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53

巻五十二 義門讀書記 卷五十三 卷五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三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杜工部集
  冬日洛城北謁𢆯元皇帝廟廟有吳道子畫五聖圖 發端四連直書即目葢有譏其不類之意不解其何故忽如此追崇也
  配極𢆯都閟 城北
  碧瓦初寒外 冬日
  仙李盤根大一連 又叙明國家追崇之故猗蘭注謂以漢武比𢆯宗者非
  世家遺舊史一連 言史家以為老聃或以為老萊子且不能定其人何所據而祖之
  道德付今王 暗渡五聖或以為開元二十年置𢆯學之事亦非
  畫手看前軰一連 先接吳生從容次第 入今人手必即接五聖則吳生便無處安頓 惟歎息畫手之妙則此舉之無取可以見矣
  翠柏深留景兩連 又㸃綴冬日前半只有初寒二字一見也
  養拙更何鄉 落句就洛陽推開一語作結注家以為有所刺者謬也 以為有所刺亦得但如注則非言老子之道清浄無為當師其意徒侈其奉則吾知老子有靈方深潛逺引不之饗耳 于體則黷于義則誣祖宗之失不能有改又加侈焉不顧天下之譏是唐之佞媚不如漢之善用其術逺矣鋪陳其事所以刺也
  贈韋左丞丈 懇懇欵欵流轉如彈丸
  左轄頻虛位 方云今布政司稱左轄非也楊鐵崖有送吕左轄詩保障東南第一功必元末詩人如此用起按元設行省平章則鐵崖未嘗誤用明之布政承元之制相沿稱之亦未有大謬
  家人憂几杖一連 以卦名對干支
  投贈哥舒開府二十韻軒墀曽寵鶴一連 軒鶴畋熊皆指翰言之只叙寵眷非有所譏六朝用事皆然注鑿
  策行遺戰伐一連 方束得住
  勲業青𡨋上 結上述德
  交親氣槩中 起下陳情
  軍事留孫楚二句 謂文武惟所驅策耳
  上韋左相二十韻見素沙汰江河濁四句 望其稍稍改紀前政
  傳經固絶倫風俗盡還淳 非謂其子乃追叙其前所厯也
  聰明過管輅 誠有如注家之說
  豈是池中物 國忠訪于中書舍人竇華宋昱等華昱言見素方雅柔而易制故公以此語激其有為耳 舊唐書言見素既為國忠引用無所是非署字而已才傑俱登用 結上
  愚𫎇但隱淪 生下
  巫咸不可問 公此詩中亦用巫咸字
  奉贈太常張卿二十韻伶官詩必誦 太常
  適越空顛躓以下 自叙處如彈丸幾許曲折
  敬贈鄭諫議十韻 起二語知名以詩不以官叙致敏妙
  築居仙縹緲 言無定居也
  奉贈鮮于京兆二十韻侯伯知何等 注等吳本刋作算言自以文章致身五等作筭者避下連等級字也義聲紛感激 轉
  計疎疑翰墨 轉 二語婉約
  陰謀獨秉鈞 謂李林甫
  贈特進汝陽王二十韻朝退若無憑 猶言如失左右手
  精理通談笑 結上
  忘形向友朋 轉下
  何知對李膺 言龍門不足言也
  鄭駙馬宅宴洞中 長安志蓮花洞在神禾原即鄭駙馬之居所謂主家陰洞者也
  自是秦樓壓鄭谷 言今日秦樓居然兼有隱居之勝當家舊事為之壓倒也
  重題鄭氏東亭在新安界 通首暗藏一風字
  蒼隼䕶巢歸 起晚字
  向晚尋征路 收入翠微
  題張氏隱居二首 張氏隱居在今兗州記其地多紫石英或後人因黄鶴注而附㑹更攷之
  春山無伴獨相求 含下乘興
  伐木丁丁山更幽 似用鳥啼山更幽
  澗道餘寒厯冰雪二句 春猶冰雪幽深可知 此二句獨相求也
  第二首霽潭鱣發發一聨 物之得所如此真能隱者杜酒偏勞勸一連 用兩當家事與首連對起相應淡朴中詩律精整
  前村山路險二句 收留字毎字并對時字
  天寶初南曹小司宼舅于我太夫人堂下累土為山一匱盈尺云云 方云員外郎為尚書侍郎之貳故稱小今郎署云分司亦其義也按員外郎乃散郎安得即貳尚書侍郎乎小司㓂乃比部郎中之類
  望中疑在野一連 題中塵外數致
  惟南將獻壽 顧太夫人
  與任城許主簿遊南池 真如畫
  菱熟經時雨 頂水盛
  蒲荒八月天 頂候凉 菱熟當八月天蒲荒為經時雨兩句互文見意對法奇變
  晨朝降白露 從上句帶下正收足南池之遊爽氣沁人肌骨也
  遥憶舊青氊 公父為兗州任城屬兗落句兼寓兒童舊遊意
  登兗州城樓 突過乃祖登襄陽城作
  東郡趨庭日 隋煬帝大業二年以東郡為兗州即故滑縣乃在白馬今之滑縣也唐改郡為州而州下復係郡名地理志書兗州魯郡即今之兗州府起句于先後沿革兩無所据
  南樓縱目初 先破樓字留登字作結
  浮雲連海岱一連 縱目也
  平野入青徐 按魯郡于禹貢為徐州之域非古兗州地此句亦詩人一時假借耳
  孤嶂秦碑在一連 含下古意中四句先逺後近毎一連又上句山川下句都邑
  從來多古意二句 思以述作繼之也 秦碑嘉頌未厠從臣之列魯殿諷賦適當省覲之時所為懐古躊躇者乎
  劉九法曹鄭瑕邱石門宴集掾曹乘逸興 指劉能吏逢聨璧 指鄭
