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苑羣書 (四庫全書本)/全覽

翰苑羣書 全覽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二
  翰苑羣書目錄     職官類一官制之屬卷一
  李肇翰林志
  卷二
  元稹承㫖學士院記
  卷三
  韋處厚翰林學士記
  卷四
  韋執誼翰林院故事
  卷五
  楊鉅翰林學士院舊規
  卷六
  丁居晦重修承㫖學士壁記
  卷七
  李昉禁林讌㑹集
  卷八
  蘇易簡續翰林志
  卷九
  蘇耆次續翰林志
  卷十
  學士年表
  卷十一
  翰苑題名
  卷十二
  翰苑遺事
  等謹案翰苑羣書十二卷宋學士承㫖洪遵編後有乾道九年遵題記陳振孫書錄解題曰自李肇而下十一家及年表中興後題名共為一書此本所載為李肇翰林志元稹承㫖學士院記韋處厚翰林學士記韋執誼翰林院故事楊鉅翰林學士院舊規丁居晦重修承㫖學士壁記李昉禁林宴㑹集蘇易簡續翰林志蘇耆次續翰林志學士年表翰苑題名翰苑遺事凡十二種其遺事為遵所續年表題名之外所收不過九家與振孫所記不合案文獻通考所載尚有唐張著翰林盛事宋李宗諤翰苑襍記若合此二家正足十一家之數殆原本有之而今佚也其書於厯代翰林典故頗為詳贍足資考覆錄之以備職官類之一種焉乾隆四十二年八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一      宋 洪遵 編李肇翰林志
  昔宋昌有言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無私夫翰林為樞機宥密之地有所慎者事之㣲也若制置任用則非王者之私漢制尚書郎主作文書起草更直於建禮門内臺給青縑白綾或以錦被帷帳氊褥畫通中枕大官供食湯官供餅餌五熟果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建禮門内得神仙門神仙門内得光明殿神仙殿自門下省中書省盖比今翰林之制略同而所掌輕也漢武帝時嚴助朱買臣吾丘夀王司馬相如東方朔枚臯之徒皆在左右是時朝廷多事中外論難大臣數詘亦其事也唐興太宗始於秦王府開文學館擢房𤣥齡杜如晦一十八人皆以本官兼學士給五品珍膳分為三番更直宿於閣下討論墳典時人謂之登瀛洲貞觀初置𢎞文館學士聽朝之隙引入大内殿講論文義商較時政或夜分而罷至𤣥宗置麗正殿學士名儒大臣皆在其中後改為集賢殿亦草書詔至翰林置學士集賢書詔乃罷初國朝修陳故事有中書舍人六員専掌詔誥雖曰禁省猶非密切故温大雅魏徵李百藥岑文本褚遂良許敬宗上官儀時召草制未有名號乾封已後始曰北門學士劉懿之劉禕之周思茂元萬頃范履氷為之則天朝蘇味道韋承慶其後上官昭容獨掌其事睿宗則蘇稷賈膺福崔湜𤣥宗初改為翰林待詔張說陸堅張九齡徐安貞相繼為之改為翰林供奉開元二十六年劉光謹張垍乃為學士始别建學士院於翰林院之南又有韓紘閻伯輿孟SKchar朝陳兼李白蔣鎮在舊翰林院雖有其名不職其事至徳宗已後翰林始兼學士之名代宗時李泌為學士而今壁記不列名氏盖以不職事之故也
  按六典中書掌詔㫖制敕璽書冊命皆案典故起草進書其禁有四一曰漏洩二曰稽緩三曰遺失四曰忘誤所以重王命也制敕既行有誤則奏而正之凡王言之制有七一曰冊書立后建嫡封樹藩屏寵命尊賢臨軒備禮則用之二曰制書行大典賞罰授大官爵釐革舊政赦宥降虜則用之三曰慰勞制書褒贊賢能勸勉遣勞則用之四曰發白敕増減官員廢置州縣徵兵發馬除免官爵授六品已下官處流已上罪並用之五曰敕㫖為百司承㫖而為程式奏事請施行者六曰論事敕書慰論公卿誡約臣下則用之七曰敕牒隨事承㫖不易舊典則用之又答疏於王公則用皇帝行寶勞来勲賢則用皇帝之寶徵召臣下則用皇帝信寶答四夷書則用天子行寶撫慰蠻夷則用天子之寶發蕃國兵則用天子信寶並甲令之定制也近朝大事直出中禁不由兩省不用六寶並從權也元和初置書詔印學士院主之凡赦書徳音立后建儲大誅討免三公宰相命将曰制並用白麻紙不用印雙日起早𠉀閣門鑰入而後進書隻日百寮立班於宣政殿樞密使引案自東上閣門出若謫宰相則付通事舍人矩步而宣之機務要速亦用雙日甚者雖休暇追朝而出之凡賜與徵召宣索處分曰詔用白藤紙凡慰軍旅用黄麻紙並印凡批答表疏不用印凡太清宫道觀薦告詞文用青藤紙朱字謂之青詞凡諸陵薦告上表内道觀歎道文並用白麻紙雜詞祭文禁軍號並進本
  凡将相告身用金花五色綾紙所司印凡吐蕃贊普書及别録用金花五色綾紙上白檀香木真珠瑟瑟鈿函銀鏁回紇可汗新羅渤海王書及别録並用金花五色綾紙次白檀香木瑟瑟函銀鏁諸蕃軍長吐蕃宰相回紇内外宰相摩尼已下書及别録並用五色麻紙紫檀木鈿函銀鏁並不用印南詔及大将軍清平官書用黄麻紙出付中書奉行却送院封函與回紇同凡畫而不行者藏之函而不用者納之
  凡參議奏論撰述注釋無定名奏復無晝夜凡徵天下草澤之士臨軒䇿試則議科設問覆定與奪凡受宣有堂歴日記有承㫖簿記大扺四者之禁無殊而漏泄之禁為急天寶十二載安禄山来朝𤣥宗欲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命張垍草制不行及其去也怏怏滋甚楊國忠曰此垍告之也遂貶盧溪郡司馬兄均建安郡太守弟埱宜春郡司馬
  徳宗雅尚文學注意是選乗輿每幸學士院顧問錫賚無所不至御饌珍肴輟而賜之又嘗召對於浴堂移院於金鑾殿對御起草詩賦唱和或旬日不出吳通微昆季同時擢用與陸贄争恩不叶甚於水火天下醜之貞元三年贄上疏曰伏詳令式及國朝典故凡有詔令令由於中書如或墨制施行所司不須承受盖所以示王者無私之義為國家不易之規貞觀中有學士一十八人太宗聽朝之餘但與講論墳籍時務得失悉不相干實録之中具載其事𤣥宗末方置翰林張垍因縁國親特承寵遇當時之議以為非宜然止於唱和文章批答表疏其於樞密輒不預知肅宗在靈武鳳翔事多草創權宜濟急遂破舊章翰林之中始掌書詔因循未革以至於今嵗月滋深漸逾職分頃者物議尤所不平皆云學士是天子私人侵敗綱紀致使聖代虧至公之體宰臣有備位之名陛下若俯順人情大革前弊凡在詔敕悉歸中書逺近聞之必稱至當若未能變改且欲因循則學士年月較深稍稍替換一者謗議不積二者氣力不衰君臣之間庻全終始事關國體不合不言疏奏不納雖徵據錯謬然識者以為知言貞元末其任益重時人謂之内相而上多疑忌動必拘防有守官十三考而不遷故當時言内職者多榮滯相半及順宗不豫儲位未立王叔文起於非類竊學士之名内連牛美人李忠言外結姦黨取兵柄弄神器天下震駭是時鄭絪為内庭之老首定大計今上即位授絪中書侍郎平章事初姜公輔行在命相乃就第而拜之至李吉甫除中書侍郎平章事適與裴垍同直垍草吉甫制吉甫草武元衡制垂簾揮翰兩不相知至暮吉甫有歎惋之聲垍終不言書麻尾之後乃相慶賀禮絶之敬生於座中及明院中使學士送至銀臺門而相府官吏𠉀於門外禁署之盛未之有也
  凡學士無定員皆以他官充下自校書郎上及諸曺尚書皆為之所入與班行絶跡不拘本司不繫朝謁常參官二周為滿嵗則遷知制誥一周嵗為遷官則奏就本司判記上月日北省官宰相送南省官給舍丞郎送上興元元年勅翰林學士朝服序班宜准諸司官知制誥例凡初遷者中書門下召令右銀臺門𠉀㫖其日入院試制書答共三首詩一首自張仲素後加賦一首試畢封進可者翌日受宣乃定事下中書門下於麟徳殿𠉀對本院賜宴營幕使宿設帳幕圖褥尚食供饌酒坊使供美酒是為勅設序立拜恩訖𠉀就宴又賜衣一副絹三十疋飛龍司借馬一疋旬日人進文一軸内庫給青綺錦被青綺方□青綾單帕漆通中枕銅鏡漆奩象篦大小象梳漆箱銅挲羅銅觜椀紫絲履白布手巾畫木架牀鑪銅案席氊褥之類畢備内諸司供膳飲之物主膳四人掌之内園官一户三人以供使令其所乗馬送迎於擗仗門内横門之西度支月給手力資四人人錢三千五百四品已上加一人每嵗内賜春服物三十疋暑服三十疋緜七屯寒食節料物三十疋酒飴杏酪粥屑飲啖清明火二社蒸𩟁端午衣一副金花銀器一事百索一軸青團鏤竹大扇一柄角糉三服粆蜜重陽酒餹糕粉冬至嵗酒兎野雞其餘時果新茗𤓰新厯是為經制直日就頒授下直就第賜之凡内宴坐次宰相坐居一品班之上别賜酒食珍果與宰相同賜帛二十疋金花銀器一事貞元四年敕晦日上已重陽三節百寮宴樂翰林學士每節賜錢一百千其日奏選勝而會賜酒脯茶果明年廢晦日置中和節宴樂如之非凶年旱嵗兵革則每嵗為常
  凡正冬至不受朝俱入進名奉賀大忌進名奉慰其日尚食供素饌賜茶十串
  凡郊廟大禮乗輿行幸皆設幕次於御幄之側侍從親近人臣第一御含元殿丹鳳樓則二人於宫中乗馬引駕出殿門徐出就班大慶賀則俱出就班
  凡當直之次自給舍丞郎入者三直無儤自起居御史郎官入五直一儤其餘雜入者十直三儤新遷官一直報儤名於次之中減半著為别條例題於北壁之西閤凡交直𠉀内朝之退不過辰已入者先之出者後之直者疏數視人之衆寡事之勞逸隨時之動靜凡節國忌授衣二分旬假之令不霑有不時而集併夜而宿者或内務不至外喧已寂可以探窮理性養浩然之氣故前輩傳楞伽經一本函在屋壁每下直出門相謔謂之小三昩出銀臺乗馬謂之大三昧如釋氏之去纒縳而自在也北㕔前階有花磚道冬中日及五磚為入直之𠉀李程性懶好晩入恒過八磚乃至衆呼為八磚學士元和已後院長一人别敕承㫖或密受顧問獨召對敭居北壁之東閤號為承㫖閤子其屋棟别列名焉故事駕在大内即於明福門置院駕在興慶宫則於金明門内置院今在右銀臺之北第一門向牓曰翰林之門其制髙大重複號為北門入門直西為學士院即開元二十六年所置也引鈴於外惟宣事入其北門為翰林院又北為少陽院東屋三院西廂之結麟樓南西並禁軍署有髙品使二人知院事每日晩執事於思政殿退而傳㫖小使衣緑黄青者逮至十人更番守曺南㕔五間本學士駙馬都尉張垍飾為公主堂今東西間前架髙品使居之中架為蔵書南庫西三間前架中三洞各設榻受制㫖印書詔二時會食之所四壁列制敕條例名數其中使置博局一印櫃中間為北一户架東西各二間學士居壁之出北門横屋六間當北㕔通廊東西二間為藏書北庫其二庫書各有録約八千卷小使主之西三間書官居之號曰待制北㕔五間東一間是承㫖閤子並學士雜處之題記名氏於壁者自吕向始建中已後年月遷換乃為周悉南北二㕔皆有懸鈴以示呼召前庭之南横屋七間小使居之分主案牘詔草紙筆之類又西南為髙品使之馬廏北為竇庫之北小板廊抵於北㕔西舍之南其一門待詔戴小平嘗處其中死而復生因敞為南向之宇畫山水樹石號為畫堂次二間貯逺嵗詔草及制舉詞䇿又北逥而東並待詔居之又東盡於東垣為典主堂待詔之職執筆硯以俟書寫多至五六員其選以能不以地故未嘗用士人自王伾得志優給頗厚率三嵗一轉官有至四品登朝者虚廊曲壁多畫怪石松屋北㕔之西南小樓王涯率人為之院内古槐松玉蘂藥樹柿子木𤓰菴羅峘山桃李杏櫻桃紫薔薇辛夷蒲萄冬青玫瑰淩霄牡丹山丹芍藥石竹紫花蕪菁青菊當陸茙葵萱草紫苑署學士至者雜植其間殆至繁隘元和十二年肇自監察御史入明年四月改左補闕依舊職守中書舍人張仲素祠部郎中知制誥叚文昌司勲員外郎杜元穎司門員外郎沈傳師在焉是時睿聖文武皇帝裂海岱十二州為三道之嵗時以居翰苑皆謂凌玉清遡紫霄豈止於登瀛州哉亦曰登玉署玉堂焉













  翰苑羣書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二      宋 洪遵 編元稹承㫖學士院記
  舊制學士無得以承㫖為名者應對顧問旅次班第以官為上下憲宗章武孝皇帝以永貞元年即大位始命鄭公絪為承㫖學士位在諸學士上居在東第一閤乗輿奉郊廟輒得乗廐馬自浴殿由内朝以從掲雞竿布大澤則升丹鳳之西南隅外賓客進見於麟徳則止直禁中以俟凡大誥令大廢置丞相之密畫内外之密奏上之所甚注意者莫不専受專對他人無得而參非自異也法不當言用是十七年之間由鄭至杜十一人而九參天政其不至者衞公詔及門而返事適然也禁省中備傳其事至於張則弄相印以俟其病間者久之卒不興命也已若此則安可以昩陋不肖之稹繼居九丞相二名卿之後乎俛仰瞻睹如遭大賓每自誨其心曰以若之不俊不明而又使欲惡欹曲攻於内且决事於㝠㝠之中無暴揚報效之慮遂忿行私易也然而隂潛之神必有記善惡之餘者以君父之遇若如是而猶舉枉措直可乎哉使若之心忽而為他人盡數若之所為而終不自愧乃可矣昔魯恭王餘畫先賢於屋壁以自警臨我以十一賢之名氏豈直自警哉由是謹其遷授書於座隅長慶元年八月十日記
  鄭絪貞元二十一年二月自司勲員外郎翰林學士拜中書舍人賜紫金魚袋充其年十月二十七日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
  李吉甫永貞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自考功郎中知制誥入院二十七日正除仍賜紫金魚袋充元和元年加銀青光禄大夫二年正月二十一日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裴垍元和二年四月十六日自考功郎中知制誥翰林學士賜紫金魚袋拜中書舍人充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出院拜户部侍郎其年冬拜中書侍郎平章事
  衞次公元和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以兵部侍郎入院充七月二十三日加知制誥四年三月改太子賓客出院後拜淮南節度使
  李絳元和四年四月十七日自主客員外郎翰林學士拜司勲員外郎知制誥充五月十九日賜紫金魚袋五年五月五日遷司勲郎中知制誥十二月正除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出院拜户部侍郎其年十月拜中書侍郎平章事
  崔羣元和六年二月四日以庫部郎中知制誥翰林學士賜緋魚袋充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正除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出院拜户部侍郎十二月拜中書侍郎平章事王涯元和十一年正月十八日以中書舍人入院充二十四日賜紫金魚袋十月十七日拜工部侍郎知制誥十二月十九日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令狐楚元和十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以職方郎中知制誥翰林學士賜緋魚袋充三月二十日正除八月四日出守本官後自河陽節度拜中書侍郎平章事
  張仲素元和十三年二月十八日以司封郎中知制誥翰林學士仍賜紫金魚袋十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正除其年卒官贈禮部侍郎
  段文昌元和十五年閏正月一日以中書舍人翰林學士與杜元穎同承㫖仍賜紫金魚袋八月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杜元穎元和十五年閏正月一日以司勲員外郎翰林學士充賜紫金魚袋二十一日正除十一月十七日拜户部侍郎知制誥長慶元年二月十五日以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元稹長慶元年二月十六日自祠部郎中知制誥行中書舍人翰林學士仍賜紫金魚袋其年十月十九日拜工部侍郎出院二年二月拜本官平章事
  李徳裕長慶元年正月二十九日以考功郎中知制誥翰林學士賜緋魚袋二月四日遷中書舍人充餘如故十九日改御史中丞出院
  李紳長慶二年二月十九日自司勲員外郎知制誥翰林學士賜緋魚袋遷中書舍人充二十三日賜紫金魚袋三年三月二十七日改御史中丞出院
  韋處厚長慶四年二月十三日以侍講學士權知兵部侍郎知制誥賜紫金魚袋為翰林學士充十月十四日正拜兵部侍郎餘如故寶厯元年十二月十七日拜中書侍郎平章事







  翰苑羣書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三      宋 洪遵 編韋處厚翰林學士記
  魏晉已後典綜機密政本中書詔命辭訓皆必由焉唐有天下因襲前代爰自武徳時有密命則温大雅魏徵李百藥岑文本之屬視草禁中乾封則劉懿之周思茂范履氷之倫秉筆便坐自此始號北門學士皆自外召入未列秘書𤣥宗開廣視聴搜延俊賢始命張說陸堅張九齡徐安貞輩待詔翰林厥後錫以學士之稱盖由徳成而上與夫數術曲藝禮有所異也逮自至徳台輔伊說之命将壇出車之誥霈洽天壤之澤導揚顧命之重議不及中書矣尺一旁午章奏藂至指縱命中之略謀猷幃幄之祕隂隲造化嘉猷密勿制萌乎将然事搆乎無形皆歸元后而播興運循名跡者莫窺其轍想風彩者罔究其端誰然誰否無得而稱矣貞元中由此而居輔弼者十有二焉元和中由此而膺大用者十有六焉近日丞相府不由内庭者斷國論宰法度雖有利器長材未免缺折掉撓建中以来簡㧞尤重故必密如孔光博如延州文如卿雲學如歆向器如黄顔直如史魚然後得中第士之遊心處已景行於六如者而又飾之以潔珪璋之行貫金石之誠雖潛聲匿迹莫能脫口漢時始置尚書郎五人平天下奏議分直建禮含香握蘭居錦帳食大官則今之翰林名異而實同也時論以為登玉清翔紫霄豈蓬山瀛洲而足喻乎齊桓納廏人編棧之說以為直木傅直則曲無由至曲木傅曲則直無由至後之君子戴明聖協盛時推廏人之規矩乎引賢使如貫珠駢璧則瑕瑜不雜矣内給事李常暉内謁者將王士玖並掌院事近乎十年與直徇公之議聆於中書舍人杜元穎兵部侍郎沈傳師洎諸學士皆涉歴嵗久備乎前聞者也李常暉以北閣舊記室别堵殊義非貫通改於前㕔時以為便上聖紹復墜典留神太古處厚與司勲郎中路隋職參侍講通籍近署紀述之事前託沈傳師沈公以為稱善之在已不若使其在人讓于處厚固陋無以辭時皇帝統臨四海之初元也













  翰苑羣書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四      宋 洪遵 編韋執誼翰林院故事
