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志卷四 罪惟錄 志卷五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志卷六上

罪惟録志卷之五

  藝文志搃論

自古典籍廢興隋牛𪪺謂仲尼之後凡經五厄然劉向父

子𠩄輯七畧尚有三萬三千七十卷至隋嘉則殿有書三

十一萬餘卷盖十倍七畧可為最富而唐分四庫宋收

庫較之七畧尚或不及厯遭軼闕厄不止扵五矣元以許

衡言遣使遍採在官書籍未見成數太祖方事韜鈐輙勤

搜訪率貯文渊閣大率書籍至唐始有刻本後唐明宗用

馮道之奏五籍刊行則前此抄謄更難于是宋淂之五代

僣偽之國元淂之遼金宋夏明乃兼有之又太宗年安南

及籍没吴越巨室尤為宏秘脩撰陳循嘗奉命從南京文

渊每部取一淂一百櫃SKchar舟十艘赴東至正統己巳南内

灾藏書悉燬且丈渊藏書例翰林官典籍一員主之秩卑

大率不従科目不知書徒為閣臣奔走自正統以後大臣

毎擅携取徒存書月按國初宋濂送東陽馬生序有云國

子監而外諸郡縣鮮有藏本至明季博文家翻従福建購淂

大部而或以火刼以罪没閣本益不可問矣福京𤇺燹諸

藏書家無或倖存者天下聦明㡬求之篆籕豈不危㢤即

是編朝野撰著鮮SKchar見之矣大約儒書外所存四家為醫

為堪輿而最信奉無如釋老夫二氏之説比扵孟夫子所

距楊墨之言然楊墨假尊以釋老猶居閠位初雖挾之以

草命偶尔借用䘚之不淂志于時者或託此以逋俗㦯因

之以怙寵勢不𫉬與儒争盖由扵于開國者𠩄学之正継

世者之能守而勿失也太祖寔始扵禅不作毘羅之觧恵

宗或曰亡扵禅不露華嚴之相太宗世宗両稱賢辟不免濡

足憲庙武庙頗与波靡而速見敗壞朝野扶同位分不堕

尼山道法益見輝炳止以黨儒太𬨨激之而乱生不可以

已嗟手至尊者殺身以成仁捨生而耴義豈非務儒之最

切者㢤

  藝文志

丙午元至正二十六年五月訪求遺書九月太祖自叙丗徳作碑

文勒丗墓十一月修公子書及農桑等書帝尝作周顛仙

傳及合𥙊天眼尊者赤脚僧人徐道人之文并詩

吴元年諭箋文務平寔勿餙虗詞復諭啟居注詹同等國

史貴直筆凡平日言行書勿諱十二月律令成刋行直觧

定樂章聲譜

洪武元年告即位於上帝御制祝文頒大明令於天下學

士陶安知誥修國史與朱升等論周禮六夣三月條古賢

妃事蹟成書以肅後宫命集古帝皇感應祥異成書名曰

存心録御製黄河說六月令書籍與田器不淂徴稅建大

本堂聚古今圖書上為之記命諸臣作鍾山蟠龍賦諸臣

應制上嘗作SKchar光論訿其石隠之非有負礼賢之意命

圗古孝行及身經厯艱難𧺫家𢧐伐之亊傳示子孫

二年詔修元史左丞李善長為監修學士宋濓待制王禕

為搃裁徵隠𨓜汪克寛等十六人為同纂修開局天界寺

取元十三朝实録及元經丗大典為㩀仍令儒士歐陽佑

等徧採元元統後三十六年事以偹增修按元史十八

卷有完者都二十卷又有完者㧞都其文大叚同却小

異或一人而誤為二也上嘗諭學士詹同等古人為丈

主扵明道徳通世務曲謨之言絶無僻險即如漢丞相

出師表何嘗雕餙却令人感激使立辭艱深意實淺近

即才過相如楊雄何禆五月編摹祖訓垂⺬後王其

目十三曰箴戒曰持守曰SKchar𥙊祀曰謹出入曰慎國政

曰禮儀曰法律曰内令曰内官曰職制曰兵衞曰營

繕曰供用九月元史成帝親䟽張中十事命宋濂作

傳集修禮書御製時雪賦賜廷臣

三年二月詔續修元史更召儒士趙壎等十四人同事三

月置秘書監五月定書劄儀式九月大明集禮書成凡吉

凶軍賔嘉及官服車馬儀仗鹵簿字學樂律其儀度名数

沿革咸具凡五十卷十二月大明志書成梓行𩔗編天下

州郡地里形𫝑降附始末行省十二府一百二十州一百

八縣八百八十七安撫司三長安司一制誥勅勘合字號

國王用禮字追封用文行忠信字文官二品以上用仁義

禮智以下用十干後加十二支武官誥命初編二十八𪧐

