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三 續資治通鑑
卷二百四
卷二百五 

【元紀二十二】起著雍執徐正月,盡十二月,凡一年。

致和元年编辑

春,正月,甲戌,享太廟。

命繪《蠶麥圖》。

乙亥,詔:「百司凡不赴任及擅離職者,奪其官;避差遣者,笞之。」

監察御史鄒惟亨言:「時享太廟,三獻官舊皆勳戚大臣,而近以戶部大臣為亞獻,人既疏遠,禮難嚴肅。請仍舊制,以省、台、樞密、宿衛重臣為之。」

丁丑,頒《農桑舊制》十四條於天下,仍厲有司以察勤惰。

帝將畋柳林。己卯,御史王獻等以歲饑諫,帝曰:「其禁衛士毋擾民家,命御史二人巡察之。」

占城來貢方物,且言為交趾所侵,詔諭解之。

禁僧道匿商稅。

辛巳,靜江猺寇靈川、臨桂二縣,命廣西招討之。

戊子,罷河南鐵冶提舉司歸有司。

大都及河間、大名諸路饑,賑之。

二月,庚申,詔改元致和。

免河南自實錢糧一年,被災州郡稅糧一年,流民復業者差稅三年,疑獄系三年不決者咸釋之。

癸亥,解州鹽池黑龍堤壞,調悉休鹽丁修之。

賑陝西諸路饑。

三月,庚午,雲南安龍寨土官岑世忠與其弟世興相攻,籍其民三萬二千戶來附,歲輸布三千匹,請立宣撫司以總之,不允。置州一,以世興知州事,知縣二,聽世忠舉用,仍諭其兄弟共處。

達實特穆爾、都爾蘇,言災異未弭,由官吏以罪黜罷者怨悱所致,請量才敘用,從之。

辛未,大天源延聖寺顯宗神御殿成,置總管府以司財用。

己卯,帝御興聖殿受無量佛戒于帝師。庚辰,命僧千人修佛事于鎮國寺。

甲申,遣戶部尚書李嘉努往鹽官祀海神,仍集議修海岸。丙戌,帝師命僧修佛事於鹽官州,造浮屠二百一十六,以厭海溢。

帝畋于柳林,以疾還宮。時簽收樞密院事雅克特穆爾兼總環衛,以帝在位五年,根本未固,而都爾蘇狡愎自用,人心不附,遂謀立武宗之子以徼大功,諸王滿圖、阿穆爾台、太常禮儀使噶海齊、宗正達嚕噶齊庫庫楚等亦與雅克特穆爾謀曰:「主上之疾日臻,今將往上都,如有不諱,吾党扈從者執諸王大臣殺之,居大都者即縛大都省台官,宣言太子已至,正位宸極,傳檄守禦諸關,則大事濟矣。」

戊子,帝如上都,滿圖、庫庫楚等扈從,西安王喇特納實哩居守,雅克特穆爾亦留京師。

賑河南、四川饑。

夏,四月,丙申,欽州猺黃焱等為寇,命湖廣行省備之。

己亥,達實特穆爾、都爾蘇請凡蒙古、色目人效漢法丁憂者除其名,從之。

己酉,御史楊倬等以民飢,請分僧道儲粟濟之,不報。

戊午,禁偽造金銀器。

是月,崇明州大風,海溢。

五月,甲子,遣官分護流民還鄉,仍禁聚至千人者杖一百。

丙寅,廣西普甯縣僧陳慶安作亂,僭號,改元。

癸酉,籍在京流民廢疾者,給糧遣還。

大理怒江甸土官阿哀你寇樂辰諸寨,命雲南行省督兵捕之。

庚辰,有流星大如缶,其光燭地。

秋,七月,辛酉朔,寧夏地震。

庚午,帝崩於上都,年三十六。葬起輦穀。

帝在位,災異數見,然能守祖宗之法,天下號稱治平。

己卯,大寧路地震。

乙酉,皇后、皇太子降旨諭安百姓。

雅克特穆爾聞帝崩,謀于西安王喇特納實哩,陰結勇士。八月,甲午,黎明,百官集興聖宮,雅克特穆爾率阿喇特穆爾、佛倫齊等一十七人,兵皆露刃,號於眾曰:「武宗皇帝有子二人,大統所在,當迎立之,敢有不順者斬!」乃手縛平章政事烏巴圖爾、巴延徹爾,分命勇士執中書左丞托多,參知政事王士熙、參議托克托、吳秉道、侍御史特默格、邱世傑、太子詹事丞王桓等,皆下獄。雅克特穆爾與西安王入守內庭,分處腹心於樞密,自東華門夾道重列軍士,使人傳命往來其中,以防洩漏。於是籍府庫,錄符印,召百官入內聽命。時周王和實拉方遠在沙漠,猝未能至,慮生他變,乃遣前河南行省參政明埒棟阿、前宣政使達裡瑪實勒,馳驛迎懷王圖卜特穆爾於江陵,密以意諭河南行省平章事物事巴延,令簡兵以備扈從。

