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30

卷二十九 義門讀書記 卷三十 卷三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三十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昌黎集賦詩
  感二鳥賦序光耀如此 注此下諸本有可以人而不如鳥乎一句按觀後云庶無羡于斯類則此句乃妄人謬贅也
  篇末注載歐陽文忠讀李習之幽懷賦一段 公自云庶無羡于斯類歐陽子豈讀之未終耶
  復志賦 公在汴當董公之衰暮遠猶深慮有所未入欲去之而耕野懼食其祿而與其難故為此賦以自訟也
  退將遁而窮居 此句是志
  孰與不食而髙翔 此句是復
  閔己賦 題注採晁無咎嘗取此賦云云按閔己不得聖人而師之何謂自傷不遇也晁氏於文義可謂滅裂别知賦索微言於亂志六句 此敘一時與楊徃復之樂 公處遷逐所以自樂者用此故非同儕任達者所能及也
  知來者之不可以數二句 懼仁而不能守所以惜陰而感歎于離羣也
  元和聖徳詩掉棄兵革私習簋簠 二句鎖上起下琴操十首 劉向别錄云君子因雅琴之適故從容以致思焉其道閉塞悲愁而作者名其曲曰操言遇灾害不失其操也十篇皆得不失其操本意
  龜山操 末句所謂公伯寮其如命何
  越裳操 孰荒于門二句言必内治而後外服亦所謂不泄邇不忘遠也
  拘幽操 篇末注引徐仲車凱風云云按仲車可謂善道文章體源
  殘形操 未得其首葢歎明王不作也
  謝自然詩 阮公詠懷云王子十五年遊衍伊洛濵朱顔茂春華辨慧懐淸真焉見浮邱公舉手謝時人輕蕩易恍惚飄颻棄其身飛飛鳴且翔揮翼且酸辛退之此篇葢從之出 唐書藝文志李堅東極真人傳一卷注果州謝自然 安溪先生云世固有仙道自韓子言之則皆鬼魅所為也信乎曰其入於鬼魅者多矣故首曰凝心感魑魅後曰木石生怪變狐狸騁妖患而中敘其昇舉之𠉀風寒幽晦則非休徴可知然韓子本意雖視仙道猶鬼道也故曰莫能盡性命安得更長延其記夢云安能從汝巢神山則直謂世無仙道但窟宅巖崖羣彼異物耳韓子之距邪也嚴故於仙佛皆以鳥獸號之若朱子感興二詩則探其本原之論也
  秋懷詩十一首第一首 悲哉秋之為氣也草木揺落而變衰發端祖此
  胡為浪自苦二句 反結放開
  第二首 墻草蟀蟋又得氣之偏者言物亦各適其時非必以草木之榮悴生感也
  第三首學堂日無事 此詩葢博士時作
  丈夫意有在二句 志士悲秋不同思女傷春我特以時易失而志難行耳豈歎老哉
  第四首 泬寥兮天髙而氣淸寂寥兮收潦而水淸是首所祖 原本前哲却句句直書即目所以為至淸曉巻書坐以下 不但去所憎霏開水澄尤秋之可喜也末又因不得手攬蛟龍觸動所懷此固丈夫之猛志奈何為一博士束縛也
  第五首 發端即虛喝下二句 悼前猛應攬蛟龍就新懦仍歸於閱史書
  第六首尚須勉其頑二句 仍不能終于幽屏與前首結句反對
  第七首我無汲汲志二句 正言若反
  低心逐時趨 承上塵埃慵伺𠉀文字浪馳騁言之苦勉秖能暫 應上章勉字
  一縱不可纜 應頑字
  豈必求贏餘二句 史書之味無窮朝請之求有限何必以人之營營易己之汲汲也
  第八首 君不知兮可奈何蓄怨兮積思心煩憺兮忘食事願一見兮道余意君之心兮與余異詩意似本於此 我之所以誦詩讀書者豈惟空言無施之為哉學古之文期於行古之道日月逾邁事業之有無不可知前日變衰者今已揺落矣安得不後顧無窮愴然興懷也