續千文立碑午門凡政令之善者書之

四年蜀平帝親製平西蜀文紀傅廖二将軍之功時有王

軫嘉興人知平凉縣其父升貽書軫諄諄忠孝不置附御

史臺𬋩勾宇文桂郵致𬒳𤼵他凾皆譽詞上獨嘉此書稱

賢父賜白金百両附子五枚川椒五斤絹十匹除本户襍

役及弓兵再役狥書中之所湏也父表謝㝎憲綱四十條

五年六月御製並蒂瓜文十二月以禮部尚書陶凱言設

皇明會典記載時政如漢唐宋例令州縣繪上山川險昜

六年正月上取諸經要言以淺語釋之名群經𩔗要仍手

釋二章以為式至是書成御製春光記上嘗迂濶朱熹集

註每以已意釋論語至攻乎異端云攻去異端其害自止

與宋孫奕之觧暗合諸𩔗是二月命宋濂等𩔗編歴代籓

王事寔書成名曰昭鍳録以賜諸王三月詔停科舉曰徳

行為本文藝次之五月祖訓錄成凡七謄稿帝親為序命

揭西廡朝夕省覧七月命儒臣搜歴代奸臣事跡名曰辯

奸録分賜太子諸王九月編起兵以来日暦凡一百卷

四六文辭以栁宗元代公綽謝表及韓愈賀雨表為式頒

示天下十一月上歩輦至史舘乎和詹同劉基之韻命基

書之賜較對黄㫤閠十一月命刑部尚書劉惟謙助教貝

瓊感古樂不作作大詔賦以見志命繪天下山川圖以進

七年正月閱江楼成帝手為之記五月簡日暦中聖政言

行之大者曰皇明寳訓自敬天至制外國凡五卷十一月

以舊禮子服庻母生母䘮未合更定之名曰孝慈録頒中

外十一月存飬失所軍民詔語有云爾軍士為朕開拓彊

宇𡚒不及頋暴骨原野㳺䰟不歸高堂悲思妻寡子㓜室

廬殘廢俯仰無頼而民間之𬒳兵避難者父南子北客死

無依至於㓜不記姓氏骨肉偶逄竟或爾汝凡諸失所皆

朕之辜有司亷其實悉以名聞十二月御製道徳經成塩

御史劉有年上儀禮𨓜經十八篇編洪武聖政記

八年二月資世通訓成君臣四民咸偹御序刋行三月洪武正

韻成初上以江左韻學殊失正音冝合者如冬東庚青冝

析者如漁模麻遮諭樂韶鳯更訂為七十六韻共十六卷

宋濂為之序有曰江左但知從有四聲不知衡有七音七

者牙舌唇齒喉及舌齒各半是也宫啇角徴羽外又有半

啇半徴能推十二律以合乎八十四調則善矣四月誠意

伯劉基病御製文送之九月賜宋濂酔學士歌瓊山教諭

趙古則進所著聲音文字通及易學提綱諸書不報十一

月上著甘露說示戒惕朝鮮國献顔也朝議以為偽書𨚫

之或從朝鮮還云彼中書籍多中國所缺者後遭倭殘零

落盡十二月陕西妖人自言淂天書惑衆捕斬之

九年七月詔取西域良馬西域隂傷其足以献善飼之始

愈帝親為良馬說命儒臣撰文述其事

十一年四月親改皇陵碑弗諱艱難至有朝望突烟而急

進暮投古寺以趨蹌之句五月宋濂以皇太子意編纂春

秋夲末首周王之世以尊正統次春秋之年以仍舊文分

列國附左傳後首周次魯先晋齊後呉楚頗示内外之義

十二年祀郊社禮成帝親作大祀文及歌九章以志神人

恱懌之意

十三年三月翰林應奉陳漙編修張羙和還郷御製詩文

賜之六月臣戒録成帝懲相惟庸之悮命纂歴諸侯宗戚

宦官悖逆不道者淂一百十二人偹録其行事頒天下又

有奸黨録逆臣録咸冠以御製奸黨録中頋時陳徳王志

揚璟薛顕金朝興郭子興贈謚弗削吴禎猶塑像功臣庙

逆臣録以藍玉為反而曺㤗善終常昇後尚領兵兩録中

在寔録或稱犯禁死或稱不謹或稱已死或略言其逆或

甚言其逆或反揚其功或遺不載九月置四輔官每賜空

講論治道親製待漏院記以賜之崇禎中㡬謙革作寔錄辯誤

十五年正月翰林侍講火原㓗䓁編𩔖華SKchar譯語成前元

素無文字但借高昌書製䝉古字行天下上命侍講火原

㓗等分𩔖作譯語後取元秘書細切其字以諧聲音刋

行之二月御製詩送雲南布政使梅思祖署司事潘原明

六月雲南志書成十一月修國子監書板編修吴沉輯千

家姓表進凡壹千九百六十八姓始勘合之制以代符

十六年帝親條學士吴沉所撰精誠録敬天忠君孝親三

事分𩔖以立人道

十七年大明淸𩔖分野書成凡二十四卷詔賜秦晋燕周

楚齊六府令朝覲官上土地人民圖旴𣅿人獻天書伏誅

