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55

卷五十四 義門讀書記 卷五十五 卷五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五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杜工部集
  哭嚴僕射歸櫬老親如宿昔 慰之也
  部曲異平生 弔之也 公在嚴幕府多規切之詞釋悶諸篇亦似恨知已不盡及公薨而代之者乃至不復可與共事故有遺後追慟及諸將八哀等詩也
  宴戎州楊使君東樓 起句竒絶
  重碧拈春酒一連 方云妙絶今古山谷八句詩皆出於此按黄山谷在戎州有廖致平送緑荔枝詩誰能同此絶勝味惟有老杜東樓詩正謂此也
  渝州候嚴六侍御不到先下峽船經一柱觀 先下峽留眼共登臨 仍收轉待字
  撥悶纔傾一盞即醺人 已呼起霑脣
  乗舟取醉非難事一連 但使酒能解憂即三峽驚濤犯險往來可以不計視此非難則悶之難撥可知也無窮鬱結偏似興㑹飛騰公詩作用所以微也
  已辦青錢防僱直 防猶備也言或以備撥悶之一法耳
  聞高常侍亡忠州作 此詩有痛有刺生不能致君死亦但修文地下耳詩名獨步别無功業可紀故曰虛歴也
  致君丹檻折 言已因救房相而貶於外遂不復與高相見也金華瞬失祗益吾悲惟獨步詩名長在天地間高之不死或在於此痛惜而兼以慰之也
  宴忠州使君姪宅 通篇言汝雖貧富不相恤吾自以同姓故自須聊一過汝倘汝謂區區一飽便可牽率老夫則殊不然也 落句須合題龍興寺所居院壁一篇觀之
  禹廟雲氣生虛壁一連 疏鑿三巴萬古如在腹聯寫得神靈颯至
  題忠州龍興寺所居院壁 七句皆寺居之由忠州使君乃公從子而莫能為南道主人題詩以深責之淹泊仍愁虎 兼刺其無善政
  深居頼獨園 指龍興寺
  旅夜書懐細草微風岸 已領獨字
  星垂平野濶 頂獨字岸字
  月湧大江流 顧檣字 二句只是汗漫黏天寫來雄渾生動乃爾 劉孝綽月半夜泊鵲尾詩月光隨浪動山影逐波流
  官應老病休 許身稷契曾犯龍鱗豈等浮華未應漂蕩然非君之恩禮獨遺元從之外自縁老病合就屛退耳
  天地一沙鷗 應獨字 此又似揚子所云譬若江湖之雀勃解之鳥乗雁集不為之多䨇鳬飛不為之少也别常徴君 忠州詩
  此别淚相忘 淚相忘猶言至哀無淚欲其細作行者知終不得相見但望悉其起居動靜也
  十二月一日三首第三首即看燕子入山扉二句 發端反對親知見靣
  贈崔十三評事公輔 此乃夔州詩頗不拘常格其實近體也或編古詩中非是
  𭶑吏因封已一連 謂掊剋在位賢者屛棄
  氷壺動瑶碧 起渇字
  還思霧一披以下 所謂宗族交逰光寵也
  長江二首第一首衆水會涪萬 江之源
  歸心異波浪二句 言歸路為所梗徒若江水之飛翻用反筆最妙 江間波浪兼天湧當即用此二句箋之第二首浩浩終不息 江之委 合源委觀之恰醒出長字品彚只選此篇便屬不解詩也 結句接上二字不可曉
  承聞故房相公靈櫬自閬州啓殯歸塟東都有作二首第一首一德興王後 歎歸葬不出肅宗哀榮之典至代宗始下也後謂興王之後人 落句謂前在閬州别房墓也
  第二首風塵終不解一連 房相一生志在興復今旅櫬所經但見江漢之朝宗未解風塵之澒洞其有没而猶視者乎
  盡哀知有處二句 言已不能返東都也
  將曉二首第二首落月去清波 去字百錬曉色既啟波中月影漸微若作失字便味短
  歸朝日簪笏 以早朝暗收曉字
  懐錦水居止二首第一首猶聞蜀父老一連 驚懼子弟憂患父老蜀民亦不堪命而煽亂所恃上皇西幸時稍稍遺澤足係屬其心或不至遂畔其子耳
  逺逗錦江波 逗字改投字 爾止嘗與予論詩中逗字今人有作動字用者非此本逗留之逗逗止也但此處逗字未知何義按韻㑹引集韻逗或作投合也第二首錦城曛日黄 言烟火之多也
  子規 后山云此等語盖不從筆墨畦徑中來其所鎔裁殆有造化也
  眇眇春風見 含傍人
  蕭蕭夜色凄 含愁聽
  南楚正月蜂相見一連 頂異字切早早 篔谷云相見共聞起下離羣
  杖藜妨躍馬 覆裝字
  寄岑嘉州州據蜀江外 夔州詩
  不見故人十餘年二句 岑之為補闕公所舉也公流落西南不一言之於朝出守又不遣人迎致此篇盖㣲諷之
  泊船秋夜經春草二句 見其留之久也
  眼前所寄選何物二句 言若我窮者但能致書以伸十年意見之誠而已岑則豈宜徒爾乎
  移居䕫州郭 中二連方是清新生動一别一就若送若迎
  農事聞人説 伏土平
  山光見鳥情 伏石斷 飛鳥亦投山豁處也
