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志卷二十六

志卷二十五 罪惟錄 志卷二十六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志卷二十七

罪惟録志卷 --卷(⿵龹⿱一龴)之二十六

  學校志縂論

書院之制有經義治事二齋肇自宋𥘉至慶暦間始立學

命官而明學設于未正位之前其以明倫望中國孜孜切

矣洪武初加意國子科目由此者以為榮徃徃秀才分敎

北地諸郡賞成劳乆之以貲進應試者有皿字號之記而

就上雍者目以為恥郡縣學官又以𡻕貢填之日暮途窮

無所自𩛙于是聖賢高座漸失尊𫝑維然仕宦非科目不

尊成均寔科目所自稍與孔孟習其與不習孔孟者天淵

也按太倉布衣沈釋奠議云天子之學有五而以辟雍

居中稱孔子為先聖顏曾思孟為先師又以周程張朱附

先師之列其説頗與宋濓相互𤼵而不免紛紜余以孔庙

與學原二事周之庠孔子尚不知在庠與否豈意即此以

為庙迨廟與學併則學自師主之不自君主之尭舜以下

諸聖人之治天下者獨非學中人乎哉自高䴡淂入太學

應制中式乆之流虬既以世子國相瀀以女師生姑魯妹

咸来肄教上賜賚視中國儒生有加盖文徳之求不止肆

時夏而己也

  學校志附書院

巳亥元至正十九年太祖親詣婺軍始設儒學于寕越府即金

葉儀宋濂為五經師戴良為學正吴沉徐原為訓導

庚子以宋濓為儒學提舉令世子受經

乙巳元至正二十五年置國子學于應天設慱士等號房用䂓矩

凖䋲紀綱法度八字為序宇二十間間無閾相傳太祖尝視學云秀才

湏出門早莫限遂永不設門限成賢門匾門字鈎缺匾係詹孟舉所書太祖嫌門字不佳粉其

鈞卒不補

洪武元年以带刀舎人周宗議詔天下府州縣皆立學

二年廷臣請立武學不許令功臣子弟咸就太學有過革

冠帯平巾肄業坐罪奪禄重奪爵

五年許高䴡國子弟就太學讀書

七年特設孔顔孟三氏教授訓其子孫

八年䛇立中都國子學天下皆立社學教國子生于文華

武英二殿號小秀才學成授官在監未娶者給錢婚聘賜

女衣二襲廪(“㐭”換為“面”)月一石選國子生分教北方凡窮郷得設墪

各教其子弟

十二年上以國子學官李思廸馬懿懐詐無所啓廸怒責之

且曰孔子入廟見三鍼口稱為慎言人此盖不信之言湏慎

耳名教之言何𠩄禁因諭諸師苐子以後當一以孔孟為法

孜孜不SKchar毋如二臣

十四年改建國子學于鷄鳴山之陽凡學中案座率獨

木爲之上曰秀才頑防其破裂寕過堅緻立卧碑于彛倫堂

之左條戒諭其上以後外郡縣學皆有之時孝慈皇后亦

间詣學以諸生寒暑離家賜家人漿粉錢詔有司程SKchar

十五年帝幸國子監即彛倫堂聼講親爲講章示講官頒

示诸生時生員之入國學者千人勤𠡠教官賜學粮増師

生廩膳㝎學䂓益申𩛙

十九年礼臣請立武學開武科帝必以文武分非𠩄善後终

不許

二十年立遼東諸衛學

二十一年詔建題碑于太學之门始許設状元坊于其

二十三年詔置北平行都司儒學尋邊衛咸置學自大寕

二十四年召諭礼部尚書張智曰既為儒者湏明体適用

務脩己治人寔際若徒文藝為夸炫非朕𠩄嘉尚爾礼部

其概申諭之因詔國子諸生孔子作春秋明三綱叙九法

為百王𮜿則脩身立政備在其中未有舎是而能决大疑

䖏大事者諸生其務習之

二十五年置宣慰司學令化外咸知礼義上曰人無不可教

地無不可化自貴州始申令學校習射及書數俾㛠扵

寔用時有學正吳従𫞐教諭張恒上以其徒存名教職不

審時務戍之扵極邊

二十六年罷中都國子學以中都之議不果故也詔下弟

舉人及赴部不及試并諸乙榜辭不就職者俱得入監

讀書㑹南昌縣學訓導曾恕閻文擢燕府長史御史詹徽言

訓道例陞教諭今越資特擢冝姑与試職俟其克稱然後

寔授上不可曰師儒職雖卑而道則尊与諸小臣不同与寔