  第九首 白露旣下百草兮奄離披此梧楸王逸謂以茂美樹興於仁賢早遇霜露故此篇復獨以梧桐起興也 下半篇亦從仰明月而太息兮步列星而極明意變化而出
  望舒霣其團 卿士惟月此篇必有所指
  靑𡨋無依倚二句 豈不髙明或以孤立難安亦公自比也 驚心動魄之句
  憂愁費晷景末 言君自憂愁日月自飛行不顧晷景空費迷復轉賒望舒司御從此果為君駐鞍安驅乎第十首 此又自堅其志不欲有所依倚也
  第十一首 菊有黃華則九秋矣故秋懐以是終也西風蟄龍蛇二句 蟄龍蛇或自謂一云即賦衆木之凋其枝幹如龍蛇之蟄也乃倒裝句法
  由來命分爾二句 歸之於命言盛衰不足道及時進徳修業則有死而不亡者存矣
  赴江陵途中寄贈三學士早知大理官二句 注東漢楊賜云云按此太遠太大不獨漢儒謬于經意
  峨冠進鴻疇 謂鴻範九疇
  重雲李觀疾贈之 安溪云此詩言生憂世之志雖可貴而非軄所當今日貧賤如此茍富貴當何如乎有以獨樂而知天命則不以嵗寒改柯易葉如髙飛之鳯凰覧徳暉而來下也
  江漢答孟郊 發端叠下四喻極繾綣之致詩亦突過黃初
  此日足可惜贈張籍捨酒去相語 注去方作須按須字是所以飲酒不樂者乃亟待張之至也去字真無理爾詩卬須我友
  有根易為長 少有所知便是根也
  兒童畏雷電二句 韓蘇詩病
  竊喜復竊笑 二竊字暗與衆夫指笑對照
  驚波暗合沓四句 非履涉江湖不知其真
  臨泉窺鬪龍 只此句用一故實趂韵非當時情理閉門讀書史二句 驚魂初復不覺及秋二語神助晨坐達五更 謂自五更起坐達晨也本老杜午時起坐自天明來
  百嵗如風狂 結歸此日可惜
  醉後人生如此少二句 正言若反
  醉贈張秘書軒鶴避雞羣 避當作辟言軒鶴一至雞羣辟易也猶孟子行辟人之辟與上驚俗語意相類也所以欲得酒八句 穿作一事
  長安衆富兒六句 此耳不聞志也
  不解文字飲 詩瓠葉君子有酒箋云此君子謂庶人之有賢行者也其農功畢乃為酒漿以合朋友習禮講道藝也公詩文字飲本此
  險語破鬼膽四句 對上文字 三君之為文上旣言之此四語乃終及余各能文之意筆勢錯綜不見其誇然於公實不愧也
  吾徒幸無事二句 對上飲字
  送靈師 得母太冗
  耕桑日失𨽻二句 耕桑頂齊民來朝署頂髙士來瞿唐五六月冒涉道轉延 此段見不獨有才調且兼膽勇
  乘寒恣窺緣 嶺外山川惟天寒乃可經尋
  縣齋有懷 發端兩連領起全篇為綱
  事業窺臯稷二句 此二語於公不為夸但意盡於詞無餘味爾
  身將老寂寞二句 已為結處伏脈
  風雨靈臺夜 謂調四門博士也後漢書注第五頡洛陽無主人鄉里無田宅客止靈臺中或十日不炊然公詩似非用此
  雖陪彤庭臣 謂除監察御史
  惟思滌瑕垢末 事業文章竒偉之實嫌小人儒而不為者也蹉跎摧折悲咤之由今將不得為大人之事行以學稼終所謂悼本志之變化者也後半故謬其詞公豈有樂乎此哉
  合江亭 舊刻五百家注韓集獨此詩三處有箋云疑舊有之注家削去宇文炫又增其制句而私前後二處為已有絶可笑
  維昔經營初二句 箋云故相齊映所作
  老郎來何暮二句 箋云宇文炫又增其制
  中丞黜凶邪四句 箋云前刺史元澄無政亷使楊中丞奏黜之朝廷遂用鄒君
