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43

卷四十二 義門讀書記 卷四十三 卷四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四十三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元豐類稿
  左僕射門下侍𭅺王珪追封三代并制 并下有妻字祖母邱氏追封魏國太夫人質厥所原 原作元父準追封漢國公承裕爾家 承作永
  中大夫尚書左丞蒲宗孟追封三代并進封妻制曽祖母鮮于氏追封大寕郡太夫人與夫朝制 朝作廟母陳氏追封潁川郡太夫人錫羡流祉 羡作羙妻陳氏封河東郡夫人勅朕援用天下之材 援作拔改擇加郡 加作嘉
  陸佃兼侍講蔡卞兼崇政殿說書制勅朕于書無所不學二句 亦尚非體
  以懋厥職 懋下有于字
  徐禧給事中制勅有殿内之臣 有字下當増事字具官某以財進拔 財作材
  惟忠實不撓 實字是英宗藩邸舊名故制誥皆作寔蔡燡河南運判制 燡作爗
  待制王堯臣知單州制皆以疾苦 苦作告
  杜常兵部𭅺 𭅺下當増中制二字
  陳景等尚書省主事令史 史下増制字
  李憲武勝軍節度觀察留後制 李憲昨熈河路出界討賊收復境土皆有功㨗 此原注宋本有今本缺朕敢忘㢤 敢作豈李憲中官也
  李靖臣王存趙彦若曽肇轉官制 靖作清 三人修仁宗英宗两朝正史書成 此亦原注
  吳居厚京東轉運副使吕孝亷轉運判官制用是兹土東部 兹土作分兹
  使德流澤通 流澤作澤流 可字下原注吕孝亷制改属以使事作俾参使事
  交州進奉使副梁用律洛菀副使阮陪太常博士制菀作苑
  賈昌衡知鄧州 州下増制字
  知泉州陳偁梓州吳㡬復湖州唐淑問並任制 並字下増再字
  勑則具官某 則字衍
  上下相安 作則上下相安
  吳安特太僕少卿制 特作持
  奉議郎景思誼授東上閣門使鄜延第一副將制 閣作閤
  有陳戰之功者 陳作一
  梅福封夀春真人制 此等制詞求新則易失體而家居讀書養性 而字上増既字
  卒遺俗髙蹈 卒字下増于字
  世傳為仙 据漢書本傳非方志小書語怪不根者比卓順之直翰林醫官局等制 内降劄子治七公主疾有勞亦原注
  成卓閤門祗𠉀制 令再任亦原注
  溪氊本族副都軍主等制 氊字下増可字
  來獻闕庭 庭作廷
  景青宜党令支團練使阿星刺史制 可下原注阿星改兵團之任作刺臨州郡
  法當㼼進 㼼作甄
  往其祗服 作往勵壯圖
  論氊巴柯族軍主結厮雞柯族副軍主制 两柯字俱可本二字之訛
  王瑛楊宗三班借職制 宗字下増立字
  往惟祗飾 飾作飭
  吕升卿館閣校勘通判鄆州制于柬為極郡 極作劇中行知無為軍制 中字上増滿字
  其忿闚之私 闚作䦧
  兼榮職秩 疑有訛
  蔡京起居𭅺制朕恩若此 失體
  封曹諭母制以光幽窆 窆作穸
  張知均州制 張字下増頡字
  鉅可属非其人 鉅作詎
  自于邦憲 于作千
  處爾偏州 爾作以
  冊將旄王組 旄作旌
  神示所毗 示作⽰
  王制一俾人預懐榮之慶 懐榮作榮懐
  王制三式是南郊 郊作邦
  以祗厥服 服作辟
  常棣之澤 常字上有使字
  相制一天有保命 保作寳
  以距衆善 距作拒
  相制二而世蔽滋久 蔽作敝
  而紀綱浸㣲 而字衍
  而便文自營者兹出 兹作滋
  伊欲黜漢唐之淺陋 伊作朕
  節相制 雖亦四六體然非唐人所及
  愛啟爾宇 愛作爰
  侍中制為司徒之定制 徒作存
