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春閣

灌隱主人著正目冼夫人錦傘通侯張貴妃彩筆詞頭

青溪廟老僧說法越王台女將邊愁

△第一出 編輯 〔(旦戎服錦傘,雜從上)中原逐鹿辨雌雄,誰辨雌雄俗眼同。天使李陵兵敗北,不教女子在軍中。自家高涼冼氏譙國夫人是也。俺笑男兒,慣裝門面,明是個須眉短氣,倒推開說此輩都是婦人女娘。怕下排場,怎見得眼額輸人;偏羞澀道,恨我不為男子。難道咱家三綹梳頭,兩截穿衣的,就是一些沒用麼?譬如我冼氏,家在梁州,世為南越;長歸馮氏,裔出北燕。好立軍功,恥從夫爵。謝聖恩可憐,冊為譙國夫人,仍開幕府,置長史以下官屬,給印章,聽發六州兵馬,便宜行事。那幾個不伏氣的秀士酸徠,看告示上大剌剌填著記室參軍,急忙裏鑽官討缺;便算是慣打硬的強弁悍帥,見令旗邊明晃晃懸著銅鍘勢劍,一納地叉手抵頭。止坐君等無人,會須咸出吾下。昨日新下詔書,賚繡幰油絡駟馬安車一乘、鼓吹一部,命我循視諸邊。那各路諸侯、外邦君長,齊集轅門,聽吾將令。正是:玉帶錦裘行塞外,旁人錯認語兒侯。在吾一婦人,也算是威權不小。但須廣布朝廷德意,宣慰十路軍州,無謂女子乘邊,致使越人輕漢。叫左右的,起鼓開門!(眾錦傘、旗幟、刀劍、儀從上)〕

【點絳唇】紫蓋文軒,刺桐庭院流鶯囀。黼帳高搴,一朵紅雲宴。

【混江龍】則看那雌霓旌展,蓮花寶鍔護嬋娟。赤緊的閼氏捧轡,徵貳擎鞭。夫人城金湯十二,娘子軍鐵騎三千。得雄王,得雌霸,軍為呂氏;驢非驢,馬非馬,妹似孫權。不用求雷尚書、陸侍中,斜封墨敕;比得過潘將軍、婁御史,寶馬銀韉。篩幾聲諸葛鼓,不怕他人貽巾幗;畫一幅伏波像,誰說道女累淩煙。俺這裏房帷譙國非容易,眼看他粉黛彭城實可憐。不信是幾人冠蓋,剛剩這一道山川。

〔(末)嶺南道、嶺北道各州刺史進見。(旦)請進來。(眾進介)(旦)諸公皆上將鴻勳,名流貴胄,今日受吾節制,恐未必甘效鞭棰。祇是既忝旌麾,必須申明約束。若有不到的去處,諸公勿吝賜教。(眾)不敢。(旦)越人之俗,好相攻伐。方今主上嚴明,新奉詔書,如有不由調遣,擅相侵掠者,先斬後奏。公等宜訓齊所部,尊事朝廷,無得犯吾軍令。〕

【油葫蘆】你看俺刻玉于闐小帶圓,扣獅蠻一撚軟。花枝壓住五溪天。廝琅琅斜插了泥金箭,翠巍巍側映著銀鸞扇,少不得弓鞋踹鳳鐙,皓腕按龍泉。休道將軍冠玉饒情面,隻把俺金字令牌懸。

〔(末)緬甸國、扶南國、真臘國使臣稟謁。(旦)那一國率領前來?(末)是緬甸國,要討慶賀的宴賞。(旦)這個俺不少他的,祇是要年年進貢,歲歲來朝哩。列國使臣都來聽者:〕

【天下樂】你金葉文書字樣鮮。舞也波旋,語駢連,赤支沙嘴臉波斯眼。疏花布,將頭纏;五色線,把環穿。穩吃那一碗兒桄榔面。

〔(末)羅羅等處宣慰司,木瓜、仡佬等處軍民長官進見。(旦)叫左右的傳諭他:為甚的叛服不常,數違漢法?發到軍政司定罪去!(末)稟夫人,他說是廣州都護府頻下牌來,調遣他畬丁田子,搜索鍾乳空青,頻頻激變,實非其罪。(旦)叫參軍們,我謝恩本上,就把這秀才官兒帶幾筆,也叫聖上知道。一面簽發告示,各處張掛,盡免雜項差徭;祇是分付他要安心守法,不可妄動。〕

【那吒令】你那邊輸些銀絹,俺這邊賞些锦段,咱兩邊沒些嫌怨。進用單,依前件;雜差徭,權放免。止供著賧布賨錢。

〔吾奉命巡邊,文武將吏,中外軍民,大小畢集,可見國家威靈鸑赫,薄海服從。叫左右的,將吾幾道詔書,欽賜的物件,陳設中庭,待諸公一看。諸公!你曉得俺意見麼?不是侈張恩寵,誇耀殊方;祇是表國家待人不薄。就是我一婦人,止靠「忠貞」兩字,寵賚至此,何況公等?各宜努力。異日公侯將相,帶礪河山,寧出兒女子下乎!(雜)萬歲爺詔書五道,張娘娘手詔二道,錦袍一襲,繡段千端。(眾)夫人功高賞重,下官何敢仰窺萬一?祇是張娘娘兩通手詔,難道也會做文字來?(夫人笑道)你道做女人的,就吃不得紅綾餅宴,中不得進士麼?他才學盡看得過哩!〕