  陪杜侍御遊湘西兩寺獨宿有題一首因獻楊常侍長沙千里平 考異附載云洽嘗至長沙登嶽麓寺見相識云千當作十葢後人誤增□也州城方十里坦然而平湘西嶽麓寺乃獨髙處下視城中故云長沙十里平勝地猶在險寺中道鄉亭觀之信然此朱先生及方氏所未及漫誌以偹考訂
  深林髙玲瓏二句 斗起
  幸逢車馬歸 入獨宿
  静思屈原沈八句 此四連係之夢魔便可味
  珥貂藩維重 楊常侍
  岳陽樓别竇司直 注劉禹錫有和篇按劉詩見外集炎風日搜攪 只賦其大便是死句借風形容因為比興
  朝過宜春口 宜春口未詳注以宜春郡當之謬甚餘瀾怒不已 歸到風上
  飛廉戢其威二句 此連是詩中轉闗生出下半江豚時出戲 風之餘
  憐我竄逐歸 伏後追思南渡一段 此下皆賦淸宴之意
  此禍最無妄 不説人以無罪
  姦猜畏彈射一連 退之出官頗猜劉栁泄其情于韋王乃此詩即以示劉令其屬和母乃强直而疎淺乎或者竇庠語次深明劉桞之不然勸其因倡和以兩釋疑猜而劉亦忍詬以自明也
  嚴程廹風帆 闗合
  送文暢師北遊 未免以好用險韵減其自然之美酒塲舞閨妺六句 數語甚鄙恐反為聰明識道理者所笑也
  答張徹 以强韵為工
  肝膽一古劍一連 二句一鎖
  碧流滴瓏玲 甘泉賦和氏瓏玲
  薦士中間數鮑謝 謝自謂康樂若元暉則齊人矣衆作等蟬噪 蟬噪對三百篇言之也
  有窮者孟郊 窮字貫注後半
  行身踐規矩二連 古來才子或多文而薄於行不可薦之天子若郊之方正誠篤如此二公又何所疑難不亟進言於上也
  五十幾何耄 此句貫注不汲汲而後時悔懊一連悠悠我之思四句 若必待已得者而後進郊則恐後時矣故以此責望二公亦詩人忠厚之至也
  鶴翎不天生二句 謂東野之待薦
  通波非難圖 謂二公
  尺地易可漕 地疑作池此句自謂
  喜侯喜至贈張籍張徹常思得遊處 直貫注結句水鏡涵石劍 此謂山水清峭可喜
  人生但如此二句 收得不費力虛含有味
  古風 平準書楊可告緡杜周治之於是商賈中家以上大率破民偷甘食好衣不事畜藏之産業托之方鎮以覺在上者也幸時不用兵葢以兵方自此不解正言若反也
  駑驥 此詩太直
  汴州亂二首 前傷無伯後傷無王
  山石 直書即目無意求工而文自至一變謝家模範之迹如畵家之有荆闗也
  淸月出嶺光入扉 從晦中轉到明
  出入髙下窮烟霏 窮烟霏三字是山中平明真景從明中仍帶晦 都是雨後興象又即發端犖确黃昬二句中所包縕也
  當流赤足蹋澗石二句 顧雨足
  鳴雁違憂懐惠性匪他二句 注惠一作息按息字長二語促在一處忠厚明快兩得其妙
  雉帶箭紅翎白鏃隨傾斜 帶字醒
  桃源圖神仙有無何眇芒 眇芒言其細已甚也若作渺茫與荒唐重複
  架巖鑿谷開宫室以下 事旣流傳已熟又所賦者圖不須更著此鋪叙此詩在韓子非得意者
  世俗寜知偽與真二句 中極鋪張則似有似真矣章法葢未甚宻 武陵人三字并太守皆收在内
  贈侯喜一名始得紅顔衰 注採續仙傳藍采和云云按此人在韓公後百年何得引注公詩
  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未免捶楚塵埃間 隋文帝以所在屬官不敬憚其上開皇十七年三月壬辰詔諸司論屬官罪有律輕情重者聴於律外斟酌決杖於是上下相驅迭行捶楚唐葢沿隋俗也
  謁衡嶽廟遂宿嶽寺題門樓我來正逄秋雨節 頂上雲霧
  豈非正直能感通 正直謂嶽神左傳神聰明正直而壹者也注引詩者誤