是日,推前湖廣行省左丞相拜布哈為中書左丞相,太子詹事塔斯哈雅為中書乎章政事,前湖廣行省右丞蘇蘇為中書左丞,前陝西行省參知政事王布璘濟達為樞密副使,與中書右丞趙世延、翰林學士承旨伊勒齊、通政院使達什分典機務。調兵守禦關要,以諸衛兵屯京師,出府庫犒軍士。諸衛軍無統屬者,又有謁選及罷退軍官,皆給之符牌以待調遣,既受命,未知所謝,乃指使南向拜,眾皆愕然,始知有定向。

雅克特穆爾直宿禁中,達旦不寐,一夕或再徙,人莫知其處。弟薩敦,子騰吉斯,時留上都,密遣達實特穆爾召之,皆棄其妻子來歸。

乙未,調諸衛兵守居庸關及盧兒嶺。丙申,遣左衛率使圖嚕將兵屯白馬甸,隆鎮衛指揮使鄂圖曼將兵屯泰和嶺。丁酉,發中衛兵守遷民鎮,又遣薩裡布哈等往江陵趣懷王早發,且令達實特穆爾矯為使者自南來,言懷王已次近聞,使民無驚疑。

戊戌,征宣靖王邁奴、諸王雅克布哈于山東。

己亥,徵兵遼陽。

明埒棟阿等至汴梁,以其謀密告巴延,巴延曰:「此吾君之子也。」即集僚屬,告以故。於是會計倉廩府庫谷粟金帛之數,乘輿供禦牢餼膳羞、徒旅委積士馬芻糧供億之須,以及賞賚犒勞之用,靡不備至;不足,則檄州縣募民折輸明年田租及貸商人貨資,約倍息以償;又不足,則邀東南常賦之經河南者止之以給其費。徵發民丁,增置驛馬,補城櫓,浚濠池,修戰守之具,嚴徼邏斥堠,日披堅執銳,與僚佐屬掾籌其便宜。即遣莽賚扣布哈以其事馳告懷王,又使羅勒報雅克特穆爾曰:「公盡力京師,河南事我當自效。」巴延別募勇士五千人以迎懷王,而躬勒兵以俟。

參政托克台曰:「今蒙古軍馬與宿衛之士皆在上都,而令特默諳軍守諸隘,吾恐此事之不可成也。我等圖保性命,它何計哉!」巴延不從其言。是夜,托克台懷刃欲殺巴延為變;巴延覺,拔劍殺之,奪其所部軍器,收馬千二百匹。

懷王命薩哩布哈拜巴延河南行省左丞相。

庚子,發宗仁衛兵增守遷民鎮。

辛丑,遣萬戶徹裡特穆爾將兵屯河中。

癸卯,河南行省殺平章濟裡、右丞濟特穆爾。

是日,明埒棟阿等至江陵。甲辰,懷王發江陵,遣使召鎮南王特穆爾布哈、威順王寬禦布哈、湖廣行省特穆爾布哈來會。執湖廣行省左丞瑪合謨送京師,以集賽代之。

丙午,遣前西台御史賚瑪赫巴等諭陝西。

丁未,命薩敦以兵守居庸關,騰吉斯屯古北口。

戊申,復令柰曼台為北使,稱周王從諸王兵整駕南來,中外乃安。

己酉,上都諸王們圖、阿穆爾台、宗正達嚕噶齊庫庫楚、前河南行省平章政事瑪嚕、集賢侍讀學士烏魯斯布哈、太常禮儀院使噶海齊等十八人,同謀援大都,事覺,都爾蘇殺之。

庚戌,懷王至汴梁,前翰林學士承旨阿爾哈雅,以父憂家居,聞王來,即易服出迎。至汴郊,王命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巴延屬橐鞬,擐甲胄,與百官父老導入,咸俯伏稱萬歲,即叩首勸進。王解金鎧、寶刀及海東白鶻、文豹賜巴延,明日,扈從北行。阿爾哈雅鎮汴,高價糴粟以峙糧儲,命近郡分治戎器,閱士卒,括馬民間,以備不虞。

