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下之六 續茶經 附録

  欽定四庫全書
  續茶經附録
  候補主事陸廷燦撰
  茶法
  唐書德宗納户部侍郎趙贊議税天下茶漆竹木十取一以為常平本錢及出奉天乃悼悔下詔亟罷之及朱泚平佞臣希意興利者益進貞元八年以水災减税明年諸道鹽鐵使張滂奏出茶州縣若山及商人要路以三等定估十税其一自是嵗得錢四十萬緡穆宗即位鹽鐵使王播圖寵以自幸乃增天下茶税率百錢增五十天下茶加斤至二十兩播又奏加取焉右拾遺李珏上疏謂𣙜率本濟軍興而税茶自貞元以來方有之天下無事忽厚歛以傷國體一不可茗為人飲鹽粟同資若重税之售必髙其𡚁先及貧下二不可山澤之産無定數程斤論税以售多為利若騰價則市者寡其税幾何三不可其後王涯判二使置㩁茶使徙民茶樹于官塲焚其舊積者天下大怨令狐楚代為鹽鐵使兼摧茶使復令納㩁加價而已李石為相以茶税皆歸鹽鐵復貞元之制武宗即位崔珙又增江淮茶税是時茶商所過州縣有重税或奪掠舟車露積雨中諸道置邸以收税謂之踏地錢大中初轉運使裴休著條約私鬻如法論罪天下税茶増倍貞元江淮茶為大模一斤至五十兩諸道鹽鐵使于悰每斤增税錢五謂之剩茶錢自是斤兩復舊
  元和十四年歸光州茶園于百姓從刺史房克讓之請也
  裴休領諸道鹽鐵轉運使立税茶十二法人以為便藩鎮劉仁恭禁南方茶自擷山為茶號山曰大恩以邀利
  何易于為益昌令鹽鐵官㩁取茶利詔下所司毋敢隠易于視詔曰益昌人不征茶且不可活矧厚賦毒之乎命吏閣詔吏曰天子詔何敢拒吏坐死公得免竄耶易于曰吾敢愛一身移暴于民乎亦不使罪及爾曹即自焚之觀察使素賢之不劾也
  陸贄為宰相以賦役煩重上疏云天災流行四方代有税茶錢積户部者宜計諸道户口均之
  五代史楊行宻字化源議出鹽茗俾民輸帛幕府髙朂曰創破之餘不可以加歛且帑貲何患不足若悉我所有以易四鄰所無不積財而自有餘矣行宻納之宋史𣙜茶之制擇要㑹之地曰江陵府曰真州曰海州曰漢陽軍曰無為軍曰蘄之蘄口為𣙜貨務六初京城建安襄復州皆有務後建安襄復之務廢京城務雖存但㑹給交鈔徃還而不積茶貨在淮南則蘄黄廬舒光夀六州官自為塲置吏總謂之山塲者十三六州採茶之民皆𨽻焉謂之園戸嵗課作茶輸租餘則官悉市之總為嵗課八百六十五萬餘斤其出鬻者皆就本塲在江南則宣歙江池饒信洪撫筠袁十州廣德興國臨江建昌南康五軍兩浙則杭蘇明越婺處温台湖常衢睦十二州荆湖則江陵府潭灃鼎鄂岳歸峽七州荆門軍福建則建劍二州嵗如山塲輸租折税緫為嵗課江南百二十七萬餘斤兩浙百二十七萬九千餘斤荆湖二百四十七萬餘斤福建三十九萬三千餘斤悉從六𣙜貨務鬻之茶有二類曰片茶曰散茶片茶蒸造實棬模中串之唯建劍則既蒸而研編竹為格置焙室中最為精潔他處不能造有龍鳯石乳白乳之類十二等以充嵗貢及邦國之用其出䖍袁饒池光歙潭岳辰灃州江陵府興國臨江軍有仙芝玉津先春緑芽之類二十六等兩浙及宣江鼎州又以上中下或苐一至苐五為號散茶出淮南歸州江南荆湖有龍溪雨前雨後之類十一等江浙又有上中下或苐一等至苐五為號者民之欲茶者售於官給其食用者謂之食茶出境者則給劵商賈貿易入錢若金帛京師𣙜貨務以射六務十三塲願就東南入錢若金帛者聼凡民茶匿不送官及私販鬻者沒入之計其直論罪園戸輙毁敗茶樹者計所出茶論如法民造温桑為茶比犯真茶計直十分論二分之罪主吏私以官茶貿易及一貫五百者死自後定法務從輕减太平興國二年主吏盗官茶販鬻錢三貫以上黥靣送闕下淳化三年論直十貫以上黥靣配本州牢城廵防卒私販茶依舊條加一等論凡結徒持仗販易私茶遇官司擒捕抵拒者皆死太平興國四年詔鬻偽茶一斤杖一百二十斤以上棄市厥後更改不一載全史陳恕為三司使將立茶法召茶商數十人俾條陳利害第為三等具奏太祖曰吾視上等之説取利太深此可行于商賈不可行于朝廷下等之説固滅裂無取惟中等之説公私皆濟吾裁損之可以經乆行之數年公用足而民富實
  太祖開寶七年有司以湖南新茶異于常嵗請髙其價以鬻之太祖曰道則善毋乃重困吾民乎即詔苐復舊制勿増價值
  煕寧三年熙河運使以嵗計不足乞以官茶博糴每茶三斤易粟一斛其利甚溥朝廷謂茶馬司本以博馬不可以博糴于茶馬司嵗額外增買川茶兩倍朝廷别出錢二萬給之令提刑司封樁又令茶馬官程之邵兼轉運使由是數嵗邊用粗足
