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劾宦官尚銘封事

糾刻宦官尚銘封事
作者:馬中錫 明
本作品收錄於《東田文集

臣聞義莫大於忠君,而欺君者義不可容;法莫重於治姦,而黨姦者法難輕貸。此大《易》所以預履霜之戒,《春秋》所以謹正月之書。

竊照太監尚銘,沐聖朝之殊恩,受機密之重託,正宜夙夜匪懈,始終不渝,而意驕志遂,心險貌恭,作福作威,無事生事,竊朝廷予奪之柄,負皇上簡任之明。置東廠所以防奸邪,而反引誘奸邪;設官校所以察貪惡,而反黨比貪惡。勘事巡按之官,回而預索揭帖;傳報聲息之使至,而先漏邊情。來朝之藩臬守令,率有苞苴;在邊之文武臣工,巧索饋送。私門大啟,賄賂公行,迎合者大惡亦容,鯁直者小事必舉,縱官校以羅織平人,因私忿而誣害良善。人心日懼,氣燄日隆。干進者跪拜其門,有罪者納賄其室。陞官加秩,不知所由。赦罪宥愆,不顧於法。巧偽相扇,奔競成風。王化以漓,士俗日薄,邇者地道之變,未必不由於此也。

茲荷皇上明見萬里,洞燭羣情,已將尚銘摘發其惡,籍沒其家,資財積如高山,罪僇數於擢髮,人神胥悅,中外快心。夫受賂者旣有迹,而納賂豈無其人。若不逐一查究,痛加懲治,則奸邪得以僥倖,正直無以自明。如蒙伏望皇上去邪勿疑,充類盡義,將尚銘拏到之日,鞫問追究納賂者何人,夤緣者何事,通行拏問,明正典刑,使姦惡有所懲,良善知所勉,士風可淳,地變可消,而太平可致矣。臣待罪言官,不敢緘默。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