辛亥,薩裡布哈至自江陵,言懷王已啟塗。是日,拜雅克特穆爾知樞密院事。

壬子,阿蘇衛指揮使托克托穆爾,帥其軍自上都來歸,即命守古北口。

癸丑,上都諸王及用事臣,以兵分道犯京畿,留遼王托克托、諸王博囉特穆爾、太師多岱、左丞相都爾蘇、知樞密院事特穆爾圖居守。

甲寅,賚瑪赫巴等至陝西,皆見殺。

乙卯,托克托穆爾及上都諸王實喇、平章政事柰瑪岱、詹事奇徹戰於宜興,斬奇徹於陣,擒柰瑪岱,送京師殺之,實喇敗走。

丙辰,雅克特穆爾率百官備法駕效迎。丁巳,懷王至京師,入居大內。

貴赤衛指揮使托克實率其軍自上都來歸,命守古北口。

戊午,懷王以蘇蘇為中書平章政事,前御史中丞曹立為中書右丞,江浙行省參知政事張友諒為中書參知政事,河南行省左丞相巴延為御史大夫,中書左丞趙世延為御史中丞。

己未,以河南萬戶伊蘇岱爾同知樞密院事。

上都梁王旺沁、右丞相達實特穆爾、太尉布哈、平章政事瑪魯、御史大夫甯珠等兵次榆林。

隆鎮衛指揮使赫善,謀附上都,坐棄市,籍其家。

九月,庚申朔,雅克特穆爾督師居庸關,遣薩敦襲上都兵于榆林,擊敗之,追至懷來而還。

隆鎮衛指揮使鄂多曼,以兵襲上都諸王明裡托穆爾、托穆齊于陀羅台;執之,歸於京師。

時都爾蘇在上都,立皇太子喇實晉巴為皇帝,年方九歲,改元天順。

命有司括馬。

中書左丞相拜布哈言:「回回人哈哈迪,自至治間貸官鈔,違制別往番邦,得寶貨無算,法當沒官,而都爾蘇私其種人,不許。今請籍其家。」從之。

雅克特穆爾請釋瑪哈謨,從之。

陝西兵入河中府,劫行用庫鈔萬八千錠,殺同知會事布倫圖。

壬戌,命蘇蘇宣諭中外曰:「昔在世祖以及列聖臨御,咸命中書省綱維百司,總裁庶政,凡錢穀、銓選、刑罰、興造,罔不司之。自今除樞密院、御史臺,其餘諸司及左右近侍,敢有隔越中書奏請政務者,以違制論。監察御史其糾言之。」

以高昌王特穆爾布哈知樞密院事,額森特為宣徽院使。

征五衛屯田兵赴京師,賜上都將士來歸昔鈔各有差。

樞密院言:「河南行省軍列戍淮西,距潼關、河中不遠;湖廣行省軍,唯平陽、保定兩萬戶,號稱精銳;請發蘄、黃戍軍一萬人及兩萬戶軍為三萬,命湖廣參政鄭昂霄、萬戶托克托穆爾將之,並黃河為營,以便征遣。」從之。

召雅克特穆爾赴闕。

上都諸王額森特穆爾、遼東平章圖們岱爾,以兵入遷民鎮,遣薩敦往拒,至薊州東流沙河,累戰,敗之。

丁卯,雅克特穆爾率諸王、大臣,請早正大位以安天下,懷王固辭曰:「大兄在朔漠,予敢紊天序乎!」雅克特穆爾曰:「人心向背之機,間不容髮,一或失之,噬臍無及。」懷王曰:「必不得已,當明著吾意以示天下而後可。」