  神宗熙寧七年幹當公事李杞入蜀經畫買茶秦鳯熙河博馬王上韶言西人頗以善馬至邊交易所嗜惟茶自熙豐以來舊博馬皆以粗茶乾道之未始以細茶遺之成都利州路十二州産茶二千一百二萬斤茶馬司所收大較若此
  茶利嘉祐間禁𣙜時取一年中數計一百九萬四千九十三貫八百八十五錢治平間通商後計取數一百一十七萬五千一百四貫九百一十九錢
  瓊山丘氏曰後世以茶易馬始見於此盖自唐世回紇入貢先已以馬易茶則西北之嗜茶有自來矣
  蘇轍論蜀茶狀園户例收晩茶謂之秋老黄茶不限早晩隨時即賣
  沈括夢溪筆談乾德二年始詔在京建州漢陽蘄口各置𣙜貨務五年始禁私賣茶從不應為情理重太平興國二年刪定禁法條貫始立等科罪淳化二年令商賈就園戸買茶公於官塲貼射始行貼射法淳化四年初行交引罷貼射法西北入粟給交引自通利軍始是嵗罷諸處𣙜貨務尋復依舊至咸平元年茶利錢以一百三十九萬二千一百一十九貫為額至嘉祐三年凡六十一年用此額官本雜費皆在内中間時有增虧嵗入不常咸平五年三司使王嗣宗始立三分法以十分茶價四分給香藥三分犀象三分茶引六年又改支六分香藥犀象四分茶引景德二年許人入中錢帛金銀謂之三説至祥符九年茶引益輕用知秦州曹瑋議就永興鳯翔以官錢收買客引以救引價前此累增加饒錢至天祐二年鎮戎軍納大麥一斗本價通加饒共支錢一貫二百五十四乾興元年改二分法支茶引三分東南見錢二分半香藥四分半天聖元年復行貼射法行之三年茶利盡歸大商官塲但得黄晩惡茶乃詔孫奭重議罷貼射法明年推治元議省吏計覆官旬獻官皆决配沙門島元詳定樞宻副使張鄧公參知政事吕許公魯肅簡各罰俸一月御史中丞劉筠入内内侍省副都知周文賈西上閣門使薛招廊三部副使各罰銅二十斤前三司使李諮落樞密直學士依舊知洪州皇祐三年𮅕茶依舊只用見錢至嘉祐四年二月五日降勅罷茶禁
  洪邁容齊隨筆蜀茶税額總三十萬熙寧七年遣三司幹當公事李杞經畫買茶以蒲宗閔同領其事剏設官塲增為四十萬後李杞以疾去都官郎中劉佐繼之蜀茶盡𣙜民始病矣知彭州吕陶言天下茶法既通蜀中獨行禁𣙜杞佐宗閔作為𡚁法以困西南生聚佐雖罷去以國子博士李稷代之陶亦得罪侍御史周尹復極論𣙜茶為害罷為河北提㸃刑獄利路漕臣張宗諤張升卿復建議廢茶塲司依舊通商皆為稷劾坐貶茶塲司行劄子督綿州彰明知縣宋大章繳奏以為非所當用又為稷詆坐衝替一嵗之間通課利及息耗至七十六萬緡有竒
  熊蕃宣和北苑貢茶録陸羽茶經裴汶茶述皆不第建品説者但謂二子未嘗至閩而不知物之發也固自有時盖昔者山川尚閟靈芽未露至於唐末然後北苑出為之最時偽蜀詞臣毛文錫作茶譜亦第言建有紫筍而蠟靣乃產於福五代之季建屬南唐嵗率諸縣民采茶北苑初造研膏繼造蠟靣既又製其佳者號曰京挺本朝開寳末下南唐太平興國二年特置龍鳯模遣使即北苑造團茶以别庶飲龍鳯茶盖始於此又一種茶叢生石崖枝葉尤茂至道初有詔造之别號石乳又一種號的乳又一種號白乳此四種出而臘靣斯下矣真宗咸平中丁謂為福建漕監御茶進龍鳯團始載之於茶録仁宗慶厯中蔡襄為漕改剏小龍團以進甚見珍惜㫖令嵗貢而龍鳯遂為次矣神宗元豐間有㫖造密雲龍其品又加於小龍團之上哲宗紹聖中又改為瑞雲翔龍至徽宗大觀初親製茶論二十篇以白茶自為一種與他茶不同其條敷闡其葉瑩薄崖林之間偶然生出非人力可致正焙之有者不過四五家家不過四五株所造止於二三銙而已淺焙亦有之但品格不及於是白茶遂為第一既又製三色細芽及試新銙貢新銙自三色細芽出而瑞雲翔龍又下矣凡茶芽數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鷹爪以其勁直纎挺故號芽茶次曰揀芽乃一芽帶一葉者號一鎗一旗次曰中芽乃一芽帶兩葉號一鎗兩旗其帶三葉四葉者漸老矣芽茶早春極少景德中建守周絳為補茶經言芽茶只作早茶馳奉萬乘嘗之可矣如一鎗一旗可謂竒茶也故一鎗一旗號揀芽最為挺特光正舒王送人閩中詩云新茗齋中試一旗謂揀芽也或者謂茶芽未展為鎗已展為旗指舒王此詩為誤盖不知有所謂揀芽也夫揀芽猶貴重如此而况芽茶以供天子之新嘗者乎夫芽茶絶矣至於水芽則曠古未之聞也宣和庚子嵗漕臣鄭可簡始創為銀絲水芽盖將已揀熟芽再為剔去祗取其心一縷用珍器貯清泉漬之光明瑩潔如銀絲然以制方寸新銙有小龍蜿蜒其上號龍團勝雪又廢白的石乳鼎造花銙二十餘色初貢茶皆入龍腦至是慮奪真味始不用焉盖茶之妙至勝雪極矣故合為首冠然猶在白茶之次者以白茶上之所好也異時郡人黄儒撰品茶要録極稱當時靈芽之富謂使陸羽數子見之必爽然自失蕃亦謂使黄君而閲今日之品則前此者未足詫焉然龍焙初興貢數殊少累増至於元符以斤計者一萬八千視初已加數倍而猶未盛今則為四萬七千一百斤有竒矣此數見范逵所著龍焙美成茶録逵茶官也白茶勝雪以次厥名實繁今列於左使好事者得以觀焉
