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州聖祖殿記

筠州聖祖殿記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欒城集/23

有詩維周制,天下邑立后稷祠;而唐禮,州祀老子。蓋二祖之德,光配天地,充塞海宇。凡有社有民,不可以弗饗,既以為民祈福,俾雨露之施,無有遠邇,亦以一民之望,使知飲食作息,皆上之賜。粵維我聖祖,功緒永遠,肇自皇世,超絕周、唐,逾千萬年,威神在天,靈德在下。祥符癸丑,實始詔四方萬國咸建祠宮,立位設像,歲時朝謁,因周、唐之故以教民順。筠故附庸豫章,列為成國,維近匪遠,吏民樸陋,野不達禮,承命不蠲,因仍故宮,既其東廂,以建神位。凡進見之禮,稽首東向,更六十有九年,弗革弗新。元豐三年二月,臣維瞻受命作守,始至伏謁,惕然不寧。既視事,遂以言於朝,度其宮之東,得隙土南北十有二筵,東西九筵,伐木於九峰、逍遙之山。四年八月始庀工,九月而告成。耽耽其堂,殖殖其庭,神來顧享,民以祗肅。臣轍適以譴來,睹其終始,乃拜手稽首,為詩六章,章八句,刻之祠廷之石。詩曰:

高安在南,分自豫章。重山復江,魚鳥之鄉。
俗野不文,吏亦怠荒。禮失不知,習為舊常。


於穆聖祖,宅神皇極。降鑒在下,子孫千億。
羽衣玉佩,旗纛旄節。巍巍煌煌,秩祀萬國。


如日在天,靡國不臨。筠雖小邦,其有不歆。
東廡西響,誰昔營之。民昏不知,神以不懷。


深山之間,野水之濱。禮樂聲明,孰見孰聞。
祖廟之嚴,君臣則存。失而不圖,民以罔觀。


毛侯始來,其則有意。匪民之愚,禮教實墜。
章聞於朝,帝曰俞哉。弗改弗營,何以示民。


九峰之杉,逍遙之楠。易直且修,弗斫而堪。
新堂有嚴,四星在南。朝廷之儀,萬民所祗。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