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涇城碑

臨涇城碑
作者:沈亞之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7

臨涇之築,跡於郝比。貞元中,比為涇將,德於軍,軍中皆推其公。嘗從壯數百騎出捕野,還白於帥曰:「臨涇地扼洛口(原注:有洛川在涇州西北,盡於臨涇),其川絕饒利息蓄。其西大野,走戎道,曠數百里,其土乃流沙,無能出水草,當涉者盡疲,即屯臨涇為休養便他。願以城控之,可艱其來。」比出,其傍一人謂帥曰:「誠以比言有是也。雖然,公自念之。公所以蒙殊恩大幸,子姓昆弟俱得不業而官者,蓋以邊防未有可制。上心日夜懸於此,故厚公之事無所難。今用比言,則邊已固,公安倚耶?雖戎不得越所趨,而捕者復何以稱獲。使上聞之,亦且輕所憂矣。」遂不從比計。及帥死,其校段祐代為帥。歲餘,比又白曰:「昔天寶時,天下有兵,為防者獨西戎矣。而邊至王畿,尚萬有餘里。其烽燧之驚,東不過敦煌、張掖之間。又有嚴關重阻,盤錯之固,綿屬於其中。乃者安、史反,其邊兵強壯,悉會難咸陽東,而西陲復為所攻,盡亡美地。今王畿之傍,列為邊郡。飛烽傳候,昏曉之際,必奏於帝垣。況未有可固。今每秋戎入塞寇涇,驅其井閭父子,與馬牛雜畜,焚積聚,殘廬室,邊人耗盡。而又以一方便宜,委決於將軍,何以自塞。夫臨涇之築,於涇甚便。前年比白於故將軍不聽,今日幸願將軍省計」遂築城於臨涇,以比部鎮之。自是戎無敢犯涇者。元和初,祐入覲,因留宿衛。後為帥者惡比能,強誣以年朽不任兵罷之。八年,餘西道塞,曆岐、隴,而邊人無幼老,盡能誦郝比之功。故餘悉著所論,勒其事於臨涇城。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