【鵲踏枝】他本是玉天仙,飛下的錦文箋,字帶著璧月瓊花,筆掃著瘴雨蠻煙。就把俺兩人對看起來,我讓他紅樓銀管,他讓我白馬金丸。(你看這個錦袍,也是張娘娘手製的。)

【寄生草】瑟瑟裙,黃金釧,猩猩袍,紫玉蟬。這是他春機自選春蠶繭,春朝自送春風剪,春江自捏春花染。(眾)張娘娘這等用心,夫人該尋貓兒眼、祖母綠、大大的珠子,貢獻上去。不要說夫人官上加官,就是刺史們也好遷轉幾級了。(旦)吾替他掙住錦片江山,那在些些進奉?比似你做官人慣想海南裝,偏是俺婦人家倒把珍珠賤。

〔這些都收過去了。那外國使臣,到來賓館賜宴。軍民長官,歸自己汛地去罷。各州刺史,帶領本部人馬,隨我到關門巡視一回。(中軍官稟介)待小官輩領兵前去,夫人不必自行。(旦)難道我去不得麼?〕

【醉中天】你道俺花枝顫,怎射得柳枝穿,卻不道大樹家風黃石傳小膽兒能征戰。則把俺繡旗兒半卷,也不學粉蘭陵喬裝假面,休錯認老留侯女貌嫣然。

〔眾將官,就此起馬!〕

【後庭花】(眾唱)若不是硬肖弓輕帶轉,早則把嫩腰肢一會兒喘。且看那繡甲松裁便,幾曾旱蓮腮將微汗湔。起初慢俄延,才上馬香塵兒成片,風吹得步步遠,全不見半星兒靦腆。春動了百蠻天,檳榔花,紅欲然。忽聞得鸚鵡言,又立在楊柳邊。

〔(旦)發令箭一枝,著守邊鎮將,速發兵馬,出關哨探一回。(眾)嗄!(同唱)〕

【賺煞】軍聲下瀨船,甲士明秋練。暢好是女節度簫笳沸天,現放著紫香囊做諸公夾袋選,幕僚中也算是綠水紅蓮。(咳!我想馬伏波不肯在兒女手中,萬里征蠻,才不負英雄男子。)伏波原,銅柱雲連,躧屣妻兒望跕鳶。(到今日嗬,這樣的男兒,一個也不見了。)倒靠著木蘭征戰,苦了粉將軍喬鎮綠珠川。

〔暫收兵馬歸營,明日點名給賞。(下)〕

△第二出 編輯 〔(末扮太監上)自家張娘娘名下穿宮內使蔡臨兒是也。娘娘恩寵無二,萬歲爺言聽計從。祇是老皇親不能入宮,就是宮人袁大舍代筆做幾篇文字;那打聽衙門事件,批駁各路表章,畢竟還待俺家商量。今日萬歲爺呼喚,要娘娘做嶺南節度使的敕書,好笑這官兒也是個女人。我想娘娘有俺家伏侍,做節度使的,手下幾萬人馬,難道都是內官家兒?那個官一定被下人撮弄去了。說話之間,早到宮門。袁學士有麼?(老旦扮袁大舍上)漫號披香博士,居然文籍先生。蔡家,今日有何章奏?(末)萬歲爺要娘娘做嶺南敕書一道。(老旦)待娘娘早膳過,方好稟知。(小旦扮張貴妃上)無雙漢殿鬢,第一楚宮腰。自家張麗華。梳洗才畢,且把昨日應制的詩推敲一番。〕

【粉蝶兒】花動吟眸,思遲遲曉鶯催就。粉搓成沈謝曹劉。玉纖寒,香篆永,瑣窗清晝。隻為管領春愁,折倒個詠花人替花消瘦。

(老旦)女學士袁大舍叩頭,願娘娘千歲。千千歲!萬歲爺差蔡臨兒,要娘娘做敕書一道,在宮門取旨。(小旦)這是翰林院職掌,誰奈煩做他?大舍,

【醉春風】不爭俺貴人院燕鶯儔,倒替他太史公牛馬走。君王好自沒來由,且教他候候。多大心腸,早來公事,夜分詩酒。

(末)蔡臨兒叩頭。(小旦)萬歲爺要做那一道敕書?(丑)是嶺南道女節度冼氏,今日就在臨春閣賜宴。(小旦)知道了,你在外廂伺候。(老旦)嶺南有個土府君,今日又有女節度。娘娘,好個捉對兒。(小旦)我想婦人家做到節度使,官也不算小了。就是我兩人,生長深宮,頗長文翰,若同外朝取應,何懼不得一官,(老旦)如今江上緊急文書,萬歲爺終日沉醉,那個不由娘娘調遣?節度使多大官兒,就是大舍也做得過,娘娘何必問他?(小旦)學士,你不曉得我的意兒。

