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志卷九

志卷八 罪惟錄 志卷九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志卷十

罪惟録志卷 --卷(⿵龹⿱一龴)之九

  土田志搃論

按嘉靖中霍韜嘗奏天下土田㨿弘治十五年較洪武初

年失額四百二十六萬八千頃零是𧇊折者過半九州而

亡其五矣 為非撥給於藩府即荒穢于㓂賊非誤訛于

冊文即欺隐于奸猾又或各宫勲戚寺觀之賜額曰溢此

百餘年中海内無事料非逋逃失業棄地之所致也而邊

徼開屯江南佃墾寔有其数焉及嘉靖中魚鱗圖册成而

欺隐之𡚁塞其法圖以紀田則田為經而人為緯是以人

而田也冊以紀人則人為經而田為緯是 田而係人也

互為經緯百丗不惑頋諸項侵蝕䆒不𣸪吐何以善後相

傳禹别九州定墾土田九百一十萬八千二十頃歴夏啇

而周尚多閒田可以井授及後世幅員更廓上古至萬曆

中閣臣張居正奏督丈量止淂七百一萬三千九百七十

六頃二十八𤱔零大損原額豈水績告成今之巨浸昔皆

可耕而食 乎按廣東額二十三萬後寔七萬雖由苗峒

侵剝或亦潮汐之吞噬使然也然則吐侵蝕以還民可𣸪

淂三百餘萬頃是福民且益三之一矣或曰古尺詘于後

丗不等是則有然預亦不盡由此

  土田志

洪武二十六年丈量京省搃計户一千六十五萬二千七

百八十九口六千五十四萬五千八百一十二田土八百

五十萬八千六百二十三頃零

京都應天等十四府四州田土共一百二十八萬九千二百七

十四頃零浙江五十一萬七千五十一頃零江西四十三

萬一千一百八十六頃零北平五十八萬二千四百九頃

零湖廣二百二十萬二千一百七十五頃零福建一十四

萬六千二百十九頃零山東七十二萬四千三十五頃零

山西四十一萬八千六百四十二頃零河南一百四十四

萬九千四百六十九頃零陕西三十一萬五千二百五十

一頃零四川一十一萬二千三十二頃零廣東二十三萬

七千三百四十頃零廣西一十萬二千二百二頃零

𢎞治十五年丈量両京各省户計九百六十九萬一千五

百四十八口計六千一百四十一萬六千七百三十五田

土六百二十二萬八千五十八頃零南貴州二省原無定册

萬暦六年丈量寔在田土共七百一萬三千九百七十六

頃零加全遼二十四衞一監共田三萬八千四百十五頃

南北両直𨽻共一百二十六萬六千五百十五頃零浙江

四十六万六千九百六十九頃零江西四十万一千一百

五十一頃零湖廣二百二十一万六千一百九十九頃零

福建一十三万四千二百二十五頃零山東六十一万七

千四百九十八頃零山西三十六万八千三十九頃零河

南七十四萬一千五百七十九頃零陕西二十九万二千

九百二十三頃零四川一十三万四千八百二十七頃零

廣東二十五万六千八百六十五頃零廣西九万四千二

十頃零雲南一万七千九百九十三頃零貴州除思南石

阡銅仁𥠖平䓁府貴州宣慰司清平凱里安撫司額無頃

𤱔外貴陽府平伐長官司思州鎮逺都匀等府安順普安

等州龍里新添平越三軍民衞共五千一百六十六頃零

各宫官田嘉靖中勘過

仁夀宫豊(⿰氵閠)縣餘地九百一十四頃泊南泊北梁城所東

及水泊餘地共九百八十頃零蘆葦地一千三百二十頃

照輕重則徴銀觧部偹邉仁夀清寕未央三宫官地六十䖏堪種并

蘆葦徴銀 等地共一萬六千一十五頃零徴租觧部萬暦二

年准三宫荘田餘未央宫荘田量撥供奉景陵香火外餘