  貢新銙大觀二年試新銙政和年造 白茶宣和年造
  龍團勝雪宣和二年御苑玉芽大觀二年萬夀龍芽大觀二年上林第一宣和二年乙夜清供  承平雅玩
  龍鳯英華  玉除清賞  啓沃承恩
  雪英    雲葉    蜀葵
  金錢宣和三年  玉華宣和二年  寸金宣和三年
  無比夀芽大觀四年萬春銀葉宣和二年宜年寶玉
  玉清慶雲  無疆夀龍  玉葉長春宣和四年瑞雲翔龍紹聖二年長夀玉圭政和二年興國岩銙
  香口焙銙  上品揀芽紹興二年新收揀芽
  太平嘉瑞政和二年龍苑報春宣和四年南山應瑞
  興國岩揀芽 興國岩小龍 興國岩小鳯
  以上號細色   揀芽    小龍
  小鳯    大龍    大鳯以上號粗色
  又有瓊林毓料浴雪呈祥壑源供重篚推先價倍南金暘谷先春夀岩却勝延平石乳清白可鑒風韻甚髙凡十色皆宣和二年所製越五嵗省去
  右茶嵗分十餘綱惟白茶與勝雪自驚蟄前興役浹日乃成飛騎疾馳不出仲春已至京師號為頭綱玉芽以下即先後以次發逮貢足時夏過半矣歐陽公詩云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師三月嘗新茶盖異時如此以今較昔又為最早因念草木之㣲有瓌竒卓異亦必逢時而後出而况為士者哉昔昌黎感二鳥之𫎇采擢而自悼其不如今蕃於是茶也焉敢效昌黎之感姑務自警而堅其守以待時而已
  外焙
  石門 乳吉 香口
  右三焙常後北苑五七日興工毎日采茶蒸榨以其黄悉送北苑併造
  北苑别録先人作茶録當貢品極勝之時凡有四十餘色紹興戊寅嵗克攝事北苑閲近所貢皆仍舊其先後之序亦同惟躋龍團勝雪於白茶之上及無興國岩小龍小鳯盖建炎南渡有㫖罷貢三之一而省去之也先人但著其名號克今更寫其形製庶覽之無遺恨焉先是任子春漕司再攝茶政越十三載乃復舊額且用政和故事補種茶二萬株政和周曹種三萬株此年益䖍貢職遂有創增之目仍改京挺為大龍團由是大龍多於大鳯之數凡此皆近事或者猶未之知也三月初吉男克北苑寓舍書
  貢新銙竹圈銀模 方一寸二分 試新銙仝上龍團勝雪仝上白茶銀圈銀模  徑一寸五分御苑玉芽銀圈銀模徑一寸五分 萬夀龍芽仝上上林第一  方一寸二分 乙夜清供竹圈承平雅玩  龍鳯英華  玉除清賞
  啓沃承恩俱仝上雪英    横長一寸五分
  雲葉  仝上蜀葵    徑一寸五分金錢銀 仝上模玉華銀模   横長一寸五分寸金竹圈方一寸二分 無比夀芽銀模 仝上竹圈萬春銀葉銀模銀圈兩尖徑二寸二分
  宜年寳玉銀圈銀模直長三寸
  玉清慶雲  方一寸八分
  無疆夀龍銀模竹圈直長一寸
  玉葉長春竹圈 直長三寸六分
  瑞雲翔龍銀模銀圈徑二寸五分
  長夀玉圭銀模 直長三寸
  興國岩銙竹圈 方一寸二分 香口焙銙仝上上品揀芽銀模銀圈新收揀芽銀模 俱仝上銀圈
  太平嘉瑞銀圈 徑一寸五分
  龍𫟍報春  徑一寸七分
  南山應瑞銀模銀圈方一寸八分
  興國岩揀芽銀模徑三寸   小龍
  小鳯    大龍    大鳯俱仝上
  北𫟍貢茶最盛然前軰所録止於慶厯以上自元豐後瑞龍相繼挺出制精於舊而未有好事者記焉但於詩人句中及大觀以來增創新銙亦猶用揀芽盖水芽至宣和始名顧龍團勝雪與白茶角立嵗元首貢自御𫟍玉芽以下厥名實繁先子觀見時事悉能記之成編具存今閩中漕臺所刋茶録未備此書庶幾補其闕云淳熙九年冬十二月四日朝散郎行祕書郎國史編修官學士院權直熊克謹記
  北𫟍貢茶綱次
  細色第一綱
  龍焙貢新  水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三十銙 創添二十銙
