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34

卷三十三 義門讀書記 卷三十四 卷三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三十四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昌黎集外集
  明水賦 題注公貞元八年登第云云按今文苑英華尚存賈稜陳羽歐陽詹李觀馮宿劉遵古六人詩 觀同時栁白集中所載及前後塲屋諸賦乃見韓公此作格超韵穏亦冠絶當代也
  旣齊芳於酒醴 周禮注明水以為𤣥酒疏云鬱鬯五齊以明水配三酒以𢆯酒配𢆯酒井水也𢆯酒與明水别而云明水以為𢆯酒者對則異㪚文通謂之𢆯酒是以禮運云𢆯酒在堂亦謂明水為𢆯酒也
  如得其宜 宜𫟍本作情此正與前主忠敬意相應豈不以徳恊于坎氣應則通 二韵促之使𦂳公文必有隨手之變也宋賦必一韵十二句則拙矣 形藏之藏苑作昭得之
  足以驗聖賢之無黨末 不着迹
  海水 詩意謂其才未足以勝大任則當退而求志以待其成也注謬
  海水非愛廣末 此下言與身世兩相棄者不同請遷𢆯宗廟議 謹潔似經
  尚書咸有一徳可以觀徳 注十六字舊史闕按此十六字乃祖功宗徳不在其數之據何可闕也
  祖功宗徳不在其數 劉歆議只以二語括之為高祖太宗起本
  上賈滑州書 雅潔古節
  昭融古之典義保任皇極 猶有塗塈經典之迹上考功崔虞部書 前半嫌於自暴而訐人者故正集無之
  是知其文之或可四句 上人之莫可者非今之人也下人之或可者志古之人也
  又歎執事所守異於人 與下愚之所守對
  人廢耳任目故有所退 廢耳任目而時所尚者華則所進者必華而所退必實也 兩故字即上異字意華實不兼 注不疑當作必按不兼即下所云實與華違也若作必字則公已不在三人之列矣
  然愚之所守竟非偶然故不可變 以下言其人寜為莫可者其所志有在不容變而為時之所可也
  夫古之人四十而仕而又之死不倦 日以進夫今之人務利而遺道而役役於持權者之門 日以退
  行之以不息六句 終上所守之不可以變
  其信然否也 應前疑字
  斯文未䘮四句 惟乖於時乃與天通此公生平所自信知命不惑者也 終上信字
  必有以見知爾 應知其人知其文兩知字
  與少室李拾遺 清挺勁直不同常玩
  小大之事皆出宰相樂善言如不得聞 觀太平之運者在此三語
  必望審察而逺思之 審察收加秩逺思收善類答劉秀才論史書 史書記人善惡傳信於萬世若褒貶失當後人猶可駁而正之茍記録失實輕據傳聞撰立事跡甚則牽顧他人之諱忌恣慿已意之愛憎不公不直為阿為誣使來世𫎇其欺誑永無别白其取怒于鬼神不亦宜哉至於易代之後人跡久陳每見修撰之家猶多瞻狥不免私曲然則為實録者何得容易也退之一作平淮西碑不詳李愬之功果致發憤於正夫其不肯作史豈非明哲之論乎
  在據事跡實録二句 本揚子雲
  然此尚非淺陋偷惰者所能就 伏後
  僕年志已就衰退行且謀引去 此段應非淺陋偷惰者所能就
  且傳聞之不同令傳萬世乎 此段又見實録之難此是主意誠不可以率爾為也
  若無鬼神二句 收住當畏懼
  與大顛書 題注其後書吏部侍郎潮州刺史則非也云云按即此亦可證其偽矣要之公與大顛始末盡於孟尚書書中數語何必為緇流所欺取此謬妄之迹歟考異云皆非可與實事而求是者也云云按必欲反
  復文致三書為出於韓亦可以見朱子用心之隘而私矣使其無他亦可謂絶不知文識見凡下徒貽後人之笑耳 久聞道徳尚是未見顛時語
  切思見顔 成何文理朱子乃謂决為公文非他人所能作乎
  送汴州監軍俱文珍序屯兵十萬舟車所同 數筆有班馬風力
