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11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十一回 駱宏勛扶櫬回維揚 下一回▶

  卻說駱宏勛竟直跪於任正千房門口,駱太太請任正千處治。任正千纔將昨晚之事觸起一二分來,亦記得不大十分明白。一見宏勛跪在塵埃,低首請罪,虎目中不覺流下淚來,連忙扶起,說道:「我與你數年相交,情同骨肉,從無相犯。昨晚雖愚兄粗魯於酒後,亦世弟之所作輕薄,彼此咸當知戒!以後不許提今日之事,均勿掛懷。」駱宏勛含冤忍屈道:「多謝世兄海量,弟知罪矣!」駱太太亦過來相謝,任正千還禮不迭,分付丫鬟暖酒,款待師母。駱太太道:「天已三鼓,正當安睡,非飲酒之時。且老身年邁之人,亦無精神再飲。」任正千不敢相強,親送太太回房安歇,又到宏勛房中坐談片時,方纔告別回房安睡。賀氏接:道:「此事輕輕放過,祇是太便宜了這個禽獸!」任正千道:「殺人不過頭點地,他既是縛跪門前,已知理屈;蒙師授業之恩,分毫未報,一旦與世弟較量,他人則道我無情。不過使他知道,叫他自悔罷了。」又道:「明日茶飯仍照常供給,不許略缺。」說了一會,各自安睡。第二日清晨,任正千梳洗已畢,著人去請駱宏勛來吃點心,好預備王、賀來此會飲。

  且說駱宏勛自從夜間跪門回房之後,雖然安歇了,回思負屈含冤,一腔悶氣,那裡睡得著!翻來覆去,心中自忖道:「今日之事,雖然見寬,乃世兄感父授業之恩,不肯諄諄較量,而心中未免有些疑惑。我豈可還在此居住?天明稟知母親,搬柩回南。但祇是明日又該世兄擺宴,王、賀來此會飲,必邀我同席,我豈肯與禽獸為友,又不好當面推托,如何是好?」又思:「我昨日已有傷酒之說,明日祇是不起,推病更重。暗叫余謙將人夫、轎馬辦妥,急速回南可也。」左思右想,不覺日已東升。猛聽任府家人前來說道:「家爺在書房相請駱大爺同吃點心,並議迎接王大爺、賀舅爺會飲之事。」駱宏勛道:「煩你稟復你家爺:說我害酒之病比前更重幾分,尚未起來,實不能遵命。叫你家爺自陪吧。」

  家人聞命,回至書房,將駱大爺之言回復任正千。任正千還當駱宏勛因昨日做了非禮之事,愧於見人,假病不起,也就不來強。於是差人赴王府邀請,又分付家中預備酒席。不多一時,王、賀二人已至,任正千迎進客廳,分賓主坐下,獻茶。王倫問道:「駱賢弟還不出來?」任正千道:「今早已著人邀請,伊說害酒之病更甚於昨日,尚未起來,不能會飲。他既推托,愚兄就不便再邀了。」王倫聞正千之言,有三分疏慢之意,知賀氏已行計了。賀世賴怕人見疑,今日也不往後邊會妹子去,祇在前邊陪王倫。不言王、賀三人談飲。

  且說駱宏勛起得身來,梳洗已畢,走進太太房中,母子商議回南之計。太太道:」須先通知你世兄,然後再僱人夫方妥,不然你先僱了人夫,臨行時你世兄必要款留,那時再退人夫,豈不折費一番錢鈔?」宏勛道:「母親,不是這樣說法,若先通知世兄,他必不肯讓我回去。據孩兒之見,暗著余謙將人夫、轎馬辦妥,諸事收拾齊備,候世兄赴王家會飲之日,不辭而行,省得世兄預知,又有許多纏繞。倘世兄他日責備不辭而行,亦無大過。且我們不辭而去,世兄必疑我怪他,或細想前日之事,並想孩兒素日之為人,道孩兒負屈,亦未見得。若念念於此,其事不能分皂白,孩兒之冤終不能明。我身清白,豈甘受此亂倫之名乎!」太太聞兒子之言,道聲:「使得。」遂命余謙即時將人夫、轎馬辦的停妥,擇於三月二十八日搬柩回南。

  母子商議之時乃廿五日,計算還有三日光景。駱宏勛逢王倫家飲酒之日,推病不去;逢任家設席之時,推病重不起。任正千因他輕薄,也就不十分敬重。賀氏恨不得一時打發他母子、主僕出門。雖是任正千分付茶飯不許怠慢,早一頓遲一頓,不准其時,駱太太母子含忍。住了三日,已到廿八日了,早飯時節,任正千已往王家去了。余謙將人夫、馬匹喚齊,駱太太同宏勛前來告別賀氏。賀氏道:「師母並叔叔即欲回南,何此迅速也?待拙夫回來親送一送,何速乃爾?」駱太太道:「本該候賢契回府面謝,方不虧禮;但恐賢契知老身起行,又不肯放走。先夫也該回家安葬,犬子亦要赴浙完姻,二事當做,勢不容緩,故不通知賢契。賢契回府,拜煩轉致,容後面謝吧。」賀氏恨不得把他們一時推出門,豈肯諄留,遂將計就計,道:「既師母歸心已決,奴家不敢相留。」分付擺酒餞行,與太太把盞三杯。用了早膳,仍將向日進柩之門打開,把駱老爺靈柩移出來,十六個夫子抬起,太太四人轎一乘,小丫鬟一乘小轎,外有一二十個扛皮箱包裹。駱宏勛同余謙騎馬前後照應,直奔大道而去。