十八年十月編災異之應於臣下者為省躬録與存心録

並行御製大誥成共三編帝親為之序踰年復有續編上

覧輿地圖曰地廣則教化難周人衆則撫摩難徧此當戒

慎凡後宫屏障垣壁俱畵耕織之像頒志戒録于天下

二十年二月御註洪範書成十二月頒武臣大誥凡十二

篇浙江蘇州等䖏監生武淳等核丈田畆上魚鱗册

二十一年二月福建布政司進禮記註䟽三月命儒臣撰

疑信論八月御製平邉詩二章賜永昌侯玉頒武臣訓戒録

二十三年六月封丘縣民劉安夀進禁書數十種十月以

正韻音切未盡學士劉三吾採前元太常慱士孫吾與所

編本宋儒黄公詔古今韻彚詔更名通韻刋行之十二月

購天下遺書福建布政使進南唐金史及蘓轍古史帝怫

盃子冦SKchar易位等語命儒臣節其文以行經裁者八十五

條不以命題録士刋板國學以通鑑史記元史賜諸王

二十五年命録百官𡻕俸㡬何與給由𠩄入㡬何較農夫力

田勤惰相准母奢濫名曰醒貪簡要録頒有禄之家閏十

二月造周知册稽僧牒又有五倫書載子代父妻代夫媳

代其翁死者

二十六年三月倣漢唐宋功臣封爵食邑多寡及名號虚

寔等第書成曰稽制録頒賜功臣七月御製周顛仙傳立

碑廬山十二月輯歴代諸王之惡逆者爲永鑑録示諸王

復録人臣善惡之鍳戒者名曰丗臣縂録頒诸司執掌成詔

二十七年上以尚書咨汝羲和惟天隂隲下民二節蔡沉

註誤命禮部及翰林院改正名曰書傳會選上意相恊厥居

爲人臣之事作詩志之寰宇通志成書分八目爲驛一千

七百零六初詔書傳會選頒天下後以試題書經必従秦傳前

二十八年七月命國子生讀春秋曰此書修身立政之道

偹矣十月重訂皇明祖訓盖斟酌損益者二十三年矣諭

侍臣後世人主生長深宫之中不諳世故而人臣草野釋

褐自矜己長國家治日少而亂日多無不由此其永遠遵

行毋斁十一月礼制集要成十二月洪武志書成上嘗誦

唐人李山南上元懐古詩哦不絶且大書屏几以示SKchar

李山甫詩云南朝天子爱風流盡守江山不到頭搃為戰收拾淂却因歌舞破除休堯將道徳終無敵秦把金湯

可自由試問繁華何䖏在雨花烟草石城秋有道士以道書献却之

二十九年十一月詔翰林院議定官民房屋坟塋等第及

食禄之家禁例為書名曰稽古定制禁表箋竒䴡

三十年正月頒為政要録凡十三篇扵在官者五月大明

誥律書成太祖御製文集 自行他𠩄傳賜劉基書誥

及賜孔𥙊酒書皆不入集知𠩄逸尚多然集中篇目仍有

重岀者

建文元年正月纂脩髙皇帝寔録以王景彰充搃裁自此

歴朝有成書無刋本凡寔録進呈焚草夜地一字不傳脩

撰編修檢討為具名非盡其筆也𩔗載𤨏屑重大或畧之

大率歴朝史官無㝎職人主動定邈不相及政事行止絶

不與聞唯歴一君追補寔録従前奏牘分曺抽載且輔臣

兼領則任情䕶短不敢矯異又分曺末必皆才或淂之傳

聞莫覩其實即㩀實而不悉其情或奪乎衆或迫于𫝑或

偏扵𥝠或局扵識故法戒不足即如國𥘉御製集載汪廣

洋有罪遣人追斬其首實録曰汪廣洋自縊死如庚午䛇

書載廖永忠坐楊憲党伏誅實録曰永忠死上⿰貝專遺甚厚

以子SKchar襲爵如御製集載朱亮祖父子死杖下寔録曰病

䘚如奸黨録載李善長坐胡惟庸亊逮獄同其親弟姪赴

九府會審寔録曰帝撫諭流涕帰乃自縊死又寔録十三

年于李有赦罪温旨若奸党録二十三年又有負㤙恨語

後詞臣錢謙益作寔録辨誤景彰眼見事尚未能畫一也

二年燕圍濟南急諸生髙賢寕作周公輔成王論以折燕

三年宴慶成與群臣賦詩䛇頒天下四月礼制書成帝作

思羙人賦賜衡府紀善周是修曰求良輔也

四年十月燕王淂國其即位詔相傳王逹善𠩄草或云寔

學士王景彰茟也命重修高皇帝寔録附建文四年于洪

武後其有碍扵燕者悉裁革則學士觧縉為縂裁

遜國周是脩高巍文集有抄夲及茅大方文集係刻夲至

今在興化李侍御淸家

永楽元年六月命侍臣作宗廟楽章七月命翰林觧縉等

一百四十七人依韻纂輯古書名曰文献大成十貳月御

序古今列女傳須行天下并及諸籓遣監生三十餘人分

