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二七”並追悼列寧

纪念“二七”并追悼列宁
作者:李大釗
1924年2月16日

初載于1924年2月16日《新学生》第14期

今天是追悼列宁同志及“二七”工友。列宁同志是世界上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者,他的死是全世界被压迫阶级与民族,尤其是东方被压迫民族若中国,一件莫大的损失。

列宁同志一生的事业,大家大概都晓得。现在只拿出一点来说:俄国自革命后,非常困苦,常人只有一餐过日,列宁同志也一样。据我由俄回国的朋友说,列宁同志自被人枪击后,病中须多些调养费,但薪水甚薄,不得已增加——但还没有两百元,其刻苦俭朴精神,真可为吾侪国民革命者的模范!关于其他事略,鲍先生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但是今日何日?就是中国劳动界为人民争自由、为无产阶级向军阀争自由流血的纪念日。去年“二七”前几天,兄弟适因演讲事情到汉口,亲看同志为集会结社自由做很大的运动,又见如狠似虎的军人残杀工人,及在船上又知道流血的事情,今天回想起来,实在难过。军阀压迫工人何等残酷,为自由而战的劳动同志何等壮烈!现在还有许多工友们在那里流离失所,保定监狱里还有工人同志,长辛店还有许多同志家属非常可怜,这些都是我们后死者的责任!至于他们为什么要死,他们不是为自己利益而死,实为全国工人争回集会结社的自由,为争自由而死,与在军阀底下争自由都是很壮烈的。现在中国是在资本帝国主义压迫之下,试看全国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知识阶级谁能反抗?只有无产阶级。在国民革命中当先锋的亦只有无产阶级。今日纪念会当中,有一位林祥谦同志,当时被军阀拿去,迫他开工,但他不肯,说“非有工会命令,头可断而车不可开”,军阀遂将他的头砍下。又有一位施洋律师,他为保障工人的正当利益,也被军阀杀了。施洋同志的死,在我尤为伤心,当我在汉口时,曾见他一次。这一次会面是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国民革命中,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与“二七”死难工友有同一的价值,京汉路流血与黄花冈七十二烈士流血同埋下第二次革命的种子,将来不久是要爆发的。“二七” 被难同志虽然死了,然“二七”同志们仿佛常常在我们面前,他们的精神,还是象车轮——京汉火车的车轮不息的在工友方面转,好象指导我们后死者要不断的前进。

列宁同志与“二七”工友皆已死去,然他们精神尚引导吾人向前革命,以打倒军阀并国际帝国主义!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