  翰林院者在銀臺門内麟徳殿西重廊之後盖天下以藝能伎術見召者之所處也學士院者開元二十六年之所置在翰林院之南别户東向考視前代即無舊名貞觀中祕書監虞世南等十八人或秦府故寮或當時才彦皆以𢎞文館學士會於禁中内參謀猷延引講習出侍輿輦入陪宴私十數年間多至公輔當時號為十八學士其後永徽中黄門侍郎顧琮復有麗正之稱開元初中書令張說等又有集仙之目皆用討論未有典司𤣥宗以四隩大同萬樞委積詔勅文誥悉由中書或慮當劇而不周務速而時滯宜有偏掌列於宫中承導邇言以通密命由是始選朝官有詞藝學識者入居翰林供奉别㫖於是中書舍人吕向諫議大夫尹愔首充焉雖有密近之殊然亦未定名制詔書敕猶或分在集賢時中書舍人張九齡中書侍郎徐安貞等迭居其職皆被恩遇至二十六年始以翰林供奉改稱學士由是遂建學士俾專内命太常少卿張垍起居舍人劉光謙等首居之而集賢所掌於是罷息自後給事中張埱中書舍人張漸竇華等相繼而入焉其外有韓翃閻伯璵孟SKchar朝陳兼蒋鎮李白等在舊翰林中但假其名而無所職至徳以後軍國務殷其入直者並以文詞共掌誥敕自此北翰林院始無學士之名其後又置東翰林院於金鑾殿之西隨上所在而遷取其便穏大扺召入者一二人或三四人或五六人出於所命盖無定數亦有鴻生碩學經術優長訪對質疑主之所禮者頗列其中崇儒也初自徳宗建置以来秩序未立廷覲之際各趨本列暨貞元元年九月始有别敕令明預班列與諸司官知制誥同列故事中書以黄白二麻為綸命重輕之辨近者所出獨得用黄麻其白麻皆在北院自非國之重事拜授將相徳音赦宥則不得由於斯稽夫發揮大猷藻繪上命隻簡片削可以動乎人神風行四方萬里始覲非制誥之謂歟盖人君深拱端黙於穆清之中茫茫九區視聴不及雖堯徳舜智湯明禹哲不能庭䇿以朝告不能家閱以户臻必欲忘典謨掩訓誓隂諭於天下密符於胷襟洪荒以還所蔑聞也故議定於内而事修於外言發於上而㫖達於人㣲乎斯百度闕矣况此院之置尤為近切左接寝殿右瞻彤樓晨趨瑣闥夕宿嚴衞密之至也驂鑣得御廏之駿出入有内使之導豐餚潔膳取給大官衾裯服御資於中庫恩之厚也備待顧問辨駮是非典持縑牘受遣羣務凡一得失動為臧否職之重也若非謹恪而有立秉貞而通理俾又樞要簡於帝心言不及温樹之名慎不遺轅馬之數處是職者不亦難乎至於強學修詞刀筆應用或久洽通儒之望或早升文墨之科雖必有之乃餘事也自立院已往五紀於兹連飛繼鳴數逾三十而屋壁之間寂無其文遺草簡略於㭊編求名時得於邦老温故之義於斯闕如羣公以執誼入院之時最為後進紀敘前輩便於列詞收遺補亡敢有多讓其先後嵗月訪而未詳獨以官秩名氏之次述於故事庶後至者編繼有倫貞元二年龍集景寅冬十月記
  開元已後
  吕向自中人充供奉出為工侍    尹愔自大諫充供奉
  劉光謙自起人充累改司中又充   張垍自太常卿充貶盧谿郡司馬
  張淑自給中充       張漸自中人充
  竇華自中人充       裴士淹自給中充出為禮侍
  至徳已後
  董晉自校書郎充出為汾州司馬   于可封自補闕充出為司業
  蘇元明自中書舍人充     趙昂自太博充祠外又充卒於駕外潘炎自五驍衞兵曺充累改駕中又充中人又充出守本官
  寶應已後
  常衮自補闕充遷考中又充出知制誥  栁伉自校書郎充出鄠縣尉改太博又充兵外
  又充大諫又充尋丁憂
      于益自駕部員外充大諫又充卒張涉靖恭太子廟丞充遷左省常侍又充卒 于肅自比外充考中又充給中又充卒
  建中已後
  張周自洛陽尉充改河南縣丞又充改兵曺又充改虢州司馬又充
  姜公輔自拾遺充改京兆府尹曺又充遷大諫平章事
  趙宗儒拾遺充屯外又充出守本官  歸崇敬司業充常侍又充戸曺又充工書又充兵書致仕
  貞元已後
  陸贄祠外充考中又充大諫又充中人又充丁憂權兵侍又充
  吳通微金外充職中又充知誥又充賜紫改大諫又充與通𤣥是兄弟
  吳通𤣥侍御史充起人又充又知制誥又賜紫又大諫充並同年月日授
  顧少連水外充禮中充又中人充出為户侍 吳陟起郎充病不入
  吉中孚司封郎中知誥充大諫又充出為户侍判度支
  韋執誼拾遺充又知制誥又賜緋又起人充 梁肅補闕兼太子侍讀充
  韋綬補闕充       鄭絪封外知誥充賜緋
  鄭餘慶庫中充      衞次公補闕内供奉充
  李程察院充水外又充     王涯藍田尉充補闕供奉又充
  張聿正字充拾遺又充     李建校書郎拾遺充出為府司直淩凖浙東判官充都外又充出判度支  王叔文起人充出為度支副使
  王伾翰林待詔充改常侍賜紫    李吉甫
  裴垍
  元和已後
  李絳東臺察院充水外又充中人又充出為户侍改中書侍郎平章事
  崔羣補闕充庫外又充郎中又充中人又充出為禮部侍郎
  白居易盩厔尉授集賢校理充拾遺又充京兆府户曺又充
  錢徽左補闕充祠外又充中人又充出守本官 韋𢎞景
  獨孤郁補闕充病拜秘書少監卒贈絳州刺史蕭俛駕中充又加知制誥出守本官劉從周補闕充卒贈禮部員外   徐晦都外充賜緋封中又充出守本官令狐楚職外知誥充又賜緋又正郎充中人又充出守本官
  郭求藍田尉授集賢校理充拾遺又充出守本官王涯中書舍人充又賜緋
  段文昌祠部員外充     張仲素禮部員外充
  杜元穎太博充拾遺又充    沈傳師補闕充
  李肇監察御史充















  翰苑羣書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五      宋 洪遵 編翰林學士院舊規按閣下本作李愚唐志并崇文總目作楊鉅今以史為正初入儤直例
  諸行尚書三十五左右丞侍郎四十常侍諫議給事舍人四十五諸官知制誥五十如諫議知郎四十五太常少卿諸行郎中五十五諸行員外起居侍御史六十殿中補闕六十五監察拾遺太常博士七十五四赤令雜人入一百未升朝一百二十白身一百四十前資各加五直初入轉官三十直已後每轉一直改服色一直初知制誥三直已上遇本直更儤一日每新人入五儤三直一㸃自後兩直一㸃兩人齊入即無㸃初入亦須酌量都儤直數足三直多少
  草麻例
  新入學士須見舊學士草麻了方合當制已後即據草制逺處即當制草第一第三更有堆此並以命官髙卑不次不繫學士官位如當制日遇將相名姓與私諱同者即請同直替草逺諱不在此限
  草書詔例
  唐天復三年七月二十一日學士栁璨准宣於思政殿對便令到院宣示待詔自今後寫勅書後面不得留空紙
  號簿例
  不得有行坐人字及諸凶惡文字及廟諱官諱事
  承㫖厯
  並先賢生狀若干道遣書詔事休上厯及署名並記官位次第不得記私事應入内草文書只言某乙准宣入内不得言所草文書仍須直書并州府去處以防宣索
  判公廨例
  在院最小學士判
  書詔様
  凡外藩奏事專使若是都押衙都虞𠉀即言都押衙都虞𠉀某乙至其餘一例言軍将某乙若是幕府官即一例言判官某乙至如是步奏官即言奏事官某乙至若是進奏官即空言省所奏如是自奏事回書即言具悉若因人奏事賜書詔即不言具悉詔内呼卿後定故兹詔示想宜知悉急詔便言故茲急詔密詔便言故茲密詔已下語及時𠉀待詔院有例書内呼汝後言故茲示諭如賜諸蕃鎮将校及内外八鎮将校書則書頭具本職名賜諸王詔如是兄叔不呼名卿處改為王賜國舅詔官敕某官舅呼卿處改呼舅如是國舅駙馬不繫官位髙卑並賜詔近准中書記事國舅詔内捨族呼名諸王新婦只言某國夫人某氏若中書覆状内有云中書門下行敕處分其詔語不得與覆状詞同末云餘從别敕處分或命官宣示亦云今授某官已後從别敕處分賜節度使及三軍将士敕書云敕某乙三兩聯便云将士等及奨将士三故具言宣慰事意其除授節使或發兵尾云專遣某乙若賜官告即云專官使告使例云等徃彼宣賜下云便令慰諭想宜知悉時𠉀卿與將士各得平安好參佐官僧道耆夀百姓並存問之遣書指不多及非節察不同參佐出師在外不問僧道已下
  祠祭祈賽例
  南郊維年月日嗣天子臣敢昭告於昊天上帝之靈北郊嗣天子臣敢昭告於
  五帝嗣天子臣敢昭告於青帝之靈諸帝各依方色太廟稱孝子孝孫皇帝臣敢昭告於云云及廟號並依前項亦云敢昭告於
  太社太稷各一本稱天子敢昭告於太社之靈已上後尾並云伏惟尚饗
  五嶽維年月日皇帝遣某官某乙致祭於祈禱即云告賽謝即云昭賽於某王尾只云尚饗自新朝署各應例不署東嶽天齊王 中嶽中天王 西嶽金天王 南嶽司天王 北嶽安天王
  四瀆惟不御署其餘並同五嶽
  江瀆廣源公 河瀆靈源公 淮瀆廣潤公 濟瀆清源公
  九宫貴神
  太一 天一 攝提 咸池 軒轅 招揺 天符青龍 太隂
  已上並云年月朔嗣天子不稱臣謹遣某官某祭於某貴神之靈尚饗
  風師 雷師 雨師 諸星帝
  北郊岳鎮海瀆惟此一處皇祭其餘並同一板風神已下只云皇帝遣某致祭某之神尚饗已上並是舊例為水旱災異祈禱處其諸色神祠特救賽而臨臨時酌量輕重發遣
  道門青詞例
  維某年月嵗次某月朔某日辰嗣皇帝臣謹差某銜威儀某大師賜紫某處奉依科儀修建某道場幾日謹稽首上啓虚無自然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太上老君三清衆聖十極靈仙天地水三官五嶽衆官三十六部衆經三界官屬宫中大法師一切衆靈臣聞云云尾云謹詞
  天皇大帝表亦使表紙
  維某年嵗次某月朔某日嗣天子謹醮告於天皇大帝伏以
  北極尊神已下醮下使白紙者
  維年月同正嗣皇帝謹致醮於北極尊神及日月七耀二十八宿諸位星辰等伏以云云尾尚饗
  祭諸色神祇文使白紙與北極文同時發遣
  維年月日皇帝遣隂陽官某乙致祭於五嶽四瀆天曺地府諸龍等稱朕云云尾尚饗
  祭本命元神
  維年月日皇帝遣隂陽官某乙致祭於本命元神稱朕云云尚饗
  恩賜近例不録
  皇帝遷歸西都應岳鎮海瀆名山大川及州府靈迹封崇神祠祭告
  中嶽嵩山中天王 東嶽岱山天齊王兖州界 西嶽華山金天王在華州 北嶽恒山安天王在定州界南嶽衡山司天王在衡州界
  北鎮醫無閭山廣寧公在營州界 西鎮吳山感徳公在隴州界 東鎮沂山東安公在沂州界 南鎮會稽山永興公在越州界 東海廣徳王在莱州界 西海廣潤王在河中界 南海寧邦王在廣州界 北海廣澤王在孟州界 東瀆大淮廣潤公在泌州界 西瀆大河靈源公在河府界 北瀆大濟清源公在孟州界南瀆大江廣源公在廣都府界
  右前件一十七處准中書覆狀録到勘同
  待詔院當院伏見舊例答蕃書并使紙及寶函等事例
  新羅渤海書頭云勅某國云王著姓名尾云卿比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使五色金花白背紙次寶函封使印黠戛斯書使紙并寶函與新羅一般書頭云勅黠戛斯著姓名尾云卿比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使印回鶻天睦可汗書頭云皇帝舅敬問回鶻天睦可汗外甥尾云想宜知悉時候卿比平安好将相及部族男女兼存問之下同前使印如冊可汗即首云勅某王子外甥尾云問部族男女等契丹書頭云勅契丹王阿保機尾云想宜知悉時𠉀卿比平安好下同黠戛斯也舊使黄麻紙平使印自為朝宣令使五色牋紙并使印及次寶鈿函封自僭稱神號奏事多繫軍機所賜中書内改例從權院中無様䍧牱書頭云勅䍧牱著姓名尾云想宜知悉時𠉀卿比好否遣書不多及五色牋紙不使印退渾党項蕃使首領書頭云勅與䍧牱一般使黄麻紙不使印賜國舅詔著姓名呼卿新例不著姓名諸州刺史書呼汝南詔驃信書頭云皇帝舅敬問驃信外甥尾與回鶻書一般至不多及後具四相銜名書勅一般此一件是故待詔李部云僖宗在西川日曽行此書使白紙亦使印
  光院例
  承㫖尚書左丞知制誥陸扆撰詞牓於玉堂貴調金戛解視草之煩勞出擁碧幢釋援毫之羇束固人臣之極致亦翰墨之殊榮至於察風俗於一方掌貨泉於三使其為書也抑又次焉各率金錢以光玉署列之如右
  將相各三百千    使相五百千
  觀察使三百千    度支使二百千
  鹽鐵二百千     户部一百千制下一日送入院充公用
  對見儀
  大殿對蕃客承㫖殿下祝聖徳蹈舞訖喚上殿各奏事如其日中候舞訖便出行例如初入上殿更曲謝殿上並不蹈舞先於殿西北隅立候客省奏某乙等到殿上云喚客省使遞聲云喚即鞠躬髙唱喏趨至庭前立即拜拜即說承㫖致詞又拜拜訖舞蹈舞蹈訖又拜如中謝便於本立處拜及舞蹈更不歸行小殿中謝並不喚上便出如賜服色却喚宣了拜且出服訖却入致詞謝非時詔及樓上祇候並拜了稱聖躬萬福便止不别致詞五月一日及大殿稱慶賀正至立仗准臺牒外赴班即立於中書相公之後左省班前自為一班如有使相後進並同兩省回於中書見宰相憇止並在客人院内應正至五月一日如不坐並齊入院進名奉賀具銜㫖銜某乙等奉賀五月一日云起居大忌並齊入奉進名奉慰
  沿革
  大順二年十月宣每進畫詔書别録小字本首留内承為定式乾寧三年加階爵止於進狀不中謝
  舊例宰相及使相官告並使五色背綾金花紙節度使並使白綾金花紙命婦即金花羅紙乾寧二年十月李鋋自黔南節相改授京兆尹兩度諮報中書使白綾紙十一月渤海國王大璋諧勅書院中稱加官合是中書意諮報中書乾寧三年承㫖牓子凡中書覆状奉錢物如賜詔徴促但畧言色額其數目不在言但云並從别勅處分中書覆狀如云中書門下行勅其詔語不得與覆狀語同每降制抄小字録一本送樞密院
  學士請假
  應學士請假七日一度奏經三奏即自奏即自進章表陳某乙
  乾寧四年二月十四日冊皇太子出就班賀禮畢又上表賀并上皇太子牋云某等叩頭伏承某伏惟殿下云云謹奉牋陳賀某等叩頭謹牋年月日承㫖銜某等上牋封題云具銜某等上牋










  翰苑羣書卷五
<史部,職官類,官制之屬,翰苑群書>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六      宋 洪遵 編丁居晦重修承㫖學士壁記
  尚書元稹承㫖學士㕔記舊題在東廡之右嵗月滋久日爍雨潤牆屋罅缺文字昩没不稱深嚴之地院使郭公王公皆以茂器精識參掌院事顧是言曰吾儕釐務罄盡心力細大之事人謂無遺而兹獨未暇使衆賢名氏翳不光耀失之不治後誰治之遂占工賦程不日而成峭學乎粉繪耀明玉粹雲輕隨顧而生貫列豪英千千萬齡無缺無傾工告休命予紀完葺之美舊記所載今皆不書開成表號之二年五月十四日記學士姓名此夲據院中壁上寫並無大厯天寶學士姓名
  開元後八人
  吕向中書舍人充供奉出院拜工部侍郎尹愔諫議大夫充劉光謙起居舍人充累遷司封郎中張垍太常卿充張淑給事中充張漸中書舍人充竇華中書舍人充裴士淹給事中充知制誥
  至徳後四人
  相董晉祕書省校書郎充于可封補闕充𨗇禮部員外郎知制誥除國子司業出院蘇源明中書舍人充出守本官潘炎右驍衞兵曺充累遷中書舍人出守本官
  寶應後六人
  相常衮右補闕充累加工部員外郎知制誥出守本官栁伉祕書省校書郎充累加太常愽士諫議大夫依前充張涉靖陵太子廟丞充累遷左散騎常侍依前充敕停李翰左補闕充于肅比部員外郎充累遷考功郎中給事中知制誥並依前充于益
  建中後八人
  張周大厯十四年六月自洛陽縣尉充建中二年改河南府兵曺參軍興元二年六月除虢州司馬依前充相姜公輔建中元年自左拾遺充四年四月改京兆府户曺參軍拜諫議大夫平章事相趙宗儒建中元年自左拾遺充四年加屯田員外郎依前充十一月出守本官歸崇敬建中元年自國子司業充四年遷左散騎常侍貞元七年六月除檢校户部尚書兼本官七月遷正工部尚書依前充八年除兵部尚書致仕相陸贄建中四年三月自祠部員外郎充其年十一月轉考功郎中興元二年六月遷諫議大夫十二月轉中書舍人貞元三年丁憂六年遷兵部侍郎又加知制誥七年出守本官吴通㣲建中四年自金部郎中充累遷中書舍人賜紫金魚袋卒官吴通𤣥建中四年自侍御史充累遷起居舍人諫議大夫賜紫金魚袋顧少連建中四年自水部員外郎充貞元四年二月加知制誥七年遷中書舍人八年四月改户部侍郎賜紫金魚袋出院
  興元後二人
  奚陟興元元年自起居郎充病免吉中孚興元元年自司封郎中知制誥充六月改諫議大夫貞元二年遷户部侍郎出院
  貞元後十二人
  相韋執誼貞元元年自左拾遺充二月加知制誥賜緋魚袋遷起居舍人丁憂梁肅貞元七年自左補闕充兼皇太子侍讀守本官兼史館修撰韋綬貞元七年自左補闕充十六年十月丁憂相鄭絪貞元八年自司勲員外郎知制誥充五月賜緋魚袋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遷中書舍人賜紫金魚袋十二月拜中書侍郎平章事相鄭餘慶貞元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自庫部員外郎充十三年五月二十八日遷工部侍郎知吏部選事衞次公貞元八年四月二十日自左補闕充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加司勲員外郎賜緋魚袋三月十七日知制誥元和三年正月權知中書舍人出院相李程貞元二十年九月二十七日自監察御史充二十一年三月十七日加水部員外郎元和元年九月加朝散大夫賜緋魚袋二年四月二十一日轉司勲員外郎二年七月二十三日知制誥其年出院授隨州刺史張聿貞元二十年九月二十七日自祕書省正字充二十一年三月十七日遷左拾遺元和元年十一月加朝散大夫賜緋魚袋二年正月出守本官李建貞元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自祕書省校書郎充二十一年三月十七日遷左拾遺改詹事府司直凌凖貞元二十一年正月六日自侍御史充三月十七日改都官員外郎五月九日出守本官判度支王叔文貞元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自起居舍人充三月十六日以本官加度支鹽鐵轉運副依前充五月二十四日遷戸部侍郎餘依前丁憂貶渝州司戸參軍王伾貞元二十一年二月二日自散騎常侍充貶開州司户
  永貞後二人
  相李吉甫永貞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自考功郎中知制誥充二十七日遷中書舍人賜紫金魚袋元和元年十二月加銀青二年正月二十一日拜中書侍郎平章事相裴垍永貞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自考功員外郎充二十七日遷考功郎中知制誥賜緋魚袋元和元年十一月加朝散大夫賜紫二年四月十六日遷中書舍人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出院拜户部侍郎