行天下訪求太祖遺文及諸宸翰曰皇考文章皆天地之

心帝皇之度

二年正月道士獻方書不納二月修國子監經籍板書經

仍依蔡傳三月周王進佾舞及頌九章四月文華寶鑑成

七月東宫就講令儒臣先撰諸經講義呈覧訖著為令九

月東宮講官進講易乾九四爻至儲貳寓規皇太子疑為

溢㫖楊士竒曰昜六爻人人有用太子恱鄱陽民朱季友

獻書𨶕下毁濂洛関閩之學 彂原籍杖百搜其書悉

焚之

三年正月伐碑石龍潭山𫉬灵亀長尺其色玄蒼儒臣楊

士竒楊榮等献詩賦上親為碑文封外國鎮山者日本滿

刺加而外其封浡泥碑文有於萬斯年仰我大明之句封

古俚有𠜇石於兹永樂萬世之句封柯枝有時其雨暘肅

其煩歊之句赦挟方孝孺文集者孝孺遺集三種勉學詩

二十四章係吴士陳謙所作誤入者謙於張士誠城破時

救兄及難

四年二月勒太祖嘉禾詩於石賜群臣三月視學親為文

勒石學門遣官四出購子集寔文淵十二月醮靈谷寺儒

臣胡廣䓁献瑞應歌頌上親為佛曲使宫中歌舞之甞與

胡廣論易謂昜在變通不失其正而歸羙於内君子外小

人六字時學士武周文論易拘𣻉許致任去

五年賜交趾明經甘(⿰氵閠)祖䓁以詩十一月姚廣孝文献大

成書成改名永樂大典帝親為之序書凡二萬一千一百

卷一萬一千九十五本止正副二册未經𨩐版一在閣

一存大内賜廣孝䓁二千一百六十九人鈔有差頒仁孝皇后勸

内訓䓁書于天下許端午諸臣游宴儒臣例獻剪枊詩

六年正月賜詩朝鮮世子禔歸國上甞命蹇義書賜外國

詔義敬畏落一字伏請罪上曰朕亦有之以金龍文箋難

得命註入義對曰示信逺人似冝敬慎上命更之

七年封滿刺加為國王御製碑文而系之以詩

八年二月賜皇太子聖學心法書四卷曰君道臣道父道

子道罪賛善王汝玉修禮書失体四月上北征銘立馬峰

之石曰惟日月明惟天地壽一石立銘與之悠乆還次擒

胡山銘曰潜海為鐔天山為鍔一掃湖塵永清沙漠又勒

清流泉石曰於鑠王師用殱丑鹵山高水清永彰我武十

月上欲使皇孫知稼穑艱侍幸北京厯覌民情風俗勅以

徃古興亾淂失可為鍳戒者成書命名務本訓授之輯五

经四書諸儒附註修天下郡縣志

九年以監脩太祖寔録總裁觧縉淂罪特䛇楊士竒為縂

裁重脩示信中多回護其詔旨与奸黨逆臣二録不合者

SKchar王景彰初草猶真經觧縉与士奇二SKchar始多乖錯

十年十月上親為文碑寳山志海運事

十二年十一月命儒臣纂脩五經性理𬒳SKchar促内多牴

誤後正統中提學彭朂刪正自為一書欲上之以前纂脩

冠以御製序𢙢淂罪乃止

十三年十月員外陳誠上西征行程記

十四年上以古嘉謨嘉猷率廷臣進獻令儒臣楊士竒䓁

纂輯厯代名臣奏議刋行賜皇太子太孫省視

十五年上親製孔廟碑文有儀文脩趨乎徃昔䓁語

十六年夏原吉進寶訓十五卷楊士竒進周易本義御

製佛曲成與佛徑並行丗

十七年欽頒佛經至大報恩寺㝷頒爲善隂隲一書及

孝順事寔扵天下准大誥例于二書出題試士尋已

十八年十月諭群臣曰歐陽脩奏議切直其爲文有雍容

和平氣象不可不讀

十九年勑諭翰林脩撰陳循取南京書籍入京

二十二年仁宗初立十月給楊士竒等五臣誥辭親增

乞言二語情㫖罵切嘗録太祖皇SKchar碑文授諸子又刻

真徳秀大學衍義頒行帝在青宫時詞翰遠越前代尤

喜科舉之業嘗淂試録手標駁之戲語宫人曰使我應


洪熈元年上以天元玉曆祥異賦親為序賜群臣以志有

感必有應且曰天道人事未嘗有二甞與善述索選詩及

作表法謝𠩄改詩句深祈弼輔冬至賜以五言古詩好古

卒親作𥙊文奠之上既盡宥遜國諸臣家属撰長SKchar神功

聖徳碑文譲皇雖追廢猶稱其在位曰朝廷稱其䘚曰崩

稱方黄軰為忠臣是年行在礼部翰林修文皇帝寔録

宣徳元年仁庙寔録成御製外戚并厯代臣鑑二書成

三年上作酒示戒喜峯㨗作還率之歌御製帝訓官箴二書

四年命李賢䓁輯脩大眀一统志首尾四寒暑始成

冠以御製序帝製重陽時令䓁歌不忘民瘼重脩玉牒成

五年三月謁陵還問民疾苦有記十月作喜雪詩為諸臣

