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第018回

上一回 回目录 下一回


第十八回 林黛玉誤剪香囊袋 賈元春歸省慶元宵

  話說寶玉來至院外,就有跟賈政的幾個小廝上來攔腰抱住,都說:“今兒虧我們,老爺才喜歡,老太太打發人出來問了幾遍,都虧我們回說喜歡,不然,若老太太叫你進去,就不得展才了。人人都說,你才那些詩比世人的都強。今兒得了這樣的彩頭。該賞我們了。”寶玉笑道:“每人一吊錢。”眾人道:“誰沒見那一吊錢!把這荷包賞了罷。”說著,一個上來解荷包,那一個就解扇囊,不容分說,將寶玉所佩之物盡行解去。又道:“好生送上去,罷。”一個抱了起來,幾個圍繞,送至賈母二門前。那時賈母已命人看了幾次。眾奶娘丫鬟跟上來,見過賈母,知不曾難為著他,心中自是歡喜。

  少時襲人倒了茶來,見身邊佩物一件無存,因笑道:“帶的東西又是那起沒臉的東西們解了去了。”林黛玉聽說,走來瞧瞧,果然一件無存,因向寶玉道:“我給的那個荷包也給他們了?你明兒再想我的東西,可不能夠了!”說畢,賭氣回房,將前日寶玉所煩他作的那個香袋兒——才做了一半——賭氣拿過來就鉸。寶玉見他生氣,便知不妥,忙赶過來,早剪破了。寶玉已見過這香囊,雖尚未完,卻十分精巧,費了許多工夫。今見無故剪了,卻也可氣。因忙把衣領解了,從里面紅襖襟上將黛玉所給的那荷包解了下來,遞與黛玉瞧道:“你瞧瞧,這是什麼!我那一回把你的東西給人了?”林黛玉見他如此珍重,帶在里面,可知是怕人拿去之意,因此又自悔莽撞,未見皂白,就剪了香袋。因此又愧又氣,低頭一言不發。寶玉道:“你也不用剪,我知道你是懶待給我東西。我連這荷包奉還,何如?”說著,擲向他怀中便走。黛玉見如此,越發氣起來,聲咽氣堵,又汪汪的滾下淚來,拿起荷包來又剪。寶玉見他如此,忙回身搶住,笑道:“好妹妹,饒了他罷!”黛玉將剪子一摔,拭淚說道:“你不用同我好一陣歹一陣的,要惱,就撂開手。這當了什麼。”說著,賭氣上床,面向里倒下拭淚。禁不住寶玉上來“妹妹”長“妹妹”短賠不是。

  前面賈母一片聲找寶玉。眾奶娘丫鬟們忙回說:“在林姑娘房里呢。”賈母聽說道:“好,好,好!讓他姊妹們一處頑頑罷。才他老子拘了他這半天,讓他開心一會子罷。只別叫他們拌嘴,不許扭了他。”眾人答應著。黛玉被寶玉纏不過,只得起來道:“你的意思不叫我安生,我就離了你。”說著往外就走。寶玉笑道:“你到那里,我跟到那里。”一面仍拿起荷包來帶上,黛玉伸手搶道:“你說不要了,這會子又帶上,我也替你怪臊的!”說著,“嗤”的一聲又笑了。寶玉道:“好妹妹,明兒另替我作個香袋兒罷。”黛玉道:“那也只瞧我高興罷了。”一面說,一面二人出房,到王夫人上房中去了,可巧寶釵亦在那里。

