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川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六

卷第九十五 臨川先生文集 卷第九十六
宋 王安石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九十七

臨川先生文集卷第九十六

  墓誌

   亡兄王常甫墓誌銘

   王公墓誌銘

   胡君墓誌銘

   貟外郎邵君墓誌銘

   馬漢臣墓誌銘

   主簿蕭君墓誌銘

   祕書丞謝師宰墓誌銘

   郎中周公墓誌銘

   侍禁周君墓誌銘

   叅軍周君墓誌銘

   貟外郎周君墓誌銘

   郎中晁君墓誌銘

   郎中葛公墓誌銘

    亡兄王常甫墓誌銘

先生七歲好學毅然不苟戲𥬇讀書二十年當慶曆

中 天子以書賜州縣大置學先生學完行高江淮

間州爭欲以爲師所留輒以詩書禮易春秋授弟子

慕聞來者徃徃千餘里磨礱淬濯成就其器不可勝

數而先生始以進士下科補宣州司戸至三月轉運

使以監江寧府鹽院又三月卒又七月葬則卒之明

年四月也實皇祐四年墓在先君東南五歩先君姓

王氏諱益官世行治旣有銘先生其長子諱安仁字

常甫年三十七生兩女嗚呼先生之道德蓄於身而

施於家不博見於天下文章名於世特以應世之湏

爾大志所欲論著蓋未出也而世之工言能使不朽

者又知先生莫能深嗚呼先生之所存其卒於無傳

耶始先生常以爲功與名不足懷蓋亦有命焉君子

之學盡其性而巳然則先生之無傳蓋不憾也雖然

先生孝友最隆委百世之重而無所屬以傳有母有

弟方壯而奪之使不得相處以乆先生尚有知其無

窮憂矣嗚呼以徃而推存痛其有巳耶痛其有巳耶

先生有文十五卷其弟旣次以藏其家又次行治藏

於墓嗚呼酷矣極矣銘止矣其能使先生傳耶

    主客郎中知興元王公墓誌銘

公王氏諱某字某其先著望太原而公之曾大考諱

某考諱某皆葬撫州之臨川縣公少力學以孝悌稱

於郷里旣壯起進士爲漢州軍事推官至則以材任

劇在上者交舉之遷大理寺丞知大名府大名縣就

除通判忻州又通判眞定府府帥王嗣宗恃氣侮折

其屬爲不法以故乆之莫敢爲通判者公行嗣宗固

不懌稍侵公以氣公恬然不爲校也以禮示之而巳

嗣宗詘服居十餘日公請視獄獄中繫者常數百人

嗣宗意愠輒乆之不問吏亦不敢言治公視獄所當

者數十人而巳餘悉當釋無所坐於是嗣宗趣有司

如公指即日斷出之自是事無不聽公所爲公頼分

別可否而使其政皆由嗣宗以出雖府人或不知公

於嗣宗日有助也一府遂治而士以此稱公爲長者

始公中進士時同進有常陵公者嫉公先以𬒳酒取

公勑牒裂燒之公爲諱其事以失亡告有司而巳及

後陵公者爲屬吏公舉遷之或非公以德報怨公曰

受詔舉京官彼今爲吾屬而任京官吾則舉之何報

怨之謂哉且吾與彼乃未始有怨也蓋公之行巳多

如此居一歲移知保州又以舉者移知深州又以選

移知齊州二州之人皆曰公愛我巳而提㸃刑獄淮

南兼勸農事公於爲獄務在寛民而以課田桑爲急

按渠陂之故誘民作而修之利田至萬九十頃

天子賜書奬諭後出氏名付大臣召用而當是時丁

謂爲宰相先是謂以二人屬公善視之曰皆能吏也

至則皆有罪公發其狀以聞由此謂欲傷公不果而