  且就土㣲平 就字對上别字若送若答
  船下夔州郭宿雨濕不得上岸别王十二判官 無對屬㾗
  石瀬月娟娟 先作上岸之勢
  勝地石堂烟 望王所居 烟字含濕意
  柔櫓輕鷗外 補出下字
  崔評事弟許相迎不到應慮老夫見泥雨怯出必愆佳期走筆戲簡午時起坐自天明 言坐而復起起而復坐自天明待至午時也
  浮雲不負青春色一連 見愆期在崔
  身過花間霑濕好 何但不怯而已
  宿江邉閣 用仲言句
  夜宿西閣曉呈元二十一曹長城暗更籌急一連 役夫苦寒則促其更籌冀其將旦而得息而雲氣濃厚轉益隂晦起句妙得神理
  稍通綃幕霽一連 頂微字
  西閣口號 三四清新
  西閣雨望逕添沙靣出一連 言始得水落可通往來不憶又值滂沱也
  不離西閣二首第一首地偏應有瘴 頂非時
  臘近已含春 頂冷色 月令臘在孟冬即俗所謂小春
  失學從愚子一連 一開一合自難自解生出落句第二首 既無計離此因而稍以西閣之勝遣心人今已成故亭勝事經目方自此始也
  江雲飄素練一連 妙在一氣
  滄海先迎日 西字
  銀河倒列星 閣字
  西閣三度期大昌嚴明府同宿不到 言問子肯來乃期同宿不到則負在嚴也起五字曲折之至
  今疑索故要 言今夕宜可取必故約也
  匣琴虛夜夜 切三度
  金吼霜鐘徹 朝朝
  花催蠟炬銷 夜夜 二句寫負約入神
  早鳬江檻底 早鳬切明府江檻切西閣
  䨇影漫飄颻 仍望其到
  閣夜 西閣夜也窮隂稍開又見兵象急景相催復起惡聲 此詩言孑遺有幾復聞戰伐大兵仍嵗農桑盡廢冬無儲粟僅有存者不受徴發之夷獠以漁樵取給世運若此夜何時旦然天心厭亂則雖正順如卧龍雄武如躍馬亦空歸黄土但未知國家連續天命者人事如何徒使我憑閣注望依依不能自已竟寂寥無足聳人觀聽猶然兵象充塞宇宙也
  西閣夜 楊云首二句將夜第三初夜第四已夜第五夜深逺聞行夜時危既已驚心靜聽號寒民窮又恐煽變盗賊猶存赤子無告故不免百憂交集遂為展轉申旦矣
  恍惚寒山暮二句 蒼然暮色自逺而至非髙閣則不見也
  山虛風落石 興起所聞守禦之苦
  擊柝可憐子二句 擊柝禦暴處處戒嚴也 村曰何處遥聞有此村也無衣之悲則又從寒字埋根
  時危關百慮二句 言從前驅民而為盗後復假盗以剝民葢有難以斥言者故不得已仍致憤於盗也瀼西寒望朝光切太虛 自西望
  瞿塘春欲至 醒寒字
  入宅三首第一首花亞欲移竹一連 拈初入生動第二首水生魚復浦一連 水生雲暖頂春歸 復注音腹與臍暗對
  半頂梳頭白 半頂妙言頭已秃也
  相看多使者二句 應亂後未還
  第三首吾人淹老病一連 老病淹留乃不得已非卜居貿名附才人之故蹟也
  赤甲 呉體
  笑接郎中評事飲二句 言致主無路聊用杜康解憂故非率真自放忘其可以增疾也落句反言之
  卜居 言豈惟此生欲歸將待化鶴正恐子孫長流落三峽似桃源中人矣故吟望尤切也
  莫春題瀼西新賃草堂五首第一首哀傷不在兹 哀傷為戰伐不定不在無家乆客
  第二首 畏人旅食竄身窮僻起連言非求安擇地也全生麋鹿羣 雖友麋鹿尚見干戈
  畏人江北草 草比小人
  旅食瀼西雲 石為雲根言石田不可耕也
  萬里巴渝曲二句 巴渝曲言峽中三年之内無日不聞徴發也
  第三首 起連是暮景
  乾坤一草亭 草堂在此篇㸃出 已蒼云言乾坤之大止有一草堂非以天地為圍幕按草堂尚屬新賃所謂世亂一身多也
  細雨荷鋤立 暮春
  江猿吟翠屛 與哀歌相答 落句山谷多效之冉冉老至身世飄零幾將為農没世故因暮春興感也第四首 起連言我自無能非我君少恩而致我躬耕力食也
  王臣未一家 共屬王臣尚為敵國故尤可憤歎耳所悲者亂靡有定未為一家若我生有涯非所深悲也應哀傷不在兹句
  第五首欲陳濟世䇿二句 濟世䇿湏北歸而陳於天子之前今淹留使府且以尚書郎老矣即下所謂風逆羽毛傷也但嘗陪鴛鷺猶搆豺虎不覺躑躅感憤耳落日悲江漢 自歎朝宗無期也
  園 清新
  豎子至樝梨且綴碧 襯熟字
  山風猶滿把 神來 此等句後人更不能到
  野露及新嘗 嘗字即呼起欲寄
  提攜日月長 日月二字妙與風露映帶長字又妙與猶字及字呼應
  示獠奴阿段 起句山木蒼蒼伏虎豹羣落日曛起入夜第二句竹竿裊裊伏餘瀝細泉分伏爭字
  傳聲一注濕青雲 顧源字
  怪爾常穿虎豹羣 顧㝷字
  秋野五首第五首大江秋昜盛 傑句
  徑隱千重石一連 說留滯寫得乃爾新麗
  溪上 幽秀
  古苔生迮地 地濶故迮處生苔
  秋竹隱疎花 人稀故隱處藏花
  西江使船至二句 自道所以不願深居必在溪上之故