【石榴花】當日個憑高西望白蘋洲,金彈打斑鳩。驀地裏聽烏飛黃鵠斷磯頭。銅雀鎖諮謀。情思悠悠,深宮閑卻磨崖手。鎮無聊花月吟謳,埋沒咱能文會武君王後,明教讓女伴覓封侯。

【鬥鵪鶉】他雖有十路軍州,俺須是三公師友。不爭他都護將軍,則便你參謀祭酒。兒女家人材,怎見一筆勾。隻為他軟款優遊,做盡了窈窕溫柔。但是他出得手嗬,一般樣玲瓏剔透。

(老旦)聞得他昨日在西園射柳,好生英雄了得。(小旦)這個我就不如他。

【上小樓】東閣看花,西園射柳,早則是軟玉籠腰,鸞靴踹蹬,寶馬輕裘。比似我擁羅綢,護衣篝,幾聲咳嗽,看這張軟肖弓添些僝僽。

(老旦)娘娘吟詩作賦,事事聰明,這個羨他則甚?(小旦)學士,我不但文字上去得,就是諸般技藝,那一件輸人?偏在弓馬上折了氣分,好生著惱。

【麼篇】折莫是擘箜篌、打宮球、雙陸圍棋、卷白回波、射覆探鬮,信口謅,信手投,將無作有,偏扶上那轡頭兒教咱落後。

(老旦)娘娘,我們且到東閣裏,將敕書寫完。萬歲爺多早就到了。(下)(生上)東國佳人推善賦,南朝天子號無愁。孤家陳後主,以國事付貴妃張麗華,果然帷幄重臣,夙夜匪懈,宮中稱為二聖,一國不知三公。可謂委任得人,吾無憂矣。今日有嶺南節度使冼氏,在他宮中賜宴,就召江、孔二學士同賦新詩。(小旦)臣妾張麗華見駕。(生)貴人少禮。那嶺南道的敕書可曾做完?(老旦)女學士袁大舍叩頭。娘娘做完多時了。(生)宣讀敕書,原是學士的職掌。你將娘娘手筆,讀與我聽。(老旦)領旨。(取敕讀介)詔曰:朕惟銅柱風微,珠崖日遠,凡諸紘褶,咸負旌麾。桓元子之聲恨雌,曲逆侯之容雖美。徒勞繞涿,漫衣繡篪諸於;何似吹篪,反勝健兒快馬。彼丈夫也,有婦人焉。諮爾譙國夫人冼氏,家出當熊之裔,人居馴象之邦,才過蕭娘,名高呂母。曹娥江輕舟遠溯,杜姥宅油壁來朝。朕用嘉爾忠貞,酬其庸績,特加嶺南都護府大將軍,一切所屬文武將吏,先斬後奏,便宜行事。八百媳婦,烽煙消銅鼓之山;萬歲鄉君,湯沐食明珠之郡。曹大家修兵書一卷,唐夫人補鐃吹三章。用表武功,永綏南服。欽哉!(生撫掌大笑道)如此手筆,貴妃真才調女相如也,孤家想起來,偌大一個陳國,兩班臣子,無一個出色的。今日得貴妃做詞學近臣,冼氏任邊關大將。你兩人一為我看詳奏章,一為我巡視山河。朕日與二三狎客,飲酒賦詩,好不快活也!(小旦)祇是做皇帝的忒便宜了。(生)大舍,就把那嶺南獻的珠璣犀象,與娘娘潤筆。(小旦)這個倒不消用他。

【滿庭芳】俺便是明珠莫受,珊瑚易購,翡翠誰求。祇要荔支香一騎紅塵驟,潑新鮮圓顫釵頭。那時節嗬,摘得個合歡枝君王笑口,說是俺賣文章應潤詩喉。風過處,春先逗。投至得嶺南章奏,女相如消渴定無憂。

(末)稟皇爺,譙國夫人、江、孔二學士,在宮門候見。(生)宣他進來。(旦)臣妾嶺南節度使冼氏見駕。(小生、副末)臣江總、孔范叩頭。(生)人都道節度使是粗官,把女人做了,一般樣好看的。(小旦)

