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漁小稿/卷06

 卷五 笛漁小稿
卷六
卷七 

途中和答張闇成六首编辑

故人一半飄長翮,惟我卑飛劇可憐。
帖地只應隨燕雀,懶將短翼刺青天。

年來意氣總消磨,窮達其如有命何。
翻怪當年王處仲,唾壺擊缺尚高歌。

床頭有蠍真堪畏,案上多蠅最可憎。
顧我狂如浣花老,每思赤腳踏層冰。

長途最喜得良交,酒分詩情特地豪。
君本有才過屈宋,我應無目短劉曹。

張郎筆力能扛鼎,跋扈飛揚冠一時。
今日看予避三舍,始知文陣有雄師。

滿地江湖發興新,浮家只願學玄真。
會當一掉黃塵首,常作煙波自在人。

題青溝樸上人小影三首编辑

千林紅綻三光杏,十里青排五粒松。
他日相尋半山路,畫圖約略記雲峰。

山廚夜火蒸黃獨,野菜春風長豆苗。
閑倚長松無一事,靜看日影過溪橋。

薊北埃風日日吹,沙塵黃不到山茨。
分明歡喜阿羅漢,傳寫龍眠李伯時。

題蔡中允《早朝圖》二首编辑

紅珠帳暖翠衾香,初試溫颻豆蔻湯。
門外馬頭風細細,又馱殘夢入宮牆。

十二銅街漏水催,玲瓏髻子挽慵來。
自從朵殿簪毫後,無復閑情詠玉臺。

題梅定九《山居圖》编辑

白雲攔斷峰腰路,紅葉斜開嶺上門。
酒一千瓶書萬卷,只留老友住山村。

戲題《嫦娥折桂圖》编辑

十分圓月暈微黃,桂樹婆娑影漸長。
笑折花枝踏濃露,夜涼親自覓吳剛。

送蔣上舍歸里二首编辑

鞍背船唇漸不支,涼宵有夢戀東籬。
何如鄉里開冬學,老作兒童句讀師。

愁裏匆匆送子行,蹇驢蹩躠片帆輕。
村南村北相尋便,恨我還家計未成。

與庾齋話別用無亢韻二首编辑

還往無人溫卷生,秋風又作苦辛行。
酒邊三日遲君去,雨雨風風最有情。

面槁心灰鬢髮殘,家書猶自說平安。
世間未有窮如我,莫作尋常敗舉看。

送幼鯤遊嵩山四首编辑

錢郎才氣真無敵,萬里秋旻鷹隼橫。
此去學書並學劍,底須淡墨榜題名。

我曹面目寒如鐵,豈有熱官相往還。
不學乞兒爭向火,自應僵臥老空山。

紛紛凡肉飾華鞦,伯樂難逢死即休。
莫怪馬房諸廝養,眼中原不識驊騮。

君向嵩山結草亭,亭前三十六峰青。
惟攜一把金鴉觜,日日松根采茯苓。

和王清遠西城別墅詩十三首编辑

〖石帆亭〗编辑

峰如巾子高,亭比艇子窄。
不因五兩風,常掛一片席。
肯學湖海人,捩柁騎浪脊。

〖樵唱軒〗编辑

朝樵斧丁丁,暮樵擔納納。
樵風一以送,樵唱互相答。
欲尋樵子語,前路白雲合。

〖半偈閣〗编辑

千轉陀羅尼,八念阿那律。
盡祛文字煩,半偈了可畢。
午夢曲尺床,春浮影入室。

〖大春軒〗编辑

蜉蝣葉底飛,蟪蛄草間語。
不知大春年,乃有八千許。
軒中著書人,上與蒙莊侶。

〖雙松書塢〗编辑

塢間所移松,恰得杜陵半。
枝垂鸛鵲踏,花落鼯鼪竄。
安得宏偃筆,對之寫直幹。

〖小華子岡〗编辑

平岡路逶迤,下上可登陟。
割來輞川圖,寸寸皆秋色。
泉流小草中,秬鳴不息。

〖小善卷洞〗编辑

洞戶深叫條,石扇生苔衣。
習坎行有尚,肥遁心所希。
偶持松炬火,亦有蝙蝠飛。

〖春草池〗编辑

謝公春池上,草與水色同。
語鴨菰葉裏,睡鵝茴香叢。
有時明月夜,閑擲釣魚筒。

〖三峰〗编辑

華山有兒孫,江郎有兄弟。
小大雖不齊,削成亦具體。
亭亭三朵峰,一一露華洗。

〖嘯臺〗编辑

公子洵逸群,抑揚研嘯旨。
擁膝坐層臺,泠泠風入耳。
乃知自然音,絲竹非所擬。

〖石丈〗编辑

車前望塵趨,堤畔埽門謁。
何如呼石丈,下拜具衫笏。
願學狂米狂,惜此百煉骨。