  樹間 六句間寫得妙
  交柯低几杖 間字妙
  滿嵗如松碧 柯字
  同時待菊黄 實字
  幾廻霑葉露二句 收婆娑又即從上待字打轉課小豎鉏斫舍北果林枝蔓荒穢淨訖移床三首第一首背堂資僻逺 舍北
  洩雲髙不去 惟洩雲不去則下皆淨訖也
  第二首 前四句妙是鉏斫後語
  全身學馬蹄 莊子馬蹄篇也
  吟詩坐廻首 移床
  第三首日斜魚更食一連 是眼前無俗物魚鳥皆來親人也日斜客散互文見意
  寒水光難定 為風多也與第六一穿非死對也寒雨朝行視園樹清霜殺氣得憂虞 收足寒雨衰顔更覓藜床坐行視
  季秋江村逺遊雖寂寞二句 坡翁九死南荒吾不恨兹遊竒絶冠平生分明學此却覺㾗迹少味逺遊只已事投荒不恨是以君命為戲也
  小園問俗營寒事 應本是楚人家
  自瀼西荆扉且移居東屯茅屋四首第三首柴荆即有焉 亦押語助以四首成章得用長詩中句法
  解䌫不知年 應見一川
  東屯月夜 題是月夜然非玩月乃徹夜不寢見其升復見其落耳不寢由於愁然觸於風㸃愁字在中間以風字襯托兜裏細巧無匹
  抱疾漂萍老二句 從東屯起伏愁字之根
  青女霜楓重 領天寒
  黄牛峽水喧 入風字
  泥留虎鬬迹 中藏風字風從虎迹則因月皎而見也喬木澄虛影 月中帶風
  數驚聞雀噪二句 上句風中見月數驚暫睡起下不成寢
  日轉東方白 收月字
  風來北斗昬 出風字
  無夢寄歸魂 收足漂萍 魂亦難寄則此身漂萍愁苦不言可知舉夜以見日也
  從驛次草堂復至東屯二首第一首非㝷戴安道 以船襯馬
  峽險風烟僻二句 既避峽險又看橘柚是所以借馬之故
  築塲看歛積 收轉歸田
  第二首山家蒸粟暖一連 義興風景頗相似
  刈稻了咏懐 草堂本此篇編於自瀼西荆扉移居東屯茅屋四首之後後四句即以終前移居之意非與前四句了不相關也
  寒風疎落木 刈稻之時
  旭日散鷄豚 刈了之景
  野哭初聞戰 起無家句
  樵歌稍出村 抱落木
  作客信乾坤 信乾坤與空雲水對 此詩上四句刈稻了下四句咏懐
  上白帝城江流思夏后 比祖宗開創之功
  風至憶襄王 比明皇淫荒之釁
  老去聞悲角一連 真有不見太平之痛
  公孫初恃險二句 却又轉言公孫躍馬意雖長而甚蹷促吾又何為而不見賊平哉
  上白帝城二首第一首天欲今朝雨 頂變字
  山歸萬古春 頂新字
  八陣圖遺恨失吞吳 遺恨謂不能制先主之東伐謁先主廟 䕫州詩以此種為極山谷不能至也 可配謝元暉武昌故城詩
  乗時各有人 各有人三字直呼後半孰字
  力侔分社稷 起復漢一連
  志屈偃經綸 起雜耕一連
  雜耕心未已 伏雄圖屯
  錦江元過楚 頂伯氣歇
  虛簷交鳥道 頂空山
  枯木半龍鱗 頂舊俗
  竹送清溪月二句 含換字新字
  孰與關張並一連 反覆咏歎非先主天授雖有諸葛亦孰能任之不二以共濟大業使乗時立功乎
  應天才不小一連 言外見我既風塵揺落不知當世亦有才如武侯之人堪憂國之寄者乎
  遲暮堪帷幄一連 堪字乃公自謙語與且字對 堪猶言恐不堪也其謙也正其任也曰且者且以待時㑹也
  向來憂國淚二句 又言此區區效忠之心終不能忘惜乎寂寞至今耳 寂寞二字結束揺落風塵飄零遲暮
  白鹽山 破題已暗起白字
  刻畫竟誰傳 略㸃鹽字却不纎巧
  灔澦堆巨積水中央 積注作石當如吳本作積為是亦沙堆也
  江寒出水長 公詩善押長字
  灔澦江天漠漠鳥雙去一連 除是鳥飛得過况又風雨蛟龍雜然助其險阻耶
  白帝高江急峽雷霆鬬 頂雨翻
  翠木蒼藤日月昏 頂雲出
  白帝城最高樓 城當雲頂日漾江中慘淡變幻弱水無力猶隨江流朝宗歎息我老獨不能出峽也
  扶桑西枝封斷石 切最高 二泉云以西言東 封斷石亦壅塞之意
  弱水東影隨長流 二泉云以東言西
  泣血迸空廻白頭 迸空藏最高
  白帝樓樓光去日逺 覆裝句
  峽隘 每思飛去而苦道梗不得已而謬歸咎於峽路之險隘也
  聞説江陵府 即注望字
  水有逺湖樹 含望字
  諸葛廟 看其㸃綴斷續之妙
  久逰巴子國二句 流落無成彌有感於劉葛之一心一德發端渾涵有味
  賢聖亦同時 晏嬰聖相此聖字所本也
  欻憶吟梁父二句 打轉久逰俊健之甚
  峽口二首 峽口即西陵荆門虎牙二山之間楚之西塞也
  瞿唐兩崖 乗此險者何如落句凄愴不言自深䕫州歌十絶句第八首 何意流落直到此地
  第十首 言除是崑崙蓬萊耳天下更無匹也
  偶題前軰飛騰入二句 詩體態