  細色第二綱
  龍焙試新  水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銙 創添五十銙
  細色第三綱
  龍團勝雪  水芽 十六水 十二宿火正貢三十銙 續添二十銙 創添二十銙
  白茶    水芽 十六水 七宿火
  正貢三十銙 續添五十銙 創添八十銙
  御苑玉芽
  小芽 十二水 八㝛火 正貢一百斤
  萬夀龍芽
  小芽 十二水 八㝛火 正貢一百斤
  上林第一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銙
  乙夜清供
  小芽 十二火 十㝛火 正貢一百錢
  承平雅玩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銙
  龍鳯英華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銙
  玉除清賞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銙
  啓沃承恩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銙
  雪英
  小芽 十二水 七㝛火 正貢一百銙
  雲葉
  小芽 十二水 七㝛火 正貢一百片
  蜀葵
  小芽 十二水 七㝛火 正貢一百片
  金錢
  小芽 十二水 七㝛火 正貢一百片
  寸金
  小芽 十二水 七㝛火 正貢一百銙
  細色第四綱
  龍團勝雪  見前  正貢一百五十銙無比夀芽 小芽 十二水 十五㝛火
  正貢五十銙  創添五十銙
  萬夀銀葉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宜年寳玉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玉清慶雲 小芽 十二水 十五㝛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無疆夀龍 小芽 十二水 十五㝛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玉葉長春 小芽 十二水 七㝛火
  正貢一百片
  瑞雲翔龍 小芽 十二水 九㝛火
  正貢一百片
  長夀玉圭 小芽 十二水 九㝛火
  正貢二百片
  興國岩銙 中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七十銙
  香口焙銙 中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五十銙
  上品揀芽 小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一百片
  新收揀芽 中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六百片
  細色第五綱
  太平嘉瑞 小芽 十二水 九㝛火
  正貢三百片
  龍苑報春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六十片  創添六十片
  南山應瑞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六十銙  創添六十銙
  興國岩揀芽  中芽  十二水
  十㝛火   正貢五百十片
  興國岩小龍  中芽  十二水
  十五㝛火  正貢七百五片
  興國岩小鳯  中芽  十二水
  十五㝛火  正貢五十片
  先春雨色
  太平嘉瑞   仝前  正貢二百片
  長夀玉圭   仝前  正貢一百片
  續入額四色
  御苑玉芽   仝前  正貢一百片
  萬夀龍芽   仝前  正貢一百片