  元和後二十四人
  相李絳元和二年四月八日自監察御史充加主客員外郎四年四月十七日加司勲員外郎知制誥五月十九日賜緋五年五月五日加司勲郎中依前充十一日遷中書舍人賜紫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出院拜户部侍郎相崔羣元和二年十一月六日自左補闕充三年四月二十八日加庫部員外郎五月五日加庫部郎中知制誥十二月賜緋七年四月二十九日遷中書舍人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出院拜禮部侍郎白居易元和二年十一月六日自盩厔縣尉充三年四月二十八日遷左拾遺五年五月五日改京兆府户曺參軍依前充丁憂衞次公元和三年六月二十五日自權知兵部侍郎充七月二十三日加知制誥四年三月出院除太子賓客錢徽元和三年八月二十六日自祠部員外郎充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加本司郎中八年五月九日轉司封郎中知制誥十一月賜緋十年七月二十三日遷中書舍人十一年出守本官韋𢎞景元和四年七月一日自左拾遺集賢院直學士充九月轉左補闕七年二月五日遷司門員外郎八年十月二十日出守本官獨孤郁元和五年四月一日自右補闕史館修撰改起居郎充九月出守本官相蕭俛元和六年四月十二日自右補闕充七年八月五日加司封員外郎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加駕部郎中十二月十日加知制誥十二日賜緋劉從周元和八年七月二十七日自左補闕充卒獨孤郁元和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自駕部郎中知制誥充病免改秘書少監徐晦元和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自東都留守判官都官員外郎充十年七月二十三日轉司封郎中十二年二月十一日出守本官相令狐楚元和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自職方員外郎知制誥充十二月十一日賜緋十一月七日轉本司郎中十二年三月遷中書舍人八月四日出守本官郭求元和十一年十一月六日自藍田尉史館修撰充八月遷左拾遺十一月八日出守本官張仲素元和十一年八月十五日自禮部郎中充十三年正月十二日加司封郎中知制誥二月十八日賜紫十四年三月二十八日遷中書舍人卒官贈禮部侍郎相段文昌元和十一年八月十五日自祠部員外郎充十三年正月十二日加本司郎中二月十八日賜緋十四年四月加知制誥十五年正月二十三日遷中書舍人閏正月一日賜紫八日拜中書侍郎平章事沈傳師元和十一年二月十三日自左補闕史館修撰充十三年正月十三日遷司門員外郎二月十八日賜緋十五年正月二十三日加司勲郎中閏正月一日賜紫二十一日加兵部郎中知制誥長慶元年二月二十四日遷中書舍人二月十九日出守本官判史館事相杜元穎元和十二年闕月十三日自太常博士充二十日改右補闕闕月十八日賜緋十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加司勲員外郎十五年閏正月一日賜紫二十一日遷中書舍人十一月十七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長慶元年二月十五日以本官拜平章事李肇元和十三年七月十六日自監察御史充十四年四月五日遷右補闕九月二十四日賜緋十五年閏正月一日賜紫二十一日加司勲員外郎長慶元年正月十三日出守本官相李徳裕元和十五年閏正月十三日自監察御史充二月一日賜紫二十日加屯田員外郎長慶元年三月二十三日改考功郎中知制誥二年正月二十九日加承㫖二月四日遷中書舍人十九日改御史中丞出院相李紳元和十五年閏正月十三日自右拾遺内供奉充二月一日賜緋二十日遷右補闕長慶元年三月二十三日加司勲員外郎知制誥二年二月十九日遷中書舍人承㫖二十五日賜紫三月二十七日改中丞出院庾敬休元和十五年閏正月十三日自禮部員外郎充二月一日賜緋二十一日加左司郎中長慶元年十月二十一日出守本官相韋處厚元和十五年二月二十四日自户部郎中知制誥充侍講學士三月十日賜緋二十二日遷中書舍人長慶二年五月六日賜紫閏十月八日加史館修撰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權兵部侍郎知制誥依前侍講學士兼史館修撰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加承㫖十月十四日正拜兵部侍郎寶厯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拜中書侍郎平章事相路隋元和十五年二月二十四日自司勲員外郎史館修撰充侍讀學士三月十日賜緋二十二日轉本司郎中長慶二年五月四日遷諫議大夫閏十月八日加史館修撰四年四月十四日改充學士五月二十四日賜紫二十七日拜中書舍人寶厯二年正月八日遷兵部侍郎知制誥太和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拜中書侍郎平章事栁公權元和十五年三月二十三日自夏州觀察判官試太常寺恊律郎拜右拾遺賜緋充侍書學士長慶二年九月改右補闕四年出守本官
  長慶後七人
  相元稹長慶元年二月十六日自祠部郎中知制誥充仍賜紫十七自拜中書舍人十月遷工部侍郎出院髙釴長慶元年十一月八日自起居郎史館修撰充二十八日賜緋二年五月三日加兵部郎中三年十一月十七日遷户部郎中知制誥四年五月二十四日賜紫十二月十二日拜中書舍人寶厯二年三月四日出守本官蒋防長慶元年十一月十六日自右補闕充二十八日賜緋二年十月九日加司封員外郎三年三月一日加知制誥四年二月六日貶汀州刺史韋表㣲長慶二年二月二日自監察御史充四日賜緋五月三日遷右補闕内供奉三年九月三十日拜庫部員外郎四年五月二十四日賜紫二十七日加知制誥寶厯元年五月二十五日拜中書舍人二年正月遷户部侍郎知制誥大和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加承㫖三年八月二十日以疾出守本官龎嚴長慶二年三月二日自左拾遺充四日賜緋十月九日遷左補闕三年三月一日加知制誥十月十四日賜紫十一月九日拜駕部郎中知制誥四年二月六日貶信州刺史崔郾長慶四年六月七日自給事中侍講學士十二月十一日改中書舍人寶厯二年九月四日出守本官髙重長慶四年六月四日自司門郎中充侍講學士十二月十一日遷諫議大夫寶厯二年正月六日改給事中出守本官
  寶厯後二人
  王源中寶厯元年九月二十四日自户部郎中充十一月二十八日賜紫二年正月二十八日權知中書舍人大和二年二月五日正拜十一月五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十二月加承㫖八年四月出院相宋申錫寶厯元年九月二十四日自禮部員外郎充侍講學士十一月二十八日賜紫十二月十九日改充學士二年正月八日遷户部郎中知制誥大和三年六月一日遷中書舍人四年七月七日遷尚書右丞出院
  大和後二十人
  鄭澣大和元年四月二十三日自中書舍人充侍講學士二十八日賜紫二年六月一日遷禮部侍郎出院許康佐大和元年四月二十三日自度支郎中改駕部郎中充侍講學士其月二十八日賜紫二年六月一日遷諫議大夫三年八月二十三日改充學士四年八月二十七日改中書舍人充侍講學士兼侍講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改户部侍郎知制誥八年五月八日加承㫖九年五月五日改兵部侍郎出院相李讓夷大和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自左拾遺改史館修撰六月二十七日賜緋二年二月五日遷左補闕三年十一月五日加職方員外郎五年九月十六日守本官出院栁公權大和二年五月二十一日自司封員外郎充侍書學士二十三日賜紫十一月二十一日改庫部郎中五年七月十五日改右司郎中出院丁公著大和三年四月二十六日自禮部尚書充侍講學士改正户部尚書浙西觀察使相崔鄲大和三年五月七日自考功郎中充八月十二日加知制誥四年九月十六日拜中書舍人六年以疾陳請出守本官相鄭覃大和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自右散騎常侍充侍講學士四年三月三十日改工部尚書六月十七日出守本官路羣大和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自右諫議大夫充侍講學士四年八月二十七日改充學士五年九月五日改中書舍人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出守本官薛廷老大和四年自御史充五年九月四日改刑部員外郎出院相李珏大和五年九月十九日自庫部員外郎知制誥充三月二十三日賜紫二十八日拜中書舍人九年五月六日加承㫖十九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八月五日貶江州刺史相鄭覃大和六年三月十四日自工部尚書充侍講學士七年六月十八日改御史大夫出院相陳夷行大和七年自吏部員外郎充八月二十三日授著作郎知制誥兼皇太子侍讀八年九月六日賜緋七日遷諫議大夫九年二月十六日罷侍讀開成元年五月二十二日改太常少卿二十九日兼太子侍讀其年五月二十三日加承㫖六月二十四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八月七日賜紫二年四月五日出守本官平章事使相鄭涯大和七年四月八日自左補闕充八年九月七日加司勲員外郎十六日賜緋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加知制誥十二月十五日守本官出院髙重大和七年十月十二日自國子祭酒充侍講學士九年九月十八日改御史大夫鄂岳觀察使元晦太和八年八月九日自殿中侍御史充九月十六日賜緋九年八月二十日加庫部員外郎九月十一日出守本官栁公權大和八年十月十五日自兵部郎中𢎞文館學士充侍書學士九年九月十二日加知制誥充學士兼侍書開成元年九月二十八日遷中書舍人二年四月改諫議大夫知制誥三年九月十八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加承㫖五年三月九日加散騎常侍出院丁居晦大和九年五月三日自起居舍人集賢院直學士充十月十八日賜緋十九日遷司勲員外郎開成二年九月十一日加司封郎中知制誥三年八月十四日遷中書舍人十一月十六日拜御史中丞出院歸融大和九年八月一日自中書舍人充闕年闕月五日加承㫖八月二十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二十四日賜紫開成元年五月十五日出守本官兼御史中丞出院黎埴大和九年十月十二日自右補闕充開成二年二月十月加司勲員外郎三年正月十日加知制誥其年十二月十八日賜緋其月二十一日加兵部郎中四年十一月六日遷中書舍人五年二月一日賜紫三月十六日拜御史中丞出院袁郁大和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自禮部員外郎集賢院直學士充開成元年正月十四日轉庫部員外郎二年三月十一日丁憂
  開成後十四人
  栁璟開成二年七月十九日自庫部員外郎知制誥充三年四月十四日加駕部郎中知制誥二月九日遷中書舍人五年十月改禮部侍郎出院相周墀開成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自考功員外郎知制誥充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加職方郎中四年九月十二日賜緋三月十三日改工部侍郎知制誥六月十日守本官出院相王起開成三年五月五日自工部尚書判太常卿事充皇太子侍讀充侍講學士依前判太常卿事充四年三月十二日授太子少師兼兵部尚書四月二日賜給少師俸料五年正月七日加金紫光禄大夫守本官出院髙元裕開成三年五月五日自諫議大夫充侍講學士八月十日出守本官兼光禄大夫裴素開成三年十二月十六日自司封員外郎兼起居郎史館修撰充四年七月十三日加知制誥五年二月二日賜緋六月遷中書舍人十一月加承㫖賜紫十七日卒官贈户部侍郎丁居晦開成四年閏正月自御史中丞改中書舍人五年二月二日賜紫其年三月十三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其月二十三日卒官贈吏部侍郎髙少逸開成四年閏正月十一日自左司郎中充侍講學士其年八月一日遷諫議大夫五年正月二十七日賜紫守本官出院李褒開成五年三月二十日自考功員外郎集賢院直學士充其年六月轉庫部郎中知制誥十二月十二日賜緋會昌元年五月拜中書舍人十二月加承㫖六日賜紫二年五月十九日出守本官周敬復開成五年三月三十日自兵部員外郎知制誥充十二月十一日賜緋會昌元年二月十三日轉職方郎中知制誥中書舍人二年九月十八日守本官出院相鄭朗開成五年四月十九日自諫議大夫充侍講學士其年五月四日賜緋十一月二十九日出守本官盧懿開成五年四月十九日自司封員外郎充侍講學士其年四月賜緋會昌元年二月九日出守本官李訥開成五年七月五日自左補闕充會昌二年四月十六日遷職方員外郎十一月二十一日賜緋三年四月守本官相崔鉉開成五年七月五日自司勲員外郎充會昌二年正月十二日加司封郎中知制誥其年九月二十七日加承㫖賜紫十一月二十九日遷中書舍人三年五月十四日拜中書侍郎平章事敬皥開成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自兵部員外郎史館修撰充會昌二年八月六日出守本官
  會昌後八人
  相韋琮會昌二年二月十五日自起居舍人史館修撰充其年十月十七日加司勲員外郎三年五月二十九日轉兵部員外郎知制誥四年四月十五日轉兵部郎中九月四日拜中書舍人並依前充魏扶會昌二年八月八日自起居郎充三年四月二十五日賜緋五月二十九日加知制誥四年四月十五日轉考功郎中九月四日拜中書舍人並依前充相白敏中會昌二年九月十三日自右司員外郎充其月十五日改兵部員外郎十一月二十九日加知制誥三年五月二十九日轉職方郎中十二月七日加承㫖賜紫四年四月十五日拜中書舍人九月四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並依前充封敖會昌二年十二月一日自左司員外郎兼侍御史知雜事充其月三日改駕部員外郎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加知制誥四年四月十五日遷中書舍人九月四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五年三月十八日三表陳乞䝉恩出守本官相徐商會昌三年六月一日自禮部員外郎充四年八月七日加禮部郎中知制誥其年九月四日遷兵部郎中並依前充孫瑴會昌三年九月二十八日自左拾遺充四年九月十日遷起居郎依前充六年二月二十三日加兵部員外郎其年四月十五日浴殿賜緋其月十七日守本官知制誥六月十日遷兵部郎中大中元年十二月七日加承㫖思政殿賜紫其月二十六日拜中書舍人二年七月六日特恩遷户部侍郎知制誥並依前充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除河南尹兼御史大夫相劉瑑會昌六年六月二日自殿中侍御史充七月九日三殿賜緋大中元年閏三月十二日加職方員外郎十一月二十七日加知制誥二年七月六日特恩加司封郎中三年六月十四日拜中書舍人十二月二十七日三殿賜紫並依前充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守本官兼御史中丞充西討伐党項行營諸寨宣慰使依前充五年五月守本官出院裴諗會昌六年六月二日自考功員外郎充八月十九日加司封郎中大中元年二月三十日加知制誥二年七月二日三殿賜紫其月六日特恩加工部侍郎知制誥十二月二十六日加承㫖並依前充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守本官出院
  大中後二十九人
