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01

紺珠集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一      宋 朱勝非 撰穆天子傳
  燭銀玉果
  穆王至崑崙丘觀寳器有燭銀玉果燭銀銀有光如燭玉果者石也皆似美玉
  八駿
  赤驥盗驪白義踰輪山子渠黄驊騮緑耳
  左佩華
  王賜七萃之士左佩華者至華之佩也
  珠澤
  此澤出珠方四十里
  膜拜
  如今之禮拜
  羣玉田山
  先王之所謂冊府
  載玉萬隻
  天子行幸載玉萬隻
  樂池
  王休于𤣥池上奏樂三日名曰樂池
  瑶池
  王與西王母宴集于瑶池之上
  銀烏
  王賜重徭之民銀烏一隻
  豪牛
  又賜文山之民豪牛豪馬
  璧臺
  王為盛姬築臺砌之以璧
  黄竹詩
  王遊黄⿱之丘獵於苹澤大寒雪凍乃作黄竹詩三章以哀之曰我徂黄竹負閟寒
  苹澤
  見上文
  歕沙歕玉
  王東遊于黄澤宿于曲落時人語曰黄之池其馬歕沙皇人威儀黄之澤其馬歕玉皇人夀穀
  古今注崔豹
  青田酒
  烏孫國青田核大如瓢貯水即成酒劉章得三核供二十人飲不竭號青田酒
  黍民
  河内有人常見黍米許大人馬滿地取火燒皆作蚊蚋飛去因號蚊蚋為黍民
  三寳刀名
  吴大帝有寳刀三一曰百鍊二曰青犢三曰漏影
  六寳劍名
  又有六劍一白虹二紫電三辟邪四流星五青㝠六百里
  驚翠眉
  梁冀妻孫夀改驚翠眉為愁眉
  扶老鈎欄
  漢顧成廟記扶老鈎欄
  紫塞
  秦築長城土色紫號紫塞
  車轄銕盡
  周公致治太平越裳氏重譯來貢迷其歸路周公錫以軿車五乘皆為司南之制使越裳氏載之以南及到車轄銕皆盡
  丹棘青棠
  欲忘人之憂則贈以丹棘欲釋人之忿則贈以青棠青棠者合歡樹也
  長喙叅軍
  猪
  髯鬚主簿
  羊
  夜光宵燭
  螢
  蠅豹
  即蠅虎也
  青弁使者
  蜻蜓
  轉丸
  蜣蜋
  𤣥針
  科斗
  仙䑕
  蝙蝠
  歌女
  蚓
  鳳車
  大蛺蝶
  鳴砌
  蛩
  擁劍
  即蟹之大螯者
  𤣥衣督郵
  龜
  河伯使者
  鼈
  雲氣金枝玉葉
  黄帝與蚩尤戰常有五色雲氣金枝玉葉花葩之象集於帝所因作華葢
  華葢
  見上
  秦皇七馬名
  追風白兎躡景奔電飛翮銅爵晨鳬
  驚㠶
  曹真有馬名驚㠶
  澤芝
  芙蕖
  洞冥記郭憲
  碧玉鐘
  漢武起騰光臺臺上撞碧玉鐘
  九色鳳雛
  東方朔遊房林之埜獲九色鳳雛
  含煙舟
  漢宫含煙舟以木蘭文杏為櫓
  連錢荇
  靈池有連錢荇
  碧麥酒
  瑶琨山有草如麥以釀酒一飲三旬不醒
  韓終李
  琳國生玉李韓終常食之故號
  五嶽真形圖
  李克負五嶽真形圖而至號負圖先生
  丹露
  善語國人飲丹露云日初出時有露如珠
  却睡草
  又有草食之令人不眠號却睡草
  麗娟
  麗娟善歌嘗唱回風曲庭花翻落如深秋
  神馬遶日