【脫布衫】早學得宮樣梳頭,不像個生在邊州。嫋春風一枝兒豆蔻,消得俺筍條般指尖除授。

(生)聞你在嶺南,大著聲名,良深勞苦。(旦)此皆奉萬歲威靈,娘娘籌算,臣妾何功之有?(小旦)你看他說話兒煞是好聽也。

【小梁州】恰似他簾外鸚哥是舊遊,一般兒萬歲千秋。(老旦)嶺南人原是鸚哥兒鄉里哩。(小旦)男兒結束女兒羞,紅袍笏,羅襪一鉤鉤。

【麼篇】垂螺拂黛連城守,沒包彈花密香稠,似這做官人誰能勾?(指江、孔末道)他外頭全然不濟。盡文章弓馬,我輩占風流。

(生)譙國在貴妃左近,特賜繡墩;學士於御座東偏,同分天饌。光祿寺可曾完備麼?(雜)完備多時了。(生)學士同遊,略去苛禮。冼氏遠來,貴妃須親賜一盞,以代朕推輪。(小旦)領旨。(生)袁大舍雖係宮人,已班學士,今日可充陪宴官。(老旦叩頭)(雜叫教坊司)起樂。(小旦賜酒,旦謝恩訖)(江、孔二學士奉酒獻生)(旦奉酒獻小旦)(小生)海宇清寧,遐方入貢,臣等敬為陛下、娘娘進萬年之觴。(生)朕與貴妃舉卿之觴,卿等同之。(眾謝恩坐訖)(小旦喚老旦)你看君王嗬。

【快活王】夫人行怎勸酬,須女伴結綢繆。就是冼氏也不好獻酒嗬,他怕是君臣雜坐錯觥籌,低低道君王壽。

(生舉盞道)天子請客,女將來朝,可謂盛事。諸臣各賦詩一章,送貴妃批閱次第。入選者賜錦袍一襲,不成者罰清酒三升。(小生、末)領旨。(小旦)是好題目也!我索先做者。(宮人捧文房四寶上)(小旦)

【四邊靜】江山如舊,漫憑高、清尊思幽。早則碧玉紅樓,授簡同枚叟。銀箋自修,酒咱湘紋袖。

〔詩已成了。(宮人送生覽)(生念)征衫窄窄越羅香,細骨輕軀好急裝。軍駐小姑吹夜角,江山不復數周郎。(生)是好詩也!宮人取詩到下席傳玩,隻怕連孤家也屬和不來。(小旦)陛下休得取笑。〕

【耍孩兒】俺不過湘娥含笑相拋鬥,怎及你陳王八斗。正遇著兔園高會柏梁遊,待詩成笑傲糟丘。那學士的詩也該就了。但得個翰林風月三千首,抵得他都護關河二十州。(旦)臣妾有何德能,娘娘如此過獎。(小旦)卿知否,隻為你山明水秀,惹得我酒病詩愁。

【三煞】(旦)春纖分越柚,花鬟插石榴。屏山六扇橫波溜。隻道伊瓊窗抱瑟拋紅豆,那曉得玉帳分弓映碧油。端詳久,笑殺他明經學究,認不出織女牽牛。

(小生、末)臣江總、孔范應制二詩進覽。(生)送貴妃看。(小旦)那江令畢竟去得。大舍傳諭他:說二詩工力,俱臻妙境。祇是孔詩落句,詞氣已竭;江令結處,尚有神采。畢竟江第一,孔次之。(老旦)娘娘傳諭:江學士第一,孔學士第二。(生)著取錦袍一襲,賜與江卿。(小生謝恩訖)(小旦)

【二煞】背蘭缸,好句搜,踞銀床,吟未休。落紅滿地如鋪繡。(生、旦合唱)那一篇蒲萄小賦邊愁入,這一首芍藥新詞宮體收。名非謬。難為他獸環鴛甃,又尋思金騎長鞦。

(旦)臣妾飽飫天廚,仰承宸藻,就此面謝聖恩,辭朝前去了。(小旦同旦合唱)

【一煞】向花前,把手揉。悵分攜,獨自留。寒山暝色添眉皺。今日裏杜鵑聲急催宮漏,明日裏楊柳風和拂御溝。何時又、重會面湘川楚岫,再登程桂楫蘭舟。

(小生)明日智上人在青溪寺講《維摩釋論》,請娘娘拈香。何不就命冼氏護駕?(生)說得有理。冼氏明日領敕辭朝,就帶御林三千人,保駕到青溪聽講。你便從此登程,不必復命了。(小旦)說甚麼護駕,隻當餞行罷了。(旦)臣妾豈敢。(小旦)

【尾】春郊送阿侯,青溪重載酒。道不得是俺主人情厚,則說為講經台折江頭數行柳。(下)