  對雨書懐走邀許十一簿公驟雨落河魚 方云雨細則魚在水面雨驟則沉對細雨魚兒出看方知其妙已上人茅齋枕簟入林僻一連 是北方夏日真景天棘夢青絲 夢當作蔓葉石林引佛書以為夢字之證雖有據而不成文理
  空忝許詢軰二句 馮云六朝結法
  房兵曹胡馬詩鋒稜瘦骨成 相士失之貧相馬失之瘦
  所向無空濶 言瞬息萬里不更有空濶也 含下可字
  真堪託死生 楊云無空濶馬之力託死生馬之德驍騰有如此二句 方云末句歸美兵曹言有此馬可横行萬里矣
  畫鷹側目似愁胡 方云孫楚鷹賦為言不知狀似愁胡按魯靈光賦胡人遥集于上楹仡欺𤟧以雕⿰狀若悲愁于危處注欺𤟧大首也雕⿰如雕之視也
  何當擊凡鳥二句 反醒畫字兜裹超脫
  臨邑舍弟書至苦雨黄河泛溢隄防之患簿領所憂因寄此詩用寛其意倚頼天涯釣二句 結是寛其意夜宴左氏莊 月落露滋夜轉深矣星殘燭炧將達曙矣鳴琹檢書說劍賦詩所以終夜引盃賔主不厭倦也舊遊因此不忘况茲夕有不往來于懐者乎
  暗水流花徑 入夜羣動俱息乃聞暗水此句最妙看劍引盃長 題是夜宴故以引盃總上言之
  詩罷聞吳詠二句 翻疑柁樓厎晚飯越中行詩罷聞吳詠扁舟意不忘皆壯遊詩之明證也
  送蔡希曽都尉還隴右因寄髙三十五書記時哥舒入奏勒蔡子先歸上公猶寵錫 指翰留
  突將且前驅 指蔡行
  因君問消息 寄髙也
  春日憶李白清新庾開府一聨 承無敵
  渭北春天樹四句 春日憶
  贈陳二補闕自到青𡨋裏 言自然不汨沒也
  寄髙三十五書記 自然不可移掇他人
  歎息髙生老二句 達夫五十稱詩
  主將收才子二句 從軍感激詩境日新自足佳句也聞君已朱紱二句 縁此老得一官雖居幕府未能發抒其雄心猛氣然視我猶粗慰也
  送裴二虬作尉永嘉 以江中孤嶼詩發端即起第六故人官就此 含吏隱
  絶境興誰同 開後三句
  吏隱同梅福 裴二
  遊山憶謝公 永嘉 通首轉掣如龍
  城西陂泛舟 此篇似齊梁體
  春風自信牙檣動 往也
  遲日徐看錦䌫牽 來也
  不有小舟能盪漿 并收足逺字意 并無輕風生浪水影揺扇細似魚吹亦非風飄萬㸃花片綴筵飛隨燕蹴極寫熈春媚景澄波綺席之趣結句却借小舟反映樓舩補寫一叚餘興逺天遲日不醉無歸妙用反筆更揺曳多姿也
  贈田九判官梁邱崆峒使節上青霄 先叙迎虜得體河隴降王欵聖朝 時吐渾谷欵塞詔遣哥舒翰迎之宛馬總肥春苜蓿一聨 言雜虜方盛非翰一人所辦次聨是危詞非叠發端致頌也如俗人解則屬死句
  更逼不起後半矣
  陳留阮瑀誰争長一連 虛實對
  麾下頼君才並入二句 言梁邱早在幕府當招合羣策致之麾下未容以漁樵遺我也
  贈獻納使起居田舍人 中二聨極寫地分清切見其得以薦士進賢以興至治使其主可以追踪帝王也白雲篇謂御製詩賦 末二句收到自己言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所云乃不負獻納臣也
  送韋書記赴安西白頭無籍在 名不挂朝籍也陪鄭廣文遊何將軍山林十首不識南塘路二句 反對舊字已藏陪鄭并含遥字
  名園依緑水 寫其曠
  野竹上青霄 寫其奥一望水竹便可經夏忘暑二句牢籠中八首 方云馬上望中大略
  濠梁同見招 陪字
  第二首 初至絶境
  百頃風潭上 頂依緑水
  卑枝低結子一連 頂夏木 卑枝接葉叠韻對叠韻鮮鯽銀絲鱠一連 頂風潭
  翻疑柁樓厎二句 是初至恍惚意象所謂濠濮間想也
  第三首 復見異花
  萬里戎王子六句 無所不有真名園矣
  異花開絶域 初入則夏木千重注視復異花獨發露翻兼雨打 㸃夏意絶域異花視若凡卉任其露翻雨打則此園無一非嘉花珍樹可見矣注謂寵任蕃將迂鑿不倫
  第四首旁舍連髙竹 旁舍含東家髙竹顧第一首疎籬帶晚花 晚花顧第二首 旁舍疎籬迤行所漸見也
  藤蔓曲藏蛇 藏一作垂按垂字佳乃借對也
  山林跡未賒 雖托旁舍猶堪投老則山林之勝可知也
  第五首剰水滄江破一連 殘山剰水厯覽所細賞也言不惟全景即拳石勺水亦居然有萬里之勢
  緑垂風折笋一連 園中時物漸變也
  銀甲彈筝用一連 好洽而佳伎出酒盡而金魚典始縁陪鄭今漸相得矣
  興移無洒掃二句 遊迹無不到也 竹林果園興到即移列坐竟醉矣
  第六首風磴吹陰雪一連 飛瀑奔流自髙來㑹此風潭百頃之源也雪者瀑之狀 倒裝句并已起次連醒字冷字
  酒醒思卧簟一連 因冷而醒又倒裝也
  只疑淳朴處二句 因其氣象淳朴不覺流連轉深開出下二首 此篇反醒夏字 此下三篇興極而步屐山林之外與前詩疎籬旁舍復相映帶
  第七首石林蟠水府二句 定昆下赴蟠曲百里山林居其内宛在中坻也窮源逺覽自髙臨下則得此境矣幾于人踪所不到故上有野鶴山精之句清晨出者求食逺也 楊云名園依緑水自外逺望也石林蟠水府自内縱覽也
  第八首憶過楊栁渚二句 瀑泉怒吼石林矗立固定昆之委也昔年走馬詎知此中更有佳處耶
  醉把青荷葉 所謂碧筒也
