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59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五十九回 忠臣為主禮隱士 下一回▶

  話說狄公因何問他道出奸賊姓名,連忙退堂?看官不知,那則天娘娘極有才干,雖然淫亂宮闈,而心中慮事甚明,看見張、欒、王、薛等一班臣僚,擅持國柄,肆行無忌,恐日後社稷有傾國之患,這一班人皆與他有私慝之情,又不好諄諄禁止。自己年近六十,亦無精神料理朝事,意欲召廬陵王還朝禪位,這班人必不能容太子回國。細思臣子之中,惟狄仁杰忠心耿耿,故召他進京,以便殿私援手詔,命他至房州迎請太子回朝。不料又被這班奸賊看破,各門嚴加防護,不許狄公出京。況往房州必由潼關,鎮守總兵又係武三思次姪武卯。無人保護,如何能過去?前余謙盛稱花、鮑二人素懷忠義之心,不得已流落江湖,所以差董超前來,以官司為名,實欲收伏此二人,以作保護之將,故在京等候。今聞已到,其心甚喜;又恐他野性未退,待坐大堂訊問,以探他們之心。那知鮑自安直指張、欒、王、薛之名以對,恐外人聽見,走漏風聲,以敗己謀,假作動怒之狀,帶進二堂,好吐衷腸。

  且說鮑自安、余謙進了宅門內,即放進,外班不許一個走入,遂將宅門關閉。鮑自安道:「一毫不差!閉了宅門,拿老實的哩。」宅門以裏,便是二堂,亦不見狄老爺坐於其間,又不知是何緣故?正在狐疑,內裏走出一人,向余、鮑二人笑嘻嘻的說道:「千歲在書房中,請你二人講話哩。」鮑自安思道:「書房非問事之所,又加一『請』字,就知有吉無凶了!」放心隨來人進書房。祇見一個和尚同狄公在那裏坐談,見鮑自安來,俱立起來見禮,鮑自安連稱:「不敢!」狄公道:「請坐!我有大事相商。」鮑自安謙讓片時,祇得坐下。余謙走至賓王前,請過安。賓王道:「適間狄公進來說·你大爺未傷性命,我方纔放心。」余謙又將四杰村舍命救主,鮑老爹路過相救,前後說了一遍。駱賓王向鮑自安謝道:「舍弟每逢搭救,何以克報!」鮑自安道:「朋友之交,應當如此,何以稱謝!」狄公將武后投書,並二張等防備森嚴之事,告訴一遍。又道:「我年老之人,但孑身無能,實不能勝此大任。隱士倘有妙策,迎請太子還朝,其功不小!」鮑自安遂將同眾來京,殺奸斬讒,以作進見之功,正思無有引進之事,說了一遍。「今千歲出京之事,盡放在小人身上,潼關已先著金鞭胡璉搶奪。」又將張天佐作親之事也說了一遍:「期於十六日完娶,亦期於那日殺賊;千歲大駕十四日先出城,小人差人護送。」狄公大喜道:「我在府中候你之信,第一要秘密,莫使奸讒看出破綻方好!」鮑自安道:「千歲放心,小人自有道理。」又將私娃之事,請問狄公。狄公將不夫見胎者骨軟之驗說了。鮑自安道:「私娃桶現在府外。」狄公道:「不必再驗,恐驚人耳目,隱士自驗罷了。」鮑自安深服其論,遂告辭。駱賓王向余謙道:「回寓對你大爺說,迎王之事大,我也不便會他了。」狄公又諄諄叮囑鮑自安,鮑自安滿口應承。狄公送至宅門。余、鮑來至街上,相會眾人,將問答之話說了一遍,些須買點物件、好肴送張得二人,恐怕犯疑。回至公會,見了自家一眾人等,將狄公回答之話,細細說了一遍。又道:「他願作引進,我已許他十四日著人送他出城,先赴潼關。」眾人聽見有了引進之人,無不歡喜。遂將私娃桶倒出一看,皆是些穢水,並無筋骨,方知素娘為真正節婦。狄公打發余、鮑二人去後,遂上表推病不朝。