△第三出 編輯 (小丑扮老道人上)黃土低牆破屋,夜夜掛單守宿。通誠錯誤耳聾,跌笤便宜腰曲。做衣裳洗淨的長幡,換銅錢點殘的蠟燭。自家青溪山下張女郎廟祖公公傳下嫡支嫡派一個香火道人。三十年前,俺廟中好不興旺。隻因菩薩是個女人,哄動了滿城堂客。轎馬整齊,擺幾樣素菜點心,請開緣簿;人煙挨擠,敲幾下木魚鍾板,攔討香錢。丘嫂們喬打扮,苫眼鋪眉;胖姑兒苦願心,灰頭草鬢。妓女燒香,看人多錯疑良婦;牙婆作供,陪堂久便做佛頭。那曉得倒起運來:左鄰趙文韶秀才,撞見狐狸精怪,成其夫婦,說是我廟裏的張女郎。我慌張了,歸來叩頭禮拜,叫道:「這個使不得的。如今男人不信心,全靠幾個女菩薩,這話倡揚出去,就不肯來燒香。老祝衣飯斷了。」卻是神道不會說話的,那裏分清皂白?漸漸裏冷冷清清,弄得我不存不濟。算將來整整三十年頭,我也活過七十八歲,不想有興頭日子了。今歲大年初一,起得早,山門上打個盹兒。聽得人馬喧闐,笙歌嘹喨,見一婦人坐在馬上,叫道:「老祝,我回來了。」急忙叩下頭去,倒磕在石獅子上,嗬呀,撲通!生老大一個扢搭。把眼揩一揩,呆呆地想,打拍老精神,或者待得出來。恰好二月半邊,廬山智勝禪師到石頭講經。那瓦官寺、同泰寺,好大去處,就算過百二三十,也輪不到青溪寺來。禪師古怪,道青溪寺有絕大因緣,定於此處開講。我聽得了,把零零落落幾扇朱紅槅子,另補製修;醃醃鳷鳷一領黃布直身,重新漿洗。一會兒興起期場來。今日貴妃張娘娘也到寺拈香。阿彌陀佛!我老道人有這個日子!隻恐鋪應不周,擔著干係,待和尚上堂,與知客商量。說話之間,雲板響,師父放參了。(外扮禪師上)非色非空調禦,無形無相毗盧。兩個泥牛入海,一群香象浮河。勘破台山婆子,話頭一句都無。貧僧廬山智勝是也。俺觀江南王氣將終,眾生劫因已至。欲指點國王大臣,救拔刀兵水火;爭奈他沉酣曲糵,不能得解脫機鋒。倒是貴妃張娘娘,深曉詩書,精通禪悅。初因凡心誤動,遂墮色塵;究竟本性還存,兼修福慧。今日到寺拈香,重遊舊境;就是女官護駕,也證前身。老僧拈出大事因緣,教他言下大悟。咦!三生石上,半偈蓮花;二女廟中,一聲清磬。若曉得改頭換面,三十年之知見依然,便能彀濟國安民,數千里之生靈如故。這一重公案,好不關係也!叫弟子們,鋪單。(眾僧隨智勝回繞念佛)

【新水令】菩提妙樹布清涼,轉金輪蓮花寶藏。諸天來供養,十地待宣揚。大放毫光,照一切微塵相。

(丑上)老道人叩頭。今日貴妃娘娘降臨,和尚作何體面相見?(外)國主瞻仰菩提,沙門禮敬王者。老僧自有家數,大眾不消費心。

【駐馬聽】你道寶騎千行,勝鬘夫人降下方;俺是《法華》三唱,釋迦老子坐匡床。(僧)東宮殿下,也是娘娘誕下的。毗羅城早誕淨名王,華林園來聽如來講。不管那個參詳,先吃俺三十威音棒。

(雜)娘娘駕出西華門,護駕的兩個女官先到。(見科,外)久聞兩位高名,目下現居何職?(旦)弟子冼氏,新除嶺南節度使。(老旦)弟子袁氏,現授翰林學士。(外)大眾省得麼?如今朝中臣宰,左班擠軋右班,後手挨幫前手。像這兩位官員,從何處得來?

【雁兒落】那一個天將軍身現了女人王,這一個月天子依報裏頭廳相。非關是女娘家知見不尋常,隻看那宰官身人我誰真妄。

(雜)娘娘御駕到了。(外、僧眾迎接。小旦上)(眾僧參見訖)(老旦)請法師相見。(外上)娘娘,老僧稽首。(小旦)法師少禮。法師護國庇民,齋壇嚴淨,今來禮足,幸睹威儀。(外)老僧道場齋供,皆係國主弘施。娘娘御駕降臨,天人歡喜。請殿上拈香。(老旦捧香,外稽首上香訖,轉身向西立)(小旦拜)

【得勝令】往常時稽首祝無疆,今日裏寶剎鸞輿降。君臣珠珞西來像,車馬香嚴自在妝。吾皇,無憂樹高千丈;娘娘,多羅花蔭萬邦。

(僧)後面神祠清淨,請娘娘隨喜。(小旦)大舍,我初入此寺,怎那佛殿迴廊、香台石磴,件件是親熟的?(老旦)大舍也是如此,莫不曾做夢來?(旦)娘娘同學士生長京城,或者曾經臨幸,臣妾嶺南萬里,恍若舊遊,真正有些古怪。法師古佛出世,學士何不問來?(老旦)師父,此寺何人殿宇?(外)學士,上面有金字牌額哩。(小旦看介)張女郎神祠。