乆之公所任吏亦有贓坐即絀公監池州順安鎭酒

稅㑹 今上即位移滁州又移知興元府自丁謂得

罪徙南方論者皆以公宜復用而公亦且得疾不起

矣享年六十二官至尚書主客郎中明年天聖七年

葬和州之歷陽縣後(⿱艹石)干年公夫人張氏葬而公墓

墊乃改⺊合葬於眞州楊子縣萬寧郷銅山之原公

子六人於是存者二人曰某爲殿中丞曰某爲進士

其四人皆巳卒曰某開封士曹叅軍曰某楚州寳應

縣主簿曰某曰某爲進士而公以殿中君積贈官至

右諫議大夫某公兄孫也受命於叔父而爲銘銘而

次公之行事不能詳者以不得事公而公之没叔父

皆尚少故也嗚呼於公之行事雖不得其詳而其略

所聞如是蓋可以考公德矣銘曰

王亡晉封逺跡南土公始有廟妥其禰祖孰强而勝

孰忌以爭孚予恭寛在窒而亨嶷嶷之節因時乃發

曰黜予咎匪𬽦予遏避善不名亦不隕聞寘銘新基

維以長存

    胡君墓誌銘

王某之治鄞三月其故人胡舜元凶服立於門揖入

問弔故則喪其父五月留而館意獨怪其來之早也

居數月語吾弟曰吾釋父之殯跋山浮江從子之兄

于海旁願有謁也乆矣不敢以言吾親之生我學於

四方不得所欲以養今巳不幸卒也得子之兄誌而

銘之藏之墓中可以顯於今世以傳於後雖吾小人

與榮焉無悔焉不知子之兄可不可吾弟以告予歎

曰審如是可以爲孝君子固成人之孝而吾與之又

舊其何顧而辭耶取吾所素知者爲之誌而銘之誌

曰君諱某池之銅陵人生於丁丑興國之年也卒於

丁亥是爲慶曆七年子七人某以十月葬君於谷垂

山胡氏世大家闔門數百人君有子舜元獨招里先

生敎之爲士其卒也族分而貲衰舜元爲善士銘曰

壽七十一不爲不多吾與之銘千古不磨

    屯田貟外郎邵君墓誌銘

邵公旣國燕其子孫處者猶食其初邑至後世遂爲

邵氏今有田里丹陽者獨爲大家其所出徃往稱天

下君丹陽人也諱某字某少敏爽皇考某欲大就之

爲破貲聚留師賔以發其材及壯行内修不摽飾爲

名而有譽於爲士者年四十始以進士出佐鎭東軍

積功次入尚書爲屯田貟外郎通判亳州遭母夫人

某氏喪不行以卒君工爲詩歌喜飲酒與人交恬如

也尤不好官爵至京師一不問權貴人所舎事有𩔖

君者自言得遷或勸君自言終不許然起家十九年

更三縣以材奏君者甚衆卒之明年皇祐某年某月

弟某葬君某所以夫人某氏祔子男兩人曰某曰某

一女子尚㓜銘曰

乗於朝葬於里厥嬪祔之祭則子以完歸親維有祉

    馬漢臣墓誌銘

合淝人馬仲舒字漢臣其先茂陵人父臯爲江東撥

發寘其家金陵漢臣因入學齒諸生爲人喜酒色其

相語以褻私侈爲主父母不欲之又隆愛之不能逆

其意以敎也然漢臣亦踈金錢急人險艱不自顧計

於衆中尤慕近予予亦識其可敎以禮法開之果大

寤遂自挫刻務以入禮法從予學作進士旣數月其

辭章粲然充其科者也漢臣長予四年予兄弟視之

漢臣視予則師弟子如也甞助予叔父之喪(⿱艹石)子姓

慶曆六年漢臣冠五年矣從予入京師待進士舉

六月病死死時予亦病其叔父在京師因得棺斂歸

金陵殯之某年某月乃葬于某處孔子曰秀而不實

者有矣夫漢臣幾是矣噫誌其墓云

    贑縣主簿蕭君墓誌銘

君諱化基字子固實蕭氏其先有自長沙避地廬陵

者曰霽方李氏有江南爲洪之武寧令於君爲曾太

父其後再世曰煥曰良輔皆不仕至君之兄侍御史

定基始以材起爲名家而追贈其皇考尚書工部員

外郎君於工部爲少子少謹厚能自力業其世以善

富旣御史貴得任子弟君猶私其能不願治民然御