  東方朔遊吉雲之地得神馬乘之遶日三匝朝出暮歸闗猶未閉
  泣珠
  吠勒國人嘗有鮫人宿其舍既去泣别所墮淚皆成珠
  猗蘭殿
  漢武所生之殿
  掇月舟
  龍虬池有掇月舟
  玉枝
  東方朔以西那國玉枝進武帝賜近臣年高者云病則枝汗老則折老耼得之七百年不汗偓佺得之三千年不折
  翻鷄菱
  𤣥都有翠水水中生菱狀如飛鷄謂之翻鷄菱
  升蕖鴨
  又有鴨丹毛而輕登於芙蕖唼露而食曰升築鴨
  歩景
  即東方朔所乘遶日之神馬也
  𠉀蟲
  漢元封間勒畢國貢細鳥大如蠅狀如鸚鵡以方尺玉籠盛百隻善鳴聲聞數里國人以此𠉀時故名
  霜條之箎
  漢建元中起騰光臺臺上設樂有縣藜之磬吹霜條之箎唱來雲依日之曲
  龜甲屏
  漢武起神明臺臺上設金床象席雜玉為金龜屏風
  躡空草
  烏茶國有草如芥葉食之能行空中號躡空草
  龍肝瓜
  氷谷生瓜長盈尺名龍肝
  五時鷄
  有鷄夜鳴隨鼔節一更為一聲號五時鷄
  玉燕釵
  青鳥留一釵遺帝宫人欲碎之匣中見白燕升天後作釵名玉燕釵
  玉螭
  帝微行時長城見一玉螭遊於路
  神龜出五頭
  黄安坐一龜曰伏羲造網罟此龜一出頭余坐此龜以來經五出頭矣
  刀化鵲
  帝賜東方朔刀後化為赤鵲入雲去
  懐夢草
  鍾火山有香草帝思李夫人東方朔獻之帝懐之夢見因名
  舌耕
  黄安讀書執鞭荆以記一夕地成池時人曰黄安舌耕
  金樓子梁湘東王繹
  夢腸反胃
  揚雄作賦有夢腸之談曹植為文有反胃之論言勞神也
  酒甕飯囊
  禰衡云茍彧可强與言餘皆酒甕飯囊
  投虎千金不如一豚肩
  寒者不貪尺璧而思短衣投虎千金不如一豚肩
  箕舌
  鋸齒箕舌榼耳屩鼻
  三斗爛膓
  殷洪逺云周公腹中有三斗爛膓
  桂華不實
  桂華不實玉巵無當
  玉華鹽
  胡中有鹽瑩徹如水精謂之玉華鹽以供王厨
  月額
  旦日雨謂之月額
  雨懸絲
  細雨織懸絲
  玉蔬
  始皇遣徐福入海求金菜玉蔬并一寸椹
  白鳥
  蚊也齊桓公卧栢寢謂仲父曰一物失所寡人悒悒今白鳥營營是必飢耳因開翠紗㡡進之
  蜘蛛隠
  龔舍初仕楚王非其欲見飛蟲觸蜘蛛網而死嘆曰仕宦亦人之網羅也遂掛冠而退時人謂蜘蛛隠
  白皮牛
  大月氐有牛名白皮牛割其肉明日創愈
  銅奴錫婢
  銅之精為奴錫之精為婢
  燃石
  豫章有石水灌之可以燃鼎
  虞吏
  山中寅日稱虞吏虎也
  當路
  狼也
  雨師
  辰日稱雨師龍也
  鯨潮
  鯨蜺出穴則水溢為潮鯨出入有節故潮有期
  金鹽玉䜴
  五茄一名金鹽地榆一名玉䜴可煮石
  衆香木
  南扶國木根栴檀節沉水花雞舌葉霍膠薫陸
  采華草
  太極山有采華草服之能言
  飛車
  竒肱之民能為飛車從風逺行至於豫州歸則别給不以示民
  能言鷄
  羅含之鷄能言西周之犬能語
  雷門
  㑹稽城門鼓聲聞於洛陽號雷門
  棗珠
  扶餘國美珠如酸棗
  天鷄
  桃都山大樹有天鷄日出即鳴天下鷄皆鳴
  潢池
  女國有潢池浴之而孕
  玉李
  星如玉李月上金波
  縠霧
  霧生猶縠河垂似帶