〖竹徑〗编辑

綠玉萬餘個,一徑風修修。
移來墨王亭,喚作瀟灑侯。
課童埽蛀粉,延客煨貓頭。

〖綠蘿書屋〗编辑

書庫在城北,書屋在城西。
薜蘿風嫋嫋,綠映書簽齊。
何年突相訪,朱墨翻標題。

為新城夫子題畫编辑

竹枝鉤鎖水洄灣,枯木查牙巨石頑。
不學吳裝徒武媚,天然老硬似荊關。

送悔人兄還楚编辑

髯兄別我去,歸臥楚江煙。
飯熟長腰米,魚肥縮項鯿。
高堂雙望眼,才子十差肩。
樂事家庭得,超然謝俗纏。

壽黃封公六首编辑

當年七聚早牽絲,定武瓷盤擘荔支。
盡說涪翁有家法,輕紅句並少陵詩。

一從左宦下天津,素雪千堆白勝銀。
七載西沽佐鹽筴,何嘗憔悴似靈均。

蠻花犵鳥遍荒陬,佐郡曾為萬里遊。
日酌靈泉一杯水,至今深箐有歌謳。

本朝遼左比南陽,大邑分符綬綰黃。
瀕海人家半漁捕,催租不用下村莊。

關東魚美不論錢,土菌綿梨味更鮮。
難得懸弧恰長至,豳歌聲裏瀉瓊船。

玉堂官燭樺煙輕,才子思親隔鳳城。
佇見雙鳧飛闕下,六街同聽漏琤琤。

三月十五夜濟南道中遇雪,同澗芳賦编辑

來往齊州熟似家,村旁古路認三叉。
風顛久擘千絲柳,春老還飄五出花。
入壟無聲滋小麥,舞空有力戰飛沙。
晚登舜子城樓去,白玉堆中看鵲華。

鍾聖輿招諸同人泛舟大明湖八首编辑

蘆筍齊抽碧玉簪,柳垂長線水拖藍。
郭中到處通遊舫,除卻江南便濟南。

三分春色已過二,湖上風光倍可憐。
縱使鍾郎無酒榼,也須終日恣洄沿。

家家湖面築平堤,界畫分明似卦畦。
雇得藕夫先放水,一年一換種花泥。

湖邊亭榭總荒涼,惟有韓家竹繞廊。
試問主人緣底事,不安窗子只安牆。

人生笑口劇難開,經歲良遊僅此回。
一事尚然餘悵望,欹冠不見趙三來。

李杜遺蹤半有無,惟餘歷下一亭孤。
怪他後輩輕前輩,又作天心水面呼。

自從邊李登壇後,若個詩才回絕倫。
休說邇來名士少,諸君已是濟南人。

山水齊州信足誇,山多藥草水魚罝。
稻田半頃如容買,便借臨湖館作家。

過臨淮编辑

病臥騾肩六尺輿,飯粗餅大客嗟歔。
今朝喜向臨淮過,一把銅錢買鱭魚。

贈宋山言三首编辑

小宋詩才勝小蘇,共驚文采似于菟。
他時修史燒官燭,畫苑應添半臂圖。

龍文百斛筆能扛,高築堅城受我降。
悔不從君經歲住,花時同倒鬥雞缸。

灘石棱嶒嶺險巇,珠江重到鬢如絲。
較量一事應輸我,五月堆盤啖荔支。

上九江郡守叔编辑

九派煙江接蠡湖,潯陽風物盡堪娛。
蓮花擬結東西社,蠃髻遙看大小姑。
謝客近多池草句,阮咸許入竹林圖。
官廚脫網鰣魚美,到此令人懶問途。

梅心驛書所見编辑

兩兩相攜女伴行,風陽花鼓最知名。
笑他也學羅江怨,對客低頭作慢聲。

同心蘭花编辑

濯枝小雨灑珠江,並蒂蘭抽白玉缸。
未見崔徐勻粉墨,空憐屈宋賦蘺茳。
黃蜂背蕊偏成對,錦蝶尋香也作雙。
天末消魂是孤客,幾回護惜拓紗窗。

初食新州荔支色香味已變戲成二律编辑

蘭湖兩遇發南寔,未啖新州蠟荔支。
翠籠分裝才幾日,冰盤竟擘已過時。
多情莫厭徐娘老,赴約須知杜牧遲。
西蜀酸甜小紅顆,也曾撩得少陵詩。

輕紅掛綠早登盤,自笑新來量漸寬。
當暑最能消客夢,飽嘗幾度廢中餐。
殼如蚶子紋還皺,核比丁香結乍幹。
漢主不知三日變,空令蠻徼遞長安。

再食新州荔支色香味無損疊前韻二首编辑

十八雲鬟趁曉寔,竟將圓頰染燕支。
芙蓉邏入濃煙裏,翡翠虛當細雨時。
樹底珊瑚垂子重,園中鳥雀繞枝遲。
蜀山閩海知難及,玉局仙人屢賦詩。

珠露瀼荷折盤,嫩涼消暑客愁寬。
官齋閒許諸孫住,香荔𢬵教恣意餐。
椰酒滿瓤殊少味,蔗漿迎節易中幹。