  紫葢連延接天柱 頂上絶頂
  松柏一逕趍靈宫 頂上窮字
  星月掩暎雲朣朧 顧陰晦
  杲杲寒日生於東 反照陰氣
  永貞行一朝奪印付私黨 叔文欲奪中人兵柄還之天子此事未可因其人而厚非之下文九錫天位等語直欲坐之以反公於是乎失大人長者之度矣
  董賢三公誰復惜四句 二連過矣有傷詩教
  具書目見非妄徴二句 具書目見亦有君來路吾歸路之意非長者言也 末句言將來朝士咸宜以數子旣徃之事懲躁進也
  李有花贈張十一署君知此處花何似 挿入張復作體物語勢有斷續語有闗鍵
  力擕一尊獨就醉 注獨或作共非是按寒食日出遊篇云李花初發君始病
  杏花 此篇真怨而不怒矣
  若在京國情何窮 應曲江滿園不可到
  明年更發應更好 安知明年不仍在江陵京國真不可到矣落句正悲之至也 即從飄泊二字生下凄絶語出以平淡
  感春四首 四愁十八拍之間而筆力逾健
  第二首不到聖處寜非癡 此聖字用徐邈中聖人之語注謂傷其違聖之達節者非
  寒食日出遊曷不薦賢陛下聖 句法竒健
  有月莫愁當火令 注東坡嘗為李公擇書此詩作燈火冷考異以坡讀為誤按燈火冷亦禁火之意兩本字不同坡固未誤讀也
  憶昨行和張十一從此直至耉與鮐 反對數日劉生詩徃取將相酬恩讎 雖因其人而言之然公之生平於恩讎二字耿耿不忘亦心病之形於聲詩者也魯頌所以尚乎克廣德心也哉
  遊靑龍寺贈崔大補闕 炎官張傘金烏啄卵宋人學竒者多矣不能到得後半情味則徒餘惡靣目也躑躅成山開不算 不算即無數之意
  惻耳酸膓難濯澣 亭林云是用詩如匪澣衣
  須知節𠉀即風寒二句 安溪謂韓子七言古詩此篇第一尤佳處則在此二句真能隨遇而安也
  贈崔立之評事有似黃金擲虛牝 文選注大戴禮邱陵為牡谿谷為牝
  枚臯即召窮且忍 獨以枚臯比崔為其敏捷也送區宏南歸 温柔敦厚聲如厥志 愔愔藹藹所謂伯牙之琴絃乎 氣味出于平子思元賦 中邊皆甜穆昔南征軍不歸六句 與送廖道士序同意
  觀以彜訓或從違 伏後業字
  落以斧引以纆徽 注引張文潜云云按漢鐃歌上邪篇云山無陵江水為竭又汝南童謡云飯我豆食羮芋魁其句脈皆上三字畧斷韓子必有本也
  雖有不逮驅騑騑 伏後勤字
  服役不辱言不譏 伏後苦字
  雖不勅還情庶幾 三百篇語妙
  行行正直慎脂韋 伏下志字 王道正直即上彝訓歸宿也
  陸渾山火 劉石齡云易說卦離為火其於人也為大腹故以頽胸垤腹儗諸形容又形幢紫纛日轂霞車虹靷豹鞬電光頳目等字亦從為日為電為甲胄為兵戈句化出造語必有依據也
  新竹 小詩自佳
  日日成淸閟 淸閟閣本此
  黃苞猶揜翠 筍添
  落齒 儗止酒詩
  和虞部盧四酬翰林錢七赤藤杖歌幾重包裹自題署二句 似與途經百國二句微碍
  送侯參謀赴河中幕乖離坐難憑 學省官亦是分司乖離獨指繼之去耳
  東都遇春謀謨收禹績 注左茫茫禹跡畫為九州作績恐非按商頌天命多辟設都於禹之績嵗事來辟勿予禍適稼穡匪懈公詩用此爾鄭箋謂時楚不修諸侯之職此所用告曉楚之義也禹平水土弼成五服而諸侯之國定是以云然
  感春五首第五首將衰正盛須頻來 將衰正盛名理亦筆語俱妙
  燕河南府秀才 得體
  此都自周公四句 安得此才
  陰風攪短日二句 曲折頓挫
  送湖南李正字歸 字字妙
  招揚之罘一首柏生兩石間十二句 此即董子常玉不瑑不成文章君子不學不成其德指趣