史竟官君爲明之奉化尉主簿於䖍之贛縣監眞州

酒恬愼祗修在勢者任之春秋六十二至和元年

月癸酉以官卒其子汝霖汝能汝爲汝正護其柩歸

以十一月壬午葬其縣之儒行郷白沙原夫人楊氏

前葬矣今不祔先人於御史以弟交君予丈人行也

二父皆有子知名南方交於予以故請銘銘者所以

名前人而燕孝子之心也於是爲銘銘曰

韡矣蕭宗楚産之良繩繩主簿有善其郷我脩不茍

  爲康圖銘壙石維後之藏

    秘書丞謝師宰墓誌銘

君姓謝氏諱景平字師宰尚書兵部員外郎知制誥

陽夏公贈禮部尚書諱絳之子太子賔客陳留公贈

禮部尚書諱濤之孫㤗寧君掌書記贈尚書吏部侍

郎諱崇禮之曽孫初以祖父廕試秘書省校書郎守

將作監主簿旣而中進士第僉書崇信軍節度判官

㕔公事監楚州西河轉般倉累官至秘書丞年三十

三以治平元年十二月庚申卒妻尹氏生男女四人

皆前死其兄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君鄧州穰縣五隴

山南謝氏故家河南緱氏君六世祖仕吳越故自陳

留公以上三世葬杭之富陽至君始葬陽夏公於鄧

爲穰人而今以君祔葬君於忿不忮於欲不求雖學

之力亦其天性故其孝弟忠信寛柔遜讓莊靜謹潔

稱於兒童以至壯長而成不充其志施不盡其材此

學士大夫所以哀其死而多爲之出涕也然君文學

政事言語巳能自逹於一時其於道德之意性命之

理則求之而不至聞矣而不疑嗚呼可謂賢巳銘曰

陽夏四子皆賢而材季也早死吾銘其埋今又銘叔

嗚呼可哀古之死者以死爲息嗟叔方剛何愒之亟

昭昭者逝嶷嶷者藏爲識在斯銘則不亡

    尚書刑部郎中周公墓誌銘

周氏其先自華隂入蜀蜀孟氏時公之皇考諱敬述

以文章知名甞至要官任事矣孟氏亡因不復仕而

天子召以爲壽州下蔡令由下蔡以爲太子中允知

江州賜紫衣金魚使撫初附之民其後爲祕書丞知

泰州以卒而得州之北原以葬有子四人其卒皆位

於朝而公第二公諱嘉正字榦之少與其晜弟俱以

進士甲科起家爲通州軍事推官其後通判廣州提

㸃福建刑獄知壽州爲三司鹽鐡判官故宰相丁謂

慮其材 天子以爲河北轉運使而公不就巳而謂

得罪公坐出知金州又知海州又知濠州而以工部

郎中分司南京歸治疾于海陵之第明道元年以恩

遷刑部二年年六十四以卒公寛厚而廉清而其才

尤長於政事自爲推官時巳能有所建易爲士民所

記及奉使福建獄有𡨚輒辨有疑(⿱艹石)可貸輒以聞所

活至數十人而其治大抵遇姦吏爲獨急子男五人

曰象先今爲武康軍節度推官監台州稅曰彦先爲

右侍禁知循州興寧縣曰茂先爲泰州司法叅軍曰

行先爲山南東道節度推官知江州彭澤縣曰嗣先

爲進士女七人皆嫁爲士大夫妻嘉祐三年三月千

申公子與孫葬公皇考祕書丞贈尚書工部侍郎之

兆東以安喜縣君錢氏祔縣君實左右公以有家者

也銘曰周遷于蜀爰自先人考有四子發于海濵公

有令聞貴維次子歸寛民人施刻在巳方飛方騫方

■于天旣鎩以歸旣隕于泉有高其後有 其前作

爲銘詩兆此新阡

    右侍禁周君墓誌銘

君周氏諱彦先字師古曽大父諱SKchar贈大理評事大

父諱述祕書丞贈尚書工部侍郎考諱嘉正尚書刑

部郎中君少以郎中君䕃補三班奉職監泗州浮橋

又監楚州船場爲揚泰州巡檢而近臣薦君閤門祗

候大臣曰周某可用矣然吾將試之邊乃白以爲𤅀莫

等七州軍㳂邊巡檢邊人兩界上爲羣盗君得姓名以

