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40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四十回 師徒下山抱不平 下一回▶

  話說欒鎰萬問朱龍所請何人?朱龍道,「我欲請者,乃吾師也。姓雷,名勝遠。他在峨眉山出家。」欒鎰萬冷笑道:「峨眉山在四川地方,離此有幾千里遠,往還要得半年工夫。」朱龍道:「目下卻不在峨眉山,現在南京靈谷寺內做方丈。大爺備辦禮物四色,愚弟兄寫一封書,懇求大爺差兩個能干之人,連夜趕到南京。吾師若見愚兄弟之書自然前來,不過五六日光景,吾師一到,必然可出大爺之氣,並復愚兄弟之臉。」欒鎰萬因此擂臺已花費了無數銀子,發狠道:「再用一萬銀子罷了!」說道:「壯士作速修書。」又分付備了四色禮物,都是出家人所用之物。朱龍煩華三千代筆,朱龍說一句,華三千寫一句,亦不過是連激代哀之詞。不多一時,書札俱已辦齊。欒鎰萬道:「我方纔見那打擂之男女,皆非揚州人氏,倘得雷道長請來,這老兒功成回去,豈不徒勞乎!」即向華三千道:「老華,你先到徐家通個信,使他莫要回去纔好!」華三千本不敢去,今奉東家之命,暗想道:「養軍千日,用在一時,怎好推辭!若去呢,別人猶可,就是余謙這廝有些難見。倘若見面,就吃他一個下馬威,莫說一拳一腳,即一彈指,我就吃飯不成!又不好推辭。」祇得勉強應道:「使得,使得!」遂穿了衣服往徐家而去。

  來至徐府門首,向門上人說道:「煩大爺通稟一聲,就說欒府門客華三千求見。」門上人聽說,祇得進內通報。徐大爺正陪著眾人飲酒,忽見門上人進內。問道:「有何事情?」門上人稟道:「欒家門客華三千特來求見!」徐大爺眉頭一皺,說道:「他來何事?」余謙在旁侍立,聽得華三千在外,說道:「這孽障專會搬弄是非,他來必無好事。爺們不必叫他進來,待小的走出去,兩個巴掌打他回去!」鮑自安道:「兩國相爭,不斬來使。他既來,必有話說。且叫他進來,看他說些什麼。」徐松朋道:「有理,有理!」分付門上叫他進來。門上人領命出去。駱宏勛恐余謙粗魯,囑忖道:「人來我家,雖非好人,亦不可得罪。你自出去,不必在此,亦不可在外多事!」余謙見主人如此分付,祇得趕去站在二門,怒形於色。

  門上人復領華三千進來,行至二門,見余謙那個神情,華三千早已戰戰兢兢。行至跟前,拱手陪笑,道:「余賢叔在此麼?」余謙也不相還,大聲道:「我今日不耐煩說話。」華三千滿臉陪笑,走過去了。進得客廳,見三人共坐而食。濮天鵬因同在欒家會過,少不得同徐松朋微欠其身,道聲:「你來了麼?請坐!」華三千意欲上前行禮,徐大爺道:「不消了。華兄日伴貴客、出入豪門,今至寒門,有何見教?」華三千道:「敝東著門下造大爺貴府,有一句話奉稟:今日擂臺上,令友老先生父女武藝超群,令人愛慕,但恨相見之晚。本欲請駕過去一談,諒令友同大爺必不肯下降。今雖打傷朱氏弟兄,掃了敝東擂臺,不惟不怨,反而起敬重之心!敝東還有一個朋友頗通武藝,五七日間即到,意欲還要討教令友,又恐令友回府,特今門下前來請問:不知令友可能容留幾日否?」徐松朋聞得此言,甚為煩難,暗想道:「若不應允,他必取笑我有懼怕之心;若應之,又恐鮑自安道:今日代我們復臉,已盡朋友之道,難道祇管在此,替我們保護不成?」口中祇是含糊答應,不能決定。鮑自安早已會意,遂說道:「我已知其意也。令東見今日掃了他的擂臺,心中不服,又要請高明,要得幾日工夫。猶恐請了人來,那時恐我回去,故先差你來邀住我,然後纔去請人。那怕是臨潼鬥寶,伍子胥過關,鬧海李哪吒,舍著老性命也要陪他玩玩。這也不妨,但我祇許你十日工夫,十日內請了人來便罷,若十日之外,我即起行,那時莫說我躲而避之!」華三千道:「如此說,我就回復敝東便了。」徐松朋道:「我不送。你回去就將此話回復令東。」華三千起身出來,看見余謙還在那二門站立,華三千遠遠的笑嘻嘻的叫道:「余大叔,因何不裏邊坐坐?祇管在此,豈不站壞了!」余謙道:「各人所好不同,與你何干。我先就對你說過,我不耐煩說話,你苦苦纏我怎的!」華三千連聲道:「是!」走過去了,暗念一聲:「阿彌陀佛!闖過鬼門關了!」方纔放開膽,大步走出徐家之門回家。