  此時王夫人那邊熱鬧非常。原來賈薔已從姑蘇采買了十二個女孩子——并聘了教習——以及行頭等事來了。那時薛姨媽另遷于東北上一所幽靜房舍居住,將梨香院早已騰挪出來,另行修理了,就令教習在此教演女戲。又另派家中舊有曾演學過歌唱的女人們——如今皆已皤然老嫗了,著他們帶領管理。就令賈薔總理其日用出入銀錢等事,以及諸凡大小所需之物料賬目。又有林之孝家的來回:“采訪聘買得十個小尼姑,小道姑都有了,連新作的二十分道袍也有了。外有一個帶髮修行的,本是蘇州人氏,祖上也是讀書仕宦之家。因生了這位姑娘自小多病,買了許多替身兒皆不中用,到底這位姑娘親自入了空門,方纔好了,所以帶髮修行,今年才十八歲,法名妙玉。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邊只有兩個老嬤嬤,一個小丫頭伏侍。文墨也极通,經文也不用學了,摸樣兒又极好。因聽見‘長安’都中有觀音遺跡并貝葉遺文,去歲隨了師父上來,現在西門外牟尼院住著。他師父极精演先天神數,于去冬圓寂了。妙玉本欲扶靈回鄉的,他師父臨寂遺言,說他‘衣食起居不宜回鄉。在此靜居,後來自然有你的結果’。所以他竟未回鄉。”王夫人不等回完,便說:“既這樣,我們何不接了他來。”林之孝家的回道:“請他,他說‘侯門公府,必以貴勢壓人,我再不去的。’”王夫人笑道:“他既是官宦小姐,自然驕傲些,就下個帖子請他何妨。”林之孝家的答應了出去,命書啟相公寫請帖去請妙玉。次日遣人備車轎去接等後話,暫且擱過,此時不能表白。

  當下又有人回,工程上等著糊東西的紗綾,請鳳姐去開樓揀紗綾,又有人來回,請鳳姐開庫,收金銀器皿。連王夫人并上房丫鬟等眾,皆一時不得閒的。寶釵便說:“咱們別在這里礙手礙腳,找探丫頭去。”說著,同寶玉黛玉往迎春等房中來閒頑,無話。

  王夫人等日日忙亂,直到十月將盡,幸皆全備:各處監管都交清賬目,各處古董文玩,皆已陳設齊備,采辦鳥雀的,自仙鶴,孔雀以及鹿,兔,雞,鵝等類,悉已買全,交于園中各處像景飼養;賈薔那邊也演出二十出雜戲來,小尼姑,道姑也都學會了念幾卷經咒。賈政方略心意寬暢,又請賈母等進園,色色斟酌,點綴妥當,再無一些遺漏不當之處了。于是賈政方擇日題本。本上之日,奉朱批准奏:次年正月十五上元之日,恩准賈妃省親。賈府領了此恩旨,益發晝夜不閒,年也不曾好生過的。

  展眼元宵在邇,自正月初八日,就有太監出來先看方向:何處更衣,何處燕坐,何處受禮,何處開宴,何處退息。又有巡察地方總理關防太監等,帶了許多小太監出來,各處關防,擋圍幙,指示賈宅人員何處退,何處跪,何處進膳,何處啟事,种种儀注不一。外面又有工部官員并五城兵備道打掃街道,攆逐閒人。賈赦等督率匠人扎花燈煙火之類,至十四日,俱已停妥。這一夜,上下通不曾睡。

  至十五日五鼓,自賈母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妝。園內各處,帳舞蟠龍,帘飛彩鳳,金銀煥彩,珠寶爭輝,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長春之蕊,靜悄無人咳嗽。賈赦等在西街門外,賈母等在榮府大門外。街頭巷口,俱系圍幕擋嚴。正等的不耐煩,忽一太監坐大馬而來,賈母忙接入,問其消息。太監道:“早多著呢!未初刻用過晚膳,未正二刻還到寶靈宮拜佛,酉初刻進大明宮領宴看燈方請旨,只怕戌初才起身呢。”鳳姐聽了道:“既這麼著,老太太,太太且請回房,等是時候再來也不遲。”于是賈母等暫且自便,園中悉賴鳳姐照理。又命執事人帶領太監們去吃酒飯。