  脩羊公
  有道者化白石羊題脅曰脩羊公
  黄妳
  書卷言怡神如黄妳
  趙后外傳伶𤣥
  九廻香
  趙后飛燕名宜主妹婕妤名合徳相繼寵盛合徳毎沐以九廻沉水香膏髪
  慵來粧
  合徳為薄眉號逺山黛施之小朱號慵來粧
  温柔鄉
  帝幸合徳呼為温柔鄉曰吾老是鄉矣不能效武皇帝求訪白雲鄉也
  披香博士
  宣帝時披香博士淖方成白首教授宫中
  唾袖如石上花
  后與婕妤坐誤唾婕妤袖曰姊唾之染紺袖正如石上花衣之以為石花廣袖
  露華粉
  合徳用露華白英粉傅面
  寳箑
  婕妤進后獨揺寳箑
  璧甃
  帝為温室以璧為甃
  九鶵釵
  合徳有紫玉九鶵釵
  留仙裙
  帝與后泛舟太液池酒酣風作后揚袂欲輕舉帝令左右持其裙乆之風止裙為之縐后曰帝恩我不得仙去宫中襞裙為縐號曰留仙裙
  通徳擁髻
  宫妓樊通徳流落人間頗能道二趙時事或問之通徳曰方盛時馳騖嗜慾安知終歸草埜因視燭影擁髻而泣
  楊妃外傳樂史
  七寳杯酌葡萄酒
  帝與妃賞牡丹命李龜年持金花箋賜李白令進清平調詞三篇白援筆立書以進帝命李龜年歌太真以七寳波梨杯酌西涼州葡萄酒飲笑領歌意姿態尤妙
  避風臺
  帝覽漢成帝内傳以趙飛燕身輕置七寳避風臺謂妃子曰爾則任吹多少妃子對曰霓裳一曲足以高掩千古
  龍香撥
  楊妃琵琶以龍香板為撥
  飲鹿泉金沙洞玉蕊峯
  皆在驪山上
  曲終珠翠可埽
  令宫妓佩七寳瓔珞舞霓裳羽衣曲終珠翠可埽
  頗黎碑
  驪山筝殿側有魏温泉堂碑其石瑩澈宫中呼曰頗黎石之碑也
  玉䆗窱金葳㽔
  迎娘歌喉玉䆗窱蠻兒舞帶金葳㽔
  龍腦蟬
  交趾貢龍腦香有蟬蠶之狀帝以賜妃妃私遺䘵山
  落妃池
  貴妃生於蜀嘗誤墮池中後人呼為落妃池
  金歩揺
  帝自以麗水紫磨金琢步揺親挿妃髻上
  竊吹玉篴
  妃竊吹寧王玉笛忤㫖放出已而獲召張祐詩云小花静院無人見閒把寧王玉笛吹
  請纒頭
  宴於清元殿自打羯鼔曲終謂八姨曰樂籍今日有幸得供養夫人請一纒頭八姨曰豈有大唐天子大姨無錢用耶出三百萬為一局
  氷晶屏
  水晶屏上刻美人形可二三寸妃以遺國忠置之樓上嘗偃息其下一日國忠獨卧屏上諸女悉下各通名曰當壚人也步蓮人也桃源人也拾翠人也竊香人也金屋人也解佩人也為雲人也畫眉人也吹簫人也笑躄人也許飛瓊也趙飛燕也金谷人也結綺人也臨春人也國忠驚叱皆復歸屏上自後不登樓未幾果敗
  照夜璣
  帝賜虢國照夜璣
  玉環
  楊妃小字
  異聞實録李玟
  長明公
  楊𬓲於昭應寺讀書毎見一紅裳女子一日誦詩曰金殿不勝秋月斜石樓冷誰是相顧人褰幃弔孤影
  𬓲問其姓氏云逺祖名無忌姓宋十四代祖因顯揚釋教封長明公開元中明皇與楊妃建此寺立經幢
  封妾為西州夫人因賜珊瑚寳帳居之自此巽生蛾郎不復强暴矣後驗之乃經幢中燈也
  妾換馬
  酒徒鮑生多聲妓外弟韋生好乘駿馬經行四方各求其好一日相遇於途宿於山寺各出所有互易之乃以女妓善四絃者換紫叱撥㑹飲未終有二人造席適聞以妾換馬可作題共聮賦否乃折庭下舊葉書之一云彼佳人兮如瓊之英此良馬兮負駿之名將有求於逐日豈得吝於傾城香暖深閨未厭夭桃之色風清廣陌曽憐噴玉之聲一曰步至庭砌立當軒墀望新恩懼非吾偶也戀舊主疑借人乘之香散緑𩯣意已㤀於鬒髪汗流紅頷愛無異於凝脂賦文多不載二客自稱江淹謝荘也