  相蕭鄴大中元年二月二十六日自監察御史裏行充十一月二十一日遷右補闕十二月二十七日三殿賜緋二年七月六日特恩遷兵部員外郎十一月十三日加知制誥並依前充二年九月十四日責授衡州刺史宇文臨大中元年閏三月七日自禮部員外郎充其年四月守本官出院沈詢大中元年五月十二日自右拾遺集賢院學士充二年正月二日思政殿召對賜緋其年七月六日特恩遷起居郎並依前充十月 十日守本官知制誥出院宇文臨大中元年十二月八日自禮部郎中充其月二十八日加知制誥二年正月二日思政殿召對賜緋其年六月七日特恩遷中書舍人並依前充三年九月十四日責授復州刺史相令狐綯大中二年二月十日自考功郎中知制誥充三年二月二十一日特恩拜中書舍人依前充其年五月一日遷御史中丞賜紫出院鄭顥大中三年二月二日自起居郎充其年四月十日加知制誥閏十一月四日特恩遷右諫議大夫知制誥四年十月七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五年八月二日授闕庻子出院鄭處誨大中三年五月二十日自監察御史裏行充七月十八日遷屯田員外郎依前充閏十一月九日三殿召對賜緋四年八月五日守本官出院相崔慎由大中三年六月八日自職方郎中知制誥充九月六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十二月九日守本官出院相令狐綯大中三年九月十六日自御史中丞充前㫖其月二十三日權知兵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四年十一月三日守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鄭薫大中三年九月十八日自考功郎中充閏十一月二十七日特恩加知制誥四年十月七日拜中書舍人並依前充十三日守本官出院相畢諴大中四年二月十三日自職方郎中兼侍御史知雜事充六年正月七日三殿召對賜紫其年七月七日授權知刑部侍郎出院相蕭寘六中四年七月二十四日自兵部員外郎充十月七日加知制誥五年闕月十四日加駕部郎中六年五月十九日拜中書舍人七年十月十二日三殿召對賜紫八年五月十九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並依前充九年二月十七日加承㫖十年八月四日授檢校工部尚書浙西觀察使蘇滌大中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自右丞入其月十八日加知制誥五年六月五日遷兵部侍郎知制誥並依前充六年六月九日上表病免闕年十一月守本官出院相蕭鄴大中五年正月二十八日自考功郎中充二月一日加知制誥七月十四日遷中書舍人六年正月七日三殿召對賜紫七月二十七日加承㫖七年六月十二日遷戸部侍郎知制誥並依前充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守本官判户部出院韋澳大中五年七月二十日自庫部郎中知制誥充六年五月十九日遷中書舍人八年五月十九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並依前充七月二日三殿召對賜紫十年五月二十五日授京兆尹相曹確大中五年八月十一日自起居郎充十月十六日三殿召對賜緋六年五月十九日加兵部員外郎七年四月十一日加知制誥八年五月十九日加庫部郎中九年閏四月六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十年五月十三日三殿召對賜紫十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授河南尹出院庾道蔚大中六年七月十五日自起居舍人充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三殿召對賜緋七年九月十九日加司封員外郎九年八月十三日加駕部郎中知制誥並依前充十年正月十四日守本官出院尋除連州刺史李淳儒大中六年七月十五日自禮部員外郎充七年十二月五日加禮部郎中知制誥九年十月十二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十年十月十六日三殿召對賜紫十一年正月五日守本官出院孔温裕大中九年二月二十九日自禮部員外郎集賢院直學士充其年三月三日加司封員外郎知制誥十二年正月十八日遷中書舍人其年八月三十日除河南尹出院于徳孫大中十年正月三十日自職方員外郎知制誥充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三殿召對賜紫十一年四月十五日加駕部郎中充十二年閏二月遷中書舍人並依前充其年十月十四日闕  充十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授御史中丞出院 皇甫珪大中十年六月五日自吏部員外郎充其月七日改司封郎中十一年正月十一日三殿召對賜緋其年十月二日加司封郎中知制誥十二年八月十二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十三年八月二十六日賜紫其年八月二十九日加朝請大夫其年十一月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四年十月改授同州刺史相蒋伸大中十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自權知户部侍郎充九月二日拜户部侍郎知制誥十月二日加承㫖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轉兵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二年五月十三日守本官判户部出院十二月二十九日守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苗恪大中十一年正月十五日自庫部郎中充四月十五日加知制誥十二年閏二月十三日遷中書舍人並依前充十三年八月二十六日賜紫二十九日加朝請大夫兼户部侍郎知制誥十二月十三日加承㫖十四年十一月八日改檢校工部尚書山南西道節度使兼御史大夫楊知温大中十一年九月八日自禮部郎中充十二月十九日加知制誥十二年五月十二日三殿召對賜緋十月十一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十三年九月十三日召對賜紫十四年十月拜工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嚴祁大中十二年五月二十一日自左補闕内供奉充九月十二日加駕部員外郎十三年七月八日加知制誥八月二十九日加新野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十四年六月十三日改庫部郎中餘如故咸通二年四月改中書舍人出院相杜審權大中十二年自刑部侍郎充其月二十八日轉户部侍郎知制誥承㫖十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加通議大夫兵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承㫖其年十二月三日守本官同平章事相髙璩大中十三年四月二十三日自右拾遺内供奉充其年九月三日召對賜緋十一月三日特恩遷起居郎知制誥依前充十四年十月六日特恩拜右諫議大夫依前充二十六日召對賜紫咸通二年七月十九日加承㫖八月七日遷工部侍郎依前充三年二月二十日特恩加朝散大夫兵部侍郎依前充八月十九日加檢校禮部尚書闕川節度使李貺大中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自權知右拾遺内供奉充十四年五月十二日召對賜紫加右補闕十月二十六日召對賜紫咸通二年三月十一日加左補闕依前充三年二月二十日加職方員外郎知制誥充九月十四日守本官出院相劉鄴大中十四年十月十二日自左拾遺充其月二十六日召對賜緋咸通二年九月二十七日遷起居舍人依前充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加兵部員外郎知制誥依前充七月二十九日召對賜緋十一月八日遷中書舍人充五年九月五日遷戸部侍郎依前充知制誥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加承㫖十二月二十三日守本官出院充諸道鹽鐵等使
  咸通後三十二人
  張道符咸通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自户部郎中賜緋充二年二月六日加司封郎中知制誥依前充四月二十一日卒官至五月二日贈中書舍人仍賜贈布絹及賜絹三百疋相楊收咸通二年四月十八日自吏部員外郎充其月二十一日加庫部郎中依前充七月八日加知制誥十月十六日三殿召對賜紫三年二月二十日特恩遷中書舍人充九月二十三日加承㫖其月二十六日遷兵部侍郎充兼知制誥四年五月七日以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相路巖咸通二年五月二十八日自屯田員外郎入十一月二十八日三殿召對賜緋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加屯田郎中知制誥充四年正月九日遷中書舍人充五月九日賜紫十六日加承㫖九月十八日遷戸部侍郎知制誥充五年九月二十六日遷兵部侍郎知制誥充十一月十九日以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趙隲咸通二年八月六日自右拾遺充十一月二十六日三殿召對賜緋三年二月二十日遷起居舍人充四年八月七日改兵部員外郎特恩知制誥五年正月十七日三殿召對賜紫七月八日加駕部郎中知制誥依前充九月十七日加朝散大夫户部闕 依前充其月三十日改禮部侍郎出院劉允章咸通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自起居郎入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三殿召對賜緋四年三月二十四日授歙州刺史獨孤霖咸通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自右補闕賜緋入四年閏六月十九日加司勲員外郎充十二月二十一日加知制誥五年五月九日三殿召對賜紫七月八日加庫部郎中知制誥依前充六年六月五日遷中書舍人依前充九月十七日加朝散大夫工部侍郎依前充七年三月十七日三殿召對面宣充承㫖八年正月二十七日改户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一月四日遷兵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年九月八日守本官判户部出院李瓚咸通四年四月七日自荆南節度判官檢校禮部員外郎賜緋充其月十日遷右補闕内供奉充九月十八日加駕部員外郎充十二月二十八日加知制誥五年六月一日改權知中書舍人出院相于琮咸通四年六月七日自水部郎中賜緋入八月七日加庫部郎中知制誥充五年七月八日遷中書舍人充九月二十七日改刑部侍郎出院侯備咸通五年六月五日自吏部員外郎賜紫充其月八日加司勲郎中充九月五日加知制誥十二月二十六日加承㫖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遷中書舍人依前充五月二十闕日遷户部侍郎依前知制誥充九月十七日加朝散大夫兵部侍郎知制誥充七年三月九日授河南尹出院裴璩咸通五年六月六日自兵部員外郎入六年正月九日加户部郎中知制誥充五月九日三殿召對賜紫九月十七日加朝散大夫中書舍人充八年正月二十七日遷水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其年九月二十三日除同州刺史劉允章咸通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自倉部員外郎守本官再入六年正月九日加户部郎中知制誥五月九日三殿召對賜紫八年十一月四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其年十一月十六日改禮部侍郎出院鄭言咸通六年正月十日自駕部員外郎入四月十日加禮部郎中知制誥依前充其月十九日中謝賜紫八年十一月四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並依前充九年六月十八日守户部侍郎出院相劉瞻咸通六年十月八日自太常博士入其月二十六日加工部員外郎依前充七年三月九日授太原少尹出院李隲咸通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自太常少卿𢎞文館直學士入二十七日加知制誥七月遷中書舍人十月二十五日三殿召對賜紫九年五月十六日除浙西觀察使盧深咸通七年三月三十日自起居郎入七月一日加兵部員外郎充十月二十五日三殿召對賜緋八年正月二十四日加知制誥其年八月八日召對賜紫十一月十一日加户部郎中知制誥依前充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十年十一月十一日遷户部侍郎依前知制誥其年十二月卒官贈户部尚書崔珮咸通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自監察御史入二十五日守本官充九年正月二十一日賜緋七月二十一日加工部員外郎依前充十二月七日賜紫十年三月十三日改考功郎中出院相劉瞻咸通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自穎州刺史不赴任再入召對二十六日三殿召對賜紫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拜中書舍人依前充九月十二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承㫖十月十七日以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相鄭畋咸通九年五月二十日自萬年令入二十四日改户部郎中充八月十一日守本官知制誥依前充十年六月四日遷中書舍人依前充其年十一月十一日遷户部侍郎十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加承㫖九月二十七日授梧州刺史張禓咸通九年六月十三日自刑部員外郎入十五日加祠部郎中充九月十七日知制誥依前充十月十六日召對賜紫十年七月十日遷中書舍人依前充其年十一月遷工部侍郎依前充十月二日加承㫖十一年正月二十六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一月十八日遷兵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二年五月十二日貶封州司馬崔充咸通九年闕月十七日自考功員外郎入守本官充十月十六日召對賜緋閏十二月二日三殿召對賜紫十年五月二十五日加庫部郎中知制誥依前充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遷户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三年六月十日宣充承㫖九月二十八日加檢校工部尚書東川節度使相韋保衡咸通十年三月十三日自起居郎駙馬都尉入守左諫議大夫知制誥充承㫖其年十一月十日遷兵部侍郎依前充十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以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韋蟾咸通十年六月闕日自職方郎中充九月七日加户部郎中知制誥十一月十一日遷中書舍人依前充十二月二十八日三殿召對賜紫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三年十月十五日加承㫖十一月十五日改御史中丞兼刑部侍郎出院杜裔休咸通十一年正月十一日自起居郎入守本官充五月二十七日三殿召對賜紫九月十一日加司勲員外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三年二月九日守本官出院鄭延休咸通十一年五月十八日自司封郎中知制誥遷中書舍人充十二年正月二十八日三殿召對賜紫十一月十八日遷工部侍郎知制誥依前充十三年正月四日宣充承㫖七日遷工部侍郎依前充十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加金紫光祿大夫尚書左丞知制誥依前充十五年正月十三日除檢校禮部尚書充河陽三城節度使薛調咸通十一年十月十七日自闕部員外郎加駕部郎中充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加知制誥依前充十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卒官三月十一日贈戸部侍郎韋保乂咸通十二年二月十三日自戸部員外郎入守本官充三月十六日特恩賜紫五月十日加戸部郎中知制誥依前充十四年十月貶賓州司戸劉承雍咸通十四年十月貶涪州司戸崔璆 李溥 相豆盧瑑 崔湜咸通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自殿中侍御史改司封員外郎充相盧攜咸通十四年十二月自左諫議大夫充承㫖學士十五年拜相









  翰苑羣書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七      宋 洪遵 編禁林讌會集
  御書飛白玉堂之署四字頒賜禁苑今懸掛已畢輒述惡詩一章用歌盛事
  右僕射平章事監修國史李昉
  玉堂四字重千金宸翰親揮賜禁林地望轉從今日貴君恩無似此時深宴回上苑花初發麻就中宵月未沈衣惹御香拖瑞錦筆宣皇澤洒春霖院門不許閒人入承㫖學士舉舊事置鈴索於院門聞人不許輒入仙境寧教外事侵我直承明踰二紀臨川實動羨魚心