【水仙子】他須與瑤台帝子一般龐,卻曉得識貴攀高也姓張。(老旦)這邊侍女是捧書的。(旦)這邊捧劍的。魔合羅捏就那聰明況,恰便似做君臣立兩傍。寺內有個老道人,曉得來曆。娘娘可喚來問他。(雜叫丑上,作言語糊塗張頭側腦介)為甚的應對蒼黃,不住的顛頭側望。(小旦)這道人有些面善,拿向鈔三十錠賞他。多應是三十年別來無恙,因此上賞與齋糧。

(老旦)求大師說法。(外)娘娘請登寶座,貧僧細講者。(小旦)大師代佛宣教,理當皈依,就此聽法罷了。(外上座)古德云:一切草木,皆有佛性。隻看瓶裏楊枝,人世上是非得喪,興廢存亡,那一件不在裏邊。(座上插楊枝介)

【甜水令】這楊枝兒曆盡興亡,綰盡悲傷,止道是蟠根天上,一任他飛絮滿長江。有日嗬,運盡枯楊,移植雷塘,看看的斧斤凋喪,為他與做詩人一樣顛狂。

(旦)娘娘聽講,三軍為何喧嚷?(報上)青溪山下有一猛虎,羽林韓將軍生擒在此獻功。(外)這虎把貧僧做弟子罷。(旦)這和尚說玄話。就叫他獻進來。(副淨扮將軍擒虎上)小將放馬前山,遇著猛虎攀鞍;颼地一拳打倒,將來獻在禪關。(外把拄杖抑虎首,虎帖伏不動介)這畜生,

【折桂令】他圖個菜饅頭素齋和尚,倒驚了水磨鞭泥塑金剛。(老旦)娘娘懿旨:舍這虎與老師父。(外)虎嗬,你看守齋房,他人伴當,自己皮囊。莫再惹莽拳頭揪翻廝放,早遇著軟心腸好做商量。(小旦)那虎怕人,虧法師怎麼樣降伏了他?(外笑介)娘娘,擒虎的將軍可怕,虎何足怕來。雖是個牙爪難降,怎比得手段誰強。隻見那飛將軍拖刀弄杖,幾曾見潑毛團入室升堂。

(拿拄杖一拂)畜生去罷!(虎下)(小旦)法師如此神通廣大,必知過去未來。敢問如何破除煩惱,安身立命?(外取拄杖橫兩畫豎兩畫)學士,你可會得麼?

【殿前歡】你隻看這行藏,倒橫直豎費思量。轆轤劫不住將人葬,認定是不死仙鄉。隨你這一樁,那一廂,非常,穴地通天想,跳不出此中方丈。醉夢裏黑風白浪,倉忙時寶筏慈航。

(小旦)我聽禪師說話,一會兒淒淒慘慘,心下不快起來。冼氏,你可就此登程,孤家擺駕回宮了。(旦)臣妾遠別天顏,不勝瞻戀。(小旦攜旦手歎介)你看青溪山色,無限淒其。正不知人世存亡,市朝遷改,孤家與卿,還有相見之日否?(旦)臣妾三年一覲,何至仰動聖懷?(小旦)若論愛根難拔,當為佛祖所嗬。像俺眷戀臣寮,法師有何指示?(外)這是夙因前果,非關別緒離情。貧僧已曾道破幾分,娘娘未能當機立悟。祇是夫人受此深恩,須早整本路軍兵,頻參京師動定。他日越王台下,莫怪老僧今日不言也。(旦)就此拜別娘娘,叩辭長老,起程前去了。(旦拜訖,先下)(小旦起駕下)(外稽首,眾僧送訖)(丑上)師父,俺的夢兒好不準也!法師初先呼喚,老道抬頭一看,貴妃娘娘的面貌,與張女郎一些不差的。捧劍的就是冼夫人,執書的竟是袁學士。把老道登時嚇死,口裏囫圇說不出一句話兒。(外)咄!你道我青溪開講大事因緣,為著甚來?大眾如今省得麼?(僧眾)弟子們早省得了也!(外)咳!空費我一片婆心,濟不得他無邊苦惱。也是眾生業果,非關一姓興衰。眼看得錦繡江山,惠地裏刀兵世界。倒是嶺南一道,尚能保境息民。冼氏夫人,還有收場結果。貧道圓滿場期,仍往廬山入定,直待臨時點化他罷了。正是:慧眼看明當世事,慈腸須待有緣人。(眾僧又隨外念佛)

【鴛鴦尾煞】俺則為眾生方便消災障,阿難化力無邊相。大道津梁,本地風光,禁不住話頭兒橫衝直撞。倡起個選佛名場,度脫那有德女跏趺西向。惱殺人醉漢風狂,便算做老婆禪到今朝也沒處講。(眾僧念佛作法器下)