  法自儒家有二句 儒家疑作傳家謂乃祖審言也騄驥斵輪等語皆承此聨來分書傳與儒相似漢書相如傳列仙之儒有作傳者二字葢昜誤也 詩工夫永懐江左逸二句 詩源流 江左謂徐庾隂何鄴下謂建安也多病猶言僕病未能非疵病之謂 病注一作謝亦可通按韻㑹拜賜曰謝言已之詩體源自鄴中若拜其賜也存備一説
  騄驥皆良馬六句 言古之良馬多帶好兒何已之先人斵輪有自而不克負荷致媿前賢因思展轉浮名非不傳其著作特有才無命不禁覊愁耳
  抱疾屢遷移 詩境地
  聖朝兼盗賊二句 兼懐也謂不能討而欲以恩綏之先生云兼字仍虛言聖朝兼有盗賊之憂異俗更就
  喧卑之陋也
  鬱鬰星辰劍 有深埋
  蒼蒼雲雨池 無騰化
  兩都開幕府 謂成都江陵 三公皆武勲兼領故曰開幕府
  音書恨喜鵲 報喜多虛反以為恨
  號怒怪熊羆 爪牙莫用深以為怪不除盗賊惟恣暴怒故以為怪也
  稼穡分詩興 無佳句
  柴荆學土宜 有離憂
  不敢要佳句 要猶取必也
  秋興八首 賈開宗曰少陵之詩以文選為宗故秋興八首其題原於盧子諒其筆取之劉太尉文詞幾於亂絲而頭緒井然一絲不紊又本於左太冲之詠史八首熟精文選理者當自知之按左之詠史昭明所採者適八首耳此自以八首為章法賈言本此者非古今詩體不同謂其筆取之劉太尉亦附㑹之謬者也
  第一首 題曰秋興此章乃後七章之興中四句虛實蹉對
  玉露凋傷楓樹林 秋字起
  江間波浪兼天湧二句 虛含第二首望字
  叢菊兩開他日淚二句 虛含望之乆也 他日淚不始於今秋也二年逢菊眼穿落日矣 故園引起望京華 孤舟浮浪都無止泊乃心則維繫於故園也第二首䕫府孤城落日斜 承上白帝城來落日斜又縁上暮字
  每依北斗望京華 後此皆望京華之事三字所謂詩眼也 南斗當作北斗京華不見惟瞻依北斗而已聽猿實下三聲淚二連 以䕫府京華蹉對奉使句用小庾星漢非乗槎可上八月槎言京華難返猶天上不可至也五六二句言豈以病留兵實阻之悲笳起而粉堞隱上承日斜下起月映忽晦忽明曲折變化
  請看石上藤蘿月二句 上句言悵望不已不覺夜深所謂依北斗也 蘆荻花收到秋字月映則又依斗望京之候也 仲言日夕望江詩洛汭何悠悠起望登西樓的的㠶向浦團團月映洲結處㸃化其語以應望字第三首千家山郭靜朝暉二句 一日依注作百處暮望不已朝暉復望江樓百處望之至也
  信宿漁人還泛泛二句 似漁人之萍梗異燕子之知歸也
  匡衡抗疏功名薄二句 少而早識尾大之徴欲痛哭而無路晚而追原外戚之咎抱忠藎而莫奏也時肅宗復偏聽張氏故公欲以劉向洪範五行傳論為諌書同學少年多不賤二句 言際此䘮亂之時一斥不復流落劍外同學少年猶不容我名挂朝籍拯此多難乎五陵起下長安
  第四首 奕碁但指置君不定非咎謀國者之無定算此詩乃追述禄山䧟長安之事下二章則追述天寳以後馴至䘮亂之由第宅皆新衣冠異昔皆謂䧟賊之時無容穿鑿直北西征未詳意者謂䘮亂以後河北䧟於賊臣隴右淪於安史而恢復無期也若舊注以為䕫府之直北上句直指隴右關輔為言則不可通矣
  聞道長安似奕碁二句 接五陵來
  文武衣冠異昔時 衣冠指門第
  征西車馬羽書遲 安史繼亂蜀中多故朝廷不暇致討求一安身之地而不可得故云悲失望也
  魚龍寂寞秋江冷二句 魚龍公自比猶七歌言龍正蟄也秋江冷顧䕫府有所思亂極而思治也
  第五首 方云因提故國平居想到長安全盛之日此言天寳政衰外惑於神仙内蠱於女謁雖知其將有土崩瓦解之禍然方在下位又未久而去不能有所匡救也
  蓬萊宫闕對南山 此故國平居之盛
  一卧滄江驚嵗晚 顧䕫府
  第六首 此言盗發幽陵倉皇西幸平時歌舞佚樂自謂無虞而不知金城湯池古號帝王州者曾無籓籬之固也
  瞿唐峽口曲江頭二句 倒起變化言我凝望之乆雖萬里而遥不啻與京華風烟相接亦從一卧滄江來瞿唐峽口即上所謂䕫府孤城葢公自言所處之地也明皇幸蜀乃至成都與瞿唐無與後見董易農説亦與余同
  花蕚夾城通御氣 天寳以後明皇移仗於南内聽政故曰通御氣也
  廻首可憐歌舞地二句 言惜哉自古帝王之都所謂周以龍興秦以虎視者乃為歌舞佚樂之故忽焉䘮之即承上珠簾二句來所以示戒也
  第七首 此因上秦中自古而因及其景物之盛後半又自傷僻逺不得復見向日秦中景物也凡老杜之詩雖有為而發者為多然亦不必每首穿穴太過
  昆明池水漢時功 接上歌舞地
  織女機絲虛夜月二句 澤州云遥想昆明之秋色也下二句鋪張菰蓮寂寞可悲
  關塞極天惟鳥道 顧䕫府
  江湖滿地一漁翁 言已漂泊江湖遂成一漁翁即所謂倚薄似漁樵也或云即信宿泛泛之漁人何其固也第八首 七八二首相連説皆昔遊之地也