  昉頃在禁林前後出處凡二十有五載不逢今日之盛事者有七新學士謝恩日賜襲衣金帶寶鞍名馬一也十月朔改賜新様錦袍二也特定草麻例物三也改賜内庫法酒四也月俸並給見錢五也特給親事官隨從六也新學士謝恩後就院賜敕設雖為舊事而無此時供帳之盛七也凡此七事並前例特出異恩有以見聖君待文臣之優厚也臨川之羨其在兹乎
  御書飛白玉堂之署三體宸章併宣禁苑覩茲盛事輒動斐然
  尚書吏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張齊賢
  寵深仙署降新牌御筆親題重俊才四字千齡懸日月兩篇三體琢瓊瓌登科郄桂皆同樹入室丘門盡仰回余與承㫖學士皆御前科選而學士最受聖恩顧遇則前後門生俱深榮羨故有是也寓直靜封芝檢去密宣榮對玉泉来職清望峻人稀見地貴扃嚴晝罕開多幸謬持黄閤柄煙霄時得遂遊陪
  伏覩禁林盛事謹賦一章
  給事中參知政事賈黄中上
  璇題飛白御毫新三體瓊章妙入神特賜禁林為盛事只縁明主重名臣青編輝映輕前古丹地深嚴隔世塵金籙禎祥非是寶玉堂名號此方真玉堂之名從来未著格令今聖君親書玉堂之署四字為千古不朽之事自此名始真矣恩榮誰比煙霄客文彩長懸日月輪為報鼇宫主人道蓬莱全勝昔時春黄中以近離内署故不覺有此健羨之句
  伏覩禁林新成盛事輒思歌詠不避荒蕪給事中參知政事李沆上
  禁庭多士列華簮嚴樂輝光冠古今御筆騰驤題玉署宸章照耀詠詞林虚堂挂後傳千載翠琰刋成直萬金振復文明知聖作尊崇儒術見天心増修一院煙霞麗曲宴羣英雨露深自我昌朝為盛事鼇山髙峻重難尋伏䝉承㫖學士特賜寵招慙非嘉客陪列仙於丹地觀盛事於玉堂御題禁署之名勢如飛動聖制大風之作鏗若宫商一時併耀於蓬瀛三體俄成於真草昔太宗之優待學士日預論思明皇之寵尚集賢時聞臨幸以今况昔異代同榮至謬亞冢卿獲司中祕啗牛心而不稱陪麈尾以何能謬銜樂聖之杯且乏娛賓之賦嗟歎不足歌詠輒興雖勞燥吻之㝠搜終類繫轅之陋唱仰塵髙鑒聊抒下情
  吏部侍郎兼祕書監李至上
  昔陪羣彦在鼇山今日重来赴玳筵纔向玉堂觀聖札又離瑶席覩宸篇二南絶唱人驚駭三體神蹤鳳折旋坐久庭柯移午影飲酣宫吹遞香煙吟求視草牋分寫醉假通中枕暫眠俗客不知仙禁近髙歌共樂太平年
  禁林讌會之什
  學士承㫖中書舍人蘇易簡上
  雨晴禁署絶纎塵讌會名賢四海聞供職盡居清顯地崇儒同感聖明君翩然飛白璇題字煥若丹青翠琰文梓澤笙歌誠外物蘭亭詩酒不同羣少年已作瀛洲老他日終棲太華雲莫怪坐間全不飲心中和氣自醺醺
  學士左諫議大夫知制誥韓丕上
  鼇宫明麗倚春寒讌會羣仙喜縱觀聖作照臨新日月御書飛動集龍鸞綺談雅似聞天樂瓊液香勝飲露盤坐久杳同𤣥圃外吟餘飄若碧雲端演綸視草微才怯   霈澤寛因想前賢倍知幸多云遭值太平難
  學士考功員外郎知制誥畢士安上
  好文英主古難齊寵重詞臣意勿低睿藻清新刋翠琰神蹤飛動在璇題芸籖許效蓬莱閣花檻容模罨畫溪樂聖朋儕開綺席愛君誠抱挂金閨買臣晩遇知多幸犬子端憂思轉稽天地恩私無以報只將兢慎對芝泥
  司封郎中知制誥柴成務上
  内署延賓宴玉堂紫闈深啓會琳琅雲霏寶額題宸翰金錯瑶編勒御章盤薦異羞羅彩翠盞傾醇醴湛清光栁當朱檻春先到日過花磚影漸長吟客盡容窺綺閣棲禽應許託雕梁歡榮共樂文明代惟願登歌頌聖皇
  起居舍人知制誥吕祐之上
  髙會蓬瀛振徳音崇賢同慶湛恩深瑞融雲露飛宸翰榮下煙霄飾禁林鳳藻瓌竒清擊石龍文磨琢麗雕金詞臣喜適逢時願睿眷殊敦好士心華照北門張組繡祕逾東序敵球琳玉堂宴罷尤知幸御牓天章豈易尋
  右正言知制誥錢若水上
  一夜春風滿帝都禁林清曉宴簮裾玉堂乍到驚凡目金鏁徐開見御書承㫖學士嚴以扃鐍鏁御書於玉堂之上四字驪龍爭夭矯兩篇瓊樹鬬扶疎詞臣此會人應羨聖主多才古不如日上花磚簾捲後栁遮鈴索雨晴初閤前吟罷先沈醉忘却西垣有直廬
  右正言知制誥王旦上
  喜綴真仙讌禁林玉堂新事好供吟天章刻石興風雅宸翰書牌耀古今勢逸奪廻龍鳳跡調髙流入管絃音光凝玉斚瓊漿潤冷布花塼藥樹隂地貴每朝金殿近景清如到玉壺深得陪嘉會榮觀大䖍效賡歌樂聖心
  右諫議大夫史館修撰楊徽之上
  星移嵗律應青陽得奉羣英歩玉堂龍鳳雙飛觀御札雲霞五色詠天章禁林漸覺清風暖仙界元知白日長詔出芝泥封去潤朝廻蓮燭賜来香二篇稱奨恩尤重萬國傳聞道更光何幸微才逢盛事願於史冊紀餘芳
  右司諫史館修撰梁周翰上
  寶書驚絶耀天章飛白親題賜玉堂瑞彩上騰流素月朗河下注映丹牆鶴盤吳嶼雙翎健鵲顧雕陵巨翼長遊霧半收懸組練輕雲斜拂駐鸞皇墨池併獲三竒寶翠琰俱生五色光陪讌禁林知有幸叩頭遥祝萬年觴
  倉部員外郎直祕閣潘慎修上
  紅藥深嚴肅廣筵嘉招仍許厠羣仙忽窺宸翰雲龍動乍掲天辭日月懸散作楷模爭寶惜永刋金石共流傳况當枚馬從容地仍集班揚侍從賢敢竊休明為盛觀願陳風詠播薫絃不辭勝引承歡醉長洽升平億萬年
  翰林侍讀右正言吕文仲上
  青葱温樹非塵境鼇岫金鑾近日邊石壁天章垂雨露璇題宸翰動雲煙西垣賈馬徵詞客東觀蓬莱集列仙讌喜𨠑顔飛玉斚鏗鏘奮藻擘花牋唐虞盛化髙千古葵藿傾心祝萬年自顧薄才誠有愧不知何以奉羣賢
  翰林侍書行殿中侍御史王著上
  文明天子重詞臣聖製褒揚日月新宸翰特頒仙署額皇風先發玉堂春虬龍逸勢誠難伏鸞鶴迴翔信得真齊武任誇非入妙漢章雖巧未通神匪惟衒耀鼇宫客兼是輝華鳳閣人幸接英儒同讚詠輒書狂斐繼清塵









  翰苑羣書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八      宋 洪遵 編蘇易簡續翰林志上
  李肇述翰林志禁庭之事詳矣至其引宋昌之言曰所言公則公言之所言私則王者無私之說言翰林制置任用非王者之私識者以為知言自唐氏之制駕在大内則於明福門内置院駕在興慶宫則於金明門内置院徳宗時移院於金鑾坡上迄咸鎬為墟以梁苑為東都今二京學士院之制並在樞密宣徽院之北盖表其深嚴宥密焉其學士立班常朝暨聖節行香并大忌進名並隨樞密使坐次及行幸大宴在參知政事之後從北為首每三元張燈及賜酺上御乾元樓臨軒觀樂憑欄設次坐在上將軍之上郊祀籍田青城之内設幕次於殿門東偏别設氊廬以為寝所盖備密命焉元稹翰林承㫖學士記曰舊制學士無得以承㫖為名者應對顧問參會班第以官為上下憲宗以永貞元年即大位始命鄭絪為承㫖學士位在諸學士上居位在東第一閤乗輿奉郊廟輒得乗廏馬自浴殿由内朝以從掲雞竿布大澤得升丹鳳之西南隅外賓客進見於麟徳則上直禁中以俟凡大詔令大廢置丞相之密畫内外之密奏上之所甚注意者莫不專對他無得而比也後唐長興元年二月翰林學士劉昫奏臣伏見本院舊例學士入院除中書舍人即不試其餘官資皆須先試麻制答蕃書批答各一道詩賦各一首號曰五題所試並是當日内了便具進呈從前雖有召試之名而無考校之實每值召試新學士日或有援者皆預出五題暗令宿搆至時但寫淨本便取職名若無援者即臨時特出五題旋令起草縱饒負藝罕能成功去留皆繫於梯媒得失盡由於偏黨此乃抑挫孤寒之道開張巧偽之門積弊相沿澆風未改將禆聖政須立新規况今伏值皇帝陛下徳合乾坤明懸日月大興淳化盡革澆風矧惟翰墨之司專掌絲綸之命宜從正直務絶阿私自今後凡有本院召試新學士欲請權停詩賦只試麻制答蕃書并批答共三道仍請内賜題目兼定字數付本院召試然後考其臧否定其取捨貴從務實以示均平庶令孤進者得展勤勞朋比者不能欺罔事關穏便合貢芻蕘從之
  後唐天成三年八月勅掌綸之任擢才以居或自初命而升或自顯秩而授盖重厥職靡繫其官雖事分皆同而行綴或異誠由徃日未有定規議官位則上下不常論職次則後先為敘宜行顯命當正近班今後翰林學士入並以先後為定惟承㫖一員出自朕意不計官資先後並在學士之上仍編入翰林志旋召張昭逺下一字與漢祖御名同後只名昭入院以其早踐綸闈久司史筆曽居憲府累陟貳卿今既擢在禁林所宜别宣班序其立位宜次崔梲夫禁庭之職儒者之至榮外望之所忌豈居是職者專列人之短於君父之前邪則為恭顯靳費之流耳奚為服儒服而食天禄乎唐陸贄抗疏論吳通𤣥弟兄云學士是天子私人侵敗綱紀宰臣有備位之號不知贄於是時所為何如哉貞元中時人謂學士為内相亦忌其親密也
  晉天福六年五月詔曰六典云中書舍人掌侍奉進奏參議表章凡詔㫖制勅璽書䇿命皆案故事起草進畫既下則署而行之其禁有四一曰漏洩二曰稽緩三曰違失四曰忘誤所以重王命也古昔以来典實斯在爰從近代别創新名今運屬興王事從師古俾仍舊貫以耀前規其翰林學士院公事宜並歸中書舍人從宰臣馮道之奏也自是舍人晝直者當中書制夜直者當内制至開運元年六月復有詔曰翰林學士與中書舍人分為兩制各置六員偶自近年權停内署況司詔命必在深嚴將使從宜却令仍舊宜復置學士院盖宰臣桑維翰秉政將戾於道故乃復焉自此班秩再有倫矣凡儤直之數上自諸行尚書三十五直下至白身一百四十直必須圓融其直先五直舊學士一㸃次三直一㸃又次二直一㸃此三等隨日多少令其均匀永為定式晉開運中楊昭儉直綸閣酌其從来儤直之數等第除減條為定式申中書門下仍刻石在壁員外郎入舊八十直改為五十直郎中入舊六十直今改為四十直他官入舊一百直改為八十直自員外郎知制誥轉正郎仍舊六十直改為三十直正拜舍人舊四十直今為二十直自常侍諫議給事拜舍人舊四十直改為二十直應舊官再入約前任減半今附乎此貴存舊章其内制儤直及吉凶疾病諸假則例自具翰林舊規學士起復之制周朝已前未聞其例周世宗時故内翰王公著今揆相李公昉俱遭内艱屬世宗北伐並起復隨駕書詔繁委之際即不遑叙合儤直與不儤直迄皇朝端拱元年閏五月易簡遭家艱奉詔抑奪遂與翰長以下商議依鳳閣壁記體例同舊官再入約計前直減半是時復儤直二十五直矣至皇朝今揆相李公獨直禁中奉㫖令每雙日夜直隻日下直可以永為通式也四禁之中漏洩為最故草制之夕遲明必闔院門之雙扉當制學士坐於玉堂上止吏人之出入者俟宣制訖方啓户焉文翰之職優待之異者後唐同光中賜承㫖學士盧質論思翊佐功臣旋授節制河中馮瀛王送之詩云視草北来唐學士擁麾西去漢將軍時人榮之梁開平中以前進士鄭致雍為學士晉開運中賜本院書詔金印一面周顯徳中以向来學士與常參官五日一度起居世宗欲令朝夕接見訪以時事乃下詔曰翰林學士職係禁庭地居親近與班行而既異在朝請以宜殊起今後當直下直學士並宜令逐日起居其當直學士仍赴晩朝舊制每命將出師勞還曲宴於便殿則當直學士一人與文明密直得預坐今揆相李公故尚書扈公早在禁林曽預斯宴後為閣門使梁迥輕鄙儒士SKchar太祖罷之至皇朝太祖英武聖文神徳皇帝因致酒於紫雲樓下命兩制侍宴懽甚因命中書舍人来晨宜綴内制起居令為通式仍各賜書千卷以備檢閱舊體每遊醼止學士得赴召暨皇上留心儒墨旋賞文翰時綸閣之士始召赴曲宴或令和御詩舍人從遊宴自此始也厥後立春鏤銀飾彩旛勝之物亦及之太平興國八年召閤下舍人李公穆宋公白賈公黄中吕公䝉正李公至入院時承㫖扈公䝉贈詩賀之有五鳳齊飛入翰林之句為一時之盛事其或觀稼於南薫門賞花於含芳園春盡嚴蹕百司景從幸國西之金明池下雕輦登龍舟都人駕肩百樂具舉憩瓊林苑由複道御層樓臨軒置酒以閱繁盛兩制必侍從焉至上林春融千花萬卉妍麗冠絶上必曲宴宰衡勲舊召兩制詞臣俯龍池垂金鉤舉觴賦詩終日而罷上嘗謂宰執近臣曰詞臣實神仙之職也翊日凡所進詩悉御毫屬和以賜焉
  雍熈三年十月勅曰兩制詞臣公朝精選典司綸誥親近冕旒宜於俸禄之間特示優異起今後兩制俸料並以見緡充
  上聴政之暇搜訪鍾王之迹以資閱翫焉御毫飛動神機妙思出其軌制乃召書學之有格性者置於便殿躬自省閱仍授以筆法既覩其有成各賜以章服象笏令入院充待詔者八人自是書詔字四出寰海之内咸識禁中之墨妙焉
  舊體學士凡召入院止賜白成釕都了反口銀鞍勒馬暨今上即位優待特異賜金鍍銀閙裝鞍勒馬對衣荔枝金帶郊禋禮畢賜對衣金帶或牯犀帶金魚副之朝士自唐末久闕佩魚者迄今方復之十月朔舊賜對衣紅錦袍上特以細花熟錦袍代之淳化三年冬代以細花盤鵰錦袍其制下丞相一等自是逺方之珍果天府之法釀龍鳳之茗荈伏臘之餅餌以時而賜悉加等焉
  玉堂東西壁延袤數丈悉畫水以布風濤浩渺擬瀛洲之象也待詔董羽之筆修篁皓鶴悉圖廊廡竒花異木羅植軒砌毎外喧已寂内務不至風傳禁漏月色滿庭真人世之仙境也
  蘇易簡續翰林志下
  學士拜命先閤門受制書於常朝殿門之階上舊體召入院後差中使賜拜伏跪受訖於便殿對敭陳述寵用遭值之由謂之告謝上必從容賜坐錫以茶藥而退選日謝恩前一日待詔一人就宅宣召預於庭設裀褥堂設酒醴待詔稱有勅望皇居拜伏聴命其辭皆奨飾嚴召之意於本院舊學士處請本又舞蹈訖升堂飲饌以謝恩奏狀拜伏跪授之来日待詔迎於待漏院與新學士偕行引至閤門而退閤門舍人始引入中謝賜對衣金帶金塗鞍勒馬近例就院轉官惟承㫖則賜分物敕設如初拜之禮餘不得比矣入本院上事宣徽院告報勅設儀鸞宿陳帟幕太官備珍饌設上尊酒茗果畢至赴是設者止鳳閣舍人餘不得預坐舊體禁中上事元無樂前代或有令伎藝人弄獼猴藏珠之戯者
  玉堂之上惟上事受吏人賀禮始得正坐餘雖承㫖亦須坐於東廂其副翰坐西廂餘依雙隻對坐居是職者人物之選亦已極矣儒墨之榮亦已至矣茍能節用以安貧杜門以省事探真如之㫖養浩然之氣来者瞻望其出處時君優假其顔色逍遥卒嵗非神仙而何每上直一依舊制入者先之出者後之或會食日旰之後同列出院當直學士茍已褫巾笏則可紗帽靸履送至玉堂之簾下盖同列相恕其坦率也或禁直垂簾人靜之際則有中使忽降御詩宣令屬和則必尋拜謝状後信宿方和進如聲韻竒險難以賡載者必拜章瀝懇陳述寡和之意優詔多免焉每錫賜謝恩奏状必當直草或郊禋行慶制命填委必聚㕔以分草之其餘書詔辭祝頃刻之間雖繽紛而至必獨當之或數直有不草一詞者自可探賾徃誥研窮理體以備顧問焉
  李肇翰林志曰凡將相告身用金花五色綾紙乾寧二年十月十日李鋋自黔南節相授京兆尹兩度咨報中書用白綾紙今親王相告身並用金花五色白背綾紙皇后貴主用金花五色背羅紙不帶使相者用金花五色白背綾紙觀察使及參知政事樞密副使簽署樞密院公事並五色綾紙無金花諸蕃酋長蠻王鬼主官告中書省草詞送本院寫皆五色綾白背紙一本作白大綾紙俱新制也
  舊體樞密使未帶使相者不宣麻至周太祖初潛歴是始乃宣制於公朝今之宣麻自周太祖始也
  晉天福二年中書奏准翰林志凡赦書徳音立后建儲行大誅討拜免三公宰相命將内制並使白麻紙不使印雙日起草𠉀閤門鑰而後進呈至隻日百寮立班於宣政殿今於文徳殿樞密使引案今以閣門使引自東上閤出若拜免宰相即付通事舍人餘付中書門下並通事舍人宣示若機務急速亦使雙日甚速者雖休假亦追班據翰林志言立后不言立妃言儲君不言親王公主兼三師位在三公之上文並不載今後立妃及拜免三師三公宰相命將封親王公主並降制命餘從令式天成三年十二月日學士院記事樞密院近送到知髙麗國諸軍事王建表令賜詔書者其髙麗國先未曽有人使到闕院中並無彼國詔書式様未審呼卿為復呼汝兼使何色紙書寫及封褁事例伏請特賜參酌詳定報院者中書帖太常禮院令具體例分析申堂據状申謹案太宗親平其國不立後嗣是以書詔無賜髙麗國式様且東方最大是新羅國請約新羅國王書詔體例修寫奉勅所賜髙麗王書詔宜依賜新羅渤海兩蕃書詔體書寫天復三年七月二十一日學士栁璨宣對思政殿便令到院宣示待詔自今後凡寫勅後而不得留空紙但圓融畫勅及日便得剰紙璨即日宣示之
  周顯徳中宣諭翰林院今後凡與諸王詔書除本名外其文辭内有字與本名同者宜改避之
  唐韋處厚翰林學士壁記言禁林之材用備矣迄朱梁而下以大才登大用比比而去此不能録今畧紀數公事迹以表世不乏賢也餘具譜牒國史謹厚則竇儀李懌徐台符吳承範典麗則李澣陶穀張沆商鵬魚崇諒扈䝉放誕則王著歐陽炳審音則竇儼孝謹則劉温叟嗜學則張昭申文炳其餘不可勝紀惟陶與竇直禁林之傑者而竇以凝重陶以輕躁圓鑿方枘即可知矣
  李懌於天成中入直禁署時宰執以司會貢士呈試多不合格式起請令翰林學士各為格詩格賦一首以為繩凖時同職各已撰成送中書中書吏累督懌令撰之懌曰李某識字有數因人成事茍令復應進士落第必矣今備位禁署後生可畏焉能以格詩格賦垂於世哉終不下筆時論喧然以為知大體
  承範以禀賦敦厚時宰屢有薦延言可大用公台之望日隆矣每盛暑必危坐奥室加以純緜慮有寒濕之疾其自重也如此卒不登用其命也夫沆與承範及鵬皆盧華侍郎下進士擢第同年范禹偁江文蔚流落吳蜀亦居偽廷之内署一牓之内學士五人自有科第已来未有若斯之盛者也
  台符早以亂罹曽陷北庭因間遯歸所乗馬常多嘶鳴暨晝伏宵行則帖爾屏息逮至中土嘶鳴如故識者以為積善之徵後處禁林周世宗必欲置之廊廟将擇吉日宣制一日内直忽終於玉堂車駕親臨救以上藥已奄然矣
  澣以詞藻特麗俊秀不羣長興中於太傅和魯公下進士擢第未數載與座主同列内署和大拜之制澣實草之不俟和命其閤中器皿動用盡掊歸私室以為濡潤後以石晉不造陷於北庭亦神鋒太俊之致也
  周世宗初踐祚北征劉崇旋召魚公復掌文翰時以母老侍養於陜府久而不至乃召陶公陶則不俟駕行謁見行在且稱崇諒懼劉崇兵勝有顧望之意上益不樂自此升沈不侔矣陶厥後自以官居八座位至承㫖且欲軋同列之官卑者乃起請令今後學士合班儀在諸行侍郎之下如官至丞郎者即在常侍之上官至尚書者依本班迄今以為凖焉與夫先人後己之道戾矣士大夫嘉其文而鄙其行焉舊體知制誥在尚書之上學士在左右僕射之上䝉以仲弟載先直禁署未幾即世䝉繼入焉洎居兩制出處僅三十年嘗預修五代史至於衰耄頗倦直形於詞色後以工部尚書解職不數月而逝
  著以周世宗代邸舊寮倍有眷注暨世宗即大位亦嘗於曲宴揚袂起舞上優容之或夜召訪以時政屢沈湎不能言
  炳以偽蜀順化旋召入院嘗不巾不襪見客於玉堂之上尤善長笛太祖嘗置酒令奏數弄後以右貂終於西洛
  儼乃儀之仲弟也嘗與儀連翩知貢舉直内制時比之二陸焉昆季五人皆擢進士第時亦謂之五龍閨門之盛近實罕比周世宗顯徳五年冬將立嵗仗前一日親至於樂懸之下問雅音於工師皆不能答因令儼知太常卿事與樞密使王朴同詳定之乃用古累黍之法以審其度造成律准其形如琴而巨凡十二絃以定六律六吕旋相為宫之義世宗善之至是登歌酌獻始有倫矣
  温叟乃太常卿岳之子也於晉室開運中召入院乃捧命書慶於髙堂其母不登時見之温叟在堂下俟命聞動扃鑰聲莫審其由未幾兩青衣皆丱角舉一箱其中則紫綬兼衣立於庭中母方命捲簾見其子曰此即爾父在禁中日内庫所錫者温叟即搢笏垂泣跪捧退開家廟列祀以文告之其母僅旬日不見其子盖感愴之意也
  昭以嗜學苦節冠於搢紳清資華貫無所不歴於唐末簡䇿遺墜之後能糾合遺言著成唐書至於褒貶是非咸得其理文炳為學之志老而彌篤躬抄圖史僅盈數篋其所為文多自注釋之筆迹老熟人尚有傳者餘悉位以才陞何暇評品其文格焉
