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19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十九回 十字街前父跑馬 下一回▶

  卻說花振芳十一個人將騾馬轉回,離四望亭百十多步遠,各把馬韁勒了一勒。花老在前。十人隨後,大喝一聲:「馬來了!」十一匹牲口放開韁繩,如飛的跑來。一眾看的人,一見來勢凶猛,那個不顧性命?一聲喊,「讓他過去!」一個個面黃唇白,遍體出汗,睜眼罵道:「好一眾狠騷奴,大街之上當真撒起馬來了!幸虧我等讓得速。」

  不講眾人皆在罵,且說花老一馬跑至四望亭左邊,將馬收住,抬頭一看:上邊捉猴之人乃是余謙。祇見他通身流汗,滿口喘息,細看神情,極是勉強。花老對自家一眾人說道:「看余大叔光景是拿不住這畜牲了。我們不到便罷,今既到此,何不看個明白,著個人上去代拿下來。」眾人道:「使得,使得!但不知這猴子是誰家的?我們難道替他白拿不成!」花老道:「正是哩。待我問來!」遂大叫道:「誰是猴子的主人家?」連問兩聲,祇見那街北兩間空門面中,坐著兩個少年,旁邊站了十數個家人,內有一位少年站起身來,走到門首問道:「你問猴子的主人作甚?」花老道:「請問一聲:還是有謝儀,還是白拿?」那少年道:「朝廷也不白使人,那有白捉之理!有言在先:若能捉住,謝銀十兩。」花老道:「十兩銀子那裏雇得上手,如肯加添,我們著個上手捉它。」那少年道:「總是十兩,分文不添。」祇見坐著的那位少年道:「也不一定,看你那一個上去,因人加添。」花老道:「講明謝儀,但憑尊駕叫那一個上去!」那少年用手指著花碧蓮道:「他上去捉時,謝儀加倍:足紋銀二十兩。餘者是十兩。」花老道:「祇是我們牲口無處安放。」那少年道:「這個容易。」分付家人拿鑰匙,「將對過街南房子開了,叫他們歇歇何妨。」家人聞命,不敢怠慢,遂將對過房子開了,花老一眾人將牲口牽進。

  你說那兩位少年卻是何人?一位是西臺御史欒守禮之子,名瑛,字叫鎰萬,年紀約有一十四五。其人生性奸險,為人刻薄。因家內馬幫中看馬的猴子跑了,願出十兩銀子令人捉拿;眾人撮弄余謙上去,欒鎰萬也隨來觀看。四望亭左邊相近的房子有許多關了,三間空門面站了十數個家人,一個幫閑坐在那裏觀看。你說那個幫閑是誰?姓華名多士、字叫三千,本城人也。欒鎰萬喜他奉承,故收在家做個幫閑,正同欒鎰萬看余謙捉猴,忽聽問猴子的主人,華三千忙出來相答。花老嫌銀子少,還要加添,華三千不敢作主,祇是不添。欒鎰萬早看見一眾之內,有個少年女子生得俊俏,故出來啟唇答話,指著花碧蓮上去,情願加添銀子十兩。街南房子遂叫人開了,讓他們暫歇。公子性格祇圖樂意暢懷,那在乎十兩銀子。

  且說花老一眾將牲口牽進房來,包裹行囊卸下,房內桌椅板凳現成,眾人坐下。花老向女兒道:「今日少不得上去代余大叔把個猴子捉下,一則顯顯本事,二則落他二十兩銀子。」花碧蓮聽說叫他上去捉猴,心中暗想道:「爹爹好沒正經,今日來此所為何事?叫我出乖露丑。那駱公子即住在城內,倘被他看見,誰知他歡喜我登高不歡喜我登高?這親事又不能妥貼了。」意欲不去,又恐違了父命,祇得勉強應道:「是了!」花奶奶看見女兒皺著眉頭有些懶怠,卻不曉得女兒心中懼怕駱公子不悅他登高之意。遂指著老頭兒罵道:「老匹夫!老殺才!幾十年未見銀子了!女兒病體剛治好,又叫他上去捉猴。」花老因一時高興逞能,隨口就應了,著碧蓮上去。今被媽媽一場責罵,纔想起女兒抱病始痊,自悔道:「真個我粗率,不該應他;今若再具說換人去捉,反惹他笑我女兒無能。怎樣去法纔好?」坐在一旁想法。

  看官,你說花碧蓮因何抱病?自在定興縣會見駱公子,議親不諧,回家就得了大病。乃至父親救了任正千,任正千受傷過重,祇望養好了他的棒瘡,代他作伐,誰料三月始痊。且任正千生於富貴之家,從無受過這宗冤氣苦惱,棒傷愈後,又發起疾病來了。花碧蓮見他病勢長久,自己焦躁,又犯了病。任正千病纔好些,花振芳料他不能同下揚州,求了任正千一封書子,代碧蓮作代。花老夫婦同巴氏弟兄八人,帶了花碧蓮下揚州,一則議親,二則慰女兒心懷。祇因來至四望亭,見余謙捉拿猴子不下,山東人生性耿直,即代他焦躁起來,所以要著人幫他去捉。又被媽媽責備一番,又不好更換人,去同那少年人商議,不知可能?坐在那裏思想。想了一會,向媽媽說道:「我既出口叫女兒上去,又怎好換人!我去與那少年商議,說女兒患病未痊,恐力不足,另外著人幫幫吧!」花奶奶道:「你去與他商議。」花老遂走到街北,說道:「猴子的主人,我有一句話商議:非我更改前言,亦非我女兒不能捉拿;但我欲另外著一個人上去幫幫,不知使得否?」欒鎰萬未曾回言,華三千道:「若加幫手,還是謝銀十兩了!」欒鎰萬連忙攔住華三千,低低附耳說道:「原不過為要那女子上去,以暢我心,何必錙銖較量謝儀。」又說:「不管他有幫手無幫手,祇要那女子上去就罷,不短他的銀子。」花老仍回街南向媽媽說道:「已與他商議定了,許我們著個幫手,不知那個上去幫幫哩?」花媽媽道:「還有那個,就是我上去罷了!」於是母女二人俱將大衣卸下,內著短襖,用汗巾束腰扎妥,買了幾樣點心,沖了壺茶,吃了上去。花碧蓮向父親說道:「爹爹,買幾個水果來。」花振芳遂著巴龍買了些栗子、核桃、萊梨等物件,進房來交與碧蓮。碧蓮揣在懷中,花奶奶也帶了些。花老將牲口、行李交與巴氏兄弟看守,向巴氏弟兄說道:「我等隨去,在四望亭四面站立,好指示猴子方向。他母子在上容易捉住些。」說罷,花老在前,花奶奶在後,碧蓮在中,巴氏弟兄兩邊護衛,吆喝道:「諸位讓路,我們上去捉猴哩!」此刻,人比先前更多,聽說他是捉猴之人,祇得讓開路來,由他上去。未知捉得著捉不著,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