  無比夀芽   仝前  正貢一百片
  瑞雲翔龍   仝前  正貢一百片
  麤色第一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六水十㝛火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四水十五㝛火
  增添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小龍茶八百四十片
  麤色第二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㨂芽小龍六百四十斤
  入腦子小龍六百七十二片
  入腦子小鳯一千三百四十片四水十五㝛火入腦子大龍七百二十片二水十五㝛火入腦子大鳯七百二十片二水十五㝛火
  增添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小鳯茶一千三百片
  麤色第三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鳯六百七十二斤
  入腦子大龍一千八百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八百片
  增添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四百片大鳯茶四百片
  麤色第四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㨂芽小龍六百片
  入腦子小龍三百三十六片
  入腦子小鳯三百三十六片
  入腦子大龍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二百四十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四百片大鳯茶四百片
  麤色第五綱
  正貢
  入腦子大龍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六百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八百片大鳯茶八百片
  麤色第六綱
  正貢
  入腦子大龍一千三百六十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三百六十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六百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八百片大鳯茶八百片又京鋌改造大龍一千二百片
  麤色第七綱
  正貢
  入腦子大龍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二百四十片
  京鋌改造大龍二千三百二十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二百四十片大鳯茶二百四十片又京鋌改造大龍四百八十片
  細色五綱
  貢新為最上後開焙十日入貢龍團為最精而建人有直四萬錢之語夫茶之入貢圈以箬葉内以黄斗盛以花箱䕶以重篚花箱内外又有黄羅羃之可謂什襲之珍矣
  麤色七綱
  揀芽以四十餅為角小龍鳯以二十餅為角大龍鳯以八餅為角圈以箬葉束以紅縷包以紅紙緘以舊綾惟揀芽俱以黄焉