遣元帥阿圖爾守居庸關。

上都軍攻碑樓口,指揮使伊蘇岱爾禦之,不克。

戊辰,以大司農明埒棟阿、大都留守庫庫台並為中書平章政事。

募勇士從軍,遣使分行河間、保定、真定及河南等路,括民馬,征鄢陵縣河西軍赴闕。

命襄陽萬戶楊克忠、鄧州萬戶孫節以兵守武關。

己巳,鑄御寶成。

立行樞密院於汴梁,以同知樞密院伊蘇岱爾知行樞密院事;將兵行視太行諸關,西擊河中、潼關軍,以折疊弩分給守關軍士。

辛未,常服謁太廟。

是日,額卜德呼勒、特默格棄市。托多、王士熙、巴延徹爾、托歡等各流於遠州,並籍其家。

壬申,懷王即皇帝位於大明殿,受諸王百官朝賀,大赦。

詔曰:「我世祖混一海宇,爰立定制,以一統緒,宗親各受分地,勿敢妄生覬覦。世祖之後,成宗、武宗、仁宗、英宗,以公天下之心,以次相傳,宗王貴戚,咸遵祖訓。至於晉邸,具有盟書,願守籓服,而與賊臣特克實、額森特穆爾等潛通陰謀,冒干寶位,使英宗不幸罹於大故。聯兄弟播越南北,遍歷艱險,臨御之事,豈復與聞!朕以叔父之故,順承唯謹,於今六年,災異迭見。權臣都爾蘇、烏拜都喇,專權自用,疏遠勳舊,廢棄忠良,變亂祖宗法度,空府庫以私其黨類。大行上賓,利於立幼,顯握國柄,用成其奸。宗王、大臣以宗社之重,統緒之正,協謀推戴,屬�眇躬。朕以菲德,宜俟大兄,固讓再三。宗室、將相,百僚、耆老,以為神器不可以久虛,天下不可以無主,周王遼隔朔漠,民庶皇皇,已及三月,誠懇迫切。朕姑從其請,謹俟大兄之至,以遂朕固讓之心。已于致和元年九月十三日,即皇帝位於大明殿。其以致和元年為天曆元年,可大赦天下。」

癸酉,封雅克特穆爾為太平王,以太平路為食邑,賜平江官地五百頃,加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

時遼東圖們岱爾兵至薊州,即日命雅克特穆爾將兵擊之。己亥,次三河,而旺沁等軍已破居庸關,遂進屯三塚。丙子,雅克特穆爾蓐食倍道而進,丁丑,抵榆河關。帝出齊化門視師,將親督戰,雅克特穆爾單騎請見曰:「陛下出,民必驚。凡剪寇之事,一以責臣,願陛下亟還宮以安黎庶。」帝乃還。

先是征左右阿蘇衛軍老幼赴京師,不行者斬,籍其家。阿蘇衛指揮呼圖布哈、塔哈特穆爾等於是構變。事覺,械送京師,斬以徇。

戊寅,諭中外曰:「近以奸臣都爾蘇、額卜德埒勒,潛通陰謀,變易祖宗成憲,既已明正其罪。凡回回種人不預其事者,其安業勿懼;有因而煽惑其人者,罪之。」

命留守司完京城,軍十乘城守禦。

雅克特穆爾與旺沁前軍遇于榆河北,奮擊,敗之,追至紅橋北。旺沁將樞密副使阿喇特穆爾、指揮呼圖特穆爾引兵會戰。阿喇特穆爾執戈入剌,雅克特穆爾側身以刀格其戈,就斫之,中其左臂;部將和尚馳擊呼圖特穆爾,亦中其左臂。二人,驍將也,敵為奪氣,遂卻,因據紅橋。兩軍阻水而陣,命善射者射之,遂退師于白浮南。命知院伊蘇岱爾、巴都爾、伊訥斯等分為三隊,張兩翼以角之,敵軍敗走。

庚辰,詔諭御史臺:「今後監察御史、廉訪司,凡有刺舉,並著其罪,無則勿妄以言。廉訪司書吏,當以職官、教授、吏員、鄉貢進士參用。」

加封漢前將軍關羽為「顯靈義勇武安英濟王」,遣使祀其廟。

辛巳,雅克特穆爾與上都軍大戰于白浮之野,雅克特穆爾手斃七人。會日晡,對壘而宿,夜二鼓,遣阿喇特穆爾等將精銳百騎,鼓噪射其營,敵眾驚擾,自相擊,至旦始悟,人馬死傷無數。壬午,天大霧,旺沁等竄身山谷;癸未,集散卒復來戰。雅克特穆爾率師駐白浮西,堅壁不動。是夜,又命薩敦前軍繞其後,部曲巴都爾壓其前。夾營吹銅角以震盪之,敵亂,自相擊,已乃西遁。遲明,追及於昌平北,斬首數千級,降者萬餘人。