  紅豆啄餘鸚鵡粒六句 言豈但功名不得施即文彩亦未遑表見於世獻賦蓬萊遂為終身榮遇求其分紅豆之餘粒借碧梧之殘枝亦白頭不可俟所以追昔而至於低垂也 天步未夷棄置蠻徼所用反皆少年裘馬之徒識昔年之事盖歎晚嵗之流落也曰望京華曰吟望八篇之首尾也 安溪云稻餘鸚粒而梧無鳳栖佳人拾翠仙侣移棹皆因當年景物起興隠寓寵禄之多而賢士逺去妖幸之盛而高人遁跡也末聨入已事宛與此意湊泊按師説更渾融亦表裏俱徹也
  詠懐古跡五首 竒才如庾宋國色如明妃英雄如劉葛皆不得志於當時五篇假以自喻也
  第一首 哀江南賦云誅茅宋玉之宅開徑臨江之府公誤以為子山亦嘗居此故詠古跡及之恐漂泊覊旅同子山之身世也宅字於次篇總見與後二首相對為章法
  羯胡事主終無頼 祿山作逆更有思明懐恩内畔勾致吐蕃總言之故曰終無頼也
  第二首 賢放色荒千古同慾楚宫冺滅故宅長存然則何必以遲暮不用為悲也
  第三首羣山萬壑赴荆門二句 生之難
  一去紫臺連朔漠一連 棄之易
  盡圖省識春風靣一連 請行雖得識靣長信僅可魂歸何等凄𦂳
  千載琵琶作胡語 石季倫王昭君詞序云云特因烏孫公主以意推之非實有琵琶也公盖承襲用之第四首蜀主窺吳幸三峽二句 先主失計莫過窺吳䘮敗塗地崩殂隨之漢室不可復興遂以蜀主終矣所頼託孤諸葛心神不二猶得支數十年之祚耳 此篇叙中有斷言婉而辯非公不能
  第五首宗臣遺像肅清高 帶跡字
  三分割據紆籌䇿一連 言其業則限於三分其人則為法萬古不可以成敗論也 一羽毛陳李二師引漸卦其羽可用為儀得之
  伯仲之間見伊吕一連 直判定千年大公案不特無一字無來處
  諸將五首 首篇言吐蕃次篇則言回鶻知中國空虛其憂亦不在吐蕃下也
  第一首 陵墓殘毁臣子之至痛故託言漢事第二句又逗出千秋二字見赤眉之禍又見於今日也入關謂自蕭入關也
  昨日玉魚䝉葬地一連 經禄山之亂園陵甫得修塞可堪吐蕃復發乎此昨日早時相仍而言之義也 䝉葬地是既葬者䝉掩之也
  見愁汗馬西戎逼 汗馬指石馬流汗事言方復憂此也
  曾閃朱旗北斗殷 朱旗絳天此之謂殷也顧注引東觀漢記朱旗騎馬殷天蔽日更考之
  多少材官守涇渭 言雖有材官騎士曾不能制也多少猶言無幾涇渭指涇源
  將軍且莫破愁顔 責其善後之備
  第二首 俯仰感慨無限曲折劇言借助回紇之非當時祿山已死安慶緒本庸奴負弑父之罪茍以計間其下未有肯為之用者也朔方諸軍以順討逆滅賊固在旦夕何必借助回紇乎香積之勝李嗣業等血戰之力也新店之戰即乗香積之餘威也囘紇但利中國子女玉帛何嘗肯與賊血戰乎新書謂太宗能用突厥者謂但用其虛聲且使之不擾汾晉可無内顧之憂是為得䇿肅宗之於回紇用之協力以翦同羅叛胡使阿史那從禮不能擾朔方軍之後足矣乃聽其傾國而至竭中國膏血以奉之異於曩日之用突厥矣新書正謂假囘紇之助以復兩京為非注家自失其㫖也汾陽勲塞天地然其得失各不相掩注家謂但當惜之訟之不應復譏議短長陋哉斯言汾陽有知不將胡盧九原乎怙恩肆掠雖庸人亦逆知之當時葢急欲資以就目前之功耳他日囘紇為史朝義所誘起兵内侵至三城見州縣皆為邱墟遂有輕唐之志頼僕固懐恩為之彌縫始復助順義朝既平登里可汗歸國所過鈔掠中國之兵為之重困及僕固懐恩叛復誘回紇至涇陽雖聼子儀之言擊吐蕃以自贖而唐之被侮亦極矣假使不幸有叛人逃死於其國者敎之乗亂盗我邉鄙則朔方軍豈復為唐有哉原其厲階莫非肅宗不善用之令得窺見中國虛實遂肆然如行無人之地無所忌憚借助之舉唐之不亡於囘紇者幸也少陵留花門之詩注家豈未之讀乎
  第三首洛陽宫殿化為烽 九廟為燼但舉其半言之休道秦關百二重 此言秦關難恃隱顯見意
  滄海未全歸禹貢 滄海指淄青
  薊門何處盡堯封 薊門則通指三鎮也
  天下軍儲不自供三句 諸侯不貢而畿内賦歛益急根本方撥何暇收復薊門屯田積榖農戰兼修則府兵可復居重馭輕安史餘孽削平可待矣
  第四首 注家謂以楊思朂吕太一為用李輔國魚朝恩之前鑒真善據也
  殊錫曾為大司馬一連 大司馬句謂李郭皆元勛不相統也並為大司馬詳漢書中侍中貂句但指朝恩炎風朔雪天王地二句 用忠臣則炎風朔雪盡入版圖任小人則兩京廟社皆不可保 何謂忠臣不求明珠翡翠以蠱君焚身者而已末句言當憂根夲也 五嶺不臣事同癬疥内任忠臣先取巨憝則聞風清盪矣第五首 明皇出走頼蜀以為後圖豈可付之非人敗亂相仍乎錦江春色逐人者自公之離成都亂者數四無復往時春色也前後持節皆倚主恩燕享中使杯廵有數何嘗如後人剝軍實以交近習致非才當重任乎此詩固譏代武者之非其人然遂字比較附會以實
  之則非矣
  秋日䕫府咏懐奉寄鄭監李賔客一百韻 何必定以百韻為限元白為遺山所譏亦有由也
