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缠子(生卒年不详),国别不详。《汉书·艺文志》无录,今存佚文,本诸子抄,收为墨家第五。 关于缠子,我们已经完全不清楚他的姓名、国别等等资料,甚至生平都不大清楚。唯一知道,他是六国时人,墨家的学徒,与儒家的学徒董无心(《汉书·艺文志》有《董子》一篇,在诸子儒家类)相见论道。 《缠子》一书,汉、隋、唐志皆不著,书亦佚。马总意林始载《缠子》一卷,引其书二节。大概《董子》一书记述二人之事,故亦称《缠子》。今仅存译文六条。收入本诸子抄,为墨家第五。 缠子修墨氏之业,以教于世。儒有董无心者,其言修而谬,其行笃而庸。言谬则难通,行庸则无主。欲事缠子,缠子曰:“文言华世,不中利民,倾危缴绕之辞者,并不为墨子所修。劝善兼爱,则墨子重之。” 缠子曰:“墨家佑鬼神。秦穆有明德,上帝赐之九十年。” 桀为天下,酒浊而杀厨人。纣王天下,熊蹯不熟而杀庖人。 董子曰:“子信鬼神,何异以踵解结,终无益也!”缠子不能应。 董无心曰:“无心,鄙人也。罕得事君子,不识世情。” 董无心曰:“离娄之目察秋毫之末于百步之外,可谓明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