帝遣使賜雅克特穆爾上尊,諭旨曰:「丞相每臨陣,躬冒矢石,脫有不虞,奈何?自今第以大將旗鼓憑高督戰可也。」雅克特穆爾對曰:「凡戰,臣必以身先之。若委之諸將,萬一失利,悔將何及!」是日,敵軍再戰再北,旺沁單騎亡命,薩敦追之不及,還至昌平南。俄報古北口不守,上都軍掠石槽,乃遣薩敦為先驅,雅克特穆爾以大軍繼其後。至石槽,敵軍方炊,掩其不備,直搗之。大軍並進,追擊四十里,至牛頭山,擒駙馬博囉特穆爾等獻闕下,戮之。各衛將士降者不可勝計,餘兵奔竄。夜,遣薩敦襲之,逐出古北口。

清安王庫布哈等將陝西兵潛由潼關南水門入,萬戶博囉棄關走,庫布哈等分據陝州諸縣,引兵前進,河南告急之使狎至。丁亥,圖們岱爾及諸王額森特穆爾軍陷通州,將襲京師。雅克特穆爾急引軍還,會京城里長,召募丁壯及百工合萬人,與兵士為伍,乘城守禦。命居庸關及冀寧、保德、靈石、代、崞、嵐石、汾、隰、吉州諸關,皆穿塹壘石為固,調丁壯守之。

戊子,陝西行台御史大夫額森特穆爾引兵從大慶關渡河,擒河中府官,殺之。萬戶薩裡特穆爾軍潰而遁,官帶領皆棄城走,額森特穆爾悉以其黨代之。

有司持詔自江浙還,言行省臣意有不服者,詔遣使問不敬狀,將悉誅之。中書左司郎中策丹言於雅克特穆爾曰:「上新即位,雲南、四川猶未定,乃以使臣一言殺行省大臣,恐非盛德事。況江浙豪奢之地,使臣不得厭其所需,則造言以陷之耳。」雅克特穆爾以言於帝,事乃止。

冬,十月,己丑朔,日將昏,雅克特穆爾抵通州。乘圖們岱爾等初至,擊之,敵軍狼狽走,渡潞河。庚寅,夾河而軍,敵列植秫秸,衣以氈衣,然火為疑兵夜遁。辛卯,渡河追之。

上都諸王呼喇台等兵入紫荊關,將士皆潰,遣托克托穆爾等將兵四千援之。紫荊關潰卒南走保定,因肆剽掠,同知路事阿裡錫及故蔡國公張珪子武昌萬戶景武等率民持梃擊死數百人。壬辰,額森特軍至保定,殺阿裡錫及張景武兄弟五人,並取其家貲。

癸巳,雅克特穆爾及陽翟王太平、國王多羅岱等戰于檀子山之棗林,騰吉斯陷陣,殺太平,死者蔽野。餘宵遁,遣薩敦追之,不及而還。

忽喇台等兵自紫荊關進逼涿州,至良鄉,遊騎犯南城。甲午,托克托穆爾、章吉與額森特合兵擊之,轉戰至盧溝橋,呼喇台被創,據橋而宿。乙未,雅克特穆爾率諸將循北山而西,令脫銜系囊,盛莝豆以飼馬,士行且食,晨夜兼程,至於盧溝河,呼喇台聞之,望風西走。是日,凱旋,入自肅清門,帝大悅。丙申,賜宴興聖殿,盡歡而罷。

丁酉,以縉山縣民十人嘗為旺沁鄉導,誅其為首者四人,餘各杖一百,籍其家貲,妻子分賜守關軍士。

戊戌,諸將追阿喇特穆爾等至紫荊關,獲之,送京師,皆棄市。

己亥,圖們岱爾軍復入古北口,雅克特穆爾以師赴之,戰于檀州南野,敗之。東路蒙古萬戶哈喇那懷率麾下萬人降,餘兵皆潰,圖們岱爾走還遼東。

乙未,使者頒詔于甘肅,至陝西行省,行台官塗毀詔書,械使者送上都。

湘甯王巴喇實裡引兵入冀寧,殺掠吏民;時太行諸關守備皆缺,冀甯路來告急,敕萬戶和尚將兵由故關援之。冀甯路官募民兵迎敵,和尚以師為殿,殺獲甚眾。會上都兵大至,和尚退保故關,冀寧遂陷。