  一時傳人一擔一擔的挑進蜡燭來,各處點燈。方點完時,忽聽外邊馬跑之聲。一時,有十來個太監都喘吁吁跑來拍手兒。這些太監會意,都知道是“來了,來了”,各按方向站住。賈赦領合族子侄在西街門外,賈母領合族女眷在大門外迎接。半日靜悄悄的。忽見一對紅衣太監騎馬緩緩的走來,至西街門下了馬,將馬赶出圍幕之外,便垂手面西站住。半日又是一對,亦是如此。少時便來了十來對,方聞得隱隱細樂之聲。一對對龍旌鳳翣,雉羽夔頭,又有銷金提爐焚著御香,然後一把曲柄七鳳黃金傘過來,便是冠袍帶履。又有值事太監捧著香珠,繡帕,漱盂,拂塵等類。一隊隊過完,後面方是八個太監抬著一頂金頂金黃繡鳳版輿,緩緩行來。賈母等連忙路旁跪下。早飛跑過幾個太監來,扶起賈母,邢夫人,王夫人來。那版輿抬進大門,入儀門往東去,到一所院落門前,有執拂太監跪請下輿更衣。于是抬輿入門,太監等散去,只有昭容,彩嬪等引領元春下輿。只見院內各色花燈爛灼,皆系紗綾扎成,精致非常。上面有一匾燈,寫著“体仁沐德”四字。元春入室,更衣畢复出,上輿進園。只見園中香煙繚繞,花彩繽紛,處處燈光相映,時時細樂聲喧,說不盡這太平氣象,富貴風流。——此時自己回想當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凄涼寂寞,若不虧癩憎,跛道二人攜來到此,又安能得見這般世面。本欲作一篇《燈月賦》,《省親頌》,以志今日之事,但又恐入了別書的俗套。按此時之景,即作一賦一贊,也不能形容得盡其妙,即不作賦贊,其豪華富麗,觀者諸公亦可想而知矣。所以倒是省了這工夫紙墨,且說正經的為是。

  且說賈妃在轎內看此園內外如此豪華,因默默歎息奢華過費。忽又見執拂太監跪請登舟,賈妃乃下輿。只見清流一帶,勢如游龍,兩邊石欄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風燈,點的如銀花雪浪,上面柳杏諸樹雖無花葉,然皆用通草綢綾紙絹依勢作成,粘于枝上的,每一株懸燈數盞,更兼池中荷荇鳧鷺之屬,亦皆系螺蚌羽毛之類作就的。諸燈上下爭輝,真系玻璃世界,珠寶乾坤。船上亦系各种精致盆景諸燈,珠帘繡幙,桂楫蘭橈,自不必說。已而入一石港,港上一面匾燈,明現著“蓼汀花漵”四字。按此四字并“有鳳來儀”等處,皆系上回賈政偶然一試寶玉之課藝才情耳,何今日認真用此匾聯?況賈政世代詩書,來往諸客屏侍座陪者,悉皆才技之流,豈無一名手題撰,竟用小兒一戲之辭苟且搪塞?真似暴發新榮之家,濫使銀錢,一味抹油涂朱,畢則大書“前門綠柳垂金鎖,後戶青山列錦屏”之類,則以為大雅可觀,豈《石頭記》中通部所表之宁榮賈府所為哉!据此論之,竟大相矛盾了。諸公不知,待蠢物將原委說明,大家方知。

  當日這賈妃未入宮時,自幼亦系賈母教養。後來添了寶玉,賈妃乃長姊,寶玉為弱弟,賈妃之心上念母年將邁,始得此弟,是以怜愛寶玉,與諸弟待之不同。且同隨祖母,刻未暫離。那寶玉未入學堂之先,三四歲時,已得賈妃手引口傳,教授了幾本書,數千字在腹內了。其名分雖系姊弟,其情狀有如母子。自入宮後,時時帶信出來與父母說:“千萬好生扶養,不嚴不能成器,過嚴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憂。”眷念切愛之心,刻未能忘。前日賈政聞塾師背後贊寶玉偏才盡有,賈政未信,适巧遇園已落成,令其題撰,聊一試其情思之清濁。其所擬之匾聯雖非妙句,在幼童為之,亦或可取。即另使名公大筆為之,固不費難,然想來倒不如這本家風味有趣。更使賈妃見之,知系其愛弟所為,亦或不負其素日切望之意。因有這段原委,故此竟用了寶玉所題之聯額。那日雖未曾題完,後來亦曾補擬。