白安撫使移之契丹契丹悉捕斬之自是乆之邊無盗

也巳而君上書言漕事又言邊將使人耕邊以給公

使不即禁止往往能生事於是邊將大怒而君所部

卒有犯法者因詆君以不詰坐是監廣州清逺縣鹽

場轉運使留君以監市舶它吏方習爲姦賕事而君

獨不買舶中一物轉運使甞數稱君以媿它吏而薦

君以知循州之興寧縣至則相縣南三十里寧昌驛

以爲治所而吏自此得不以瘴死然君旣得疾於興

寧矣遂卒卒時年四十二縣人以君爲能撫我思之

也君先夫人盛氏尚書工部侍郎諱京之子後夫人

王氏尚書主客郎中諱貫之之子皆有賢行五子濤

洵洧渥澥皆爲進士二女子嫁如臯史堪德安鄭汾

亦皆爲進士而濤今爲著作佐郎知汝州梁縣以嘉

祐三年三月壬申葬君皇考郎中之兆次而以先夫

人祔臨川王某爲銘曰

君弟吾嫂夫人吾姑君能有家不失疾徐治兵與民

威愛之孚銘昭子孫以告不誣

    泰州司法叅軍周君墓誌銘

君周氏諱茂先字去華其先成都人至君大父諱述

爲祕書丞知泰州以卒始葬泰州之北原而子孫遂

爲州人不去父諱嘉正尚書刑部郎中君以父䕃爲

楚州司戸叅軍又爲泰州司法叅軍皆有能名明道

二年五月刑部君終于第君思慕哭泣至其年十月

亦卒於是君年三十二夫人南陽張氏守其孤不嫁

其后孤渙以進士起家洪州南昌縣主簿二女子嫁

池州貴池縣尉宣城查塾進士建安吳觀而以嘉祐

三年三月壬申葬君北原之兆銘曰

綿綿之孤屬于單妻旣恃而殖龜錫告命曰維孝子

從先人宅

    尚書屯田貟外郎周君墓誌銘

君周姓諱濤字幾道中慶曆六年進士甲科歷亳州

觀察推官撫州軍事推官著作佐郎祕書丞太常博

士尚書屯田貟外郎知汝州梁杭州錢唐二縣内行

敏能爲政壹自急飭視民疾如在巳不肯釋事實爲

名聲要利所在民愛譽甚於士大夫治平三年六月

在京師授簽書梓州判官事七月十三日以官卒年

四十有四曽祖諱述故郫人皇祕書丞贈工部侍郎

始占海陵以葬祖諱嘉正皇刑部郎中父諱彦先終

右侍禁贈右監門衛將軍妻曰昭德縣君錢氏子男

五人穜秩穆稌以其年十月十六日葬君揚州江

都縣同𮜿南郷東武里銘曰

於勢與聲蹲循弗爭無忌其生於善與恥操終如始

有哀其死

    虞部郎中晁君墓誌銘

尚書虞部郎中晁君諱仲參字孝先以治平四年

月九日卒於通判舒州事其子以熈寧二年正月二

十九日⺊濟州任城縣諌議郷吕村之原以葬狀君

之行來乞銘掇其語爲銘曰

晁望潁川衛有卿丙錯以術用作漢家令魏𣈆南北

史無傳人良正官唐仍不大振開封于家徙鉅野縣

辟時囏屯出宋而顯迴奮布衣太子太師宗慤秉政

父子一時三朝四世錫榮丘墓佺令中書爲君曽祖

有子迪者刑部侍郎乃生宗簡世德孔揚使京東西

郎于刑部君實其嗣少則多譽仲父保任主簿上虞

宰墨隳政易君仕初從容調聏史莫玩法墨以廉終

弱伸强懾按察擾獄夙如我謀君不爲奪械囚于州

將范文正歎愛而謂畏宜繩私公勇勿畏君願持此

畢身無尤薦監越酒旋宅父憂判官于滁擢丞大理

汝州郟城來知縣事富姓賕吏寓田勢家役煩且窘

中戸愁嗟君裒僞劵應手即辨完蠹嘘枯俗戒以勸

秦王諸孫上冢入郛卒榜驛𨽻君擒而誅將劾中人

匿車夜遁移内侍省罪令即訊迄明年至徒御無譁

能聲震越號稱其家易曹濟隂太子賛善督尉索盜

里閭宴衎馬入罷牧地租于民厨傳費劇輸之殆貧

君曰閔哉責豈無豫操書鐫守多絀其數遷官博士

去領開州大築學校率衣冠游温湯之鹽實不酬課