  門下侍𭅺制見于續用 續作績
  給事中制朕董治正官之始 治正作正治
  左右常侍𭅺制 𭅺字衍
  夫豈輕受 受作授
  勤烈在時 勤作勲
  皆以耆名 名作眀
  左右諫議大夫制諌議大夫掌議論舊矣 上議字衍在汝能任其任 上任字作稱
  門下中書侍𭅺尚書左右丞制夫綱轄之地 夫字下有居字
  知制誥制一為左右之臣 為字下有朕字
  制誥 宋本制誥下有擬詞二字
  吏部尚書制定勲湏爵 湏作頒
  謹循科條 四字不當
  其務將眀二句 仲山甫將之眀之
  不獨于令可行 令作今
  吏部侍𭅺制使歸其名分者 者字衍
  侍𭅺實二其長 二作貳
  兵禮尚書制 禮作部
  時汝稱職 汝作謂
  兵部侍𭅺制皆知古之宜法 法作復
  刑部尚書制此古之聖 聖下有王字
  斵雕為秩 秩作樸
  之輔台德 之作以
  工部侍𭅺制故共工之事 事作貳
  禮部制朕正郡司之名 郡作羣
  惟悉心以祗厥服 惟字上有其字
  主客制列于門曹 門作右
  維時右人 右作聞
  庫部 部下有制字
  都官制以稱敷求 敷宋本作柬疑是簡字
  屯田制服𤱶畝之事 𤱶作畎
  虞部制所以遂羣生 羣作嘉
  知制誥授中書制更㡬内外 㡬作踐
  御史遷𭅺官制命有司奏爾之課 命作今
  御史知雜制 唐宋知雜猶今之掌河南道
  以充公論 充作允
  秘書監制令問惟舊 問作聞
  太常丞制祠祝之義 義作儀
  太理卿制 太作大
  某明吏治 眀字下増習字
  以率厥屬下 原注少云参典之官位兹九列
  大宗正丞制服兹是訓 是作辭
  開封府獄空轉官制時惟汝加 加作嘉
  樞宻遷官加殿學士知州制彌綸疆域之事 域作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某忠加恵和 加作嘉
  可以為有恩矣 每自云可以為有恩尚非王言之體殿前都指揮使制填附方夏 附作拊
  非造刑而後定計 刑作形
  使相制屏毗而則均 作而屏毗則均
  休有功烈 功作勞
  其代天工四句 是唐人體
  節度使制以作股肱之良 作字下増朕字 後皆唐人體
  節度加宣徽制維昔牧伯長師之官 師作帥
  朕既無忘爾勞 爾字下有之字 後皆唐人體軍帥制俾供厥服 供作共
  其尚敘承 敘作欽
  將軍制將以致謀 致作智
  都虞侯制某忠勇有勞 有勞一作勞閱一作勞實都知制烏可處斯任哉 可字下有以字
  内臣制禄爾之勞 禄作録
  責帥制然後威可勵而士可用也 勵作厲
  廣西轉運制惟柔逺則能邇 惟作夫
  蜀轉運判官制延袤萬餘里 萬餘作數千
  故屬部為四 屬作蜀
  陜西轉運使制自陜以右 右一作西
  具于寄屬 具作其
  通判制以欲助其長 欲作佽
  賞功制一王師西封 封作討
  磨勘轉官制一吏之在位者 在下有其字
  軍功制二羌能靖縱 縱作綏
  正長各舉屬官誥 誥作詔
  因羣臣之巨僉曰 巨字衍
  則周穆王命伯景為太僕正 景作冏 釋文云一作煛史記作瞁 此篇直舉唐虞有周不推本祖宗用人失體
  賜髙麗詔 謙厚
  蓋聞在昔夏后 在昔作昔在
  欵誠内附 欵作𣢾
  朕實寵加 加作嘉
  奬勸良厚 勸作歎
  爾乃自祖以來 乃自作自乃
  䇿問一 起處語太近夸如此何由得直言之士曽蘇相去逺矣 不徵實事但問大義失䇿試之本
  䇿問二廣漢之女 廣漢作漢廣
  䇿問三不能輔任歟 任作朕 後二道䇿則今之容頭過身者所儗尚不能然
  謝中書舍人表襃加特異于常倫 加作嘉
