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事之一

紀事
(一)
作者:文天祥 南宋
紀事之二
本作品收錄於《文山先生文集/卷13》和《指南錄/卷1

(予詣北營,辭色慷慨。初見大酋伯顏,語之云:「講解一段,乃前宰相首尾,非予所與知。今大皇以予為相,予不敢拜,先來軍前商量。」伯顏云:「丞相來勾當大事,說得是。」予云:「本朝承帝王正統,衣冠禮樂之所在,北朝欲以為國歟?欲毀其社稷歟?」大酋以虜詔為解說,謂:「社稷必不動,百姓必不殺。」予謂:「爾前後約吾使多失信,今兩國丞相親定盟好,宜退兵平江或嘉興,俟講解之說達北朝,看區處如何,卻續議之。」時兵已臨京城,紓急之策惟有款北以為後圖,故云爾。予與之辨難甚至,云:「能如予說,兩國成好,幸甚!不然南北兵禍未已,非爾利也。」北辭漸不遜。予謂:「吾南朝狀元宰相,但欠一死報國,刀鋸鼎鑊,非所懼也。」大酋為之辭屈,而不敢怒,諸酋相顧動色,稱為丈夫。是晚諸酋議良久,忽留予營中。當時覺北未敢大肆無狀,及予既縶維,賈餘慶以逢迎繼之,而國事遂不可收拾。痛哉!痛哉!)

三宮九廟事方危,狼子心腸未可知。若使無人折狂虜,東南那個是男兒。

春秋人物類能言,宗國常因口舌存。我亦瀕危專對出,北風滿野負乾坤。

單騎堂堂詣虜營,古今禍福了如陳。北方相顧稱男子,似謂江南尚有人。

百色無厭不可支,甘心賣國問為誰?豺狼尚畏忠臣在,相戒勿令丞相知。

慷慨輕身墮蒺藜,羝羊生乳是歸期。豈無從吏私袁盎,恨我從前少侍兒。

英雄未肯死前休,風起雲飛不自由。殺我混同江外去,豈無曹翰守幽州?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