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圖 (四庫全書本)/卷09

卷八 考古圖 卷九 卷十

  欽定四庫全書
  考古圖卷九
  宋 吕大臨 編













  右不知所從得髙六寸三分面俓四寸有半足縮四寸衡三寸七分銘廿有四字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惟承槃存俓七寸有半深寸有二分銘三十有一字并鴈足燈共重三斤一十四兩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髙尺有一寸面俓六寸三分底俓五寸七分中有仰錐長二分重十斤四兩銘大小三十字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面俓七寸六分深八分底俓四寸三分重一斤五兩銘十七字
  以上四鐙皆漢宣帝時器地理志蒲坂有首山祠其宫即祠宫也甘泉上林皆水衡所掌内者有令丞少府之屬掌中存張諸衣物奄人職也車宫不知在何所所權輕重以今權校之首山上林二鐙五兩竒内者鐙六兩半有竒車宫槃六兩當漢之一斤數皆不同

















  右不知所從得髙四寸重十有二兩無銘識此器與内者鐙相類而形制卑雖無銘識亦漢器也














  右得於京師髙五寸面俓三寸重一斤
  此與前二鐙相似而有柄亦漢行鐙也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所從從得髙五寸面俓二寸八分上下有銘皆四字
  此鐙以鳯為柄龜為趺其上有柄如上行鐙





















  右不知所從得髙三寸八分口縮三寸横二寸無銘識















  右不知所從得無銘識















  右得於河濵
  李氏録云古人以盤貯油立獸其中負炷于背穴使火氣吸油自竅入作明無窮後漢李尤金羊燈銘曰金羊載輝作明以續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髙七分俓縮四寸半衡二寸一分容七合重一斤無銘識有為轉關鹿盧以開闔蓋上貯油有仰錐以為炷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量度未考銘四字
  以上二燈形制一體此有龍虎文為飾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量度未考無銘識亾其盖以上二燈與鹿盧燈略相似但其盖不為鹿盧形亦無仰錐以為炷但於盖背有圓空負炷如辟邪之比也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俓尺有七寸深八寸四分銘七字有雙魚四古錢菱花為飾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一洗内蔵俓尺有五寸深二寸四分
  一洗廬江李氏俓尺有一寸半深一寸三分容六升八合
  一洗同上俓尺有二寸深二寸半容九升唇又有吕榮字
  前一洗不知所從得後二洗得於新鄭形制與大洗同而差小皆有宜子孫三字旁有雙魚為飾按舊禮圖云洗乗槃棄水之器其為畫水紋菱花及魚以飾之唐會要云上元二年髙宗命韋𢎞機營東都上陽宫於澗曲䟽建隂殿掘得古銅器似盆而淺中有蹙起雙鯉之象魚間有四篆字長宜子孫與此器同皆漢洗也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各髙二寸徑寸有九分容合重六兩銘一百有二字又有三字曰平陽斤王氏同
  按秦本紀始皇卄六年平六國號皇帝一法度衡石丈尺丞相綰者王綰也二世元年皇帝曰金石刻盡始皇帝所為也今襲號而金石刻辭不稱始皇帝其於乆逺也如後嗣為之者不稱成功盛徳丞相臣斯臣去疾御史大夫臣徳言請具刻詔書刻石因明白矣臣昧死請制曰可始言金石刻而卒止言刻石據權之文云故刻左則史記石字當為左字丞相去疾徐廣作廣非曰姓馮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髙九寸有半深七寸有半俓五寸六分容五升有盖銘廿有一字
  按此器制度其盖有長方孔而壺底之上有流筩乃漏壺也視其銘文則漢器也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以黍尺度之髙二尺口俓八寸腹圍五尺一寸銘三十有二字
  按此器形制如壺而謂之銅錬未詳或云錬或從重字與銅鍾同釡鍾量器也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所從得及量度皆未考銘三十有一字
  按説文鍑大口釡也鍑上有甗故曰甗鍑言三習雝者習重也其制三重習一作摺疊也雝字未詳疑讀為鬲漢恩澤侯表有周陽侯上淮南王長舅趙兼孝文元封六年免孝景太后弟田勝孝景後三年封𫝊子祖元狩三年免文曰侯治國五年自以侯受侯嗣位之年數也此疑宣帝時器文字皆未可考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髙五寸深三寸俓五寸有半容三升一合重三斤六兩有銘十五字在腹二十有一字在盖據下解廿有六字
  按此器文曰好畤共厨鼎又曰好畤第百三十又曰長樂宫第四百廿五大囬中第八百六十好畤在雍東秦以東郊祀上帝長樂未央建章皆在長安囬中宫三輔黄圖云太官從帝行幸移用其器而次第不一皆刻以記之備淆錯也此器刻云重九斤一兩今重三斤六兩今六兩當漢之一斤與車宫槃之法同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二器皆得於京兆形制與今器同更不圖冩 釜重二十一兩六銖容斗有二升九合銘廿有一字 甑重一斤七兩容斗銘一十有七字
  按軹家不可考釜甑皆漢器也以今權量校之釜四兩七銖甑五兩十八銖當漢之一斤釜三斗弱甑三斗一升當漢之一十二器亦不同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得於京師重一斤三兩銘三十有六字
  按齊安宫不可考銘云重五斤六兩以今權校之三兩十八銖當漢之一斤





















  右不知所從得以黍尺黍量校之深二寸一分俓三寸有半耳髙一寸容二升有黄金飾無銘識
  按舊禮圖云鼎士以鐵為之大夫以銅為之諸侯飾以白金天子飾以黄金聘禮牢鼎之次有陪鼎羞鼎皆小鼎也古鼎敦之盖多以三物為飾却而置諸地如鼎足然亦可以盛公食大夫禮賔卒食㑹飯特牲饋食禮將籑佐食分簋鉶皆分盛於盖㑹亦盖也籑與饌同









  右所從得及度量皆未考無銘識形制與金飾小鼎略相似














  右所從得及度量皆未考無銘識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不知所從得以黍尺黍量校之深一寸俓九寸耳髙三寸容一斗無銘識
  按此器舊說以為陪鼎非也其制亦圜弇上當謂之鼒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有銘二字餘未考























  右得於京師量度未考無銘識與區鼒形制全相類







<子部,譜錄類,器物之屬,考古圖,卷九>
  右與前侈耳二鼒相類銘二字餘未攷
  按此器銘曰高奴上郡地名也













  考古圖卷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