  甘棠館詩
  㑹昌中許孝廣路由甘棠館逢白衣叟乘馬高吟春草萋萋春水緑野棠開盡飄香玉繡嶺宫前鶴髪人猶唱開元太平曲許異其詩遂問之忽入一林遂不見
  竹葉舟
  陳季卿者江南人舉進士至長安十年不歸一日於青龍寺訪僧不值憩於大閣有終南山翁亦𠉀僧偶坐乆之壁間有寰瀛圖季卿尋江南路太息曰得此歸不悔無成翁曰此何難乃折堦前竹葉置圖上渭水中謂陳曰注目於此如願矣季卿熟視即渭水波濤洶洶涌一舟甚大恍然登舟其去極速行次禪窟寺題詩云霜鐘鳴時夕風急亂鴉又望寒林集此時輟棹悲且吟獨對蓮花一峯立明日次潼闗又作詩題之末句云已作羞歸計猶勝羞不歸踰旬至家兄弟妻子迎見甚喜信宿謂其妻曰我試期已逼不可乆留乃復進棹又作詩别其妻云酒至添愁飲詩成和涙吟飄然而去家人輩皆驚為鬼物矣倐忽復至渭水徑趨青龍寺山翁尚擁褐而坐僧猶未歸季卿謝曰豈非夢耶翁曰他日自知經月家人來訪具述所以題詩皆在
  蚍蜉王漁紫石潭
  徐𤣥之夜讀書見人物如粟米粒數百皆具甲胄擁一紫衣者行案上傳呼云蚍蜉王欲觀漁於紫石潭漁具數十人入硯中皆獲小魚𤣥之大駭以冊覆之照看皆無
  開元天寳遺事王仁裕
  截鐙留鞭
  姚元崇牧荆州受代日闔境民吏泣擁馬首截鐙留鞭以為遺愛新牧奏之朝廷加奬
  慚顔如甲
  進士王光逺干索豪權無厭或遭笞辱亦不愧恥時人語曰光逺慚顔厚於十重銕甲也
  七寳山座
  明皇於勤政樓以七寳粧成山座高七尺召諸學士講論古今勝者得升帷帳張九齡論辨風生首登此座焉
  楚蓮香
  都下名妓楚蓮香者國色無雙毎出蜂蝶相隨聞其香
  暖寒㑹
  巨豪王元寳毎大雪則自所居至坊巷口掃雪開逕迎揖賓客至其居處飲宴謂之暖寒㑹
  記事珠
  張說有珠紺色有光名記事珠毎有缺㤀持玩之則洒然而寤
  遊仙枕
  龜兹國進枕温潤如玉制作甚質若枕之而寐則十洲三島盡見於睡中名遊仙枕
  記惡碑
  盧奂累任大郡治有異績人畏之如神凢治姦惡既斷罪又以所犯刻石立其門再犯必置之死時謂記惡碑
  自暖杯
  内庫有酒杯青玉色其薄如紙以酌酒少頃則沸熱名自暖杯
  辟寒犀
  交趾進犀一株色如黄金盛寒置之坐中一室為之温然交趾人曰辟寒犀
  飛奴
  張九齡以鴿傳書寄其家雖逺必逹號飛奴
  喚鐡
  太白山隠士郭休字退夫所居有白雲亭客至有鐡一片則擊之其聲清逺山中鳥獸聞之羣集亭下以為玩謂之喚銕
  緑衣使者
  長安富民楊崇義妻劉氏有色與隣人李弇通共殺崇義遂謀𦵏日將𦵏客集崇義家有鸚鵡謂人曰殺主者劉氏李弇也遂敗明皇聞之封鸚鵡緑衣使者後人因以呼之
  䕶花金鈴
  寧王毎花盛時綴金鈴於上掣之以驚禽謂之䕶花金鈴
  妖燭
  寧王好夜集有人獻燭似蠟非蠟似脂非脂每賓妓雜坐酒酣狂作則燭必昏翳否則明謂之妖燭
  饞燈
  南方有魚多脂煉以為油照紡績則暗照宴樂則明謂之饞燈
  助嬌花
  御苑千葉桃開帝折一枝挿妃之冠上曰此花能助嬌也
  燭奴
  申王以龍檀木刻童子緑衣束帶毎遇夜集列執畫燭謂之燭奴
