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 (四部叢刊本)/補

卷第二十四 管子 補
唐 房玄齡 注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讀管子     張嵲巨山

余讀管子然後知莊生SKchar錯董生之語時岀於管子也

不獨此耳凡漢書語之雅馴者率多本管子管子天下

之竒文也所以著見於天下後世者豈徒其功烈哉及

讀心術白心上下内業諸篇則未甞不廢書而歎益知

其功業之所本然後知世之知管子者殊淺也管子書

多古字如專作摶忒作貣宥作侑況作兄釋作澤此類

甚衆大匡載召忽語曰百歳之後吾君下世犯吾命而

廢吾所立奪吾糾也雖得天下吾不生也兄與我齊國

之政也而注乃謂召忽呼管仲爲兄曰澤命不渝而注

乃以爲澤恩之命甚陋不可徧舉書旣雅奥難句而爲

之注者復繆於訓故益使後人疑惑不能究知世傳房

玄齡所注恐非是予求管子書乆矣紹興己未乃從人

借得之後而讀者累月始頗窺其義訓然舛脫甚衆其

所未解尚十二三用上下文義及叅以經史刑政頗爲

改正其訛謬疑者表而發之其所未解者置之不敢以

意穿鑿也旣又取其閒奥於理切於務者抄而藏於家

將得善本而卒業焉

刻始完好無闕豈非快事取對頋氏小字本高岀一籌當是勅先所

 據以校劉績之本者也後錢唐友人來詢之知嘉興所見者即此鈔

 本其不肯明言在書肆者恐余捷足先淂孰知已有代購之人為為

 始始終之俾作两美之合㦲嘉慶丙寅立冬後一日士礼居重裝并

 記         蕘翁黄丕烈



    戊辰正月从瞿氏叚得此本与海寍唐耑甫

    常孰張純卿同校一過于趙刻本之上解

    記此戴望峜于冶城山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