建文四年始置京衛武學而衞學之制廢詔各衛官舉通

經軍士上吏部銓用

永樂元年建北平國子監以格致誠正脩齊治平為序分

設南北两祭酒官與其屬教諸監生許學官考滿乏功績

者審有子願自净身入宫訓女官不𩓑者聼時有十餘人

王振其一也雲南诸SKchar惟𣗥人能識字特設楚雄儒學

宣德𥘉重脩國子監御製碑文額題重建太學之碑

從南楊溥所擬也西楊士竒請改大明新建庙學之碑

 上是之以工就不果易

四年重脩胡瑗魏了翁書院詔各省年四十以上廪生入

太學需次出身先是每學廪膳有額增廣無䫅至是始定

外府廪(“㐭”換為“面”)膳四十名州减十縣又减十増廣各倍之及禮部

姚䕫奏添附學名色不以額國學積分例自廣業堂陞至

率性堂即得銓選京職方面與進士等自是科貢官生三

途進用頗昜外學𡻕貢府一年一人州三年二人縣二年

一人歴州縣佐而止

𩛙衞學凡衞所獨治一城者特設衞學教授一負訓導

二貟官舎曰武生俊秀曰軍生不給廪(“㐭”換為“面”)其衞所與府州縣

同治不另設學一体食廪(“㐭”換為“面”)𡻕貢與民生同

正綂元年奏定督學南北直𨽻以御史外省添設副使或僉事

耑督學政両京俱建武學設教授訓導官品秩廪(“㐭”換為“面”)俸如京

府儒學學有條則其子弟願就儒學者聴

九年新建太學成太學向因元舊吏部主事李賢請省一

佛寺便可荘SKchar聖宫更為之詔可

十一年英國公張輔暨侯伯二十餘人請詣國子監聴講

許之唯輔與𥙊酒李時勉抗禮諸皆列坐諸生立講五經

各一條宴歌鹿鳴之詩稱盛事

景泰𥘉開生貟人栗上馬之例思許入監是後監生多走

傍徑科貢亦窒凢就教每候至老死不可得革捉學憲臣

天順初特設武舉後間一舉行廣東德慶州儒學櫺星門

古像設䕶學佑善大王不知何𠩄指乆之昜主趙師旦諸

公云詔𣸪提學憲臣

成化四年仍復學校附學生五月生員劣等免𠑽吏為民

六年飢民流集京師詔放太學生及應選官萬人原籍聴耴

七年坐礼部侍郎邢讓𥙊酒陳鑑司業張業監守自盗律

贖為民監例有會饌油錢鈔積不用歴耗讓為𥙊酒

不行稽考鑑代亦循之為助教𠩄彂覈鈔合三十三萬六

千五十八貫錢一百四十九萬九十零無稽 -- ⿰禾⿱龙日

十一年設榆林大同䓁六衛儒學重脩陸九渊象山書院

十七年許雲南土官應襲子弟于儒學讀書

嘉靖元年公侯伯𥘉襲封就太學三年仍設社塾于曲阜

敎三氏子弟

九年申𠡠曲阜縣社塾教三氏子弟

萬暦中紳士𥝠立東林書院八其中者專講氣莭

天啟二年瀋遼廣寕已破太僕寺卿董應舉安挿遼民事

竣請存遼學以示不忘三韓之意

 論曰古使契爲司徒教以人倫使字有正鮮此見作師夲

 作君以行千古無𡚁自教法不SKchar扵學另立書院以天下

 公事爲𥝠事以天子極大極切事爲臣民偏舉獨創

 𠩄偶為之事豈同文應尔乎孔子為司徒契後豈不聞

 使𢍆大義而杏壇之設似無𠩄𠩄奉行可知木鐸東魯

 師道之衰也國学郷学廢而闕之席尊猶之礼樂

 征伐匪𠩄自岀而春秋之作𩔰皆𫞐用也眀自成化十

 五年侍𭅺李敏始興紫雲書院時可以無𫞐用但應

 𩛙學政勿以𡻕貢頺髦董其事凡進士𥘉出身不用𮗚

 政虗文使之主訓廸者三年攷其明理習務者以試诸

 民上嵗貢為陪貳則可自以講学奸宫墻之正乆之

 遂為射的是又奉木釋為傳夲而教法益衰不可復

 振至于明之季主考程文不𠯁式多士而一聼诸選家

  為黜陟更甚主考之𠩄亦以入選家多寡為荣辱庻

  人以其議直天子豈有道之丗𠩄冝晃㢤搃由講學

  書院相沿以至此按斜目必由学校正統九年吏曲承

  差等一聼本衙门保勘入試非制天文生隂陽人等原

  有SKchar肄釋夲習而仍不由學校天順初魯行之益非制

  景㤗中盧龍軍士劉宣為順天鮮同考欲更之主考

  劉鉉不可夫既由學校安淂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