  囂譁所不及二句 不應計出柏馬之下或者思山中閒曠爾復以此解而招之其用心也苦矣
  寄盧仝猶上虛空跨綠駬 注引郭璞注穆天子傳云云按馬亦有黃耳事
  更遣長鬚致雙鯉 以致書反應下狀
  送無本師歸范陽勉率吐歌詩二句 結語恰好便有味
  石鼔歌辭嚴義宻讀難曉 文章只一句㸃過專論字體得之
  年深豈免有缺畫二句 橫挿此二句勢不直
  陋儒編詩不收入四句 此劉彦和所謂夸飾然在此題詩反成病累
  聖恩若許留太學 元人縁公此詩乃置石鼓於太學然公之在唐嘗為祭酒竟不暇自實斯言何獨切責于中朝大官哉
  羲之俗書趂姿媚 對籀文言之乃俗書耳麈史之云愚且妄矣
  雙鳥詩 柳説迂鑿葛説近之三千謂夏秋冬三時也紛紛致疑總不曉詞人夸飾之體耳
  聴頴師彈琴 按李賀亦有聴頴師琴歌中云笠僧前立當吾門梵宫真相眉棱尊頴師葢僧也 題注載六一居士以為此秖是琵琶云云按必非歐公語 又吳僧義海并洪慶善云云按義海之云固為膚受洪氏所載則此數聲者凡琴工皆能昌黎何至聞所不聞哉失勢一落千丈强與厯聲尤不肖真妄論也已卯十一月留淸苑行臺聴李世得彈琴出此詩共評記所得於世得者如此 余不知琴請世得為余作此數聲求以詩意乃深信或者之妄唐賢詩不易讀也 後又與世得讀馮定遠贈單曾傳詩有他人一半是筝聲之句世得云此老亦不知琴法從册子得此語耳琴中固偹有筝琶之聲但不流宕非古樂真可臥也并記之
  贈張籍吾老著讀書 東方朔客難著於竹帛唇腐齒落服膺而不失此著字所本也
  我身蹈邱軻二句 安溪云蹈道何以便須早綰爵位此等與病中贈張籍末數行皆可謂直而無禮也盧郎中雲夫寄示送盤谷子詩兩章歌以和之 題注載東坡謂此詩不減子美按此詩頗近太白
  病中贈張十八中虛得暴下 以此為發端自是累句扶几導之言以下 此篇波瀾起伏分明從管公明與諸葛景春徃復變化來但不師其辭耳
  傾罇與斟酌四句 夾此乃頓挫
  東流水淙淙 應派别失大江
  雜詩 體源太白要自有公之胸次介甫多學此也寄崔二十六立之 詩騷之裔
  西城員外丞 員外置之丞立之雖為藍田丞西城則非謂藍田也注誤
  不將勢力隨 暗伏巢中鷇
  迴首卿相位二句 反呼不脫吏部選
  童稚見稱説十句 波瀾頓挫處
  由來人間事那用分高卑 九辯願自徃而徑遊兮路壅絶而不通欲循途而平驅兮又未知其所從然中路而迷惑兮自壓鞍而學誦性愚陋以褊淺兮信未達乎從容篇中意本於此而碩大寛平過之
  憐我還好古 好古二字文書傳道之源
  又論諸毛功 蜀志張裕傳諸毛遶涿居
  巧能喻其誠 正與鯨以興君身八句相對
  朋交日凋謝一連 此二句即為幾輩先騰馳起本文字銳氣在二句 迴顧戰藝其下二句即為後贈𧣴以益其誠引脈亦且含思其盛見其衰意
  我雖未耋老以下 數句皆從盛衰意生出
  燕席謝不詣四句 極自狀其衰却又已為傳道起本且吾聞之師以下 此則擺掉而出於盛衰之外觀名以計則向之逐利者固未必利何摧戚之有哉從吾所好而已
  觀名計之利 荘子盜跖篇子張問於滿茍得曰觀之名計之利而義真是也
  不辨薋菉葹 薋菉惡草自謂歡華之徒也
  鯨以興君身以下 數句將前半命與道意收攝照應不遺結句只從酒𧣴直収使人不能尋其起伏之迹月蝕詩效玉川子作 題注引陳齊之云云按盧詩過於流宕但亦有刪節太多近於暗者
  完完上天東 注古書完多誤作皃此又轉冩為貌耳按黃庭經孔子廟堂碑完皆為皃 此下體貌蝕字似應稍存盧語一二連