  齊州謝到任表己今月十六日 己字下有于字襄州到任表今者或就安閒 或作獲 此作工于自訴
  福州謝到任表輙奉冐聞 奉作用
  致思冐處 思作斯
  眀州謝到任表果紓及逺之仁 紓作紆
  了無黨助 了作孑
  亳州謝到任表 取材以漢京為斷
  蟄階嫗伏之類 階作潛 此作從昌黎潮州謝上表中來雖非本色然極有偉句
  賀熈寕四年眀堂禮畢大赦表 永懐一聨獨合本色賀熈寕十年南郊禮畢大赦表撫臨邦國者 者字衍關通和鈎之利 鈎作鈞
  協氣所召 句轉
  鈎陳太㣲四句 后山以此四句配韓以為世莫能輕重也
  龍媒納于閒廐 閒作閑
  遂及于蚑蠕 蚑作跂
  第從臣之加頌 加作嘉 此作從昌黎幽州平請上尊號表來其古直處兼有班揚之風非南宋經句偽體賀元豐三年眀堂禮畢大赦表躬夙夜之聖質 夜作成
  賀克伏交阯表實均慶于中外 均慶作慶均
  謝熈寕七年歴日表尤重預正 預作頒
  存于垂憲 存作在
  謝熈寕八年歴日表進奏院逓到宣頭一道 頭字衍謝熈寕十年歴日表念闕庭之方逺 庭作廷
  謝元豐元年歴日表惟體在民之意 奉己而已不在民矣當用此語
  進奉熈寕八年同天節功德疏表皆永思于戴燾 戴作載
  英宗實録院謝賜御筵表寵異郡司 郡作羣
  俾特封于燕豆 封作豐
  代皇太子免延安郡王第一表 太字衍
  君臣之際每徇公言 君字上有在字
  代皇子免延安郡王第二表顧兹冲昧 冲作沖伏遇皇帝陛下 遇作况
  其于眀信賞罰之科 罰字衍
  代皇子延安郡王謝表仍繼來章者 繼作斷
  垂其爵列 垂作殊
  代皇太子延安郡王謝皇后牋謹奉稱謝以聞 奉字下有牋字
  代宋敏求知綘州謝到任表属在秦常 秦作奉實務全之有自 務作矜
  代翰林侍讀學士錢藻遺表進以諛材 諛作謏熈寕轉對疏 都無可以開悟人主之要豈所謂道不足而有言者耶 空架文法亦絮 何其言之無物也恐言足采 言字下有不字
  則天下之以事物接于我者 以字衍
  心所欲之不踰矩 所欲二字衍
  自福州召判太常寺上殿劄子則念慮先于兆朕 朕作眹
  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曰云云 多引揚子之語于聖學閫奥了無所見不如荆公逺矣
  乃筌蹄而已 筌蹄句不類
  移滄州過闕上殿劄子 此文蓋欲以歌誦功徳自任其後五朝大典獨付一人所由來也以視典引文雖不及然不事雕飾自然質雅宋文中不多得 朱子云曽南豐初亦耿耿後連典數郡欲入而不得故在福建亦進荔子後得滄州過闕上殿劄子力為䛕說謂本朝之盛自三代以下所無後靣略略說要戒懼等語所謂勸百而諷一也然其文極妙按荔子究未進也立論宜考其實朱文公極熟于南豐文何以云爾 此文仿漢書禮樂志為之然亦太詞費矣
  作則乗憲 乗作垂
  未有髙焉者也 未字上増徳字
  所以為帝者宗 者作真
  為宋仁宗 宋作帝
  為宋英宗 宋作帝
  率皆不能獨見于衆人之表 率皆二字衍
  推而大之可謂至矣 以上較論主徳以下又論立國之道無一不盛于前世
  以或二十而稅一 以作田
  而時轉嵗送 轉作輸
  相與祗服而戲豫 祗作袨
  蓋逺莫懿于三代未有如大宋之隆也 總上一段一束
  竊觀于詩惟陛下之所使 此作者知朝廷將任以史事故致意于論撰功德
  聖人之所以列于經 列字下増之字
  以通神眀昭法戒者 戒作式
  至若周之積仁累善以下 又推一層有頌者必有規也然即上文防其怠廢戒字一靣生出故但用庶㡬詩人之義一句并上文皆已收束
  競競業業 競作兢下同
  而奉之寅畏 寅字上有以字