和章作序賜長春真人劉渊然山水圖SKchar賜張本花朝诗

七年正月帝諸御製詩歌或賜諸臣咸寓諷諭甞擬猗蘭

操以示求賢之意騶虞見學士楊荣献頌稱旨随有御製

詩賜夏原吉又作招𨼆詩有曰𤱶畆山林豈無避遺徃而

不来悠悠我思二月賜群臣御製祖徳詩及翰林院銘以

相朂七月作長歌𡺳風圖之右掲便殿朝夕省稼穡之維

八年正月上侍皇太后内苑上元稱觴為壽楊士竒撰太

平聖徳詩十章以献諸儒臣咸有和三月作書送少保黄

淮致仕四月上御製廣寒殿記以志儀刑之意八月學士

王直献景星頌楊士奇献麒麟頌賜朝鮮五經四書大全

正統三年宣庙實録成進秩有差復輯五倫書成

景泰五年七月頒君鍳録於廷臣時李賢採二十二賢君

善行奏上碩体行之䛇修寰宇通志凡例一凖祝穆方輿

勝覧葉文莊盛以為不冝以偏安為例時上幸太學内閣

謝表避天字内管窺霄蠡測海云云以代天也

七年腸朝鮮五經四詩大全等書

天順二年二月勅重修大明一統志布衣陳真晟上程朱

正學纂要不報鄉薦䔥謙嘗作五經聨語最工

四年御製峴山漢水二賦及㐮陽四時歌送㐮王瞻墡

八年憲庙立英庙寔録成進秩如例

成化二年二月帝親為文紀重修孔廟日月𥙊于謙文有

朕心寔憐其忠之語三月會試中式羅倫對策用宋儒語

犯時忌不問秀籓長史劉誠獻王見㴻千秋日鍳録王恱

六年正月以尹直言命儒臣輯大明彚典内載諸司職事

九年正月帝親序朱子綱目梓行之十一月命纂輯宋元

續綱目通鑑亦親為序時紀事紀言之制不復凡修史取

諸司奏牘分六部即十舘成之縂裁主刪潤三品以上淂

立傳不過出身官階遷擢而已間有褒貶未必至公稱編

纂舘或云初七舘丘濬𧺫𣸪益一舘盖二舘缺也

十年十二月偹録妖書名目榜示天下𣸪修大誥等書

十四年五月洪武寳訓十五卷成侍郎周洪謨摘正宋儒

朱熹謬誤成書曰疑辯録上以紛更不准用詞臣王鏊論

音韻謂瞿曇書能入諸夏而宣尼之書不能至䟦提河者

以聲音障閡耳梵人别音不在字華人別字在字不在音

梵音有妙義而字無文采華字有變觧而音無錙銖梵長

於音𠩄淂従聞入華従見入故識字為賢

十七年七月汾川王貢錝奏求書籍上以隂隲等書與之

十九年御製文華殿大訓成

二十年無錫䖏士陳公懋刪改朱子四書集註進呈䛇

其書治罪内有馮婦章士則之坐穿鑿悖理

二十三年孝宗𥘉立儒臣丘濬進𠩄著大學衍義𥙷

弘治元年正月光禄署正李浩上𠩄纂通鑑断義賜金幣

以嘉之六月録章綸原䟽付史舘八月監生張時泰進續

綱目廣義十七卷附續綱目以行十一月徽州教訓周成

進治安偹覧語多剽𥨸詔以狂𡚶擲還其書免不䆒都御

史彭韶作恤灶詩附圖以上𠡠脩憲庙寔錄

四年十二月閣臣丘濬請纂禮經頒行憲庙寔録成進官

五年大學濬䟽察書籍請别建重樓藏寳訓實録從之

六年三月頒行武經七書妖人真惠偽書事露但坐首犯

八年十月南太常卿鄭紀進聖功圖報聞十二月命廷臣

撰三淸楽章閤臣徐溥等諌止之

九年致仕大學士尹直作承華箴阿皇太子十二月下章

丘縣取侍郎薛瑄所刻讀書録校本貯國子監通行御史

吴文恪訥踣秦檜記於淛之仁和縣學

十年三月勅纂修大明會典

十二年十月上虞人張津上兵略三十卷録之令𠫵軍事

十三年十二月頒賜歴代名臣奏議

十四年十一月添日講𠫵用周易

十六年五月摘編通鑑賜名纂要以便御覧八月命太醫

院編輯本草成書十月詩海珠璣成南刑部郎中婁性進

政要四十篇十一月御史頋潜進所纂稽古治要凡十目

留覧上喜齋醮盡刻佛經道録頒行大學士劉徤奏停

十七年四月御製孔庙碑文學士張元禎上太極圖西銘

諸書上觀之有淂曰天生斯人其開朕也欤

十八年武宗初立十一月邵武知府夏英上所纂蒞神典

留覧勑脩孝庙寔録

正徳二年通鑑纂要成以字訛坐削奪者二十餘人

四年九月翰林院奉命撰玉淸宫碑文孝廟寔録成

五年大學士李東陽楊廷和及諸臣咸和太監張永窮苦

魚菜四字詩逆瑾用事復諱天字内外臣民不淂以天字

為名如郎中方天雨𠫵議倪天民御史劉天和皆去腰字

