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文天祥)

自序
作者:文天祥 南宋
1276年

《指南錄》自序

予自吳門被命入衛,守獨松關。乃王正二日,除浙西大制撫,領神皋。予辭尹,引帳兵二千人詣行在。日夕讚陳樞使宜中,謀遷三宮,分二王於閩廣。元夕後,予所部兵皆聚於富陽,朝廷擬除予江東西、廣東西制置大使,兼廣東經略,知廣州,湖南策應大使。未及出命,陳樞使已去國。十九日,太皇除予右丞相,兼樞密使,都督諸路軍馬。時北兵駐皋亭山,距修門三十里。是日,虜帥即引董參政以兵屯榷木教場,城中兵將官紛紛自往納降。予欲召富陽兵入城,已不及事,三宮九廟,百萬生靈,立有魚肉之憂。會使轍交馳,北約當國相見,諸執政侍從聚於吳左丞相府,不知計所從出,交讚予一行。國事至此,予不得愛身,且意北尚可以口舌動也。二十日,至皋亭山,詰虜帥前後失信,虜帥辭屈,且謂決不動三宮九廟,決不擾京城百姓,留予營中。既而呂師孟來,予數罵其叔侄,愈不放還。賈餘慶者,逢迎賣國,乘風旨使代予位,於是北兵入城,所以誤吾國、陷吾民者。講行無虛日,北知賣國非予所容也,相戒勿令文丞相知。未幾,賈餘慶、吳堅、謝堂、家鉉翁、劉,皆以府第為祈請使詣北方,蓋空我朝廷,北將甘心焉。

二月八日,諸使登舟,忽北虜遣館伴逼予同往。予被逼脅,欲即引決,又念未死以前,無非報國之日,姑隱忍就船。方在京時,富陽兵已退趨婺、處等州,予俟間還軍,苦不自脫。至是欲從道途謀遁,亦不可得。至京口,留旬日,始得鹽商小舟,於二月晦夜走真州。朔日,守苗再成相見,論時事慷慨流涕。予致書兩淮閫合兵興復,苗讚之甚力。初三日早,制司人來,乃出文書,謂丞相為賺城,欲不利於我。苗不以為然,送予出門,勸奔淮西。予謂此北反間也,否則託辭以逐客也。李公仁人,使見予,必感動,遂之維揚。苗遣五十兵四騎從行,夜抵西門,欲待旦求見,嗬衛嚴密,鼓角悲慘。杜架閣謂李公必不可見,徒為矢石所陷,不如渡海,歸從王室,予然之。自是日夜奔南,出入北衝,犯萬萬死,道途苦難,不可勝述。

嗚呼!予之得至淮也,使予與兩淮合,北虜懸軍深入,犯兵家大忌,可以計擒,江南一舉而遂定也。天時不齊,人事好乖,一夫頓困不足道,而國事不競,哀哉!予至通,聞二王建元帥府於永嘉,陳樞使與張少保世傑方以李、郭之事為己任,狼狽憔悴之餘,喜不自制。跋涉鯨波,將躡以從,意者,天之所以窮餓困乏而拂亂之者,其將有所俟乎!德祐二年閏月日,廬陵文天祥自序。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