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補筆談 夢溪筆談
續筆談十一篇
 

續筆談十一篇


魯肅簡公勁正不狥,愛憎出於天性,素與曹襄悼不協。天聖中,因議茶法,曹力擠肅簡,因得罪去;賴上察其情,寢前命,止從罰俸。獨三司使李諮奪職,謫洪州。及肅簡病,有人密報肅簡,但雲「今日有佳事。」魯聞之,顧婿張之曰:「此必曹利用去也。」試往偵之,果襄悼謫隨州。肅簡曰:「得上殿乎?」張曰:「已差人押出門矣。」魯大驚曰:「諸公誤也,利用何罪至此?進退大臣,豈宜如此之遽?利用在樞密院,盡忠於朝廷。但素不學問,倔強不識好惡耳,此外無大過也。」嗟惋久之,遽覺氣塞。急召醫視之,曰:「此必有大不如意事動其氣,脈已絕,不可復治。」是夕,肅簡薨。李諮在洪州,聞肅簡薨,有詩曰:「空令抱恨歸黃壤,不見崇山謫去時。」蓋未知肅簡臨終之言也。

太祖皇帝常問趙普曰:「天下何物最大?」普熟思未答間,再問如前,普對曰:「道理最大。」上屢稱善。

杜甫詩有「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之句,近世註杜甫詩,引《夔州圖經》稱:「峽中人謂鸕鶿為烏鬼。」蜀人臨水居者,皆養鸕鶿,繫繩其頸,使之捕魚,得魚則倒提出之,至今如此。又嘗有近侍奉使過夔、陝,見居人相率十百為曹,設牲酒於田間,眾操兵仗,群噪而祭,謂之養鬼。養讀去聲。言烏蠻戰殤,多與人為厲,每歳以此禳之;又疑此所謂養烏鬼者。

寇忠湣拜相白麻,楊大年之詞,其間四句曰:「能斷大事,不拘小節。有幹將之器,不露鋒芒;懷照物之明,而能包納。」寇得之甚喜,曰:「正得我胸中事。」例外別贈白金百兩。

陶淵明《雜詩》:「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往時校定《文選》,改作「悠然望南山」,似未允當。若作「望南山」,則上下句意全不相屬,遂非佳作。

狄侍郎棐之子遵度,有清節美才。年二十餘,忽夢為詩,其兩句曰:「夜臥北斗寒掛枕,木落霜拱雁連天」。雖佳句,有丘墓間意,不數月卒。高郵士人朱適,余舅氏之婿也。納婦之夕,夢為詩兩句曰:「燒殘紅燭客未起,歌斷一聲塵繞梁。」不逾月而卒。皆不祥之夢,然詩句清麗,皆為人所傳。

成都府知錄,雖京官,例皆庭參。蘇明允常言:張忠定知成都府日,有一生,忘其姓名,為京寺丞知錄事參軍,有司責其庭趨,生堅不可。忠定怒曰:「唯致仕即可免。」生遂投牒乞致仕,自袖牒立庭中。仍獻一詩辭忠定,其間兩句曰:「秋光都似宦情薄,山色不如歸意濃。」忠定大稱賞,自降階執生手曰:「部內有詩人如此而不知,詠罪人也。」遂與之升階置酒,歡語終日,還其牒,禮為上客。

王元之知黃州日,有兩虎入郡城夜鬥,一虎死,食其半。又群雞夜鳴,司天佔之曰:「長吏災」。時元之已病,未幾移刺蘄州,到任謝上表兩聯曰:「宣室鬼神之問,絕望生還;茂陵封禪之書,付之身後。」上聞之愕然,顧近侍曰:「禹偁安否?何以為此語?」不逾月,元之果卒,年四十八。遺表曰:「豈知遊岱之魂,遂協生桑之夢。」

元祐六年,高麗使人入貢,上元節於闕前賜酒,皆賦《觀燈》詩,時有佳句。進奉副使魏繼延句有「千仞彩山擎日起,一聲天樂漏雲來。」主薄樸景綽句有「勝事年年傳習久,盛觀今屬遠方賓。」

歐陽文忠有《奉使回寄劉原甫》詩云:「老我倦鞍馬,誰能事吟嘲?」王荊公《贈弟和甫》詩云:「老我銜主恩,結草以為期。」言「老我」則語有情,上下句皆有惜老之意。若作「我老」,與「老我」雖同,而語無情,詩意遂頹惰。此文章佳語,獨可心喻。

韓退之詩句有「斷送一生唯有酒」,又曰「破除萬事無過酒。」王荊公戲改此兩句為一字題四句曰:「酒,酒,破除萬事無過,斷送一生唯有。」不損一字,而意韻如自為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