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注序

《老子注》序
作者:王闓運 清
本作品收录于《湘綺樓文集/卷3

班固曰:「道家者流,其原出於史官,其傳書莫著於老子。」觀其詞意,務欲勝民久國,治人用道,故尚清靜,持三寶。名為無為,而無不為。非世所云「出世之真人」也。聖人不患無位,德充而應帝王。初無汲汲於世之心,老子何其勤勤憂世之深乎?蓋職在佐治,雖有庸主,猶欲其善窄鄭非若孔子但論道以待沽,見不行則接淅也。莊子論列諸家,歎聃博大而其書則從容紆徐,不與老子同憂。自漢以來,並稱老莊,謬矣。然而聖不世出,世必有主。主者率中人,上下無知聖之材,則多用老子言,取其卑之無高論。或又不足知老子,則流為申韓。要之皆當位行政,不暇迂闊,往往厭儒生。而儒生見其務行趣時,非薄禮法,指其徒為名法家。又震於聃名,傳其不死,則比之黃帝,以為神仙家。自三代以後,在位者用道,無位者貴儒。在位者不著書,故儒者言益繁。輒曰:「老子無禮,人也不可以治。」或曰:「世外玄虛,足以養生。」嗟夫!豎儒尚自不知,孔子何由知老子哉。雖讀其書,莫有知其意之悲也。彼且不得已而論用兵,豈敢棄禮乎?余少覽其略,頗疑其淺近。近為女紈篆書一通,於句讀稍有更定,復用乾道本校姚鼐本。鼐所異者,初不言所據,依間亦同之,不復考校,異於儒者之齗齗也。得老子之意,以救末世之亂。然後知孔子之棲棲,其有感而然然,而為世役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