十年察理内閣書籍

十五年上幸南京即致仕大學士楊一清家取其䇿府元

⻱文獻通考二書以去為詩十章賜之過山陽學取通鑑

諸書時修彚典成預修者以勞陞職劉瑾坐以破壊祖宗

成書妄増新例毁其書奪陞職惟李東陽淂免會寘鐇平

東陽屬楊一清作平定寕夏碑專頌太監功徳

十六年世宗初立議尊興王禮進士張璁献大禮議

嘉靖元年御史盧瓊請改前㝎郕戻王及孝宗寔録曲筆

不果詔南國子監及各提學官修𥙷殘缺經史文字断以

程朱為歸南京主事張璁復上大禮或問從璁議改正孔

庙祀典上親為申說以為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誅

削之義SKchar也不觀魯楽而身僣用天子之禮乎王者之名

非𠩄以尊孔子也𠡠脩武庙寔録

三年四月學士方獻夫上大禮論五月尚書席書進大禮

考議吏部貟外薛惠上為人後觧二篇為人後辯一篇逮

問十二月方獻夫復上纂大禮書二卷下禮部刊行

四年十月廵撫吴廷舉上致仕尚書邵寳所著簡端録學

史二書十二月刊布太祖御製洪範序及無𨓜伊訓御製

共三篇為一書題曰書經三要刊大禮集議成書頒示中

五年三月天台起復知縣潘淵進龍飛頌劾⿱⺾⿰𩵋禾蕙逥文體

内外六十四圖五百叚計一萬二千章上令録正文以進

五月刑部尚書趙鑑致仕御製詩寵其行六月命侍讀汪

佃徃福建較勘書籍御平臺賜輔臣詩御製世庙樂章更

定曲名八月頒御書十二字於輔臣曰法祖安民奉天行

道福善禍滛十一月御製敬一箴註范浚心箴程頥視聼

言動四箴頒天下學較編修孫承思𫯠命輯尚書善惡事

成詩六十首賜名鍳古韻語十二月侍郎張璁及詹事桂

蕚霍韜等五人再修議礼全書

六年二月上觀宋儒朱熹尤溪明倫堂銘製自淂述一篇

令講官纂呈經書通鑑及大學衍義有𨵿君徳政事者六

月刻大學衍義分大書細註𩔖為全書御製古詩及内閣

所和合刻冠以序文題曰翊學詩七月賜大學士楊一清

賈詠翟鸞侍郎張璁桂蕚各五經四書一部大禮全書成

改名明倫大典製序行之九月妖人李福達獄成頒谳詞

於天下曰欽明大獄録

七年二月命侍郎璁分献大明壇賜詩二章三月重較大

明會典御製序以行六月侍讀學士許讃上所著通鑑綱

目前編圖書管見太極圖綸㽞覧七月南吏部侍郎湛若

水進所撰聖學格物通一百卷㽞覧時新建伯王守仁講

學撰傳習録行世十月賜侍郎董紀等書傳及文獻通考

上製十六字箴示輔臣箴曰卓尔之見一貫之唯學聖君

子朂哉勿偽十一月親製𩔰陵碑文䛇両京礼工二部及

國子監修𥙷書籍十二月賜閣部勲戚經書性理大全

八年二月禱雨作自咎詩太僕丞陳雲章進𠩄著大學疑

中庸疑及夜思録坐悖亂經傳焚其書黜之三月僉事林

希元上荒政叢言四月察正謬悮印文刊布大明集礼上

親為之序大祀議成曰祀儀成典五月侍郎張璁献嘉禾

頌同安縣儒士李如玉纂集周礼㑹註十五卷上之奨諭

賜冠帯六月大學士桂蕚進輿地圖十有七留覧十月推

官蔡存逺進其父𥙊酒清所註昜經䝉引䛇許刊行十二

月禱雪雪應尚書方献夫等各獻靈雪賦頌及詩歌並褒

荅之

九年正月頒敬一箴于岳𪋤書院七月御製祈糓樂章八

月大學士桂蕚上所著授時考任人考二書聖母著女訓

成命合高皇后及文皇后女訓刊行中外仍命儒臣輯書

詩之有𨵿内政者撰為詩進呈而上為之序十一月御製

文庙祀典記十二月御製蜡樂詩祀歴代帝王畢令閣臣

講官講經書一章随作聞講詩

十年二月上親製天禘𥙊文

十一年正月大内東偏火製火警或問一篇示群臣以甘

露降御製欽天紀碑文三月出献皇帝所書荣恩堂賜大

學士孚敬立西苑社禝作西苑賦大學士孚敬等㳟和彚

曰詠和録七月群臣献白雀賦九月御製西苑無𨓜殿左

右碑文十一月醮嗣欽安殿道引官顧𪔂臣奏虗詞及青

詞稱㫖以星雷之變御製祝文䖍省

十一年加二祖徽號册文頗膚近重刊二十一史成侍郎

廖道南意阿大學士孚敬上景徳崇聖頌随有吏部汪鈜

䛕聼更甚