  絶塞烏蠻北 䕫府起
  登臨多物色 轉
  岩排石樹圓 圓字工
  拂雲霾楚氣 承樹來
  朝海蹴吳天 承江來
  喚起搔頭急二句 轉 胸懐抑塞終非詩篇所能陶冶故云喚起搔頭急扶行幾屐穿此一聨正轉入咏懐秋風灑靜便 出秋日
  弔影䕫州僻 轉
  奴僕何知禮 當指懐恩父子
  熊羆載吕望二句 盖謂代宗起郭子儀於閒廢幸而復長安也
  側聽中興主 轉 收上
  長吟不世賢 起下
  置驛常如此二句 插入自已定交之事
  羽翼商山起 賔客
  蓬萊漢閣連 監
  每欲孤飛去 轉
  徒為百年牽 詠懐
  生涯已寥落 起下
  國歩乃迍邅 顧上
  露菊班酆鎬一連 公本杜陵人有宅在洛陽
  雕蟲䝉記憶 轉
  求飽或三鱣 言除是從空墜也
  借問頻朝謁 轉
  困學違從衆 插入自已
  行路難何有 轉 以下言我亦將由夷陵而行或與鄭李道故雖為百慮所牽不獲就二君於南湖東郡之間然䨇峯七祖其真詮妙教已决招㝷之興自䕫之蘄途中終當與二君少欵也風期破浪至結極言其依皈迦葉之勇猛以終詠懐之事所謂喚起搔頭急扶行幾屐穿者庶幾頼佛法以掃除之如金箆之刮眼耳葢士無學問以養其性情則憂傷之極徒有歸放曠而已屈子之逺遊其著焉者也
  身許雙峯寺二句 雙峯寺注既謂應指蘄之雙峯則子美非南宋明矣北宗立神秀之弟子普寂為七祖而南宗至德宗時荷澤始有七祖之號子美今云七祖禪則欲從度門明矣豈得以曾救房琯而謂必偕出於頓門也哉 以佛氏言之頓門固優於度門然譬如舜自言瞽瞍之子而人必曰堯也烏乎可哉 注又謂七祖之禪門系之以求則知李華諸人所叙大照七葉者固未可剋定為宗子矣按謂從七祖以求禪非欲為禪門求可為七祖之人也明人注大抵多以臆説穿鑿附㑹至浮屠之書尤以人所不讀得恣為欺罔豈知詩人立言本自明白易曉後人自非有目無覩要得據以折之贈李八秘書别三十韻喜異賞朱虛 李是宗室而官不進故云
  麒麟滯玉除 玉除注作石渠是謂秘書也
  飄泊哀相見二句 轉接處温厚藴藉
  對敭抗士卒 以下贈之以言
  勢藉兵須用一連 上未喻下屬累句
  去斾依顔色 以下識别
  鈔詩聽小胥 盧德水刻杜詩胥鈔葢本諸此
  寄劉峽州伯華使君四十韻逺山朝白帝 此是西深水謁彛陵 此是東
  哀猿更起坐 為客
  伏枕思瓊樹一連 句法最生動
  青松寒不落 得朋
  雕刻初誰料 料猶賦料揚雄敵之料
  黄覇璽書增 重押增字前謂聲價此指品秩
  但求椿壽永六句 三層相頂 但猶言何但也莫猶言莫非也
  江湖多白鳥 即白鷗没浩蕩之意
  天地有青蠅 即虞翻之以青蠅為弔客也
  䕫府書懐四十韻扈聖崆峒日 倒裝句
  病隔君臣議二句 上句起下下句束上
  先帝嚴靈寢 盖雖含猶視之意注非
  宗臣切受遺 注指李輔國按此最穿鑿可笑飛龍廐小兒而謂之宗臣詩人不若是其傎也盍以上下文義求之
  總戎存大體一連 僕固懐恩為河北副元帥故曰總戎史朝義既平降将薛嵩田承嗣李懐仙等迎懐恩拜於馬首乞行間自效懐恩恐賊平寵衰奏留嵩等及李寳臣分帥河北自為黨援朝廷茍幸無事因而授之諸将各擁勁兵自署将吏不供貢賦二句盖紀其事也東萊以總戎為代宗大謬公以大歴元年始居䕫而復謂代宗為總戎乎
  長吁翻北冦二句 主辱也 北冦西夷其指懐恩誘囘紇吐蕃入冦之事乎
  不必陪元圃一連 君臣議也 殆譏代宗倉猝出幸陜州乎
  凶兵鑄農器一連 即下所謂以貞觀為元龜者而惜乎廟算之不然也先是租庸使元載以江淮雖經兵荒其民比諸道猶有貲産乃按籍舉八年租調之違負及逋逃者計其大數而徴之擇豪吏為縣令而督之不問負之有無貲之高下察民有粟帛者發徒圍之中分其所有甚或十取八九謂之白著民相聚山谷為羣盗州縣不能制台州賊帥袁晁攻䧟浙東諸州改元寳勝聚衆近二十萬故下云恐乖均賦歛又云綠林寜小患也形容真潦倒 年衰也
  雲夢欲難追 注指來瑱之事為是
  議堂猶集鳳一連 傷答效之無日而致望於在朝之君子也
  凡百慎交綏 雖叛逆如懐恩亦始於觀望持兩端遂貽國家無窮之禍耳故末以交綏戒之
  解悶十二首第三首每見秋𤓰憶故邱 故邱公自謂也注牽率
  何人為覓鄭𤓰州 似當依注作袁為長
  復愁十二首第三首 如此説轉自悲凉偏留餘味復字亦醒
  第六首 此言中國習於逆亂人心不靖乃更可憂第九首 藩鎮勢重禁兵復單寡本先撥矣此詩固自濶於事情也
  第十二首 數詩之中多感慨時事所謂意有餘也落句自謂嘗從大夫之後視國家傾危不敢以身在事外而置不問也
  承聞河北諸道節度入朝歡喜口號絶句十二首第一首 退之宣喻王廷凑之語盖本此詩