  金史茶自宋人嵗供之外皆貿易於宋界之𣙜塲世宗大定十六年以多私販乃定香茶罪賞格章宗承安三年命設官製之以尚書省令史徃河南視官造者不嘗其味但採民言謂為温桑實非茶也還即白上以為不幹杖七十罷之四年三月於淄密寧海蔡州各置一坊造茶照南方例每斤為袋直六百文後令每袋减三百文五年春罷造茶之坊六年河南茶樹槁者命補植之十一月尚書省奏禁茶遂命七品以上官其家方許食茶仍不得賣及饋獻七年更定食茶制八年言事者以止可以鹽易茶省臣以為所易不廣兼以雜物博易宣宗元光二年省臣以茶非飲食之急今河南陜西凡五十餘都郡日食茶率二十袋直銀二兩是一嵗之中妄費民間三十餘萬也奈何以吾有用之貨而資敵乎乃制親王公主及現任五品以上官素蓄存者存之禁不得買餽餘人並禁之犯者徒五年告者賞寶泉一萬貫元史本朝茶課由約而博大率因宋之舊而為之制焉至元六年始以興元交鈔同知運使白賡言初𣙜成都茶課十三年江南平左丞吕文煥首以主茶税為言以宋㑹五十貫凖中統鈔一貫次年定長引短引是嵗征一千二百餘錠泰定十七年置㩁茶都轉運使司於江州路總江淮荆湖福廣之税而遂除長引專用短引二十一年免食茶税以益正税二十三年以李起南言增引税為五貢二十六年丞相桑哥增為一十貫延祐五年用江西茶運副法忽魯丁言減引添錢每引再增為一十二兩五錢次年課額遂增為二十八萬九千二百一十一錠矣天厯己巳罷𣙜司而歸諸州縣其嵗徴之數盖與延祐同至順之後無籍可考他如范殿帥茶西番大葉茶建寧銙茶亦無從知其始末故皆不著明㑹典陜西置茶馬司四河州洮州西寧甘州各司並赴徽州茶引所批騐每嵗差御史一員廵茶馬
  明洪武間差行人一員齎榜文於行茶所在懸示以肅禁永樂十三年差御史三員廵督茶馬正統十四年停止茶馬金牌遣行人四員廵察景泰二年令川陜布政司各委官廵視罷差行人四年復差行人成化三年奏准每年定差御史一員陜西廵茶十一年令取回御史仍差行人十四年奏准定差御史一員專理茶馬每嵗一代遂為定例𢎞治十六年取回御史凡一應茶法悉聼督理馬政都御史兼理十七年令陜西每年於按察司揀憲臣一員駐洮廵禁私茶一年滿日擇一員交代正德二年仍差廵茶御史一員兼理馬政
  光禄寺衙門每嵗福建等處觧納茶葉一萬五千斤先春等茶芽三千八百七十八斤收充茶飯等用
  博物典彚云本朝捐茶利予民而不利其入凡前代所設𣙜務貼射交引茶由諸種名色今皆無之惟於四川置茶馬司四所於闗津要害置數批驗茶引所而已及每年遣行人於行茶地方張挂榜文俾民知禁又於西番入貢為之禁限每人許其順帶有定數所以然者非為私奉盖欲資外國之馬以為邊境之備焉耳
  洪武五年户部言四川産巴茶凡四百四十七處茶戸三百一十五宜依定制每茶十株官取其一嵗計得茶一萬九千二百八十斤令有司貯候西番易馬從之至三十一年置成都重慶保寧三府及播州宣慰司茶倉四所命四川布政司移文天全六番招討司將嵗收茶課仍收碉門茶課司餘地方就送新倉收貯聼商人交易及與西番易馬茶課嵗額五萬餘斤每百加耗六斤商茶嵗中率八十斤令商運賣官取其半易馬納馬番族洮州三十河州四十三又新附歸德所生番十一西寧十三茶馬司收貯官立金牌信符為驗洪武二十八年駙馬歐陽倫以私販茶撲殺明初茶禁之嚴如此武夷山志茶起自元初至元十六年浙江行省平章髙興過武夷製石乳數斤入獻十九年乃令縣官蒞之嵗貢茶二十斤采摘户凡八十大德五年興之子久住為邵武路總管就近至武夷督造貢茶明年剏焙局稱為御茶園有仁風門第一春殿清神堂諸景又有通仙井覆以龍亭皆極丹雘之盛設塲官二員領其事後嵗額浸廣增戸至二百五十茶三百六十斤製龍團五千餅泰定五年崇安令張端本重加修葺於園之左右各建一坊扁曰茶塲至順三年建寧總管暗都剌於通仙井畔築臺髙五尺方一丈六尺名曰喊山臺其上為喊泉亭因稱井為呼來泉舊志云祭後羣喊而水漸盈造茶畢而遂涸故名迨至正末額凡九百九十斤明初仍之著為令每嵗驚蟄日崇安令具牲醴詣茶塲致祭造茶入貢洪武二十四年詔天下産茶之地嵗有定額以建寧為上聼茶戸采進勿預有司茶名有四探春先春次春紫筍不得碾揉為大小龍團然而祀典貢額猶如故也嘉靖三十六年建寧太守錢嶫因本山茶枯令以嵗編茶夫銀二百兩及水脚銀二十兩齎府造辦自此遂罷茶塲而崇民得以休息御園尋廢惟井尚存井水清甘較他泉迥異仙人張邋遢過此飲之曰不徒茶美亦此水之力也
  
  朝茶法陜西給番易馬舊設茶馬御史後歸廵撫兼理各省發引通商止於陜境交界處盤查凡産茶地方止有茶利而無茶累深山窮谷之民無不沾濡
  雨露耕田鑿井共樂昇平此又有茶以來希遇之盛也雍正十二年七月既望陸廷燦識













  續茶經附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