  請令長貳自舉属官 言既可用文亦雅而樸
  此古今之通議也 議應作義以避太宗諱故書議尤不可暇非其人 暇作假
  請令州縣特舉士然此特于三畿之内 三作王所聞令相長丞 所聞小顔注謂聞其部属有此也補文學掌故 故宋本作固按史記漢書作掌故然神宗方行周官宋本作掌固是也不必以史漢為疑下同其可為𭅺中者 其字衍
  及縣令丞𭅺 𭅺作即 即字貫下讀
  風俗既成之德 德作後
  請西北擇將東南益兵 中時弊
  以中數之 數字下増率字
  非鰌之以刑 鰌字未詳
  不過數千人而已 不字上増各字
  議經費誠至惻怛 誠至疑作至誠
  請減五路城堡 名言 文法率用雙行
  謂西北之兵已多 謂字上有蓋字
  元豐二年七十有四 年作百
  則城不必多 則字下有立字
  則北邊之備故 故作胡
  未有稱其任者 者字下有也字
  守邊之臣 守字上有今字
  再議經費皆三萬餘員 宋本三下注一作二
  請改官制前預選官習行逐司事務或未盡之所趨之作知
  自立敘分名 作自位敘名分
  惟陛下之所裁幸 裁作財
  史館申請三道 此三道大略前後皆相仍不改止依司馬遷以下編年體式 以司馬為編年未詳或増有名位 増作曽
  請訪問髙麗世次 雅潔 極淡却自文
  髙麗世次子莫來立註漢武帝元封四年 四年當作三年
  建武死弟之子藏立 注建武為蓋蘇文所斃 斃作殺 乾豐三年 豐作封
  髙麗國王王建立 通鑑據十國紀年云初唐滅髙麗天祐初髙麗石窟寺眇僧躬乂聚衆處開州稱王號大封國梁均王龍德二年海軍統帥王建殺之自立復稱髙麗王以開州為東京平壤為西京與諸書所紀建得國于髙氏後者不同
  誦死弟詢立 詢死子欽立欽死弟亨立亨死弟徽立徽死子運立運死子昱立遜位于運弟顯顯死子俁立俁死子楷立楷死子晛立晛被廢弟晧立晧被廢弟晫立晫死子韺立韺被廢晧子祦立祦死子㬚立㬚死子德立德死子昛立昛死子璋立璋死子燾立燾死子正立正死子昕立昕死正庶子㫝立㫝被廢燾子祺立祺之十七年為眀洪武元年祺死子禑立麗人以禑非王氏子辛肫所生也禑立當洪武八年李成桂廢禑子昌立年九嵗成桂盡誅大臣之不附已者乃廢昌而迎立晫七世孫瑶而殺禑昌瑶立當洪武二十二年三年而遜國于李成桂自王建以梁貞眀四年戊寅即位至瑤以洪武二十五年壬申為李氏所奪傳三十二主凡四百七十五年宋元二史所載皆不詳核賴有東國史略得考見云
  論中書録黃畫黃舍人不書檢而侍𭅺押字 此句下増恐于理未安自後舍人遂不書檢惟書録黃畫黃而已然卄二字
  况録黃侍郎舍人 録黃下増畫黃二字
  請給中書舍人印及合與不合通簽中書外省事有申眀下項 有字下増合字
  應申門下外文字 外字下有省字
  中書舍人判省雜務 務下疑尚有脫文宋本同議邊防給賜士卒只支頭子曹燦尋問皆曰 尋問下増諸軍二字
  申眀保甲廵警盗賊臣伏以周禮五家為比 禮字下増以字
  此人陣之法所由出也 人作八
  此師旅之法由出也 法字下増所字
  或一家有素無賴之人 素字下増來字
  不責其顔情蓋芘 芘作庇
  畫時告報本保長 本作大
  如入别保追補 六字衍
  存恤外國人請著為令恐朝廷矜恤之恩 恐字下増于字
  代曽侍中辭轉官劄子于執政之内 于字上増又字俯憐悃廹 廹作愊
  代曽侍中乞退劄子 周盡
  聖心集勞 集作焦
  况應天人 作况應天感人
  英宗實録院申請尤在廣傳 傳作博
  今取到修撰仁宗皇帝實録 録字下増院字
  及正在刺史 在作任
  據實録院所關宣勅 關作闕
  自嘉祐年四月 作八年四月
  一工部水監 宋本作一部水監無工字疑是都水監之誤