初,齊王伊嚕特穆爾,東路蒙古元帥布哈特穆爾,聞帝即位,乃趣上都,圍之。上都屢敗,勢蹙。辛丑,都爾蘇奉皇帝寶出降,梁王旺沁遁,遼王托克托為齊王所殺,遂收上都諸王符印;天順帝喇實晉巴不知所終。

壬寅,以宣徽使額森特知行樞密院事,宣徽副使章吉為行樞密院副使,與知樞密院事伊蘇岱爾等將兵西行,擊潼關軍。以張珪女歸額森特。

癸卯,額森特穆爾軍至晉甯,本路軍皆遁。

甲辰,晉邸及遼王所轄路府州縣達嚕噶齊並罷免禁錮,選流官代之。

丙午,中書省言;「凡有罪者,既籍其家貲,又沒其妻子,非古者罪人不孥之意,今後請勿沒人妻子。」制可。

丁未,告祭於南郊。

己酉,陝西兵奪武關,萬戶楊克忠等兵潰。

庚戌,帝御興聖殿,齊王伊嚕特穆爾及諸王大臣奉上皇帝寶。都爾蘇等從至京師,下之獄。分遣使者檄行省內郡罷兵,以安百姓。

壬子,以河南、江西、湖廣入貢鴐鵝太頻,令減其數以省驛傳。

癸丑,雅克特穆爾辭知樞密院事,命其叔父東路蒙古元帥布哈特穆爾代之。

御史臺言:「近北兵奪紫荊關,官軍潰走,掠保定之民。本路官與故平章張珪子景武等五人。率其民以擊官軍,額森特不俟奏聞,輒擅殺官吏及珪五子。珪父祖三世,為國勳臣,即珪子有罪,珪之妻女又何罪焉!今既籍其家,又以其女歸額森特,誠非國家待遇勳臣之意。」帝命中書革正之。

甲寅,罷徽政院,改立儲慶使司。

湘甯王巴喇實爾之冀寧,還,次馬邑,元帥伊蘇岱爾執送京師。

丁巳,毀顯宗室,升順宗祔右穆第二室,成宗祔右穆第三室,武宗祔左昭第三室,仁宗祔左昭第四室,英宗祔右穆第四室。

加命雅克特穆爾為達喇罕,仍命子孫世襲其號。

戊午,詔廷臣曰:「凡今臣僚,惟丞相雅克特穆爾、大夫巴延許兼三職署事,餘者並從簡省。百司事當奏者,共議以聞,不許獨請。上都官吏,自八月二十一日以後擢用者,並追收其制。」

敕:「天下僧道有妻者,皆令為民。」

盜殺太尉布哈。初,布哈乘國家多事,率眾剽掠,居庸以北,皆為所擾,至是盜入其家,殺之。興和路當盜死罪,刑部議,以為:「布哈不道,眾所聞知,遇盜殺之,而本路隱其殘剽之罪,獨以盜聞,於法不當。」中書以聞,帝嘉其議。

是月,河南行省平章阿爾哈雅,集省憲官問禦西兵之策,無有言者。阿爾哈雅曰:「汴在南北之交,使西人得至此,則江南三省之道,不通於畿甸,軍旅應接,何日息乎!夫事有緩急輕重,今重莫如足兵,急莫如足食。吾征湖廣之平陽、保定兩翼軍,與吾省之鄧新翼、廬州、沂、郯砲弩手諸軍以備虎牢;裕州哈喇魯、鄧州孫萬戶兩軍以備武關、荊子口;以屬郡之兵及蒙古兩都萬戶左右兩衛諸部丁壯之可入軍者,給馬乘、資裝,立行伍,以次備諸隘;芍陂等屯兵本自襄、鄧諸軍來田者,還其軍,益以民之丁壯,使守襄陽;白土、峽州諸隘,別遣塔海以備自蜀至者,括汴、汝荊、襄、兩淮之馬以給之。府庫不足,則命郡縣假諸殷富之家。安豐等郡之粟,溯黃河運至於陝,糴諸汴、汝,近郡者則運至滎陽以達於虎牢。吾與諸軍各奮忠義以從王事,宜無不濟者。」眾曰:「唯命。」

即日部分行事,使廉訪使董守忠、僉事錫蘇往南陽,右丞圖特穆爾、廉訪使布延往虎牢,分遣兵馬,聽其調用,饋餉相望,阿爾哈雅親閱實之,自虎牢之南至於襄漢,無不畢給。時朝廷置行樞密院以總西事,襄漢、荊湖、河南郡縣皆缺官,阿爾哈雅便宜擇才以使之,朝廷皆從其請。