  且說次日,張家來了三四十人端大盒無數,兩個大紅禮單上寫:彩緞百匹、明珠十串、人參百斤、聘儀千兩,餘者皆是珊瑚、瑪瑙、金銀首飾、紗緞綾羅、冬夏衣裳。鮑自安爽快之極,祇用兩個字:「全收!」又不好空空盒子,回了些枝圓栗棗,喜錢絲毫未把,昨日已經說過了,早有張得、張興二人支持去了。十三日,鮑自安令女兒金花:「照人數每人預備乾糧口袋一個,將自帶人參,並昨日收得張家人參照人分開,臨期各人帶一口袋,預備路上充饑。長安至潼關,有二百一十里路程,我等動身,這一路連做生意的都沒有。」金花遵父之命,照人數縫辦口袋。及十四日,日落之時,鮑自安命余謙、濮天鵬二人至狄王府。「請他駕至東門以內等候,我後邊就到。送你們出城之後,你二人就保他先赴潼關。外有一個小紙包,帶與狄公,叫他照此行事。」余、濮二人接了紙包,赴狄王府去了。鮑自安又向眾人道:「預先將馬匹運出纔好。明日反出城時,我等可以步行,而女眷不能行走,將跟來趕車的六個人先行吧!牲口運出十五匹,離城二十里有一大松林,在林內等候。狄公到時,與他一匹騎坐,餘者等候女客。」分派已畢。

  鮑自安又至門口,與張得、張興二人道:「小女有個奶公,亦隨來看考,不料害起瘡來,難保性命。今欲著人送他回去,特討幾個腰牌用用。」張得道:「有,有,有!用多少,老丈自拿。」鮑自安拿了十個。共是十六個,連車夫在內,牽了十五騎牲口,俱奔東門而來。及至東門,狄公早臥在街旁一塊大石上,哼聲不絕,左右兩鬢上貼著兩張大膏藥。鮑自安走至眼前,發怒道:「不叫你來,你偏要來,弄得這個形像,又要著人送你哩!」狄公祇是哼而不應。鮑自安道:「令人焦躁!還不起來出城,等待何時?」狄公爬了半日,纔爬起來。走至門兵跟前,將十個腰牌與他一看,門兵見有腰牌為證,也就不細細查問,放他出去。之後,到得城外,拉過一匹馬來狄公騎坐,余、濮二人步行隨後,慢慢赴潼關而行。鮑自安仍進城而來,回到公會。

  看官,狄公前日好好之人,今日因何面上貼著膏藥,哼聲不絕?他乃三朝元勛,京中連三尺之童,無一個不認得是「狄千歲」。奸黨既然防備好好的,如何能去?故鮑自安包一個紙包,叫余謙帶去,就是這兩張膏藥,貼在臉上,須是害瘡之形,又兼日落時候,令人看不清楚,易於混出城去。鮑自安回到公寓,天已夜暮,大家早些安睡,預備明日下教場。

  卻說次日五鼓三點,女主登殿。八月十五中秋大節,滿朝文武朝駕已畢。武后道:「今日考選天下武士,超拔才勇雙全。命兵部尚書羅洪文武主考。」羅洪領旨,辭主出朝。武后回宮,群臣各散。張天佐早領人持帖至兵部府拜托:今科狀元務取江南建康包金花。羅洪應允。

  且說鮑自安天明起身,忙備早飯,大家用過。備了三匹駿馬,鮑、胡、花三位姑娘打扮得齊齊整整;任、駱、徐、花、鮑、濮二十人,皆扮作牽馬之夫,單奔逍遙宮。及至武舉場上,見宮門口五彩扎了一架牌樓,三個大金字:「武舉場」。馬路前邊,盡是奇花異草,陪伴著綠牡丹,外有朱漆欄桿;當中一個演武廳,皆是五色彩綢扎就飛禽走獸,人物山水,內擺了許多古玩玉器。正是:要得真富貴,除是帝王家。

  正在觀望,聽得開道之聲,主考羅洪騎馬而來。三個大炮,羅洪到了演武廳,居中坐下,兩旁分坐許多陪考官員。人役獻茶之後,羅洪分付考本京才子。那長安也有幾個應考之人,聽說「箭中天球」,連馬都跑不全,不是跌下馬來,就是半路歇馬。及考到建康地方,鮑金花一馬當先,左手持弓,右手取箭,三箭俱中天球。報喜連響不絕,滿場無不喝彩。鮑金花正欲下馬,到演武廳上報名,祇聽得又有女子聲喊。正是:素常演就文武藝,一朝貨與帝王家。不知喊叫是何女子,所喊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