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母傳

聞母傳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8

聞母者,杭州聞汝東先生夫人也。夫人姓朱,亦杭人,衝和虔靜,有名賢之美。夫人死,里黨之中,無不慕叫擗摽,思一易其名。嚴子調御,母事夫人者也,躍謂夫人二子曰:「吾無以名之,吾無以名之,其全德也夫!」於是稱全德聞母焉。

初夫人歸聞氏,年十五,事舅南江翁,孝敬備至。翁有所幸妾,日以啐語相侵,夫人煦煦然事之,卒賴以化。所幸妾晚失明,身自扶攜,嘗甘旨以進,所幸妾感泣語翁曰:「而婦真孝婦也。」翁壽至九十五,夫人逮事五十年,白頭毿毿,如初作羹湯時,杭人至今豔為盛事。

夫人與汝東先生,如同志友,相莊無間。先生好節義,樂施予,恤孤篤舊,不以亡為解,皆夫人成之也。先生愛客,通人秀士、林僧杖老,率滿坐上,開樽設豆,絡繹簾屏之內,與客同聚散,終日未嘗一起,夫人亦不以恥罄亂先生談也。

舉三子,長即吾友啟祥孝廉,仲啟初,季啟禎,皆才而自束,家學淳雅,夫人愛之如一子,愛諸子婦如一女,兄弟娣姒,亦並相愛敬。末世所謂雀鼠風雨,壁陷楹淪,塞窒殆盡,一門之內,不知世間何者名為乖和。下至僕媵,皆欣欣自得,不事嗔喝,自然勤整。

夫人既夙具道念,與汝東先生嚴持殺戒,魚蛤無犯;子姓婚友,刀俎含血,則群起而嗬之,如有嚴刑於其旁。年五十,即皈依雲棲,長齋念佛,日可數萬聲,飲食抽解,悉無間斷;轉經數部,木槵軍持,日有常度。所過尊宿如憨山、雲門、真寂、桐塢諸老,皆肅心悲仰,稽首發願;所謁佛地如普陀、雙徑,皆兩三至其處,去來灑然,巾瓶無跡。歲己巳,忽病,供佛榻前,數日持佛號,令眷屬三匝和之,梵唄聲徹寢門之外。西向而逝,異香滿室,凡一晝夜不散也。生生劫劫,與慈氏俱,豈顧問哉!

啟祥甫居憂,遺書其友元春,使作傳。元春不能以文字作誑語,如聞母者,則常登其堂,知其誠然,乃為之立傳。夫一傳之中,而梁妻、狄姑、陶母、龐婆合為一人,豈非翰墨之幸哉!任彥升曰:「夫貴妻尊,匪爵而重。」為蒿簪藜杖、欣欣負載者言耳,況兩足離垢、世外棲心者哉!全德之名,予猶以為世諦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