△第四出 編輯 (淨上)黎弓果馬射花羊,卷伴娘兒絡索妝。新教藤牌升隊長,羈縻州裏去支糧,自家巡夜把總爨阿四的便是。俺們平日詐的是瑤戶,吃的是番船,受用慣了,勤甚麼王起來!半夜三更,提鈴喝號,好不辛苦。遠遠望見一個人來,好像老儂。且躲在一邊,聽他說話。(副淨)做甚麼官,做甚麼官!我老儂央分上,出頂手,掙不出一個錢兒;今要差出去相殺,怎麼了!(淨)啐!天下揀不出這個呆子。你看女娘家出門,還要提領頭,繫裙子,好一會兒。我本官軟設設的身材,一道梅嶺,極少也那延兩個月,那裏撞著隋軍,落得咱們討糧吃,騙官做,唱幾聲平安喏罷了。(旦上)一盞安榴酒,三千藤子軍。珊瑚裝賜劍,流涕主恩深。探子報來,隋軍犯闕,聲勢浩大。我冼氏建牙開府,實叨閫外重權;況娘娘餞別賦詩,尤屬宮中異數。今日朝廷有難,妃、主驚憂,若不顛沛勤王,怎笑他男兒誤國!昨日衙門起馬,今夜宿越王台下,待來朝過嶺,星夜兼程。叫巡夜的,有幾更天氣了?(淨副淨上)稟夫人,二更三點了。(旦)你們營門外巡警去,待我到台上登眺一回。(淨應下)(旦)

【越調鬥鵪鶉】落木天空,悲笳夜永。廢壘傳烽,寒雲覆隴。鼉鼓逢逢,邊聲洶洶。俺這裏信不通,他那裏圍幾重。唬醒了磕睡官家,驚壞你風流愛寵。

(我想萬歲爺終日沉醉,這些光景,張娘娘一雙俊眼兒,有甚麼瞧不出來?)

【紫花兒序】他雖在人兒裏打哄,圖個被兒裏情濃,索是意兒裏玲瓏。昨日個臨春排宴,怎生般酒釅花穠。匆匆。為甚的執手臨歧怨落紅。我曉得他意兒了。說不出君王懵懂。猛見了點點青山,蹙損了淡淡眉峰。

〔我心中煩惱,一會睏倦起來,且到帳中歇息一回。明日打點人馬過嶺去。(睡介)(小旦上)我一路尋來,過這重梅嶺,見一簇人兒,想不是隋家軍馬。大著膽向前一看,呀!旗兒上寫「勤王」二字,多應是冼夫人。枉是埋怨了他,原來見報急文書,星夜起馬。咳!那蕭摩訶、任蠻奴一輩人,可是支持得住,待得你來救的?夫人,夫人!你縱有救主忠心,一些不濟事了。已到轅門首,你看旌旗整肅,鉦鼓嚴明。我陳家還有這些人馬。可惜是一天忠憤,那曉我萬種淒涼。向前去把胸中冤苦告訴一番,也顯得君臣知遇,生死交情。祇是無限衷懷,怕到臨時哽咽耳。呀!星河黯淡,燈火青熒,刁斗三更,侍衛俱寢。原來為軍事勞苦,假寐帳中。夫人!張麗華在此。(旦)朦朧睡去,冷窣窣一陣旋風,瞥然驚覺。燈燭之下,忽見紅袖招搖,悄悄冥冥,淒淒默默。待我凝睛一看,知道是誰。呀!好像張娘娘。(小旦)夫人,你可認得我麼?(旦跪介)臣妾不知娘娘降臨,有失迎接。(小旦扶旦起)如今時勢,不消行這個禮數了。(旦)這裏山川僻陋,路途遙遠,怎生天上掉得個娘娘下來?〕

【小桃紅】你身輕飛燕倚簾櫳,被巧風吹送。十二樓頭笛三弄,恰相逢,涼宵玉冷紅絲重。喚起咱清眸炯炯,認不出半床幽夢。一天香語落空濛。

(小旦作長歎介)我有萬千煩惱,無人告訴。萬歲爺醉後,悄悄出來,步月到此,與卿一談。(旦)娘娘有甚心事不樂?(小旦淚介)夫人,你可曉得我的苦麼?(旦背介)娘娘意色淒其,形容憔悴,不知甚麼原故,教我急切裏猜不出來。

【天淨紗】還記得攜手處遊遍芳叢,新詩句響徹絲桐。早難道才子多般命窮,也做到文章沒用,病班姬泣寫飛蓬。(旦)呀!臣妾猜著了。

【調笑令】似這等朦朧不語中,多應為醉後羊車過別宮。(小旦)你還要說這樣話兒!(旦)或者東宮殿下有甚災悔麼?如意長成閑拋送。(小旦)這個,我也顧他不得。(旦)袁學士怎不跟來?舊宮娃沒個相從。(小旦)低聲自語搓玉蔥,早則說外邊人大有圖儂。

(旦驚介)外面人那個不是娘娘臣子,誰敢道甚來?(小旦)你不曉得,左班官兒見勢頭不好,便說女寵亂朝,都推在俺一人身上罷了。(旦惱介)

【鬼三台】娘娘,你雖是風流種,世不曾將官家弄。耍則耍閑談冷諷,老君王做啞妝聾,好夫妻耽驚受恐。知他從也未必從,便從了,那外邊官兒同也未必同。甜話兒把官裏趨承,轉關兒將女娘作誦。

(小旦)你曉得舊時遊宴之地,玉砌雕闌,一旦都空了。(旦)怎生道來?