十二年正月白鹿進自河南廷臣献詩賦歌頌二月侍郎

湛若水進所輯古文小學郊社通典成係尚書夏言所輯

三月䛇止献瑞尚書鋐復上詩三章羙謙徳侍講道南献

聖主臨雍崇教頌五月召輔臣看花嘉樂舘賦君臣同逰

詩復逰西苑有作索和大雩礼成命歌雲門之曲部大臣

聶賢等請恩紀含春堂等書䛇給之

十三年三月岀御製𥙊祀記一百九十八道分貯閣部等

衙門五月御製紀逰同樂詩命諸臣各為奉制紀樂賦六

月大學士孚敬等淂詣恭黙室撰文華頌及詩以獻太康

縣儒士安希進十九史莭略焚之十一月郊御齋宫製大

報歌一章廷臣恭和

十四年正月示大臣元旦詩一章夏言献時玉賦十月南

尚書湛若火上𥙊告祖陵新頌十二章侍郎廖道南献九

廟禋頌

十五年正月上親視庙工自為記大臣李時夏言㳟和三

月謁諸陵製詩賦𥙊酒吕柟恭和五月謄累朝文集四書

五經性理大全聖學心法仍刋書史重修宋史十月尚書

若水上所著二礼經傳測罷不省編𩔗華SKchar語成

十六年二月帝製嘉善歌大臣皆㳟和八月礼部主事許

倫上九邉圖説十一月𨤲正文體

十七年六月宗祀興王於明堂上製明堂或問必以興王

SKchar宗入庙時五色雲見上作福瑞賦廷臣献慶雲賦頌

遼州同知李文察進𠩄著樂章及四聖圖觧諸書十一月

御製思親歌十二月籓府將軍献丹書

十八年正月諭詞臣考訂礼記檀弓等篇礼儀制度仍画

圖註釋並𥙊塟全儀編輯成書偹覧二月南廵製述懐詩

三月至承天居SKchar學士廖道南上南廵賦及瑞應頌上製

喜而自淂之詩復製樂章享上帝再製謁陵之歌駕𤼵承

天製思㤙賦復出道中所製詩歌令群臣㳟賀七月御製

大狩龍飛録十一月南尚書若水進治權論議安南用兵

上迂之

十九年三月前侍讀學士廖道南進文華大訓箴觧八月

郎掌太常事金斌仁上所撰各年増定儀註賜名太常

縂記十二月吏部尚書許讃進嬰童百問下礼部刋行

二十年承天太監呉惺乞修府志𠃔之四月進賢縣布衣

熊思㳟撰上敬一箴註觧許刋行七月掌錦衣衛右都督

陳寅進所編皇考聖母御製事跡及上龍飛礼儀㽞覧寅

潜邸扈從臣也十二月廖道南進箴頌九歌報聞

二十一年三月督工尚書顧璘上興都志下礼部删定七

月禱雨雨應賦感雨詩

二十二年大學士桂蕚子尚寳丞輿上廟圖及頌書不稱

㫖坐閑住四月録經書藏皇史𡷫

二十三年刋布皇考醫方選要

二十四年正月録列聖御製及聖學心法四書五經性理

大全二十一史成賚賜有差

二十五年保安縣歲貢生任畤進所撰道學𠫵倆貞明圖

訊治贖為民命工部製碑於小孤山下書献王紀勝詩仍

勅官建亭貯奉

二十九年七月鄭王厚烷上四箴十演連珠忤㫖十一月

武陽知縣王聨子以報復彂河南廵撫胡纉宗迎駕詩坐

纉宗詩語不敬削籍十二月閑住僉事林希元上改編大

學經傳定本四書昜經存疑逮訊焚其書裭冠𢃄

三十年十月御製承天府文庙碑文十二月御製賀雪吟

三十一年四月上親製預告祖宗及帝王先師奏歌一帖

太常寺習用

三十三年英國公張瑢献玄嶽神光圖

三十七年閠七月御製承天府元祐宫碑文

四十年十二月刊前朝胡濙所進衞生昜簡書布天下

四十一年七月命重録永楽大典九月方士劉𩔰進法書

㽞覧

四十二年四月命更纂修興都志八月萬壽節致仕大學

士吕夲献聖德同天萬年純佑頌嘉納之

四十四年九月交城王淂白兔於藐姑山撰頌以献

四十五年二月承天大志成

隆慶元年纂修世庙寔録䛇天下各提學官照欵察採𩔗

報以便成書盖前此進士未仕者任之時方選完故有特

諭時提學官復行學礼生生員為之殊少敬慎論者以為

率略非體

五年九月䛇毁陳廸所輯皇明通紀

六年神宗初立七月閣臣張居正以制誥加於臣子誇蔓

非体請嚴禁之如前朝止叙本身歴履功績不過百餘字

十一月閣臣居正進帝鑑圖說帝冲齡工書嘗大書賜居

正者五一元輔一良臣一爾惟塩梅一汝作舟楫一宅揆

保衡神庙在東宫申文定曾有祛SKchar鬼文流入禁中東宫

援筆改鬼字為魔字勑脩穆廟寔録