  駱宏勛起身之後,任府家人連忙將後邊大門仍然砌起,一邊著人到王府通知任正千。任正千正在暢飲,家人稟道:「駱大爺同駱太太方纔僱人馬起身回南,特來稟知。」任正千道:「未起身時就該來報,人去之後來說何用?要你這些無用的狗才何用!」王倫、賀世賴聞駱宏勛主僕起身,滿心歡喜,見任正千責罵家人,乃勸道:「聞得駱宏勛在府上一住二載有餘,大哥待他不薄。今欲回家,早該通知大哥,叩謝一番,纔是個知恩之人。今不辭而去,內中必有非禮之為,赧於見人。此等人天下甚多,大哥以為失此好友麼?」任正千道:「駱宏勛這個畜生不足為重,但愚兄受業於其父,此恩未報,故款留師母以報萬一。今師母去了,愚兄未得親送,是以歉耳!」王倫道:「留住二載,日奉三餐,報師之恩不為薄矣!今之不送,乃彼未通知之故;彼有不辭之罪大,而大哥失送之罪小。以後吾等再見駱宏勛,俱莫睬他。如今也不要提他了。」王倫這些話,說得輕重分明。任正千以為駱宏勛真非好人,遂置之度外,倒與王倫一來一往,其情甚密。逢在任家吃酒,一定把任正千灌醉,賀世賴將任家婦女支開,王倫入內與賀氏玩耍。約略任正千將醒時候,賀世賴又引王倫出來。任府家人也頗知覺,因賀氏平日待人甚寬,近日又知自己非禮,每以銀錢酒食賞他們,正是;清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況這些家人一則感他平日之恩,二則受今日之賄,那個肯多管閑事!可憐任正千落得隻身獨自,並無一個心腹。

  過了幾日,王倫見人心歸順,遂取了一千兩銀子謝賀世賴。賀世賴道:「門下無業無家,這多銀子與門下,叫門下收存何處?大爺祇寫張欠帖與門下就是了。倘有便人進京,乞大爺家報中通知老太爺一聲,將此銀與門下大小辦一個前程,也是蒙大爺抬舉一番。祖、父生我一場,他老人家也增些光,感你大爺之恩。」王倫道:「如此,我代你收著。」寫了一千兩欠帖與賀世賴。王倫笑道:「我與令妹祇能相會一時,不能長夜取樂。我想明日連男帶女一並請來,將花園中空房一間,把令妹藏在其中。到晚,祇說賤內苦留不放,明日再回。那時任正千自去,我與今妹豈不是長夜相聚乎!」賀世賴道:「使得,使得!」次日,差人請任正千連賀氏大娘一並請來,就說:「後邊設席,家大娘仰慕大娘,請去一會。」家人來到任府,將言稟上。任正千道:「既是同盟兄弟,有何猜忌?」分付賀氏收拾,王府赴宴。」明日,我這邊也前後備席,連王大娘一同請來飲酒。」任正千上馬先自去了。賀氏連忙梳洗,穿著衣裳,諸事停妥。臨上轎時、叫過心腹丫頭兩個,一名秋菊、一名夏蓮,分忖道:「我去王府赴宴,你二人在家如此如此,我自然抬舉。」他二人領命,賀氏方纔上轎去了。

  且說駱宏勛回南,因有老爺靈柩,不能快行,一日祇行得二三十里路程。臨晚住宿,必得個大客店方可住得下。在路行了十日有餘,行到山東地方。那日太陽將落,來到濟南府恩縣交界一個大鎮所,叫做苦水舖。余謙道:「大爺,論天氣還行得幾里,但恐前邊沒有大店,此地店口稍寬,不如在此住了,明日再行。」駱宏勛道:「天已漸熱,人也疲了,就此歇了吧。」於是眾人看見一個大店,將皮箱包裹俱搬入店內,將老爺的靈柩懸放店門以外,是不能進店的。走至上房坐下,店小二忙取淨面水,駱太太並宏勛淨了面,分付余謙,叫店小二拿酒飯與人夫食用。將上燈時分,店小二將一支燭臺點一支大燭,送進上房,擺在桌上,請太太、公子用酒。駱太太母子入席,正待舉杯,祇見外邊走進一個老兒來,高聲說道:「哎呀!駱大爺,久違了!」駱宏勛聽得,舉目一觀,正是:

    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

  不知來的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