍事判官、西京留守推官,改著作佐郎、館閣校勘。

慶曆三年,以秘書丞、集賢校理知諫院,兼修起居注。是時天下無事,士大夫弛於久安,一日元昊叛,師久無功。天子慨然厭兵,思正百度以修太平,既已排群議,進退二三大臣,又詔增置諫官四員,使拾遺補闕,所以遇之甚寵。公以材名在選中,遇事感激,無所回避,權幸畏斂,不敢撓法幹政,而上得益與大臣圖議。明年,屢下詔書,勸農桑,興學校,革弊修廢,而天下悚然,知上之求治矣。於此之時,言事之臣無日不進見,而公之補益為尤多。

四年,以右正言直史館。出知福州,以便親,遂為福建路轉運使。復古五塘以溉田,民以為利,為公立生祠於塘側。又奏減閩人五代時丁口稅之半。

丁父憂,服除,判三司鹽鐵勾院,復修起居注。今參知政事唐公介,時為御史,以直言忤旨,貶春州別駕。廷臣無敢言者,公獨論其忠,人皆危之,而上悟意解,唐公得改英州,遂復召用。

皇祐四年,遷起居舍人、知制誥,兼判流內銓。御史呂景初、吳中復、馬遵坐論梁丞相適罷台職,除他官,公封還辭頭,不草制。其後屢有除授非當者,必皆封還之,而上遇公益厚,曰:「有子如此,其母之賢可知。」命特賜冠帔以寵之。至和元年,遷龍圖閣直學士、知開封府。

三年,以樞密直學士知泉州,徙知福州。未幾,復知泉州。公為政精明,而於閩人,尤知其風俗。至則禮其士之賢者,以勸學興善,而變民之故,除其甚害。往時閩人多好學,而專用賦以應科舉,公得先生周希孟,以經術傳授,學者常至數百人,公為親至學舍執經講問,為諸生率。延見處士陳烈,尊以師禮,而陳襄、鄭穆方以德行著稱鄉里,公皆折節下之。

閩俗重凶事,其奉浮圖,會賓客,以盡力豐侈為孝,否則深自愧恨,為鄉里羞。而奸民、遊手、無賴子,幸而貪飲食,利錢財,來者無限極,往往至數百千人。至有親亡,秘不舉哭,必破產辦具而後敢發喪者。有力者乘其急時,賤買其田宅,而貧者立券舉責,終身困不能償。公曰:「弊有大於此邪!」即下令禁止。至於巫覡主病蠱毒殺人之類,皆痛斷絕之,然後擇民之聰明者教以醫藥,使治疾病。其子弟有不率教令者,條其事,作五戒以教諭之。久之,閩人大便。公既去,閩人相率詣州,請為公立德政碑,吏以法不許謝,即退而以公善政私刻於石,曰:「俾我民不忘公之德。」

嘉祐五年,召拜翰林學士、權三司使。三司、開封,世稱省、府,為難治而易以毀譽,居者不由以遷則由以敗,而敗者十常四五。公居之,皆有能名。其治京師,談笑無留事,尤喜破發奸隱,吏不能欺。至商財利,則較天下盈虛出入,量力以製用,必使下完而上給。下暨百司因習蠹弊,切磨劃剔,久之,簿書纖悉紀綱條目皆可法。七年季秋,大享明堂,後數月,仁宗崩,英宗即位,數大賞賚,及作永昭陵,皆猝辦於縣官經費外。公應煩,愈閑暇若有餘,而人不知勞。遂拜三司使,居二歲,以母老,求知杭州,即拜端明殿學士以往。三年,徙南京留守,未行,丁母夫人憂。明年八月某日,以疾卒於家,享年五十有六。

蔡氏之譜,自晉從事中郎克以來,世有顯聞,其後中衰,隱德不仕。公年十八,以農家子舉進士,為開封第一,名動京師。後官於閩,典方州,領使一路,二親尚皆無恙。閩人瞻望谘嗟,不榮公之貴,而榮其父母。母夫人尤有壽,年九十餘,飲食起居康強如少者。歲時為壽,母子鬢髮皆皤然,而命服金紫,煌煌如也。至今閩人之為子者,必以夫人祝其親;為父母者,必以公教其子也。

公於朋友重信義,聞其喪則不禦酒肉,為位以哭,盡哀乃止。嘗會飲會靈東園,坐客有射矢誤傷人者,客遽指為公矢,京師喧然。事既聞,上以問公,公即再拜愧謝,終不自辯,退亦未嘗以語人。

公為文章,清遒粹美,有文集若干卷。工於書畫,頗自惜,不妄為人書,故其殘章斷稿,人悉珍藏。而仁宗尤愛稱之,御製《元舅隴西王碑》文,詔公書之。其後,命學士撰《溫成皇后碑》文,又敕公書,則辭不肯書,曰:「此待詔職也。」

公累官至禮部侍郎,既卒,翰林學士王珪等十餘人列言公賢,其亡可惜。天子新即位,未及識公,而聞其名久也,為之惻然,特贈吏部侍郎,官其子旻為秘書省正字,孫傳及弟之子均皆守將作監主簿,而優以賻恤。以旻尚幼,命守吏助給其喪事。曾祖諱顯皇,不仕。祖諱恭,贈工部員外郎。父諱琇,贈刑部侍郎。母夫人盧氏,長安郡太君。夫人葛氏,永嘉郡君。子男三人:曰勻,將作監主簿;曰旬,大理評事,皆先公卒。幼子,旻也。女三人,一適著作佐郎謝仲規,二尚幼。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公於莆田縣某鄉將軍山。銘曰:

誰謂閩遠,而多奇產。產非物寶,惟士之賢。嶷嶷蔡公,其人傑然。奮躬當朝,讜言正色。出入左右,彌縫補益。間歸於閩,有政在人。食不畏蠱,喪不憂貧。疾者有醫,學者有師。問誰使然,孰不公思?有高其墳,有拱其木。凡閩之人,過者必肅。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