  第十首 此言降將當收之環衛縻以富貴不當復使據土地領兵馬也
  第十一首 嚴云光弼不朝此詩反以諸將入朝之功歸之容有溢美不知正以刺之按光弼因來瑱之死懼讒不敢入朝事在鎮徐州時嚴説未諦
  喜聞盗賊蕃冦總退口號五首第一首 此紀吐蕃之新退
  第二首 此言開元盛時本為恭順壊於誤國之將横挑邉釁也
  第三首 此言吐蕃乗亂䧟我河湟之地今為中國所破庶幾其逺徙也
  第四首 此言開元盛時安西諸蕃各貢方物今天下太平宜復畢來也 注於上二句附㑹可笑注杜詩乃作西域記證疏耶注下二句謂輕禮重貨亦支離按千堆寳而僅少答之以萬匹羅盖以誌國家威靈及逺非刺勃律堅昆之輕禮重貨也
  第五首 此所謂遂開明堂坐以治之
  洞房 方云洞房八首公在巫江舟中見新月聞清漏因懐長安而作也此第一首故有今夜往時之句其餘則直述往事矣
  洞房環珮冷 環珮指奉陵之人
  秦地應新月一連 言月露凛秋風號陵樹影曲龍蛇也
  宿昔花嬌迎雜樹一連 花興王母少兒龍興留之倚之者
  落月留王母 衆妾不敢當夕月落尚留言專寵也少有外人知 本是人無不知語妙
  能畫 弄臣滿側倡優歌舞政之所由衰然若倚任有姚崇之徒則主昬於上政清於下如齊桓至於負婦人而朝管仲得君行政猶不害伯其如倚仗者又為林甫國忠何由不風塵澒洞乎
  時時用抵戲二句 角抵本西域胡舞是故風塵之徴也
  鬥鷄 首二句接上角抵來豈知遂以此為事乎樓前御曲長 指霓裳羽衣
  女樂久無香 三事獨歸重女樂言之
  寂寞驪山道 次連暗接至此㸃明
  鸚鵡 此詩注引明皇雜錄微似附㑹不若他本以洞房至提封八首同編此作另編之為得也
  紅觜漫多知 頂聰明
  未有開籠日 頂别離
  歴歴 歴歴分明又言無端者為尊者諱也 起二句結束前四首末句數字與歴歴對照
  洛陽天子初愁思 犯潼關而始知愁諷刺深矣龍髯幸再攀 言意外之事也
  驪山 驪山南苑嵗晚政荒萬騎羽林手平内難功過不掩可戒可思起結包括一卷元宗本紀也羽林舊注殊憒憒
  地下無朝燭 奉陵之薄
  人間有賜金 待臣之厚
  提封 萬國尚同心戴之者以祖宗舊德兼懐開元初政也不急行儉德以新恩係結之則人困而斂益急方且不戢自焚將轉而屬之他人矣豈止安史草竊能使所在失守乎
  覆舟第二首 落句借乗槎事反收
  垂白多難身何補一連 言我今身何所補但冀匡此多難無家而病固所不辭也
  未許七哀詩 七哀詩成目終不瞑少睡非關江喧登樓日憂王路白首不移徒以此也
  草閣 此䕫州詩
  久露淸初濕 久晴之露故下久而初沾濕淸當從注作晴
  汎舟慚小婦二句 䕫俗女當門户泛舟其常族父省齋謂是公之小婦葢泥於慚字耳
  江月 起句光於水三字便切江月第二句舊引沈約高樓切思婦即與結處呼應
  江漢乾坤一腐儒 謂世人以腐儒見待若乾坤之内有不加多無不加少此一老真無復當世之用也直呼起後四句
  落日心猶壯四句 言所以思歸者非懐安也廟堂勿因其老以安用腐儒棄猶可以端委而折衝也
  孟氏 第四句暗用茅容事
  有歎 言所歎非為羈窮壯心零落不得致主重見武德開元之治使蒼生各有家耳
  月圓 江潮夜月光彩相鮮第二句神妙襯出圓字又與故園反對
  照席綺逾依 逾依恐不如上句不定二字
  中宵中宵歩綺疏 用魯靈光殿賦懸棟結阿天牕綺疏張孟陽注天牕高牕也承上百㝷來
  落月動沙虛 虛字不穏 并逹曙矣
  親朋滿天地二句 書猶不得况可因依耶雖謀去此而未能也 茫茫天地不知所從雖欲深潛熟擇其可得乎所以中宵輾轉也
  秋清 此等詩太嫌其頽然自放
  傷秋 發端籠罩無歸
  南極古城疎落木以下 一路逼到愁字
  歲月蛇常見二句 言非人所居况又值亂離乎近身皆鳥道 言山之衆也 二句先透愁字
  睥睨登哀柝 古城
  矛弧照夕曛 荒戍 二句轉出亂離
  揺落 起二句言身方卧病不如江水能朝宗也鵞費羲之墨 食也 一句虛 換鵞用得變
  貂餘季子裘 衣也 一句實 二句總是説金盡長懐報明主二句 承上言衣食不給非所憂但恐衰年卧病終負主恩是以長懐深念耳
  耳聾 無復歎世獨有憂生則吾衰乆矣後半乃非痴狀頑聾
  黄落驚山樹 映上眼字
  獨坐第一首雙崖洗更靑 但對雙崖則是獨坐也煖老須燕玉一連 老至而待種玉飢虛乃憶得萍皆言其不可必也
  逺遊江濶浮高棟一連 是逺
  塵沙連越嶲一連 伏歴國
  雁矯銜蘆内四句 是遊
  夜 第四顧驚字雙杵鳴謂聞砧聲也非月中搗藥之杵七句收足旅魂
  暮春 二泉云久雨長風使人鬰懣不舒如草閣野池之景聊可遣悶而風雨又阻之其壅塞何如耶