  念奴
  念奴有色善歌宫妓中第一帝嘗曰此奴眼色媚人
  興慶池醒醉草
  興慶池南有草叢生葉紫而有香醉者嗅之即醒謂之醒醉草
  看花馬
  長安侠少春日結友賞花並乘矮馬行花下杯盤從之遇名花即駐立飲之
  金衣公子
  明皇毎於禁中見黄鶯呼金衣公子
  花裀
  學士許慎選豪飲春日聚落花鋪地而坐謂之花裀
  銷恨花
  明皇愛千葉桃嘗曰不獨萱草㤀憂此花亦能銷恨
  妓圍
  申王毎冬月苦寒令宫妓宻圍而坐謂之妓圍
  氷山之喻
  進士張彖力學能文有逸才方楊國忠用事士争詣門獨彖不徃或問之彖曰爾輩以楊公之勢可倚如太山耶以予觀之乃氷山耳皎日一照須臾即㓕彖後登科為華隂簿喜論事而為守令所抑嘆曰大丈夫有凌雲盖世之志而拘於下位立身矮屋下使人擡頭不得乃棄官而去
  風流藪澤
  長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俠少萃集號曰風流藪澤
  知更雀
  裴耀卿養一雀初夜及逐更必鳴號知更雀
  移春檻
  楊國忠子弟春時移名花植木檻中下設輪脚挽以綵絙所至自隨號移春檻
  射圑
  宫中毎端午節造粉角射之以粉圑角黍並堆盤中用小箭射之中者方得食為戲
  探官
  都城上元麫繭以官位髙下帖子置其中以相勝為笑
  富窟
  富人王元寳頗好客宅中起堂甚壯榜以禮賢時呼其宅為王氏富窟
  龍皮扇
  元寳家有皮扇盛暑宴集置扇坐間則清風滿室盖龍皮所爲也
  夢筆花
  李白少時夢所用筆頭上生花自是才思贍逸名聞天下
  蛛絲卜巧
  華清宫毎七夕陳花果酒食祠牛女以乞巧又聚極小蜘蛛置盒中至曉開視以蛛絲疎宻為得巧多少故也
  鬼神破膽
  李杲為洛陽令嚴毅公正吏民畏之有劉兼者過其境宿於村邸夜深聞户外語聲曰古今正人李令是也見其行事令人破膽我輩可於他縣血食兼開户視之無物乃鬼神也
  泥金喜信
  新進士及第以泥金帖子附家書為報喜信
  相風旌
  宫中植長竿掛五色旌綴以金鈴占風𠉀謂之相風旌
  向火乞兒
  張九齡見朝士趨楊國忠以求官語人曰此曹為向火乞兒一旦火盡灰冷當凍肌裂體暴骨填溝中矣禄山之亂果然向火言附炎也
  氷筯
  宫中雪晴簷溜成氷妃子呼為氷筯
  占風鐸
  宫中懸碎玉片於簷間風揺如環珮聲謂之占風鐸
  報時猿
  商山隠士高太素所居曰清心亭毎一時至則有猿啼於庭下謂之報時猿
  挿花賞詩
  長安春時盛於遊宴蘇頲應制詩云飛埃結紅霧遊盖飄青雲帝甚嘉之親折花挿其巾以為旌賞
  張公口案
  張九齡習事通法律累典刑獄毎有勘鞫口占案牘命吏書之情法悉當時謂張公口案
  銷魂橋
  長安東灞陵有橋人多於此送别謂之銷魂橋
  金牌斷酒
  安禄山眷寵既深人多嫉之帝恐遇害賜金牌繋背毎王公勸飲則示云准勅斷酒
  文陣雄師
  張九齡覽蘇頲文卷曰蘇生俊膽無敵當為文陣之雄師
  傳書燕
  長安富商任宗妻郭紹蘭能詩宗賈販湖湘間乆之未歸紹蘭視堂中雙燕曰我聞爾海東來必曽經湘中為我附書任郎可乎燕即飛下止於膝紹蘭寫詩一絶繋於燕足燕徑去宗在荆州忽有燕遶身而飛止於肩足有小封宗視之乃其妻所書也