  夫學士之稱職之至美也至於列位黄閤尚帶大學士之號唐張說猶讓而不處焉則為儒之貴莫越於此唐朝侍講侍書侍讀皆帶此職後唐同光元年置䕶鑾書制學士以倉部員外郎趙鳳為之梁開平三年正月改思政殿為金鑾殿置大學士一員以景翔為之與館殿大學士同至皇朝太平興國五年始命禮部侍郎程羽為文明殿學士文明之號自茲始也後唐天成元年命馮道趙鳳充端明殿學士非舊號也仍詔云班立在翰林學士之上如有轉改只於翰林學士中選盖樞密使不曉文義故署此職馮道笏記云天下儒生僅餘萬數殿前學士只有兩人時輩榮之本職在官下趙鳳轉侍郎遣人諷任圜移職在官上至今為例梁開平元年五月改樞密院為崇政院命景翔為院使二年十月置崇政殿直學士兩員選有政術文學者為之始以尚書吏部郎中吳藹兵部郎中李𤥻金門之兄充選又改為直崇政院後唐同光中依舊為樞密院亦置密直學士一人班次在翰林學士之下上之數職雖非視草入直而職名相近故亦附於志云
  丙成嵗易簡始自祠曺外郎知制誥䝉恩召入院逮今六載畧無塵露以益山海今嵗驟自祠曺正郎改授中書舍人充承㫖之職非才非望益負愧惕因視草之暇集成此書以繼李公之作餘後之制置新規俟他日别加編纂焉時皇宋龍集辛夘淳化紀號之二年孟冬朔日






  翰苑羣書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九      宋 洪遵 編蘇耆次續翰林志
  先公自太平興國庚辰嵗首登上第不由館殿直升綸閣從釋褐凡七年召入翰苑先帝睠注隆厚垂欲大用者數矣以尚少但加承㫖之號以榮之凡八換炎涼方參預政事有唐以為榮滯相半不虚矣在玉堂日書詔之暇集近朝故事號續翰林志其末云後之制置新規俟他日别加編纂焉尋以中樞務繁晨趍夕返旋又出鎮穰下故未遂周序其事嗚呼先公遭時遇主騰㧞霄漢才名振赫非不大矣職位隆顯非不達矣而夀不登於強仕志未展於一時莫報寵光旋悲朝露豈使君臣盛美之事禁林榮耀之迹不傳於後世邪次子耆出宰烏程居多暇日因泣血編録附於志後目之曰次續翰林志云耳
  先公於丙戌嵗始入翰林時翰長宋公白副翰賈公黄中皆先達鉅儒同在鼇署公乃作古詩數百言序述疇昔遭逢之由二公亦以歌答之今悉附之於後宋即南宫座主也纔及七嵗遂為同列故其歌云疇昔聊為尺木階而今真是青雲友賈即嘗任補衮閱民田於澤郡時先公方在幼齡祖父攜而謁之仍以文為贄賈贈詩曰曲江願作先容客都醉春風上五雲十餘年更直内署於今朝野流為美談
  國家舊制郊祀之禮惟宣祖皇帝侑神作主公受詔攝禮儀使乃拜疏云太祖皇帝受命造宋垂於無窮不預嚴配恐乖天人之意仍唐永徽中髙祖太宗同配故事上優詔褒美朝廷韙之迄今以為定制焉公始撰翰林志成以獻上大恱特賜宸章兩篇皆奬飾褒美之㫖其後御批云詩意者因卿進續翰林志美居清華之地也尋刻石於玉堂之東序焉時傳本四出人得之者咸以為榮先帝以玉署之設其来尚矣但虚傳其號而無正名乃於紅絹上御書飛白四字題曰玉堂之署以賜焉鈿軸晶熒降從天上御香馥郁傳到人間遂捧歸私第以慶耀其親時祖母太夫人具命服焚香設拜而觀之喜歎之聲動於鄰里即命置於本院中擇日懸掛乃具扃鑰於玉堂之上其御札至今鎖之或學士上事及賜勅設即令開之焚香而觀焉自待詔院吏而下咸列賀於庭公曰自唐置學士来幾三百年今日方知貴矣即日詔宰輔暨兩制詞臣就院勅設宴帳之盛無如是時仍賦長韻詩一章以記其事其詩目曰禁林讌會集今附之於後
  有唐學士院深嚴非本院人不可遽入雖中使宣示及有文書必先動鈴索立於門外俟本院小判官出授訖授院使院使授學士自五代已来其制久廢公因召對言之上可其奏自是院内復置鈴索焉淳化中公方在宿直夜將及乙就枕已久忽鈴索聲動即中使賫御草書宋玉大言賦以賜公即具簮笏張燭望宸居再拜而發焉續有劄子云朕草宋玉大言以賜卿不識来朝因呈文書将来讀與卿及淩晨對敭方盡詳悉公乃自撰大言賦以進詞曰皇帝書白龍牋作大言賦賜玉堂臣易簡御筆煌煌雄詞洋洋瓌瑋博達不可備詳詔臣陞殿躬指其理且歎宋玉之竒怪也因伏而奏曰恨宋玉不與陛下同時帝曰噫何代無人焉卿為朕言之臣曰聖人興兮造成功登崑崙兮展升中崑崙南屬地居天地為席兮饗祖宗天起籟兮調笙鏞日烏月兎耀文明也參旗井鉞嚴武衞也執北斗兮奠𤣥酒也削西華兮為石䃭也飛雲涌霞騰燔燎也刳鯨腊鵬代鶼鰈也飛雷三發山神呼也流電三激爟火舉也禮載獻兮淳風還君百拜兮天神懽四時一周兮萬八千年太山融兮溟海乾圓盖穴兮方輿穿君王夀兮無窮焉時殿上皆呼萬嵗上覽之嘉歎再三賜大言賦名四句其序曰宋玉遇侯王則未足以為美易簡逢真主堪師法於後人兼賜卿大言賦名四句少年盛世兮為詞臣古徃今来兮有幾人首出文章兮居翰林儒名善守兮合縁寅已勒石於書閤之西序矣
  先是内院逼近禁闈地復狹窄前後書詔繁萃積於房廊多所損潤公乃於玉堂後廡建二書閣東西交映藻繪間飾自是文籍有附焉閤之上下悉命僧巨然畫煙嵐曉景以布之筆跡野逸效李成之作而又自成一家之妙
  唐制學士每有除拜他職必納光院錢以為公用自丞相而下各有差等五代以還其儀久闕公振舉而復之自是院中費用及待詔而下伏臘之資告足公入參之日首納百千上恩詔特令迴賜公嘗奏事歸院上即時宣召顧左右曰宣蘇某来及對敭而退上猶未起又曰宣當直學士来及再引對畢未及到㕔上又曰召承㫖来時雖處内署而兩地政事多所詢訪盖聖語有所未盡故一日凡三接見而三易其稱特眷注之深厚耳國朝舊制有殿前承㫖頗甚繁雜及公拜翰林承㫖上以其稱呼不别又惡其與清貴混淆詔改為三班奉職以避其稱也公嘗早朝省覲其母於堂上燭滅誤為門扉傷其額及引對上再三顧矚曰豈非因酒乎公再拜具以實對上曰待歸院續有藥去及移時中使至於金合内有藥一刀圭許其色㣲碧及生猪肉一臠禁中無猪肉盖令旋於屠家取之中人遽請偃息傅藥於上以肉貼之不食許掲去其肉痂隨而起宛如無傷盖神異之方也公一日在院内以水一斛試欹器焉上令中黄門偵知遽奏其事而莫辨其器及晚朝上曰卿在院中所玩得非欹器乎公初亦驚怛尋奏曰臣昔任官江左因而得之乃李氏義族收所作實欹器之遺象也上遽命取来乃於便殿躬自校試再三歎美之公乃進曰臣聞日中則昃月滿則虧器盈則覆物盛則衰願陛下持盈守成慎終如始固萬世基業天下幸甚上深加𦗟納因即獻之自後制度亦罕有傳者公久在禁林連典貢部自前南宫首薦及殿庭覆考試多所改易及公薦陳樞相堯叟孫紫微何一不揺動天下伏其知人寒畯之流牢籠殆盡雖退黜者曽無怨言場屋之間至今歌詠上以公飲酒過多恐成疾患因乾明聖節宣近御座委曲勸勉至於再三凡移數刻左右大臣莫不聳聴公感戴恩恵但垂泣再拜而已来日具状稱謝上於表後御書批答云覽卿之謝過表章其辭也深合朕意卿擢登髙級盛美儒林敗徳之名克先為誡知非能改於不二諸事豈假再三手札不多賜蘇某凡奏状縫上皆御寶印之續降一劄子云昨日賜卿批答怱速今日始捻舊本子看誤使一辭字卿改却著公即具状謝仍面奏辭字從舌乃是正文并檢虞監書者辭字進呈上大恱曰非卿博識朕以為誤矣上嘗御便殿案上有御書一紙乃銷金紙飛白一香者公乃拜乞上雖許而未即賜坐間吕宫師䝉正因奏事見之又乞上曰適已許賜蘇某矣遽命公取之公袖以致謝左右無不健羡焉公與襄陵賈公内直禁署嘗相謂曰今兩地大僚請酒至多而罕有相遺者因各有不平之氣未幾賈公入參大政又數月蔑聞有濃醪之贈公因飛一絶以贈之憶昔當初直禁林共嗟難得酒如金此時寂寞垂(⿱𥫗亷)坐惆悵無人話此心賈公見之方悟因大笑封送酒歴恣其所請公乃預請數月幾近百壺好事者即日傳於都下
  草麻潤筆自隋唐已来皆有之鄭譯隋文時自隆州刺史復國公爵令李徳林作詔髙熲戱之曰筆頭乾譯答曰出為方伯杖䇿而歸不得一錢何以潤筆近朝武臣移鎮及大僚除拜因循多不送遺先帝以公久在内署慮經費有闕特定草麻例物朝謝日命閤門督之既得因以書進呈自是無敢有闕者迄今以為定制公嘗劇飲寝於直廬夜將分中人宣召遽起以水沃面具簮笏以朝而方醉中乃賜坐訪以外事應對如流畧無舛誤仍令草王密使名顯駮麻及袖歸院晨並不之記上亦不覺其醉自以為神助聞者莫不驚異焉公書詔之暇日飲醇酎上御草書戒酒勸酒詩二章以賜仍令與祖母讀之何人肯立杜康廟又拉劉伶在畔頭願得黄金千萬鋌一時送與酒家休又㡬醖香醪一曲歌本圖閒放養天和後人不會先賢意破國亡家事極多儤直之制自五代以還頗亦湮廢雖有舊規而罕能遵守公自始入洎起皆力行之亦未嘗借請同院代直自是羣官亦無敢隳其例者因酌楊八座昭儉鳳閣儤直例勒石龕於玉堂之東北隅凡此數事悉先公在儒林之殊迹也耆是時方在幼齡十不記其一二慮年代浸逺徽烈無聞因以編修刋於緗素一則表神宗優賢之異二則彰先公遭遇之由垂示方来諒亦無愧時聖上幸亳之嵗孟春月書







  翰苑羣書卷九
<史部,職官類,官制之屬,翰苑群書>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十      宋 洪遵 編學士年表自建隆至治平
  建隆
  元陶榖正月自翰林學士承㫖吏部侍郎遷禮部尚書依前充職
  竇儼正月自翰林學士中書舍人遷禮部侍郎依前充職六月卒
  王著正月自翰林學士金部郎中為中書舍人依前充職
  李昉正月自起復翰林學士屯田郎中遷中書舍人依前充職
  二陶榖        王著
  李昉
  三陶穀        王著
  李昉七月遷給事中罷    扈䝉七月以中書舍人史館修撰拜
  乾徳
  元陶穀        王著 月責比部員外郎罷
  扈䝉十月責左贊善大夫罷   竇儀十月以工部尚書拜
  二陶穀        竇儀
  三陶穀        竇儀
  歐陽迥八月以左散騎常侍拜
  四陶穀        竇儀十一月卒
  歐陽迥
  五陶穀        歐陽迥
  開寶
  元陶穀        歐陽迥
  二陶穀        歐陽迥
  盧多遜 月以兵部員外郎知制誥直院
  三陶穀十二月卒      歐陽迥
  盧多遜
  四歐陽迥六月以本官分司兩京罷  盧多遜十二月拜學士
  五盧多遜
  六盧多遜九月以中書舍人拜月除參知政事
  張澹四月以左補闕知制誥權直院
  七張澹六月卒
  
  九
  太平興國
  元湯恱十一月自太子少詹事為直院  徐鉉十一月自太子率更令為直院
  二湯恱        徐鉉
  扈䝉正月以中書舍人復拜
  三湯恱        徐鉉
  扈䝉
  四湯恱九月遷光禄卿罷    徐鉉
  扈䝉
  五徐鉉        扈䝉
  六徐鉉        扈䝉
  七徐鉉        扈䝉
  八徐鉉六月遷左散騎常侍罷   扈䝉
  李穆五月以中書舍人拜承㫖十一月除參知政事
  宋白五月以中書舍人拜承㫖
  賈黄中五月以駕部員外郎知制誥為司封郎中拜學士
  吕䝉正五月以左補闕知制誥為都官郎中拜學士十一月除參知政事
  李至五月以左補闕知制誥為比部郎中拜學士十一月除參知政事
  雍熈
  元扈䝉        宋白
  賈黄中
  二扈䝉 月遷工部尚書罷    宋白
  蘇易簡       賈黄中
  三宋白        賈黄中
  蘇易簡
  四宋白        賈黄中
  蘇易簡
  端拱
  元宋白        賈黄中
  蘇易簡
  二宋白        賈黄中
  蘇易簡       李沆三月以職方員外郎知制
  淳化
  元宋白        賈黄中
  蘇易簡       李沆
  二宋白誥拜九月責保軍司    賈黄中馬罷九月除參知
  蘇易簡政事九月遷中書舍  李沆人承㫖九月除參
  韓丕知政事十月以左諫   畢士安議大夫拜十一月以考功員
  三蘇易簡       韓丕
  畢士安
  四蘇易簡外郎知制誥拜十一   韓丕月除參知政事
  畢士安五月以本官罷五月以右 張洎諫議大夫知昇州罷五月以左諫議大夫錢若水史館修撰為中書舍人拜五月以屯田員
  五張洎        錢若水
  至道
  元張洎外郎知制誥為職    錢若水方員外郎拜四月除
  宋湜參知政事正月除同知樞  王禹偁密院正月以職方員外郎知制
  以工部郎中知滁州罷
     宋白四月以禮部侍郎復為承㫖
  二宋湜        宋白
  三宋湜        宋白
  楊礪八月以給事中拜    王旦八月以中書舍人拜
  咸平
  元宋湜十月除樞密副使    宋白
  楊礪二月除樞密副使    王旦
  二宋白        王旦二月除同知樞密院
  三宋白        梁周翰五月以駕部郎中知制誥拜師頏五月以刑部郎中知制誥拜  朱昂闕月以吏部郎中知制誥拜王欽若闕月以左正言知制誥拜
  四宋白        梁周翰
  師頏        朱昂五月以工部侍郎致仕
  王欽若四月除參知政事
  五宋白        梁周翰
  師頏八月卒
  六宋白        梁周翰
  景徳
  元宋白        梁周翰
  趙安仁七月以左正言知制誥拜
  二宋白五月遷刑部尚書集賢院學士罷 梁周翰
  趙安仁二月除參知政事   晁迥五月以起復左諫議大夫拜李宗諤五月以起居舍人知制誥拜
  三晁迥        李宗諤
  楊億十一月以左司諫知制誥拜
  四晁迥        李宗諤
  楊億
  大中祥符
  元晁迥        李宗諤
  楊億
  二晁迥        李宗諤
  楊億
  三晁迥        李宗諤
  楊億
  四晁迥        李宗諤
  楊億
  五晁迥        李宗諤
  楊億
  六晁迥        李宗諤五月卒
  楊億六月以太常少卿分司西京罷  陳彭年六月以龍圖閣直學士左諫議大夫
  拜
         李維六月以左司郎中知制誥拜王曽六月以主客郎中知制誥拜
  七晁迥        陳彭年
  李維        王曽
  八晁迥        陳彭年
  李維        王曽
  九晁迥        陳彭年九月除參知政事
  李維        王曽九月除參知政事
  李迪八月以陜西都轉運使集賢院學士拜
  天禧
  元晁迥        李維
  李迪九月除參知政事
  二晁迥十一月遷承㫖     李維五月以户部侍郎集賢院學士罷錢惟演正月以工部侍郎拜   盛度十一月以户部侍郎知制誥拜
  三晁迥        錢惟演
  盛度
  四晁迥四月以工部侍郎集賢院學士判西京留臺罷
  錢惟演八月除樞密副使   盛度七月責知光州罷
  楊億四月以起復工部侍郎復拜十二月卒劉筠八月以兵部員外郎知制誥拜晏殊八月以户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五劉筠正月以右諫議大夫知廬州罷  晏殊
  李諮正月以户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李維正月復拜承㫖
  乾興
  元晏殊        李諮
  李維        宋綬九月以户部郎中知制誥
  劉筠八月以給事中復拜十一月除御史中丞罷
  天聖
  元晏殊        李諮
  李維
  二晏殊        李諮
  李維
  三晏殊十一月除樞密副使    李諮九月除樞密直學士知洪州罷
  李維        宋綬四月拜
  錢易十月以左司郎中知制誥拜
  四李維三月改相州觀察使罷   宋綬
  錢易正月卒      夏竦二月以起復户部郎中知制誥拜蔡齊五月以起居舍人知制誥拜  章得象五月以兵部郎中知制誥拜
  五宋綬        夏竦三月以右諫議大夫除樞密副使
  蔡齊        章得象
  陳堯咨二月以龍圖閣學士工部侍郎權知開封府拜八月除宿州觀察使罷
  六宋綬        蔡齊七月除禮部侍郎龍圖學士知河南府罷
  章得象       馮元九月以龍圖閣學士兼侍講學士禮部郎
  中同修國史拜
       陳堯佐九月以樞密直學士左諫議大夫權知開封府拜
  七宋綬七月罷      章得象
  馮元        陳堯佐三月除樞密副使
  八宋綬四月復拜      章得象
  馮元        徐奭四月以禮部郎中知制誥拜九月卒
  九宋綬十月以龍圖學士知應天府罷  章得象
  馮元
  明道
  元章得象       馮元
  二章得象       馮元
  景祐
  元章得象       石中立正月以給事中知制誥拜張觀正月以刑部郎中知制誥拜
  二章得象       石中立
  張觀
  三章得象十二月除同知樞密院  石中立三月除參知政事
  張觀二月除給事中御史中丞罷  丁度三月以刑部郎中知制誥拜晁宗慤三月以起復刑部郎中知制誥拜
  四丁度        晁宗慤
  胥偃閏四月以工部郎中知制誥拜  李淑閏四月以禮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寶元
  元丁度        晁宗慤
  胥偃        李淑三月除侍讀學士罷
  宋庠三月以刑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二丁度        晁宗慤
  胥偃八月卒      宋庠十一月除左諫議大夫參知政事王舉正八月以兵部郎中知制誥拜
  栁植八月以工部郎中知制誥知杭州拜十一月以左諫議大夫除權御史中丞罷
  康定
  元丁度        晁宗慤九月除左諫議大夫參知政事
  王舉正       王堯臣正月以左司諫知制誥拜
  慶厯
  元丁度闕月遷承㫖     王舉正五月除左諫議大夫參知政事
  王堯臣      聶冠卿四月以兵部郎中知制誥拜王拱辰五月以左正言知制誥拜  蘇紳五月以刑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二丁度        王堯臣
  聶冠卿九月卒     王拱辰三月以右諫議大夫權御史中丞罷
  蘇紳        吴育十月以起居舍人知制誥拜富弼十月以左正言知制誥拜固辭罷
