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行齋記

素行齋記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19

邢台張生叔溫氏,以「素行」顏其讀書之齋。叔溫天資廉靖古茂,雖侍父宦南方,為六品秩公子,而朝齏暮鹽,讀書不少輟,從師取友恂恂然退謹如鄒魯者諸生。以常情論之,叔溫當華齡,為貴介公子,宜其衣狐腋裘,日乘千金馬,挾彈平康間,與代之河朔少年相追逐,不以為過。而叔溫不爾,曰:「吾讀書未舉有司,一布衣生耳,一言一動奚敢放而僻以於大戾,以貽其親之憂。」此其素行之一也。叔溫侍父在淞,以嘗從遊於予,且命舟五湖上,招予至「素行」所,見其室中所蓄,惟折腳幾席、破琴,一床,經史子書凡若干卷耳。敗壁間,他無長物以為娛者。予駭之曰:「生侍父典大縣、食厚祿,而素行若是,是誠能行己之素者已。《中庸》言素位而行,以見君子之道,泛應曲當,無時而不在,無往而不達,故其道也易,然世而無存已,易地而無得喪,非聖哲不能,故曰民鮮久矣。今叔溫行貧賤於父典大縣之時,非希賢希聖自信之篤者不至是。抑素行之目有富貴貧賤,則夷狄患難之不同舜之貧賤,飯糗茹草若將終身,及富貴則被袗鼓琴若固有之。孔子欲居九夷,則曰『何陋之有』;及遭患難,則曰『天之未喪斯文也』,若是者,皆素行之至的也。舜人也,孔子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叔溫尚勉之!而異時以公卿之器達而在上也,行乎富貴之素者,亦今日素行之推耳!吾未老,尚及見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