已而西兵北行者,度河中以趨懷、孟、磁,南行者特默格過武關,殘鄧州,直趨襄陽,攻破郡邑三十餘,所過殺官吏,焚廬舍,且西結囊嘉特,以蜀兵至。阿爾哈雅諜知之,益督餉西行,遣行院官塔海領兵攻特默克,又設備江、黃,置鐵繩於峽口,作舟艦以待戰。十九日,與西兵遇于鞏縣之石渡,轉戰及暮,兩軍殺傷與墮澗谷死者相等,而虎牢遂為敵有,兵儲巨萬,一旦悉亡。諸軍斂兵而退,二十二日,至汴,民大恐。阿爾哈雅前後遣使告於朝,輒為額森特所留,不得朝廷音問。阿爾哈雅親出拊循其民,修城關以備衝突,戒卒伍以嚴守衛,雖當危急,怡然如平時,眾賴以安。

十一月,庚申,以江南行台御史王琚仁言,汰近歲白身入官者。

敕行台:「凡有糾劾,必由御史臺陳奏,勿徑以封事聞。」辛酉,額森特兵至武安,額森特穆爾以軍降。河東州縣聞之,盡殺其所署官吏。

癸亥,帝宿齋宮;甲子,服兗冕,享於太廟。

是日,西兵逼汴城,將百里而近。阿爾哈雅召行院、憲司、諸將吏告之曰:「吾荷國厚恩,惟有一死以報上。敵亦烏合之眾,何所受命而敢犯我!誠使知聖天子之命,則眾沮而散耳。吾今遣使告於朝,請降詔赦其脅眾詿誤,而整軍西向以臨之。別遣精騎數千上龍門,繞出其後,使之進無所投,退無所歸,必成擒于鞏、洛之間矣。」眾皆曰:「善!」即日與行院出師。

會使者自大都還,言齊王已克上都,奉寶璽來歸,刻日至京,阿爾哈雅乃置酒相賀,發書告屬郡及江南三省。又募士得蘭珠者,齎書諭之,朝廷亦遣都護伊嚕特穆爾以詔放散西軍之在虎牢者。西軍多欲散走,且聞行省院以兵至,朝廷又使參政瀉布哈親諭之,靖安王乃遣使四輩與蘭珠來請命,逡巡而去。阿爾哈雅乃解嚴,斂餘財以還民,從陝西求民之被俘掠者歸其家,凡數千人,陝西官吏被獲者亦皆遣還。朝廷遷阿爾哈雅為陝西行台御史大夫以綏定之。

庚午,命總宿衛官分簡所募勇士,非舊嘗宿衛者皆罷去。

日本舶商至福建博易者,浙江行省選廉吏征其稅。

中書省言:「今歲既罷印鈔本,來歲擬印至元鈔一百一十九萬二千錠,中統鈔四萬錠。」監察御史言:「戶部鈔法,歲會其數,易故以新,期於流通,不出其數。邇者都爾蘇以上都經費不足,命有司刻板印鈔;今事已定,宜急收毀。」從之。

監察御史薩裡布哈、索諾木、于飲、張士弘言:「朝廷政務,賞罰為先,功罪既明,天下斯定。近因特們德爾擅權竊位,假刑賞以濟其私,綱紀始紊,迨至泰定,爵賞益濫。比以兵興,用人甚急,然賞罰不可不嚴,宜命有司,務合輿情,明示黜陟。功罪既明,賞罰攸當,則朝廷肅清,紀綱振舉,而天下治矣。」帝嘉納之。