萬暦三年申𩛙史聀一議分𬋩責成一議史臣侍直比古

螭頭載筆之意一議纂輯本章一議紀録体例所貴詳録

不尚文詞㩀事直書羙𢙣自見一議開設局舘一議謄録

掌𬋩一議𥙷修註記上方十三甞洒宸翰與輔臣沈一貫

有曰責難陳善

六年十二月宗籓要例成書

七年正月更定時享祀文

八年十二月輔臣取累朝寳訓分𩔖編輯曰創業艱難曰

勵精圖治曰勤政曰敬天凡四十四目上聞以禆聖學

九年正月翰林官分畨入直應和文章輔臣作大閲欹頌

以献

十五年二月重修大明會典成

十七年七月大理評事雒于仁進酒色財氣四勿藥箴八

月修撰焦竑輯飬正圖説偹元子講習為内官所指乃已

二十二年科臣楊東明進飢民圖說

二十五年八月以順天中式文竒詭坐副主考調外

二十六年五月侍郎吕坤偶輯閨鑑圖誌而戚臣國泰冠

鄭貴妃序行之為科臣戴士衡所發附匿名SKchar危竑議于後

鄭知士衡為之䟽辯請立東宫以息羣惑

三十一年十二月有匿名書題曰續SKchar危竑議明指鄭氏

有代立東宫意索罪人急𧺫大獄

三十五年四月削籍顧憲成作𥧌語窹言譏執政大學士

李廷机著九邉屯政考寔

四十年十一月科臣張延登恭陳無黨之論以責偹東林

天啓元年新昌逸民全國威揭陳用兵十六秘法原任長

蘆運同丘雲肇上用兵十䇿定車𢧐設地雷立迭陣掘䧟

坑毒河水用火攻用机軍用䧟板設伏兵用夹攻

二年翰林待䛇献鳳鳥呈祥賦搃兵張可大上海防圗説考

三年七月御史李希孔請折三案邪議㝎神光両朝寔録

四年三月䛇進大學衍義𥙷戒奏䟽冗漫原任大學士沈

㴶孫如㳺奉命搜採各䖏誌傳奏䟽文集附朝覲官以進

 以偹纂修編輯

 五年四月科臣霍維華等專與東林作難插摹三案付史

 舘名曰三朝要典偽為宸翰弁之以行江西監生楊維休

 著有泰昌日録一書為魏黨所指九月魏黨偽作遼東傳

 謂熊廷弼擬以餙罪廷弼立决十月中書吴懐賢評賛楊

 漣二十四罪䟽稿復見之書札逮死摘詞臣陳子壮試録

 中有庸主失權英主攬权等語坐SKchar2訕及其父科臣熈昌

 並削奪刻宗籓限禄成書楊州知府劉鐸嘗題詩便面亦

 坐SKchar2訕逮訊至死工部尚書崔秀與魏逆監殿工詭造

 天鍳録㸃将録同志録一網諸良無失科臣楊𠩄修請録

三案中章奏梓行

六年九月原任副使曺學佺著有野史要畧坐誣妄削奪

崇禎元年脩熹廟寔録多異議

八年七月召廷臣試時政邊才論

十六年撫臣張國維彂姑蘓承天寺井淂宋教職鄭思肖

𠩄藏心史盖鉄錮在沉且三百餘年矣

十七年𪪺光初立十一月副都御史楊維垣与吏部衙门

請重頒三朝要典併叅劾當日䟽中之不與其黨者

隆武元年七月脩毅簡二宗寔録不果成

永暦中魯監國兵部尚書張煌言在臨门著李SKchar論及子

房報韩論以昭時夏

論曰國初寔録經三脩建文初弟一脩王景彰充總裁

 靖難後再脩總裁觧縉縉淂罪三脩係楊士奇總裁按

 士竒三脩皆預其意率多回護凡韓林児瓜渚之殂及

龍鳯渡江之命皆諱之無寔書又如御製集如庚午詔

書如奸黨録与寔録判然不同可知不同者出士竒手

 迄永楽時寔錄具載讓皇岀亡以致傳聞影响海内懐

 疑者且數百年其罪𬨨扵失身矣搃之係建文之年于

 洪武祀景㤗之事扵郕王醜正學之死减其危言隐代

 庙之崩不書引帛然則明以寔録教欺也自是萬昭徳

 之自引盡而迄無成書皦生光之承危議而託為借案毛

 文能之奉尚方声罪不合律熊廷弼之赴廷訊主讞不

 知兵紅丸之与梃擊真偽不侔統云要典楊閣部之与盧

 師墨縗一例論有偏優口舌之故積在氣運惜㢤而最可啇

 者孝文為三重之一不遵時制反古必烖明初正韻已成通韻

 𣸪脩胡語既屏六書無誤而天下詩歌尚沿沈約初韻唐一

 誤矣庸𠕂誤乎且寔不足存也當日劉三吾趙古則等胡不

 嚴請着刑官以畔韻列之律例使天下之元音帰于畫

 豈不盡善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