  解語花
  太液池千葉白蓮開帝與妃子共賞指妃謂左右曰何如此解語花也
  裙幄
  長安士女遊春野歩遇名花則藉草而坐解裙四圍遮遶如帟幕焉故謂之裙幄
  文塲元帥
  明皇謂張九齡真文塲元帥
  含玉魚
  貴妃體豐夏熱苦肺渇刻玉魚含以津液沃肺
  永新
  宫妓永新善歌帝曰此人一曲值千金矣
  肉腰刀
  李林甫妬賢嫉能潛行譖毁多被其害謂之肉腰刀
  决雲兒
  申王有高麗赤鷹岐王有北山黄鶻毎至出田獵在駕前賜名决雲兒
  錦雁
  温泉御湯中有玉蓮湯從蓮中湧出毎沐以錦繡鳬雁浮之又鈒鏤小舟以為戲玩
  百枝燈
  韓國夫人造百枝燈高八十尺毎㸃之光照數十里
  燭圍
  楊國忠子弟毎上元各人秉千炬燭謂之燭圍
  有脚陽春
  宋璟愛民所至之處如陽春煦物時謂之有脚陽春
  粲花論
  李白天才俊逸與人談論言皆成文粲若春花
  醉聖
  李白嗜酒醉後文尤奇號醉聖
  走丸之辯
  張九齡善論議滔滔不竭時稱辯説若下坡走丸
  義竹
  帝遊後苑有竹叢宻笋不出外帝顧謂諸王曰父子兄弟相親當如此竹因謂之義竹
  宫嬪呵筆
  李白於便殿草詔時大寒筆凍帝命宫嬪呵筆授白
  牽絲為婚
  張嘉貞有五女皆絶色欲納郭元振爲壻令五女各持一絲元振從便牽之得第三女
  寵姐隔障歌
  寧王有樂妓甚美名寵姐不以示人惟李白至則設七寳幛令隔障歌
  烏鵲擁車行
  李元紘治潤有惠政代去吏民遮留烏鵲群飛翔集以擁行車
  鳳炭
  楊國忠家以蜜和炭屑成鳳形爇爐中
  風流陣
  帝使妃子統宫妓自統中貴以錦幟旗相擊敗者罰酒號風流陣
  半僊戲
  宫中呼鞦韆為半僊戲
  紅氷
  楊妃初入宫與父母别淚落凍成紅氷
  凌波曲
  帝在東都夢一女子髙髻廣裳拜而言曰妾凌波池中龍女乆䕶宫苑陛下知音乞賜一曲帝覺為作凌波曲奏之池上神出於波間
  筯直
  帝以金筯賜宋璟曰以表汝之直
  蝶幸
  明皇春時使嬪妃挿花親放蝶隨其止幸之
  水西流
  一行至國清寺聞院僧布筭曰今日有弟子來求吾術門前水合西流而弟子至一行承言趨出門外水本東流忽改而西遂授其術焉
  花妖
  沉香亭木芍藥朝紅暮黄午碧夜白帝曰此花木之妖
  禽擁車
  李元佐離潤士民遮路鳥鵲之類亦擁行
  錢徑
  富人王元寳以錦紋石為柱以錢甃花徑
  夜明杖
  隠士郭休有杖夜光明照數十步
  肉陣
  國忠冬日列婢遮風名肉陣
  吸花露
  貴妃酒後凌晨攀枝吸花露藉其凉
  紅汗
  貴妃汗出紅膩而香以巾挹之色紅如桃
  暖玉鞍
  岐王有玉鞍坐之如温火氣
  七寳硯爐
  内中七寳硯爐冬寒氷自銷
  占雨石
  蘇頲有錦紋石筆格欲雨則津出
  九孔針
  七夕宫人向月以九孔針穿五色線
  百寳欄
  上賜國忠木芍藥國忠以百寳為欄






  紺珠集卷一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紺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