  三丁度        王堯臣
  蘇紳七月除龍圖閣學士知揚州罷  吴育
  葉清臣闕月以龍圖閣直學士禮部郎中拜宋祁
  四丁度        王堯臣
  吴育        葉清臣
  宋祁
  五丁度四月以工部侍郎除樞密副使  王堯臣正月遷承㫖
  吳育正月以右諫議大夫除樞密副使 葉清臣十一月除翰林侍讀學士知邠州罷宋祁二月以翰林侍讀學士兼龍圖閣學士罷孫抃二月以起居舍人知制誥拜張方平二月以右正言知制誥拜  梁適十一月以樞密直學士禮部郎中知延州
  拜是月罷為翰林學士知澶州
    蘇紳十月以龍圖閣學士禮部郎中復拜
  六王堯臣       孫抃
  張方平正月以右諫議大夫權御史中丞罷十一月復拜
  楊察正月以右正言知制誥拜
  七王堯臣       孫抃
  張方平八月知滁州罷    楊察四月以右諫議大夫權御史中丞罷
  葉清臣四月復拜     彭乗三月以工部郎中知制誥拜錢明逸三月以右諫議大夫知制誥拜
  八王堯臣       孫抃
  葉清臣       彭乗
  錢明逸       趙槩十二月以刑部郎中知制誥拜楊偉十二月以刑部郎中知制誥拜  宋祁六月復拜十月知許州罷
  皇祐
  元王堯臣       孫抃
  葉清臣三月以翰林侍讀學士知河陽罷彭乗九月卒
  錢明逸四月除龍圖閣學士知蔡州罷 趙槩
  楊偉
  二王堯臣       孫抃
  趙槩        楊偉
  嵇穎八月以刑部員外郎知制誥拜九月卒
  三王堯臣十月除樞密副使   孫抃
  趙槩        楊偉
  曽公亮四月以刑部郎中知制誥拜 田况十二月除龍圖閣學士給事中權三司使罷
  四孫抃        趙槩
  楊偉        曽公亮
  田况
  五孫抃七月以右諫議大夫權御史中丞罷 趙槩
  曽公亮       田况九月除禮部侍郎三司使罷胡宿五月以兵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至和
  元趙槩        楊偉
  曽公亮九月除端明殿學士集賢殿修撰知鄭州罷
  胡宿        歐陽修八月以龍圖閣學士吏部郎中拜吕溱九月以起居舍人知制誥拜  王洙九月以工部郎中知制誥拜
  二趙槩        楊偉
  胡宿        歐陽修六月以侍讀學士集賢殿修撰知蔡
  州罷七月復拜
       吕溱二月以翰林侍讀學士知徐州罷
  王洙        孫抃六月復拜承㫖
  嘉祐
  元趙槩        楊偉
  胡宿        歐陽修
  王洙閏三月以翰林侍讀學士兼侍講學士罷孫抃
  王珪十二月以翰林侍讀學士起居舍人拜曽公亮四月復拜
  二趙槩        楊偉
  胡宿        歐陽修
  孫抃        王珪七月丁母憂
  曽公亮
  三趙槩十月除翰林侍讀學士龍圖閣學士禮部侍郎知鄆州罷
  楊偉二月卒      胡宿
  歐陽修       孫抃
  曽公亮十二月除給事中參知政事 韓絳三月以吏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四胡宿        歐陽修
  孫抃        韓絳三月以左諫議大夫權御史中丞罷吳奎三月以兵部員外郎知制誥拜  王珪十月復拜
  五胡宿        歐陽修十一月除樞密副使
  孫抃四月除樞密副使    范鎮
  吳奎十一月除端明殿學士户部郎中知成都府罷
  賈黯二月以兵部員外郎知制誥拜九月除翰林侍讀學士知鄧州府罷十一月復拜蔡襄五月以樞密直學士禮部郎中拜
  六胡宿閏八月除左諫議大夫樞密副使 王珪
  賈黯        蔡襄
  范鎮        吳奎六月復拜
  七王珪        賈黯
  蔡襄        范鎮
  吳奎三月除左諫議大夫樞密副使  馮京十月以翰林侍讀學士右正言拜
  八王珪        賈黯
  蔡襄八月遷給事中三司使罷   范鎮
  馮京
  治平
  元王珪        賈黯
  范鎮閏五月遷侍讀學士罷   馮京
  王疇五月以給事中權御史中丞拜十二月除樞密副使
  二王珪        賈黯二月以給事中權御史中丞罷
  馮京        范鎮三月復拜
  三王珪        馮京八月丁母憂
  范鎮正月除侍讀學士集賢殿修撰知陳州罷沈遘九月以龍圖閣學士右諫議大夫權知開封府拜尋丁母憂
  四王珪九月遷承㫖     司馬光閏三月以龍圖閣直學士右諫議大夫兼侍講拜四月除權御史中丞罷九月復拜 吕公著閏三月以龍圖閣直學士給事中知
  蔡州罷
        鄭獬九月以兵部員外郎知制誥拜王安石十月以工部郎中知制誥知江寧府拜









  翰苑羣書卷十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十一     宋 洪遵 編翰苑題名
  翰苑自唐寶應迄於大中學士官族皆刻石龕之屋壁五季以紛擾久廢藝祖受命首建直廬太宗親灑玉堂之翰以増寵奨聖聖稽古推擇尤靳景徳初趙安仁晁迥李宗諤始復置壁記起國初自承㫖陶穀以下至直院用除授次第刋列後居職者皆得以流芳久逺中遭變故今不復存睿主中興偃武右文揀求鴻碩追坦明之制如二帝三王之盛以章列聖之休規模逺矣而姓名未紀来者何觀學士秦公梓再有建請未幾出守宣城因循迄今該猥以淺陋寓直骫骳之文豈足以潤色丕業顧獲繼諸公之後託名於不朽欣幸之極乃為之序紹興十八年七月既望左中奉大夫權尚書禮部侍郎兼直學士院沈該謹序
  朱勝非建炎元年五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八月除禮部侍郎依舊兼權十一月除翰林學士二年五月除右丞相王陶建炎元年六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十二月除禮部侍郎依舊兼權二年除工部尚書葉夢得建炎二年以户部侍郎除翰林學士十一月除左丞康執權建炎二年以吏部侍郎兼權直院是年罷盧益建炎二年以兵部侍郎兼權直院是年罷孫覿建炎二年以吏部侍郎兼權直院三年正月罷李邴建炎二年十一月以兵部侍郎兼權直院三年二月除翰林學士三月除簽書樞密院事張守建炎三年三月以起居舍人兼權直院尋除中書舍人依舊兼權四月除御史中丞詹乂建炎三年三月以龍圖閣學士兼權直院六月罷滕康建炎三年四月以諫議大夫除翰林學士五月除簽書樞密院事曽楙建炎三年八月以徽猷閣直學士提舉西京嵩山崇福宫除翰林學士是月除禮部尚書張守建炎三年六月以禮部侍郎除翰林學士九月除簽書樞密院事汪藻建炎三年七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是年除給事中依舊兼權四年七月除兵部侍郎依舊兼權紹興元年五月除翰林學士九月除龍圖閣直學士知湖州綦崈禮建炎四年五月以吏部侍郎兼權直院十月除徽猷閣直學士知漳州席益紹興元年八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十月罷胡交修紹興元年十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二年宫觀綦崈禮紹興二年二月以吏部侍郎兼權直院七月除兵部侍郎依舊兼權九月除翰林學士四年七月除寶文閣學士知紹興府翟汝文紹興二年三月以顯謨閣直學士致仕除翰林學士承㫖四月除參知政事沈與求紹興二年七月以吏部尚書兼權翰林學士十二月宫觀徐俯紹興三年二月以諫議大夫除翰林學士是月除簽書樞密院陳與義紹興三年七月以吏部侍郎兼權直院四年四月除禮部侍郎依舊兼權八月除徽猷閣直學士知湖州孫近紹興四年七月以吏部侍郎兼直院五年二月除翰林學士十一月除吏部尚書兼權翰林學士六年八月除龍圖閣學士知紹興府沈與求紹興四年八月以吏部尚書兼權翰林學士九月除參知政事胡交修紹興五年二月以刑部侍郎兼權直院十一月除翰林學士六年四月除刑部尚書朱震紹興六年五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是月除翰林學士八年六月致仕陳與義紹興六年六月以中書舍人又兼權直院十一月除翰林學士七年正月除參知政事胡世将紹興七年正月以給事中兼直院九月除兵部侍郎依舊兼八年正月除樞密直學士四川安撫制置使兼知成都府胡寅紹興八年四月以禮部侍郎兼權直院五月以憂去曽開紹興八年五月以禮部侍郎兼權直院十二月除寳文閣侍制知婺州吕本中紹興八年六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十月罷勾龍如淵紹興八年十月以中書舍人兼直院十一月除御史中丞孫近紹興八年十月以龍圖閣學士知紹興府除翰林學士承㫖十一月除參知政事樓炤紹興八年十一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九年二月除翰林學士三月除簽書樞密院事李誼紹興九年三月以中書舍人兼直院九月除工部侍郎依舊兼十年正月除工部尚書胡交修紹興九年六月以兵部尚書兼權翰林學士十年十一月除端明殿學士知台州林待聘紹興十年五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十二月除給事中依舊兼權十一年七月除兼直院十二月以憂去范同紹興十年十二月以給事中兼直院十一年五月除翰林學士七月除參知政事程克俊紹興十一年十一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十二年四月除兼直院九月除翰林學士二月除簽書樞密院事吴表臣紹興十二年正月以吏部尚書兼權學士院二月罷秦梓紹興十一年九月以敷文閣直學士兼權直院十月除兼直院十三年閏四月除翰林學士六月除龍圖閣學士知宣州王賞紹興十二年十月以權禮部侍郎兼權直院十三年五月除禮部侍郎依舊兼權十二月罷洪皓紹興十三年八月以徽猷閣直學士提舉萬夀觀兼權直院九月依舊職知饒州楊愿紹興十二年十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十四年三月除兼直院十一月除御史中丞劉才卲紹興十三年十二月以起居舍人兼權直院是月除中書舍人依舊兼權十四年二月罷秦熺紹興十四年三月以禮部侍郎兼直院十五年正月除翰林學士六月除翰林學士承㫖十月除資政殿學士提舉萬夀觀段拂紹興十四年十一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十六年正月除給事中依舊兼權十一月除兼直院十七年三月除翰林學士是月除參知政事錢周材紹興十七年三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六月罷丕鎡紹興十七年六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十二月致仕邊知白紹興十七年十二月以權吏部侍郎兼權直院十八年五月罷李椿年紹興十八年正月以權户部侍郎兼權二月除户部侍郎沈該紹興十八年正月以權禮部侍郎兼直院八月除敷文閣侍制知潼川府相李椿年紹興十八年八月以户部侍郎兼權直院十九年十一月罷巫伋紹興十九年十一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二十年三月除簽書樞密院事王曮紹興二十年三月以起居舍人兼權直院二十一年四月除權禮部侍郎湯思退紹興二十年三月以祕書少監兼權直院二十一年四月除起居舍人二十二年十月除權禮部侍郎二十四年十一月除禮部侍郎二十五年六月除簽書樞密院事相沈虚中紹興二十五年六月以國子司業兼權直院八月除權兵部侍郎二十六年二月罷陳誠之紹興二十五年十二月以敷文閣直學士知泉州除翰林學士二十六年九月除同知樞密院事劉才卲紹興二十六年三月以工部侍郎兼權直院二十七年四月除顯謨閣直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王綸紹興二十七年二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六月除工部侍郎直院二十八年二月除同知樞密院事楊椿紹興二十八年二月以給事中兼權直院二十九年二月除兵部侍郎直院十二月除兵部尚書兼權翰林學士三十一年三月除參知政事周麟之紹興二十八年二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八月除兵部侍郎直院十二月除給事中二十九年閏六月除翰林學士三十年七月除同知樞密院事洪遵紹興三十年八月以吏部侍郎除翰林學士十二月除徽猷閣直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何溥紹興三十一年三月以左諫議大夫除翰林學士三十二年三月除龍圖閣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虞允文紹興三十一年九月以中書舍人兼權直院三十二年二月除兵部尚書川陜宣諭使相劉珙紹興三十一年十二月以起居舍人兼權直院三十二年三月除中書舍人五月兼直院隆興元年十一月除集英殿修撰知泉州唐文若紹興三十一年十二月以起居郎兼權行宮直院三十二年二月車駕囘依舊洪遵紹興三十二年五月以徽猷閣直學士知平江府除翰林學士六月除承㫖隆興元年五月除同知樞密院事史浩紹興三十二年六月以中書舍人除翰林學士八月除參知政事相錢周材隆興元年六月以中書舍人兼直院十月除給事中二年二月以憂去王之望隆興元年十一月以權户部侍郎兼權直院十一月除權吏部侍郎二年四月除左諫議大夫張孝祥隆興二年二月以中書舍人兼直院三月除敷文閣侍制知建康府馬騏隆興二年三月以起居舍人兼權直院四月除直敷文閣知遂寧府洪适隆興二年四月以太常少卿兼權直院九月除中書舍人閏十一月兼直院乾道元年五月除翰林學士六月除簽書樞密院事相王剛中隆興二年閏十一月以敷文閣直學士除翰林學士以避祖諱改除禮部尚書直學士院十二月除簽書樞密院事蒋芾乾道元年正月以起居郎兼權直院七月除中書舍人兼直院二年五月除簽書樞密院事相何俌乾道元年正月以權工部侍郎兼權直院三月除集英殿修撰知衢州王曮乾道元年九月以權禮部侍郎兼直院工年五月除中書舍人九月除給事中三年閏七月除敷文閣侍制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洪邁乾道二年十月以起居舍人兼權直院三年五月除起居郎七月除中書舍人兼直院四年六月除集英殿修撰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劉珙乾道三年閏七月以敷文閣直學士知潭州除翰林學士十一月除同知樞密院事莫濟乾道三年十一月以宗正少卿兼權直院四年十一月以憂去汪應辰乾道四年十一月以吏部尚書兼權翰林學士六年四月除端明殿學士知平江府梁克家乾道四年十一月以給事中兼直院五年二月除簽書樞密院事相陳良祐乾道五年四月以給事中兼直院六年二月除吏部侍郎閏五月罷鄭聞乾道六年四月以中書舍人兼直院七年三月除寶文閣侍制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周必大乾道六年七月以祕書少監兼權直院七年七月除權禮部侍郎八年二月宫觀王曮乾道七年四月以給事中除翰林學士八年三月除承㫖九年三月除端明殿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鄭聞乾道八年七月以刑部侍郎兼直院九月除權刑部尚書王瀹乾道九年閏正月以宗正少卿兼權直院七月除權工部侍郎王淮乾道九年四月以太常少卿兼權直院七月除中書舍人兼直院















  翰苑羣書卷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羣書卷十二     宋 洪遵 編翰苑遺事
  淳化二年閏二月命翰林學士賈黄中蘇易簡同勾當差遣院李沆同判吏部流内銓學士領外司自此始也是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詔定降麻事例宰臣樞密使使相節度使特恩加官除授學士事例銀百兩衣著百疋覃恩加食邑起復落起復銀五十兩衣著五十疋親王以有宣賜事例更不重定公主未出降依親王例宣賜已出降令駙馬都尉管送
  大中祥符三年閏二月學士晁迥言今月十八日宰臣召臣等問所降徳音不鎖院之故按本院舊例赦書徳音不曽鎖院臣等商議除南郊赦書縁車駕齋宿在外並是預先進入降付中書難以鎖院外自餘赦書徳音今後並依降麻例鎖院從之
  六年八月學士院諮報凖詔議定書詔用紙今定文武官待制大卿監觀察使以上用白詔紙三司副使閤門使少卿監刺史以上用黄詔紙自餘非巡幸大禮敕書敕榜外並用黄表紙從之右四事國朝㑹要
  八年四月二日兩制賜御筵於學士院直館及朝臣於史館以考校畢也錢文僖玉堂逢辰録
  百司申中書皆用状惟學士院用諮報其實如劄子亦不出名但當直學士一人押字而已謂之諮報今俗謂草書名為押字也此唐學士院舊規也唐世學士院故事近時隳廢殆盡惟此一事在爾
  徃時學士循唐故事見宰相不具靴笏繫鞋坐玉堂上遣院吏計會堂頭直省官學士将至宰相出迎近時學士始具靴笏至中書與常參官雜坐於客位有移時不得見者學士日益自卑丞相禮亦漸薄並習見已久恬然不復怪也
  嘉祐二年樞密使田公况罷為尚書右丞觀文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罷樞密使當降麻而止以制除盖徃時髙若訥罷樞密使所除官職正與田公同亦不降麻遂以為故事