  坐對秦山晚二句 二句與翻疑柁樓厎晚飯越中行因山林而觸撥平生幽興也
  第九首 此獨專寫夜
  牀上書連屋 先起三四
  階前樹拂雲 起風字仍不脫山林
  將軍不好武一連 非賢主人則嘯咏徑出矣不止游覧兼道文章所以不覺其久留也
  醒酒微風入 起凉字已起感秋之意
  絺衣挂蘿薜二句 凉月紛紛絺衣將換經夏涉秋故迫于歸期也
  第十首 人或與爾止書云幽意云云兩句突兀而起即兩句截斷云出門云云此一轉勢也次一轉云自笑云云又一轉云祗應云云八句之内勢變多端尺寸之間移形換步所謂波瀾獨老成也此老不容易放筆如此
  幽意忽不愜四句 幽意應幽期 自為歸期所迫而將軍之愛客可以相過百遍故出門迴首戀戀為後期也 須溪云水自無住但出何氏山林便覺景别如此最是妙意
  祗應與朋好二句 收陪字
  重過何氏五首問訊東橋竹 第五橋野竹也
  花妥鸎捎蜨一連 乃自室中遥望逺聞之景
  第二首犬迎曽宿客 頂上榻
  鴉䕶落巢兒 頂上雨
  雲薄翠微寺四句 翠微寺黄子陂猶嘗過東籬而極幽興况此地肯為風雨阻乎 向來二字與仍在未移呼應 步屣注一作屐屐字佳方透得極字出
  第三首翡翠鳴衣桁 衣桁之上鳴鳥狎至極狀幽意自今幽興熟 向來自今呼應又轉一層
  來往亦無期 顧問訊報書
  第四首頗怪朝參懶二句 從休沐生下 總不直下手自移蒲栁一聨 句中有躭字長字 移蒲栁言一草一木皆其胸次邱壑足稻粱賦其不貪言外則羡其無所求于世也與下買田相對
  第五首到此應常宿二句 與前吾廬句瀠抱
  蹉跎暮容色以下 前遊已去而低徊後遊未别而惆悵至于歎羡無計則追憶不置無待言矣此變化淺深之妙也
  何路霑微禄四句 將軍猶躭野趣而懶朝老我反違斯遊而求禄買田不遂羡之真如在羲皇以上也 求禄無路豈但買田計未成飢來驅人即斯遊詎可常得來往無期不易有此閒嵗月故為之茫然三歎也杜位宅守嵗盍簪喧櫪馬 虞翻豫九四注云盍聚也簪舊讀作攢作宗公正用之義取宗族聚㑹耳紀聞云云恐未必然
  四十明朝過一連 虛谷云四與十對飛與騰對飛騰暮景斜 言即使飛騰已暮景也 阿戎或引南史齊王思逺小字此胡儼語通鑑注云六朝人多呼從弟為阿戎
  與鄠縣源大少府宴渼陂飯抄雲子白 馮云佛經以稻為雲子
  九日楊奉先㑹白水崔明府今日潘懐縣 指楊同時陸浚儀 指崔 此篇了無意咮不知補之何意取之
  贈翰林張四學士賦詩拾翠殿 拾與十杜白詩中平聲讀
  陪諸貴公子丈八溝携伎納凉晚際遇雨二首 發端便已激射遇雨
  片雲頭上黒 并藏風字
  應是雨催詩 携伎納凉忽遇風雨大裂風景矣却云催詩興㑹轉勝
  第二首䌫侵隄栁繫 反映放字
  幔宛浪花浮 宛一作卷有死生之判
  歸路翻蕭颯二句 言處處生凉何待丈八溝逺汎非敗意語也魏文帝詩秋風蕭颯天氣凉
  白水明府舅宅喜雨 曲折包括
  碧山晴又濕 又字暗包從前已雨接出偏字反對旱甚使上下兩連喜字無不有力
  白水雨偏多 借白水二字妙
  今日醉弦歌 收政如此 久旱因明府至禱而得雨故弦歌美政古人莫過喜其行動神明也
  贈比部蕭郎中十兄甫從姑子也 後半勝
  漂蕩雲天濶兩連 激昻頓挫
  九日曲江綴席茱萸好 九日
  浮舟菡萏衰 曲江
  荆門此路疑 荆門未詳
  承沈八丈東美除膳部員外阻雨未遂馳賀奉寄此詩公自注府掾四人同日拜郎
  儒門舊史長 東美佺期之子佺期世推史庫注家不之及
  奉留贈集賢院崔于二學士氣衝星象表二句 三賦儒術誠難起一連 曲折激昻
  欲整還鄉斾以下 結甚𦂳不恨其平稍冗便弱 通篇一氣屈注極為豪宕
  故武衛將軍挽歌三首 三篇惜不知所挽為誰殆當開元之初乎
  第二首鳴弓射獸能 射獸用李廣事避唐諱耳赤羽千夫膳 倒裝句
  横行沙漠外二句 乘冰深入士不齎糧射獵以給故曰横行神速也 次篇言人但見其晚年屏棄環衛格猛獸射入石相與稱歎不知其當年横行深入足稱飛將至今名動四夷也
  第三首部曲精仍銳 部曲將校經其訓練猶足以制四夷况將軍之材武豈非人百其身者乎
  九日藍田崔氏莊 前半跌宕曲折體勢最佳此在賊中作故尤悲凉非獨歎老而已
  羞將短髪還吹㡌一連 㸃化九日故事仍雙闗悲歡非公無此神氣 今人若一意扯作兩句索然無味矣古人命意髙愈覺䧺厚 笑倩句頂盡歡
  藍水遠從千澗落一連 陳先生云非但寫景以山水常在起人之常健也
  明年此㑹知誰健 收老去
  醉把茱茰子細㸔 收盡歡言茱茰猶恐不復重把手未肯釋安得不盡君一日之歡乎歡之盡正悲之深也崔氏東山草堂 此篇自是一體
  有時自發鐘磬響一連 從動處形容出静來猶云鳥鳴山更幽也
  盤剥白鴉谷口栗一連 不食賊禄也
  柴門空閉好松筠 松筠二字好諷刺見幾不先自墮嵗寒之節也 落句謂有如王者有地可辟所惜去不早耳
  對雪 此篇沒賊時作
  愁吟獨老翁 獨老翁則所對無非盗賊小人矣瓢棄樽無緑一聨 樽無酒爐無火對句變換巧妙愁坐正書空 慘淡風雲㑹乘時各有人獨此老翁棄置不燃使衰亂之後小人縱其殘虐耶所書空者即此也
