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丹/64

目錄 綠牡丹
◀上一回 第六十四回 聖天子登位封功臣 全書終

  卻說薛魁用錘擊開城門,那些守門兵丁番兒,一聲道:「不好了,打進城來了!大家快走,性命要緊!」一哄而散。再言薛魁正往前進,正遇武三思來也。薛魁迎了前來,亦不答話,舉錘就打。

  且說薛魁部下人馬四散,趕來已誤了時。也到東門,城雖開著,但不知主將何往,祇得扎下營盤。不多一時,二隊正先鋒的人馬也到了,問薛魁部的人道:「你主將在那裏?」眾人稟道:「我主將因我們行慢,先奔前來。小人等到時,城門已開,想是先進城去了。」薛勇大驚道:「今乃奉詔進京,不過誅奸戮佞;忠良之輩不可傷害。素知薛魁有粗,恐他那裏不分青白皂紅。禁城之中,倘驚聖駕,其罪不小。況武三思英名素著,天下第一人,恐受其困。」連忙催動人馬進城,及至大街之上,祇見薛魁提錘找人廝殺。薛勇連忙吆喝道:「禁城不可亂動!」薛魁見薛勇來至,亦勒馬而待。薛勇問其所以,薛魁道:「武三思這老兒,已被兄弟一錘打死。」薛勇道:「武三思既除,不可妄殺一人,速速領人馬去圍住了奸賊府第,擒捉人口。」於是將王、欒、薛、武人口盡皆拿下。京城內不敢屯外鎮之兵,恐驚聖駕,於是將眾人家口俱押出城外,下行營以待大兵。

  天明時,大兵已到,滿京臣庶俱知太子駕臨,皆朝服而迎。廬陵王道:「孤今進城朝母,眾卿在營等候。欽王狄仁杰、大元帥薛剛二卿,隨孤進朝。」眾人領旨。王乘龍輦,行到午門,黃門啟奏武后,武后召見。王到金殿,山呼已畢,哭道:「兒臣久離膝下,今日得見皇娘,真萬幸也!」武后道:「早因兒幼,為娘代你理國。今已成立,我又年老,故詔皇兒回朝禪位。」廬陵王謝恩。武后又宣狄仁杰至殿。武后道:「迎王還國,皆卿之力也。命卿酌議立我兒日期。」狄公遵旨。是日乃九月二十八日,太史議定十月初二日上吉,復奏武后,武后準奏:十月初二日禪位。令翰林院編修召太子進宮宿庵,母子酌議朝事,諸卿退朝。

  於是,朝期後至十月初二日,合朝文武早朝,侍候王登大寶。眾臣朝賀,山呼已畢,改元大唐嗣聖元年,為中宗皇帝,大赦天下。大元帥薛剛奏道:「張、欒、王、薛、武眾家口,請皆發落!」天子道:「盡皆聽卿。」正在議論,祇見內宮一個太監慌慌張張駕前奏道:「太后娘娘自縊駕崩!」天子大哭,京中群臣掛孝。次日,先頒喜詔,後頒哀詔。太后喪事已畢,安樂宮擺宴,大宴群臣。天子因有太后之喪,不便赴宴,敕大梁王狄仁杰主席。眾臣正歡飲之間,祇見一個內監手捧皇詔前來,眾人跪接。那內官居中站立,開讀聖旨道:「旨下,跪聽宣讀。

    旨曰:奉天承運皇帝詔日:臣無君,如衣無領;君無臣,如體乏手。我先皇帝駕崩,朕躬尚幼,先太后代執朝事。而我先太后幽嫻貞靜,里聞有餘,外事豈所深知耶!不意被奸佞蒙蔽,逐朕外鎮,不容還朝,幾乎有失先帝之業。今除奸戮佞,速朕回朝,復得基業者,皆卿等之力也。不正典刑,無以警戒奸讒;不行賞封,何以鼓舞忠義!張天佐、王懷仁、王懷義,先已被殺,家口正典,餘黨姑置不究。爾等諸臣,論功封賞:狄仁杰,原封欽王,無以加封,恩襲公爵,加祿萬鐘。薛剛,進封平西王,兼兵馬大元帥。薛強,進封平國公,兼兵馬副元帥。薛勇,進封無量大將軍,兼正先鋒。薛魁,進封無敵大將軍,兼副先鋒。福鮑,封安國公。花萼,封定國公。胡璉、巴龍、巴虎、巴彪、巴豹、巴仁、巴義、巴禮、巴智、巴信、徐苓、駱賓侯、濮行雲,俱封總兵。濮裏雲,封總兵,有保迎朕大臣大功,加封衛武將軍。余謙,封總兵,有保迎朕大臣大功,加封衛將軍。眾女卿各隨夫品。鮑金花,雖係閨女,有迎朕大功,恩賜一品夫人。花碧蓮,雖係副位,有迎朕大功,恩賜一品夫人。胡賽花,有迎朕大功,用武探花之職,恩賜二品夫人。修素娘,寧死不失節烈,又有隨迎朕大功,恩賜節義夫人,其子成立,另行封賞。胡理,隻身奪關,以死報國,敕賜忠武侯,以禮安葬。在京諸臣,各安原職;既封之後,各安本職。欽哉謝恩。」