  送浮屠令縱西游序於是乎吾忘令縱之為釋氏子也收異同
  不知其不可也 應可與
  河南府同官記 筆無㸃塵
  盧公去河南為右補闕自工部尚書至吏部尚書上一層只㸃明得河南同時得五將相此層又將中間轉遷敘清畧一裁翦不令板直
  我公愿潔而沈宻二句 世得云愿潔沈宻以沈潜言開亮卓偉以高明言愿潔言其行沈宻言其識開亮言其識卓偉言其行
  登槐賛元二句 均後以宰相出藩此特伏案非䛕佞語
  有若將同其後二句 結住 一倒轉便不凡
  除崔羣戸部侍郎制 朱子語録退之除崔羣侍郎制最好
  於今雖重 當作於今為盛為惟音訛又訛作雖潮州請置鄉校牒 體格氣味純乎西漢 質雅中意味深長此真充於中溢乎外而不自知者
  不如以徳禮為先而輔以政刑也 政刑不可廢但不可獨任耳此句變得好
  夫欲用徳禮未有不由學校師弟子者 論本董子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古注必有忠信一讀如邱者焉不如一讀邱之好學也一讀言我不如此人方願學之也
  刺史縣令不躬為之師 所謂三王四代惟其師順宗實録第一景申上即位太極殿册曰無沗我高祖太宗之休命 凡册文詔書但削去繁縟即簡質近古脩唐書者不知此法本紀中至一字不存宋景文列傳遇章疏輒竄易以就竒澁皆與公背馳者也宋元諸史畧無翦裁亦其失維均
  登伉皆上在東宫時侍讀以師傅恩拜 書以師傅恩所以别於伾文之黨也
  實録第二貞元末五坊小兒張捕鳥雀於閭里 南部新書聖厯二年勅雕鶻鷹鷂狗為五坊二十四年各置使
  追故相忠州刺史陸贄 直自貶所召還者時謂之追刺史二字當作别駕縁上蘇弁之文傳冩致誤
  丁酉吏部尚書平章事鄭珣瑜稱疾去位遂不起此事敘致尤不减班孟堅
  實録第三元和三年以修實録功追贈工部尚書 附書
  實録第四贄令吏部分内外官員為三分計闕集人以為常 今截闕之法所始
  城字亢宗北平人代為官族 陽騖顯於慕容氏由此遂為非平望族
  有懐刺造城而問者不能聴客語 敘事至千載下讀之猶聲音笑貌顯顯在目馬班而下可復見乎朝廷有直臣天下必太平矣 元和之治此舉貽之也萬福知言哉
  實録第五永貞二年正月景戍朔 注戍史作寅按當作寅所謂永貞二年者止於此一日耳翌日丁夘即下制改元元和詳見舊唐書及通鑑也
  同竇執中尋劉尊師不遇 竇詩止三四佳不及公逺甚韋甚凡鄙公此詩直當與沈宋抗行也 發端得尋字神味
  院閉青霞入二句 𠲒下隠形又不寂寞 但用馭風二字即已暗藏不遇矣筆墨之敏妙至此
  猶疑隠形坐二句 結不遇變化桃字又與仙源暗應嘲鼾睡 此篇多用佛經因其浮屠而戲之
  晝月 觀此則知玉川月蝕體貌蝕字處公皆刪去葢不以為難能也
  辭唱歌 近東野
  知音者誠希 下二句只似惜别却暗寓知希深妙答侯生問論語書愈昔注觧其書而不敢過求其意不敢過求則本意可得而歸穏當矣穏當二字觧經之極則也 此篇當以文采不耀故正集遺之
  長安慈恩塔題名 石洪至長安當在元和六年徴拜昭應尉校理集賢御書時 石洪歿於元和七年而子厚十年始自永州例召至京師安得同登慈恩也東野之歿亦在九年時年六十四其齒長于退之不啻一終不應題名於習之下
  福先塔寺題名 王仲舒神道碑云元和初徴拜吏部員外郎未㡬為職方郎中知制誥安得三年尚為吏部員外仲舒以直楊慿之寃出為硤州刺史慿貶在四年則三年亦不得在洛也仲舒貞元中已入南宫名軰尊矣又安得以石洪加其上乎其偽無疑歐公不之審耳趙德文録序 文録疑好事者依托






  義門讀書記卷三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