【禿斯兒】臨春閣歎暮雨淒涼畫棟,後庭花做楚江蕭瑟芙蓉。歌殘玉樹聽曉鴻,少不得綺窗外又東風融融。

(內作鼓聲,小旦怕介)這鼓聲,想隋軍追來,俺家去了。青溪山下,後日相見。(旦)這是營中更漏,娘娘為何心驚膽怯,一至於此!(把小旦衣袂留介)(小旦拂衣竟下)(旦仍到寢處作驚起介)呀!張娘娘那裏去了?(老旦扮女侍上)這是營中,夫人才打個盹兒。貴妃娘娘怎得到此。(旦)原來是夢。(老旦)夫人夢怎的?(旦)夢見貴妃娘娘,長籲短歎,眉頭不展,告訴許多說話。我正要問個明白,被鼓聲驚散了。

【聖藥王】山幾重,雲幾重,玉簫吹斷落飛瓊。花影紅,燭影紅,杜鵑啼血蘸殘虹。清露滴梧桐。

〔這個夢兆不佳,莫是京師有甚消息?叫左右傳問:轅門上為何擊鼓?如有緊急文書,急遞進來。(軍校上)聞得隋軍過江,陳兵不戰自潰,後主已降,張娘娘壞了。(旦)那裏有這樣事?召諸將進來。(小生、末扮二將上)(旦)告急文書,到得三日,軍校所說,必是浪傳。差夜不收星夜打探去。(小生)衡州府有報警文書在此。(旦取看介)呀!這是真的了!(作悶倒狀。老旦扶起)(旦仰面大哭介)〕

【紫花兒序】娘娘嗬!誰似你千嬌百縱,誰似你粉豔香融,誰似你斷燕驚鴻。我見了芳心猶動,虧下的一點霜鋒。娘娘,你死得其所,也索罷了。從容,腸斷琵琶曲未終。寄語那黑頭江總:還虧我薄命昭陽,點綴了詩酒江東。

(小生)聞得眾文武說兩個貴妃許多不是。(旦)都是這班人把江山壞了,借題目說這樣話兒。

【麻郎兒】他鎖著雕房玉櫳,五言詩怎賣盧龍?我醒眼看人弄醉翁,推說道里頭張孔。

(末)孔貴妃聽得也自縊了。(旦)這個還好,他兩人相處甚厚,此去嗬,

【麼篇】須與他女兄相逢,唧噥。生折倒瓊樹青蔥,枉捽碎玉佩丁冬,活支煞翠娟雛鳳。〔就殺也罷了,把這樣人兒,胡拿亂擁,豈不可惜!〕

【絡絲娘】密紮紮刀槍沒縫,冷清清茶飯誰供。一個人兒廝葬送。君王嗬!做官家何用?

【東原樂】娘娘,你恨血千年痛,悲歌五夜窮。便算是有文無祿,做個詩人塚,消不得一碗涼漿五粒松。誰似你魂飄凍,止留得女包胥,向東風一慟。

(稟)夫人,轅門外有個老僧,投書一封,竟自去了。(旦取書看)是一首詩:青溪山下講筵開,指點無生有夢來。萬里還歸張女廟,三軍休哭越王台。廬山智勝題。呀!智勝是青溪女郎廟講經的禪師。他棒下玄機,詩中大意,前身夙命,明明拈出。就是娘娘夢中,也說是青溪山下相見。咳!若非三生因果,怎能彀千里追尋?這段機緣,不消說起了。

【綿搭絮】洞庭波湧,五嶺雲封。嘹嚦嚦幾行征雁,昏慘慘幾樹青楓。他血汙遊魂怕曉鍾,除非是神女蘭香有夢通。我也認不出雨跡雲蹤,待折那後庭花問遠公。

(各營將官軍士都來!你們隨我多年,指望替朝廷出力,博個大小功名。不意事勢至此,空費了一番辛苦。隨征錢糧數十萬,盡數散與諸軍。有思想家鄉的,另圖官職的,各聽自便。我入山修道去了。(雜)眾人死生從夫人,若欲分散,寧可死於夫人馬下。(又稟)軍士得令,滿營大哭。(旦)我費十載辛勤,收拾這枝人馬,豈忍一朝散去?祇是張娘娘待我厚,今見他國亡身死,不能相救,我有何面目復立三軍之上乎?吾計決矣!)

【拙魯速】娘娘嗬!往日裏淚溶溶,說著了氣衝衝。恨文武無人效忠,怕敵軍將來緊攻。保奏我掛印元戎,趕不上保駕頭功。要咱們女娘何用?依先是男兒伯仲。(小生)既然夫人主意已定,我們求小將軍做主,如何?(雜)說得有理。(旦笑介)你好意兒把俺世征南小將從。

(這是眾人好意。不能相忘,任憑你們罷了。(旦解甲歎介)咳!我六州節度使,還家去做個老嫗,豈不可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