何如頓頓嘰瓊實,藥灶無煩砌下安。

初食新州荔支,以色香味已變,漫寓憾詞,夜來重啖,風韻劇佳,已疊前韻二首,再賦一律為十八娘解嘲编辑

楊梅盧橘為先驅,細蹙紅羅裹玉膚。
七聚未須誇玳瑁,兩川何必重珍珠。
謾將西子輕唐突,亂寫明妃入畫圖。
嗤點傾城吾甚悔,頓教人說是傖吳。

七夕编辑

盼到秋河絡角時,露香風細慰相思。
素娥凝恨成遙妒,靈鵲多情赴好期。
暮雨又留來歲約,愁機重織斷腸詩。
別離情緒難消遣,只有雙星脈脈知。

七夕後一日编辑

掩袖傾囊怯早秋,河邊灑淚雨初收。
風筵乍寫經年恨,夜帳新添一段愁。
金井有時桐葉墮,碧天無語杼聲幽。
懸知萬頃星灣畔,妒殺鴛鴦睡插頭。

雛鸚鵡编辑

慧禽生小已嬋娟,好似邊鸞畫裏傳。
薄薄香唇緣食啟,纖纖素趾動人憐。
芳林暗妒鶯調舌,綺閣偏憎燕比肩。
只為聰明絆鈴索,羨他野雀性靈全。

諸葛武侯銅鼓歌為家中丞賦编辑

建興三年春三月,丞相奉命揚王廷。
白旄黃鉞左右列,曲莖孔蓋高亭亭。
羽葆鼓吹各一部,前後導擁將皇靈。
更有虎賁士六十,軍裝劍佩聲玲玎。
群蠻梗化常事耳,遣將亦足征殊庭。
何為重煩元老出,注爝無異輸滄溟。
若曹若孫均漢賊,曷不告廟行天刑。
豈知純臣有長算,根本之地須先寧。
國家盡無南顧慮,乃可北出施雷霆。
況此四郡最雄富,幪賨賧糸集堆蠻。
欲令輸誠出供億,能不整旅搖旂鈴。
丞相仍服儒者服,綸巾羽扇升輕令。
遂于五月渡瀘水,黃茅瘴雨彌巉嶺。
初時群蠻尚𩣏驁,紛紛屯聚秋田螟。
狼𤠤烏滸率異類,猐狫犵𤣟偕獠區。
吞蛇啖蚳齒牙黑,跨犀騎象容顏頩。
深林密箐竄伏易,往來跳擲追飛㹶。
篻巘削竹染毒草,镔鐵蘸刃磨霜硎。
設奇制勝賴丞相,鞭抶六甲驅六丁。
從來王佐有神授,此術出自陰符經。
豪渠指顧就束縛,麖奔鹿駭狼顛瞑。
擒之縱之如是七,輸誠歸命無稽停。
群蠻擎跽獻方物,背負銅鼓行伶俜。
比之于鐘製短縮,方之于磬音㴦泠。
華人共詫目未睹,非錞非鐸非叮嚀。
粵稽史冊始東漢,伏波熔寫神駒形。
西南諸夷最寶此,戰伐祭祀爭撞躭。
當其冶銅鑄初就,設食召客烹禽猩。
鉤藤之酒滿缸貯,男女雜遝群撩拎。
項珠圓碾海蠃殼,頭髻亂插山雞翎。
黃銀白金釵股重,持以扣鼓傾鬟聽。
留遺主人不將去,傾刻捃拾盈畚𤳊。
樹陰恣飲各半醉,呶哇棹猥歌呤呤。
筒拍長腰響鞺韃,葫蘆短頸吹瓏玲。
其聲悉赴此鼓節,一酣累日何曾醒。
自從羅拜獻大漢,牛車牽載辭鉤町。
丞相製作極天巧,行軍甑釜摶新型。
坎離水火一以濟,不用炊煮師飽𩟃。
埋藏往往鬼嗬護,此鼓獨立千餘齡。
何時流傳入南粵,輦致幕府青熒熒。
中丞于今文武特,碧幢紅籀臨丹冥。
勞心填撫已四載,至諴直可通圓蒐。
七十二風應候至,三十六雨隨時零。
生黎窎岐胥向化,馬人蜑戶從使令。
乃于暇時出此鼓,八扇盡拓紅窗欞。
紫梨四旁斫作架,碧綿九股挼為綎。
高齋捶擊韻吰鞳,亭午日射光曨昤。
摩挱兩手拊其質,良久絕不聞銅腥。
我聞古器厚者贗,似此堅薄難摹侀。
厥高四尺徑三尺,一一穿剝蝸𧐗蜓。
天然盡作臘茶色,色分子午殊荌嫇。
其餘諸色咸遜此,砂斑翠綠苔花青。
鼓心如日圓且滑,炎焰四散輪䒌靘。
蠻書誕怪了難讀,筆墨茫昧徒留銘。
雲雷泉紋逐層繞,大小碎乳排萍星。
又聞赫連昔曾鑄,塗金飾以蚩廉𩵀。
歐陽沄亦屢貢獻,紹興秘閣誰其聆。
未若此鼓號諸葛,湯盤孔鼎同流馨。
器即不佳人可重,何況神采飛郤郤。
作詩渾忘氣力弱,三錢軟筆揮𧊄蛉。

◀上一卷 下一卷▶
笛漁小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