  閒文少述,且說賈妃看了四字,笑道:“‘花漵’二字便妥,何必,‘蓼汀’?”侍座太監聽了,忙下小舟登岸,飛傳與賈政。賈政聽了,即忙移換。一時,舟臨內岸,复棄舟上輿,便見琳宮綽約,桂殿巍峨。石牌坊上明顯“天仙寶境”四字,賈妃忙命換“省親別墅”四字。于是進入行宮。但見庭燎燒空,香屑布地,火樹琪花,金窗玉檻。說不盡帘卷蝦須,毯舖魚獺,鼎飄麝腦之香,屏列雉尾之扇。真是:

  金門玉戶神仙府,桂殿蘭宮妃子家。賈妃乃問:“此殿何無匾額?”隨侍太監跪啟曰:“此系正殿,外臣未敢擅擬。”賈妃點頭不語。禮儀太監跪請升座受禮,兩陛樂起。禮儀太監二人引賈赦,賈政等于月台下排班,殿上昭容傳諭曰:“免。”太監引賈赦等退出。又有太監引榮國太君及女眷等自東階升月台上排班,昭容再諭曰:“免。”于是引退。

  茶已三獻,賈妃降座,樂止。退入側殿更衣,方備省親車駕出園。至賈母正室,欲行家禮,賈母等俱跪止不迭。賈妃滿眼垂淚,方彼此上前廝見,一手攙賈母,一手攙王夫人,三個人滿心里皆有許多話,只是俱說不出,只管嗚咽對泣。邢夫人,李紈,王熙鳳,迎,探,惜三姊妹等,俱在旁圍繞,垂淚無言。半日,賈妃方忍悲強笑,安慰賈母,王夫人道:“當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見人的去處,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兒們一會,不說說笑笑,反倒哭起來。一會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來!”說到這句,不禁又哽咽起來。邢夫人等忙上來解勸。賈母等讓賈妃歸座,又逐次一一見過,又不免哭泣一番。然後東西兩府掌家執事人丁在廳外行禮,及兩府掌家執事媳婦領丫鬟等行禮畢。賈妃因問:“薛姨媽,寶釵,黛玉因何不見?”王夫人啟曰:“外眷無職,未敢擅入。”賈妃聽了,忙命快請。一時,薛姨媽等進來,欲行國禮,亦命免過,上前各敘闊別寒溫。又有賈妃原帶進宮去的丫鬟抱琴等上來叩見,賈母等連忙扶起,命人別室款待。執事太監及彩嬪,昭容各侍從人等,宁國府及賈赦那宅兩處自有人款待,只留三四個小太監答應。母女姊妹深敘些離別情景,及家務私情。又有賈政至帘外問安,賈妃垂帘行參等事。又隔帘含淚謂其父曰:“田舍之家,雖齏鹽布帛,終能聚天倫之樂,今雖富貴已极,骨肉各方,然終無意趣!”賈政亦含淚啟道:“臣,草莽寒門,鳩群鴉屬之中,豈意得征鳳鸞之瑞。今貴人上錫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遠德鐘于一人,幸及政夫婦。且今上啟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曠恩,雖肝腦涂地,臣子豈能得報于萬一!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職外,願我君萬壽千秋,乃天下蒼生之同幸也。貴妃切勿以政夫婦殘年為念,懣憤金怀,更祈自加珍愛。惟業業兢兢,勤慎恭肅以侍上,庶不負上体貼眷愛如此之隆恩也。”賈妃亦囑”只以國事為重,暇時保養,切勿記念”等語。賈政又啟:“園中所有亭台軒館,皆系寶玉所題,如果有一二稍可寓目者,請別賜名為幸。”元妃聽了寶玉能題,便含笑說:“果進益了。”賈政退出。賈妃見寶,林二人亦發比別姊妹不同,真是姣花軟玉一般。因問:“寶玉為何不進見?”賈母乃啟:“無諭,外男不敢擅入。”元妃命快引進來。小太監出去引寶玉進來,先行國禮畢,元妃命他進前,攜手攔于怀內,又撫其頭頸笑道:“比先竟長了好些……”一語未終,淚如雨下。