  堯呼大水浸十日以下 日月二字較盧詩脱卸淸丁寜附耳莫漏洩 附耳星名
  此外内外官以下 此處極裁翦省净但列經星不及五緯者五緯非月所行也
  盡釋衆罪以蛙磔死 注方以為譏宦官而考異謂方説恐亦未必然按方説未為不然是年吐突承璀討成德無功而還憲宗不加誅竄此詩葢嫉宦官之蔽明耳孟生詩應對多差參 注引藝苑雌黃云古詩押韵或有語顛倒而理無害者按山谷謂後人讀書少謂韓杜自作此語者善論也雌黃之説非
  符讀書城南人之能為人二句 詩書乃文章根本人之所以不䧟於不義者莫不由之也
  一為馬前卒六句 非過卑也子之才質旣不髙而為學亦有序姑先以情之最切近者為之勸誡使其子先講求經訓根源則所知日以明道之逺者大者庶不至有凌節苦難之患耳唐人尤重門第能保其祿位守其祭祀則立身行道揚名後世基之矣
  潭潭府中居 漢書陳勝傳沉沉者沉音長含反與潭潭義同宫室深𮟏貌也
  金璧雖重寶四句 此即暗用黃金滿籝不如一經之意
  不見公與相二句 注閣本作不見公與汝幸免自犁鉏考異謂其謬按閣本語自佳但與上不繫父母之義不屬
  文章豈不貴八句 唐人重進士而薄明經所學者詩賦文章獨韓氏為此學爾曰通古今則讀書并該史學及當代六典開元禮之屬行身一連已畧及躬行矣人不通古今二句 應人之能為人腹旣空虛則所有者襟裾而已
  行身䧟不義二句 身不䧟於不義身不離於令名皆孝經語
  豈不旦夕念 下文恩字
  為爾惜居諸 下文義字
  作詩勸躊躇 躊躇不前也應前詩書勤乃有
  病鴟 朱公叔與劉伯宗絶交作詩曰北山有鴟不潔其翼飛不定向寑不定息饑則木攬飽則泥伏饕餮貪汙臭腐是食填膓滿嗉嗜慾無極長鳴呼鳯謂鳯無德鳯之所趣與子異域永從此决各自努力公此詩所刺則又加以負恩反覆者也
  讀皇甫湜公安園池詩書其後春秋書王法二句 安溪先生取二句為讀春秋法先生云春秋如書弑君者有稱國稱人者矣而不虞亂臣賊子之逭於討葢柄國權奸必不以實赴告而有所委罪春秋欲書其實則非仍舊闕疑之義欲從赴告則其漏大惡也深矣故寜不誅其身而存其法如今律嚴殺人未得真犯而立虛案猶足令抵扞者終身亡魄也此類是春秋大義忽自韓公發之殷員外及啖氏三家豈得以其專門驕公哉又按孔叢載孔子之言曰古之聴訟者惡其意不惡其人所謂不誅其人身者似本此意如先生説則與下二句尤貫穿爾
  不自閑汙穢豈有臧 不自閑其閑窮年枉智思掎摭糞壤間糞壤多汙穢豈有臧不臧按增八字出麈史謝説是
  瀧吏 最古 自訟兼望後命亦得體
  譬官居京邑三句 東吳語無謂當如注中或作潮州底處所六句 頓挫處
  贈别元十八協律六首 頗有陳思老杜之風 六詩勝處在多發天然自流肺腑有意於竒者轉無其工耳何氏之從學四句 驚心動魄少年當日誦以自儆四句乃思其向晚之由或縁此也
  子兮獨如何四句 上二語言協律初非過于蹇蹇下二語言協律亦非深于閉匿
  别趙子心平而行髙二句 兼此者我思其人
  早赴街西行香贈盧李二中舍人 次連似柳惲何遜語
  晚寄張十八助教周郎博士 擘絮磨鎌皆田野事也奉酬盧給事雲夫四兄曲江荷花行見寄并呈上錢七兄閣老張十八助教 風韵佳
  走馬來看立不正 與婆娑反
  示兒詩以示兒曹二句 注載考異云云按峩冠講唐虞考評道精粗則猶行道憂世之為也姑以其外焉者誘進小兒曹耳
  和李相公攝事南郊覧物興懷呈一二知舊惟彼顛瞑者二句 上即其所明而進之下乃窺其所短而諷之也