  所奉修撰官李維等 奉作奏
  竊慮差去分手 分手作手分下同
  亦奏合依中書樞宻院 依作于
  樞宻修時政記主事 樞宻下増院字
  各令應副檢文字 檢字下増尋字
  改除麻制文字照㑹 改除作除改
  進奉熈寕七年南郊銀絹狀干冐宸扆 宸作旒奏乞回避吕升卿狀充江南西路兵馬都鈴轄 鈴作鈐
  奏乞與潘興嗣子推恩狀 因興嗣而并及侔為侔在興嗣前恐異議者指為不必推恩之例也
  亦得録其後 録作禄
  寵録之所以勵世 録作禄
  辭直龍圖閣知福州状以次官員 以字上増與字福州奏乞在京主判閑慢曹局或近京一便郡狀 温厚忳懇不在呌號
  尋奉聖㫖不允 聖作朝
  各已白頭 頭作首
  移眀州乞至京迎侍赴任狀既無驅馳之事 無字下増可字
  聞臣而來 而作之
  許臣徑馬 徑馬未詳疑是僕字
  迎侍母赴任 母字上増老字
  眀州奏乞回避朱明之狀即老母多病 即字下増今字
  臣不任母子區區激切之情 母子作臣子
  乞賜唐六典狀以今僕射侍中 今作令
  又分二十有四 分字下増為字
  不知僭越 越作妄
  授滄州乞朝見狀孰不自願為能 能字衍
  乞登對狀 為國家眀著制度勒為一經固曽氏所優也
  無衒玉之一言 玉作鬻
  故在夏書稱政典曰 何必引其文
  乞出知潁州狀收憐附慰 附作拊
  顧潁可以沿流 顧作惟
  而顧子母之恩 顧字下増廹字
  當伏斧鎻 鎻作鑕
  以湏罪戾 戾作矣
  再乞登對狀有深忌積毁之莫測 二語似可已顧備驅馳 顧作願
  臣雖草茆之漏 漏作陋
  以謂西北之宜在擇將帥 不敢宣露簡汰冗兵之語故但以擇將帥言之
  申中書乞不看詳㑹要狀又復于累己于國史 疑有脫誤
  縁五朝典章 五作累
  辭中書舍人狀而謀謨訪門 門作問
  刻之為經 刻疑作列
  豈獨彛倫粃斁 粃作秕
  福州擬貢茘枝狀 茘枝徒以供口體之養雖其品不佳與少失其時未為害也今乃欲以盛夏入貢而又詳録其品以進萬一人主生其侈心而亦為驛致之事吾不識將何以解于君子之譏哉得已而不已此齊人之敬王也 君謨之團茶子固之茘子雖未足累其生平然徒貽好議論者以口實不謂之有童心不可也
  比巴屬南海 屬作蜀
  然貢蓋為常品 蓋為作槩以
  然顧常品 顧字下増以字 此三句蓋託以自比老于外服及新則甘滋未盡過時而滓苴特存不勝臣精銷亡之懼焉狀既曰儗則終未嘗以請于上特游戲之作也
  使勞人費財如此可也 疑有脫誤
  此臣之所以不敢安也 以字衍
  茘枝録 録仿歐公洛陽牡丹記釋名篇
  陳紫出興化軍 陳紫至今猶在閩人得五六顆即相饋遺為珍
  而香味蓋為次也 為字下増其字
  嵗生一二百顆而已 記朱文公語録云方紅所生極多子固為其所謾又記一書云自著録後所生遂止于此亦一竒也
  丁香茘枝皆旁蒂大而下銳 蒂作蔕
  龍牙長可三四寸 龍牙最大真珠最小
  中元紅實時最晩 中元紅最晚火山最早
  在福州報國寺 寺作院
  眀州儗辭髙麗送遺狀 有體有要西漢之文
  並無答謝書 無作先
  右謹如前 謹字下増具字
  竊以髙麗為蠻夷中 為作於
  自天勝以後 勝作聖
  陛下即祚 祚作阼
  蓋古者相聘以下 引經諦
  擬辭免修五朝國史狀仰尊聖訓 尊作遵
  此又臣之大懼也 之字下有所字
  出自聖慈 出字上増伏望二字 自進茘枝至此篇皆儗作而未曽上者
  應舉啟豈適通變之用 通變作變通
  回傅侍講啟以推行于民上 以作已
  與劉沆龍圖啟更増墓誌 墓誌作慕戀
  謝解啟以虹蜺之光而披飾 披作被 二語偉句回李清臣范百禄謝中賢良啟是惟髙選 惟作維如常引大體 如作而