辛未,特默格兵入襄陽,本路官皆遁。襄陽縣尹穀廷珪、主簿張德獨不去,西兵執之使降,不屈,死之。時僉樞密院事塔海擁兵南陽不救。

壬寅,雅克特穆爾言:「向者上都舉兵,諸王實喇、樞密同知阿奇喇等十人,南望宮闕鼓噪,其黨拒命逆戰,情不可恕。」詔各杖一百七,流遠州,籍其家貲。

甲戌,居泰定後雍吉喇氏于東安州。

丙子,蘇蘇坐受賂,杖之,徙襄陽;以母年老,詔留之京師。

丁丑,以躬祀太廟禮成,御大明殿,受諸王、百官朝賀。

荊王伊蘇布幹遣使傳檄至襄陽,特默格引兵走。

己卯,中書省言:「內外流官年及致仕者,並依階敘授以制敕,今後不須奏聞。」從之。

諸衛漢軍及州縣丁壯所給甲胄兵仗,皆令還官。

庚寅,遣使奉迎皇兄周王和實拉於漠北。

以中政院使敬儼為中書平章政事。

壬午,第三皇子寶甯更為太平訥,命大司農邁珠保養於其家。

詔行樞密院罷兵還。

癸卯,上都左丞相都爾蘇伏誅,磔其屍于市,梁王旺沁亦賜死,瑪謨錫、寧珠、薩實密實、額森特穆爾等皆棄市。時朝議欲盡戮朝臣之在上都者,敬儼杭論,謂是皆循例從行,殺之非罪,眾賴以獲免。

甲申,命威順王庫春布哈還鎮湖廣。

先是,帝嘗命王征八番,而蜀省囊嘉特拒命未平。南台御史秦起宗言:「武昌重鎮,當備上流之師,親王不可遠去。」力止之。及王入見,帝謂曰:「 八番之行,非秦元卿,幾為失計」遂遣王還鎮。朝議以起宗治蜀,幕府忘其名,以其字稱之曰秦元卿,嘗引筆改曰「起宗」,其眷注如此。未幾,拜中台御史。起宗,廣平深水人也。

御史中丞趙世延以老疾辭職,不許。用故中丞崔彧故事,加平章政事,居前職。

丙戌,以阿魯輝特穆爾等六人在上都欲舉義,不克而死,並賜贈諡,恤其家。

遣諸衛兵各還鎮。

遼王托克托之子巴都聚黨出剽掠,敕宣德府官捕之。

四川行省平章囊嘉特自稱鎮西王,以其省左丞托克托為平章,前雲南廉訪使楊靜為左丞,殺其省平章寬春等,稱兵燒絕棧道。烏蒙路教授杜岩肖,謂「聖明繼統,方內大寧,省臣當還兵入朝,庶免一方之害」,囊嘉特杖之一百七,禁錮之。

十二月,庚寅,命通政院整飭蒙古驛,諸關隘嘗毀民屋之塞者,賜民鈔,俾完之。

丙午,謁武宗神御殿。

御史臺言額森特將兵所至,擅殺官吏,俘掠子女貸財;詔刑部鞫之,籍其家,杖之,竄于南寧,命其妻歸父母家。

庚子,赦天下。

辛丑,江南行台御史言:「遼王托克托,自其祖父以來,屢為叛逆,蓋因所封地大物眾。宜削王號,處其子孫遠方,而析其元封分地。」詔中外與勳舊議其事。

甲寅,復遣使薩迪等奉迎皇兄于漠北。

丁巳,封西安王喇特納實哩為豫王。

戊午,詔:「蒙古、色目人願丁父母憂者,聽如舊制。」

是月,加諡顏真卿正烈文忠公,命有司歲時致祭。

陝西自泰定二年至是歲不雨,大饑,民相食。

朔漠諸王皆勸周王南還,王遂發,諸王察阿台、沿邊元帥多拉特、萬戶瑪嚕等,咸帥師扈行,舊臣博囉、尚嘉努、哈巴爾圖皆從。至金山,嶺北行省平章政事和尼奉迎,武甯王庫庫圖命知樞密院事特穆爾布哈繼至,乃命博囉如京師。兩都之民聞王使者至,歡呼曰:「天子實自北來矣!」諸王舊臣爭先迎謁,所至成聚。

是歲,兩都構兵,漕舟後至直沽者不果輸,復漕而南還。行省欲坐罪督運者,海道都漕運萬戶王克敬曰:「若平時而往返如是,誠為可罪。今蹈萬死完所漕而還,豈得已哉!請令其計石數,附次年所漕舟達京師。」從之。

雅克特穆爾議封巴延王爵,眾論附之;參議中書省事策丹獨不言,雅克特穆爾問故,策丹曰:「巴延已為太保,位列三公,而復加王封,後再有大功,將何以處之?且丞相封王,出自上意。今欲加太保王封,丞相宜請于上,王爵非中書選法也。」遂寢其議。

前集賢直學士鄧文原卒。文原內嚴而外恕,家貧而行廉,自致仕歸,召為翰林侍講學士,復拜嶺北、湖南道肅政廉訪使,皆以疾不赴。後諡文肅。

 卷二百三 ↑返回頂部 卷二百五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