  勿憚吐捉勤二句 宰相能為人主得人斯可以對越上帝暗收攝事南郊意極深厚
  和裴僕射相公假山十一韵 晉㑹稽王道子嬖人趙牙為道子開東第築山穿池功用鉅萬孝武帝常幸其第謂道子曰府内有山甚善然修飾太過帝去道子謂牙曰上知山是人力所為爾必死矣道子帝弟相王當時築一假山尚以為異事至齊而武陵王自怨貧薄名後堂山曰首陽山池由此遂盛國用人力盡費于園囿自唐至今視為常事矣雖賢如裴韓賦詩相誇曾不致疑也
  傅氏築已卑二句 傅巖磻溪之時其功徳尚未昭宣此裴公山池所以尤當其盛也儭語仍不失分寸送諸葛覺徃隨州讀書 諸葛覺貫休集中作珏其懐珏詩有出山因覔孟踏雪去尋韓注云遇孟郊韓愈於洛下又注云諸葛曾為僧名 然公詩葢送其人也厚齋云李泌父承休聚書二萬餘卷誡子孫不許出門有求讀者别院SKchar饌見鄴侯家傳多書有自來矣新若手未觸 倒𧚌不再讀意
  城南聯句碎纈紅滿杏 注中方引唐小説及小杜李賀詩皆出公後與同時不足据
  鬬雞聯句髙行若矜豪 頂上昂字
  側睨如伺殆 頂上竦字
  精光目相射 欲鬭之神
  磔毛各噤㾕四句 是兩雞空鬭未相搏時俗所謂打掽脚掽音如唪
  裂血失鳴聲二句 頂冠來
  隨旋誠巧紿 巧紿是俗所謂游鬬
  毒手飽李陽二句 頂距來
  惻心我以仁四句 韓孟徒一面
  知雄欣動顔二句 鬭雞主一面
  爭觀雲填道二句 豪甚 衆人在塲一面
  事爪深難解 頂距來 漢書注李竒云東方人以物挿地中為事
  頭埀碎丹砂二句 負一靣 碎丹砂頂冠來
  連軒尚賈餘二句 勝一靣
  秋雨聯句氛醨稍疎映四句 餘勇
  吾人猶在陳 此葢用莊子子桑事 安溪云東野雖有㨗疾響報之材終不如退之愈出不窘也
  逺遊聯句村飲泊好木 飲或作館按飲字勝蒙上宿江岸來亦不必引幽居詩為据
  題楚昭王廟 近體即非公得意處要之自是雅音昭王欲用孔子而為子西所沮公之托意或在於此歟答張十一功曹 題注唐本有張署寄公詩按不載張詩并失古人編次之體 五六旣不如屈子之狷懟結仍借答詩以見其憔悴可謂怨而不亂矣
  湘中酬張十一功曹 此召還志喜也
  喜雪獻裴尚書氣嚴當酒換 換字絶妙畧停杯冷已不禁也
  春雪 發端深妙非春雪不稱
  城險疑懸布一聯 語頗工然不必春雪也
  夜色自相饒 夜旦二字相對作闗鎖色字仍與看字呼應
  水芙蓉 第二以水破木似太拘於法
  梁國惠康公主挽歌第一首龍轜非厭翟 詩小序王姬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鄭箋謂車乘厭翟勒靣繢總
  第二首 觀三四公主似以乳子死
  詠雪贈張籍 開寶近體初不以多為貴觀此益信奉酬振武胡十二丈大夫 証本儒生故有落句奉和庫部盧四兄曹長元日朝迴玉珮聲來雉尾髙注唐制人君舉動必以扇雉尾障扇四云云按今呼掌扇者障之訛也
  戎服上趨承北極 按唐書禮樂志元正朝賀上公一人詣西階席脱舄解劔升當御座前北靣跪賀乃降階詣席佩劔納舄復位非戎服也豈艱難以後遂與開元禮殊制乎然則結句乃言當以太平未復為嘆若一身之向老何足計也
  寒食直歸遇雨 唯内直者知此詩之悲然第四亦非有所望也
  送李六協律歸荆南 淡而有味
  栁花還漠漠二句 承羈遊來
  題百葉桃花 張裕江南雜題亦有紅鮮百葉桃之句首句晚字即呼起下連 第二愈淡愈艶透出晚更
  