  月夜遥憐小兒女一連 憶長安不正說却借兒女未解㸃出甚藴藉
  香霧雲鬟濕一連 襯拓獨字逼起落句精神百倍轉變更竒
  雙照淚痕乾 亂離方甚兒女尚小深閨間隔淚痕所以不乾也
  元日寄韋氏妺郎伯殊方鎮 郎伯猶言兄公
  春望 起連筆力千鈞
  國破山河在 望字
  城春草木深 㸃春字
  感時花濺淚 收上
  恨别鳥驚心 起下
  白頭搔更短二句 感時心長恨别意短落句故置家言國也 匡復無期趨朝望斷不知此身得睹司𨽻章服否只以不勝簪終之凄凉含蓄
  憶幼子字驥子時隔絶在鄜州驥子春猶隔 猶字對後四句言之一冬愁憶不謂春深節換相隔如故故鶯歌正繁其愁不減于對空山老樹熈春日暖只如炙背愁睡也公詩多用倒叙尤覺曲折深苦
  一百五日夜對月 與閨中獨看篇同趣皆没賊時作也牛女有期而我無期安得不淚如金波乎金波半為仙槎我則渾是淚耳
  仳離放紅繠二句 是家中景
  牛女漫愁思 合收
  喜達行在所三首 從在路發端入達字始𦂳第二首始追叙墮賊中出喜字亦更有力
  西憶岐陽信 行在所
  無人遂却回 無人繼至遂復自行也
  眼穿當落日一連 眼穿起下連望字心死終上連憶字為喜達作逺勢
  蓮峯望忽開 入達字
  所親驚老痩 反喜字
  辛苦賊中來 辛苦二字上包眼穿心死下含愁思凄凉
  第二首愁思胡笳夕 接上賊中來 忽賊中忽行在筆勢出没無端
  生還今日事 喜達
  間道暫時人 含倒極
  司𨽻章初覩 含中興
  南陽氣已新 對凄凉
  喜心翻倒極 出喜字
  第三首死去憑誰報二句 接生還今日事來 前此憶信不得何竟竟生達耶間道辛苦忽睹中興宜乎其喜有倍也
  猶瞻太白雪 捻岐陽承蓮峯
  影静干官裏 應眼穿
  心蘇七校前 應心死 司𨽻二句是喜行在之中興影静二句是喜身際中興次第賔主
  今朝漢社稷二句 喜字足 反覆頓挫喜字在中篇㸃出却仍不即正落留在第三篇作結
  得家書去憑遊客寄 得字來厯
  來為附家書 得字正面
  凉風新過雁 映家書
  奉贈嚴八閣老 王明清云蛟龍一連見晉書載記奉送郭中丞兼太僕卿充隴右節度使三十韻英乂 舊注英乂𤓰州長樂人英乂父知運嘗鎮隴右
  鵰鶚乘時去 安邊
  驊騮顧主鳴 扈從
  艱難須上策 包含後半篇意
  容易即前程 先言隴右可無須郭之亟去
  斜日當軒蓋二句 是送
  燕薊奔封豕八韻 發艱難一連意
  幾時迴節鉞一連 錢夕公曰細玩全詩之意蓋以英乂果决老成不用之畿輔之地而乃置之秦隴故曰幾時迴云云官雖尊用非其地也立言婉而有直體恥非齊說客忍淚獨含情 言不能如𮠑生之掉舌而下齊城故甘于在下如叔孫通之但進羣盜少年而後諸生也如我之腐儒衰晚則反可依公逺去耳送楊六判官使西蕃絶域遥懐怒 言吐蕃來請討賊敕書憐贊普 言天子許其和親
  子雲清自守一連 雲日假對
  九萬一朝摶 秋風海氣恰相映發
  月 人但知望月憶家及期思代無必死之志亦念天子蒙塵于外宗廟宫室皆為賊據乎故干戈滿地而獨深悲于國西結壘之士也
  天上秋期近二句 互文
  入河蟾不沒一連 楊云承天上上句月之外下句月之内
  只益丹心苦一連 楊云承人間上句内下句外 秋期方近當行肅殺使干戈不再見深恐國西戰士但望月憶家故對月之時心益苦髪添白也 明字人不能下與清字相關
  留别賈嚴二閣老兩院補闕一秋常苦雨 顧須往山路時吹角 顧戎馬
  晚行口號三川不可到 起晚字
  落雁浮寒水一連 興起䘮亂失所市朝遷變之意其言則直書即目也
  獨酌成詩酒渌正相親 破獨字妙
  醉裏從為客 兵戈逺客惟醉裏可度第三最妙兵戈猶在眼 無可喜也
  儒術豈謀身 言豈為身謀乎 有可愧也
  共被微官縛二句 既為官縛仍兵戈不能稍弭徒以髙歌深酌學野人之所為强用陶寫所以無可喜而獨居思愧也
  行次昭陵 時公以廷争推問放還鄜州故有感于開國之納諫然而非為一身也明皇法神堯之内禪而肅宗不如太宗之幹蠱將何以復安率土使蒼生獲息此孤臣所以流恨于行邁之日耳
  䜟歸龍鳳質一連 史記秦虎狼之國易一都字龍鳳之姿易一質字妙在各換一字此翦裁法
  天屬尊堯典 謂内禪
  神功協禹謨 謂頼太宗之克家也
  文物多師古四句 非獨頌美太宗乃魏相之條故事肅宗非此不足以致中興故收處有寂寥流恨之歎往者灾猶降四句 安溪先生云唐雖受命而武德之間亂猶未弭貞觀之初始致太平故曰灾猶降而喘未蘇承上疲庸主一叚說至于指揮盪滌則承上叚為用賢納諫之效也按此解最得本趣
  鐵馬汗常趨 或引禄山事蹟云云為鐵當作石按馬汗猶朝享大明賦云弓劍皆鳴汗鑄金之風馬耳與上句皆是虚用見神靈常如在也必欲紐合附㑹胸中更著不得一故事矣
  松柏瞻虛殿 行次
  塵沙立暝途 言徘徊而不能去也
  重經昭陵 此篇反覆感歎盪滌之功不能速奏無太宗之善繼也聖圖以下即北征結句之意太平可望惟恃此耳皆援開國以規切今日之聽