  尤氏,鳳姐等上來啟道:“筵宴齊備,請貴妃游幸。”元妃等起身,命寶玉導引,遂同諸人步至園門前,早見燈光火樹之中,諸般羅列非常。進園來先從“有鳳來儀”,“紅香綠玉”,“杏帘在望”,“蘅芷清芬”等處,登樓步閣,涉水緣山,百般眺覽徘徊。一處處鋪陳不一,一樁樁點綴新奇。賈妃极加獎贊,又勸:“以後不可太奢,此皆過分之极。”已而至正殿,諭免禮歸座,大開筵宴。賈母等在下相陪,尤氏,李紈,鳳姐等親捧羹把盞。

  元妃乃命傳筆硯伺候,親搦湘管,擇其幾處最喜者賜名。按其書云:顧恩思義天地啟宏慈,赤子蒼頭同感戴,

  古今垂曠典,九州萬國被恩榮。此一匾一聯書于正殿大觀園園之名,“有鳳來儀”賜名曰“瀟湘館”,“紅香綠玉”改作“怡紅快綠”,即名曰“怡紅院”,“蘅芷清芬”賜名曰“蘅蕪苑”,“杏帘在望”賜名曰“浣葛山莊”,樓曰“大觀樓”。東面飛樓曰“綴錦閣”,西面斜樓曰“含芳閣”、更有“蓼風軒”,“藕香榭”,“紫菱洲”,“荇葉渚”等名,又有四字的匾額十數個,諸如“梨花春雨”,“桐剪秋風”,“荻蘆夜雪”等名,此時悉難全記。又命舊有匾聯俱不必摘去。于是先題一絕云:

  銜山抱水建來精,多少工夫筑始成。
  天上人間諸景備,芳園應錫大觀名。

  寫畢,向諸姊妹笑道:“我素乏捷才,且不長于吟詠,妹輩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責,不負斯景而已。异日少暇,必補撰《大觀園記》并《省親頌》等文,以記今日之事。妹輩亦各題一匾一詩,隨才之長短,亦暫吟成,不可因我微才所縛。且喜寶玉竟知題詠,是我意外之想。此中‘瀟湘館’,‘蘅蕪苑’二處,我所极愛,次之‘怡紅院’,‘浣葛山庄’,此四大處,必得別有章句題詠方妙。前所題之聯雖佳,如今再各賦五言律一首,使我當面試過,方不負我自幼教授之苦心。”寶玉只得答應了,下來自去构思。

  迎,探,惜三人之中,要算探春又出于姊妹之上,然自忖亦難與薛林爭衡,只得勉強隨眾塞責而已。李紈也勉強湊成一律。賈妃先挨次看姊妹們的,寫道是:

  曠性怡情匾額迎春
  園成景備特精奇,奉命羞題額曠怡。
  誰信世間有此境,游來宁不暢神思?
  萬象爭輝匾額探春
  名園筑出勢巍巍,奉命何慚學淺微。
  精妙一時言不出,果然萬物生光輝。
  文章造化匾額惜春
  山水橫拖千里外,樓臺高起五雲中。
  園修日月光輝里,景奪文章造化功。
  文采風流匾額李紈
  秀水明山抱复回,風流文采胜蓬萊。
  綠裁歌扇迷芳草,紅襯湘裙舞落梅。
  珠玉自應傳盛世,神仙何幸下瑤臺。
  名園一自邀游賞,未許凡人到此來。
  凝暉鐘瑞匾額薛寶釵
  芳園筑向帝城西,華日祥雲籠罩奇。
  高柳喜遷鶯出谷,修篁時待鳳來儀。
  文風已著宸游夕,孝化應隆歸省時。
  睿藻仙才盈彩筆,自慚何敢再為辭。
  世外仙源匾額林黛玉
  名園筑何處,仙境別紅塵。
  借得山川秀,添來景物新。
  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
  何幸邀恩寵,宮車過往頻。