  瀟湘洞庭虛映空 言安得一覩瀟湘洞庭豁此壅塞耶
  沙上草閣桞新暗一連 是暮春
  暮春鴛鷺立洲渚 反對卧病壅塞
  晴二首碧知湖外草一連 頂錦繡
  野花乾更落二句 收晴字細麗超脱
  第二首下食遭泥去一連 遭泥去而下食恨久隂而高飛波瀾曲折劉辰翁謂其拙盖不解其文義也二句皆倒裝句法
  日氣射江深 竒句深字妙是雨後
  廻首周南客二句 收晴字濶逺又與起語相關月三首第一首 不粘不脫筆力殊健
  天河此夜新 天河露晴猶以為喜况皎月乎
  若無靑嶂月一連 反接妙靑嶂𦂳抱巫山
  魍魎移深樹一連 刻畫雨後魍魎水怪是初晴語只動半輪已移深樹二句倒裝
  故園當北斗二句 申明愁字
  第二首倂照巫山出 照注作㸃亦有味羣峰歴歴故曰倂㸃此句月之升下句月之沉新字承首篇首句來二十四廻明 總言兩年
  不違銀漢落二句 上句頂退字下句頂進字 言月照西秦身獨留滯巴蠻不能進退皆依朝廷也
  第三首春來六上弦 獨言此嵗
  爽合風襟靜 貼久雨對前二篇
  高當淚臉懸三句 無家之淚妙用暗收
  晚晴 結句將晚字又一染色
  更題 更題夜雨也與上篇語意相承
  歸 落句言只以詩篇自娛悦也與吟詩解歎嗟意同返照 起二句用倒裝更錯綜可喜
  歸雲擁𣗳失山村 解上黄昬二字
  熱三首第一首 起二句諺云雷聲大雨㸃
  第三首十年可解甲 言可曾解甲也
  日暮 北征賦日晻晻其將暮兮覩牛羊之下來悟怨曠之傷情兮哀詩人之歎時此不題曰日夕而曰日暮也 起二句破日暮即籠起非故園詩於役鄭箋云言畜産出入尚有期節至於行役者乃反否也
  石泉流暗壁一連 作倒裝句流水對看更有意八月十五夜月二首 詠月四篇中皆有䕫州在第一首 上半夜
  歸心折大刀 破十五夜
  水路疑霜雪 明鏡
  此時瞻白SKchar 滿目
  第二首 下半夜
  刁斗皆催曉二句 將曉猶清方是八月望夜月張弓倚殘魄二句 收歸心兩首如一自謂思歸之情無異從軍之士
  十六夜玩月 下語皆切玩字 十六夜與十五夜月無大異故自破題後只平平說去
  舊挹金波爽 切十六夜
  皆傳玉露秋 切玩月倂起夜半
  關山隨地濶 當空正圓高下深阻一片皆明故曰隨地濶
  谷口樵歸唱二句 甲夜
  巴童渾不寢二句 丙夜 玩月不寢却借巴童㸃出又照顧䕫州
  十七夜對月 將月之光彩在後半細寫不惟避前三篇亦是十七夜夜乆漸上神理也後四句著意寫半夜是十七夜
  秋月仍圓夜 十七夜月
  江村獨老身 反破對字
  卷簾還照客 對字出
  光射潛虬動 句中有眼 潛虬顧江村
  清切露華新 有眼
  晚晴吳郎見過北舍 題中字字出
  柴扉隔徑開 北舍
  欲棲羣鳥亂二句 晚過 貧家客過不能設食顧視日影無以為情此連寫生入妙
  明日重陽酒二句 應媿字 俚俗語轉多雅韻 淸坐相看暗藏一媿字中以明日繳出作用之妙獨為藴藉
  雲 上六句都是憑高下視之雲氣非身在千巖萬壑中㸃綴不出
  龍似瞿唐㑹 雲之所起
  收穫辭霜渚 承終年句
  分明在夕岑 承每夜句 五六轉將無雲時反襯上連終字每字更覺精神
  月 發端二字山字樓字兩句中照應得妙
  斟酌姮娥寡二句 以奔月自比竄身在逺
  雨四首 每首皆切㣲雨
  第三首 落句深渾風雨思友朋也
  夜獨坐親雄劍一連 親字起壯字歎字起違字哀歌承獨坐短衣承雄劍如此氣脉王李何曾夢見
  烟塵繞閶闔 從風字生來
  晨雨 譚友夏云俗傳晨雨易晴詩中皆易晴妙景不曾説出而氣象浮動其内
  小雨晨光内 光字含後四句句句是晨句句是小亭午未全分 收晨字
  反照 三四一承半無來一承半有來
  荻岸如秋水 荻花映日一片水明此句明處似無松門似畫圖 松門浮光相錯金翠此句暗處似有向夕深山催短景 向字妙
  雷龍蛇不成蟄 承十月
  却碾空山過二句 承巫峽動
  何須妬雲雨二句 言中宵驚覺不成夢也 山谷專學此種所以偏枯
  雨直覺巫山暮 收㝠㝠
  兼催宋玉愁 收次連
  朝二首第二首 前四句都是雨後結句收出以昨夜反醒朝字
  雲晴欲半迴 本庾子山山晴雲倒囘
  昨夜有奔雷 藏過暴雨只説奔雷變化
  夜二首第一首 後四句不眠妄想姑以撥遣旅懐蠻歌觸耳忽又百端交集凡有三層轉折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五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