  陵寢盤空曲 或引㑹要云云按自魏以後陵不立寢殿不造園邑此云寢因習俗之語連類及之
  再窺松柏路二句 收重經
  喜聞官軍已臨賊㓂二十韻穴蟻欲何逃 喜字五原空壁壘一連 言垂克而敗
  今日看天意二句 言偶爾失利非天之未定失利只虛影者内諱敗也
  元帥歸龍種 廣平王
  司空握豹韜 郭子儀
  前軍蘇武節二句 蘇武節有必死之心吕䖍刀成破竹之勢 蘇武為典屬國即唐之鴻臚士兼蕃漢也王濬為龍驤將軍治水軍師備兼水陸也
  戈鋋開雪色一連 軍容益整
  天步艱方盡以下 言方乘時進軍决勝也
  睿想丹墀近 指元帥
  神行羽衛牢 指諸將
  花門騰絶漠一連 回鶻尤為賊所畏故獨提出言之喜覺都城動一連 官軍初至清渠失利士女為之悲憤而奪氣已而回鶻空國助順賊欲奔亡人皆歌舞悲喜二字一賔一主包括前後
  只待獻春醪 春字兼紀其時 前半乃因官軍初至京師不利元帥以下又厯厯决其必滅收復之效功在漏刻以誌喜也當分兩層看
  收京三首聊飛燕將書 燕將書似謂招諸畔將也若指哥舒翰以書招李光弼諸將恐非
  依然七廟略二句 依然七廟者言明皇固在也孰謂暫爾西幸肅宗已自取之更與萬方初乎
  第二首天涯正寂寥 承上萬方來
  羽翼懐商老二句 父父子子而後君君臣臣此連言改紀從前亂政當以是為先也 當時廣平王方收兩京而建寜王已為張良娣李輔國所讒而歸死李泌來獻捷即引黄臺之詞以為前戒羽翼句葢指此也叨逢罪已日二句 上皇在蜀先脩青宫羽翼之功則兩宫相見如韋妃前事者殊足黙傷乃父隱衷况罪已當出上皇之誥今肅宗為之是暴父之失明已之功此詔豈所以示萬古乎
  第三首汗馬收宫闕二句 末首始破出收京刺僅保宫闕更無逺略收京即志滿政怠闗門之外更不問也賞應歌杖杜 出車以勞還率杖杜以勞還役言當遍圖士卒之功也
  萬方頻送喜 言不止收京
  無乃聖躬勞 即大夫夙退無使君勞之意 前四句言當念收京之難以從前七廟灰燼為鍳後四句言收京之後回鶻之欲無厭功臣皆有生之樂無死之心隱憂方大平吳之後更勞聖慮不謂已君臣泄泄如後世所謂恐聖人心困也
  紫宸殿退朝口號 如畫 宣政是正衙紫宸是便殿故二詩不同
  戸外昭容紫袖垂二句 惟御便殿故有宫人垂帛引百僚之事
  花覆千官淑景移 已起退字
  宫中毎出歸東省 退朝
  曲江二首一片花飛減却春四句 方云先追說花飛一句初飛二句亂飛三句飛將盡 已飛一片旋飄萬㸃俄而欲盡所謂暫時相賞也自初飛以至欲盡無不經眼所謂日盡醉莫相違也
  江上小堂巢翡翠二句 言但見翡翠成巢一春易過不思麒麟列塜一生復易過乎然則何為不亟行樂乎曲江南𫟍夾城綵仗所在轉眼而將相之華屋野鳥
  巢其中𫟍旁之宫堧髙塜起其側國家盛衰變幻不常如此况區區浮名何為受其絆繫不及時為樂耶細推物理須行樂 物理即江上二句
  第二首酒債尋常行處有二句 必為浮名所絆待七十致仕則行樂終無時矣尋常七十以度數借對穿花蛺蜨深深見 方云殘春 花已殘故用深深㸃水蜻蜓欵欵飛 方云初夏 水已滿故用欵欵傳語風光共流轉二句 蛺蝶戀花蜻蜓帖水我于風光亦復然也却反傳語風光勸其共我流轉杜語妙多如此 上篇前四句下篇後四句總極言流轉之速嵗月不可絆行樂乃為浮名絆則是與風光交臂失之也曲江對酒苑外江頭坐不歸 虛含對酒
  水晶春殿轉霏微 苑外也 顧云宫殿本如水晶映徹而公久坐于此酒意漸迷望之皆霏微莫辨矣桃花細逐楊花落一連 逐字兼字亦有霏微莫辨之意 黄鳥句切江頭
  縱飲久判人共棄 始出題
  嬾朝真與世相違 方云頂坐不歸
  吏情更覺滄洲逺 反映曲江
  老大悲傷未拂衣 更縱言之
  曲江對雨江亭晚色静年芳 起風雨
  龍武新軍深駐輦四句 歎其非復太平之舊且不必遽謂其父子間有所嫌猜也
  奉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宫舍人先世嘗掌絲綸五夜漏聲催曉箭 早字
  九重春色醉仙桃 襯出早字唐時宫殿皆植花栁此句以比主恩優厚近臣皆欣欣向榮也
  旌旗日暖龍蛇動二句 日暖二字又不脫春日 以旌旗起宫殿亦本言觀其旂也 以上四句將早朝打叠後半詳叙和賈較之王岑綽有餘裕此筆力之髙朝罷香烟擕滿袖 舍人立朝班
  欲知世掌絲綸美二句 他人但切舍人此更切賈宣政殿退朝晚出左掖 方云全首趨到晚出予謂前半自寫退朝也 第五失粘
  春殿晴曛赤羽旗 宣政
  侍臣緩步歸青𤨏 左掖
  退食從容出每遲 退字晚字一句結出
  題省中院壁 腹聨的是禁署
  春宿左省花隱掖垣暮 花隱切春掖垣切左省星臨萬戸動一連 因左省所見景物興起言不容緩之意星動者國亂而民勞也月多者陽微而陰盛也皆當急思補袞職之闕矣
  不寢聽金鑰 含夜如何
  因風想玉珂 金鑰自内出玉珂自外入
  數問夜如何 夜如何者王有鷄人之官凡國事為期則告之以時我為兩省近臣以言為責豈可視王之自勤而不知所從乎問夜而興庶幾致主中興居周宣庭燎之右也
