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續書斷
作者:朱長文 宋

《周官》保氏教國子以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之謂也。書之為教,古者以參於禮樂,惡可置哉!自秦變六體,漢興有章草,英儒承承,故得不廢,寢興於西京、曹魏之際,而極盛於晉、宋、隋、唐之間,窮精殫妙,變態百出,無以尚矣。當彼之時,士以不工書為恥,師授家習,能者益眾,形於簡牘,耀於金石,後人雖相去幹百齡,得而閱之,如揖其眉宇也。下至於五代,天下罹金革之優,不遑筆札。神宋受命,聖聖繼明,雲章宸翰,藝出天縱,炳如日月,發如龍鸞。天下多士,向風趨學,間有俊哲,自為名家。古文則郭忠恕、句中正,篆簡則徐騎省、邵餗、章友直,分隸則王原叔,真革則楊少師、王御史、李西台、宋宣獻、石曼卿、周千發、蘇子美、蔡君謨,咸有遺蹟,可以觀述。雖然,學者猶來及晉、唐之間多且盛者何也?蓋經五季之潰亂,而師法罕傳,就有得之,秘不相授,故雖志於書者,既無所宗,則復中止,是以然也。夫書者,英傑之餘事,文章之急務也。雖其為道,賢不肖皆可學,然賢者能之常多,不肖者能之常少也,豈以不肖者能之而賢者遽棄之不事哉!若夫尺牘敘情,碑板述事,惟其筆妙則可以珍藏,可以垂後,與文俱傳;或其繆惡,則旋即棄擲,漫不顧省,與文俱廢,如之何不以為意也。予雖不能,每悵然為之嘆息,於是集古今字法書論之類為《墨池編》。其善品藻者得三家焉:曰庾肩吾、曰李嗣真、曰張懷瓘,而懷瓘者為備。然自開元以來,未有紀錄,而唐初諸公,或雖有其傳而事蹟缺略,或未嘗立傳,於此編為缺。於是用懷瓘品例,綴所聞見,斷自唐興以來,以至於本朝熙寧之間,作《續書斷》,庶近時抱藝君于于此具見,而不學者觀之亦思勉焉,其所缺漏,當嗣而益諸。熙寧七年八月六日灊溪隱夫序。

續書斷上

品書論 宸翰述

神品三人

顏真卿 張長史 李陽冰

妙品十六人

唐太宗 虞世南 歐陽詢 歐陽通
褚遂良 陸柬之 徐嶠之 徐浩
釋懷素 柳公權 沈傳師 韓擇木
徐騎省 石曼卿 蘇子美 蔡君謨

品書論

昔庾肩吾定張芝至於法高一百二十有八人為九品,李嗣真錄李斯至於張正見八十一人為十等,其間有兩存者,有互見者。網羅前哲,固以博矣。然肩吾,梁人也,其去羲、獻米遠,其所評,遠者必有據依,近者皆所親見也。而嗣真得承群賢之緒餘,而又益以隋、唐之近跡,故可以錙銖以權之,尺寸以度之,列為數品。然太繁則亂,其升降失中者多矣,其說止於題評譬喻,不求事實,虛言潤飾,孰為準繩。至張懷瓘乃討論古今,自史籀至於唐之盧藏用,為神、妙、能三品,人為一傳,兼王、袁之評,庾、李之品,而附之以名字、郡邑、爵位之詳。品簡則易推,事明則可考,此足為學者之便也。然其或失於折衷,或傷於鄙俚,而敘古人之行事未備,其猶病諸。予欲不踵懷瓘,別為一書,然自度僻處,而去古益遠,其所見聞皆不及懷瓘之博且詳也,雖復增損,其能甚異哉!於是續而補之。自隋以前,能書者雖懷瓘所不錄,而雜見於庾、李《書品》,竇臮《述書賦》,跡絕難考,此不復載也。懷瓘,開元中嘗為翰林供奉,工書之外無聞焉。不以人廢言,此謂神、妙、能者,以言乎上中下之號而已,豈所謂聖神之神、道妙之抄、賢能之能哉!就乎一藝,區以別矣,傑立特出,可謂之神;運用精美,可謂之妙;離俗不謬,可謂之能。據所傳睹,精為著定,苟好惡之異,離榷之差,以俟來哲。然同品之間,固有優劣,覽之可以自知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