  欒鎰萬正在廳上候信,一見華三千進來,問道:「事體可曾說明?」華三千捏造一片虛詞,做作自家身份,答道:「門下一到徐家門首,徐松朋聞得我到,同駱宏勛連忙迎出大門,揖讓而進,余謙捧盤獻茶。門下將大爺之言說過,那老兒亦在其坐,當面說明:他在此等候十日;若十日外,他就回家去了。門下料南京往返,十日工夫綽綽有餘,遂與定妥。大爺可速速著人赴南京要緊!」欒鎰萬遂差欒勤、欒幹兩個家人,將書札禮物下舡動身。按下不言。

  且說鮑自安在徐府用過晚飯,意欲叫女兒連夜回家,徐大爺那裏肯放,說道:「姑娘今日至揚州。明日叫賤內相陪,瓊花觀、天寧寺各處遊玩兩天,再回府不遲。那有個今來今去之理!」鮑自安道:「雖如此說,舍下無人,駱大爺深知。」駱宏勛道:「雖然如此,天已晚了。」亦不敢叫女兒起行。一宿晚景已過。次日早飯後,鮑金花辭謝徐大娘,又辭別父親。鮑自安道:「還是你叔、嫂先回去,到家小心火燭,要緊,要緊!若有大事,著人來此告我知道。我在此十日後,就回來了。」濮天鵬亦分付妻、弟二人,濮天雕與鮑金花一一領命。又辭過徐、駱二人,出門上馬回龍潭去了。

  鮑自安在徐府一住六日,華三千通信約定明日早赴平山堂比試,徐松朋報與鮑自安,鮑自安就許他明日上平山堂。徐松朋又差人打探欒家所請何人。去的人回來稟道:「今日纔到,外人還不知他的姓名。就看見一老三少,三個道士。」鮑自安道:「不用說了,此必南京靈谷寺的雷勝遠了。」徐、駱問道:「老爹素昔認識麼?」鮑自安道:「從未會面,我卻聞名,倒也算把好手!」徐、駱又問道:「天下好漢甚多,老爹素知道,到底算那人為最?」鮑自安道:「能人多得緊,就我所知者,山東花老妻舅,還有胡家活閻羅胡理、金鞭胡璉,並駱大爺空山所會者消安師徒。」並把力擒三虎之事說了一遍,徐松朋甚為驚異。鮑自安道:「他還有兩個師弟:一名消計,一名消月,比消安還覺英雄,惜乎我未會過。聞得他三師弟消月,能將大碗粗的木料,手指一捏,即為粉碎。我每想會他一會,卻無此緣。」這一事,談了一日。

  次日早飯後,徐、駱、鮑、濮四人各騎牲口,余謙陪那二十個人仍是步行來至平山堂。牲口扣在觀音閣中,眾人步行來至擂臺邊,祇聽得旁邊看打擂的眾人道:「來了!來了!還有一位女將怎不見來?」鮑自安舉目向臺上一觀,祇見一位老道士,六旬以上年紀,丈二身軀,截眉暴眼,雄赳赳的坐在一張椅上。聞得下邊人說:「來了!來了!」知是徐家到來,遂立起身來,將手一拱,道:「那一位是前日掃擂臺的英雄?請上臺來一談。」鮑自安聞得臺上招呼,將腳一縱,上得臺來,答道:「不敢!就是在下,前日僥幸。」道士道:「請問檀越上姓大名?」鮑自安道:「在下姓鮑,名福,賤字自安。」道士道:「道友莫非龍潭鮑檀越麼?」鮑自安道:「在下便是。」道士暗想道:「果然名不虛傳,怪道朱龍徒兒非他對手。」鮑自安道:「仙長尊姓何名?」道士道:「貧道姓雷,名勝遠。」鮑自安道:「莫非南京靈谷寺雷仙長麼?」道士道:「貧道正是。」鮑自安道:「久仰!久仰!」雷勝遠道:「四個小徒不識高低,妄自與檀越比較,無怪受傷。又著人請我前來領教,不知肯授教否?」鮑自安道:「既不見諒,自然相陪。」於是二人各解大衣,緊束腰絛,讓了上下,方纔出對。看官,但有實學,並無經過大敵者,專以謙和為上,不比那無術之輩,見面以言語相傷,何為英雄?有詩為證:

    實學從來尚用謙,不敢絲毫輕英賢。

    舉手方顯真本事,高低自分無惡言。

  雷、鮑二人素皆聞名,誰肯懈怠!俱使平生真實武藝,你拳我掌,我腿你腳,真正令人可愛。有詩:

    一來一往不相饒,各欲人前逞英豪。

    若非江湖脫塵客,堪稱擎天架海梁。

  二人自早飯時候鬥至中飯時候,彼此精神倍增,毫無空漏。正鬥得濃處,猛聽得臺下一人大叫:「二位英雄莫要動手!我兩人來也。」正是:臺上儒道正濃鬥,臺下釋子來解圍。不知臺下何人喊叫?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