  送翰林張司馬南海勒碑相國製文文章落上台 指相國不知滄海上二句 落句㸃化乘槎事切張司馬晚出左掖晝刻傳呼淺 淺字未喻傳呼謂喚仗由閤門而入
  春旗簇仗齊 紫宸奏事也
  退朝花底散 頂春字
  歸院栁邊迷 切左掖
  樓雪融城濕 切春字
  宫雲去殿低 切晚字呼應迷字
  騎馬欲鷄棲 拈出字足晚字
  曲江陪鄭八丈南史飲自知白髪非春事一聨 與九日藍田詩意同而彼作首連更有力
  送賈閤老出汝州 兩省自此無人矣起句藴藉西掖梧桐樹二句 惜之也 梧桐在而鳳去矣破出字髙妙
  去住損春心 去者賈住者我也
  宫殿青門隔 閤老 青門青瑣門也
  雲山紫邏深 汝州 九域圖汝州有紫邏山
  人生五馬貴二句 寛之也
  鄭駙馬池臺喜遇鄭廣文同飲不謂生戎馬 謂當此戎馬而猶得生存也
  重對秦簫發二句 指鄭駙馬池臺
  送鄭十八䖍貶台州司戸傷其臨老陷賊之故闕為面别情見于詩鄭公樗散髩成絲二句 發端見與曽受國家曠恩美仕者異
  端午日賜衣宫衣亦有名 有名即所謂自天題處濕衣有賜杜甫字也
  細葛含風軟一連 藏一清字
  意内稱長短二句 稱字本用去聲義古人通押法也長短恰稱聖情乃如臣意恩榮自天真無涯也
  贈畢四飢寒奴僕賤一連 飢寒卑賤迫促成翁所謂惟憂用老也
  流傳江鮑體二句 上句應詩伯 言或後人有得志者若吾生固長貧苦卑矣 贈畢葢以自歎只用相顧二字結出更無痕迹
  奉贈王中允 心雖可原迹固難解後四句諷刺嗟惜俱備
  因許八奉寄江寧旻上人碁局動隨尋澗竹一連 上句杜尋旻下句旻尋杜二句即三十年舊來好事光景也
  聞君話我為官在 因許 三十年相隔只訪死生存没耳一在字收轉淚潺湲意足
  頭白昏昏只醉眠 頭白切三十年與老去對照誰與傳又與因許八對照 只醉眠言不復能好事如舊矣此淚與俱也
  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從左拾遺移華州椽與親故别因出此門有悲往事 不無少望然淡淡直叙怨而不怒諷刺體之聖也
  此道昔歸順 金光門
  近得歸京邑四句 一句一層轉折事不可解惟有自傷而已末則仍歸于不忍忘君所以為公歟
  寄髙三十五詹事安稳髙詹事 時髙以被讒分司故云
  兵戈久索居 久字起嵗晚直貫注過半百
  嵗晚莫情疎 莫字作或字解 兵戈年長非頻仍寄書何由知其存没為爾憒憒安穩否耶抑宦途轗軻不暇及此而相疎耶前四句皆驚疑不定之詞
  天上多鴻雁一連 言不可謂兵戈之故乏信將命也路逢襄陽楊少府入城戲呈楊員外綰寄語楊員外不屬意少府故寄語句直起
  兼將老藤杖二句 更轉一層反映少字
  題鄭縣亭子更欲題詩滿青竹二句 㸃題字别轉一層憑髙愈收得足
  望岳 方云無一句移得岱宗嵩衡
  安得仙人九節杖 望中已含尋字
  車箱入谷無歸路一連 頂諸峯 自髙而下從逺望之歸路反為岩崖塞斷也 無歸路有一門一重一掩或暗或明方是處下窺髙真景上承到字下起尋字亦非常生動 方云五六即將望中作一轉
  髙尋白帝問真源 髙字竦字既相應尊字亦對白帝字
  至日遣興奉寄北省舊閤老兩院故人二首 尚書省謂之北省 題曰遣興句句是不能遣腸一日而九廻愁與日而俱永因令節而觸撥尤甚耳
  欲知趨走傷心地 不能遣處
  正想氛氲滿眼香 寒雲白滿山非是物也
  無路從容陪笑語 指兩院故人
  有時顛倒着衣裳 用三百篇體于律詩中
  何人錯認窮愁日二句 錯認即下雲氣雖欲錯認得乎 言我如此望帝闕而思故人不知故人亦有錯憶及我否我真愁隨日長不可掇也
  第二首 上篇曰入鵷行未視朝時也下篇班齊之候曰侍龍顔則君在也
  去年今日侍龍顔 重言之所謂趨走傷心地也玉几由來天北極一連 此中獨少孤臣也
  孤臣此日堪腸斷 不能遣
  愁對寒雲雪滿山 前虛含此㸃破 雲氣爐烟互映作收
  得弟消息二首 血淚所結寫倣其面即鈍賊矣第二首生理何顔面一連 至于顔面不顧而仍未必可延嵗時甚矣可悲也 且嵗時與招得幾時魂應得舍弟消息 此等詩自不可規橅 前半三折亂後誰歸得二句 起是倒裝他鄉豈勝故鄉只亂後無一人能歸耳
  舊犬知愁恨二句 言汝妾乃不如犬
  秦州雜詩二十首遲廻度隴怯 遲廻伏淹留度隴伏烽火
  水落魚龍夜一連 茫茫奔竄如魚龍之失所碌碌因人等鳥䑕之同穴借山川㸃化 尚書春言日秋言夜夜亦秋也變文屬對見滿目無非兵象起下烽火句言秦州仍不可久留耳注家引水經注魚龍以秋日為夜非詩人本意以此證用字之穩則得之
  第二首清渭無情極 言一身不能隨渭水而東故反怨其無情也
  第三首胡舞白題斜 白題從舊注引南史裴子野語然作蹄亦得詩有豕白蹢箋四蹄皆白曰駭白蹄尤其躁疾者喻荆舒之人勇悍捷敏其君猶白蹄之豕也正與駭字相類暗用馬與豕對也
  第四首抱葉寒蟬静一聨 寒蟬静不敢言也獨鳥遲不敢息也故下有何之句腹連自比
  第五首聞說真龍種一連 此歎時危市駿獨在所遺老棄遐荒也
