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補/序

目錄 紅樓夢補
全書始 下一回▶

自序编辑

  月如無恨,月自常圓;天若有情,天應終老。試看山中白骨,一夢如斯;無非鏡裡紅顏,三生莫問。如《石頭記》傳奇,演紅樓之歌曲,即色皆空;驚黑海之波濤,回頭是岸。絳珠還淚,誰憐淚眼之枯;頑石多情,終負情天之債。憶雯、鵑而飲恨,涕蠟流乾;代寶、黛以銜悲,唾壺擊碎。然而王嬙歸漢,不埋塞外之香;荀粲齊眉,尚剩奩間之粉。借生花之管,何妨舊事翻新;架噓氣之樓,許起陳人話舊。此「後」、「續」兩書所以復作也。但如賓豈有並尊,抑後來更難居上。屈我瀟湘之位,尚費推敲;讓人金玉之緣,終留缺陷。且也太君已逝,未觀合巹以承歡;伯姊雲亡,莫試如簧之故智。吁!其甚矣,憾如之何?於焉技癢續貂,情殷附驥。翻靈河之案,須教玉去金來;雪孽海之冤,直欲黛先釵後。宜家宜室,奉壽考於百年;使詐使貪,轉炎涼於一瞬。大觀園裡,多開如意之花;榮國府中,咸享太平之福。與其另營結構,何如曲就剪裁,操獨運之斧斤;移花接木,填盡頭之邱壑。轉路回峰,換他結局收場;笑當破涕,芟盡傷心恨事。創亦仍因云爾。

  嘉慶己卯,重陽前三日。

  歸鋤子序於三時定羌幕齋。 

编辑

  稗官者流,卮言日出,而近日世人所膾炙於口者,莫如《紅樓夢》一書。其詞其顯,而其旨甚微,誠為天地間最奇最妙之文。竊謂無能重續者,不圖歸鋤子復有此洋洋灑灑四十八回之作也。

  余在京師時,嘗見過《紅樓夢》元本,止於八十回,敘至金玉聯姻,黛玉謝世而止。今世所傳一百二十回之文,不知誰何傖父續成者也。原書金玉聯姻,非出自賈母、王夫人之意,蓋奉元妃之命,寶玉無可如何而就之,黛玉因此,抑鬱而亡,亦未有以釵冒黛之說,不知傖父何故強為此如鬼如蜮之事,此真別有肺腸,令人見之欲嘔。

  歸鋤子乃從新舊接續之處,截斷橫流,獨出機杼,結撰此書,以快讀者之心,以悅讀者之目。余因之而重有感矣!夫前書乃不得志於時者之所為也。榮府群豔,以王夫人為之主,乃王夫人意中,則以寶釵為淑女,而襲人為良婢也。然寶釵有先奸後娶之譏,襲人首導寶玉以淫,是淑者不淑,而良者不良。

  譬諸人主,所謂忠者不忠,賢者不賢也。又王夫人意中疑黛玉與寶玉有私,而晴雯以妖媚惑主;乃黛玉臨終有我身乾淨之言,晴雯臨終有悔不當初之語,是私固無私,惑亦未惑。譬諸人臣,所謂忠而見疑,信而被謗也。歸鋤子有感於此,故為之雪其冤,而補其闕,務令黛玉正位中宮,而晴雯左右輔弼,以一吐其胸中鬱鬱不平之氣。斯真煉石補天之妙手也!其他如香菱,如鴛鴦,如玉釧,如小紅,如萬兒,如齡官,一切實命不猶之人,慈悲普度,俾世間更無一怨曠之嗟。此元人所云:「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即聖賢所云:「王如好色,與百姓同之者也」。前書事事缺陷,此書事事圓滿,快心悅目,孰有過於此乎!

  犀脊山樵序

全書始 下一回▶
紅樓夢補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