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答程道士書
作者:王績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31

徐道士至,獲書,詞義懇切,具受之也。吾嚐讀書,觀覽數千年事久矣。有以見天下之通趨,識人情之大方,語默紛雜,是非淆亂,誇者死權烈士殉名,貪夫溺財,品庶每生,各是其所同,非其所異焉,可勝校哉。故吾師曰:「莫若俱任而兩忘。」仲尼所以無可否於人間,莊周所以齊大小於自適,是謂神而化之,使人宜之,百姓日用而不知也。夫君子所思不出其位,道有不同,不相為謀,蓋為此也。足下欲使吾適人之適,而吾欲自適其適。非敢非足下之義也,且欲明吾之心,一為足下陳之。昔孔子曰:「無可無不可。」而欲居九夷。老子曰:「同謂之元。」而乘關西出。釋迦曰:「色即是空。」而建立諸法。此皆聖人通方之元致,宏濟之秘藏。實寄衝鑒,君子相期於事外,豈可以言行詰之哉?故仲尼曰:「善人之道不踐跡。」老子曰:「夫無為者,無不為也。」釋迦曰:「三災彌綸,行業湛然。」 夫一氣常凝,事吹成萬,萬殊雖異,道通為一。故各寧其分,則何異而不通?苟違其適,則何為而不閡?故夫聖人者非他也,順適無閡之名,即分皆通之謂,即分皆通,故能立不易方,順適無閡,故能遊不擇地。其有越分而求皆通,違適而求無閡,雖有神萬,將獨柰何?故曰:「鳧脛雖短,續之則悲;鶴脛雖長,截之則憂。」 言分之不可越也。夢為鳥唳於天,夢為魚沒於泉,言適之不可違也。吾受性潦倒,不經世務,屏居獨處,則蕭然自得,接對賓客,則苶然思寢。加性又嗜酒,形骸所資,河中黍田,足供歲釀,閉門獨飲,不必須偶,每一甚醉,便覺神明安和,血脈通利,既無忤於物,而有樂於身,故常縱心以自適也。而同方者不過一二人,時相往來,並棄禮數,箕踞散發,元譚虛論,兀然同醉,悠然便歸,都不知聚散之所由也。昔者吾家三兄,命世特起,先宅一德,續明六經。吾嚐好其遺文,以為匡扶之要略盡矣,然嶧陽之桐,以俟伯牙,烏號之弓,必資由基,苟非其人,道不虛行。吾自揆審矣,必不能自致台輔,恭宣大道。夫不涉江漢,何用方舟?不思雲霄何用羽翮?故頃以來,都複散棄,雖周孔制述,未嚐複窺,何況百家悠悠哉?去矣程生,非吾徒也。若足下者,可謂身處江海之上,心遊魏闕之下,雖欲行誌,不覺坐馳,若以此見,輕議大道,將恐北轅適越,所背彌遠矣。吾頃者加有風疾,劣劣不能佳,但欲乘化獨往,任所遇耳。不能複使離婁役目,契後勞精怵心,蔽焉以物為事也。勖哉夫子,勉建良圖。因山僧還,略此達意也。王君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