  宣讀已畢,眾人謝恩。宴罷,各歸寓所。次日早朝,狄仁杰奏道:「五臺山上消安、消計、消月,並徒黃胖四個和尚,皆有忠義之心,潼關解臣之危,原許陛下回朝之後,奏明加封。今陛下已登大寶,乞賜封贈,以彰聖恩!」天子準奏,差官至五臺山宣詔消安等四眾,四眾接旨謝恩畢,款待天使,少不得備酒,留住一宵。次日天明,消安四眾隨了天使,一同進京,非止一日。

  那日早到,差官來至午門繳旨,黃門官啟奏,皇上傳旨宣消安等上殿。消安聽宣,師徒四眾來至金階,山呼萬歲已畢。主開金口問道:「聞爾等師徒,素有禪規,更兼英勇,向日狄卿迎朕遇奸。若非聖僧解危,朕不知何日還朝。」消安等奏道:「貧僧向日路遇秋千歲遇奸,托萬歲洪福齊天,天意除奸,非僧人之能為也!今蒙聖恩過獎,實僧人之罪也。」皇上道:「爾等不必謙遜,聽朕封來:消安,封文英武勇護國大禪師,賜紫金盂一,賜錫杖一,大紅袈裟一。消計,封神威義勇國副禪師,賜錫杖一、袈裟一。消月,封與佛靜壇禪師,賜袈裟一、僧鞋襪一。黃胖,封牛痴長老,兼僧綱掌教之職。」皇上封過四僧,四僧口稱:「臣僧等謝恩,願吾王萬壽無疆,聖壽無疆!」山呼已畢,皇上回宮,眾臣朝散。

  再講消安等少不得至狄千歲王府拜謝,王府留齋。師徒入朝謝恩,辭駕回山,天子準奏。師徒又謝過狄千歲,狄千歲少不得有禮物相送,送至郊外而別。不講消安等回山。再言大唐君明臣良,綱紀復,朝政整。正是:

    金殿當頭紫閣重,仙人掌上玉芙蓉。

    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雲中駕六龍。

  且不講大唐天子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再言駱宏勛榮任狼山總兵,差人到寧波府,將桂太太請來侍奉,家內有桂小姐、花姑娘朝歡暮樂。後來花、桂二位夫人皆生貴子。桂氏生二子,取名文龍、文虎;花氏所生三子,取名文鳳、文鸞、文鰲。駱宏勛將文虎繼與桂府為嗣,又將文鸞繼與花氏為嗣,又將文鰲繼與巴府為嗣,因向日誤傷巴結之命。而三氏皆有後人。後來五子俱係皇家棟梁,至今昌盛。

  再講任正千久鎮潼關,後來在任娶妻方氏,所生一子一女,子名應龍,女喚素英,後與駱宏勛為媳,文龍為妻。至此,駱、任世代相好,至今如始。余謙後來官到兵馬大元帥,娶妻秦氏,係世襲國公秦氏爺之女,所生四子二女。長女嫁與駱宏勛次子文鳳為妻,次女嫁與任公之子應龍為妻。四子長成,俱是文武,在朝伴君。後來之人,看到了余謙之事忠直,有詩為證,詩曰:

    自幼心中直,平生膽氣豪。

    切齒恨王賀,救主不辭勞。

    四杰威名重,義志貫九霄。

    天祐忠義士,高官位列朝。

  這幾句詩,單表余謙忠義可嘉。

  再者,花振芳夫婦有駱宏勛常常侍奉。鮑自安有婿送終,壽至耄耄之外。後人看到鮑自安與花振芳之事,有詩為證,詩曰:

    艱難江湖客,忠肝直膽心。

    忘身唯救友,立志保聖門。

    殺奸兼救難,除佞恤孤憐。

    今朝留竹帛,千古顯芳名。

  後來花、鮑二老一笑而終。巴氏弟兄各各榮任總兵之職。其節婦修素娘之子,長大成立,讀書上進,聖恩御賜,榮顯門庭,娶妻生子,傳派為梅氏宗支。真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至此,已完成反唐後傳一本故事。

  詩云:

    江湖有義終非盜,衣冠無良豈是人?

    王賀好淫終有報,佞賊擅權枉費心。

    世賴樂賊今何在?梅滔奸嬸也喪身。

    余謙舍命存忠義,至今千古標美名。

◀上一回 全書終
綠牡丹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