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帝紀卷四

帝紀卷三 罪惟錄 帝紀卷四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帝紀卷五

罪惟録帝紀卷 --卷(⿵龹⿱一龴)之四

  仁宗昭皇帝

仁宗敬天明道純誠至徳弘文欽武章聖逹孝昭皇帝名

高熾母仁孝徐皇后既即位大赦天下以明年爲弘熙元

年置公孤官三太正一品三少從一品陞楊荣太常卿金

㓜孜户部侍𭅺仍文渊閣楊土竒禮部尤侍𭅺兼華盖殿

黄淮通政使兼武英殿皆大學士掌内制不預所陞職務

以楊溥爲翰林學士罷取寳西洋减内供香炭半四十萬

斤太常少卿周訥㘴䛕倿岀知府交趾寕王權請朝言江

西故非其封國賜書曰侄欲見叔亦切惓惓但祖訓𫤌在勿

敢違也叔受封先帝垂二十年為國南屏良善安逺王貴爕

巴東貴煊㘴誣父不𮜿削為庻人赦觧縉妻子還郷官其

子禎亮中書舎人九月上大行皇考及皇妣尊謚禮部吕

震以二十七日服滿請如太祖太宗遺訓釋衰從吉烏紗冠素

服黑角𢃄臨朝帝報可明旦仍素冠麻衣麻絰岀視朝文臣惟學

士士竒淮武臣惟英國輔如帝所服上因嘆曰張輔知禮

六卿有所未及梓宫在殯朕豈敢便従震言加蹇義少傅

楊士竒少保兼官如故加楊荣太子少傅謹身殿大學士

金㓜孜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學士内閣位進三孤始此士

竒䓁数月間五品遷至一品𨺚遇古無比賜義㓜孜荣士

竒圖書其文䋲愆紏謬諭之曰凢朝政缺夫群臣言之而

朕未行或卿䓁言之朕未即聼用此圖書以進不惲𠕂三

冬十月冊妃張氏為皇后郭氏為貴妃李氏為賢妃追封

妃父麟彭城侯冊立皇太孫瞻基為皇太子次子瞻埈䓁

為王鄭越襄荆淮滕梁衛以兵部尚書陳洽掌交趾布按二司事代

工部尚書黄福還京福居交趾十八年矣詔舉徳性淳䔍

行止端方材能岀衆政績𩔰著或文學堪稱識見SKchar逺諸


孺軰忠臣也冝従寛典至是赦奸黨族属凡教坊司浣衣局

習匠功臣家奴者悉故寕家給還生産上視朝覺寒念各𫟪

士賜鈔幣有差趙王高燧奏辭常山二䕶衛從之令直𨽻

及各都司官軍更畨京師操練上閱諸學士詔辭為益二

語勿以崇高而難入勿以有所從違而或怠曰此朕實心

卿䓁勉之十二月塟大行皇帝於長陵授試事六科監

呉信等二十人為給事中封后兄張㫤為彭城伯世襲作

觀天臺於禁中上𣣔追理忤㫖御史舒仲成楊士竒曰即

何以信明詔於天下上悦勅奨士竒赦仲成給事中黄𩦸

極陳西域賈胡入貢之害嘉納之

弘熈元年乙巳春正月壬申朔上御奉天殿受朝設樂不

作以大學士士竒言罷給朝覲官孳牧之例𥘉允行㫖不

即下上恐士竒為奏行者所射適陕西按察使陳智以太僕

徴納䟽争憲綱上批智䟽SKchar行勅止士竒入謝古人有云

陛下知臣臣不孤矣上曰継今令有不便與朕宻言之大

祀天地諸神祇以皇祖皇考配命内官監太𬐱鄭和領下

畨官軍守備南京時追贈交趾死事劉太子少傅謚節

愍上曰婦人盡莭其夫尚從旌格况大臣捐 --捐軀報國乎改

兵部右侍𭅺張信為錦衣衛都指揮同知世襲信英國公

輔從兄也二月加國子監𥙊酒兼侍講胡𫤌太子賔客致

仕進恭順伯呉克忠為侯封其弟管者廣義伯帝念夏原

吉釋獄之言勅北京諸司復加行在二字頗决計欲都南京

三月擢前光禄寺署丞𫞐謹為文華殿大學士儒士吴訥

監察御史大理少卿戈帝謙言事戅激上欲罪也以士竒諌

止免朝𠫵且諭士竒曰朕能知悔若律外深求法司執奏

至三至五如不即可三公大臣合奏必𠃔而後已永為定制

進河間王張玉寕國公王真荣國公姚廣孝東平王

朱能四人並配享文皇帝廟庭諭刑部尚書金鈍止宫刑

且曰彼圖進身而絶祖嗣豈有誠心事君朕决意勿任此

軰禁内外告誹謗者以荣昌伯陳智為征𢑱将軍征交趾

叛人𥠖利徙岷王梗於武岡趙王高燧之國彰徳漢王高

煦子瞻圻有罪發鳯陽守陵先是圻憾父殺其母屡𤼵父

過𢙣文皇曰爾父子何忍也至是高煦悉上圻先後覘伺

朝廷諸不敬帝召坼示之曰穉子不足誅其省過皇陵

夏四月免租山東及淮徐半税停罷一切官買物料士竒曰或令

户工部知之上曰稍侯之有司慮國用不足必有不决之

議内璽以行以鄭府審理正俞建輔言人処鄉試有司

先行審訪務得行止端重議論切實年過二十五者方許

入試廷臣或上書誦太平上以示士竒等且曰朕去年授

卿䓁四圖書俾言事士竒曾封五章進看諸無一也豈朝

廷果無闕政乎義㓜孜荣有慚色時南京屡奏地震命皇

太子徃謁𥙊諸陵因留南京監國帝明於星象甲寅夜帝

觀星象有感語大學士士竒䓁曰天命之矣歎愈而𧺫

日召義與士奇諭曰朕監國二十年爲讒慝𠩄構心之艱

危吾三人共之頼皇考仁明得荷保全言之泫然義士竒

亦隕涕帝曰即吾厭丗後誰能知吾三人同心逐出二勑

及二印義得忠貞印士竒淂貞一印且曰惟后非賢不又

惟賢非后不食君臣相遇難矣五月上諭蹇義御史係朝

廷耳目非新進小人不達國体者可彼乗可爲之𫞐遇

事風生以喜怒爲禍福以好𢙣爲是非寵枉𢪔直徃或有

之且都御史亷清公正道之表章爾吏部其亟慎𨕖擇以凊

風紀改翰林侍講李時勉羅汝敬監察御史時勉以時政

違莭條陳率直上怫命武士撲之断其脅三曵岀不能言

下獄汝敬在  訊囚一 一章至三上亦𭣣錦

衣時勉創自愈自是無廷諍之臣五月十有一日上不豫

召蹇義楊士竒黄楊荣至思善門命竒書勅馳召皇

太子南京次曰庚辰大漸遺詔傳位皇太子明日帝崩年四十有

八帝處讒譛益脩謙順𬒳服寛慱宛(⿱艹石)儒生留意疾苦凢

遇水旱齋居露𥨊(“爿”換為“丬”)賑貸不遑邉将陛辭每曰民力竭矣慎

毋貪功違命𫉬功者不賞勅諸司崇寛厚戒𣸧刻又曰國

家恤民必自去賍吏始樂聞直言間有咈逆無㡬悔悟帝諸

經皆通卜筮不用俗占必取正周易於程朱説信之尤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