  戲題牡丹 結句非牡丹不稱飛卿希逸近來成懶病不能容易向春風巧於偷意者也
  雙燕無機還拂掠二句 襯出結句
  奉和虢州劉給事使君三堂新題二十一詠西山 下二句的的是虢州詩
  稻畦 是園亭中稻畦
  梯橋 菡蓞似指蓮華峯
  晚雨 首句當如蜀本第二句亦不諧也
  把酒 他人未嘗不閒公意中自無對爾
  送李尚書赴襄陽八韵 後半與改命付忠良一破無照應
  和席八十二韵餘事作詩人 班固賔戲著作者前烈之餘事也
  太安池 太安池是郭瞹家羊士諤有詩注誤
  遊太平公主山莊 末句透占字
  廣宣上人頻見過 窮年擾擾竟未立功立事稍偷閒暇又費之一談一詠能不増葉落長年之悲乎此詩即公所謂聰明日減於前時道徳有負於初心者結句妙借廣宣㸃出更不説盡 宣既為僧亦有本分當行之事奈何持末藝與朝士徴逐不懼春秋迅速耶言外亦以警覺之也
  和侯協律詠笋 諷刺苦於太露亦不自然
  次潼闗上都統相公 題注都統謂韓宏也按暫辭堂印句則都統即謂晉公李商隱詩亦云腰懸相印作都統
  晉公破賊囘重拜台司以詩示幕中賔客愈奉和 後四句只直敘幕中賔客即至公三字便已帶轉晉公相業上下俱有闗鎖筆力最髙
  送鄭尚書赴南海 爰居去年榖和熟得天時也蚌蛤迴商貨流通得地利也
  答道士寄樹雞 末句注引龍城志云云按公詩當据古詩不可引龍城錄
  左遷至藍闗示侄孫湘 安溪云妙在許大題目而以除弊事三字了却 結句即是不肯自毁其道以從於邪之意非怨懟亦非悲傷也
  韶州留别張端公使君 起句再字與末句淹留反對久欽江摠文才妙二句 南史劉之遴嘗酬摠詩深相欽挹臺城䧟避難㑹稽摠舅蕭勃據廣州自㑹稽徃依焉流寓嶺南積嵗陳天嘉四年以中書侍郎徴還此句乃斷章用嶺外事與第七奏課徴拜呼應虞仲翔徙交州不返自危幾類此也
  清歌緩送欵行人 注欵諸本作感按作感便與緩字無情
  量移袁州張韶州端公以詩相賀因酬之 安溪云末句取諸離騷所謂跪敷衽以敶辭者有𫎇難正志氣象遊西林寺題蕭二兄郎中舊室 蕭存頴士之子為金部員外終檢校倉部郎中生三子皆無祿早世文公少時嘗受金部知賞及自袁州入為國子祭酒途經江州因遊廬山過金部山居訪知諸子凋謝惟二女在因賦詩云云留百縑以拯之見因話錄
  自袁州還京行次安陸先寄隨州周員外 第四句謂雲夢也
  酒中留上襄陽李相公 第六句用前有墮珥後有遺簮之意依注作墜為是
  賀張十八秘書得裴司空馬毛色桃花眼鏡明 毛色當從英華作衫色唐人馬詩用衫色者非一
  旦夕公歸伸拜謝二句 賢者不得志而至於從戎則時可知矣元勛大老亦不可以久棄於外也因一馬之微而惓惓於否之還泰公之意於是逺矣
  奉和兵部張侍郎酬鄆州馬尚書祗召途中見寄開緘之日馬帥已再領鄆州之作 名貴
  仍遷少昊司 魯地為少皥之墟此句既切秋官仍雙闗鄆師
  和水部張員外宣政衙賜百官櫻桃詩 前四句鄭重正蓄無所報三字之勢 結句收出宣政衙非趁韵穆宗昬荒不復可以有為公雖立朝徒俯仰黙歎而已曰自知無所報者正傷欲報而無路也公寄崔立之詩無能食國惠豈異哀癃罷其即慚汗二字注脚乎送桂州嚴大夫飛鸞不假驂 注假或作暇按暇字佳假字與勝仙不相應
  奉和僕射裴相公感恩言志 次連是感恩故有味














  義門讀書記卷三十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