  苐集感銘之深 集作積
  回人謝館職啟利架鼇之秘局 局作扄利疑訛與北京韓侍中啟覺形勞之少暇 之作而
  其二神眀所依 眀作民
  鬰郡望者五年 郡作羣
  回許安世謝館職啟蔚為首選 首選作選首
  賀韓相公啟遂長生于百姓 長作常
  襄州與交代孫頎啟已出吏部之後 部作師
  頒條多預 預作豫
  洪州到任謝两府啟曽乏一毫之補 補作助
  坐户禄廪之優 户作尸
  賀東府啟 一氣
  賀蹇周輔授館職啟敦協僉言 敦作用
  眀州到任謝两府啟而衆論騁馳之際 騁馳作馳騁何嘗駛預于半辭 駛作輒
  冐應寄屬 應作膺
  賀趙大資致政啟門開祖帳四句 皆儲寀事所以獨工
  鞏宻荷陶鈞 宻作蚤
  亳州到任謝两府啟以出于埏鎔 以作已
  回陸佃謝館職啟伏惟慶慰 惟作以
  英辟華國 辟作辭
  多名大義 名作眀
  與定州韓相公啟 前半與張宣徽啟略同
  停還鈞軸 停作佇
  賀韓相公赴許州啟比較廟堂之任 較作輟
  便易鄉邦之便 上便字作就字
  鞗革金厄一聨 勝定州啟
  授中書舍人謝啟竊以贊為眀命 眀作名
  况策名于近要 近要作要近
  彌綸庶務 庶作世
  庶達知人之遇 達作答
  太平州與本路轉運狀飛馳精思 精作積
  賀杭州趙資政冬狀壯京國之大猷 京作經
  儕格天之盛業 儕作濟
  回亳州知府諌議狀而参動之勤 動作𠉀
  回運使𭅺中狀戀勢之殊 勢字疑誤
  到任謝職司諸官員狀竊鞏才不逮人 竊字下有念字
  福州回曽侍中狀素推仁傑 仁作人
  回人賀授史館修撰狀垂列聖之洪名 洪作鴻矧奬飭之踰涯 飭作飾
  回人賀授舍人狀惟清切之近班一聨 㣲近SKchar溢祭歐陽少師文絶去刀尺四語 讀歐公文者當以此求之
  華夷召畢 華作等
  两忘猜狔 狔作昵
  還幹鼎軸 幹作斡
  皆淚SKchar溢 皆作眥
  祭張唐公文實殽于豆 殽作肴
  祭孔長源文匪矜匪飾 飾作飾
  祭王平甫文 熈寕十年十月二十一日此係原注計皎皎而猶疑 計作訃
  祭宋龍圖文公之于古今 之字衍
  然而蚤蹈厲于儒官 官作館
  祭亡妻晁氏文 治平元年五月三十日亦原注姑亡孝始 始作婦
  誰為我人 為作謂
  館中祭丁元珍文哀烏之秩 哀作元
  朝中祭錢純老文寓馬在庭 木寓車馬見漢書郊祀志古文寓偶通
  祭李太尉文 簡重從昌黎王用碑來
  祭致仕湛𭅺中文治績維于朝廷 績作蹟維作紀代人祭李白文發揚儔偉 儔作儁
  祭王都官文辭貧事偉 偉作韙
  祭袁大監文冕弁入里四句 呼起下文六句
  就而公尤 作孰如公尤
  戴德莫疇 疇作醻
  祭黃君文君獨于求 于作無
  皇妣仙源縣太君周氏焚黃文遣弟布肇 遣上有謹字
  奉告第黃 第下有焚字
  泰山祈雨文自四月已訖于兹 已作以
  粟將禍死 禍作槁
  宜見哀矜 見作𫎇
  夫民之生 夫作天
  田間之民 間作閭
  泰山謝雨文 謝雨而及己身之不遇失體此與東坡海市詩體裁不同
  心𢠳恍而潛驚 𢠳作惝
  齊州到任謁舜廟文題註宜有以稱民望 宜有下宋本闕二字
  齊州謁夫子廟文 二文簡質得體但無警拔語泰山祈雨文澤施八紌 紌作紘
  嶽廟祈雨文惟民何事 事作辜
  襄州嶽廟祈雨文民室憂于病癘 病作疾
  未惟責任 未作永
  祈寒失序 祈作祁


  義門讀書記卷四十三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