歲蠲五萬奏自君可氓疾不治謁巫代毉敎以餌藥

盡投詭祠失怙恃者予其娶嫁坐堂朝晡飮酒閒暇

英宗纂極貟外于虞比駕二部閱最而除今 天子

恩始正郎位攝舒朞年條敎逾肄殍來鄰邦賑使無

僵扶携飽去又遺之種敦於除害未始愛力取樅陽

河避羅刹石析池口征合于銅陵官不失筭舟無危

行人幸是爲曠數十載趨令驩呼無有稚艾孤山馬

當歲漂百航鑿秋口浦直走雷江脫險風濤幾五百

里章隨驛聞就付其事方冬告役君夏而徂壽五十

五識者歎吁齊公孫氏作配甚似封永康君誕惟四

子端仁端義端禮端智仁中進士常州司理義郊社

郎餘則未仕五女四人歸爲士妻石端俁彦俁歸而

𡠉范胡二壻純粹僧孺㓜處于家君孫有五男節符

籛其二則女惟君平生外晦内明忤出不意黙無與

爭禄賙族婣恩稱䟽戚庖無朝炊𥬇語如昔晩尤靜

曠病不告遺極談性命方絶之時子丐埋辭衰麄走

汴掇其緒餘以質幽竁

    度支郎中葛公墓誌銘

葛公姓也源名也宗聖字也處州之麗水公所生也

明州之鄞後所遷也貫曽大考也遇大考也旺累贈

都官郎中考也進士公所起也洪州左司理叅軍𠮷

州太和縣主簿江州德化縣令監興國茶場威武軍

節度推官知廣州四㑹縣著作佐郎知開封府雍丘

縣祕書丞知泉州同安縣太常博士通判建州屯田

貟外郎知慶成軍都官貟外郎知南劒州司封貟外

郎祠部郎中江浙荆湖福建廣南提㸃銀銅坑冶鑄

錢度支郎中荆湖北提㸃刑獄此公之所閱官也州

將之甥與異母兄毆人而甥殺之州將脅公曰兩人

者皆吾甥而殺人者乃其兄也我知之彼大姓也無

爲有司所誤不然此獄也將必覆公劾不爲變此公

之爲司理叅軍也州符徙𠮷水行令事他日令始至

大猾吏輒誘民數百訟庭下設變詐以動令如此數

日令厭事則事常在吏矣公至立訟者兩廡下取其

狀視有如吏所爲者使自書所訴不能書者吏授之

往往不能如狀窮輒曰我不知爲此乃某吏教我所

爲也悉捕劾致之法訟以故少吏亦終不得其意毛

氏寡婦告其子以恩義說之不得即使人微捕得之

與閒語者驗其對乃書寡婦告者也窮治具服爲私

謀誣其子孫距州溪水惡而歲租幾千萬碩舟善敗

民以輸爲愁公始議縣置倉以受輸則官漕之亦便

州不聽公論之不巳倉成至今賴其利此公之爲主

簿也中貴人擊驛吏取所給過家以言府府不敢劾

公曰中貴人何憚爲吾民而有陵之者吾亦恥之上

書論其事中貴人坐絀此公之爲縣於雍丘也屬吏

常有𨻶於公同進者因讒之公察其㫖不聽以爲舉

首此公之爲州於南劒也鑄錢歲十六萬其所施置

後以爲法程此公之爲銀銅坑冶鑄錢也鄂州崇陽

大姓與人妻謀而殺其夫州受賕出之公使再劾劾

者又受賕獄如初而公終以爲不直其弟訴之轉運

使雖他在事者亦莫不以爲𡨚復置之獄卒得其姦

賕狀論如法此公之爲提㸃刑獄也甲子四百三十

五公所享年也至和元年六月乙未卒之年月日也

潤州之丹徒縣長樂郷顯陽村公所葬也嘉祐元年

十月壬申葬之年月日也郷邑孫氏今祔以葬者公

元配也萬年縣君范陽盧氏公繼配也良肱良佐良

嗣公子也妻太常博士黃知良曰金華縣君公女也

起進士爲越州餘姚縣尉主公之喪而請銘以葬者

良嗣也論次其所得於良嗣而爲之銘者臨川王某

也銘曰

士窾以養交𠔃弛官之不忌維公之所至𠔃樂職嗜

事彼能顯聞𠔃公則不晣不銘示後𠔃孰勸爲瘁


臨川先生文集卷第九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