  真宗時丁晉公謂自平江軍節度使除兵部尚書參知政事節度使當降麻而朝議惜之遂止以制除近者陳相執中罷使相除僕射降麻龐籍罷節度使除觀文殿學士又不降麻盖無定制也仁宗初立今上為皇子令中書召學士草詔學士王珪當直召至中書諭之王曰此大事也必須面奉聖㫖於是求對明日面稟得㫖乃草詔羣公皆以王為真得學士體也
  端明殿學士五代後唐時置國朝尤以為貴多以翰林學士兼之其不以翰苑兼職及換職者百年間纔兩人特拜程戡王素是也
  王元之在翰林嘗草夏州李繼遷制繼遷送潤筆物數倍於常然用啓頭書送拒而不納盖惜事體也近時舍人院草制有送潤筆物稍後時者必遣院子詣門催索而當送者徃徃不送相承既久今索者送者皆恬然不以為怪也右十一事歐公歸田録
  臣伏見國家承五代之餘建萬世之業誅滅僭亂懐来四夷封祀天地制作禮樂至於大臣進退政令改更學士所作文書皆繫朝廷大事示於後世則為王者之訓謨藏之有司乃是本朝之故實自明道已来文書草藁尚有編録景祐以後漸成散失臣曽試令類聚收拾補綴十已失其五六使聖宋之盛文章詔令廢失湮淪緩急事有質疑有司無所檢證盖由從前雖有編録亦無類例卷第祇是本院書吏私自抄寫所以易為廢失今欲乞将國朝以来學士所撰文書各以門類依其年次編成卷帙號為學士院草録有不足者更加求訪補足之仍乞差本院學士從下兩員專切管勾自今已後接續編聨如本行人吏不畫時編録致有漏落許令本院舉察理為過犯此臣本院常事也所以上煩聖聽者盖以近嵗以来百司綱紀相承廢壊事有曽經奏聞及有聖㫖指揮者僅能遵守若祇是本司臨時處置其主判之官纔罷去則其事尋亦廢停所以止欲乞朝廷特降指揮所貴久逺遵行不敢廢失六一居士集
  唐制翰林學士本職在官下五代趙鳯為之始諷宰相任圜移在官上按趙鳯升學士於官上乃端明殿也
  唐翰林院在銀臺之北乾封以後劉禕之元萬頃之徒時宣召草制其間因名北門學士今學士院在樞密院之後腹背相倚不可南向故以其西廊西向為院之正門而後門北向與集英相直因牓曰北門兩省樞密院皆無後門惟學士院有之學士退朝入院與禁中宣命徃来皆行北門而正門行者無幾不特取其便事亦以存故事也
  唐翰林院本内供奉藝能伎術雜居之所以詞臣侍書詔其間乃藝能之一爾開元以前猶未有學士之稱或曰翰林待詔或曰翰林供奉如李太白猶稱供奉自張垍為學士始别建學士院於翰林院之南則與翰林院分而為二然猶冒翰林之名盖唐有𢎞文館學士麗正殿學士故此特以翰林别之其後以名官訖不可改然院名至今但云學士而不冠以翰林則亦自唐以来沿習之舊也
  唐翰林學士結銜或在官上或在官下無定制予家藏唐碑多如大和中李藏用碑撰者言中散大夫守尚書户部侍郎知制誥翰林學士王源中之類則在官下大中中王巨鏞碑撰者言翰林學士中散大夫守中書舍人劉瑑之類則在官上瑑仍不稱知制誥殊不可曉按劉瑑不稱知制誥唐以来至國朝熈寧官至中書舍人則不帯三字
  俗稱翰林學士為坡盖唐徳宗時嘗移學士院於金鑾坡上故亦稱鑾坡唐制學士院無常處駕在大内則置於明福門在興慶宫則置於金明門不專在翰林院也然明福金明不以為稱不常居之爾諫議大夫亦稱坡此乃出唐人之語諫議大夫班本在給舍上其遷轉則諫議嵗滿方遷給事中自給事遷舍人當時語云饒道升上坡去亦須却下坡来以諫議為上坡故因以為稱見李文正所記
  學士院舊制自侍郎以上辭免除授則賜詔皆留其章中書而尚書省略其事因降劄于下院使為詔而已自執政而下至於節度使使相則用批答批答之制更不由中書直禁中封所上章付院令降批答院中即更用紙連其章後書辭併其章賜之此其異也辭既與章相連後書省表具之字必長作表字傍一撇通其章階位上過謂之抹階若使不復用舊銜之意相習已久莫知始何時
  舊制學士以上賜御仙花帶而不佩魚雖翰林亦然惟二府服笏頭帶佩魚謂之重金元豐官制行始詔六曺尚書翰林學士皆得佩魚故蘇子瞻謝翰林學士表云玉堂賜篆仰淳化之彌文寶帶重金佩元豐之新渥玉堂之署四字太宗飛白書淳化中以賜蘇易簡
  蘇參政易簡登科時宋尚書白為南省主文後七年宋為翰林學士承㫖而蘇相繼入院同為學士宋嘗贈詩云昔日曽為尺木階今朝真是青雲友歐陽文忠亦王禹玉南省主文相距十六年同為學士故歐公詩有喜君新賜黄金帶顧我今為白髪翁之句二事誠一時文物之盛也
  學士院正㕔曰玉堂盖道家之名初李肇翰林志言居翰苑者皆謂淩玉清遡紫霄豈止於登瀛洲哉亦曰登玉堂焉自是遂以玉堂為學士院之稱而不為牓太宗時蘇易簡為學士上嘗語曰玉堂之設但虚傳之說終未有正名乃以紅羅飛白玉堂之署四字賜之易簡即扃鐍置堂上每學士上事始得一開視最為翰林盛事紹聖間蔡魯公為承㫖始奏乞摹就杭州刻牓掲之以避英廟諱去二字止曰玉堂云
  韓門下維以賜出身熈寧末特除翰林學士崇寧中林彦振賜出身用韓例亦除翰林學士國朝以来學士不由科第除者惟此二人按韓省試中以父億執政不就廷試後為館職以至兩制未嘗賜第也
  唐詔令雖一出於學士遇有邊防機要大事學士不能盡知者則多宰相以處分之要者自為之辭而付院使増其首尾常式之言謂之詔意今猶見於李徳裕鄭畋集近嵗或出於宰相進呈訖但召待詔即私第書寫或詔學士宰相面授意退而具草然不能無改定也右十一事石林燕語
  舊學士院在樞密院之後其南廡與密院後廊中分門乃西向玉堂本以待乗輿行幸非學士所得常居惟禮上之日略坐其東受院吏參謁其後為主廊北出直集英殿則所謂北門也學士僅有直舍分於門之兩旁毎鎖院受詔與中使坐主廊余為學士時始請闢兩直舍各分其一間與北門通為三以照壁限其中屏間命待詔鮑詢畫花竹於上與玉堂郭熈春江晚景屏相配當時以為美談後聞王丞相将明為承㫖旁取西省右正言㕔以廣之中為殿曰右文
  予從叔祖司空道卿慶厯中為翰林學士仁宗欲大用會宋元憲為相同年厚善或以為言乃與元憲俱罷然仁宗欲用之意未衰也再入為三司使而陳恭公尤不喜適以憂去免喪不召就除知澶州吾大觀中亦忝入翰林因曲謝略敘陳太上皇喜曰前此兄弟同時迭為學士者有矣未有宗族相繼於數世之後不惟朝廷得人亦可為卿一門盛事吾頓首謝
  唐制詔敕號令皆中書舍人之職定員六人以其一人為知制誥以掌進畫翰林學士初但為文辭不專詔命自校書郎以上皆得為之班次各視其官亦無定員故學士入皆試五題麻詔敕詩賦而舍人不試盖舍人乃其本職且多自學士遷也學士未滿一年猶未得為知制誥不與為文嵗滿遷知制誥然後始並直本朝既重學士之選率自知制誥遷故不試而知制誥始亦循唐制不試雍熈初太宗以李文正公沆及来湜王化基為之化基上章辭不能乃使中書並召試制誥二首遂為故事其後梁周翰薛映梁鼎亦或不試而用歐陽文忠公記惟公與楊文公陳文恵公三人者誤也
  太宗敦奨儒術初除張參政洎錢樞密若水為翰林學士喜以為得人諭輔臣云學士清切之職朕恨不得為之唐故事學士禮上例弄獼猴戱不知何意國初久廢不講至是乃使敕設日舉行而易以教坊雜手伎後遂以為例而余為學士時但移開封府呼市人教坊不復用矣既在禁中亦不敢多致但以一二伎充數爾大觀末余奉詔重修翰林志嘗備録本末會余罷書不克成右四事葉夢得避暑録話
  謝克家除翰苑以祖諱辭有㫖銜内權不繫三字謝以不帶三字止同職名不可赴院供職又固辭
  熈寧初韓子華拜相其弟持國在翰苑神宗前期諭令草制注意厚矣持國懇辭弟兄之嫌得請元符末曽子宣爰立其弟子開直北門徽廟特命草麻盖示眷寵也右二事謝伋四六談麈
  學士及舍人院最重題名學士及舍人赴職之日本院設具應佗學士給諫丞郎待制皆預會以是日題名於石玉冊官刋字後有拜宰相者即其名下刋相字其家遣子弟齎宴具就本院召學士待制以上皆集最為盛禮自元豐行官制之後一切廢罷矣
  劉子儀在南陽以翰林學士召中途改成都彌年又召為學士至西京復加兩學士知鄭州謝表云仙山已到屢為風引而還長安甚遥豈覺日邊之近
  故事皇子出閣以翰林學士一員掌牋表南豐先生以中書舍人掌延安郡王牋表出於一時之選也右三事曽紆南遊記舊
  國朝因仍舊制翰林學士分日遞直夜入宿以備著撰日再而更遇鏁院不前聞日晏禁中連遣走𨽻家召至則皇城門将閉矣少頃御藥入院以客禮見探懐出御封屏吏啓緘即詞頭也御藥取燭視扃鑰退就西閤宿學士歸直舍草制未五鼓院吏書待詔持紙筆立户外學士據案授藁吏細書奏本待詔用麻紙大書乃付門下省庭宣者學士臨視㸃勘匱封以授御藥御藥啓扃持入禁中院吏復扃至朝退然後開院率以為常若遇命相則禁中别設綵殿召學士由内東門入繫鞋立墀下上御小帽窄衫束帶御座側獨設一繡墩少東置杌陳筆硯其上侍衞者皆下學士升殿造膝受㫖趍杌書所得除目進呈置袖中侍衞者皆上乃宣坐賜茶已復庭謝御藥押送入院鏁宿如常制臣近自禮部尚書入為翰林學士八月二十一日晚被召至綵殿獲覩盛儀如前所云有㫖除唐恪少宰罷徐處仁吴敏相上既授㫖復從容語時事久之是日復除順徳帝姬一夕凡四制翊日入侍經筵上曰詞頗逮意既退遣中使至玉堂賜臣筆硯等十三事皆當日殿中所設上所常御者紫青石方硯一琴光螺鈿匣一宣和殿墨二斑竹筆二金筆格一塗金鎮紙天禄二塗金硯水蝦蟆一貯黏麴塗金方匳一鎮紙象尺二薦硯以紫帕匣以黄方啓封時硯漬墨未乾匳中餘麴猶存顧惟韋布書生幸以詞命為職乃被賜人主所御筆硯則知翰苑職親地近非佗要官比如臣鄙陋豈所宜䝉哉異時當草命相制間有被此賜者雖故事實異恩且詞臣之極榮也臣既什襲寶藏以傳子孫因記其事以補翰林志缺文焉昔錢思公嘗謂朝廷之官雖宰相之重皆可雜以佗才處之惟翰林學士非文章不可當時頗以此語取怒於人歐陽文忠公自作内制集序猶以斯言為愧末乃云亦以誇於田夫野老而已然則臣之所以記此者亦将以為田野之美談耳靖康元年十月望日記王㝢玉堂賜筆硯記
  先生與僕論官制因言及玉堂故事先生曰且如玉堂兩字人多不解太宗皇帝嘗飛白題翰林學士院曰玉堂之署盖此四字出於李尋傳且玉堂殿名也而待詔者有直廬在其側李尋時待詔黄門故曰久汙玉堂之署至英廟嗣位乃徹去及元豐中有翰林學士上言乞摘去二字復榜院門以為臣下光寵詔可是乞以殿名名其院也不遜甚矣僕退而檢漢書盖漢之待詔者或在公車或在金馬門或在官者廬或在黄門時李尋待詔黄門哀帝使侍中徃問災異對曰臣尋位卑術淺過隨衆賢待詔食太官衣御府久汙玉堂之署師古曰玉堂殿在未央宫然制度不見其詳獨翼奉傳略載之奉嘗上疏曰漢徳隆盛在於孝文皇帝躬行節儉外省繇役其時未有甘泉建章及上林中諸離宫館也未央宫又無髙門武臺麒麟鳳凰白虎玉堂金華之殿獨有前殿曲臺漸臺宣室承明耳以此考之則玉堂殿乃武帝所造也僕後以問先生先生曰然馬永易元城先生語録
  唐制翰林學士初入院賜設并衣服中和節賜紅牙銀寸尺上已重陽並賜宴曲江清明賜新火夏賜氷臘日賜口脂及紅雪澡豆嵗前賜厯日有所修撰則賜茶果酒脯䇿試程文則賜設并匹帛社日賜酒蒸餅𩟁餅等事見唐人文集李邕號翰林六絶謂文學書翰等六事過人李絳初入院憲宗親擇笏以賜之李昉久掌内制太宗朝作相赴學士院敕設賦詩奏謝序述七盛如請真俸給食錢朱衣雙引初除宣召敕諭正謝賜鞍馬之類皆前代所無也太宗好儒嘗宣諭蘇易簡曰詞臣清美朕恨不得為之夜幸本院易簡已寝内侍以秉燭自牕照之俾其衣冠牕紗燃破後不復補以示優禮帝善書他日作飛白玉堂之署四字賜易簡至元豐中神宗一新官制學士與六尚書一等帶皆重金蘇子瞻謝表云玉堂賜篆仰淳化之彌文寶帶重金佩元豐之新渥建炎改元予忝召命謝章以七盛對六絶燃牕對擇笏亦前輩偶然未用天禧元年二月學士院言詔敕詞尾並云故兹詔示故兹示諭方云想宜知悉内諸道進奉相承並不言詔示示諭竊思詔詞各有嘉奨之意亦各標云示諭今欲添入又諸處奏告青詞比来只是用紙褁角今請委三司造黒漆木筒五十枚凡有奏告封詞齎徃從之國朝會要
  乾興元年十月翰林學士晏殊等言先朝楊億再為學士班錢惟演之上今新添除學士劉筠天禧中已入翰林請如故序班臣等之上從之其後率如此例仁宗實録天聖元年十月詔翰林學士遇隻日至晩出宿盖故事以雙日鎖院隻日降麻也仁宗實録
  皇祐元年九月以翰林學士承㫖兼端明殿學士尚書户部郎中知制誥王堯臣加諫議大夫以久在禁林優遷之也堯臣嵗滿當遷宰臣文彦博以其久任請降此命
  二年九月十六日新除翰林學士稽潁未及謝卒詔賜告敕襲衣金鞍勒馬於其家
  至和元年九月翰林學士楊察為承㫖知制誥吕溱王洙並為翰林學士故事學士六員今洙為第七員盖宰相過除也
  嘉祐六年三月承㫖宋祁言久病不敢稽朝謁入學士院欲帶一子主湯藥從之
  七年二月學士院言臣僚上表并劄子陳請事惟宰臣樞密使方降手詔手書自參知政事樞密副使以下即無體例去年三月因樞密副使陳升之請郡内批令降不允手詔當直學士胡宿亦曽論奏以手詔體重乞只降不允詔而不從其請竊縁近禁動成故事恐成隳廢典故乞自今除宰臣親王樞密使有所陳請事依例或降手詔手書自餘臣僚更不降手書手詔許從本院執奏從之
  凡學士院置待詔十人國初承舊制翰林待詔六人寫書詔舊制月俸九千春冬給衣又有𨽻書待詔六人寫簽題封角月俸止六千謂之東頭待詔雍熈四年廢𨽻書待詔増翰林待詔十人並兼御書院祇𠉀録事一人景徳二年九月本院言孔目官劉尚賓年滿已注宿遷縣尉縁主持書詔切須諳練欲乞依吏部銓例置主事或録事以本司勒留充職詔以尚賓為録事給孔目官俸自後不常置又五代舊制有主事一人周顯徳中廢孔目官六人表奏官六人驅使官二十人驅使官舊額六人咸平二年初置侍讀侍講學士别補驅使官四人祇應及楊徽之卒復以驅使官二人𨽻學士院因為八人三年四月詔學士院不得額外添人自後再除拜文明資政侍讀侍講龍圖閣樞密直學士皆學士院遣守闕驅使官祇應多特補正名遂至二十人景徳四年四月學士院上言先凖敕表奏驅使官闕人於京百司兩省三館抽差即不曽召保揀試本院見有守闕表奏官八人驅使官十二人今欲以此為守闕定額今後如是闕人即於京百司兩省私名内抽取依三館例召保揀試送中書看詳從之舊又有專知官一人通引官一人厨子六人太平興國四年並廢 右六事國朝㑹要
  治平元年六月翰林學士馮京奏樞密使富弼臣妻父也今權知開封府當避弼不許英宗實録
  熈寧六年正月二十一日詔學士院今後大遼國書并諸國詔書合要匣復等並自下司取索訖關三司破除仍諭諸處更不申乞朝㫖
  七年十二月八日詔翰林學士知制誥至中書樞密院議事許繫鞋遇朔望及不因公事依例穿執
  十年十月三日學士院言編修諸司式所送本院式十卷編學士員數并録表疏青詞祝文鎖院敕設宿直之類看詳學士員數繫朝廷臨時除授若表疏青詞祝文或請禱之意不同難用一律况朝廷待學士禮意稍異宣召敕設盡出特恩關白中書樞密院止用諮報不同諸司乞下本所以吏人差補及官物出入之類並立為式學士所職更不編載從之
  元豐二年十一月翰林學士蒲宗孟乞敘班章惇下從之以惇先曽任翰林學士及夏服闋再為學士故也是年十月詔翰林學士並聽佩魚
  元祐元年七月詔從承㫖鄧温伯之請學士如獨員每兩日免一宿𠉀有雙員即依故事右六事續會要
  政和五年十月徽宗皇帝御書摛文堂三字賜承㫖強淵明以榜於院徽宗實録
  紹興三十年五月太上皇帝御書玉堂二大字賜學士周麟之得㫖於都省宣示宰執俟中祕儤書俾侍從館閣官咸得觀仰刻石院中仍以石本分賜
  隆興元年十一月七日聖㫖學士院官經筵官日輪二員宿直於學士院以備顧問續降㫖揮遇赴徳夀宫起居聖節開啓滿散車駕詣景靈宫四孟朝獻國忌行香前一人及旬假節假每遇筵宴並與免宿
  隆興二年閏十一月敷文閣直學士王剛中除翰林學士以祖諱翰改除禮部尚書直學士院唐制自宰相而下初命皆無宣召之禮惟學士院在禁中非内官宣召無因得入故院門别設複門亦以通禁庭也又學士院北扉者為其在浴堂之南便於應召今學士初拜自東華門入至左承天門下馬待詔院吏自左承天門雙引至閤門此亦用唐故事也唐宣召學士自東門入者彼時學士院在西掖故自翰林院東門赴召非若今之東華門也至如挽鈴故事亦縁其在禁中雖學士院吏亦止於玉堂門外則其嚴密可知如今學士院在外與諸司無異亦設鈴索悉皆文具故事而已學士院玉堂太宗皇帝曽親幸至今惟學士上日許正坐他日皆不敢獨坐故事堂中設視草臺每草制則具衣冠據臺而坐今不復如此但存空臺而已玉堂東承㫖閤子牕格上有火燃處太宗嘗夜幸玉堂蘇易簡為學士已寝遽起無燭具衣冠宫嬪自牕格引燭入照之至今不欲更易以為玉堂一盛事右二事沈括筆談
  先公嘗言翰林學士居深嚴之地職任事體與外司不同至於謁見相府自非朔望慶弔止公服繫鞋而已學士於内庭出入或曲詔亦不具靴簡若同列齊行前此命朱衣吏雙引抗聲言學士来直至宫門方止歸院則朱衣遞聲呼學士来者數四故事學士叙班只在宰相後今之參知政事班位即舊日學士立班次處也近朝以来會敘内殿起居叙班在樞密宣徽使後惟大朝會入閤聖節上夀始得綴台司步武焉吾自延州歸闕再忝内職時與朱崖盧相同列依舊命吏前後雙引既而盧謂吾曰今府尹令尹時皇上開封尹兼中書令親賢英仁復兼右相尚以一朱衣前導吾儕為學士而命吏雙引因令罷去雙引自是抗聲傳呼之儀亦稍罷矣
  蔡文忠以翰林兼侍讀兩學士改龍圖閣學士知密州自翰林改龍圖出藩繇文忠始也右二事宋敏求退朝録
  丁晉公自保信軍節度使知江寧府召為參知政事中書以丁節度使召學士草麻時盛文肅為學士以為參知政事合用舍人草制遂以制除丁甚恨之
  太宗時宋白賈黄中李至吕䝉正蘇易簡五人同時拜翰林學士承㫖扈䝉贈之以詩云五鳳齊飛入翰林其後吕䝉正為宰相賈黄中李至蘇易簡皆至參知政事宋白官至尚書老於承㫖皆為名臣
  楊大年為學士時草答契丹書云鄰壤交歡進草既入真宗自注其側云朽壤鼠壤糞壤大年遽改為鄰境明旦引唐故事學士作文書有所改為不稱職當罷因亟求解職真宗語宰執曰楊億不通商量真有氣性故事學士在内中院吏朱衣雙引太祖朝李昉為學士太宗在南衙朱衣一人前引而已昉亦去其一人至今如此徃時學士入劄子不著姓但云學士臣某先朝盛度丁度並為學士遂著姓以别之其後遂皆著姓唐人奏事非表非状者謂之牓子亦謂之録子今謂之劄子凡羣臣百司上殿奏事兩制以上非時有所奏陳皆用劄子中書樞密院事有不降宣敕者亦用劄子兩府自相徃来亦然此例也是年議裁省百司冗費學士院月給飡錢三百千學士食料待詔人更等添給鎖院御藥并人從宣召俠行家事例皆用此錢亦在裁去之數余與宰相論之不從因經筵奏事為上言七盛故事云飡錢其一也祖宗舊典近嵗未嘗増數豈可與百司𡚁事同廢哉上大以為然令傳㫖如故朱勝非秀水聞居録














  翰苑羣書卷十二
  翰苑羣書題記
  翰苑秩清地禁㳂唐迄今為薦紳榮遵世蒙國恩父子兄弟接武而進實為千載幸遇曩嘗稡遺事一編朅來建鄴以家舊藏李肈元稹韋處厚韋執誼楊鉅丁居晦洎我宋數公凡有紀於此者併刋之木仍以國朝年表中興題名附乾道九年二月七日番陽洪遵書于清漪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