  賈妃看畢,稱賞一番,又笑道:“終是薛林二妹之作與眾不同,非愚姊妹可同列者。”原來林黛玉安心今夜大展奇才,將眾人壓倒,不想賈妃只命一匾一詠,倒不好違諭多作,只胡亂作一首五言律應景罷了。

  彼時寶玉尚未作完,只剛作了“瀟湘館”與“蘅蕪苑”二首,正作“怡紅院”一首,起草內有“綠玉春猶卷”一句。寶釵轉眼瞥見,便趁眾人不理論,急忙回身悄推他道:“他因不喜‘紅香綠玉’四字,改了‘怡紅快綠’,你這會子偏用‘綠玉’二字,豈不是有意和他爭馳了?況且蕉葉之說也頗多,再想一個字改了罷。”寶玉見寶釵如此說,便拭汗道:“我這會子總想不起什麼典故出處來。”寶釵笑道:“你只把‘綠玉’的‘玉’字改作‘蜡’字就是了。”寶玉道:“‘綠蜡’可有出處?”寶釵見問,悄悄的咂嘴點頭笑道:“虧你今夜不過如此,將來金殿對策,你大約連‘趙錢孫李’都忘了呢!唐錢珝詠芭蕉詩頭一句:‘冷燭無煙綠蜡乾’,你都忘了不成?”寶玉聽了,不覺洞開心臆,笑道:“該死,該死!現成眼前之物偏倒想不起來了,真可謂‘一字師’了。從此後我只叫你師父,再不叫姐姐了。”寶釵亦悄悄的笑道:“還不快作上去,只管姐姐妹妹的。誰是你姐姐?那上頭穿黃袍的才是你姐姐,你又認我這姐姐來了。”一面說笑,因說笑又怕他耽延工夫,遂抽身走開了。寶玉只得續成,共有了三首。

  此時林黛玉未得展其抱負,自是不快。因見寶玉獨作四律,大費神思,何不代他作兩首,也省他些精神不到之處。想著,便也走至寶玉案旁,悄問:“可都有了?”寶玉道:“才有了三首,只少‘杏帘在望’一首了。”黛玉道:“既如此,你只抄錄前三首罷。赶你寫完那三首,我也替你作出這首了。”說畢,低頭一想,早已吟成一律,便寫在紙條上,搓成個團子,擲在他跟前。寶玉打開一看,只覺此首比自己所作的三首高過十倍,真是喜出望外,遂忙恭楷呈上。賈妃看道:

  有鳳來儀臣寶玉謹題
  秀玉初成實,堪宜待鳳凰。
  竿竿青欲滴,個個綠生涼。
  迸砌妨階水,穿帘礙鼎香。
  莫搖清碎影,好夢晝初長。
  蘅芷清芬
  蘅蕪滿淨苑,蘿薜助芬芳。
  軟襯三春草,柔拖一縷香。
  輕煙迷曲徑,冷翠滴回廊。
  誰謂池塘曲,謝家幽夢長。
  怡紅快綠
  深庭長日靜,兩兩出嬋娟。
  綠蜡春猶卷,紅妝夜未眠。
  憑欄垂絳袖,倚石護青煙。
  對立東風里,主人應解怜。
  杏帘在望
  杏帘招客飲,在望有山庄。
  菱荇鵝兒水,桑榆燕子梁。
  一畦春韭綠,十里稻花香。
  盛世無饑餒,何須耕織忙。