  第六首旌疎鳥獸稀 注旌一作林按旌謂使旌也旌疎有搜抉之迹然自屬佳句自齊梁出 林疎鳥獸稀言不但轉餉艱難即行圍亦鮮所得起下往來者將何堪也
  那聞往來戍二句 言河隴已没抽兵防河不復往來番戍所畏内憂方急僅以解鄴縣之圍并無暇東赴滄海郡也
  第七首 此歎吐蕃日迫秦州方陷没為憂使車由此者徒貽張勝之累莫奏義陽之績烟塵何計可息也莽莽萬重山 含獨長望
  第八首 此言昔人尚能鑿空逺略今㓂在門庭腹心未有平定之期為可歎耳
  第九首 思返近郊而不得無聊反言也
  今日明人眼 妙起
  臨池好驛亭 此起若施之内地即一字不通人第十一首蕭蕭古塞冷 起變
  第十二首清渠一邑傳 傳流傳也傳送也
  秋花危石底一連 予嘗入泉林壽聖寺親見此景乃歎為工
  第十三首傳道東柯谷 伏相報
  痩地翻宜粟一連 張籍賈島宗祖也
  第十六首東柯好崖谷採藥吾將老 言若得居東柯便遂疎嬾之性吾將老焉何須鑷髩毛斑乎
  落日邀雙鳥一聨 落日歸翼方擬迅飛崖谷迴碍若邀留不遣也一作谷中易暗日纔落而鳥已栖若邀之也晴天無雲而養片雲于谷中則崖谷之深峻可知矣山澤多藏蓄山川出雲皆合養字之義似新實穩兒童未遣聞 兒童不知亂靡有定日夜思返聞此則舉室悲歎徒亂人意也
  第十七首鸕鷀窺淺井 西邊土厚水深陰久井溢反若其淺矣 窺淺井井中皆生魚也
  第十八首塞雲多斷續一連 貼秋又形容得髙字出邊日少光輝 驚人語
  警急烽常報四句 所謂聞烽火而此淹留也
  第十九首故老思飛將二句 國家得復經略安西則河北之平可知矣
  第二十首曬藥能無婦二句 應發端悲生事
  為報鴛行舊二句 應此淹留歎當時同在兩省者竟任一老之播棄也
  月夜憶舍弟 秦州作 時公之三弟在許徐二州戍鼔斷人行 興未休兵
  秋邊一雁聲 興寄書
  月是故鄉明 㸃化隔千里兮共明月家人皆不在側獨月色與故鄉同耳
  有弟皆分散二句 正捻憶弟
  宿贊公房京中大雲寺主謫此安置 湘靈刪當以其無據
  隴月向人圓 應來此
  東樓 師徒撓敗鼔角戰塵内侵日偪無他方略但厚遇其使如奉驕子耳
  雨晴天水秋雲薄 從注洪氏隨筆作天永勝水字逺矣
  寓目 秦州詩
  山寺 秦州詩
  麝香眠石竹一連 頂山園 麝以香賊鸚鵡以言囚自非遥岑絶磴人迹不到之地安得眠食遂性耶此亦所謂意外之巧也次連寫凄寂之景如此細麗真小庾嗣音也
  亂石通人過 頂細路
  懸崖置屋牢 顧髙字
  上方重閣晚 就髙字收轉
  百里見秋毫 并收野字 上六句皆細寫結忽拓開然云見愁毫仍歸于細先着晚字然後折出見秋毫更不直
  即事和親事却非 和親本冀以紓國難豈知公主復歸羣凶猶熾至是始悟其非不已徒貽社稷之恥乎人憐漢公主二句 不追論和親之非仍以公主生還為已功大臣無恥誤國可戒可怒故反覆責之
  遣懐 厯亂無端全似風騷豈得以起承轉合求之夜來歸鳥盡 夜來即謂此日之夜 玩全篇曰霜露自春而秋也曰日斜自朝至暮也無時不悲無計可遣失栖之鴉無家之客悲啼清淚那得不盈睫乎
  天河 句句比興偏字字着題
  常時任顯晦二句 一起便是天河 暗寓亂世識忠臣也
  縱被浮雲掩一連 是河不是星月
  含星動雙闕一連 頂出永夜中四句有一老杜小影在内
  牛女年年渡二句 刺先據要津之人不已容也初月微升古塞外一聨 頂影斜
  河漢不改色 頂光細
  闗山空自寒 用闗山月與河漢屬對新
  庭前有白露二句 本詩零露團兮 後四句承隱字皆以甲夜即無月反襯初字
  歸□春色豈相訪 方云預望其來所謂社日逺看人是相訪也 春色句是生生世世 反對霜雪
  衆雛還識機 衆雛句是子子孫孫 反對儔侣稀篇中豈字還字儻字㑹字愈活愈醒
  擣衣 如泣如訢 前四語俱在題前落脉
  一寄塞垣深 深字能與不返二字呼應
  促織草根吟不穩 頂哀音兼微細
  久客得無淚 頂動人
  故妻難及晨 猶言秋天不肯明也
  悲絲與急管二句 亦顧起二句
  螢火 刺詩仍帶憫惜故味長 起四句四折
  幸因腐草出 楊云起句暗㸃螢
  敢近太陽飛 次句反㸃火
  未足臨書卷 實事翻用
  隨風隔幔小一連 先寫出一層飄零
  十月清霜重二句 結更轉得有力何處歸與上㸃衣隔幔傍林層層呼應
  蒹葭體弱春甲早 古人入聲字收入平上去三聲如甲字自可作平聲讀也道昇先生之論如此然亦有上去作平者
  苦竹味苦夏蟲避 頂守字
  叢卑春鳥疑 頂弱字
  除架 公自注𤓰架也
  束薪已零落 自稀以至于除
  寒事今牢落二句 落句直言曽不如秋蟲暮雀猶知懐舊也 因除架悟人生消息之理有初必終不必說盡
  秋笛 後四句忽然轉折非此老筆力其誰敢為送逺 定翁云末二句未喻按江淹詩送君如昨日簷前露已團
  觀兵 李泌請命郭子儀並塞北出直搗范陽公持論與之暗合落句即李愬取蔡之策
  天末懐李白 悃欵 落句疑白已死地下當與三閭相贈答也