租覆实觧部

勲戚寺觀田土

洪武十五年詔天下僧道常住田地不許典賣正統十三

年各䖏寺覌除洪武中原額凡續置者悉令還民其廢

觀遺田招還無業及丁多田少之民不許典賣景泰三年

令各䖏寺觀量存六十畒餘放佃納粮成化十六年福建

有寺無僧田土除百畆以下餘給小民領種嘉靖八年

䖏無粮田勘岀照例𧺫科其有廢寺遺田定價召人

承買七年順有等六府大興等六十七州縣凡勲戚内臣

寺觀荘田共四百一十九䖏計地四萬四千一百二十五

頃零除原占官民艸塲粮地退還外所餘寔堪耕種徴銀

不等地二万八千六百六十五頃零照例分四則上中中下下

徴𭣣觧部其有勲戚等官開墾賣買不行報官納粮與傍

枝等項應革荘田及荘田餘地鷹房司草过草塲等項共

一百九䖏除襍占不堪耕種外堪種徴銀不等地五千二

百六十二頃零盡仁徵觧濟𫟪各寺觀入官荘田不許僧

道自行𭣣租另立荘頭徴納二十一年福建寺觀田土已

賣者俱令買戸納粮見在盈五頃抽其一俻賑除粮畆納租銀一錢

𨺚慶元年元祜宫季修閲視具奏等規盡行停止荘田盡

數還官為築堤之用

牧馬草塲嘉靖中勘定

正陽等九門外苜蓿草塲地除供内廐四十頃实堪種地

一百頃零御馬草塲五十七䖏除襍占水鹻并存𭻍𭣣馬

外寔堪耕種地二萬五千九百五十六頃零并俻修公𪠘

地四百三十頃東直門并吴家駝牛房草塲实在堪種地

四百六十三頃零西琉璃廠羊房草塲空地九頃零順義

縣北草塲東上林院監良牧署奍牲地并水田共二千六

百四十一頃零安州等䖏牧馬草塲地及鷹房按鷹地共

一百二十八頃零興州九衞秋青草地御馬監并𭐏大等

二十馬草塲馬神廟香火地五十七䖏共地三万一千五

百五十九頃零除襍占存𭻍修繕徃回住牧兎南水占外

寔地二万一千七百五十七頃零大名廣平二府牧地除

抛荒等項堪種租銀八千九百三十五両陕西苑馬寺牧

地五萬五千三百二十二頃零内有 川 皮坡地山地不等駒驘例不給地

一騍馬給川地一百三十畒一児騸各給川地坡山地五

十畒除外川地每頃徴銀六錢坡地徴銀四錢山地徴銀

三錢共該銀一萬七千三百三十七両零又混互不明地

二千二百五十八頃該銀九百八十三両零徴𭣣偹餉

凡各䖏板荒積荒抛荒田土列朝許民間開墾租銀則例

有差

王府有荘田在京王府有飬贍及香火地公主郡主及夫

人有賜地公矦伯有給爵及護坟地有給賜聖賢後裔及

安挿夷官諸項有特賜者有世守者有退出者例不䓁

罪惟録志卷 --卷(⿵龹⿱一龴)之十

  貢賦志搃論

則壌定賦賦其所有後世賦其𠩄無折觧是也于古三征

之義何居國𥘉黄册十年一造册有丁有田田有租丁有

役田二䓁官田民田祖二䓁夏稅利粮丁二䓁成丁未成

丁役三䓁甲役徭役襍役外有力役僱役計丁田為差此

時用兵當元末人民流離土地荒蕪之後常不見不足及

其後也雖𨻶地無不開墾𨾏民無不科征而司農坐大困

以知用于所不必用之地一人食之不稱一人之使人率

亂後多知樽莭而太𠥾日乆甫見攅眉立至敗槖靡侈不

𭣣𫝑使然也按周禮冢宰制國用此量入為出之道也自

倉庫出数與日俱増便思量岀以為入入如其量猶可至

不可入不能入入非𠩄入而出数益増每多意外乃徒恃

捜剔之智加𣲖之能亦何濟㦲豈惟無濟抑可危矣至于財

窮而國命因之甲申之曰曲貨外戚漸及商賈嗟手好貨

非君徳吾甚SKchar明季之不能好貨也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