  賈妃看畢,喜之不盡,說:“果然進益了!”又指“杏帘”一首為前三首之冠,遂將“浣葛山庄”改為”稻香村”。又命探春另以彩箋謄錄出方才一共十數首詩,出令太監傳與外廂。賈政等看了,都稱頌不已。賈政又進《歸省頌》。元春又命以瓊酥金膾等物,賜與寶玉并賈蘭。此時賈蘭极幼,未達諸事,只不過隨母依叔行禮,故無別傳。賈環從年內染病未痊,自有閒處調養,故亦無傳。

  那時賈薔帶領十二個女戲,在樓下正等的不耐煩,只見一太監飛來說:“作完了詩,快拿戲目來!”賈薔急將錦冊呈上,并十二個花名單子。少時,太監出來,只點了四出戲:

  第一出,《豪宴》,第二出,《乞巧》,
  第三出,《仙緣》,第四出,《離魂》。

  賈薔忙張羅扮演起來。一個個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態。雖是妝演的形容,卻作盡悲歡情狀。剛演完了,一太監執一金盤糕點之屬進來,問:“誰是齡官?”賈薔便知是賜齡官之物,喜的忙接了,命齡官叩頭。太監又道:“貴妃有諭,說‘齡官极好,再作兩出戲,不拘那兩出就是了’。”賈薔忙答應了,因命齡官作《游園》《驚夢》二出。齡官自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戲,執意不作,定要作《相約》《相罵》二出。賈薔扭他不過,只得依他作了。賈妃甚喜,命“不可難為了這女孩子,好生教習”,額外賞了兩匹宮緞,兩個荷包并金銀錁子,食物之類。然後撤筵,將未到之處复又游頑。忽見山環佛寺,忙另盥手進去焚香拜佛,又題一匾云:“苦海慈航”。又額外加恩與一般幽尼女道。

  少時,太監跪啟:“賜物俱齊,請驗等例。”乃呈上略節。賈妃從頭看了,俱甚妥協,即命照此遵行。太監聽了,下來一一發放。原來賈母的是金、玉如意各一柄,沉香拐拄一根,伽楠念珠一串,“富貴長春”宮緞四匹,“福壽綿長”宮綢四匹,紫金“筆錠如意”錁十錠,“吉慶有魚”銀錁十錠。邢夫人、王夫人二分,只減了如意,拐,珠四樣。賈敬、賈赦、賈政等,每分御製新書二部,寶墨二匣,金、銀爵各二隻,表禮按前。寶釵,黛玉諸姊妹等,每人新書一部,寶硯一方,新樣格式金銀錁二對。寶玉亦同此。賈蘭則是金銀項圈二個,金銀錁二對。尤氏、李紈、鳳姐等,皆金銀錁四錠,表禮四端。外表禮二十四端,清錢一百串,是賜與賈母,王夫人及諸姊妹房中奶娘眾丫鬟的。賈珍、賈璉、賈環、賈蓉等,皆是表禮一分,金錁一雙。其餘彩緞百端,金銀千兩,御酒華筵,是賜東西兩府凡園中管理工程、陳設、答應及司戲、掌燈諸人的。外有清錢五百串,是賜廚役、优怜、百戲、雜行人丁的。

  眾人謝恩已畢,執事太監啟道:“時已丑正三刻,請駕回鑾。”賈妃聽了,不由的滿眼又滾下淚來。卻又勉強堆笑,拉住賈母,王夫人的手,緊緊的不忍釋放,再四叮嚀:“不須挂念,好生自養。如今天恩浩蕩,一月許進內省視一次,見面是盡有的,何必傷慘。倘明歲天恩仍許歸省,萬不可如此奢華靡費了!”賈母等已哭的哽噎難言了。賈妃雖不忍別,怎奈皇家規范,違錯不得,只得忍心上輿去了。這里諸人好容易將賈母,王夫人安慰解勸,方才扶出園門進上房去了。要知端的,且看下回。


上一回 回目录 下一回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