  魑魅喜人過 嵇叔夜恥與魑魅争光此句指與白争進者言之 鬼神忌才喜伺過失古人四聲多轉借用之非過從之過也此解出安溪先生最有意味葢以比惡俊異訾文雅之徒
  獨立 水鳥猶慮搏擊微蟲尚有網羅况人事有甚于此者乎
  空囊翠柏苦猶食 古人有食柏而體生毛羽者翠柏句與下無衣對
  吾道屬艱難 謂必擇所依也
  蕃劍又非珠玉裝 妙在此句呼得氣字身字起虎氣必騰上一連 夕公云虎邱嘗有劍氣狀如虎延平津劍躍化為龍
  銅瓶 容齋極稱其曲折宛轉細讀果是異人
  百丈有哀音 從深字生來 無中生有更入神也側想美人意 此句追想走向活路便空濶詩須如此脫化
  猶得折黄金 得失二字照應 井廢殿摧人往銅瓶反因失水幸在治亂得失意外相反重㫖隱躍
  觀安西兵過赴闗中待命二首用意始如神 謂因材駕馭老馬不遺知道之能飢鷹不成飽颺之患則人人可以臨危授命風塵不足静也 安溪先生云老馬夜知道者經多而熟也蒼鷹秋著人者時至而厲也臨危即用蒼鷹意久戰則用老馬意兼此二者用意始能如神葢練事明而决機速兵家之要盡于此矣
  第二首心肝奉至尊 語不可學
  竟日留歡樂二句 待命 此即之子于征有聞無聲之意
  送人從軍 秦州詩
  野望 葉已稀而風更勁則望中彌曠日沉而山勢加長則層層陰晦中四句皆承發端二句而又次第相生自逺而近也
  葉稀風更落 含林字
  山迥日初沉 含晚字
  示姪佐佐草堂在東柯谷滿谷山雲起一連 承茆屋趣谷中雲滿澗瀑忽懸深山絶壑陰晴互異句法為有神也從人覔小胡孫許寄 如何措筆乃爾藴藉
  人說南州路 覓字已藏許字
  為寄小如拳 逐字位置
  童稚捧應癲 反駭字并應小字
  秋日阮隱居致薤三十束 字字精到
  畦蔬繞舍秋 先位置此句妙 即帶出秋日
  盈筐承露薤 盈筐三十束也承露藏秋字
  不待致書求 致字從對面反出
  束比青蒭色 出束字
  衰年闗鬲冷二句 并及情味 楊明逺作扁豆五言古詩長篇予謂當檢本草并以性味之良作一連或頗SKchar之試看老杜于八句内尚不遺漏也
  秦州見勅目薛三據授司議郎畢四曜除監察與二子有故逺喜遷官兼述索居凡三十韻 此篇叚落尚未詳
  獨慙投漢閣一連 公之自責如此于摩詰廣文有恕詞焉可謂忠厚之至
  宫臣仍㸃染 指司議
  柱史正零丁 指監察
  喚人看騕褭 方于上句上分謂喚人以下乃公自喻今從之
  旅泊窮清渭 指索居
  隴俗輕鸚鵡 自謂
  原情類鶺鴒 指二子
  秋風動闗塞 指索居
  髙卧想儀形 喜遷
  寄彭州髙三十五使君適虢州岑二十七長史參三十韻時患瘧病前賢命可傷 此句以寓今我獨凄凉也諸侯非棄擲 指髙使君
  半刺已翺翔 岑為長史故曰半刺
  客子鬥身强 注鬥一作問當是聞字之誤白詩中用之最熟
  羇旅推賢聖 用仲尼旅人
  有靦屢新粧 有靦句似指避鬼而復屢至即上所謂不銷亡也趙與時賔退録所謂不惟避之而且塗抺其面
  盡室在邊疆 秦州
  荆玉簪頭冷 指岑
  巴牋染翰光 指髙
  更得清新否 可見清新二字詩家最上一乘法具此矣
  寄岳州賈司馬六丈巴州嚴八使君兩閣老五十韻元白代書百韻之祖
  討胡愁李廣 謂老將數奇無功也
  奉使待張騫 謂未有囬鶻之助也
  虛修水戰船 謂昆明池落賊中也
  蒼茫城七十 謂君出走
  流落劍三千 謂陵被發 用魚腸之劍三千
  畫角吹秦晉 晉注一作塞秦塞謂桃林之塞賊自潼闗入也諱兩都連破但舉近郊言之
  花動朱樓雪二句 含下霽景
  衣冠心慘愴二句 含下悲風 四句言雖宇宙重開然收京非可賀之事如此立言乃為得體
  宫莎軟勝綿 注莎刋作花按宫莎出入所踐也花字不通
  舊好腸堪斷一連 綰上起下
  翠乾危棧竹 指巴
  紅膩小湖蓮 指岳
  朱絲有斷絃 此用直如弦死道邊也
  地僻昏炎瘴 指岳
  山稠隘石泉 指巴
  典郡終微眇 指嚴使君
  治中實棄捐 指賈司馬
  去去才難得一連 轉接渾化
  他鄉饒夢寐一連 綰合
  寄張十二山人彪三十韻曹植休前軰 頂上詩興張芝更後身 頂上草書
  世祖修髙廟一連 按此借漢晉以為喻而宗廟之焚燬闕廷之匡復盡于十字中矣叙事簡妙若此真攢簇五行手也
  商山猶入楚一連 招隱亦何藴藉
  存想青龍秘三韻 當天翻地覆之時畊岩結草想青龍而騎白鶴静者之妙如此此數句隱顯映帶其妙處未易名言亦可以悟作律之法
  鼔角凌天籟 分外清新
  闗山信月輪 方與山人相闗
  寄李十二白二十韻筆落驚風雨一連 非此頂仙人不出
  未負幽棲志一連 闗照前後事
  蘇武先還漢 句未詳
  莫怪恩波隔二句 落句反用天不可問之意 此篇不獨惜其才且為白其節古人厚於友朋如此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三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